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凡人炼道淫传】第一卷 重阳真经 第三回 长路漫漫雪中行 第四回 清心苦修杂务院

            第三回长路漫漫雪中行
  夜深,蓝宁悠悠醒来,轻轻地唤道:「老爷子……」房间内除了他外再无别
人,本应成熟处事的他,不知怎地有种心酸可怜的感觉,忽然想起上一世活了几
十年,也不晓得甚麽是爱,他也彷彿未嚐过父爱和母爱。
  上一世他生在一个平凡家庭,父亲喜欢酗酒,每当喝到醉醺醺的时候,父亲
就会找家人来发洩,他就是在一个暴力家庭长大的。
  最后父亲五十岁就死了,没有甚麽留下来,他不想学父亲那样,终身没有甚
麽成就,煳里煳涂的过了半生,也不知活着为了甚麽。
  父亲和母亲离了婚,没有孩子想跟他,他就那样孤伶伶地住在五人的单位内,
最后五十岁生日那天,胖男和母亲打算去和父亲庆祝生日,却意外发现父亲倒毙
在家中,这就离开人世……
  母亲和儿女们只不过伤心一段日子,然后也要面对人生,面对生活,渐渐淡
忘了伤痛。
  那种悽凉的死法,或许是最适合他父亲的死法吧,残暴的人最终还是孤独的
归回尘土,正如暴虐的秦始皇亡于沙丘,是病死还是被杀死也不清楚,众说纷纭,
一代枭雄如此死法,也是天理循环?
  而今世,蓝宁更加没有见过生父生母,自小就和老爷子一起,是他一手带大
自己的,老爷子就是他唯一的亲人,老爷子也没有打过他,一直对他百般忍耐,
他知道,每次自己对老爷子说要离开村子,老爷子的神情难免忧伤,恐怕他也早
已把他当成孙子看待吧。
  上一世还没嚐够亲情,还没寻得人生真谛,今世又要忍受无父无母之苦,那
种孤单,那种唏嘘,即使经历两世为人,也是受不了啦。
  所以,他一直都是率性而为,没有半点造作,那怕显得有点顽劣也好,只要
活得开心不就好了吗?
  他只顾寻仙,而忽略亲情,这会快乐吗?
  成仙之路是孤单的啊。
  蓝宁推开窗户,仰望天际,繁星点点,怎麽有种饱历苍桑之感呢?
  过了三天,老爷子还没回来,蓝宁开始有点坐立不安了,难道真的被抛弃了?
  他问过店小二,对方说老爷子已经给了足够的钱,连饭菜的钱也给了。
  蓝宁知道后,内心更加不安,老爷子怎麽会有这麽多钱?回想起昔日在小村
住的日子,他俩没有田地,不耕作,不纺织,不卖艺,为何老爷子总是有钱买吃
的?
  每年交地税房税也不少,这些钱从何来?
  「我真笨啊!前世笨,今世依然是笨蛋!」蓝宁恍然大悟,终于想通了种种
问题。
  老爷子的身份绝不简单!
  为何要选择住在那麽小的乡村?明明有钱啊。
  因为避世!是隐居,是故意为之!
  蓝宁想到很多,他一直因拥有前世记忆,被所谓的「智慧」所蒙蔽,从来就
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些问题,他一直想修仙,连父母是谁,有没有父母也觉得不重
要了。
  这背后肯定有一番故事!
  问题又来到原点,难道老爷子不打算回来了?他去了哪儿?
  究竟是继续留下来,安逸地呆等?还是走出保护伞寻找老爷子呢?
  他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他不是一直想闯荡江湖吗?不是一直想离开老爷子吗?现在机会不是来了吗?
  「好!既然我要成长,我要独立,就得靠自己了!」
  蓝宁坐言起行,立即离开客栈,刚刚走出门口,店小二就追了出来,对他说:
「蓝公子,等一等。」
  「甚麽事?」蓝宁好奇地问,然后店小二从衣襟中取出一封信和一个蓝色的
钱囊,交给蓝宁,说:「这是跟你一起来的那位老头叫我交给你的。」
  「是……老爷子……」蓝宁已经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了。
  蓝宁边走边阅读那封信。
  信的内容是说:小宁,老爷子不能再照顾你了,你长大了,也学懂了阴谋诡
计,给老爷子阴了一把,干得好,原本我打算一辈子留在那条小村中渡过,可是
看着你成长,令我想起了你爹,对,你也有爹娘,而且你爹娘更是了不得的大人
物,我不想你去找他们,因为仇家的原故,你爹娘也感到会遭到可怕的攻击,为
免危害到少主你的性命,我逃到你长大的小村。
  虽然我很不想你看到这封信,但既然你读到这封信,至少让我知道,你有信
心和勇气面对未知的未来,所以,我不打算再干扰你的人生,少主,想寻找你爹
娘的话,就踏入修仙者的世界吧,你爹娘在哪儿期待着你寻到他们呢,嗄,人老
了少不免会囉嗦,我还有很多事想亲口对你说,但是,还是待你踏入修仙界后,
能活着再见面才说吧,我期待与你见面的那一天,希望那一天快些到来,如果我
还活着的话,很想再次拥抱你,没了,祝少主仙途坦荡,觅得真道,早日与爹娘
团聚,于愿足矣。
  一滴眼泪落在信纸上,蓝宁感动得落下晶莹的泪珠,想不到到了最后,老爷
子还是给他最大的自由,是留在客栈中安逸渡日,还是踏出那一步寻觅仙道,他
早已经想他修仙了吧,只是捨不得啊!
  蓝宁抹去眼泪,收起信纸,坚定地道:「老爷子,我一定会踏上仙途,也会
和你再见面,更加会找我爹娘!」
  蓝宁怀着期盼和希望踏出这小城,向着那未知的方向前进。
  三个月后。
  大雪纷飞,明明是夏天,此山却下雪连绵,风雪狂舞,在一片雪花寒雾之中,
有一细小的人影在前行。
  「哼,区区飞雪难不到我的,我一定要登上此山!」
  一个月前,他打听到这怪山的位置,据下山村民说,此山中有仙人,村民偶
尔会遇见骑着古怪异兽的人,在风雪中来往各处,行踪鬼秘,一些迷路的村民有
时也会得到他们的帮助,渐渐地,仙人藏山中之说不胫而走。
  前来寻仙之人便是蓝宁,他游历各地,偶经飞雪村,在一茶舍中听见有人提
起此事,便顺道询问,经他仔细推测,那些骑异兽的人就是修仙者,于是他便勇
闯飞雪山,来到后便惊觉此山的异象奇景,令他更加坚信此山必有仙人!
  一连走了三天,茫茫雪山,漫天飞雪没有停止过,由山腰到这儿,一路都是
雪。
  他已经分不清自己是向前行还是向后行,抑或向左?抑或向右?
  简单来说,他迷路了。
  带来的食物也早吃光了,这山中的异雪寒冷非常,食物那留得住,还不快快
吃掉麽?
  第四天,他依然拼命走,他心想,或许这是考验,只要通过,仙人就会来救
自己。
  可是,他快支持不住了,即使在飞雪村买了御寒的衣服,可是如此连绵不绝
的飞雪狂舞,怎麽也会冻僵吧。
  如果一个倒楣遇上雪崩……他恐怕就会埋葬于此吧。
  他有点后悔了。
  仙家宝地那麽多,修仙者也该有不少才对,用得着冒这麽大的险麽?
  如果感动不了仙人,那怎办?
  这分明是他来找死,怪得谁?
  第五天,他用双手双脚来走过去……
  第六天,他趴在地上缓缓爬过去……
  第七天,他已经动不了……
  朦胧之间,他彷彿抓到一双鞋子,勉强仰起头望,一道朦胧的身影俯身下来
……
  「真败给你了……」最后听见一把清脆的少女声音,然后他失去意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第四回清心苦修杂务院
  一间茅屋内,床上躺着一位少年,他慢慢转醒,睁开眼来看。
  「这儿……是……哪儿?」他感到身体很虚弱,全身乏力。
  不久,房门被人推开,从外走进一位十四岁的少年,他长得清秀,有点文弱
书生的气质,他看见躺在床上的少年甦醒,就高兴地说:「太好了,你醒啦?」
  少年疑惑地问:「你是……谁……这裡……又是甚麽……地方?」他仍然很
虚弱的说。
  文弱的少年安慰他说:「我叫庄穆,这儿是雪月宗的白雪峰,是杂役住的地
方,放心,你已经通过考核,放心住下来吧。」
  「庄穆……雪月宗……考核……啊……对啊……我……」
  躺在床上的少年就是蓝宁,他昏迷已经有三天了。
  庄穆礼貌地问:「你叫甚麽名?」蓝宁答:「蓝宁。」
  「蓝天的蓝,宁静的宁吗?」
  「嗯……我饿了……」蓝宁尴尬地道,庄穆微笑着,露出他洁白的贝齿,很
清爽的笑容呢,他道:「差点忘了,你饿昏了嘛,好,我这就到厨房拿点吃的来
给你。」
  「谢谢。」
  「别客气,乖乖在这儿等我,别乱走。」
  蓝宁对庄穆和善的态度甚有好感,又思想到自己的努力总算没白费,飞雪山
果然是仙家宝地!
  良久,庄穆才回到蓝宁的茅屋,他用手肘顶开木门,捧着一个木盆的他不放
便开门,木盆上放了一碗白粥和两个大馒头。
  庄穆将木盆放到床边,然后小心地扶起蓝宁,蓝宁背靠床头,坐着连手指也
动不了。
  「我喂你吃吧。」庄穆似乎很关怀别人似的,难道修仙者都是如此亲切的吗?
  庄穆慢慢地将粥舀起并送到蓝宁嘴边,那无微不至的照顾,让蓝宁大为感动,
他想,或许庄穆就是除老爷子以外对自己好的人了。
  吃完粥,庄穆细心的说:「这两个馒头留着,你刚刚醒来,不要吃太多,对
胃不好。」
  「谢谢你。」
  「你先再睡一会吧,我要去干活了,不然又被人骂了。」庄穆说到最后样子
有点怨气,看来这儿的生活也不是太惬意啊。
  庄穆扶蓝宁躺下后,就出了去做工了。
  蓝宁不知道修仙者的生活是怎样的,除了要修练外就如一般人无异吗?
  中午,蓝宁睡足而醒,感觉体力恢復不少,接着将两个大馒头也吃了。
  此时,庄穆又推门进来。
  「你醒啦,看来精神不错啊。」庄穆坐到床边,开始和蓝宁聊起上来。
  庄穆问了蓝宁来雪月宗的原因,蓝宁只对他说自己偶然来到山下的飞雪村,
听闻此山有仙人,抱着寻仙的心,就毅然攀山了,谁知撑不过七天,就昏倒了。
  庄穆听后也觉惊险万分,也佩服蓝宁的胆子真大,他说:「你真厉害啊,竟
然甚麽也没准备就攀山了。」
  「要准备甚麽?」
  「食物和水啊。」庄穆理所当然地道。
  「我有,只是一早吃光了,天气那麽冻,食物那留得久。」
  「傻瓜,你没打听清楚吗?有一种暖盒可以保温啦。」
  蓝宁惊讶地说:「甚麽!还有这种东西?」
  「你太莽撞了,不好好问清楚就上山,我当年可以买了十个暖盒呢。」
  蓝宁彻底无语,想不到这世界的发明也不少,不知那个暖盒用了甚麽科学原
理呢?
  二人又聊了一会,蓝宁初步了解雪月宗的一些规矩和制度,还有杂役的生活
方式。
  原来,所谓的考核,是考核当杂役的资格,杂役不算是雪月宗的弟子,连记
名弟子也不是,杂役就是专门用来做粗重功夫,服侍外门弟子的人,简单来说就
是打杂之类的工人吧。
  雪月宗的身份等级制度简单分为记名弟子、外门弟子、内门弟子和长老,想
成为记名弟子必须要开启灵窍,也就是要有灵根,这是最低门槛。
  练气一层到三层是记名弟子,练气四层到六层是外门弟子,练气七层到九层
是内门弟子,练气十层可提拔为长老,至于筑基期则可作副掌门,而雪月宗的掌
门则是金丹期。
  杂役,就是打杂,这裡叫杂务院,位于飞雪山的山腰,而山下有一大型阵法
保护,是甚麽阵法庄穆也不晓得,只知到山中的怪雪便由这阵法启动所至。
  一般凡人要拜入雪月宗,除非是资质极为优秀的天才,否则一律要从杂役做
起。
  杂务院的规矩只有一条,就是没完成工作的人绝不得吃!
  杂役的生活就是为了工作、工作再工作!
  花个四五年,日间辛勤做工,晚间刻苦修练,顺风顺水的话就应该能开窍了,
当然,有些凡人干个二三十年也未必能开窍,一切取决于资质,也就是天赋。
  每天要到河边打水,倒满一口大缸,做完才可领吃的,午饭也如是,上山砍
柴,快的话黄昏前应该就能吃第二顿,至于晚餐……
  庄穆突然压低声线,悄悄地道:「想吃晚餐的话可以到林中狩猎野鸡野兔,
这是不成文的规矩,本门不怎麽理会的,但也不能过渡猎杀,你清楚吧。」
  「哦……」蓝宁终于知道自己的身份和生活模式,这种生活比香港低层家庭
的生活还差,于是他抱怨地说:「这就是修仙者的生活了麽?怎麽和清心寡慾差
之千里?」
  庄穆叹了口气道:「甚麽修仙者?我们只不过是杂役,唯有外门弟子才勉强
叫作修仙者吧,我们美其名可以叫修士,或苦修士,我看叫惨修士还差不多。」
  「嗄……」二人双双叹气。
  庄穆又无奈地对蓝宁说:「今天破例给你吃的,从明天开始,你就得正式工
作了,一会儿我会拿一些日用品给你,水桶、柴刀、衣服,还有修练功法……好
好努力吧。」
  蓝宁心中燃起斗志,修仙之途岂会一路平坦?不经历点磨练,怎会成长呢?
  这是上天给他的考验吧。
  自此,蓝宁开始了另一段人生……
  某一晚,蓝宁累趴了回到茅屋,一股脑儿躺到床上,心想:「还打甚麽猎,
都累趴了,还是先修练吧。」
  他盘膝而坐,开始运转《守灵诀》的独特心法,可是,除了心情平稳些外,
他甚麽气也感受不到,这几天下来,他每晚勤修,可是并无寸进,于是他心想:
「难道是功法问题?」
  过一会儿,忽然灵机一触,想起了《重阳真经》,前世在地球上没有灵气,
这本功法一直无法修练,可如今重生于修仙世界,岂不到处都是灵气吗?再者他
身在仙家宝地,雪月宗内的灵气不是更加丰郁吗?
  想通了这点,他就开始靠记忆默诵心法,正式修练《重阳真经》!
  时间飞快过去,蓝宁慢慢地习惯了杂役的生活,初初早上打水要花半天时间,
早餐变午餐,午餐变晚餐,总算没饿死……
  而修练进度也在稳步提升,《重阳真经》是一本高深的练气期功法,当中的
练气聚气方法别具一格,颇有精闢之处,修练起来果然事半功倍,如今他终于能
察觉到灵气的波动,只是还不能引气入体。
  灵气散而不聚,没有灵根,就不能凝炼灵气,他要不断吸收灵气,冲击灵窍,
这才有机会开窍。
  他不明白,既然已经有前人成功修成正果,何不一一为凡人灌顶开窍呢?这
不是简单直接得多吗?
  他想出来的解释是,太轻易得到的强大力量,会使人迷失方向,那人的身、
心、灵都没成长到能承受这股力量,得到了也只会有害而无利。
  所以才有这麽多得道高僧弘扬佛法,普渡众生,目的就是要开启民众的心智
和意识水平,将来必承受强大的力量吧。
  现在这世界也同理,修仙者之所以高高在上,睥睨众生,不就是他们拥有强
大的力量吗?这麽强大的力量被奸邪之徒拥有,岂不是令世界提早复灭吗?
  水能载舟,亦能复舟!
  想通此理,他就没那麽觉得忿忿不平了。
  修仙界的规则就要靠自己努力修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