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极品人妻之 仕途通天】(二)


             第二章:小叔子是处男
  星期五下午,家里。
  我站在落地镜子前,左照右照:「老公,我这样行吗?」
  「怎么不行?」王动不满道,「我给你设计的造型,保证把那个杨书记放到。」
  「有点太紧了!」我扭了扭腰肢,胸部紧绷绷的。
  「这可是高档衬衣,保证贴身。俗话说得好,不怕波霸露低胸,就怕波霸穿
衬衫。像你这样的大胸脯,穿这紧绷绷的衬衫,那效果是惊心动魄的。」
  「杨书记可是不近女色,要是不喜欢这样子,反而不好。」
  「切,不近女色还捏你的胸脯。那是不近一般的女色。你这是货真价实的极
品豪乳,我再给你穿上深色包臀短裙,把衬衫下摆放进去。长筒黑丝袜,漆皮高
跟鞋,他要还能绷得住就不是男人。」
  「我怎么觉得这造型像妓女似的。」
  「关键要看气质,你是那么大的开发区主任,流露出知性自信,和爆乳性感
的造型结合一起,绝对秒杀。而且,我觉得这个杨书记是看上你了,尤其是那大
对大胸脯,他最后下手,估计是忍不住了,要不然,他也不会找郭市长开口要你,
他知道你和郭市长的关系。」
  我点点头,「那好。我走了,再见,亲爱的。」
  ……
  吻别王动之后,开着我的心爱座骑Q5,黄昏时分,到了杨瑞书记指定的一家
私人会所,看来是他信得过的朋友的产业。
  「徐主任,来了!」杨瑞很有风度跟我握手,眼睛却在我紧绷的高耸胸部停
留。
  「杨书记,多亏你的照顾,我才能侥幸逃过一难啊。」进到里间,我开门见
山,不绕圈子。
  杨书记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你是老郭的得力下属嘛,早听他夸过你了,一
直有些不以为然,认为你就长得漂亮,身材好,把他迷住了。这次事情,才让我
真正认识你啊。」
  「怎么样?」我有些紧张在领导要里的看法。
  「有气势,很冷静,敢于斗争,不怕受苦。」
  我有些不好意思,「要不是杨书记暗中保护,我怕我真挺不下来。」
  杨瑞道:「你的表现很好,为老郭背后活动赢得了宝贵的时间。虽然前几天
没有拷打你,但那种被隔离的绝望感觉很多人就受不了了。更别说后来把你浸水,
又长时间捆绑的痛苦了。」
  「说实话,那个时候我豁出去了,反正我没干什么违心违法的事,打死我我
也不乱说,决不牵连其他无辜的人。」
  杨书记赞许的笑笑,「看不出啊,想你这么漂亮的女同志,还很硬气。随着
调查材料越来越多地送到我手里,发现你这个女同志不简单哪。有能力,把开发
区搞得有声有色不说,政治素质和思想品质也很高嘛。」
  我抿嘴笑道:「杨书记是大领导才有水平呢!」
  杨瑞也哈哈一笑,「习惯了,说着说着就带出来官腔。徐主任,你是这么大
一个开发区的一把手,在很多人看来是大有油水可捞的。可我们的调查发现,你
没有一点经济上的问题,相反,个人生活还是比较朴素的。」
  「我和王动的工资加起来了不少,足够了。比起好多来开发区打工的人,我
们的生活好多了。心里没有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不然,被你们审讯的时候,还
不吓死了。」
  「好你个小徐主任,这是拐着弯说我是鬼。」杨瑞开着玩笑,气氛轻松了些。
「调查组唯一的突破口就是你的车和房子。」
  我叹口气,「当时市里奖励我一辆车和十万现金,那时年轻气盛,认为做出
了成绩,得到奖励是理所当然的,车子又是我最喜欢的一款,就接收下来,后来
就觉得不妥。之后两年每年市里都有奖励,我都推掉了。我和王动结婚的时候,
就用那笔奖金和我们俩的积蓄,付了首付,买了我们现在的那套房子。」
  「调查还发现,那辆车是奖励给你个人的,但是你都用来公务,把原来开发
区的车给了别的同志。不仅如此,车的保养维修都是你个人的负担的,那可是一
笔不小的开支。」
  「车在我名下,当然由我负责。」这有什么可奇怪的。
  「有一次你们下乡工作,路上出了小事故,修车花了一万多块钱,都是你个
人出的。听说那两个月你过得比较清苦。」
  是有这么回事,记得有一天我买了一条鱼,回家做给王动,把他馋得口水直
流,那两个月没什么油水,把他憋坏了。等我收拾完厨房坐下吃饭,才发现大块
的鱼肉剔好了刺,放在我碗里。想到这里,我微微一笑,心里暖暖的。
  杨瑞搓搓大手道:「徐主任,我在这里向你倒个歉。最后折磨你的那一出,
是我的决定。」
  我微笑道:「我理解,是让我们在暗处的对手看的。」
  「有这个意思,也不全是。」杨书记顿了顿道:「我也想看看你在真正的磨
难来临的表现。结果,我倒控制不住自己了,摸了你的胸部,请你不要介意。」
  我脸红了,「杨书记……」
  「好了!」他打断我,「不要叫我什么书记了,就叫我杨瑞,我也不叫你徐
主任了,小徐好吗?」
  「杨书记,不,那我叫你瑞哥吧。」
  「好好好,好啊。」杨书记高兴道。「小薇,不要因为我摸了你的胸脯,就
把我认为是轻薄好色之徒,这是我第一次啊。」
  「瑞哥,你是纪委书记,调查中经常遇到年轻漂亮的女干部,都没有动心吗?」
我抱着他的手臂,饱满高挺的硕乳隔着衬衫紧紧贴着他的身侧。
  「咳咳。」杨瑞作势要抽出胳膊,却被我抱得紧紧。「没有我这个人还是比
较自律的,从来没有跟别人发生过不正当关系。跟你却……唉!小薇,我有个请
求,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啊!」
  「什么?说吧。」既然来了,我也没什么好怕得啦。
  「我,我想把你捆起来。」杨书记不敢看我的眼睛。
  我一怔,「为什么?」
  「你不知道,你那天被绑在椅子上的样子实在太美了,笔直的长腿伸在前面,
上身挺直,一对大胸脯要爆裂出来似的,而且,在浸水的时候,胸前的衣服都湿
了,透明的贴在肌肤上,清楚地看见枚红色胸罩包裹的乳房形状。我就是这样才
忍不住捏一下的。你今天穿的衬衫,让我忍不住在想把你紧紧捆绑起来的样子。」
  我睁大眼睛,好一会儿才说:「那有什么好看的,狼狈死了。」看来王动说
对了,他真是看上我的胸部了。
  「不对!你的神情像落入敌手的女英雄,坚贞不屈,让人着迷。只有你这样
的身材,才能被绑起来好看;只有你这样的气质,才能做英勇不屈的女英雄。缺
一不可,十分难得。」
  我笑了:「既然承蒙书记大人这么夸奖,小女子也没什么矫情了。绑就绑吧!」
  杨瑞书记兴奋得着搓手,「太好了!你等一下,我去拿绳子。」原来早就准
备好了。
  我正哭笑不得,杨瑞又回来,有些难为情道:「小薇,能不能把文胸摘了,
直接穿衬衫就可以了。」不等我回答,转身进了里屋。
  我踯躅下,到卫生间脱下胸罩,重新扣好衬衫。
  出来时,杨瑞手里拿了一卷绳子等着我。看着我的胸脯,眼睛发出光来。
  「小薇,把胳膊背到后面,我要绑了。」
  我双臂背在身后,肘部被抓在一起,绳子捆紧,垂到下面,又把手腕绑在一
起。
  「这是一种最简单的绑法,怎么样?紧不紧?」
  我试着动一下,「还可以,肯定挣不开了。」
  「好,除了双臂被固定,还有什么其它感觉?」
  顺着他的目光,「啊!」胸部顶的更高耸了,衬衫快包不住了。我羞红了脸。
  「俗话说得好,摸人乳房,手有余香。自从摸了一下徐主任的乳房,那种感
觉至今难忘。徐主任的乳房不仅外观硕大完美,弹力更是惊人,手感极好。」他
称我的官衔,让我感到几分难堪,羞辱,还有一丝丝兴奋。
  「徐主任,我可以揉你的胸脯吗?」杨瑞征求我的意见。
  「都被你绑成这样了,我能说不吗?」
  杨瑞摇摇头,「我不会勉强你,虽然我心里极想抚摸你的乳房,但你要是不
愿意,我就还是有这点自制力的。」
  现在还说这样的话,这个杨书记真是的。我忍不住心里腹诽。「请书记大人
为小女子揉揉胸部,不胜荣幸。」
  「呵呵!那我就不客气了。你可不是小女子,大得很啊。」双手按在我高耸
饱满的胸乳上,轻轻揉动。
  「真是世间无双的体验啊!」杨书记感叹道。
  他的手法轻徐缓急,揉得我很舒服,体内不由升起一股暖流,突然,乳尖传
来又麻又痒的感觉,我不禁轻轻哼了出声。
  「怎么样?舒服吗?瞧你的奶头都硬了。」我低头一看,果然,两个圆圆的
凸起顶着紧绷的衬衣。
  他捏了捏我的乳头,「走,我带你出去散散步。」
  我吃了一惊,「就这样出去?」
  杨瑞上下看了我一下,「当然不是。」又拿出绳子在我身体缠绕,胸部上下
勒紧,一对豪乳几乎爆裂而出。
  「好了,现在我们出去!」他推着我的胳膊。
  「不,不,别人要看见了。」我拼命退后,但被紧紧反剪的双臂和身体毫无
办法。
  「别担心,不会人有人看见的。这是我信得过的朋友的产业,后山的景色很
美,陪你去看看。」
  走在林间小路上,我战战兢兢,到处张望,生怕有人出现。手臂被反绑在背
后,有点不好平衡,高跟鞋踩在碎石路上,一崴一崴的,几次险些摔倒。
  杨瑞搀着我的手臂,乘势压着我劲爆涨鼓的胸乳。
  好不容易,走到了山顶。
  我长出一口气,清凉的微风吹来,眼望去,满眼绿色的山峰起伏有致,笼罩
在即将落日的余辉下,果然一幅美景。
  杨锐从身后环抱着我,手按在乳房上,隔着轻薄的衬衫揉捏,不时用手指捉
住娇小的乳头玩弄,我娇喘吁吁,高跷圆润的屁股来回摩擦他的小腹部。
  好一会儿,我们都气喘吁吁的坐下来,慢慢平静下来,随意地聊着。
  暮色渐浓,凉意渐生,我们却谈的兴起,政治,经济,文化,发展,很多相
同的看法,我敬佩地说:「杨书记,想不到除了纪检工作外,你还懂得这么多东
西!」
  杨书记谦虚道:「不学习不行啊,你年纪轻轻,看问题却很深入,难得很多
好的想法,大有前途啊!」看看表:「不早了,下山吧!绳子绑得太久了,我给
你解开。」
  我站起来,扭扭身体,「没事,我还撑得住。下山吧!」说完,往山下走去。
  杨瑞跟在后面,笑道:「你看我象不象在押送被俘的女英雄啊。」
  我回头俏皮一笑:「我可不敢在你面前当女英雄,最多是被你抓获的女犯人。」
  「呵呵,这么漂亮的女犯人,回去要亲自审问。」
  「书记大人亲审,犯女怎敢不从,只求从轻发落。」
  「前面女犯,屁股扭得如此风骚,故意勾引本官不成?」杨瑞装模作样道。
  「犯女绳索加身,双臂反剪,走路实在吃力,请大人见谅。」我配合演戏道。
  我们同时笑了起来。
  回到住所,杨瑞给我解开绑绳,轻柔的按摩我发麻的臂膀,心疼道:「小薇,
你受苦了。」
  「没事。」我轻松道,心里微微感动,杨书记还关心我的感受。
  「那我们……」杨瑞说的时候,有点儿心虚。
  「那我们干什么呀?」我咯咯笑道,看着他的窘态,这个杨书记还真是新手。
既然他不是老练油滑的风月老手,那这个引导的责任就落到我身上。
  环视一下这个近百平米的宽大卧室,两面镜墙直到天花板,一个复古风格的
超级大床,粗大的实木框架在大床上方,在顶上的也是一块巨大完整的镜子,躺
在床上,抬眼就可以看见自己的模样。
  真是想得周到啊,这样的设计绝对激起人们心理的欲望。
  「小薇,我想给你戴上道具。」杨书记忐忑的征求我的意见。
  「犯女戴罪之身,全凭大人处置。」大床木框上垂下两条铁练,末端各连着
一个皮铐。
  我跪在床上,双手高举,被锁在手腕上的皮铐吊在头上。
  「请脱下小女子的衣物,侍奉大人。」我将胸挺起,美目流波,媚态百生。
  一粒一粒解开我衬衣的纽扣,精美绝伦的胴体渐渐暴露出来,杨瑞鼻息沉重,
眼中射出贪婪的欲火,直盯着我胸前那对浑圆劲爆的雪白乳球。
  在他火辣目光的注视下,我羞意大起,下腹一股热流慢慢涌动。
  两只大手按住我的乳房,轻轻抚摸,手指轻佻的捉住我的乳头,捏挤挑动。
  鼻息中发出微不可闻的呻吟,我缓慢而有韵律的扭动腰肢。
  他低下头,有些冰凉的嘴唇覆盖在我的乳头上,粗糙的舌尖摩擦敏感的乳头
表面。
  呃!我仰起头,带起如云的靓丽秀发在空中划过美妙的弧线,飘洒在脑后。
  他腾出手,慢慢滑下我的腰腹,落在隐秘的花园地带。手指隔着薄薄的内裤,
抚摸我的外阴。
  窄窄的裤头底部被拨到一边,手指侵入了花径深处。拨动几下,花瓣绽开,
一颗晶莹剔透的鲜艳花蕊探出头来,手指轻轻捏住这小小的凸起,我浑身如遭电
击,不受控制的颤抖。
  嗯!啊!我呻吟着,扭动的更加剧烈,被高高吊起来的手臂用力拉扯铁链。
  他解开裤子,亮出早已怒涨的家伙,噗哧,插入我早已泛滥的阴道。
  事后,他把我从皮铐里解下,搂着我躺在床上。
  「从来没有享受多这样美妙的做爱,谢谢你,小薇。」
  我温柔的按摩他的小腹,男人发泄以后,都会虚弱,适当的按摩有助于他们
快速的恢复。王动最喜欢我给他做根部按摩,每次都享受的不行。杨书记虽然身
体保养得很好,但毕竟是四十多快五十的人了,不能长时间的放纵。
  在我媲美专业按摩师的技法下,杨书记带着满足的神情,酣酣睡去。
           ***  ***  ***
  家里。
  「我们就这是这样了。」我一五一十得把会面的经过描述给王动,「杨书记
人挺好的。」
  王动点头道:「嗯!他把你捆起来奸了,真没想到。」
  我有点脸红道:「不算奸吧,我愿意的,你也同意的。」
  王动道:「通奸也是奸嘛,我没有贬义,只是个表达方式。你被捆起来的样
子很好看,不是那种娇弱的,可怜兮兮的,而是英勇高贵,就是杨书记说的女英
雄。尺寸惊人的一对巨硕美乳,被绳子紧紧捆绑,而你依然英姿逼人,毫不畏惧。
这样的画面,很多男人无法抗拒啊。」
  我紧贴着他的身体,仰着脸问道:「那你想绑着我吗?」
  王动眉头微皱道:「我虽然喜欢你捆绑的样子,真要动手帮你,还有点舍不
得。让我到网上多看看,学习一下,再来绑你。」
  我不满道:「切,又上网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他们有你老婆好看吗?」
  王动抚摸我的腰,「要把你的照片放网上,绝对秒杀所有人。」
  我转啧为喜:「就会说好听的。」
  「徐薇啊,我弟弟下个星期来咱们家住。他研究生毕业了,在省城找了工作,
还有一段时间去报到,我让他来跟我们一段时间。」
  「好啊,」我高兴道,「王欢好久没见了,自从我们结了婚,他都没回来过。
这回我好好招待他。对了,他那个校花女神,追上了吗?」
  「咳,我这个弟弟,就知道读书,明明校花对他有好感,他跟个木头似的,
连拉手都不敢。你好好教育他。」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  ***  ***
  开发区工作忙了一天,终于下班了。赶快回家,路上去超市买了些新鲜的海
产和蔬菜,回家做饭,欢迎小叔子。
  刚进门,就听见两人在聊天。
  「……你知道我冲进去看见什么了吗?」王动故作神秘道。
  一个年轻人紧张问道:「看见嫂子了吗?」
  「看到了,你嫂子被捆紧了双手,高高吊在房梁上,高跟鞋尖勉强踩在地面
上。你嫂子的胸部大,你是知道的,被这么一吊,衬衫都快要撑爆了。两个打手
捏住你嫂子的奶子,凶神恶煞的吼道,招不招?你嫂子毫不畏惧,神色轻蔑,一
字一顿道,不—知—道!」
  我笑着打断他:「太过了啊,你这是写小说呢?」
  年轻人忙站起来:「嫂子回来了!」
  我招呼道:「王欢,你坐。别听你哥瞎说,哪是什么打手,人家是省纪委的
干部。」
  王欢问道:「嫂子,你真得被双规了吗?」
  我笑道:「没有。省纪委的同志找我调查些事情,查清楚了,就没事了。」
  「那他们给你上刑了吗?」
  「是使了些手段,他们都是国家干部,有分寸的。」我感受到王欢语气中的
关切,对他感激地笑笑。
  「好了,你们哥俩儿聊吧,我给你们做饭去。」我换下职业套装,穿上一件
紧身浅黄薄毛衣,围上围裙。
  「徐薇,我帮你系围裙。」王动抢过来,帮我在后腰把围裙系好,不放我走,
两手抱住我的胸脯,隔着衣服揉搓我的乳房。
  我大窘,脸红道:「快放开,王欢看着呢。」
  「我就是让他看看,应该怎么对心爱的女人。」
  我挣脱不开,被他揉了好一会儿,王欢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们。
  好容易摆脱他,我冲进厨房,心跳得好快,脸发烫。这个家伙,居然当着弟
弟的面对我动手动脚。
  静下心来,作了几个拿手好菜。
  吃饭的时候,王东兄弟俩人赞不绝口,几个菜一扫而光。我不禁小小的得意。
  洗完的时候,王动跑到厨房,严肃地对我说:「徐薇,你帮帮我弟。」
  「怎么帮?」
  「他,他没碰过女人,心里有障碍,不敢去追心爱的女孩子,将来他会后悔
的。」
  「我当然想帮他,可我也不能把人家女孩子往他怀里送啊?」
  「我是说你!」王动盯着我的眼睛,「你们两个是我这世上最亲的人,我希
望我们都快乐幸福。」
  我吃了一惊,「这样……」
  「答应我,徐薇。」他用力握着我的胳膊。
  「好吧,我试试。」我不得不应允道。
  「好!你出马,一定成功,再说你也不吃亏,我弟弟还是个处男。」
  「去你的!」我作势要锤他。
  他嬉笑着跑开,大声道:「我出去有事,徐薇,你和王欢好好聊聊。」说完,
关门走了。
  我洗完碗,定了定神,出到客厅,坐到王欢身边。
  王欢见我坐得近,身子欠了欠,就要往旁边挪。
  我拉住他的手,身子挪了挪,大腿和他碰到一起,笑道:「王欢,这么大人
了还害羞,怎么追女孩子呢?」
  王欢不好意思摸摸鼻子:「不知怎么的,就是紧张。」
  「你的校花女神,跟她亲热过吗?」我看着他的眼睛热切问道。
  「没有!只碰过一次手,吓得我够呛,怕她生气。」
  我叹口气道:「你要再这样,你的女神可要飞跑了。」
  他顿时急道:「那这么办呢?我很喜欢她!」
  「从你以前的描述来看,那个女孩对你也是有意思的。好女孩要抓紧,要是
被别人追跑了,会后悔的。」
  「可是不知道怎么做,越是面对她,越是紧张,词不达意,手足无措。」
  「我现在拉着你的手,紧张吗?」我问他。
  王欢不敢看我的眼睛,低声回答:「嗯。」
  我慢慢拉着他的手,放到我的胸脯上。
  「啊!」王欢的身体顿时僵硬起来。
  「放松,别紧张。感觉怎么样?」我柔声问道。
  「我,我,」他支吾着说不出来。
  我把他的手指一根一根打开,整个手掌覆盖我的乳房。「舒服吗?」
  「嗯,舒服!」他的脸通红。
  「舒服就多放一会儿,帮我揉一下,我也很舒服呢!」我鼓励道。
  眼睛余光扫过,王欢的小腹撑起高高一块。我笑了笑,对自己的魅力有些得
意。放开正在揉我胸部的手,我隔着裤子握住他的擎天柱,热得吓人。
  「嫂子,我……」王欢有点控制不住了,这正是我预想的效果。
  「来,让嫂子帮你检查一下。」我慢慢解开他的裤子,握住他的擎天柱,两
手轻轻握住上下套弄。
  「嗷!不行了,我……」
  「忍住!唔,」还没说完,白白的浓浆喷射出来,溅了我一手,王欢满面通
红。「没关系,男人第一次是这样的。」我用纸巾仔细给他擦拭,将残留在龟头
的粘液轻轻抹掉,没过几分钟,耷拉下去的家伙直挺挺又站起来了。
  「这么快!」我惊喜道,这次我要让他坚持长一点。
  我退下内裤,慢慢坐到他的腿上,对准位置,一点一点做下去,直到把那个
大家伙全部吞进去。
  王欢抱着我的腰,我搂着他的脖子,饱满鼓胀的乳房使劲贴在他脸上,压得
他喘不过来气。我故意挑逗他,将乳头对准他的嘴,强行塞进去。
  「嗯,啊!」这家伙开了窍,吸吮我的敏感乳头,酥麻的电流串遍全身。
  我控制着上下的节奏,时而猛烈,时而轻柔,终于在某一刻,我们同时达到
了顶点,热流蓬勃而出。
  过了好久,我从王欢身上退下来,他羞涩而窘迫。
  我笑问道:「尝到女人的滋味了,怎么样?还神秘可怕吗?」
  王欢红着脸:「没想到这么美妙!」似乎还在回味。
  我刚给他清洗完,王动就回来了。
  他看我们一眼,贼笑道:「大功告成了?!徐薇,我弟弟这个处男威猛不威
猛?小欢,你嫂子怎么样?」
  我白他一眼:「王欢年轻力壮,强得很。」
  王欢也道:「嫂子的身体太美妙了。」
  王动道:「什么都不用说了,就等你把校花女神抢到手。来,徐薇,给你庆
功。」一把把我拦腰抱过去,怪手按住我的胸部。
  我掐他一把,笑着跳开。
  「别跑,看我给你带来什么礼物了?」
  「还有礼物,什么?」我好奇道。
  王动扬扬手里的包裹,打开一看,一卷绳子。
  「这是什么礼物,绳子而已。」我突然意识到什么,「不是用来绑我的吧?」
  「老婆真聪明!」王动赞扬道,「快把手背过去,乖乖受绑。」
  「凭什么绑我?」我跳起来,握紧双拳,摆出一幅战斗的架势。
  王动怪叫道:「好啊,还敢反抗!」拿着绳子就往上冲。
  我冷笑道:「想抓住本女侠,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哎呀!」我精心摆好的架势被他张牙舞爪的一冲,全都乱了。王动就势把
我压倒沙发上,把我的胳膊往后拧。
  「宁死不屈!」我跟他叫着劲儿,大义凛然的喊道。
  「王欢,快来帮我,你嫂子力气不小,你帮我按着她的胳膊。」王欢一上来,
我立马支持不住,被他们把手臂扭到背后,一道道绳子捆了个结实。
  「看你还不老实。」王动在我的翘臀上重重拍一下。
  我挣扎着站起来,学着电影里女英雄的样子,昂首挺胸,「本女侠既然落到
你们手里,要打要杀悉听尊便。」
  「打是舍不得地,杀更不会,不过,女侠的大胸脯是不放过的。」王动抓住
我的左乳,还动员他弟弟道:「王欢,你抓住那个奶子,我们一起帮女侠揉揉。」
  「啊,」两个乳房落到不同的男人手里,那种刺激强烈又特别,我羞辱的扭
着身体。
  「把女侠抬进卧室,好好惩治。」
  「啊!嗯!」我不甘又兴奋的挣扎着,更加刺激两个男人的情欲,把我整的
欲仙欲死。
  第二天清晨,看着还在床上酣睡的两个男人,想起昨夜的疯狂,我不禁脸红
起来。
  系上围裙,作了早饭,煎蛋,香肠,牛奶,给他们补充点营养吧,他们也累
得够呛。
  开车到了开发区,又是一天忙碌的工作。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