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图书馆的淫荡叫声】
  第01章:洞房之夜为了凑齐我爸摔断腿的手术费,我认识了张雯,这个妩
媚动人却又高高在上的女人……


  那一年我十八岁,当时我心里是排斥的,因为张雯的情况我知道一点,要比
我大八岁,是村里地主张旺财的女儿。


  我记得张雯还挺胖的,满脸雀斑,我是没钱没本事,可也想过要找个自己喜
欢的。


  但看着躺在医院里的父亲,我咬咬牙,满腹的心酸,答应了下来。因为我把
自己的终生大事出卖,才换来父亲的医药费。


  农村没那么多规矩,加上我是倒插门,并不需要做什么准备。


  此时院子里已经摆满了桌子,坐着不少亲戚乡邻,都纷纷打量着我,笑着称
赞说张旺财有福,找了这么一个高大强壮的女婿,干活肯定是一把好手。


  张旺财拿着旱烟袋,也高兴的笑着,露出一口焦黄的牙齿,招呼着我:「江
华,雯雯已经到了,你们年轻人先聊聊?」


  我摇摇头,拒绝说道:「不用了,我就在外面吧!」


  我不想见到张雯的尊容,我怕我自己会反悔,转身就跑。心里想着,等下喝
醉了,关了灯,什么也看不见,才能过心里那道坎!


  就在这时,旁边一个喝酒的男人,忽然神色猥琐的看着我,嬉笑道:「江华
啊,你可有福了,能睡到张雯这么漂亮的女人!」


  我有些没好气的说道:「又胖又丑,跟母老虎差不多,有什么福?」


  那男人却饱含深意的笑嘻嘻道:「那是小时候,难道你没听说过女大十八变?
现在张雯那丫头老漂亮了,还是开的小车回来,啧啧,真羡慕你小子,财色双收
啊!」


  我愣了一下,这才注意到,院落的槐树下,停着一辆红色的现代伊兰特,虽
然不是什么名贵的车子,但在我们这种小村子里,还是挺让人惊羡的。


  我心里有些渐渐疑惑了起来,张雯能开车回来,说明在外面混的不错啊。怎
么会答应她的父亲,和我成亲呢?


  我除了高大一点,家里真的穷的叮当响,她图我哪一点?


  那男人又接着说道:「我在省城打工的时候,碰到过她一次,嘿嘿,你猜猜
她在哪里上班?」


  我见那男人猥琐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有些反感,不耐的说道:「我咋知道?」


  那男人意味深长的拍拍我的肩膀,耸着眉毛笑道:「你晚上办事的时候就知
道了,技术绝对不错!」


  我愣了一下,心中不由一沉,就算是傻子也听出他的意思来。张雯是在不干
净的地方上班,所以才能挣钱买车!


  我有些羞恼的一拍桌子,心情十分的复杂,想不到自己娶的老婆竟然会是一
个风尘女子。难怪张旺财明知道自己女儿长的漂亮,还倒贴钱嫁给我。


  张旺财以为我喝醉了,就急忙过来扶着我,说进屋子休息一下,和张雯一起
吃两个红鸡蛋,好早点生个胖小子。


  我几乎是被张旺财推进婚房的,脚下还贴着瓷砖,在我们村子里来说,已经
是「豪宅」了。


  床上坐着一个穿着红色旗袍,头上还披着盖头的女人。


  看身段,确实很漂亮。不仅前凸后翘,尤其那一双修长的美腿,在水晶丝袜
的包裹下更是白皙动人。


  尤其房间里独有的女人香味,让我身体不禁一阵热血沸腾,但一想到她的职
业,我又觉得头上绿光闪闪的。


  就在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我爸走了?」


  张雯冷傲的口气,让我心里更加不满,皱着眉头说道:「对!」


  「听你口气,似乎有些不乐意?」张雯自顾扯下了红盖头,露出了一张漂亮
诱人的瓜子脸。


  高鼻梁,细眉毛,只是那双充满冷意的漂亮眼睛,让我浑身不舒服,好像我
欠她十万八万的。


  我点点头,憋屈的说道:「对,我俩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要不是我爸摔断了
腿,我才不会上你家做女婿!」


  张雯眉毛挑了下,红润的嘴唇薄而上翘,看起来非常的性感,冷声说道:
「要不是我爸以死相逼,你以为我会看上你?」


  张雯性感的面容,配上冷傲的语气,让我脆弱的自尊心,一下子就受到了刺
激,有些激动的说道:「我知道我穷,可是穷又怎么了,我靠自己吃饭!」


  张雯微微眯起了眼睛,冷冷的瞥了我一眼,不屑哼道:「谁不是靠自己吃饭?」


  我正要发火,讽刺张雯两句的时候,窗外多了几道人影,畏畏缩缩的挤在一
起。


  我们这里有听墙角的风俗,洞房的时候动静越大,就说明这个男人厉害,在
家里和村子里的地位就越高。


  张雯淡淡的扫了一眼窗户外面,从精致的包包里拿出一粒蓝色的药丸,递给
我:「吃了!」


  我看着那粒蓝色的药丸,心里羞怒无比,张雯把我当成什么了?


  洞房之前,还要先吃药,是怕我满足不了她吗?


  张雯美目转动了一下,冷声说道:「吃不吃,不吃马上就给我滚出去!」


  我知道,要是我和张雯的事情崩了的话,张旺财肯定会追回那两万块彩礼的。
那笔钱基本上都用在父亲看病上了,根本就拿不出来。


  我憋屈的接过药丸,水都没喝,就吞进了肚子里。


  张雯不屑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背对着我,缓缓的解开了穿在身上的旗袍扣子。


  张雯的玉背像是牛奶一般光滑,穿着贴身的内衣,掀开被子钻了进去,见我
发愣,她微微瞥了我一眼,红唇微张:「上来!」


  我虽然心里觉得窝火,感觉张雯把我当成了满足她的工具。


  但毕竟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而且又喝了不少酒,看见张雯漂亮脸蛋的时
候,心里还是有些蠢蠢欲动的。


  既然你要我吃了药才洞房,那我就好好折腾你一下,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
男人。


  我快速的脱下衣服,准备解除最后一道防卫的时候,张雯玉手一探,直接抓
着我的手道:「内裤别脱!」


  我有些愤怒的看了张雯一眼,她当我是傻子吗,内裤不脱,怎么行房事?


  但迎着张雯冷漠的目光,像是被人迎头浇了一桶冷水,心里有些焉焉的。没
办法,我是她父亲花了两万块买来的,她说怎么玩就怎么玩吧。


  张雯掀开被子,露出那一双白嫩的美腿,像是象牙一般散发着样莹润的光泽。


  我的喉咙下意识的滑动了一下,撇去张雯不干净的身份,身材确实好的没话
说。


  「赶紧做两百个俯卧撑!」看到我的反应,张雯漂亮的双颊,竟然微微红了
一下。


  我真的想立即摔门而去了,张雯究竟整什么幺蛾子,给我吃了药,还摆好了
姿势,就是让我做俯卧撑?


  我觉得张雯心里一定有病,才会故意这样折磨我一个正常的男人。


  可这时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我竟然没有男人该有的反应。


  张雯有些不耐的瞪了我一眼:「别跟木头似的,不想上来就马上出去!」


  我强忍着心里的疑惑,为了不和张雯闹僵,只好上了床,规规矩矩的做起了
俯卧撑。


  张雯用手拍着被子,然后从红润的嘴唇里,发出了一阵阵迷人的声音。


  也不知是不是太过入戏,张雯双眼迷离,娇喘中,她面颊绯红,竟缓缓抬起
玉手,缓缓向着身后内衣扣探去。


  随着「嘣」的一声,张雯那粉红色内衣直接被她那一对饱满给撑了开来……


  第02章:做足两百下。


  我心里顿时热血沸腾,立刻想要扑上去,可是迎着张雯那冰冷的目光,让我
脆弱的心理一阵刺痛。所有的火焰,像是被泼了一盆冰水,讪讪的滑动了一下喉
结,怔了一怔。


  张雯立即遮住了自己美妙的春色,咬着牙齿:「老实一点。」


  「哦!」


  我点点头,两百个俯卧撑做完,我也累出了一身汗水,反正也不能真的把张
雯怎么样,倒在一边蒙头就睡。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穿好衣服出门,张旺财欣
慰的看着我笑道:「江华啊,昨晚上辛苦了,来,喝点鸡汤补一补!」


  我又羞恼,又无奈,坐在桌子上吃起东西来,但是屋子里却没有张雯的影子。
下意识的问道:「张叔,那个……雯雯呢?」


  张旺财惦着旱烟袋,笑呵呵的说道:「去给她母亲上坟了,雯雯命苦啊,三
岁就没了娘,是我把她拉扯大的。对了,你应该叫我一声爸爸了!」


  我有些不自然的叫了一声爸爸,笑的张旺财差点合不拢嘴,让我多吃点,吃
饱了才有力气给他张家传递香火。


  吃过早饭后,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对于这个家一点归属感都没有。女儿是一
个心理阴暗的变态,老爹帮我当成了传递香火的种猪。


  我有些失落的走出了院子,想随便到处走走,却看见张雯从小道上走了回来。


  换下旗袍的她,穿着一件白色的休闲衬衣,看起来成熟而性感。精致的短发
漂染成酒红色,映衬着白皙的脸蛋更加莹润诱人。


  身下穿着一条黑色的铅笔裤,显得双腿修长无比。一双红色的圆头皮鞋,让
她整个人散发着一丝妩媚的感觉。丰满的曲线,把白衬衣都撑得胀鼓鼓的。


  要不是昨晚上被她那么羞辱了一通,我说不定我会喜欢上这个有些冷傲的女
人。


  张雯也看见了我,淡淡的瞥了我一眼,像是看着大街上的陌生人一般,红润
的嘴唇动了动:「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我有些没听明白张雯的意思,下意识的问道:「什么以后怎么办?」


  张雯有些不耐的哼了一声,双手环抱胸口,挤得那一抹白皙,更加诱人。冷
声说道:「是在家里种地,还是跟着我去省城找事做?」


  我现在才有些恍然过来,我俩好像是名分上的夫妻了,以后要在一起生活的。
但是想起自己的学历,黯然的说道:「我以前在小酒吧干保安的!」


  「废物!」张雯冷冷的吐出两个字,羞得我满脸通红,嗫嚅着看着她,不知
道说什么好。


  张雯眼中鄙夷更浓,用高高在上的口气道:「这样吧,今晚还在家住一晚,
明天我就开车回省城,你要是乐意跟着去,我会给你找一份工作。要是你愿意留
在家里种地,我会每个月给你打五百块生活费回来!」


  我虽然是土生土长农村娃,但我也向往大城市的繁华生活,谁愿意憋在小山
村种地啊。


  看着张雯冷冷的面孔,心中叹了口气,口头则低声回道:「我跟你去省城吧!」


  张雯悠悠的看了我一眼,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那好,我们约法三章。第
一,我们可以住在一起,但是你不能碰我。第二,你现在还小,领不了结婚证,
两年之后,你自己找个理由,离开我们张家。第三,我的私人事情,你一概不许
过问。能做到吗?」


  我心里想了一下,这件事并不吃亏,就是和张雯假扮两年夫妻而已。到时候
恢复自由了,我就可以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女朋友了。


  我点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那……万一你爸爸要我偿还彩礼怎办?」


  虽然这两年里,我也能够挣钱,但是也要浪费两年的青春在张雯身上,心里
还是有些不平衡的。


  张雯淡淡的哼了一声说道:「到时候,算我的。」


  和张雯谈妥之后,我回去看望了一下父亲,把家里收拾了一下,又回到了张
家。


  晚上,吃过饭后,张雯穿着一套薄薄的睡衣,斜靠在床头上玩手机。白皙的
美腿又长又直,看的我心里的火气又窜了起来。


  这一次,我惊喜的发现,自己能行了!


  但张雯压根就不让我碰啊,感觉自己空欢喜一场,有些难受的看着张雯说道:
「关灯吧,睡觉!」


  张雯微微瞥了我一眼,看见我身下的时候,哼了声说道:「床头柜上有药,
自己吃了!」


  妈的,又要我吃药。但是又不让我碰,是想把我玩废吗?


  我虽然是嫁到张家来的,但是也不想以后找到女朋友的时候,自己已经不行
了。


  我摇摇头,拒绝说道:「我不吃药,我也不会碰你的,放心吧!」


  张雯细长的眉毛挑了下,说道:「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这是最后一次警
告你,你吃了那药,就会老实下来!」


  我心里顿时醒悟了过来,同时心里也升起了一股怒意,感觉自己被戏弄了,
原来我不行是因为那药丸!


  今晚又让我吃这种药,是想把我化学阉割吗?


  我恨恨的转身走向了卫生间,里面有张雯换下来的衣物,隐蔽的内衣什么的,
也丢在一起,看得我心里越发的燥热。


  走出卫生间的时候,我觉得浑身轻松了不少,准备睡觉休息。


  张雯淡淡的撇了我一眼:「解决了?」


  我没有吭声,甚至心里恶意的想到,要是把张雯强办了,算不算犯法。这种
滋味实在太憋屈了。


  「恶心!」张雯哼了一声,放下手机,也准备睡觉。


  这时,窗外突然响起了张旺财咳嗽的声音。张雯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有些羞
恼的瞥了我一眼:「爬上来,做俯卧撑!」


  我顿时觉得天雷滚滚,难道张旺财咳嗽,是提醒我们该办事了?


  我不由得的看了眼张雯妖娆的身姿,心里再次燥热了起来,无奈的说道:
「等一下,我把药吃了!」


  张雯羞恼的看了看窗外,又狠狠的剜了我一眼:「那就别吃了,快一点!」


  不用吃药?


  我心里噗通跳动了一下,看着张雯性感的脸蛋,暗暗吞了下口水……


  第03章:男人的委屈。


  看着张雯妖娆妩媚的身姿,我激动的撑着双臂,按照她的要求,做起了俯卧
撑。


  张雯圆润的俏脸,带着一抹红晕,微微闭着眼睛。红润的嘴唇动了动,发出
一道道诱人的声音。


  突然,张雯脸上的所有娇媚和红晕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冰冷,
紧紧的盯着我:「你在干什么?」


  我有些茫然,也有些羞恼,迎着张雯冷冰冰的目光。沸腾起来的热血,也渐
渐冰凉了下去,讪讪的说道:「不是你让我……」


  「但是,没让你碰我!」张雯脸色铁青,似乎极力在压着心里的厌恶,好像
快要暴走一般。


  所有的香艳与暧昧,被尴尬和羞辱覆盖,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我掀开被子,
倒在了一边,心里憋屈不已。


  张雯立即从床上起来,连拖鞋都没穿,跑进卫生间,哇哇大吐了起来。


  我脸上火辣辣的,比被人大庭广众之下,抽了几耳光还要羞恼。


  自己身材还算高大,五官也仪表堂堂,就是因为本能的反应,不小心触碰到
了张雯一下,她竟然吐了。


  这是有多嫌弃我啊?


  难道我就那么配不上她?


  满腹的委屈和心酸,让我心里堵堵的,侧着身子看着窗外。心里暗暗想着,
下次打死也不做俯卧撑了,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这时,张雯冷漠的声音又在我身后响起:「睡地板!」


  我彻底愤怒了,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怒道:「为什么?我凭什么睡地
板!」


  但是,触及张雯红红的眼角,我所有的怒意又消散了,她竟然在卫生间哭了。


  也许,在她心里也很委屈吧。和一个不爱的男人,同床共枕,还为了顺从自
己的老爹,做一些暧昧的接触。


  我焉焉的低着头,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抱着枕头下了床,在地上找了一个角
落卷缩了起来。


  心里十分的矛盾和困惑,张雯不是在那种地方上班吗?


  怎么还会这么排斥男人呢,难道我真的连一个花钱买笑的客人都比不上?


  难道穷就这么可耻,这么让人瞧不起?


  我不由得抹了下苦涩的眼角,心里很不是滋味。翻来覆去的,一整夜都没睡
好。


  第二天早上,张雯从包包里摸了一叠钱出来,丢在床上,说道:「半个小时
后,我在村头等你。这钱,是给你爹的!」


  我有些怔怔的看着那叠钱,心里一阵悲凉,这就是自己忍气吞声的代价?


  在张雯心里,我就是一件货物,一件商品吗,一切都可以用钱来衡量?


  但一想到这去了省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父亲一个人在家,身体也
不方便,肯定需要用钱。


  强忍着满腹的辛酸,把钱拽在手心里,耸塌着肩膀,离开了张家。


  回到了院子里,父亲拄着拐杖在丢玉米喂小鸡,见我回来了,欢喜的说道:
「华儿,雯雯呢?」


  我不想父亲知道我的真实情况,勉强笑了下:「有些害羞,在村口等我,等
下我们要去省城!」


  父亲很是理解的点点头,脸上露出笑容:「那好啊。等几个月,雯雯有了身
孕,这群小鸡也长大了,到时候一天杀一只,好好给她补一补。一定给我们老江
家生个大胖小子!」


  我鼻子有些发酸,走到父亲面前,轻轻搂住父亲削瘦的肩膀:「爸,我这一
去可能年底才会回来,你可别干重活,我会每个月给你寄钱回来的!」


  我把张雯给的那叠钱,揣进了父亲的兜里,父亲却忽然抓着我的手腕,皱着
眉头看着我,喝斥道:「华儿,你这是干啥?我一个老头子也用不了啥钱,你是
大男人,自己留着花吧!」


  我腮帮子酸酸,在父亲心里,我是一个高大懂事的儿子。但是在张家,我就
是一个传宗接代的工具。


  在张雯心里,我更是一个形同陌路的外人,可以随意的羞辱,呵斥,如同廉
价的商品。


  父亲起身语重心长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华儿,去吧。老爹身体好着呢,别
让雯雯等久了!」


  「爸……」我心酸的泪水,终于找到了突破口,忍不住的滚了出来。


  心里暗暗发誓,我一定会挣到钱的,而且也一定会给江家找一个温顺,贤惠
的好媳妇回来的。


  父亲沧桑的面容带着溺爱:「华儿,好好疼媳妇。老爹给你大米种着,母鸡
养着,年底和雯雯回来吃!」


  我不想父亲看出端倪,担心我。强忍着心里的酸涩:「爸,那我走了!」


  来到村头的时候,张雯靠在红色的小车上,优美的身段,在阳光下,格外的
漂亮。


  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支香烟,袅袅的烟雾,让张雯身上多了一丝神秘的味道。


  我有些反感的瞥了张雯一眼,因为我骨子里是一个传统的男人,看见抽烟的
女人,总会觉得很轻浮。


  但是,张雯身上偏偏看不到任何风尘的味道,而是一股由内而外的冷傲和高
贵。


  张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红润的嘴唇吐出一口烟雾,掐灭了烟蒂也没说话,
坐进了汽车里。


  我非常知趣的坐在后排,低着头想着自己的心思,耳边只剩下呼呼的风声,
和偶尔会车,传来的喇叭声。


  差不多跑了整整一上午,终于到了省城。随处可见的高楼大厦和行色匆匆的
人群,反而给人一种冷漠和隔阂。


  张雯熟练的抡着方向盘,又开了半个小时,才在一家非常宏伟的娱乐城门口
停了下来。


  我心里最后一丝幻想破灭了,张雯果然在这种地方上班。心里酸酸的,毕竟
她也是我名义上的妻子,但是却会陪着别的男人……


  「下车,别死气沉沉!」张雯有些不耐的站在窗户外面冷声说道。


  我走下车的时候,立即被娱乐城的气势镇住了。两尊高大凶猛的汉白玉狮子,
栩栩如生的守在台阶两边。


  四个身材高大的黑衣人,带着墨镜,身姿笔挺,恭敬的看着张雯:「张总!」


  张雯淡淡的点了下头,径直走上了台阶。


  我也立即跟了上去,心里的疑惑更浓。张雯不是一个风尘女子吗,这些保安
为什么叫她张总?


  但是,我还没踏上台阶,一个黑衣人就张开了手臂:「站住!」


  我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场合,看着黑衣人冷峻的表情,心里本能的有些紧张,
说道:「那个,我和张……」


  张雯回过头撇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小何,他是我表弟!」


  黑衣人立即放下手臂,恭敬的笑了下:「是,张总!」


  我暗暗叹了口气,踏上了能映出人影的台阶,不远不近的跟在张雯身后,来
到了宽敞豪华的大厅。


  里面做卫生的服务员,看见张雯的时候,也都停下手中的活计,恭敬的叫着
张总。


  我有些醒悟过来,同时心里莫名的松了口气,看来张雯是在娱乐城上班不假,
但是应该不是做什么不干净的那种。


  张雯指了下沙发,瞥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等我下来!」


  我看着柔软宽大的真皮沙发,斜着半个屁股坐了上去,低着头,盯着自己脚
上的廉价球鞋,显得和这里格格不入。


  过了几分钟,楼梯上传来的叮叮的高跟鞋的声音,叩击在大理石上,非常的
清脆。


  我下意识的抬头看去,立刻,一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我的心脏
噗通一声,不受控制的跳动了起来……


  第04章:包厢里的富婆。


  换上一身职业装的张雯,气场更足了。黑色包臀裙下,是一双被烟灰色丝袜,
紧紧包裹的修长美腿。


  酒红色短发,配上干练的职业装,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段,完美的衬托了出来。


  高贵而冷艳的气息,让男人一见,就会忍不住产生想征服的欲~ 望。


  我怔怔的看了张雯一眼,心里突突的跳着。这样漂亮而成熟的女人,对我这
种刚从学校出来的初哥,杀伤力是巨大的。


  特别是小西装下的白色衬衣,开口比较低。若隐若现的白皙,让我的喉咙滑
动了一下,狼狈的吞了下口水。


  张雯有些厌恶的看了我一眼,动人的脸蛋绷得紧紧的。我立即低下头去,像
是做错事的小孩子。


  刚才那慌张的一瞥,也终于知道了她的身份:盛唐俱乐部—执行经理。


  张雯淡淡的哼了一声,说道:「从今天起,你就做服务生,底薪一千五,有
提成,可休假两天。有什么问题吗?」


  张雯说话的口气,非常的公式化,像和我只是陌生人一般。


  我赶紧摇摇头,一千五的工资已经很高了。我没什么本事,也没有学历,对
这份工作非常的满意。


  「小秦,带江华去领一下衣服!」


  张雯对着一个正在拖地的服务生吩咐了一句,就踩着高跟鞋,叮叮了上楼去
了。


  旁边的服务生立即放下手中的活计,朝我客气的笑了下:「跟我来吧。」


  在后勤处登记了一下,我领了两套工作服,白衬衣,黑马甲,还带领结那种。


  我换上之后,那服务生拍了拍我的肩膀:「哥们,可以啊,长的挺帅的,身
材也高大,好好干,有前途!」


  我礼貌的摇摇头,微笑道:「哪里,我刚来,什么都不懂,还请多多指点!」


  那服务生笑了笑:「客气了,兄弟。你叫江华是吧,我叫秦浩然!」


  我立即点头:「浩然哥。」


  「呵呵,那边有拖把,拿来做卫生吧。我会教你一些基本的东西。」叫秦浩
然的服务生一边带着我做卫生,一边讲解起俱乐部的规矩来。


  第一:就是不能顶撞客人,哪怕是要打你,也只能忍着。当然,老板会帮你
解决这件事。你如果和客人动手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第二:不能和场子里的女孩子发生任何关系,要是被老板知道了,后果会很
严重的!


  第三:更不能和女客人之间发生任何的感情纠葛,破坏了场子的名誉,就不
是开除那么简单了。


  秦浩然还说了一些细节,比如女客人大方的,会拿一些小费,这个是可以收
的。场子里还有一些社会人员,是老板请来看场子的。尽量和这些人保持距离,
更不要得罪他们。


  秦浩然说的,我都一一记在了心里。只想踏踏实实的干好这份工作,攒点钱
让辛苦了一辈子的父亲日子好过一点。


  六点过后,陆陆续续的有客人来了。秦浩然带着我上了两次酒水后,就让我
自己单独做事。


  我记忆力一直很好,所以大半夜下来,一点也没出错,秦浩然满脸惊讶的直
夸我聪明。


  随后,又让我把两瓶红酒,送到楼上208号房间。


  我推门进去以后,坐着一个光着膀子的男人,胳膊上纹着凶悍的纹身,叼着
烟正在和旁边的一个珠光宝气的女人说着什么。


  我微微弯了下腰,恭敬的说道:「您好,打扰一下,您的酒水来了!」


  那纹身男子头也没抬,哼道:「行了,放桌上吧!」


  我放好酒水,正欲转身离开,身后响起那珠光宝气的女人声音:「等一下!」


  我立即转身,满脸微笑:「太太,您有什么吩咐?」


  那女人可能五十来岁了,一双小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我一眼,像是在挑选
一件货物一般:「小哥,出去一次多少钱?」


  我愣了一下,随即醒悟过来:「不好意思,太太,我只是服务生。」


  那富婆意味深长的笑了下,拍了拍桌上的烟盒:「抽支烟,坐下再谈!」


  富婆肯是认为我在等她说价钱,所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我摇摇头,委婉的拒绝:「我不会抽烟。」


  旁边纹身男的神色,隐隐不善起来,一双凶狠的眼睛,幽幽的盯住了我。


  富婆轻轻的笑了下,不以为意:「那喝杯酒?」


  我从小连学费都是凑的,哪里喝过酒啊:「我不会!」


  纹身男蹭的下就站了起来,凶光毕露:「你他妈的什么都不会,还当什么服
务生?吃屎会不会?」


  我有些紧张了起来,倒不是说怕纹身男,而是不想惹事,丢掉这份工作。


  纹身男见富婆没有吭声,一步就窜了过来,一脚踹向我的小腹:「跪下!」


  我心里有些愤怒了起来,感觉纹身男和富婆实在太欺负人了。往旁边闪了一
下,纹身男一脚踹空,踹在了茶几上面。


  砰的一声,酒瓶爆裂,碎片把富婆白皙的大腿都划出了血痕。


  富婆没有半点惊慌,拍了拍大腿上的玻璃渣后,她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说道:
「把你们经理叫来!」


  我心里更加慌张了,我们的经理就是张雯。只要一想起她冷冰冰的面孔,我
就心里发虚。急忙道歉:「对不起太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草你妈的,逼崽子!」


  纹身男见富婆大腿破皮了,眼中的凶光更浓,抡起一个空酒瓶子,就朝着我
头上砸了下来。


  我虽然心里慌张,但是也没傻到任别人打的地步,一下子就抓住了纹身男的
手腕,有些反感的说道:「我已经道歉了!」


  纹身男憋得满脸通红,却奈何不了我。因为我从小就跟着父亲干农活,别的
没有,力气倒是有一把。


  这时,一道高挑的人影走了进来,我下意识的回头,竟然是张雯。


  满脸的冷意,呵斥道:「江华,撒手!」


  我心里委屈无比,别人要用酒瓶砸我,难道我自我防卫一下就不行吗?


  纹身男见我视线转移了,立即一拳砸在我鼻梁上。我身体一个趔趄,就退了
一步。暗暗捏了下拳头,但是看见张雯冷漠的面孔时,又松开了。


  张雯冷冷的扫了我一眼,怒道:「还愣着干什么,滚出去!」


  我耸塌着肩膀,捂着已经流出鼻血的鼻子,有些憋屈的走了包房。


  没走多远,包房里就传来的纹身男的声音,我不由得停下了脚步。顺着虚掩
的门缝,看见了让我痛心的一幕……


  第05章:睡衣好透明!


  「你,把这里收拾一下!」


  纹身男目光灼灼的看了张雯一眼,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大刺刺的点了一支烟。


  张雯微微皱了下眉头,淡淡的说道:「好的。这两瓶酒水,我们会免单的。」


  张雯单膝跪在地上,把碎玻璃渣,一片一片的捡在手中,丢进了垃圾桶。还
用毛巾,把地上擦得干干净净。


  我顺着门缝,目睹了这一切,心里暗暗有些刺痛。都怪自己太莽撞了,得罪
了客人,连累张雯这么高冷的女人低声下气,替我受罪。


  那富婆幽幽的笑了下,说道:「你是经理吧,不错,可以走了!」


  张雯站起来点点头,说了一声谢谢。


  我正想离开,张雯已经推门走了出来,冷冷的扫了我一眼,朝着卫生间走去。


  我隐隐看到张雯的掌心有血迹,有些愧疚的跟在她的后面:「张……张总,
对不起!」


  张雯停下脚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厉的说道:「如果再有下一次,就回
去种地去!」


  我憋屈的点了点头,心里有些担心张雯的伤口:「你……没事吧?」


  张雯撇了我一眼,冷声说道:「下去做事,别来烦我!」


  我讪讪的张了张嘴,满腹委屈,夹着托盘走下楼去。


  这时,已经过了十二点。秦浩然告诉我,可以下班了。


  我换了衣服之后,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张雯才走了出来。也没和我说话,径
直发动汽车,开出去一个街口忽然下来。


  我心中一喜,急忙小跑一阵,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张雯冷冷地盯着我,说道:「以后,你就这个位置等我,明白吗?」


  「嗯。」


  我点点头,斜靠在座位上。张雯不说话,我也不敢和她搭腔。


  差不多十来分钟后,车子拐进了一片公寓小区。张雯停好车,就打开门走了
进去。


  换好拖鞋,径直上了楼梯,砰的就关上了房门。


  我坐在沙发上,肚子却突然咕咕的叫了起来。这才想起,还是中午吃了饭,
到现在还没吃东西呢。


  我走进厨房,冰箱里有蔬菜,水果。我一边用小火熬粥,一边炒了两个青菜,
还切了一盘水果。


  准备好宵夜后,我上楼来到张雯的房间门口,砰砰的敲了下门。


  很快的,张雯就穿着清凉的睡衣走了出来,皱着眉头说道:「谁让你上来的?」


  我指了指楼下的餐桌:「我做了宵夜!」


  张雯有些愠怒的说道:「第一,我没吃宵夜的习惯。第二,没我的允许,不
准上楼!」


  说完,「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我有些无语的摇摇头,热脸贴着冷屁股,积累了一晚上的愧疚感,也变得荡
然无存。


  怏怏的下了楼,一个人坐在餐桌上吃了起来。


  也许是饿过了头,也许是张雯的冷淡,让我心里有些不舒服。喝了一碗粥以
后,感觉就没胃口了。


  把剩下的菜饭放在冰箱里,收拾了一下后,见沙发挺宽敞的,就倒在上面渐
渐进入了梦乡。


  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洒了进来,张雯穿着昨晚那件奶白色的睡衣走了下来。


  我微微撇了一眼,此刻的阳光正好照射在楼梯上,张雯的睡衣变得透明了起
来。要命的是,她上半身好像是真空的!


  睡裙下两条光滑的大腿,又白又直,看起来都想让人试一下手感。


  张雯摇曳生姿的走到了我的面前,发现我的神色和身上的衣着后,冷冰冰的
面孔忽然又红了一下,接着皱着眉头啐了一口:「恶心!」


  我这才意识到,昨晚上图凉快,我是脱了长裤睡觉的。


  我尴尬的捂着身体,硬着头皮道:「男人早晨起来,都这样!」


  张雯没有理我,直径朝着厨房走去:「楼下还有房间,别跟暴露狂似的躺在
沙发上,我对你没兴趣。还有,如果实在憋得慌,那种药我还有,你可以一整瓶
吃下去!」


  我偷偷的看着张雯诱人的背影,心里暗暗的说道,鬼才吃那种药呢,我实在
憋不住了,我不知道自己解决啊!


  不过话说回来,张雯的身材真的很勾人,尽管只是一道背影,但是挺翘的臀
部和纤细的腰肢,形成性感的弧度,让我几乎都有犯罪的冲动。


  张雯也不知道我在后面打量她,自顾从冰箱里拿出昨晚上的剩菜和小米粥,
舀了一碗吃了起来。


  我微微愣了一下,那些菜我都吃过,现在张雯也夹起来吃,算不算间接接吻
呢?


  我这会儿肚子也饿了,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 狼行文学] 回复数字4
1,继续阅读高潮不断!一边穿好裤子,一边朝着厨房走去,把正在吃东西的张
雯吓了一跳。


  因为我身材比较高大,走进厨房后,张雯就没多少活动空间了,皱着眉头道:
「干嘛?」


  我居高临下的看着张雯高耸的白皙,一条深深的沟壑,让我目光变得有些深
沉起来。喉结下意识的滑动了一下:「我想吃……」


  张雯其实也不算矮,接近一米七的样子。尽管素颜朝天,但是皮肤依然吹弹
可破,就是眼神很不友好:「你是不是有毛病?想吃东西自己盛,靠这么近干嘛!」


  说完,放下碗,冷冰冰的走了出去。


  我讪讪的看着张雯优美的背影,心里狐疑的想到。张雯看起来很正常啊,也
不是拉拉,而且年龄也不小了,为什么就这么反感男人呢?


  我一边喝粥,一边吃张雯夹剩下的菜,嚼在嘴里,觉得有些美滋滋的。想了
一阵子,就有了结论。


  张雯不是反感男人,是反感自己。


  自从知道张雯不是那种女人后,心里也有了想法。我从小母亲就去世得早,
所以骨子里就喜欢比我大的女人。


  而张雯不仅成熟漂亮,身材也傲人。最重要的是,对我一直冷冷冰冰的,我
心里反而升起了一股想要征服她的欲~ 望。


  也许,这也是男人的通病,总觉得吃不着的,才是最好的。


  把粥喝完后,把厨房收拾了一下,就回到客厅打开电视看了起来,娱乐城上
午都不用上班的。


  这时,张雯换了一件素雅的连衣裙走了下来,扫了我一眼,道:「我出去一
下,杂物间有一辆自行车,时间到了自己骑去上班。知道路吗?」


  记忆力一直是我的强项,昨晚上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把娱乐城到公寓的路线,
记在了心里。点点头,说道:「知道!」


  「还有,上班的时候,别老找我说话,注意你自己的身份!」张雯肩上挂着
精致的包包,捋了下耳边的短发,打开门走了出去。我心里有些闷闷的我除了穷
一点,长的并不丑啊。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 狼行文学] 回复数字41,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要不然昨晚那富婆也不会直接开口,让我陪她过夜了。我一
边看电视,一边胡思乱想了一阵子。中午吃过东西后,看了看时间,就去杂物间
把自行车找了出来。还挺新的,看样子是张雯有时候代步用的。


  我牵着自行车走出了公寓,没走多远,就看见一个挺漂亮的女孩子,朝着我
跑了过来,还朝我招呼道:「江华……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