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心剑,影刀,封魔录】 续第二十章、二十一章


  20、胡马,胡马,远放燕支山下
  " 殿下,你叫我什么?" 韩冰秀一听到梁王喊叫,顿时脸色变得煞白,失声
叫了出来。
  " 韩冰秀,我没叫错吧?" 梁王笑眯眯地望着她," 你就是天山仙子剑,神
剑山庄的庄主夫人韩冰秀吧?我在百花盛宴上就已经认出你来了!" 韩冰秀嫁入
神剑山庄之后,虽然极少抛头露面,但毕竟早年行走过江湖多年,还是有不少人
认得她的。梁王这几年为了不可告人的秘密,笼络江湖人士,身边自然也聚集了
一帮武林高手,在百花盛宴上,早已有人觉得韩冰秀面熟,在刘汾身边已经暗中
告知。只是一时之间,梁王无从确认,今日在和夏侯寂的会面中,他不时地观察
着韩冰秀的神色变化,果然有异,故而大胆地叫出了名字。
  梁王一叫出名字,见韩冰秀神色大异,已是确信,秀秀便是韩冰秀无疑。
  " 殿下,秀秀便是秀秀,并不是什么韩冰秀!" 韩冰秀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急忙矢口否认。
  梁王忽然逼近了一步,一把掐住了她的咽喉,眸子里忽然露出凶光来,道:
" 方才我试探了一下你的脉络,你像是受了内伤,内功受阻,但你的气血流转,
显然是练过天山派心法的。如果……如果本王没有记错的话,在十里渡,本王的
手下曾经截杀过一队人马,只有一个女子逃生,想必那女子便是你吧?" " 不是
……" 韩冰秀虽然极想向梁王打探自己丈夫的下落,可是这样的话,显然不能问
出口,一旦出口,就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梁王忽然又向前一步,一把掐住了韩冰秀的喉咙,脸上早已是笑意全无,冷
冷地说:" 你打入梁王府,是有什么目的吗?" " 没,没……" 韩冰秀被梁王掐
得咽喉生疼,一股强烈的窒息感忽然涌了上来,俏脸已是通红,连话都说不连贯
了。
  " 本王不管你有什么目的,只要你进了这梁王府,就别想再踏出去半步!"
刘汾说。
  " 殿,殿下,放,放开我……你……弄疼秀秀了……" 韩冰秀只能继续装出
一副柔弱的样子。
  梁王忽然大喊一声:" 来人!" 话音一落,从外头走进来几名嬷嬷,垂首道:
" 殿下有何吩咐?" " 把她关到密室里去!" 梁王刚说完,那几名嬷嬷就上前来,
架住了韩冰秀的左右胳膊,朝着外面去了。
  " 殿下,我是冤枉的,我不是韩冰秀……啊,放开我!" 韩冰秀拼命地扭动
着身子,想要从嬷嬷的手里挣脱出来,可那些嬷嬷力气很是蛮横,不由分说,已
将她从屋子里架了出去。
  隐雾山小屋。
  林欣妍像倒举蜻蜓一样,手脚并用,使劲地撑起了身子,腹部高高地隆起像
一座山。可这样的姿势,毕竟不能长久,没过一会,已是腰腹酸痛,不由地发起
抖来,摇摇欲坠。
  " 快把我下面的东西拿掉!啊啊!我撑不住了!" 林欣妍尽管已是累得满身
香汗淋漓,可偏是不敢松手。只消她手脚一松,屁股上的整支假阳具便结结实实
地戳进她的肛门里去了。她简直无法想象,如此巨大的阳具进入到她的身体里,
会让她如何难受,光是那个巨大的龟头,就已经撑得她的屁眼鼓胀欲裂。
  腹部高隆,两腿间的肉穴也跟着一起裸露出来,比平躺的时候更显眼。被孙
银泽强暴后的阴户,阴唇和阴蒂已经红肿起来,水蜜桃愈发成熟,像是丰收的季
节,充满了花果的美味。由于林欣妍的下身寸毛不生,对幽径也失去了遮挡,俯
首望去,不停蠕动的嫩肉像是有生命一般,自主地呼吸着。
  刘夏剑凑近了看,连林欣妍皮肤上的每一个毛细血管都瞧得一清二楚,一粒
粒鲜红色的肉粒,深埋在皮下,同样令她饱受屈辱的身子充满了诱惑。
  " 嘿嘿,这个姿势,想必不好受吧?" 刘夏剑笑着说," 现在哥哥就给你来
些舒服的活计如何?" 他轻轻地捏住了林欣妍坚挺的阴蒂,用力地按压着。
  " 啊!不要!松手!啊啊啊!" 林欣妍已是四肢酸麻,身子被酥痒得像是触
电一块的快感迅速流淌而过,顿时整个人都僵硬起来。手脚上,无法一阵前所未
有的乏力感袭来,禁不住一松,身子也跟着往下一沉,假阳具又深入了半寸。
  " 啊啊啊!" 林欣妍好像见鬼了一般大叫,急忙又使出十二分的力气来,重
新撑起自己的身体。
  "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啊啊,受不了了……" 林欣妍的腰像跳舞一般左
右扭动。只不过,她此时的扭动,完全是不自主的。
  房铛坐在床边,也跟着俯身,在林欣妍湿漉漉的身子上探出舌头舔舐起来。
  滚落在像牛奶一样洁白肌肤上的汗珠,似粒粒水晶,被房铛吃在嘴里,似乎
更有一番风味。
  湿滑的舌尖在林欣妍的身子上滑过,留下一道凉凉的轨迹,只是舌尖和她身
体接触的地方,莫名得产生一阵悸动。
  " 放开我……啊啊……" 林欣妍的腰像是在狂风巨浪中沉浮的小船,不时地
高低涌动。她的腰已经像是快要断裂一般,再也撑不起分毫。只不过,她不敢松
了自己的手脚,纵使腰上已酸痛得像是没了知觉,还是凭借着自己的意志,一次
紧接一次地朝上拱着。
  " 怎么样?这滋味还可以吧?忍不住了可要说出来哦?" 刘夏剑淫笑着,目
光不停地朝着林欣妍的身子上扫过,不仅是美穴,她的每一个部分,几乎都足以
令她发狂。
  林欣妍早已忍不住了,只能大喊:" 放我下来,你们让我干什么都行!快,
快啊!" " 妍妍……" 还有什么比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凌辱
更痛苦的事,可偏偏此时温双齐又是手无缚鸡之力,想打,又打不过这三个淫贼,
想骂,这三个人的脸皮比石板还厚,根本滴水不进。他只能陷入痛苦和自责之中,
恨不得用自己的性命来交换妍妍的清白。当林欣妍这一声喊叫出来时,温双齐不
由地一惊。难道……妍妍竟在这三名淫贼面前屈服了?
  在温双齐的眼里,林欣妍高贵圣洁,有如九重天上的仙子,俗世的尘垢,根
本无法沾染她。可是……不,妍妍不是这样的人!
  " 是吗?" 刘夏剑直了直身,手指不停地拨弄着自己的阳具,已经坚挺起来
的肉棒像绷紧了的琴弦,轻轻一拨,虽有一阵轻微的颤抖,却很快又恢复了原来
的样子。他说:" 那你用嘴,替老子把下面舔干净,你该不会拒绝了吧?" " 我
……我答应你!" 林欣妍别无他法,只能答应了对方的无礼要求。
  " 啊,妍妍,不可以啊!不能答应他们!" 温双齐心碎地大喊,又要扑上来。
  还没等他动作,孙银泽早已将他一把推到椅子上。
  " 小子,你就好好地看着,你的妍妹妹替我二弟口交吧!哈哈,等来日,你
们夫妻之间也可以体验一下!" 孙银泽大笑着说。
  " 把她放下来!" 刘夏剑说,和房铛一起动手,把林欣妍屁股下的那根假阳
具拔了出来。
  林欣妍感觉肛门一松,整个身子已跟着咕咚一声,重重地砸在了床上。原先
紧绷的肌肉顿时松弛下来,气血也跟着流畅起来,但她还是感到根本无法说出口
来的疲倦,下半身仿佛已经不再属于自己的了。
  刘夏剑站立起来,挂着自己粗长得离谱的肉棒,走到林欣妍的身上,双脚一
分,一左一右站立在她的肩膀两侧,忽然身子往下一沉,一屁股坐在了她高耸的
胸脯上,后腰前送,将肉棒送到了林欣妍的嘴边,说:" 来,张开嘴,好好给老
子舔舔!" 孙银泽忽然亮出了一把尖刀,架在温双齐的脖子上,说:" 丫头,你
要是敢咬我家老二,我马上就刺死了你的情哥哥!" " 妍妍,不可以啊!不能让
他们得逞!" 温双齐大喊,又转头对孙银泽说," 你赶紧杀了我吧!" 温双齐正
人君子,怎么能忍心妍妍受淫贼的胁迫而做出那种无耻下流的事情来?他宁愿一
死,也不想成为妍妍的累赘。
  孙银泽当然不会那么轻易就让温双齐死。他们三个人,不过是采花贼而已,
不到迫不得已,不会伤人的性命。
  林欣妍几乎不敢直视那根肉棒,现在离得近了,更觉得刘夏剑的肉棒简直粗
壮得可怕,光是那耸起来的青筋,布满表面,足以让她头心发凉。可现在她不敢
反抗,也无法反抗,甚至无从躲避。当那条黑龙冲着她隐隐长啸之时,她能够嗅
到从上头散发出来的阵阵骚臭,几乎令人把隔夜饭都吐出来。
  好在林欣妍基本没吃什么东西,腹里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东西可以吐。她转
头望向温双齐,见到他愤怒和羞耻的眼神时,脸儿忽然一热。这辈子,还会有哪
个男人,甘愿用生命来换她的清白?可现在她又不得不这么做,歉疚地望了他一
眼,又把头转了过去。
  " 快,张开嘴!" 刘夏剑不停地催促着。他已经吃定了这对情侣,惺惺相惜,
谅妍妍也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来。
  林欣妍咽了一口口水,强制地按压住自己不停翻腾上来的吐意,张开了嘴,
让刘夏剑把他胯下恶心的东西放进她的嘴里。
  梁王府,密室。
  据说云霄之上的天宫,有整整十万间房,而九天之下的皇宫,皇帝身为天子,
建制不能逾越天父,所以大内之中的房间是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间半。但梁王的
建制更低,王府的规格自然不能逾越天子的,因此梁王府明面上是九万九千九百
九十九间,可加上这间密室,也成了整整十万间,已然超过了皇宫。
  " 殿下,殿下,秀秀不是韩冰秀,求你将我放了吧!" 韩冰秀从心底里升上
来一股寒意,从没像现在这样感到害怕过。这样的结局,显然不在她的计划之中,
突如其来,令她措手不及。
  嬷嬷将韩冰秀按在了密室中央的一把铁椅上。铁椅的外形像是一张躺椅,靠
背半倾,人一躺上去,四肢便自然而然地舒坦开来。可是韩冰秀并不想舒坦四肢,
她心下慌乱,全然没了半点主意,整个身子都是紧张得像一张绷紧了弦的弓。
  嬷嬷们拿来一条绳子,将韩冰秀的两条手臂按在扶手上,用绳子捆了,又将
她的双脚也一道绑在了椅子的踏脚之上。椅子的踏脚很是奇特,朝着两边张开着,
呈八字形。当韩冰秀的双脚一绑上去,双腿也顺势被分开。
  韩冰秀反而浑身燥热起来,这样的姿势……实在是太不淑女了,就像行走在
西域的商贩们,大大咧咧,在他们的身上,完全寻不到半点儒雅的痕迹。却不知
为何,想到西域商贩时,韩冰秀竟想到了自己曾经的那个救命恩人。
  巴拉吉,你在哪里?
  " 殿下,你,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韩冰秀用力地扭动着手腕,可是坚
韧的绳子已将她的整条手臂都绑死了,无论怎么挣扎,只会让绳索在她的肉里陷
得更深。
  " 韩冰秀,方才本王已经告诉你了,这辈子你就别想出这个王府了,好好地
在这里成为本王的性奴吧!" 梁王的脸上忽然蒙上了一层阴影,给人感觉顿时变
得邪恶起来。他是个心狠手辣的人,如果确认了是混入王府的奸细,定会处以极
刑,可恰恰韩冰秀长得貌美如花,让他心动不已,才没有痛下杀手,饶了她一条
命。只不过,死了或许比活着更好吧……
  梁王轻轻地解开了韩冰秀的衣裳,拉开了她的门襟,掩藏在华服下的,依然
是那具令人流连的肉体。梁王的眸子忽然一亮,闪出一道光来,正如昨夜兽性大
发时渴望的目光。
  睡在这样的躺椅上,韩冰秀的身子几乎是大字型的,尤其是两条大腿,分开
的角度着实令人羞耻。乌黑的芳草,簇拥着红红的花儿,花萼怒放,有如盛夏星
空下的繁花。
  " 在神剑山庄好好的日子不过,偏要到本王的王府里来。不过也好,既然你
亲自送上门来了,本王若不笑纳,岂不暴殄天物?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梁王
说着,双手又在韩冰秀的身上用力地抚摸起来。
  " 嗯唔……" 韩冰秀既害怕又羞辱,不堪忍受,将头扭到一边。
  梁王的手细嫩温暖,摸在韩冰秀的身上,就像林豫的爱抚。可是林豫已不知
多少年没有对她这样的爱抚了,在睡梦里,韩冰秀无数次地幻想着能有今天这样
的场景,可真当她身临其境的时候,却又开始退缩。只因……这爱抚来自于另一
个男人,一个几乎陌生的男人。
  这时,一名嬷嬷端了一个瓷碗,交到了梁王的手上。梁王低头一看,碗里盛
了满满的稠状液体,像油一般浓厚。他终于又露出了淫邪的笑意,将碗里的油都
洒在了韩冰秀的身上。
  这些油似乎是在锅里煮过的,还带着一些温度,落在皮肤上也是温温的,令
韩冰秀浑身骨头酥痒。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努力使自己保持镇定,可是她的镇定,
根本没能维持多久,很快就陷入了另一场的混乱之中。
  几乎是轰的一下,韩冰秀的身子上好像被点了一把火,火苗遇到了火油,一
触即发,像是突如其来的山洪暴发一样,根本无法抵挡。无需梁王多加抚弄,韩
冰秀的乳房瞬间坚挺起来,变得硬邦邦的。
  这……这是怎么回事?韩冰秀空虚,渴望,浑身顿时陷入了欲望的火海之中,
冲天而起的烈火将她的每一寸肌肤都炙烤得滋滋作响,唯一能救她的,只有水。
  韩冰秀自然不缺水,只一会儿工夫,只觉得下身便开始发胀,每一个毛细血
管似乎都在扩张,淫水已经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 殿下,这是什么……" 韩冰秀微微地颤抖着问。
  " 这可是西域胡人刚刚进贡来的上好春药,只需一帖,就足以让一头母牛发
情。本王对你可是特别关照,足足加了两帖的药剂啊!" 梁王一边说,一边双手
在韩冰秀的身上到处抚动,将刚刚洒上去的油,都均匀得抹在了她的身上。
  身上涂了油的韩冰秀在密室的星星点点的火光下,看上去亮晶晶的,像是一
尊冰雕。韩冰秀虽然自以为从来没有用过春药,可是身在天山派时,对药理也是
有些涉足的,这些外用的药物,不可能有如此强劲的药效,除非……除非内外夹
攻。
  当局者迷,韩冰秀也不知道,自己在百花楼的时候,用的饭菜里头,已经被
加了许多春药进去。只不过百花楼的春药,药性柔和绵长,一旦发作,她尚且能
够用意志压下去。可是现在梁王给她用的药物,烈如天火,只需一滴,就能让人
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点滴之下,竟然把那些日子里压在体内的药性,全都激发
了出来。
  " 好一对美乳啊!" 梁王放了碗,捏住了韩冰秀硬得几乎像灌了铁水一样的
乳房,用力地按了下去。
  " 呀,不!" 韩冰秀失声。梁王不按的时候,已是感觉乳房如同要从内部爆
裂一样,胀得很是难受。这一按,将那股莫名的异常感全部压进了她的身体里,
竟让她整个身子都跟着一起胀得难受。
  " 你不是想亲近本王吗?现在就给你机会!" 梁王站在韩冰秀分开的双腿之
间,手指勾进了花萼,拨弄得两边花瓣不停颤抖。花径内,已是泛滥,只消他手
指朝两边一撑,里头亮晶晶的浓液,已是汩汩地朝外直流。
  " 殿下,殿下,松手!" 经梁王如此一挑逗,韩冰秀身体里的空虚总算是得
到了些满足,可是这滋味,便如同饮鸩止渴,体内的欲火愈发旺盛起来。她感觉
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无底洞,只要是能带给她欢愉的,统统都会吸纳进去。
  " 既然你不愿意,那本王便也不强求了!" 梁王说着,把手一抽。抽出来的
手指,像是糊了一层浆糊,厚厚的,湿湿的。
  " 不……" 韩冰秀彻底崩溃了,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当梁王在挑逗
她的时候,心里极力排斥,可当梁王的手指抽出,空虚感又接踵而至,似乎比刚
才更加剧烈。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淹没在欲望的海洋里了,透不过气,也抽不
开身,根本无法摆脱。
  " 又怎么了?" 梁王低下头,在韩冰秀的耳边不停吐纳。
  从韩冰秀的秀发里,隐隐的有一股花香,令人如痴如醉。梁王嗅了,很是受
用,不经意间已加大了吐纳的力度。
  热乎乎的鼻息喷在韩冰秀的耳后,让她更是水深火热,神智也跟着一起迷乱
起来,呻吟般地叫道:" 殿下,不……不要停……秀秀,秀秀好难受……" 边陲,
燕支山下。
  燕支山下少春晖,还不到玉门关,春风就已不度。满目黄沙如尘,天边落日
如霞。这里已经是华夏国的边寨,从燕支山下的别院里望出去,能够看到盘踞在
光秃秃的山峦上的一条巨龙。千年以来,一段段破坏的城墙,一直守卫着华夏国
的边陲。
  别院里,芳草如碧,泉水叮咚,建得很是豪华,宛如江南的风味。在泉水边,
放着一顶小茶几,茶几旁的藤椅上,斜躺着一个又矮又胖的男人。男人的唇上,
留着两撇向上带弯的胡须,正愣愣地出身。
  巴拉吉眼里望着院子里如江南一般秀美的春色,心里念的却是像江南的春天
一样的美丽的女子。自从和韩冰秀分别之后,巴拉吉便天天魂不守舍,手下的账
目都交给管家打理了。
  有人说,巴拉吉的资产,大到无法想象,如果一个人快马加鞭,从日出跑到
日落,依然没能跑出巴拉吉的家产范围。
  " 老爷," 一名仆人在身边轻轻地道," 小人见你这几日仿佛被勾走了魂,
特从中土挑了几名上好的美女过来,请老爷过目!" " 每个人打赏十两银子,把
她们各自遣散吧!" 巴拉吉看都不看上一眼说。
  " 啊?这……" 仆人有些意外。
  " 哦,对了!" 巴拉吉说," 替我准备一些细软,这几天我要出一趟远门!
  " " 啊?" 仆人又是一惊," 老爷,你这是要去哪里?" 巴拉吉也不知道自
己要去哪里,沉吟了半晌才说:" 或许是中都,又或许是江南吧!" " 老爷,你
去那里做什么?要是走商的事,交给下人去办就好了!" 仆人说。
  " 不,这事我一定要自己去!" 巴拉吉说。
  " 可是老爷,此去中都和江南,远隔万水千山,一来一回,恐怕也需许多时
日吧!" 仆人道。
  巴拉吉说:" 我这辈子,最富有的就是两样东西,一样是钱,另一样就是时
间!" 一个有钱又有时间的人,还有什么事办不成的呢?
               21、赦令
  大理寺。
  刘菲雪闭上了眼睛,身子依然软弱无力,只能任由夏侯雄的肉棒从她的阴户
里狠狠地捅了进来。夏侯雄的阳具,也是火热的,仿佛充满了无限激情。塞在刘
菲雪的花径之内,简直要将她的整个阴道都撑裂开来。
  夏侯雄知道,这一次发泄完了之后,刘菲雪还是要还给云彦的,所以他特别
珍惜,每一次抽插都是小心翼翼,井然有序,细细地品味着这位高贵的长公主带
给他的刺激和快感。
  刘菲雪的阴道里,已是满了蜜液。这一点,连她自己都无法控制。在夏侯雄
的挑逗下,身子情不自禁地起了反应,即便再怎么抑制,也无济于事。
  夏侯雄的阳具巨大如柱,甫一进入,便将刘菲雪的阴唇朝着两边挤了开去。
  那两片肥厚得就像蜜桃一般的阴唇,似乎就是一道泄洪的闸门,闸门一开,
里头的热流就再也止不住,一个劲地往外流。
  " 公主,你嘴上虽说着讨厌下官,身体却是不会说谎呢,下官还没使出什么
手段,公主的下面就已经湿得不成样子了!" 夏侯雄终于将肉棒推到了刘菲雪阴
道的最深处,身子也跟着一起趴了上来,在刘菲雪的脖子上轻轻地道。
  " 混账,我,我才不会……" 刘菲雪想要否认,可是无论再怎么严厉的话,
都显得苍白无力。因此她的下身确实如夏侯雄所说,已经湿透了,湿得连她自己
都不敢承认。
  夏侯雄的屁股朝上一拱一拱的,不停地将肉棒推送进去,刘菲雪的阴道已是
滑溜溜的,根本没有什么阻碍,每一次进出都是顺畅无比。尽管他使的力气并非
很大,但也已经气喘吁吁。这种时候,就算他坐着不动,目睹着如此绝色的一具
肉体,想要心平气和已是不可能的了。
  刘菲雪能看到自己高高举在头顶的双脚,在夏侯雄的每一次抽插下,无力的
脚踝左右晃动着,不时地拍打在他的两侧耳后。胸口和膝盖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再加上夏侯雄本身的体重,已经让她有些透不过气来。就这样像一件没有生命的
工具,任由男人在身上不停发泄,这种滋味实在是糟糕透了,刘菲雪恨不得立时
拿过宝剑,自刎了事。
  可是刘菲雪不敢死,也不能死,她死了,秦家的人怎么办?云彦带着她进诏
狱探望秦氏一家,也不是没有目的的,还有什么比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受
尽折磨,自己却无能为力更令人绝望的呢?
  夏侯雄缓送几下之后,便将阳具退了出来。此时,他的肉棒也已是湿哒哒的,
垂在自己的两腿之间,黏液不停地从龟头上滑落。夏侯雄抱住了刘菲雪的腰,双
臂一叫力,轻而易举地就把刘菲雪的身子翻了过来。
  刘菲雪趴在地上,一呼吸,就吹起了满地灰尘,但她还是不能动,任由灰色
的尘土沾染身子。尘土和她身上的汗液粘在一处,顿时变得黑乎乎的。
  夏侯雄爬到刘菲雪的身后,依然分开她的双腿,自己朝着中间一跪,弯腰又
抱着刘菲雪的腰,用力地往后一拉。
  刘菲雪的脸贴着地,屁股已经被抱了起来,软软的腰没有丝毫反抗,顺着夏
侯雄搂抱的力道,砰的一下,撞在了他的小腹上。
  夏侯雄的腹部紧贴在刘菲雪的屁股上,肉棒自然又捅到了她的阴道里去,一
凹一凸,正好契合。
  夏侯雄换了个姿势,从后面开始侵犯刘菲雪。他扶稳了刘菲雪的腰,此时自
己已经换成了跪姿,更好发力,二话不说,已是啪嗒啪嗒地朝着那个湿漉漉的肉
洞里猛插不止。
  " 呃……" 刘菲雪呻吟着,可上身依然是软软的,在夏侯雄的撞击下,一侧
的脸面也跟着在地上不停地摩擦,粗糙的地面蹭得她的脸上生生作痛。
  夏侯雄,今日你这么对待我,他日我一定要……一定要报这一箭之仇!刘菲
雪在心里暗暗发誓,可发誓归发誓,此时根本奈何不了夏侯雄如何,只能承受。
  啪!忽然,刘菲雪感觉到屁股上一阵惊痛,半边屁股已经开始变得火辣辣起
来,不由地叫了起来:" 唉哟!夏侯雄,你,你干什么?" 夏侯雄空着的双手,
已感到无所事事,虽然扶着刘菲雪软软欲倒的腰,却还是显得单调,竟不经意地
伸出一掌,拍在了她的屁股上。他本就不是什么好的货色,平日里也仗着自己圣
刀卫副指挥使的身份,在京城里横行霸道,自然也少不了在妓院里花天酒地。那
些下贱的妓女,真是不打不成材啊,朝着屁股上一巴掌扇下去,保证能让她们乖
乖的听话。最主要的,夏侯雄还喜欢听这些女人在被扇巴掌时的惊叫,简直就是
一曲天籁。
  只是……想不到,夏侯雄这一掌下去,尊贵的公主竟然也会像青楼的妓女一
样大叫。原来,不管什么女人,剥光了衣服,都是一样,无论是公主还是青楼的
妓女。
  原本夏侯雄对刘菲雪还是有些敬意的,此时听她这么一叫,更加来了兴致,
变本加厉地抽动不停,丰腴的屁股和结实的小腹啪啪的撞在一起,掌心更是不停
落下,甚至左右开弓,噼里啪啦地不停落在刘菲雪的屁股上。不一会儿,刘菲雪
两边的屁股已经开始红了起来,布满了累累指印。
  随着夏侯雄的抽插和巴掌,刘菲雪不停地尖叫:" 夏侯雄,你居然敢这么对
我……啊!你,你……啊!混账,你住手……啊!我叫你住手,你可听……啊!
  住手啊,啊啊!" 到最后,这种被强暴和被蹂躏的羞辱感一齐缠绕到她的身
上,让她愤怒得几乎发狂。
  可是刘菲雪的怒意根本无从倾泻,很快她的上身就被扶了起来。夏侯雄的双
手插进了她的腋下,将她抱着跪在了地上。
  两个人一前一后跪在地上,刘菲雪的乳房也沾染了黑灰,身体摇摆晃动,厚
厚的灰尘不住扑簌扑簌地直坠。
  " 公主,你下嫁那么多年,和秦慕影那个软蛋还没生过孩子吧,现在下官就
让你怀上如何?" 夏侯雄上气不接下气,虽然两人已是一齐跪直了身子,可还是
不停地抽动,好几次几乎又把刘菲雪又撞倒下去。此时,他已经感觉到了明显的
尿意,不发不快。
  " 啊,你,你不可以!" 刘菲雪也说不出自己为何突然如此紧张,方才在和
云彦交媾的时候,居然没想到这一点。
  和秦慕影结婚多年,没有孩子,只不过是因为他们暂时还不想要。秦慕影是
个体贴的男人,战斗的时候刚强如铁,可是在妻子面前,又温柔如水。亦刚亦柔,
像一壶冬日里的暖茶,缓缓地流进刘菲雪的心里,让她永远也不会忘记。他们之
所以没要孩子,是慕影心疼自己的妻子,不忍见她承受分娩之痛。
  无论如何,刘菲雪都不能容许自己怀上夏侯家的孽种!
  " 不,不行!你不能射在里面!" 刘菲雪大叫,可是话还没说完,一股热流
已经冲进了她的小腹里,如浪花一样开始翻滚。
  诏狱深处。
  秦森一声巨吼,惊天动地,白色的人影咻的一下,忽然脱身而出,如幽灵般
无声,又如闪电般迅疾。
  白色的人影,白色的影刀,快得让人根本来不及看清。
  云彦万没想到,秦家破邪影刀居然还有如此厉害的杀招,凭他的目力,虽然
看清了刀法的走势,却根本无从闪避。就像……就像他独自一人,站在冲锋的千
军万马之前,纵然一身武艺,也不知该从何施展。光是那气势,就足以令他胆战
心惊。
  云彦的手心冰凉,凉得像没了魂魄一般,他本能地举臂遮挡。尽管他知道,
自己的血肉之躯根本抵挡不了影刀的冲杀,可是已经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了。
  白影杀到和云彦只有一步之遥的所在,忽然散了开来,就像一阵雾气,被风
一吹,在风中消散,又像是一盏琉璃,掉落在地,碎成了细渣。一眨眼的工夫,
杀气腾腾,又是一眨眼的工夫,消弭无踪。
  " 吓!" 云彦惊愕地抬起头,似乎无法相信,自己居然还有命在。
  若是这一刀真砍在云彦的身上,云彦当然没命了,偏巧的是这小子福大命大,
只消秦森还有多半点力气,此时已是身首异处了。
  一口鲜血从秦森的嘴里吐了出来,整个人斜斜地侧倒下去,已是失去了意识。
  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儿,他用尽了最后的力气。
  云彦放开了秦慕雨,走到秦森身边,别过他歪倒下去的脑袋,见他已是昏迷
不醒,这才松了口气,口中喃喃道:" 好厉害的刀法!" " 云彦,你放开我爹和
我妹妹!" 秦慕影大喝。
  云彦听了,急忙侧身躲开一步,生怕就像秦森那样,刀影破体而出,险象环
生。
  此时,云彦和秦慕影相距不过三四尺之地,想要斩杀云彦,正是最好的时机,
可是秦慕影强行运起几次内力,不料体内气血逆行,不由地也吐出一口鲜血来,
再也不能似他父亲那般,绝地反击。
  云彦瞧了一眼虚弱的秦慕影,不由冷笑一声,便转过头,不再去理会他的恐
吓。
  此时秦慕影就算饶得他叫喊,也是没了力气,整个人像风干的牲畜,被挂在
那里,摇摇晃晃,不停地呻吟。
  " 爹,大哥,你们快救我!" 秦慕雨一见云彦又朝着她逼近过去,急得大叫。
  可现在,她的父兄,一个昏迷,一个力尽,再也无法救她。
  云彦一边走,一边开始宽衣解带。走出两步,身上的氅子已经滑落下来,浑
身赤裸,脚下却步子不停,依然笑眯眯地朝着秦慕雨逼近。简直令人很难想象,
如此翩翩美少年,竟然恬不知耻,在女人面前身子也丝毫不觉得脸红。
  " 你干什么?不要过来!" 秦慕雨已是羞得扭过脸去。
  " 秦大小姐,你倒是不必惊慌," 云彦说着,已到了秦慕雨面前,把嘴凑到
她的耳边,轻声说," 这一次过后,我保证你会喜欢上这样的!" 云彦说话时的
呼吸,不停地吐在秦慕雨的耳边,让她更加羞恼,猛地又转过头来,直视着云彦
的脸骂道:" 淫贼!啊……" 秦慕雨话没说完,忽然感觉自己背上好像被什么东
西推了一下,整个身子又不由地朝前扑了过来。可是她的背后,根本没有人,只
有那根绑着她的柱子。瞬间,她感觉绳子又嵌进了皮肤里头,整个人好像已经悬
空,要不是被绳子绑着,恐怕早已扑到云彦的怀里去了。
  " 啊,放我下来……" 秦慕雨的周身又被绳子勒得疼痛,几乎连喊话都觉得
窒息。
  云彦微微一笑,忽然挥手。
  谁也不知道他赤裸的手臂上到底藏着什么,只一挥手,秦慕雨身上的绳子竟
都齐齐地断了,她整个身子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头撞到了云彦的身上。
  云彦被秦慕雨一撞,身子竟晃也不晃,他虽然双手没有抱紧秦慕雨,可秦慕
雨依然像粘在他身上的壁虎,不曾落地。
  " 这,这是什么邪功?啊,放开我!" 秦慕雨的双脚已经不由自主地盘在了
云彦的腰间,两个人就像是一对亲昵的情侣一般。
  云彦终于伸手,搂在秦慕雨的腰上,微微一笑,终于散功。只见秦慕雨忽然
往下一沉,好在云彦已经抱紧了她,依然没能落地。
  " 混蛋!" 秦慕雨已是羞怒交加,此时身子上好像已经没有隐形的力量在支
配她了,手脚又变得自由起来。她拼命地推开云彦的肩头,刚拉开距离,伸手就
朝着云彦的脸上一个耳光扇了过去。可是她的手还没有碰到云彦,忽然眼睛一白,
手臂又软软地垂了下来。
  原来,云彦趁着这个时机,已经双手托住了秦慕雨的屁股。两个人的身子刚
一分开,他胯下的肉棒早已狠狠地捅进了秦慕雨的阴道里去。一分一合之间,秦
慕雨顿时又被玷污。
  直到这时,秦慕雨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拼命地绷紧了双腿,要从云彦的身
上下来。可是云彦的双手很是力大,托举在她的大腿后侧,纵使她如何反抗,依
然不能遂了心愿。
  " 不要动!" 云彦的声音虽然不大,却有着惊人的威慑力,一句话既出,几
乎令人无可违抗。
  可是秦慕雨哪里管得了这些,见下不了地,一对手臂朝着云彦的身上胡乱地
拍打过去,边打边骂,恨不得自己此时手上多出一把刀来,将这个仇人一刀宰了。
  只可惜,她还没有练成像她父亲和哥哥的绝世刀法,根本抽身出影,斩杀云
彦。
  手里没了刀,武功又不如云彦,只能任由他随意摆布。
  噼里啪啦的拳脚劈头盖脸地打在云彦的身上,将他头上的金冠打落了,发髻
也捶散了,虽然无关痛痒,却也令他好生恼怒,紧接着又是一发功,把秦慕雨整
个身子都朝着他的肉棒上吸附过去。
  " 啊!你……" 秦慕雨怎么也想不到,云彦竟然还有这种武艺,感觉自己整
个人就像掉进了一个巨大漩涡,在漩涡里不停地打转,一点一点地被吸往深渊里
头。可这还不算什么,自己的身子这么大,又怎么可能被整个人吸纳进去,只苦
了她腹中的五脏六腑,一对肠子好像被什么东西用力地牵引了一般,哗啦啦地直
往下沉,坠到了小腹,几乎要从她的小穴里被拽曳出来。
  " 疼!疼!" 秦慕雨顿时脸色煞白,双手按在云彦的肩头,拼命地要往上撑
起身子,可是吸纳她的力量又极其巨大,掌心就像推着墙一般,纹丝不动,只是
更加扯痛了自己的肠胃。
  云彦的手臂忽然叫力,托着秦慕雨的身子朝上一顶。这一顶,让秦慕雨稍稍
得朝上窜了一下,小穴差点离开了云彦的阳具,可是没等到彻底抽离,身子很快
又落下来,重重地又粘附在云彦肩头。
  云彦的阳具一进一出,当再次进入时,已捅到了更深处去。他面不改色,微
微一笑,臂腰齐动,颠起秦慕雨的身子来。
  秦慕雨感觉自己好像在骑马一样,身子一上一下。刚开始的时候,她还对此
有些排斥,可是时间一久,也渐渐的麻木下来,甚至对此还充满了新奇。在不知
不觉中,她已经直起了自己的腰,任凭身子到处颠簸,任凭胸前的乳房上下滚动,
双目有如失神一般,渐渐的没了颜色。
  一场云雨毕,云彦穿好了衣服,将秦慕雨又丢给了狱卒看管,掸了掸落在自
己衣袖上的灰尘,道:" 你们一家老少,莫要担惊受怕了,自然有人会来救你们
的性命的!" 说罢,便离了诏狱。
  秦慕影兄妹对云彦丢下的话百思不得其解,可是几天之后,徐公公来传圣旨
了。
  徐公公进了诏狱,一见秦家三口已被折磨得不成样子,顿感心痛悲伤,但还
是稳了稳神色,宣读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秦森父子,图谋不轨,幸朕
明察秋毫,早见端倪,发配诏狱。按华夏律,当处以极刑,以儆效尤。然朕宽大
为怀,慈悲为本,念秦氏一家,有功社稷,又为齐王蛊惑,故网开一面,发配朔
方。齐王大逆不道,窥窃神器,暂时押在狱中候审。钦此!" " 徐公公……" 秦
森这几日在狱中被慕雨多加照应,已然是有些缓过神来,听罢圣旨,泣不成声,
" 如今宫中形势如何?" 徐公公摇摇头,将圣旨交给了云彦,却没有回答他的话,
顾自道:" 洒家宫中尚有许多杂事要办,不能再大理寺久留,就此告辞!" 低下
头,目视秦森又道," 此去朔方,路途遥远,秦大人当好自为之!" 说罢,便领
了天使,出了诏狱。
  " 爹!" 秦慕影说," 皇帝没有治我们的死罪……" " 我早就说过了,已经
有人在想办法救你们一家了,不必太过担忧!" 云彦道。
  " 一定是菲雪!" 秦慕影说。
  云彦道:" 既然皇帝都下旨了,饶你们一命。发配朔方,也是几日后的事情
了。本官奉公主之命,请慕影和慕雨到公主府上暂住,暂且调养身子。至于你嘛,
老家伙,公主什么也没说,就继续待在诏狱里吧!" 秦森冷笑:" 老夫倒宁愿在
诏狱里等死!" " 爹爹,不管怎样,我还是要到公主府去一趟的。" 一想到自己
从今以后就要和刘菲雪天涯永诀,秦慕影便心如刀绞。
  " 为父明白!" 秦森也不怪罪慕影,拉过兄妹二人的手说," 切记,莫要被
外事乱了心志才好!" 这兄妹二人点头答应,辞了父亲,就跟着云彦一道出了大
理寺,大理寺门口,已经停了一驾马车。秦慕影抬头看看,却没有见到公主的身
影,顿时失落。
  " 请吧!" 云彦打开马车的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立在后面的几位狱卒,顿时将这戴着镣铐的兄妹二人塞进了马车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