就爱援交妹
【凡人炼道淫传】第一卷 重阳真经 第一回 轮迴重生修仙志 第二回 杀狗离村诡计多

            第一回轮迴重生修仙志
  一栋旧式公共屋村的某建筑物的一个五人单位内,一位三十三岁的男人正在
盘膝打坐,他依照网上搜寻到的书籍上的修练方法修练。
  打坐冥想,是一种提升精神和意识层次的一种修练,佛门叫坐禅,道门叫坐
忘,各有独特的方法进入静态修练模式中,可以叫入定或入静,是一种忘我的境
界吧。
  坊间有很多修练的法门,正统的方法就是打坐冥想,但是,道家修炼法的打
坐,未必一定是盘膝而坐,或是站,或是侧卧也可,而眼前这位肥胖的男人则用
了坐的方式修练。
  他刚刚开始修练不久,从最初的坚持五分钟,到现在能坚持三十分钟,这也
是一种进步吧。
  不过,对想修仙的他来说,这种进步也只是一种自我安慰的叫法罢了。
  他看得太多仙侠小说,因此才接触《中华道家修炼学》这本书,可以说,想
得道成仙的人不只他一个,他也不是最用心的人个,抱着「即管试试」的心态开
始修练,又怎会有收获呢?
  或许他太了解现实的所谓修仙,还不如叫修真,或者修道,借假修真,以虚
入道,天人合一,才能得道成仙。
  中国的道家修练,讲求的是性命双修,甚麽是性命双修?
  性,就是性格、行为、品德的修,命就指身体的修,就是打坐调息,以后天
之气炼成先天之气,返朴归真,所以,修仙者又被称为真人,这个真,代表着行
为和性格都流露真情,有良好的人格品德,从而令修身时事半功倍,也就是清心
寡欲,明心见性的境界。
  但他想要的是以一敌百,御剑飞天,控五行,掌阴阳,所向披靡的力量啊。
  窗外,天边忽然惊现紫气,这夜九星连珠,极不寻常,然后,一道白光从窗
户冲进胖男的家,过一会,化为一位鹤髮童颜,仙风道骨的老者,一看就知绝非
凡人。
  胖男毫无所觉,直到老者来到身前,轻轻一拍他的肩膀。
  胖男睁开双眼,转身抬头,立时看见老者,被对方的仙气所震慑,当即叩首
行礼,面伏于地道:「上仙驾临,我……不,鄙人有失远迎,还望恕罪。」胖男
用尽毕生所学的词彙,卑躬屈膝的模样。
  老者摇头叹息,心想:「凡人都是如此,诚惶诚恐跪拜我们,岂不知自己也
能修仙悟道,享受仙福吗?不过,此人也算是不错了,认出我是仙人。」
  老者没有说话,而是伸出右手按在胖男头上,顿时,胖男感觉到有一道热气
从头顶流入体内,令他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犹如醍醐灌顶,洗涤心灵,改造髮
肤。
  不久,老者收回右手,胖男顿觉热流消失,心潮平復,虽然没有成仙,但感
觉神清气爽,心静神宁,若然现在再打坐修练,定必事半功倍。
  「感谢上仙开窍!上仙神威,法力无边,鄙人心感佩服啊!」胖男毫不吝啬
客套美词。
  老者又叹了一气,心想:「哀哉,凡人命贱,任我如何化凡也没用,此人注
定一世平凡,想入仙门?痴心妄想……」
  老者想看清胖男的容貌,故仙气一发,右手虚张,一道怪力轻轻地将胖男扶
起。
  胖男心感上仙果然法力无边,随手一抬就把他扶起了,他也想成仙啊。
  老者又想:「既然天机拣选此人,将来他必定有一番奇遇,即使今生平凡,
也得好好做人,欲修仙,必先有灵根,不如教他先修心修德,或许来世能修出灵
根,不然,世上也多一个好人,也是功德一件。」
  于是老者终于开示道:「行善莫懒,道心常在,修得大功,灵根方成。」话
毕,转身就走。
  胖男正琢磨老者此话含意,良久才回过神来,老者早已消失不见。
  「行善和灵根有关係吗?」他喃喃自语。
  低头一看,地上有一蓝皮书册,拾起来看,书面写着四个怪字。
  「这是甚麽古文字?」他认真细察,后道:「好像是中国古代文字啊,难道
是那上仙遗留之物?」
  于是他又向窗外叩拜,以谢仙恩。
  后来胖男上网找查中国古代文字,终于给他翻译出书中内容,这书果然是用
中国古代文字写成的。
  《重阳真经》!
  「难道是王重阳?王真人?上仙?」
  胖男开始修练书中功法,原来,这是一本炼气聚气之法,和坊间修道打坐的
方法也差不多,只是内容更精闢独到,言简意赅,甚有建地。
  修仙之人,炼气乃是炼灵气,聚的也是灵气,和一般炼后天之气的浊气不同,
不是呼吸的空气,甚麽真气、元气、一气也是无用,只能令修练之人长寿一点,
乃是养生之法。
  而书中所说的气是灵气,必先行善积德,修行悟道,历人生苦难,修道心道
德,方才有几会拥有灵气本源,又叫灵气根源,简称灵根。
  灵根分为先天灵根和后天灵根,先天灵根就是那些前世积功甚伟,今世拥有
灵气本源的人,古人得道成仙者,多为此类。
  后天灵根,则是一些前世没有功德,也未造杀孽,今世靠得道真人灌顶开窍,
化凡为仙,此称化凡。
  看完《重阳真经》胖男终于知道自己今世修仙无望,唯有寄望下一世吧。
  自此,他行善布施,广播善因,虽今世未成正果,但下世还有寄望的。
  轮迴,又称投胎,人死后即入轮迴,甚麽阎王判官,牛头马面,只是民间传
说。
  主宰生死轮迴的是天道,是神!
  ……
  一条细小的村落,有十数户人家,各家各户以务农为生,过着稳定平凡的日
子。
  少年蓝宁,十二岁,生得俊美,性格爽朗,却拥有一般小孩子没有的成熟。
  旁人或许没法知道,他拥有前世的记忆,也就是与上仙王重阳有一面之缘的
胖男。
  今世重生于一个古代的世界,农民没有先进的机器帮助,也没有化学肥料,
用的是人粪,所以农民大多生性粗鄙、豪爽、不拘小节,也有些有大志的人。
  蓝宁就是其中之一,他自小就知道要修仙,这是他毕生的志愿,虽然还不知
道这世界有没有修仙者,可是,他还是寄以厚望。
  虽然不知有没有修仙者,但神话传说却不少,甚麽山精妖怪,魑魅魍魉的小
说故事在民间大行其道,仙人不知有没有,但道士就肯定有的。
  村长就曾经请过道士驱鬼,据闻他家小孙儿撞邪了,神智不清,被鬼缠身,
后来那道士来看来,只不过是用一张鬼画符的符纸开水给村长的小孙儿喝,他就
不药而癒了。
  之后那道士当然被村长捧到天上去了,少不免给了点钱吧,道士也要吃饭的。
  道士和仙人的分别在于,一个是凡人,一个是脱凡的人,虽然都是人,但是
脱凡和未脱凡的差别可大呢!
  正如一个会驾法拉利的人和一个还在学踏单车的人的分别,简直就是天渊之
别啊。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第二回杀狗离村诡计多
  蓝宁走回家,进入院中时,就看见老爷子正抽着烟枪,坐在一张竹凳上神情
悠然自在。
  「老爷子!」蓝宁走过去并朗声叫道。
  老爷子抚摸着怀中的蓝宁的头,溺爱地问:「怎麽突然撒娇了?」
  鬼才撒娇!
  「老爷子,我想修仙!」
  这已经是他第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次说同样的话,老爷子驾轻就熟地道:
「成仙难,难于上青天,行道易,易于积善德,想修仙?先积德吧。」老爷子把
小说中的话生搬硬套在蓝宁身上。
  蓝宁那个精灵,马上笑道:「老爷子,我有帮你鎚背,帮你盖被,帮你…
…这还不够吗?」
  老爷子人老心精,看出他的心意,便装作落寞地道:「老爷子今年也八十岁
了,也不知何时归天,小宁见我的日子不多了。」
  蓝宁见软的不行,唯有用硬的了。
  「我不依!我要离开这村子,我要到外面的世界闯闯!」说时雄心万丈,斗
志激昂。
  老爷子也老实不客气,伸手弹了一下他的额头,狠道:「去去去,去你个头,
留在这儿伴我终老!」
  蓝宁气炸了,这鬼老头,竟然想他伴自己终老?这岂不是要他闷死在这村子
吗?
  「宁静如忍,忍尽生静,安得宁静,方合天道!我蓝宁忍了,谁叫我的名字
叫蓝宁,蓝天的蓝,宁静的宁,我身繫天道,注定不凡!我忍!我忍忍忍!」
  蓝宁气鼓鼓地离开院子,老爷子看着蓝宁的背影,幽幽地叹了声,说:「族
主啊,少主长大了,这个小小的村是困不住他的,恐怕他早晚也会来找你啊,到
时候仇人必定……」
  蓝宁在村中閒逛,看着幼童追逐,那种纯朴的天真,如果是避世的话这儿的
确不错,可是他想出人头地啊,他想干一翻大事业啊,他想成仙啊!
  「可恶!」蓝宁一脚踢起一块小石头,小石头甩了出去,打中了一头狗。
  「胡……汪汪!」那头狗凶巴巴地转身向蓝宁叫。
  蓝宁心中「咯噔」了一下,战兢道:「是拉西。」
  「我还以为是谁惹毛了我的神犬拉西,原来是你这傻子。」神犬拉西旁边的
少年冷眼盯着蓝宁一脸鄙夷地道。
  「傻你老母!仗狗欺人!」蓝宁也不是善男信女,反骂了回去。
  少年怒道:「你敢骂我妈!我跟你没完没了!」
  「我何只骂,我还要屌!」蓝宁竖起中指的说。
  「你!拉西!」
  「汪汪!」
  「哇!救命啊!」
  蓝宁被拉西扑倒在地……
  黄昏,蓝宁拖着受伤的身体回家,刚踏入院子,就嗅到一阵肉香。
  肉香?
  蓝宁突然想到復仇的点子。
  夜深,一条人影悄悄走近神犬拉西,影子举高一物,然后用尽力砸下去……
  「嗷呜……」哀叫一声,神犬拉西就此一命呜呼。
  黑暗中传出一把讥笑的声音,道:「甚麽神犬,还不是被我一棒KO吗?不
知神犬肉怎样,嘿嘿嘿嘿……」
  一阵蟋蟋蟀蟀的声音响起,黑影把整根栓子和铁链拔出带走。
  翌日,早晨,老爷子一醒来就嗅到一股鲜甜的肉香,他狐疑地道:「这是
……狗肉的味道……」
  老爷子走出木屋,来到前院,就看见蓝宁坐在肉锅边控着火,还不时在锅中
撒上香草和盐。
  「唷……老爷子,来嚐嚐这炖肉。」蓝宁高兴地道。
  老爷子走到蓝宁身前,疑惑地问:「那来的狗肉煲?谁家的狗?你的伤…
…」老爷子看见蓝宁右手手腕上裹着布,就知道他受伤了,蓝宁没多作解释,说:
「来来来,吃狗肉。」
  老爷子心知这小子一定干了甚麽坏事,把人家的狗给宰了,谁人惹毛了这杀
星啊?
  老爷子刚刚嚐了一块狗肉,果真鲜味啊,还没说出来,就听见院外传来一把
尖锐的少年声音。
  「蓝宁……把我家神犬拉西还来!」
  「甚麽!神犬……拉西……」老爷子想吐出狗肉,却紧张得吞了下去。
  「嘿嘿嘿……」蓝宁奸笑。
  拉西的主人到来,大兴问罪之师,却看见这锅肉煲……
  蓝宁故意气他道:「怎麽?来一口狗肉吗?」
  拉西是王家在千里以外的城买回来的狗,价值不菲,王家家主王成把狗送给
儿子王西,王西就给狗改了名为拉西,人家拉风巴啦,他就拉西巴啦!
  「拉西!呜呜呜呜……」王西哭了。
  「男人老狗哭甚麽哭啊?为一条狗?」蓝宁心中纳闷的说。
  「蓝宁!我记着你!」话罢,转身跑了出去。
  老爷子那个无语,心想:「看来我们得罪了王家了,这村子是待不下去了。」
  王家在这村中是大户人家,是地主,和附近县的县官大老爷关係密切,少不
免贿赂一番,王成在县大老爷面前说几句坏话,村中的那一户人家的田税可少不
了。
  即使蓝宁家没有田地,可是住的房子呢?每年交的地税可不少啊。
  再加上其他村民的杯葛,蓝宁家想生存都难。
  「看来是这小子的鬼主意了,他早知道会如此。」老爷子深深地望了一眼蓝
宁,后者呵呵地笑,拍拍肚子,若无其事地出外玩了。
  蓝宁吹着口哨,轻轻鬆鬆地在这个生活了十二年的小乡村内游走。
  「也该离开了吧。」他如是想。
  这晚,老爷子半夜叫醒蓝宁,蓝宁揉着眼睛醒来,慵懒地问:「怎麽了?我
不想尿尿啊。」
  老爷子啐道:「尿你个头,起来,我们要走了。」
  蓝宁一个激灵,顿时清醒很多,他喜道:「要离开这村子了吗?」
  老爷子苦笑道:「还不是你干的好事吗?别废话了,走吧。」
  蓝宁兴奋地从床上下来,套上鞋子,检查一下有没有东西要带,除了一直挂
在颈上的玉佩外,似乎没有甚麽东西值得带走了。
  走出屋子,老爷子拿出火折子,点着了,向木屋一扔,门槛慢慢起火,然后
整道门……再来是整间房子。
  冲天大火冒起,离开村子后的蓝宁有点不捨的回望住了十二年的房子,这样
就离开了?
  蓝宁转回头望向老爷子,问:「老爷子,我们去哪?」
  「秘密。」老爷子故作神秘道。
  虽然不知去哪,但蓝宁还是很期待那未知的未来,因为充满不确定因素,或
许能修仙也不一定呢。
  夜行百里,天开始朦朦亮了。
  老爷子领着蓝宁走森林小路,蓝宁有些疑惑,为何不走光明大道?而走偏僻
小路呢?
  到了中午,二人来到了一座小城,老爷子找了一间客栈,随便选了间下等客
房就住了进去。
  一直赶路,早上只是吃过一个馒头,到了现在又睏又饿,是吃午饭先?还是
睡一觉先?
  「小宁,你先睡一会儿,我出去办点事。」老爷子忽然说。
  「去哪?」蓝宁心想:「该不会打算抛弃我在这儿吧,这种烂桥段已经老掉
甩牙了吧。」
  「多事。」老爷子抛下一句话就出了客房。
  蓝宁倒头便睡,也不理会那麽多,他真的很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