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清茗学院】(98-99)

               第九十八章
  苏青蝉正视着我,缓缓说出我的名字。
  苏青蝉的脸色素白,神色憔悴,就像一株即将枯萎的花朵,让人心生怜惜,
唯有那一双黑色长眸流转,散发着渗人心魄的光芒。
  我和她素不相识,尽管做了一年多的校友,可是却一直未曾逢面,也许曾经
在校园的某个角落擦肩而过,彼此却没有留下过一丝的印象,我自问也不是校园
风云人物,有资格能让燕家公主听说过我的大名。
  我当然明白苏青蝉知道我名字的原因,所以我坦然的一笑,说道:「没错,
我就是陈晓。」
  「你不好奇我为什么知道你的名字吗?」苏青蝉问道,她的声音很轻,就像
羽毛落在地上。
  对这个问题我已经知晓了答案,但我还是说道:「有一点好奇。」
  「有一个人对我有一个请求,说如果有一天她爱上了一个叫陈晓的人,就让
我杀了她,这个人大概你也认识。」
  苏青蝉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仿佛在感叹着什么,轻轻说出。
  「她叫张苡瑜。」
  这个答案我早就知道,可是当亲耳听苏青蝉说出,我的心还是如同刀割,这
是一场注定一败涂地的战争。
  她把爱送给白毛。
  她把死亡留给我。
  我能何言以对,我当然认识张苡瑜,又岂止是认识,我想说点什么,却最终
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时之间房间里的三个人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这个院子环境优雅,远离喧嚣,是一场养病的好地方,连鸟儿的叫声都听不
见,此刻更是安静的过分,甚至可以听到苏青蝉用力的呼吸声,她的呼吸很慢,
每一次的周期都很长,似乎要很用力才能吸进一点点宝贵的空气。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最后还是苏青蝉打破了沉默。
  我点点头,不紧不慢的说:「是的,张苡瑜亲口和我说,她拜托了了一个人,
如果有一天她爱上了我,那么那个人就会杀了她和我,而那个人就叫苏青蝉。」
  我说完之后,心里好受了一点,苏青蝉却摇了摇头,说道:「可能我的表达
有点误会,不是杀了『他』,而是杀了『她』,只是杀了张苡瑜一个人。」
  「你说什么?」我有点不敢置信,一切似乎和我知道的有点不同。
  「如果张苡瑜爱上了你,只需要我杀了她就够了。」苏青蝉耐心的解释道。
  「她不是说,如果有一天她不爱白衣山了,就要杀了所有相关的人吗?」我
急切的追问道。究竟张苡瑜和苏青蝉之间定下的约定是什么,为什么和张苡瑜对
我说的不一样,我迫切的想知道答案。
  「张苡瑜拜托我,如果有一天她爱上一个叫陈晓的人,就让我无论如何都要
杀了她,尽管我不知道原因,可是对于她的请求,我还是选择答应了她。」
  「所以如果有这么一天,她真的爱上了你,尽管她是我多年的挚友,那我也
必定亲手结束她的性命。」
  「还有一点确实比较奇怪,你说的前提是如果有一天她不爱白衣山,可是我
并未在张苡瑜提到白衣山的名字,当然我知道这个人,他是张苡瑜的男朋友,可
是至少这件事却和这个人无关。」
  苏青蝉说完这么长的一段话,有点儿喘不过气来,稍微歇了一会儿,才继续
说道。
  「在这个预定里,只出现了三个人的名字,唯独的两个主角,陈晓和张苡瑜,
以及一个名叫苏青蝉的刽子手。」
  苏青蝉说道这里居然轻微的咳嗽起来,吓得一旁的柳晓尧赶紧将苏青蝉的身
子扶起,斜靠在床头,轻抚她的后背,焦急的说道:「小姐,别说这些了,还是
你的伤势要紧,你就答应陈晓吧,陈晓人很好的,让瑜瑜爱上陈晓也没什么,赶
紧先把你的伤治好吧。」
  「我没说不答应他啊,尧儿,正好相反呢,我很想答应他呢。」苏青蝉勉强
笑了一下,和身旁的柳晓尧说道。
  苏青蝉扭过头来,对着我正色说道:「我很好奇,为什么张苡瑜当心自己会
爱上你呢?」
  「原本我觉得我是知道原因的,可是你这么一说,我也非常好奇原因了。」
  我老实的承认。
  为什么张苡瑜当心她会爱上我?这个答案似乎很简单,因为我手里有戒指,
只有我可以让她无条件的爱上我,而张苡瑜深爱着白毛,所以她不必担心自己会
爱上其他男人。只有我有能力,才可以轻易的让她抛弃白毛,爱上我。所以在她
和苏青蝉的约定里,才唯独出现了我和她的名字。
  可是如果是我卑鄙的使用戒指,让张苡瑜爱上我,那为什么她选择要为此付
出生命的,却只有她一个人而已,难道更加挫骨扬灰的不应该是我才对吗?
  我突然有一种错觉,这里面的原因没有那么简单,张苡瑜的内心可能还有着
我不知道的秘密,让她无法接受爱上我的她,和苏青蝉做出这样的约定,
  「所以我很想看一看,张苡瑜究竟会不会爱上你。」苏青蝉若有所思的说道。
  「那你是同意了吗?」我问道。
  面对我的询问,苏青蝉轻轻点点头。
  看到苏青蝉居然这么痛快的同意了,事情居然可以这么顺利。果然在生命面
前,什么诺言和承诺都是不堪一击的,即便是贵为天之娇女的苏青蝉也不能免俗,
我的内心升起一丝喜悦。
  只是我还没来得及品尝这份喜悦,却又马上被苏青蝉无情的打破了。
  「可是如果张苡瑜真的爱上了你,那我会信守对她的承诺,亲手杀了她,如
果是这样,你还是愿意吗?」苏青蝉问道。
  我还没有回答,柳晓尧先焦急的开口:「小姐,瑜瑜不是你的好朋友吗,你
怎么能杀了她呢?」
  「我确实不忍心杀了她,可是正因为瑜瑜是我的好朋友,所以无论如何,我
才一定要信守对她的承诺。」苏青蝉认真的说道:「其实我又能有什么办法让张
苡瑜爱上谁呢,如果她真的爱上他,那么死亡也不过是她自己选择宿命。」
  我下意识的捏紧拳头,这个女人居然没有打算放弃这关键的一点,如果张苡
瑜爱上我就必须死,那我宁愿她永远都不要爱上我。
  「如果我让你做到,在张苡瑜爱上我之后,放弃对这个承诺呢?」我盯着苏
青蝉,试探性的问道。
  「不行,我做不到。」苏青蝉斩钉截铁的说道。
  「可是如果不这样,我就绝对不会把把悟提经交给你。承诺和悟提经你只能
做一个选择。」我加重语气,严肃的说道,告诉苏青蝉我并没有开玩笑,她必须
在承诺和生命中放弃一个。
  「那我就只好选择死了。」苏青蝉淡然一笑,毫不在意的回绝了我,反问道:
「那你要怎么选呢?是放弃让张苡瑜爱上你,或者让她死呢?」
  这个女人居然宁可死,也不愿意放弃自己的承诺,一时之间,房间里有些安
静,苏青蝉凝望着我,等待着我的选择。她的深邃的眼神犹如一汪不见边的大海,
让人觉得绝不能动摇其半分。
  柳晓尧眼看事情本来发展的好好的,可是偏偏小姐一定信守承诺,不由有些
气急的说道:「小姐,你就不能为了自己违背一次诺言吗?你和瑜瑜都要好好的
活着,而且那个叫白衣山的本来就是个混蛋,让瑜瑜爱上陈晓,这对瑜瑜也是一
件好事。」
  苏青蝉摇了摇头,说道:「尧儿你虽然叫我小姐,可是我们从小一起长大,
情同姐妹,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怎么可能做出不守承诺的事情呢。你与其费心思
劝我,不如劝劝他,既然你说陈晓人很好,那他何不换个条件,无论他是想要钱
还是其它东西,我总还是可以让他满意。」
  柳晓尧一听马上望着我,哀求道:「陈晓……」
  柳晓尧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嘟起的小嘴,扑哧扑哧的眨着眼,用一种可怜
兮兮的眼神望着我,看着这个平日高傲的校花就像一条乞食的小猫,如果以前的
我可能就要忍不住答应她了。
  我定了定了被柳晓尧勾荡起的心神,没有理会她,退了一步问道:「如果我
只是要得到她的身体呢?」
  「这个我也做不到。」苏青蝉还是拒绝。
  「你就宁可……」
  苏青蝉打断我的话,说道:「我宁可死也做不到。」
  「你们就不能别把死这个词挂在嘴边吗?大家一起好好的活着不好吗?」柳
晓尧突然委屈的大声喊道。
  柳晓尧好不容易得到苏青蝉有了活命的希望,她满怀欣喜的带着我来到这里,
想着让我马上治好苏青蝉的伤势,一边是她从小到达最尊重的小姐,一边是她心
爱的男人,两个人都可以好好的一直陪伴在她身边,可是现在我们两个人却像在
讨价还价一样,让她委屈伤心到了极点。
  我放缓语气说道:「尧儿你放心好了,我肯定不会对你的小姐见死不救的。」
  其实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看着苏青蝉不救的,虽然到目前为止,我连她真
正的面目都还没见过,可是就凭白毛认为,她的姿色还在张苡瑜之上,我对苏青
蝉就十分感兴趣,可以说是志在必得,我所图谋的无非是能够交换更多而已。
  「那你换个条件吧,我看看能不能做到。」苏青蝉也放缓语气说道。
  尽管她有着很多的底线,有些事情宁可死也不愿意去做。可是苏青蝉又何尝
甘心就这么死去呢,毕竟她有着这么尊荣的出身,还有大好的人生未去享受,还
有这诸多抱负没有实现,就像一朵未从绽放就枯萎的花朵,又怎么可能甘心就这
么随风飘散。
               第九十九章
  「那我先好好想想,反正时间也还早。」我也走到苏青蝉的面前,近距离的
看着她,试图在她的脸上发现一些端倪。
  我很难想象,究竟苏青蝉用了什么秘术,居然可以改头换面,面前这一张略
显普通的脸,就算精心打扮一番,也顶多只是清秀可人,走在路上恐怕都难以让
人侧目,可是这个女孩的另一面,居然是一个让白毛都一直念念不忘的绝代佳人。
  感受到我炙热的目光,苏青蝉有些不适,转过脸去躲闪着我注视,轻声说道:
「你见到我,是不是有点失望?你喜欢张苡瑜那样漂亮的女孩子,我这样的女生
大概你们都瞧不上吧。」
  「不会啊,你虽然躺在床上,所以显得憔悴了些,可是你的目光却亮的惊人,
想必平常时候,也是个很漂亮的女生。」我不动神色的奉承了一下苏青蝉,假装
不知道苏青蝉其实有着很漂亮的一面。
  面对我的赞美,苏青蝉并没有显得变高兴一些。
  「你见到我是不是有点庆幸,我这个样子,别说杀人,恐怕连踩死一只蚂蚁
都做不到。」苏青蝉继续轻声问道,她面无表情,好像对自己的状况毫不在意。
  「不会啊,我想就算靠着你燕家公主的身份,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面对
四大家族,也并不会比一只蚂蚁更加强壮吧。」
  「你知道我来自那个燕家,是柳晓尧告诉你的吗?」苏青蝉问道,对我说出
她的真实身份还是有一点诧异。
  柳晓尧赶紧摇了摇脑袋,说道:「不是的,小姐,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你
的身份,怕你不高兴。」
  「嗯,没事的,这个也不算什么秘密,我只是不希望自己因为燕家的缘故受
到过多打扰,知道了就知道了吧。」苏青蝉对我知道了她的身份,除了开始一下
的诧异,显得很无所谓。
  「确实是我猜出来的,而且刚才你都告诉我,你的真名叫燕倾舞,这才让我
确定下来,其实我也十分好奇,你为什么要换个叫苏青蝉的名字来清茗学院念书,
而且据我所知,你的这张脸也不是你真正的面目吧。」
  「你知道的还挺多。」苏青蝉打了一个哈欠,继续说道:「其实有时候真的
假的我自己都忘了,你说那张脸是真的,可是我觉得这张脸才是真的呢。」
  「要是让学校那些女生知道,你有一张多么漂亮的脸庞却不用,而她们花尽
心思,整容化妆美颜,就是为了让自己有一张显得更真实的漂亮脸蛋,恐怕会对
你嫉妒的发狂。」我笑了笑说道。
  「女为悦己者容,那是因为她们想要取悦男人。」苏青蝉淡淡的说道。
  「而你觉得男人不值得你取悦?」我问道。
  「不是。」苏青蝉勉强伸手捋了捋耳垂的发丝,她的头发虽然很干净,可是
没有怎么梳理,凌乱的散落在脑后,有一小缕头发垂散到额前。
  理清了头发后,苏青蝉才继续说道:「我只是没有要取悦的人。」
  苏青蝉淡淡的语气中却透露着无形的骄傲,同样出身四大家族的齐鹤梅,就
连赵清诗的爸爸赵石,衡郡市的一市之长都在他面前唯唯诺诺。
  我不得不承认,这个世上却是没有需要苏青蝉去刻意取悦的人,别说苏青蝉
本就是个风华绝代的绝色佳人,就算是个丑的让人咽不下饭的女人,只要是燕家
公主,就足以让这世上绝大部分人在她面前卑躬屈膝。
  可是面对苏青蝉的骄傲,我心头却偏偏生出一种要折侮这股骄傲的冲动,就
像对待天边的云彩,想要拉入泥土之间被我玷污。
  鬼使神差的我说道:「那如果换成让你爱上我呢?」
  说完之后我心里有些紧张,倒不是担心苏青蝉会因此生气。我既希望苏青蝉
答应,这样我就可以顺利的得到她,可是又希望她能保持骄傲,不放弃内心的底
线。
  苏青蝉说道:「我也做不到。」
  听到苏青蝉回绝,我反而松了一口气,调侃道:「你见到我,是不是对我也
有点失望,我这个样子,别说让张苡瑜和你这种天之娇女爱上我,恐怕走在路上,
让你们多看我一眼都是奢望。」
  苏青蝉又打量了一下我,居然点了点头,说道:「是有点失望,你太普通了。」
  一下子我脸上的表情有点僵硬,我本是自嘲,没想到苏青蝉居然真的说的这
么直接。
  难道是因为燕家出身军界,所以苏青蝉做人才这么耿直,大家就不能互相商
业吹捧一下,刚才你问我是不是对你有点失望,我可是拍了你一个马屁,现在轮
到我问你是不是对我有点失望,大小姐你就不能别说实话,也客套的吹捧一下我,
比如说,虽然陈晓你相貌平平,可是一看就知道非池中之物。
  「小姐性格一直如此,有一说一,心口一致,说到做到,陈晓你别介意啊。」
  柳晓尧解释道。
  我有点无语,柳晓尧你不替苏青蝉解释还好,你这样一说,岂不是说定了,
在苏青蝉眼中,我就只是个平淡无奇的普通人了。
  苏青蝉说道:「其实张苡瑜和我提起你之后,我一直想见你一面,可惜身体
不太好,已经很久没去学校了,今天见到你,也算是了结一桩心事。」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要是知道你早就像见我了,那我就打扮一下了,
至少给你留个好的印象。」
  「其实我不能爱上你,和你这个人怎么样没有关系的,。」苏青蝉说道,眼
神闪忽,似乎在回想什么。
  「你已经有爱的人了?」我抓住苏青蝉话中的关键问道。
  「你很聪明。」
  苏青蝉没有直接承认,也相当于默认了。
  听到苏青蝉的回答,我心里有些不忿,为什么这个世界上的美女要不已经是
别人的了,要不就已经爱上别人了。本来以为苏青蝉的芳心还高悬着,我还有机
会可以俘获她的爱意,可没想到居然连她都早就心有所属,这样得到苏青蝉的难
度又增加了许多。
  「是四大家族的哪位公子吗?」我问道。
  苏青蝉摇了摇头。
  「可以告诉我是谁吗?」
  苏青蝉的眉头涌上一丝凝重的神色,骄傲的眼睛露出一点点深沉的哀伤,半
响之后,才用略带悲伤的语气说道:「他已经死了。」
  「死了?」我有点不敢相信。
  「是的」苏青蝉的眼眸里露出深刻的神往,缓缓说道:「他已经死了多年了。」
  听到苏青蝉的心上人居然已经死了,我实在震惊到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心情,
这对我而言,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呢?我的竞争对手已经不战而败。可是苏青蝉
和我一般年纪,她的心上人已经死了多年,恐怕是在苏青蝉还很小的时候就去世
了,而这么多年她却一直对这个人念念不忘,估计用情极深,我又是否能撬开她
的心防呢。
  苏青蝉闭上了眼睛,她才醒过来一会儿,可是此刻看起来又有点疲倦了,不
知道是因为伤势太过严重,还是回想起过去的往事,勾起了那些悲伤的回忆。
  半响之后苏青蝉才睁开眼睛,恢复了一点神采。
  「那如果如果我要得到你的身体呢?」
  我随口一问,也没指望苏青蝉能答应。
  可是苏青蝉却突然脸红起来,脸上浮现一层动人的红晕,给她憔悴的脸上带
来异样的颜色,连呼吸都急促起来,带动盖在上身的毛毯都微微起伏,一切都预
示着她的心境不再平稳。
  苏青蝉轻咬着嘴唇,欲言欲止的模样让我心里犯嘀咕,大小姐你要么就答应,
要么就拒绝,这么扭扭捏捏的不像你的性格啊。
  我又不好催促苏青蝉,只能暗中吞了吞口水等待苏青蝉的回答。
  苏青蝉的俏脸越来越红,几乎可以滴出水来,那双眸子也是盯着远处,不敢
看着我,扭捏之中摇曳出异常动人的风情,那是一种有内而外绽放的妩媚,让我
心生逶迤。
  苏青蝉这一副清秀的脸庞都能展现出这般诱惑,若是露出她原本的绝色姿容,
那将是何等荡人心魂的销魂风情,如果我可以享用她的这番风情,我不由的对苏
青蝉的回答充满了期待。
  「好。」
  听到苏青蝉终于说出了我最想要的回答,我强压住心头的兴奋和狂喜,还是
因为奇怪而忍不住追问道:「为什么要答应。」
  苏青蝉似乎有点恼火,面对我的追问,平时高傲的像个公主的她强忍下满腔
的羞辱说道。
  「还不是因为悟提经是本双修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