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心剑,影刀,封魔录】 续第三十四章、三十五章


*****************************************************************************
  34、韩冰秀的下落
  巴拉吉用袖子掩着酒壶,把戒指里的失神迷心散和琼浆一起倒进沈嫣然的杯
子里。沈嫣然虽然武艺颇有造诣,但依然及不来巴拉吉的万一。他在戒指上一撬
一落的动作,快过眨眼,根本无法察觉。
  巴拉吉给沈嫣然满上一杯之后,又替自己满上了一杯,举杯邀道:「沈大掌
柜,再饮一杯如何?」
  沈嫣然虽是出身青楼,可偏巧颇识诗书,也知礼节,既然对方已经举杯,便
已没了拒绝的道理,也是将杯举了起来,笑道:「既然贵客相邀,小女自是荣幸,
岂有相拒之理?」说罢,也不疑有他,举杯便饮了下去。
  巴拉吉倒也爽快,只等沈嫣然一杯酒下肚,也是一饮而尽。
  玉液甜美,沁人心脾,恍然如飞升一般,使人飘摇。沈嫣然只觉得暖暖的酒
意入了咽喉,一入肺腑,整个身子也跟着一齐暖了起来。暖意袭上心头,竟有了
醉意。沈嫣然是何等聪明之人,掂量着自己的酒量,必定不止如此,今日才饮下
两杯,却有醉意,便知是已着了巴拉吉的道,紧忙起身,依然不忘施礼:「贵客,
小女腹中忽有不适,暂行告退。贵客的银子,会让店里的下人双手奉还!」说着,
也不顾巴拉吉同不同意,便朝着门外走去。
  呀!巴拉吉心里一惊,暗道:「好精明的婆娘!」急忙起身,伸手要拦。
  沈嫣然不施礼倒也罢,定是能出得了这个门的,可是一施礼,便耽误了许多
功夫,便觉得头脑愈发沉重起来,才走两步,便是一个趔趄。
  巴拉吉也已起身,急忙上前,一把扶住沈嫣然道:「掌柜小心!」
  沈嫣然感觉自己就像坠进了一个山崖,迅速下沉,一眨眼的工夫,便已坠到
了谷底,虽然神志仍在,手脚却已不听了使唤,便道:「你......」她的话还没
说完,整个人就像陷入了沼泽,难以自拔。
  沈嫣然软香碧玉,紧贴着巴拉吉的身子,顿时让巴拉吉心花怒放。如此可人
儿在怀,着实胜过那些青楼女子百倍,不由地揽了她的柳腰,将她身子扶直了。
  沈嫣然虽然头昏脑涨,此时却能站稳了脚跟,只见她怔怔地立在原地,面无
表情。
  只听巴拉吉道:「大掌柜,请到绣床上去......」
  沈嫣然忽然眼珠子一翻,瞧着巴拉吉望了一眼,手指抽动了两下,竟真的迈
开脚步,朝着绣床上走了过去。一到绣床边上,只见她弯腰一坐,在床边坐了下
来。
  「掌柜的,劳烦你亲自动手,将身上的衣裳除了!」巴拉吉继续像发号施令
般的说着。
  沈嫣然似乎犹豫了一下,尽管她极不愿意照办,可双臂还是举了起来,利索
地解开了自己的衣带和腰封,将衣裳在双肩之上一剥。柔滑的丝缎从双肩滑落,
衣下的肌肤,比身上的丝缎更加柔滑,如凝脂,赛白雪,嫩得让人恨不得上前咬
上一口。
  沈嫣然依然直直地望着巴拉吉,脸色绯红,双目噙泪,似乎随时都要哭出声
来一般。她的身子由于羞耻微微地抖动,却怎么也无法摆脱药物对她的控制。
  巴拉吉也跟着到了绣床边,一把搂住了沈嫣然的腰,问道:「掌柜口中的韩
女侠,究竟是什么人?」
  「她,她,她......」沈嫣然忽地一蹙绣眉,像口吃般的弹了几下舌头,心
中所知,几乎一股脑儿地全都说了出来,可兹事体大,她终究是忍住了,没能说
出口来。
  巴拉吉探了口气,也没再继续追问,一双手却在沈嫣然的身子上到处抚摸了
起来,道:「掌柜生得这么好的一副身子,只是做些收钱数钱的买卖,岂不是暴
殄天物?」
  沈嫣然的脸更红了,想要呼救,可是张了张口,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只
能任由巴拉吉的手掌在她的身体上肆意妄为。林家的心剑,集武林之大成,虽是
阴阳合一,却是有悖天理而生。男人修炼此法者,毕竟涉足极阴的境界,难免为
阴气所染,皆落得不举之下场。林豫如是,林章亦如是。所以沈嫣然和韩冰秀一
样,自从加入林家后,几乎没怎么享受过床第之欢。此时被巴拉吉这么一摸,顿
时周身奇痒难忍,想要推开他,可是双臂像灌了铅一般,根本无法动作。
  「掌柜的,既然来都来了,不如也试试我的西域三绝如何?」巴拉吉说着,
一双手已经按在了沈嫣然的胸口。沈嫣然乳房巨大,巴拉吉粗短的手指根本覆不
过来,只能在乳房两侧不停挤压着,将她的乳房捏成各种形状。
  「嗯......」沈嫣然不由地哼了一声,既似享受,又似痛苦,眼神一下子变
得迷离,像江南雾里的清晨。她朦胧地望着巴拉吉,醉里看花,愈觉鲜艳。
  巴拉吉在沈嫣然的身上摸了一阵,便站起来蹲到她的面前,亲自动手解开了
她的裙带。
  方才沈嫣然是坐着脱衣的,因此褪下的衣衫,只露上身,下身的衣裳依然被
她坐着压在下面。巴拉吉将裙带一松,先是让沈嫣然抬起屁股,又命令她收起双
脚。这一抬一收,已将她的裙裤尽数剥离下来。沈嫣然已是全裸。
  一丝不挂地坐在巴拉吉面前,沈嫣然恨不得用双手把自己身上的几处私密部
位都遮掩起来,可是没有巴拉吉的命令,她几乎像是残废了一般,一动不动。
  巴拉吉的双手按在沈嫣然的膝盖上,将她的双膝轻轻地朝着两边一分。沈嫣
然几乎没有反抗,大腿也跟着一起张了开来,腿间顿时牡丹花绽放,娇艳欲滴。
  「唔......」沈嫣然摇了摇头。这是她用尽全力,唯一还能像巴拉吉传达的
意思。可是巴拉吉已是低下了头,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脸面,而是全神贯注地在
窥视着沈嫣然的私处。
  沈嫣然更觉难受,本来在男人面前裸露身子,对她来说早已是习以为常的事
情了,可现在她整个身子都像被控制住一般,心里的安全感顿失,只能眼睁睁地
任由对方摆布。这种滋味缠绕在她的心里,感觉已是糟糕透顶,就好像......自
己是别人手中的玩偶一般。
  巴拉吉也不客气,两个指尖已经插入了沈嫣然的小穴之中,用力地抠挖起来。
  「呃......啊!」沈嫣然忽然惊叫一声,双腿好像冲破了药物的束缚,禁不
住地往里一夹。不料巴拉吉虽然手指进去了,手肘却仍在外头,顿时顶在了她的
内侧膝盖上。另一只手也依然扶着她的膝盖,稍一使劲,沈嫣然便纹丝也动弹不
得。
  沈嫣然的双腿依然无力,根本无法与巴拉吉较劲。她羞耻地闭上了眼睛,似
乎要将意识和身子隔绝开来,可她虽是被下了药,神志仍在,意识又怎能和身子
分离?传闻普天之下,能将意识抽离身体的神功,为影刀秦家几人而已。
  沈嫣然感觉自己此时像极了扯线木偶,只消巴拉吉的手指一动,她的身子就
跟着一颤,动得越激烈,她便颤得越激烈。不一会儿,已是花枝乱颤,落英缤纷。
  巴拉吉一边抠动这沈嫣然的小穴,一边整个肥胖得像一个圆球般的身子已压
了上去,朝着沈嫣然画得精致的双唇轻轻地吻了下去。
  沈嫣然已由不得拒绝,顿时被巴拉吉撬开了嘴唇,将舌头闯了进去。他只将
舌尖轻轻一勾,便勾住了沈嫣然的丁香,像钓鱼一般,将她的舌头钓了出来,放
进自己的嘴里。
  巴拉吉不停地吮吸咀嚼着沈嫣然的舌头,只感觉她的舌头上,津液香甜,如
冬酿的醇酒,令他怡然而醉。
  沈嫣然竟不自觉地也和巴拉吉纠缠起来,根本不需要药物控制。只怪巴拉吉
上下齐攻,已挑逗得沈嫣然心花怒放,久违的床第之欢,已令她无法把控自己的
心志。
  巴拉吉抠动的手指,在沈嫣然的小穴里已抠出许多蜜液来,咕咕的水声直响
:「沈大掌柜,想不到你下头的水,比我想象的还要多!」
  「不......不要再抠了......」沈嫣然竟能张口出声了,可是一句话说完,
想要再说第二句,又像哑巴一般失了声。
  「想不想要我的巨阳插到你的骚穴里面?」巴拉吉的肉棒已像柱子一般,在
衣下牢牢地顶住了沈嫣然。在如此美妙的肉体前,他也似乎有些乱了方寸。
  「嗯!」沈嫣然竟点了点头。
  巴拉吉见她同意,顿时在沈嫣然的身上松开双手,三下五除二便又将自己脱
得一干二净,挺起巨阳,朝着沈嫣然的花径里狠狠地捅了进去。
  「啊!」巴拉吉阳具的巨大,实在超乎沈嫣然的意料之外,她只觉得下身一
紧,忍不住张口大叫出来。
  「夫人?夫人?你怎么了?」沐妍、诗诗等人虽然被沈嫣然屏退到屋外,可
她们唯恐夫人应付不过来,一直守在房外。此时听到屋里有夫人的叫声,顿时一
齐扑到门口大叫。
  巴拉吉把脸凑在沈嫣然的耳边轻声低语:「快让她们退开!」
  「这里......这里没你们的事了,各自忙去吧!」沈嫣然已经分不清,到底
哪些话是发自肺腑的,哪些话又是被巴拉吉控制的。
  「夫人,你确定没事?」沐妍和诗诗又在门外道。
  「我说了没事,难道还能有假?」沈嫣然似乎有些生气地道。
  听到几个人走远的脚步声,巴拉吉和沈嫣然这才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两个
人就像偷情一般,既新鲜,又刺激。
  沈嫣然身为百花楼的大掌柜,又是神剑山庄的二夫人,自然不愿意百花楼的
人知道她的事,而巴拉吉也怕把事情闹大了,惹出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来。因此两
人几乎是心照不宣,一拍即合。
  等沐妍和诗诗走远,巴拉吉顿时重振雄风,双脚在床边一站,把沈嫣然的两
条小腿朝着自己肩上一扛,二话不说,已是砰砰地抽动起来。
  「啊!贵客,好大!啊!啊!啊!不行!慢一些!啊!受不了了!」沈嫣然
顿时感觉自己心火焚身,方才巴拉吉早已挑逗得她下身酥麻,此时巨阳一入,已
是没了抵抗之力,禁不住地叫起床来。
  「大掌柜的,你的小穴里头可真紧,我岂能慢得下来!」巴拉吉说着,已是
变本加厉,不停地朝着沈嫣然的花径里猛攻。一阵几乎不间断的抽插之后,很快
就进入了一轮最后的猛攻,终于一股精液被硬是从他的龟头里挤了出来。
  巴拉吉连战沐妍、诗诗、张妈妈三名青楼高手,纵使再怎么坚挺,也终是精
力有限,不得不在沈嫣然面前缴械。可是他的缴械,并不代表他输了,巨阳几乎
没有疲软,反而愈发坚硬坚挺,甚至没在沈嫣然的小穴里退出来,又是重头开始,
直接进入下一轮。
  「啊!好厉害!」沈嫣然几乎也快进入了高潮,却见巴拉吉泄精,心里免不
住一阵失望。可是一见巴拉吉泄了又挺,顿时又喜又骇。
  「是吗?那你可真算是没见过我真正的厉害了!」巴拉吉只在精液喷射的一
刹那,才算放慢了一些速度,用力而缓慢地进出了几下。只等精液一完,又是乒
乒乓乓地干了起来。
  「啊......」沈嫣然从未见过这么厉害的男人,快感几乎没有回落,顿时又
被巴拉吉插得飞腾起来。
  「下面......下面好湿......」沈嫣然娇羞地说,可是她的娇羞,几乎连样
子都没装出来,只觉得坚硬如铁地巨大龟头在她的小腹上狠狠地顶了两下,双眼
不住翻白起来。
  巴拉吉是个粗暴直接的人,他容许女人在调情时作一副羞态,此时已是短兵
相接,自是不能容忍。所以尽了全力,几乎把整根肉棒都捅进了沈嫣然的肉穴之
中,龟头已是顶开了她的子宫,有力的子宫同时也深深地吸住了她的肉棒。
  子宫大门一开,刚刚巴拉吉射进去的精液,此时又一下子全都流了下来。沈
嫣然的下身已是几乎全湿,随着巴拉吉的进出,淫液和精液一起也带了出来,原
先已是潮湿得紧的毯子,此时更加湿透,沈嫣然像躺进了一个泥潭之中。
  「啊......」沈嫣然也顾不上后背的凉意,身子顿时僵硬,已是不可逆转地
高潮起来。
  巴拉吉通晓男女之事,知她已是不支,又是一通猛烈的抽动,无疑像是火上
浇油,让沈嫣然愈发不能自控。但见她身子摇颤如风中枯叶,阴道里尿意一发不
可收拾。
  巴拉吉顿觉阳具上一暖,低头一下,残留在里头的浓白精液和透明的阴精泛
着泡沫,一下子从她的小穴里喷射出来。
  「呼......」阴精一泄,沈嫣然的身子顿时又软了下来,瘫倒在了床上。可
是还没等她缓过神来,忽然周身又是一颤。
  「啊!贵客......不行!」沈嫣然一心只想稍事休息,再与巴拉吉斗上几百
回合。可是巴拉吉根本连喘息的机会都不给她,又是不停地抽插起来。他的身子,
就像是一台永远也不会停歇的机器。
  沈嫣然还来不及拒绝,像潮水一般刚刚退下去的快感,顿时又被勾了起来,
大有重新将她推上风口浪尖的感觉。
  巴拉吉趁胜追击,丝毫也不给沈嫣然喘息之机,一路穷追猛打,绝不手软。
  沈嫣然更是泄了又止,止了又泄,似乎连她自己也已数不清,这一天究竟高
潮了多少次,喷射了多少回,只感觉整个身子已几乎在欲海之中被淹没。到后来,
无需药物控制,她已恍然失神,如痴呆了一般。
  巴拉吉也在沈嫣然的身子上射了三次,终于感到有些乏力,才停了下来。再
看沈嫣然,张开着手脚躺在床上,几乎浸入了已被完全濡湿的毯子里,整个人也
是湿漉漉的。双腿更是不知羞耻地张开着,腿间的花蕊已被摧残得不成样子,黑
黝黝地裸露出一个巨大的窟窿来。
  巴拉吉穿好衣裳,又俯到沈嫣然的身子上,轻轻地拨开她的双唇,又将藏在
戒指里的失神迷心散滴入她的嘴里。
  沈嫣然已不知拒绝,任由那药水滑入口中,不一会儿又彻底迷了心智。
  巴拉吉坐在床边,又问道:「韩女侠到底是谁?」
  「是......是......我的嫂子,韩冰秀......」沈嫣然动了动嘴唇,下意识
地想要闭嘴,可话音还是从她的口里吐了出来。此时的沈嫣然,已不似方才。床
事之前,她尚有心力去对抗药物,此时她的心力早已在奸淫中耗尽,依然对其束
手无策。
  「韩冰秀,她到底是谁?」巴拉吉又问。
  「她是......神剑山庄的夫人......」沈嫣然仍是如痴呆了一般地答道。
  「神剑山庄?她是庄主林豫的夫人,天山仙子剑?」巴拉吉丝毫也不怀疑这
副模样的沈嫣然还会说谎,吃惊地问道。
  「没错......」沈嫣然又道。
  原来,自己的心之所向,居然是个有夫之妇,怪不得她一直拒绝我!巴拉吉
暗忖着,又问:「那她现在人在哪里?」
  「在梁王府......」沈嫣然如实答道。
  「梁王府?她去那里做什么?」巴拉吉一拍自己的脑袋。难怪寻遍天下,几
乎动用了他的所有势力,依然不见韩冰秀的半点踪迹,原来是进了梁王府里去了。
  「她......」沈嫣然似乎又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抵不住石散的药性,开口道,
「时势动荡,摄政王、梁王狼子野心,朝野皆知,极乐教蠢蠢欲动,以图东山再
起。冰秀......冰秀她打入梁王府,窥探情报,以揭梁王阴谋......」
  「吓!」巴拉吉万没想到,这个看似红尘的百花楼里,居然还藏着这样的秘
密,而且其中更牵扯到极乐教,看来着实不可小觑。
  「那你又是何人?」巴拉吉问。
  「我是......我是神剑山庄的二夫人,沈嫣然!」
  原来是神剑山庄的两位夫人,怪不得出落得如此惊艳。
  「那韩冰秀可在梁王口中,探听出什么消息来没有?」巴拉吉问。
  「还没有......冰秀她一进王府,便没了音信......」沈嫣然似乎露出一丝
痛苦的表情,看起来她也同样担忧韩冰秀的性命。
  想问的话,巴拉吉已经全部问完,韩冰秀的身份和下落也打听明白,想必在
沈嫣然的嘴里,已经再也问不出什么东西来。便从衣袖里摸出一粒药丸来,塞进
沈嫣然的嘴里道:「这是失神迷心散的解药,吃了解药,不出半个时辰,便能恢
复。」末了,他又道,「沈二夫人,今日之事,得罪了!在下并非坏人,只是一
心想要打听韩女侠的下落,还请恕罪!」
  对沈嫣然说完,巴拉吉已整理好衣裳,推门走了出去。此时又值黄昏,百花
楼内已开始忙碌起来。当他走到楼下时,见到正坐在账房里的张妈妈。
  张妈妈已是被救醒过来,脸色憔悴,一见到他,顿时没了颜色。
  巴拉吉低头致意,便朝百花楼后的小河边走去。他的船仍停在河里。
  「站住!」沐妍和诗诗忽然拦在巴拉吉面前,「你把我家夫人怎么样了?」
  巴拉吉道:「并无大碍!」说罢,一闪身,已从两位美人的身子中间闪了出
去,坐到了自己的船上,解了缆绳。一眨眼的工夫,扁舟已顺水驶出数十步远。
  沐妍和诗诗想不到这个身材肥胖的西域人,竟有这等身手,眼看着已追赶不
及,便转头到楼上去寻沈嫣然。她们一推开门,便让沈嫣然的样子吓了一跳。只
听沐妍道:「好可恶的胡商,居然敢轻薄我家夫人,待我领了人马,去将他擒来!
  一刀剁了她的阳物,替夫人报仇!」说罢,就要往外走。
  「慢着......」沈嫣然忽然虚弱地喊道,「由他去吧......」
  或许,留下巴拉吉,对她的计划更有帮助。
  35、神秘的魅影
  一顿午餐,竟把尊贵的长公主刘菲雪折磨地满地打滚,让林欣妍吓得已不知
所措。
  这时,只见云彦起身离席,对林欣妍说:「妍妍,你扶公主回房休息去吧!」
  说这话,已走出门去。
  「嫂子!」云彦一走,秦慕雨顿时停止了舞剑,从地上拾起衣服,披在自己
的身上,扑到刘菲雪面前,一把将她扶了起来。
  「唔唔......」刘菲雪脸色煞白,双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下体,叫痛不止。
  从她的指缝见,稠白的液体和红得像鲜血一般的酱汁,依然流个不停。
  她就是影哥哥心中一直深爱的长公主吗......又有谁知道,在她光鲜亮丽的
外表下,竟然每天承受着这样的屈辱和折磨......
  「你这丫头,还楞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公主扶回房里?」秦慕雨在丫鬟面前,
还是能够颐指气使的。
  林欣妍赶紧收回思绪,拾起公主的衣裳,将她的身体裹了,要扶着她起来。
  不料刘菲雪竟甩开了她的手臂,双手依然紧捂着的小腹,疼得整个身子都发
起颤来。
  「公主......」林欣妍试探着道,「让奴婢扶你回房,在房里洗......洗下
身子吧!此处人多眼杂,似有不便......」
  刘菲雪一听,急忙咬着牙站了起来,把衣裳裹紧了,让林欣妍和秦慕雨一起
扶着,朝自己的房里走去。出了前厅,是一个院子,院子里有几名家丁在打扫。
  刘菲雪一见家丁,更加紧张,急忙定了定神,又装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只不过脸色愈发差了起来。
  「参见公主!」家丁们见了公主,急忙下跪行礼。可他们又如何知道,在公
主宽大袍子的掩藏下,竟是肥腻的汁液横流。只有扶着刘菲雪手臂的秦慕雨和林
欣妍才知道,此时她的身子正在不停地簌簌发抖。
  到了公主的寝殿前,秦慕雨忽然停下了脚步。林欣妍奇怪地朝她望去,只听
秦慕雨道:「妍妍,就有劳你将公主扶进殿里去了!我,我......云大人不让我
进公主的寝殿的......」
  原来如此!林欣妍便对秦慕雨道:「你就放心好了!」
  进了寝殿,刘菲雪顿时双腿软了下来,扑通一声又倒在地上,双手几乎抓破
身上的袍子,面色白得几乎透明,打滚道:「痛杀我也!」
  林欣妍见了,急忙到外头去打了一盆水,放在刘菲雪的面前道:「公主,将
......将那些酱汁洗尽了,便能好受些!」
  刘菲雪忽然推了一把林欣妍,喊道:「你出去!」
  林欣妍知道她不愿意让外人看到自己洗身子时的羞耻模样,便识趣地告退,
从寝殿里退了出来。她本以为在殿外等候她的应该是秦慕雨,不料竟是云彦那冰
冷的身影。
  「好了吗?」云彦望着林欣妍问道。
  「大人,公主她......」林欣妍往后指着殿内说。
  「那就不必理她了,她自己能洗得干净!」云彦对刘菲雪似乎一点感情都没
有,声音依然是冷冷的。话一说完,就转身朝着院子走了出去。
  林欣妍急忙回顾左右,却已不见了秦慕雨的身影。她原本打算将秦慕影已混
进京城的消息告诉他的妹妹,可云彦一出现,她便没了机会。
  就在林欣妍不停地左顾右盼的时候,忽然一头撞到了云彦的背上。
  「啊!大人,奴婢该死!」林欣妍竟没有发现云彦在院子中间停了下来,依
然埋头朝前走着。撞上了云彦,生怕被他怪罪,急忙跪下。
  「你在看什么?」云彦轻轻地问。
  「没,没什么......」林欣妍急忙否认。
  「今日的午餐,你可是亲眼见到了?」云彦问。
  「奴婢......奴婢没见到!」林欣妍知道这种事无论是云彦还是公主,都不
愿意让外人知晓,因此只能再次否认。
  「算你机灵!」云彦似乎对她的回答十分满意,又道,「这里没你什么事了,
先退下吧!」
  林欣妍谢过云彦之后,就朝着院子外走去。她一走,不料那些原先在院子里
打扫的家丁,也跟着她一起退了出来。
  咦?那云彦要在院子里干什么?
  林欣妍一边走,一边暗忖,故意放慢了脚步,让那些家丁走在前面。等到家
丁一走完,她忽然又返身朝着院子走了出去。当她到了院子前时,却发现院子的
大门已经紧锁。她心里愈发疑惑,却不敢推门,只能摸着院子的围墙走了起来。
  沿着院子的围墙边,种着一圈茂密的灌木,林欣妍走在灌木丛里,已隐去了
行踪。没走几步,便见一颗高大的冬青。林欣妍想也不想,手脚并用,爬上了冬
青。
  冬青的树冠高过围墙,从树冠上望下去,能将整个院子尽收眼底。林欣妍讲
自己的身子藏在茂叶后面,从树叶斑驳的缝隙间,朝着院子里望去。
  云彦依然站在院子中央一动不动,只是不知什么时候,他的对面已站立了一
个黑衣人。黑衣人背朝着林欣妍,看不清面目,但从她的身段来看,这是一个长
得极美的女子。也不知为何,林欣妍一见到这个黑衣女人,心里忽然一股寒意升
了起来,比面对云彦时更含彻肌骨。
  云彦站在那黑衣女人面前,低着头,样子像是十分顺从,只是偶尔抬起头来,
两人不停地交谈着。
  林欣妍暗暗运动内力,凝神细听,可她虽然悟了心剑,内力依然不像她的母
亲韩冰秀那般深厚,耳力竟无法企及,也听不清他们到底在交谈些什么。只不过,
偶尔还是有几个字眼,如「皇帝」、「摄政王」、「极乐教」等,不停地窜进她
的耳朵里。
  极乐教?难道云彦竟和极乐教有所勾结?林欣妍愈发紧张,只恨自己在神剑
山庄时没能好好修炼,到了用时,竟心有余而力不足。
  如果让林欣妍说,云彦果真和极乐教有联系,她也会不假思索地点头承认。
  毕竟,目睹了那场无比淫邪的午餐,似乎只有极乐教的人才能做得出来。
  末了,只见那黑衣女人点点头,似乎结束了两人之间的对话,云彦竟拱手相
送。黑衣女人走到院子的大门前,开了门,朝着左右张望了一眼,见四下无人,
用黑纱蒙了脸,纵身便窜了出去。
  在黑衣女人出门的一刹那,林欣妍无意间瞥见了她的面目,只见她五官精致,
着实是一个罕见的大美人,连林欣妍见了,都不免生出几分嫉妒的心来。只是她
的眉目上,竟画着厚厚的眼影,似乎是为了遮去她本来的面目,却又无意间让她
显得更加娇媚。
  林欣妍急忙从树上下来,从裙摆上撕下一块纱布来,也朝着自己的面上一蒙,
施展轻功,紧紧地跟了上去。可是没跟几步,就见那黑衣女人转过一个墙角。林
欣妍也急忙跟过墙角去,却已不见了那黑衣女人的身影。
  就在林欣妍暗自懊恼的时候,忽然脑后刮起了一阵凉风,急忙低头。却见五
个纤细的手指,握成爪状,正朝她的后脑抓了过来。爪子的指甲上,竟也涂得像
墨一般的漆黑。
  林欣妍急忙一个翻身避过,双脚还没在地上站稳,那黑色的鹰爪又紧跟着追
了上来。无论是步法还是轻功,只这一步,林欣妍便已瞧出此人的武功远在自己
之上。她不敢轻敌,脚尖在地上一蹬,身子急急地朝着后面飞了出去。
  这时,林欣妍才看明白,偷袭她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和云彦对话的黑衣
女人。
  黑衣女人武功极高,从黑纱之下,冷哼一声,身子便如一道黑影,朝着林欣
妍疾射过来。
  林欣妍已是避无可避,急忙探手就是一掌,拍在黑衣女人的爪子上。一掌下
去,只觉得掌心像被刀割一般疼痛,急忙将手缩回来,举到眼前一看,掌心已是
鲜血淋漓。
  以掌对爪,是武林中常见的可敌之道。一掌下去,掌力雄厚自然胜过五个手
指的力道,重则击退敌人,轻则也能打折了对方五个手指。可是林欣妍一张拍下
去,伤的竟然是自己。
  「找死!」黑衣女人叫了一声。虽然是一句恶毒的话,可是从她的嘴里说出
来,竟如丝竹一般动听。只见她将右手的爪一收,左手的掌又紧跟着打了出来,
直拍林欣妍的面门。
  林欣妍已是避无可避,眼看着这一掌拍到她的身上,不死也得重伤。
  忽然,黑衣女人感觉到周身一股寒意,整个人像是掉进了冰窟里一般。虽然
她没能一下子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但心底里已知道事有不妙,急忙收了掌,身
子往后一个空翻。
  亏得她临阵经验丰富,方才那一掌如是不顾一切地打下去,恐怕还没打到林
欣妍的身上,自己已经被凭空凝结而成的利刃穿透了身子。
  林欣妍一退,黑衣女人也一退,两人相距十余步对峙。黑衣女人感到手臂上
隐隐作痛,低头一看,身上的黑纱已被划出一道口子来,黑纱下雪白的肌肤上,
已划开了一道口子,一丝鲜血渗了下来。
  「心剑?」黑衣女人惊道,「你是什么人?」她一度以为刚才是对方射出来
的暗器,也没多想,只是翻身避开。可是她虽然避开了利刃,却被剑气划伤。普
天之下,能用剑气伤人的,除了林家的心剑,还能有谁?
  林欣妍情急之下,来不及祭出那铺天盖地的心剑,只是顺手召唤了一把,朝
着黑衣女人射去,以解燃眉之急。
  「你又是什么人?为何闯入公主府?」林欣妍问。
  「是个女的?」林欣妍一开口,黑衣女人仿佛很意外,又仿佛十分激动,脚
下已禁不住地朝着林欣妍靠近了两步。
  「站住!」若不是心剑,林欣妍早已丧命在这个黑衣女人的手下,因此对她
十分忌惮,后悔自己太过冲动。见她要逼上来,急忙张口大叫。
  「你喊那么大声,难道就不怕这府里的人识破你的身份?」黑衣女人道。
  「难道你也不怕?」林欣妍反问。她和云彦私下不知商量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还要将院子的前后门都一起锁起来,想来她也怕人知道自己的存在。
  黑衣女人噗嗤一笑,果然停下了脚步,道:「妍妍,后会有期!」说罢,转
身朝后一纵,已跃上了公主府的围墙,跳了出去。
  「什么?你,你怎么知道......」林欣妍还没说出后面四个字,那黑衣女人
已经消失无踪了。
  她......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认出我来?
  林欣妍越想越急,越想越不解,扯下自己的蒙脸白纱,丢在地上,狠狠地踩
上几脚。
  「哟!不知是谁,又惹得我家妍妍如此生气?」忽然,身后一个充满了磁性
的声音想了起来。
  林欣妍回头一看,急忙压低了声音叫道:「秦慕影,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秦慕影穿着一身白衣,钢刀依然抱在臂弯里,笑眯眯地注视着林欣妍,柔声
道:「我担心你,所以在客栈里住不下去了,偷偷进来瞧瞧你!」
  看秦慕影的样子,哪里像是偷偷进来的,仿佛他就是这个公主府的主人。林
欣妍却不吃他的这一套,将头一扭道:「我才不信,你该是惦记你的那位长公主
吧?」
  「我......」秦慕影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自己这次潜入公主府,究竟是为了
妍妍,还是为了公主。
  「我就知道!」林欣妍没好气的说,「我再也不想理你了!你赶紧出去,这
里到处都是云彦的眼线!」
  「你也担心我?」秦慕影似乎一点也不慌张,走近林欣妍的身边,不由地打
了个哆嗦。
  「我才没有!」林欣妍甩开秦慕影,就要朝着自己的房里走去。
  「妍妍,刚才你使了心剑?」秦慕影的脸色一变。
  「没错!刚才公主府里有一个不知身份的黑衣女人,武功极高,深不可测,
用的全然不像是正派武功。我与她交手了几个回合,迫不得已便使出了心剑。只
是,她竟然能识破我的身份!」林欣妍奇怪的说。
  「你使了心剑,当然全天下都知道你的身份了!」秦慕影道。
  「要你说?」林欣妍把眼一瞪,「你赖在这里也没用,我是不会带你去见公
主的!」
  「为何?」秦慕影忽然拉住林欣妍,「妍妍,就让我看上一眼,我马上走,
好不好?」
  林欣妍也叹口气道:「你是不会想要见到她的......」
  「不,无论如何,我今天都要见上她一面!」秦慕影像个小孩子般晃着林欣
妍的胳膊。
  林欣妍手指上天,说:「你没看到,现在还是白天吗?白天人多眼杂,难免
暴露了行踪。不如等到晚上,我再带着你去!」
  「好,那我便在这里等到天黑!」秦慕影道。
  林欣妍忽然正视着他,一对美目死死地盯在秦慕影的脸上:「秦慕影,我再
问你一遍,你当真是想要见公主?」
  秦慕影点点头。
  林欣妍沉下眼皮,道:「你如果想见到她,现在就给我从公主府里出去。今
夜二更时分,我在东南墙角边等你,会从墙头给你抛出一条缒绳来的。你顺着绳
子上墙......」
  秦慕影道:「我进公主府,何需翻墙?你瞧我这不是大摇大摆的进来的么?」
  林欣妍皱了皱鼻子:「好!我知道,这个公主府里就数你秦驸马最熟了,你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看来我是多操心了。既然如此,今夜二更,就在这里等吧!」
  「嗯!」秦慕影终于答应,「妍妍,你也要多加小心。不到万不得已,千万
不能使出心剑!」
  送走了秦慕影,林欣妍继续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心里却乱成了一堆麻。刚
进公主府第一天,就目睹了公主刘菲雪极其屈辱的午餐,又遭遇黑衣女人,现在
秦慕影又掺和进来捣乱,实在令她一个头皮两个大。
  「妍妍姑娘!」就在林欣妍思绪万千,正在往回走的时候,忽然迎面跑来了
一个嬷嬷。那嬷嬷心急火燎地跑到林欣妍面前道:「妍妍姑娘,云大人说,府里
进了刺客,要当众认人!」
  「啊?」林欣妍心里一惊,却不明白怎么回事,只好跟着嬷嬷一起到了院子
里。
  院子里,已经聚了许多家丁和丫鬟。只等妍妍一到,就听云彦开口说:「方
才府里有人见到了刺客的行踪,现在既然大家都聚在此处,正好让证人亲眼辨认!」
  林欣妍抬头一看,只见云彦的身边,站着一名女子。这女子依然蒙面,一层
白纱罩得她精致的脸庞若隐若现,虽然已将黑衣换成了白衣,眉眼上的眼影也被
擦去,可是从她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寒意,还是让林欣妍意识到,这个女人就是刚
才与她交手的黑衣人。原来,她换了一身衣服,这么快就追查过来了。
  完了,这下要被识破身份了!林欣妍的心中暗暗焦急。
  「嬷嬷,」林欣妍用手肘顶了一下那位带她过来的嬷嬷问道,「云大人身边
的那位女子,是什么身份?」
  不料嬷嬷却摇头道:「不晓得!云大人总是带一些奇怪的人进府里来的,那
位姑娘倒也是第一次见!」
  「来!都过来,一个个地站到这位姑娘面前,让她辨认!」管家朝着家丁和
丫鬟们招手道。
  林欣妍闻言,急忙往后挪着脚步,暗暗思量着应付的对策。可是身边的家丁
和丫鬟一个接着一个地走过去,都被那女子摇头否认。很快,便只剩下林欣妍一
人站立在院子中间。
  「妍妍,你还楞着干什么?快走上前来辨认?」云彦道。
  林欣妍一咬牙,硬着头皮走了上去。
  「云大人,方才你称这位姑娘叫妍妍?」那蒙面女子转头问云彦。
  「正是!她是今日刚刚入府的丫鬟!」云彦的语气十分恭敬地答道。
  林欣妍在那女子面前站定,低着头,不敢抬脸。
  「妍妍,抬起头来!」只听那女子道。
  林欣妍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抬头。没了眼影,那女子也便失了几分妖艳,却
多了几分如清水出芙蓉般的纯净。虽然蒙着脸,却能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世间最
美妙的东西出来。
  「妍妍?」蒙面女子低头看了一眼林欣妍的裙摆。
  林欣妍急忙将裙摆往身后一藏。那里有一大块方才被她撕下来蒙面的破缺。
  「烈姑娘,是不是她?」云彦在蒙面女子的身后问道。
  林欣妍闭上了眼,已经暗暗催动了真气,若是自己一旦被指认,便只能再出
心剑,从公主府里杀出一条血路来逃生。
  「不是!」大出林欣妍的意外,蒙面女子却摇头否认。两个字从她的嘴里缓
缓吐出,目光一直停留在林欣妍的脸上。
  林欣妍能感觉到她目光里的和煦,像冬日的阳光一般,使她温暖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