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舅妈的不伦亲情】(32)

舅妈的不伦亲情(续二十九)
  于妈妈干净利落地洗完我的内裤,回头看着浴缸里的我说,怎么样了小伙子,
泡好了没?我苦笑着对她说,还是让我多躺会儿,待会儿我自己会爬起来。于妈
妈一脸不相信的样子,说你看你醉的那样,还是我来给你擦洗擦洗拖你上来吧。
我有点紧张地说,这个真的不用了。于妈妈没有听我的,她背转身,把睡衣的肩
带从肩上脱开,这一件轻薄的睡衣失去悬挂,飘然落到了脚下,露出一具娇嫩白
皙的少妇裸体来,我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那白嫩的长腿和丰满浑圆的屁股,纤细
的腰部上是精致玲珑的肩背,修长的脖颈,像一尊玉雕的美人。
  于妈妈转过身,眼神里含着复杂的韵味,我没有来得及欣赏她正面的美景,
只看到一对浑圆坚挺的乳房,大概没有生育和哺乳过,显得很结实挺翘,平坦的
小腹向下,是一撮精心修剪过的阴毛,于妈妈已经抬起她的一条修长笔直的美腿,
跨进了我的浴缸。
  我尽量让自己向上坐一点,给于妈妈空点位置出来,于妈妈一坐下就把两条
长腿伸到我身体两侧,然后抱住了我的两条小腿。从水面看过去,只有精致白皙
的香肩露在水面上,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一种爱的羞涩。她用手摩挲了一下我的
小腿,嗔怪地说,哎呀,这么多毛啊,简直是野蛮人。
  我的欲望很快升腾起来,鸡巴开始像升旗一样慢慢抬头,于妈妈目不转睛地
看着我的鸡鸡由软到硬慢慢抬头的过程,她伸出小手,轻轻抚摸我的阴茎茎体,
一边用手指抠摸我的阴囊和会阴位置。她玩了会儿我硬挺的阴茎,说哎呀你这个
喝醉了还这么精神,不科学啊。我赶紧给你洗好,省得你心生邪念。说吧她俯身
上来,细心地把我的上身和背部都用浴巾擦拭了一遍,我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看
着于妈妈晃动着胸前两个尖尖上两粒红宝石般乳头的大白奶子,认真地给我擦洗
身体。
  我坚持自己爬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回自己的床,仰天躺下,觉得全身力气都
被抽光似的。于妈妈在浴室里放了水,擦干净自己,捧着睡衣赤裸着身体出来了。
于妈妈看了一眼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我,说小一你还有要于妈妈帮忙的吗?没的
话我就走了。
  我这时眼里心里都是于妈妈那曼妙白嫩的肉体和下身那神秘的三角和肉团团
的屁股。我没有回答于妈妈的话,只是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于妈妈。于妈妈叹了口
气,像是被迫似的,把衣服放下,爬上了我的床,侧身在我身边躺下,手指着我
的鸡鸡问我说,是不是想让我给你解放一下?我点点头,于妈妈毫不客气地用手
握住了我的鸡巴,开始上下套弄。被于妈妈温暖的小手上下撸着,心里别提多爽
了,我也伸出手握住于妈妈的丰满的奶子,用力地揉捏着。
  大概是酒后的下面敏感度降低,于妈妈撸了半天,鸡鸡越来越硬,却丝毫没
有释放的意思。于妈妈也弄得手大概有点酸了,她松开手,怔怔地看着我的鸡鸡。
突然她脸一红,把手边的睡衣扔到我脸上,说不许看。我的脸上一下被于妈妈那
充斥着浓浓体香和淡淡乳香蒙住了。衣服上传来于妈妈的体香让我更刺激更陶醉
了。这时,我感觉到我的下身被一团火热的嫩肉抵住了,我拿开她的衣服,看到
于妈妈半蹲在我的下身,毛茸茸的嫩逼正对着我的鸡鸡,她正低着头,用手握着
我的鸡鸡,往她的水淋淋的小逼里塞,我感觉我的龟头已经钻进了她的温热湿润
的阴道里面。于妈妈直起腰,调整了下角度,然后缓缓地顺着我的鸡巴的角度坐
下来,把我的整支肉棒连根吞进了她的风骚的小逼中。于妈妈脸上痛苦和刺激交
织着,她仰起头长长地呻吟了一下。
  于妈妈很快习惯了我的长度和角度,她开始自己耸动小嫩屁股,开始主动地
吞吐我的肉棒。于妈妈像个女骑士似的,骑在我的鸡巴上欢快地跳跃着,两只丰
满的乳房像兔子似的随着她身体的摇动不停地诱惑抖动着。这么跳了一会儿,于
妈妈好像没力气了,她俯下身体,贴在我的胸口,用火热的唇亲吻着我的嘴,那
对颤巍巍的大奶紧紧地压在我的胸口,我能感觉到两个硬硬勃起的乳头,在我的
胸膛扫来扫去。我一边张开嘴用舌头去追逐搅拌于妈妈的香舌,一边两手扣住于
妈妈的两瓣柔嫩的臀瓣,然后蓄力用鸡巴狠狠地向上一顶。
  在我的鸡巴穿过于妈妈那紧窄温热的阴道直顶花心的同时,我感觉到于妈妈
浑身的肌肉都紧张了一下,含着我的舌头的小嘴更是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我用
双手固定好她的肉臀,开始大马金刀地顶起落下,任由我如铁棒般坚挺钢刀般犀
利的鸡巴在于妈妈柔嫩湿润的阴道里大力进出。于妈妈被这暴风骤雨般的刺激笼
罩了全身,她摇着头,搂着我的肩的手几乎抠进了我的皮肤,一对大白奶拼命在
我的胸前来回挤压揉动。我能感觉我的鸡巴被于妈妈热乎乎湿淋淋的阴道嫩肉反
复夹紧挤压,感觉她的两片阴唇在每次深深插入后几乎要裹紧我的鸡巴根部。于
妈妈嘴巴里只是说,小一宝贝,你慢一点,你快要插死我了。我一边用力,一边
用力揉着她的屁股,说于妈妈你的小骚逼怎么那么浪,于妈妈色色地说,看到你
的肉棒棒就忍不住要浪,忍不住要骑着小一的大鸡鸡浪。我说为什么要骑着我的
鸡鸡浪。于妈妈喘息着说,我喜欢你的大鸡鸡,我想要你的鸡鸡插我的浪浪的骚
逼。我促狭地说,什么那么难听,那是生殖器好不好?于妈妈嗔怒地打了我一下,
就你嘴坏。我轻轻地扇了一下于妈妈的屁股,说文明一点文明一点。于妈妈一脸
舒爽和兴奋,说好好,听你的。小一的生殖器在插入我的生殖器。我能感觉到每
次的言语刺激,都会让于妈妈的阴道里不自主的颤抖和下意识地夹紧。我故意又
打了她一下屁股,说具体点。于妈妈软软地趴在我身上,轻轻地说,我的阴道和
小一的阴茎,在性交。我追问,性交为了什么。于妈妈脱口而出,性交为了爱情。
我说不对,太文明。于妈妈脸红得像一朵花,说那是为了性高潮。我亲了她嘴唇
一下,说那你有没有性高潮。于妈妈突然搂紧了我,说我的性高潮就给了你一个
人,死小一,言语中有些哽咽。我抚摸着她的头发和背部,让自己的鸡巴挺进到
她的最深处,抵住了她的花心。于妈妈喘着气说,不行,那里好麻,我问她,你
哪里麻,于妈妈羞怯地说,最最里面的地方。
  我用我的鸡鸡在里面搅动了一下,于妈妈倒吸了口凉气,说你轻点,又要害
得我忍不住了。我说你喜欢吗?于妈妈点点头说,喜欢,但不能太用力了。我说
可我还想往里面戳,于妈妈说那里太敏感了,别。我说那里是那里,于妈妈羞得
把头埋在我的肩膀上,说是我的子宫口。我安抚着于妈妈的一身美肉,说于妈妈
你浑身都嫩,乳房嫩,屁股嫩,腰身嫩,连那里都很嫩。于妈妈羞羞地说,我那
里只有你知道是嫩的。我做不解状,于妈妈害羞地说,我那里等了30几年,才等
到小一你。我听了有点莫名的哀伤和感动,抡起肉棒又狠狠捅了几下,于妈妈大
声地呻吟了几声,气喘吁吁地说,我那里快不行了,小一你能和我同时到吗?于
妈妈说我想要自己泄出来的同时,你也射进去。我说那我没那么快啊。于妈妈哼
了一声,说你就胡说八道的,注意力不集中,看我堵上你的嘴。说完她抬起身,
用手抓着自己一只乳房,塞进了我的嘴里。于妈妈的奶子和奶头带着一种少女的
特有乳香味,那种清甜的香味和温润饱满的刺激让我的下身又硬了一些。不过果
然如她所说,嘴巴里叼着她的乳房和奶头,下面的感觉越来强。她用力地上下套
动,我拼命地向上挺动。于妈妈的喘息声越来越重,她趴在我耳边说,我要忍不
住了。我吐出她的奶头,说文明点,文明点。于妈妈色色地看了我一眼,说我的
阴道和花心就要被小一的又大又硬的鸡鸡操到高潮了。我不作声,只是用力地抽
插着,于妈妈如哭泣般地呻吟着,说来了来了,我要来了。说话间,于妈妈浑身
肌肉一下紧张起来,她死死地抱着我,阴道里死死夹住我的鸡鸡,只感觉到她的
阴道深处和尽头,一股一股的热流直射我的龟头。我也忍不住了,死死扣住她的
屁股要射精。于妈妈感受到了我的鸡鸡膨胀到了最大最硬的境界,她拼命地亲吻
我的嘴唇,一边喃喃地说,快点射给我,把你的小小一都射到我的子宫里。我再
也忍不住了,我紧紧地搂着于妈妈,鸡巴挺到她的花心处,对准她的子宫口,一
道道精液如离弦之箭一般冲出龟头,直飙向她的子宫内壁。于妈妈被我的精液喷
射送上了另一个高潮,她如八爪鱼般紧紧扣紧我的身体,用阴道最深处迎接挤压
着我的阴茎,吮吸着我的龟头,直到把我的精液全部从鸡巴里榨出来,榨干净。
  于妈妈懒洋洋地趴在我身上,说,如果今天是个好日子,你这根坏鸡鸡,就
给我上了个户口了。我心想干到爽处哭着喊着要肚子生娃的也不是一个两个了。
但事后没有几个愿意冒这种险的,除了小薇,全都是过来人,知道怎么说,又怎
么做的。我没理她,只是轻轻地爱抚着于妈妈的高潮后仍在不断颤抖和起伏的肉
体。
  于妈妈头贴着我的肩膀,用手轻轻抚摸我的胸口,说小一你的身体真好呀。
我憨厚地笑笑,说毕业后已经有点不如从前了。于妈妈用手指拂过我的乳头,说
这胸肌和腹肌,好有力量感。我有点痒,抓住了她的手说,你嘴上说这肌那肌的,
手指在这里弄我痒痒干吗?于妈妈摸摸我的小腹,又用手轻轻扫我的阴毛,吃吃
笑着说,这里还是挺有劲的,第一次感觉到这么有劲的。
  我也礼貌地伸手握住了她的鼓囔囔的乳房,说于妈妈你的乳房也很好看呢。
于妈妈有点惊喜地说,是吗?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你夸我呢。我惭愧地说,诶呀你
不要责怪我,其实我嘴有点笨的。于妈妈却假作恼怒地说,笨什么,一点都不笨,
刚才嘴里流里流气的话不知道说了有多少?我挠挠头说,那个时候大脑一片空白,
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吧。
  于妈妈笑笑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搂着我,过了不知多久,两个人沉沉地睡
去了。
  早上我醒来得比平时迟了一点,不用看表,依靠直觉我就能感觉到。睁眼后,
我发现自己仰天躺在床上,更要命的是,于妈妈侧着赤裸的身体紧紧拥抱着我,
她还在熟睡中,头倚在我的肩上,一条腿压在我的两条腿上,一只手轻轻搭在我
的胸口上。然而我却无暇欣赏这香艳春光,我尽量不打扰于妈妈地抽身出来,披
衣出门,有点心虚地往楼下看了看。李妈已经准备好了早餐,正在厨房间洗手。
餐厅门口,是坐在童车里整装待发的小菁菁。我喊了声李妈,李妈抬头看了看我,
说小一你醒了啊,我正好要出门去,我带晶晶出去转转,然后顺便买菜回来,你
自己吃好早饭去上班哈,记得晚上不要在外面喝酒,回家来吃。我点头说,嗯,
我知道了。李妈又摇摇头,说你这个晶晶妹子啊,现在心越来越野了,早上就在
闹了,现在每天不带她去那个早教乐园里玩个痛快她能给你闹一天,哎。几分钟
后,只听门响,防盗门落锁布防的蜂鸣声后,一切都安静了。
  我怔怔地看着楼下,脑子里想着舅妈知道我昨晚要回来住的,为什么昨晚住
回学校去了。难道她生气不开心了,那天她和于妈妈在桌上的冲突,究竟是无意
还是有意的?在SPA 之中和之后,她们到底聊过了什么?每当此时,我就觉得我
的情商不够用了,舅妈和于妈妈当着我的面争执的时候,我知道我的身份还不能
来出言制止,但我至少可以转换话题啊,可是我真的很笨,当时就只能呆若木鸡
地看她们不动声色地交锋,直到于伯伯出来调停。然而不管怎样,那是我这几个
礼拜以来第一次见舅妈,然后就没然后了。想到这里我有点懊悔,今天上午正好
单位没事,我待会儿早点出发,到舅妈单位去找舅妈一起吃个中饭吧。然而想到
舅妈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态度对待我,心里不由得有些七上八下,惴惴不安的。
  懒洋洋地回到房间,看到玉体横陈的于妈妈还在熟睡中,心里真是不知道她
昨晚喝醉了还是我喝醉了。我被她的凹凸有致的身材深深吸引,不由得上前,轻
轻摸了摸她如凝脂般嫩滑的屁股。
  于妈妈仍然没有醒来,我顽皮地拍了她屁股几下,于妈妈呼吸开始不均匀起
来,睁眼看到我坐在床边,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眼里闪过一丝惊恐,伸手去摸衣
服或者被子。于妈妈那娇媚的体态瞬间催生了我心里的欲念,我跳上床,一把搂
住了她。胸膛紧紧抵住她的丰胸,手死死地扣在她的挺翘的美臀上。于妈妈神色
有点慌乱,她试图挣扎出来,一边低声说,「给李妈看见了要」。我在她脸上亲
了一口,得意洋洋地说,李妈刚出门了。于妈妈一下神经放松下来,只是一只手
轻轻地推我摸她屁股的手,嘴里说着,别这样。
  我看到于妈妈浑身赤裸地伏在我怀里,一副欲拒还迎,娇羞无限的样子,心
里的邪火有点上来了,我不仅没有松手,反而更用力地揉捏她柔软而有弹性的美
臀,于妈妈的呼吸急促起来,她大概感觉到了我下身肉棒又挺起来了,悄悄伸手
下面去握住了它,含羞地说,哎呀,一大早的它又不老实了。我顺势把摸她屁股
的手向下伸进了她的两腿之间,开始玩弄她的花瓣,于妈妈夹了下腿,说不要乱
摸,手上却轻轻拂过了我的鸡巴,阴囊和阴毛,她皱了皱眉头,说,起来去洗一
下。
  我和于妈妈很熟练而自然地在浴室里互相帮对方冲洗下身,我给她的下身涂
满了沐浴露,轻轻地揉搓和爱抚着,于妈妈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深,身体都快压到
了我身上,嘴里发出不规则的呻吟声。我在帮她冲掉泡沫的时候,故意挑逗地摸
了一下她的菊花,于妈妈的脸色变了一下,然后握着我鸡鸡的手报复了捏下我的
龟头。
  我挺着勃起的鸡巴,把于妈妈这个娇喘微微的娇滴滴的美少妇一把公主抱起
来,放到了我的床上。于妈妈害羞地侧过身,手挡着自己的乳房,抬起一条腿掩
护着自己的下身,眼睛里却全是爱意和渴望。
  我故意不上床,装作找衣服的样子,说于妈妈你再睡一会儿,我要先上班去
了。于妈妈根本不着急,她笑盈盈地说,那就快点啊,都迟到老鼻子了。说着她
坐起身,两条白嫩的大长腿斜在那里,用手把自己散落的长发拢在脑后,扎了一
个发髻。我不再捉弄她,坐到她身边,捧着于妈妈的脸,热烈地亲吻于妈妈的香
唇,于妈妈热烈地回吻着,身体也像蛇一样地贴上来,又一翻身跨坐在我的怀里。
  于妈妈轻轻地把我的头按在她的胸前,我开始贪婪地亲她胸前的两个大肉球,
白嫩如凝脂的乳肉在我的舔弄下开始泛红,于妈妈捧起自己乳房,把奶头往我嘴
里塞,我作势吃了几口,说哎呀,没奶,饿着呢。
  于妈妈好像想到了什么,她温柔地把我的头抬起来说,你不说我倒忘记了,
我们赶紧吃早饭去吧。你不是饿吗?
  大概感觉到我和于妈妈起来不会太早,李妈今天准备的是西式早餐。我在面
包机里烤面包片,于妈妈去煎锅里热李妈之前炒好的培根煎蛋这些。我走进厨房,
怔怔地看着这个充满诱惑,娇嫩鲜美的美少妇,她的优美的腰身弧度,挺翘丰满
的臀部曲线,尽收眼底。我强忍住从后环抱着她的腰,亲吻她白天鹅般的脖颈的
冲动,只能移开视线,看着厨房窗外的夹竹桃在深秋的明媚阳光下摇曳着,时光
安静和缓慢得像是已经不复存在。
  吃饭前于妈妈上楼换了衣服,换上了一条紧身的七分裤,头发后面用一块丝
手帕挽着,上衣外面加了一条披肩,的确这深秋十月的气候,也是有点凉了,我
还好,于妈妈大概受不了。于妈妈问我什么时候去上班,我回答她上午没什么事,
下午去点个到就可以了。这两天很多人连着国庆把假请了,估计点卯的人自己都
不在了。于妈妈哦了一声,想起了什么似地说,你的护照明天可以拿了。我叹了
口气说,团签的已经收走过了,现在我得自己去签。于妈妈说那更简单了,你把
单位证明和护照都给我,我一天就给你办下来,保证比你们那伙团签的还快。
  于妈妈抢着去刷碗了,我坐在桌前有点尴尬,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我顺
口问了句于妈妈,说李妈什么时候回来,于妈妈头也不回地说,一般是11点,她
会陪晶晶到一个小孩子玩 早教的地方,让晶晶在里面玩个痛快,然后买菜回来。
我看了下手表,才9 点半不到点,我鼓起勇气对于妈妈说,于妈妈我先走了,去
单位。于妈妈头也没回地说,你等等我忙完和你说几句话再走。
  于妈妈从厨房里出来,摘下围裙,坐在沙发上端详着自己的指甲,说小一你
问李妈回来的时间干什么啊。我说啊,没事,我就随口一问。
  于妈妈翘着二郎腿斜靠在沙发上,全神贯注地看着她自己的手机。我感觉到
她似乎刚才上楼竟然快速地画了个淡妆,唇色感觉要鲜艳了不少,脸也显得更加
白嫩。那条紧身的裤子塑形效果太好,整个腿部和臀部的线条被勾勒得格外迷人,
我的眼光更被她开衫下露着的一小段雪白的小腹和下面裤子下两腿之间的饱满所
吸引。我知道大白天这样不太对,但我还是觉得自己的欲望有点被唤醒和升腾着。
  于妈妈突然放下了手机,放到了茶几上,大概我的色眯眯的眼光被她发现了,
她笑眯眯地说,小色鬼在偷看什么呢。我忙将目光移开,说没,没看什么。
  于妈妈把二郎腿放下,拍拍身边的沙发,说小一你坐过来说话,我只好起身
挨着她坐下,于妈妈把手放在我裸露的大腿上,轻轻摩挲着,说你一点都不诚实,
我明明看到你在偷看我的,一晚上还没有看够啊,穿上衣服还看。
  我一把把于妈妈抄起来放在我的腿上,于妈妈顺势趴在我身上,用手爱抚着
我的头发,说,你这小色鬼,打我的坏主意有多久了啊。我搂着她柔软的腰肢,
手在肥嫩的屁股上来回揉捏着,回答说,我觉得是于妈妈在打我的主意。于妈妈
直起身,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说,好,那我们还是以礼相待的好,规规矩矩坐好,
作势要从我身上下来。我的鸡鸡已经被她的诱惑的肉体刺激得硬棒棒的了,怎么
肯放弃,我牢牢抓紧她的美臀,说,好好好,是我打的主意好吧。于妈妈不再挣
扎,把屁股往前提了提,用自己的阴部贴紧了我的坚硬,说,你老拿这个勾引我,
不像话啊。我觉得我该走了,可是来自下身的诱惑让我不停对自己说,一下就好,
亲热一下就好。
  我享受着隔着一层薄薄的裤子抚摸于妈妈丰臀的快感,让我感到异样的是好
像都没有摸到内裤的轮廓。我疑惑地问于妈妈,你是没穿内裤吗?于妈妈一边帮
我脱T-shirt ,一边说,你把手伸进去不就知道了。我顺着裤腰从背后伸进去,
在尾椎骨的部位摸到一根带子,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丁字裤,一根
细绳子顺着臀沟消失在股间,两瓣完整肉感的屁股傲娇地翘着,诉说着性感。我
一把掀开于妈妈的上衣衣襟,两个白馒头似的奶子跳了出来,我用嘴叼住一个乳
头,一边吃一边问,于妈妈你自己DIY 的时候,是光着还是穿着丁字裤还是内裤
啊。于妈妈身体抖动了一下,颤抖着说,什么DIY ,你瞎说什么。
  我有点得意这次终于在嘴巴上占了点上风,我一边揉她的屁股,一边说,我
看到过你自己摸了,我还知道你在电脑上看那种文章和视频。于妈妈楞了一下,
脸羞得通红说,你知道就行了,乱说什么,羞死人了。我亲了亲她柔软的嘴唇说,
那你有没找过其他男人。于妈妈正色道,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我说我不知道啊。
于妈妈叹了口气说,人心隔肚皮,如果搞出事情来怎么收场,这点自制力我还是
有的。我用自己的硬鸡巴顶了一下于妈妈的腿间,说那你怎么不怕我人心隔肚皮
呢。于妈妈满脸春风地说,笨小一,我是真喜欢你呀,再说了,你是最不会坑于
妈妈的了对不对?我下意识地嗯了一声。于妈妈捧着我的脸,重重亲了我几口,
说和你在一起这两次呀,是我一辈子最美的时候了。我把头埋在于妈妈的乳房中
间,也喃喃地说,于妈妈是我遇到最美丽的女人了。
  于妈妈开始解我的短裤,一边说,小伙子真是火力壮啊,天气都冷下来了还
穿短裤。然后撩了撩头发,一口含住我的鸡鸡,用口上下飞快地套弄着。我用手
揉着于妈妈的奶子,一边闭眼享受龟头和肉棒上传来的温热软嫩的快感。于妈妈
吃了一会儿,吐出来说,哎呀吃你这个太费劲了,又硬又长,动得脖子都要抽筋
了。我心领神会,站起身把于妈妈推在沙发上,把她的屁股翘起来,扒下裤子露
出两瓣肥硕白嫩的屁股,用手在她的阴门处摸了下,那里已经是爱液淋漓,湿的
一塌糊涂了,我挺起鸡巴,把她的丁字裤那根细绳拨开,对准她湿润和渴望的阴
道口,一贯而入。
  这一枪的力度让于妈妈瞬间飘飘欲仙地爽了一把,她昂起头大声地淫叫了一
声,那真是发自灵魂深处的一声舒爽的叫声。我正要大力抽动,于妈妈却制止了
我,娇喘微微地说,慢,慢,让我缓一下。我保持鸡巴硬挺在她花心最深处,俯
身揉摸她的一对大奶,对她说,怎么啦,我还没动呢。于妈妈说那一下太厉害了,
差点把我插得晕过去。我故作紧张地说,啊?没事吧。于妈妈说,是爽得差点晕
过去,太刺激了。你下面慢点动,轻柔一点,太刺激了我跪都跪不稳了。我亲吻
着她光滑白嫩的背,揉摸着她结实柔软的大奶,下身开始轻柔地抽插,幅度尽量
小一点,只听到她的屁股被我的胯部撞击的啪啪声。插了一会儿,于妈妈不停地
发出失神的叫床声,说我就快要来了,你用力点。我大吃一惊,这才一会儿功夫,
就不行了。我在于妈妈的耳边说,要不要多来两次。于妈妈摇头说,不行不行,
这个姿势太刺激,高潮了我会晕过去的,一次就好。我说啊,那我换个不那么刺
激的姿势。于妈妈咬着牙,红着脸说,不要,你来吧,我想让你把我操得晕过去。
我站起身,端着她的肥臀,开始大力抽插,于妈妈被操得浑身乱抖,嘴里不停地
叫着,你的鸡鸡太厉害了,我好爽,好舒服,我的花心酸死了。于妈妈停住我的
动作,自己把丁字裤从身上扒下来挂在腿间,说你加把劲,我就快到了。
  在我连续的几十下大力打桩似的操作下,于妈妈迅速地攀上了高潮巅峰,她
发出哭泣般的哀鸣,阴道内收缩着涌出一阵阵的热浪,淫水像尿失禁一样顺着阴
道和我的鸡巴一阵阵地流出来,把阴毛和沙发都打湿了。
  高潮后的于妈妈筋疲力竭地瘫软在沙发上,我还翘着鸡巴在那里发愁。她从
极度的晕眩中睁开眼,脸上露出一丝不好意思,说以前尽量不从后面来了哈,高
潮来都太快。我搂着她的身体说,那再来一次,于妈妈摇摇头,说让我缓缓。我
爱抚着于妈妈那从高潮中渐渐平息的白嫩的肉体,说于妈妈我发现你这几次,高
潮一次比一次来得快,是变得敏感了吗?于妈妈用粉拳捣了我一下,说都怪你。
那天你强迫了我以后,我就一直在想一直在回味。现在每次一和你在一起,只要
和你说话,被你摸被你亲,下面就不停地变湿,身体就变软,等到你那个坏东西
来的时候,我都已经快要忍不住了。我哦了一声,却发愁地想,这十几分钟就插
上高潮的,我自己的怎么解决啊。
  于妈妈痴痴地看着我,白嫩的胳膊和小手搂着我结实的身体,说我太喜欢小
一,喜欢你操我,一想到要和你做爱,我自己就兴奋得一塌糊涂。你说怎么办。
我也没法解答,只好说,多习惯习惯,大概就好了,你这就跟我最早的时候,动
几下就射是一样的道理哇。于妈妈点点头,说可是,怎么习惯呢。
  不夸张的说,于妈妈是我操过的女人里,操得最舒服的一个,无论是胸,屁
股,身材,嫩屄的诱惑,做爱的风情,表情,动作,都是那种让人欲罢不能,恨
不得精尽人亡的那种。可现在看上去是不经操的那种,我问于妈妈,不是说自己
手淫可以降低敏感度,让自己更持久吗?于妈妈说,哎,那个跟真刀实枪的没法
比啊。看那个的确眼热心跳,自己摸也很爽,但那个都是刺激的快感,不是满足
感。我自己看片子,要摸很久才感觉到要到类似高潮这种感觉,但被你的硬鸡巴
一戳,觉得全身上下所有的毛孔都刺激得爽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于妈妈搂着我的脖子,深情地说,小一你答应多陪陪于妈妈好吗?于妈妈没
有别的要求的,就是想要你的那根硬棒棒,有机会插插我。
  我没有吭声,我想到了于伯伯和舅妈,觉得我和于妈妈都是背叛了这两个人
的,一次两次可以说干柴烈火,长期保持这个关系,怎么说得过去。于妈妈像是
看穿了我的心事,她温柔地伏在我身上,用小手撸着我的肉棒,轻声地说,你于
伯伯上年纪了,身体不好,那方面早就不行了,也没兴趣了。是个男人,都会担
心自己年轻漂亮的老婆欲求不满在外面惹出是非来的。如果他知道你操了我的逼,
给了我性上面的满足,我估计他是最能够接受和放心的了,你说是不是。我说听
上去是,但于伯伯待我毕竟恩重如山,我不想做伤他心的事情。
  于妈妈掐了我的肉棒一下,说你个小伪君子,做都做了,假惺惺地说什么不
好意思。这事自有我担当,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就算你于伯伯,舅妈,李妈都
知道了,我自己认了就是。我淫荡,我偷汉子,我勾引了你,这下行了吧。
  我心里其实很感动也很惭愧,我搂紧了于妈妈说,别这么说,我也是被于妈
妈你的魅力吸引了的,是我先下手的。于妈妈说好啦好啦,不要再忏悔啦,我已
经明白了,这事看我的分寸就好。
  两人都安静下来,于妈妈看着我硬挺的鸡巴,手里动作慢下来了,叹口气说,
我的手也酸了。要么我帮你吃出来吧。我还没得及答应,于妈妈拍我的屁股让我
站在地上,她光着身体跪在说法上,一口含进了我的肉棒。
  我从上往下看着于妈妈那一身白嫩鲜美的肉体,感受着她的舌头在我的鸡巴
上下舔来舔去,在她的辛苦活动下,我终于感觉忍不住了,我抓住她的头发,把
肉棒狠狠地抵到她的口腔最深处,喉咙的位置,低声怒哼着把精液都射到了她的
喉咙深处。
  于妈妈又轻轻地吮吸了两下,吐出我的肉棒,然后恶心了一下一样,还是努
力吞咽下去了。嘴边的口水混合着一些精液,从嘴角流下来。于妈妈非常珍惜地
用手捧着剩下的一点精液,顽皮地说,哎呀我的小小一呀,不幸都给我吃下肚了
哈。
  于妈妈带着我去一楼的淋浴间冲了一下,过程中我们两个紧紧搂抱着,如胶
似漆,于妈妈满足地说,要是可以天天和小一这样就太好了。
  在去学校的路上,一直回味着和于妈妈的性爱。 35 ,6 岁的女人,正是女
性魅力最诱人,身体最成熟的时间,她的风情和肉体让我神魂颠倒,痴迷程度超
过了之前的所有女人。妈妈毕竟更年长些,敏感度下去了。小薇还青涩,兰姐太
淫荡,舅妈对性的享受感还并没有到特别充分的地步,梅姐完全是个欠缺开发的
女人。在性爱里享受最纯粹的快乐和互动的快感,还是和于妈妈在一起最和谐最
刺激。
  早上没得及看的微信太多,有兰姐的也有华姐的我妈的,还有吴书记梅姐的。
其他人我顾不上了,我只注意到舅妈并没有给我发微信,我的心一沉,给她发了
一条,问她中午在不在学校,要不要一起吃饭。在等舅妈回复的时候,我草草翻
了下其他的未读消息,兰姐和华姐都是在约饭,说要给我饯行了。书记问我护照
好了没,科技处已经把除我之外的其他人送去团签了。我心里暗骂一声他妈的,
不过心想幸亏还有于妈妈这条路,她已经安顿了人,直接给我三天办好,搞不好
比那帮人还快。
  我没理她们,看到舅妈没回我,直接给舅妈打了个电话,电话响了很久没人
接。那种失望和担心的情绪笼罩着我,我咬咬牙,决定直接去舅妈的学校,不管
她看到看不到吧,我发了条微信说再有半小时到,如果有空一起中饭。
  我半小时准时赶到了舅妈中学门口,时间正好刚过12点,这是我第二次来他
们学校了,上一次是舅妈刚安排了宿舍的那两天,舅妈带我参观了他们学校和宿
舍,还在食堂里吃了一顿饭,一晃感觉像过了几年似的。
  我跟门卫大叔说,我找我舅妈,英语组的于老师。大叔狐疑地看着我说,不
对,于老师是单身的,怎么会是你舅妈。我突然发现说漏嘴了因为之前约好了外
人面前以表姐弟相称的,赶紧改口说是我表姐。大叔冷笑了一声,说你是拿我寻
开心么,先说舅妈,又说表姐,这两个差远了好哇,麻烦你下次先编好,然后把
窗户拉起来不再搭理我。
  当时正值午饭时间,学生们都在学校食堂吃,不在食堂吃的或者下午没课的
老师三三两两地往外走,我看了都不认识,也没有舅妈的声影,拿起手机看舅妈
也没有回复。恰好这时舅妈同教研组的组长出来了,我一看就认出来了,赶紧喊
王老师王老师,我是于老师的外甥小一啊。王老师看到我楞了下,马上笑着跟我
说,哎呀,大中午的来找小于啊,有急事吗?我摇摇头说急事没有,但还是有点
事,门卫大叔不给我进去。
  王老师好奇地说,他们凭什么不给你进,我觉得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就
直接说,我得赶紧找我姐,有事。王老师微笑着说,你姐上午就三节课,中午约
了人在外面吃饭了,老早不在学校了。
  我不确定舅妈是没带手机还是怎样,但我觉得王老师已经对我这个不速之客
有点奇怪了,我只好喃喃地说,那大概是她没带手机,我一直联系不上。王老师
哦了一声说,如果你真急着现在找她,你看学校斜对面那几家饭店,我们学校这
里吃饭就这几家,如果我没记错,她应该是和语文组的赵老师过来吃饭了。你自
己找找看吧,他们不会走远的,我下午没课先走了,你姐下午第五节,她吃完就
得回来。说完王老师告辞而去。
  我听到赵老师这三个字的时候,心情非常郁闷,我不确定这个赵老师是男是
女,更不确定是不是周五于妈妈说的那个追求她的老师。瞬间我觉得我也不那么
坚强,我觉得我甚至没有胆量去撞破舅妈的约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