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建设之花】第五章

                第五章
  [ 啪!] 燕子屁股又挨了重重一记,虽然有点痛,但心里感觉却很温暖也很
刺激。她认为这巴掌代表醋意和愤怒,是因为我非常的在乎她所以才有醋意才愤
怒。
  看着并卧的男人,她脸上出现了笑意,回味刚才屁股上的刺激,恨不得猴子
再多打几巴掌。她缩在我怀里屁股扭动几下,一只手往下抓住还未完全软化的肉
棒把玩起来。虽然已经射过一次,可被燕子这一把玩,很快的又坚硬如铁。
  燕子惊讶又兴奋的仰头看着我道:[ 咦?这么快又硬了,知道吗?刚看到这
么粗的小弟弟,真怕它戳坏我小妹妹。另外你真的很够力,肥猪射完一次,至少
要二星期,还要吃药才能恢复活力。而你却不到10分钟!] 说完,望着眼前热
气腾腾的狰狞肉棒,不自觉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龟头,暗呼一句' 真粗真长' 随
即一脸淫荡抬头眨动眼睛瞅着猴子,口中' 嗯嗯' 呻吟着,像是在祈求。只要是
男人都明白燕子的心思。
  我捏了两把怀里燕子的丰乳说:[ 真想留下来陪你,可惜马上要赶回去把案
子结了。等我休假时好好大战几回合。] [ 你赶快回局里,公事比较重要。] 燕
子当场被泼了冷水,欲求被拒面子挂不住而恼羞成怒的推开我起身,一丝不挂扭
动屁股走进浴室,边走边嘀咕:[ 男人都一样,没一个好东西,玩过了就一脚把
你踹开。] 接着' 啵' 一声,浴室门关上。
  [ 燕子,我办完事马上回来,乖乖待在家里脱光等我!] 看着发火的燕子动
人的背影,我立即做出反射式的安抚。
  [ 快滚!脱光等你?做你的白日梦!赶紧回去办公!] 听得出她怒气稍减。
  [ 别生气,我尽快赶回来就是!] [ 滚!赶回来干什么?滚得越远越好。]
燕子心中一阵得意,欲擒故纵加上本身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她非常有自信色猴子
档不住自己的美色诱惑,她脑袋瓜已开始算计要如何抓牢这只猴子。
  燕子洗完澡,刻意的选了一件淡蓝色无袖薄衬衣,一件紧绷的露臀牛仔裤。
无袖薄衬衣是自己设计剪裁的,不同于背心,很贴身领口宽松成深V字,附带肉
色乳贴,无须戴胸罩。走起路来双峰晃动,很容易春光乍现,不动时就像两颗大
梨挂在胸前等待采割。紧绷的牛仔裤则难以轻易脱下,必须要使用些粗暴的强制
力。燕子在化妆台看着自己的装扮满意的点点头。她喷完香水回到客厅看起连续
剧,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 滴铃!滴铃' 电话吵醒了浅眠中的燕子,她按接听键手机传来猴子声音:
[ 我在门外。] [ 等我几分钟,我穿一下衣服。] 燕子哈一声,好像刚睡醒。
  [ 别穿……] 猴子话没说完,燕子挂了电话看了挂钟时间十点半,她慢慢走
回梳妆镜前,解开胸前第一颗钮扣,慢条斯理将衬衣领口调的较宽松,把露臀牛
仔裤往下拉低,让雪白浑圆的臀部露出更多,她在镜子前举起双手转一圈,满意
的点点头,起身打开门让猴子进来。
  燕子关上门才刚转身,我一手圈住她的脖子要吻上去时,她立刻甩头并用小
手臂顶住我胸膛抗拒我的拥抱,很生气地说道:[ 别这样……你……干什么,放
开!] [ 还在生气?跟你说对不起啦!] 我嘻皮笑脸的说完,一手稍加用力扶助
她颈脖一手按住露出的上臀部要再度亲吻她时,她居然伸手往下抓住我二颗睾丸
说:[ 再不放开,信不信我捏爆它!] 我当场愣住并被迫停止动作,想不通她为
何抗拒?几个钟头前很愉快做过爱,没有理由会抗拒啊!如果她真不想要,就直
接以时间太晚为由拒我于门外,而不会开门放我进来啊!。
  我瞅着她,燕子有点害羞而缩回捏住睾丸的手掌,似乎不敢和我对视而把上
唇微翘带着笑意的脸颊侧向一边。我从她带有笑意的嘴角及表情细微的变化看出
些破绽,这些信息引导我联想到国中时她曾暗示过,她比较欣赏霸道粗鲁的男生。
而先前做爱时,她对粗暴的动作和污言秽语并不反感。把这些信息联结起来,再
看她笑意未退的脸颊,几乎可以确定她在捉弄我,她的抗拒是存心激怒我。她想
要的是更粗暴的动作更火热的对待。
  我把自己的T桖脱下,露出了强壮的胸肌腹肌和筋肉札实的大手臂走上前对
着她' 嘿嘿' 奸笑,燕子看到上身强壮的肌肉,有点着迷的愣了一下,随即反应
过来,态度变得慌张害怕眼睛睁大:[ 不要……不要过来……] 我步步紧逼她后
退到落地窗边,终于无处可退,身体靠在窗边。
  [ 臭婊子!再退啊!] 我嘿嘿一笑,把她推倒在沙发上,伸手抓住她无袖衬
衣向两边一扯,' 嘶' 在惊叫声中,一双高耸的乳房暴露出来随着挣扎而晃动不
已,在连连惊叫声中,弹性十足的乳房完全落入我的掌控。
  我双手握着那刚好一手可以掌握的乳房大力的揉捏着,燕子挣扎无效后,突
然张大嘴狠咬我手臂一口并一拳打在我胸部。她咬得颇有力道,我手臂上牙痕极
为明显。
  ' 啪!啪' 二记响亮巴掌打在她两个乳房上:[ 好大的胆子,敢打我还咬我
……本来还想对你温柔些,现在……嘿嘿……] 我扳开她捂住挨打奶子的双手冷
冷地看着她,随即大力捏摸尽情的蹂躏双乳,象是要捏爆一般,许久舍不得放开,
使原本雪白晶莹乳房全是红肿指印。
  [ 啊!好痛!放开你的脏手,无耻,色狼,死猴子……色鬼!] 燕子手舞足
蹈挣扎,剧烈的动作让一双高耸的乳房如画圆般甩动。
  [ 啊!色狼!放开……啊……] 她继续大声叫嚷,死死抓住我的双手拼命想
拉开:[ 色猴子!……把脏手拿开,否则你死定了,我要告你强暴……你等着坐
牢……啊……快放手……啊……] [ 告我?我只要戴套或不射在你那烂屄里面,
就不会留下证据,你要告我什么?而且我就是这辖区刑事组巡官,刑事案件都要
经过我,地检署也认识不少人,到时看谁告谁!] 嘴巴说着,手更是不停的抠弄
她乳房,拉扯奶头。
  [ 死猴子,你……你会后悔……的……轻一点……痛……啊……] 她厉声的
骂着。
  燕子依然抗拒着,力量却越来越弱。我看准时机,把两手伸进她裤腰两边,
用蛮力抬起她下半身然后用力向下扯,在她不断踢踹下终于将她紧身牛仔裤连同
内裤一并剥下。
  虽然今天已欣赏过燕子的裸体,但再次看到这如同雕塑般的胴体,仍然忍不
住盯着看,尤其是两粒花蕾般傲然挺立的粉红色奶头点缀在雪白乳房上,浑圆的
大腿,圆翘雪白的屁股,看的全身已经火热。我迅即脱光自己,青筋毕露油光闪
闪的肉棒向上怒挺着。不等她抬腿乱踢,我一口气将她双腿分开成八字型,肉棒
对准淫穴慢慢磨娑着,随时准备冲锋陷阵。
  燕子见状大惊又开始全力抵抗,除开手脚乱踢乱打外,指头用力随处掐捏,
霎时之间我腿上臀部出现许多红紫色捏痕。
  [ 啊……救命啊……色狼……魔鬼……你敢强暴我……知法犯法……胆子不
小……我告定你了……啊……] 燕子上唇微翘带点傲意毫无畏惧表情,她裸体扭
动摇摆闪避肉棒的攻击,双乳剧烈甩动。那淫荡的扭摆姿势及言语的刺激,一再
强烈激发我的征服欲望,心底邪念彻底被激发出来。
  ' 啪' 我抬手一巴掌拍了下她的美臀,她嗯了一声扭了一下屁股瞪我一眼。
看她摇动肥白屁股,忍不住' 啪……啪……啪' 又甩了几巴掌。燕子仰头' 嗷
……嗷' 娇叫几声后,举起双手敲打我胸部,一边不断的说着:[ 敢打我屁股
……我让你打屁股……] 一直在强调屁股二字,越说越细声,越来越像撒娇呻吟。
我心里有谱了- 屁股是她超敏感区。
  突然燕子全力推开我站起身想逃往卧房,刚迈出一步,就被我从身后抱住,
一把对折把她扛起往房间:[ 美女,想跑啊?等我爽完再跑不迟!] 她两手猛拍
我背部边说:[ 快放我下来……嗯……我要喊人了……你想干嘛?……啊……警
察要强暴……] 我恍然大悟,这不是暗示,而是明示她要玩粗暴的强奸游戏。确
定后我把燕子扔趴在床上,照着屁股使劲一巴掌:[ 婊子!这不就是你想要的?
在沙发上玩起来不舒服,所以往卧室跑?]
  燕子用一付轻蔑不屑的表情来遮掩心意被猜穿,她抬头喊:[ 你胡说,刑警
打人……强奸……] 我立刻把燕子压在身下,一手按住她嘴巴防止她出声,一手
猛拍她屁股二巴掌:[ 再叫再乱动就打烂你屁股!] 她皱了皱眉头啊了几声,不
知那来的一股力量,挣得更加剧烈,更大声的嚎叫。拍击她屁股好像成了鼓励她
挣扎豪叫的奖赏。
  这连续几次屁股挨巴掌,燕子感觉还是蛮痛的,但心里却是触电般的直哆嗦,
是一种刺激兴奋的感觉,这种感觉远远压过疼痛。燕子淫穴甬道不由自主的分泌
出浓烫的精液,嘴唇抑制不住的哼哼着。
  几分钟的抗衡,她终于体会男女之间力量的差异而放弃了抵抗,只剩无意识
的摇晃身体,嚎叫也变成' 唔唔' 呜咽声。最后她娇媚的回头白了我一眼,像似
求饶又像撒娇的口气恐吓:[ 色猴子!我最多只是被你强奸而已,就当作被狗啃
一口,可是施警官您这辈子就毁了,现在收手,我就不告您了,施厚慈警官!您
可要想清楚哦!]
  我瞪着眼看她:[ 我可不怕你告,来告啊!] 我一把将她翻过身,用我全裸
的男性躯体压住她苗条的全裸娇躯。
  [ 当然会告你,等你强奸完,我马上到派出所报案,带种就来干我呀!现在
就插进来!不敢了?就知道你不敢,没屌的太监,胆小鬼孬种一个。] 又来这一
套试图刺激我。
  虽然知道她在故意激怒我强暴她,也知道她不会告我,但我的火气依然被激
起。看她嘲笑的脸神,' 啪' 愤怒的搧了她奶子一巴掌,[ 啊!只敢打女人的胆
小鬼孬种!] 她继续用损人言语用美腿乱踢企图激怒我,愤怒之下捡了自己的内
裤塞住她嘴巴。这回美女又拼命扭动身体取出内裤:[ 恶心!臭死了!] 手脚乱
打乱踹企图摆脱控制,没踢两下就被我单腿压制并称开她双腿,将她两手上举压
制固定,燕子全身动弹不得,活像一只待宰羔羊。
  我邪笑看着眼下待宰的羔羊,低下头一口咬住她嫩乳,一手扶助肉棒对准穴
口,腰部向前一挺' 噗滋' 声,硬到极点的肉棒全根而入[ 骚包!我干你了!]
燕子淫穴只被肥猪那细小阳具插过,虽也经过我的巨根洗礼,但犹如处女般紧窄
又未经前戏滋润的阴道,这一插依然令燕子产生撕裂般痛楚,[ 啊……痛……]
她尖叫外,双手拼命敲打我胸膛。
  她痛苦的表情略为舒缓后,我开始轻轻抽送着:[ 婊子!我是不是男人?我
的屌大不大?你还要告我?] 燕子显然已动情,她咬紧牙关忍住不发出呻吟声,
皱皱眉头:[ 你只要停止动作,我可以……不告你……啊……臭色猴子……你死
定了……嗯……] 不理会她的话,我一浅一深缓缓干起来。粗长肉棒磨擦着狭窄
的阴道,待蜜穴逐渐湿润后,我加快了抽送。燕子感觉到肉棒不断的胀大,小穴
被撑得越来越紧,一阵阵的酥麻快意从她阴道里传了出来,但无论如何用力抽顶
诱导,她就是闭紧双唇不发出呻吟声。
  渐渐她眉头越来越紧皱,我知道她已忍到极限,头一低在她耳边轻声:[ 叫
几声好听的让哥哥来听听,小婊子!这不丢脸的!] 我顺手握住不停晃动的乳房,
手指用力掐捏奶头。她听到这些不勘入耳的粗话和抽送掐捏的刺激,娇躯直抖却
依然强忍并回嘴:[ 狗嘴吐……不出象牙……啊……你等……死吧……臭嘴!嗯
……] 有气无力的娇声回骂着。
  [ 何必忍得这么辛苦,乖乖叫几声,快!] 我继续逗弄引诱她开口。
  [ 就不叫……嗯……不……爽……好爽……不叫……] 说到一半,她惊觉上
当,赶紧闭上嘴。这时我已加速抽送,龟头次次插入最深处,每下抽插娇躯就颤
抖一下,那红唇微张想要出声发泄,却又极力忍住。
  [ 我说小婊子,忍着多难过啊,叫吧!别鳖死了!] 腰一挺龟头再次顶到花
心,同时低头伸出舌尖舔弄一粒小樱桃,再用牙齿咬住,一只手用力捏着另一粒
樱桃。言语的挑逗加上全身敏感处同时遭到攻击,燕子终于忍不住' 啊……啊
……啊……' 暴发尖锐的嚎叫,接着[ 嗯……啊……噢……哼哼……喔喔……啊
……要死了……] 她闭着眼仰头尽情的呻吟呼喊,两手紧抓床单,腰部挺动配合
抽送,乌黑柔亮的波浪型长发也跟着左右摆动,散乱的头发使她看起来更加的淫
荡。她被击溃了。
  [ 嗯……不要……啊……嗯……这是犯罪……求求你放过我……太粗……放
开……] 她气喘如牛娇声的叫着,[ 吵死了!] 我张口吻住了她双唇,舌头在她
口中搅动打断了她的喊叫,渐渐燕子的舌头伸入我口腔内主动的纠缠搅动着。
  我一双粗糙的大手紧紧握住她春笋般的玉乳,尽情的揉捏,一对雪白乳房随
着搓捏而不停的变化着形状,也逐渐红肿。她的蜜穴淫水渐增,若不是肉棒还紧
紧插在穴中,此刻恐怕早已溃提泛滥成灾。
  [ 受不了……求求你……别这样……真的受不了……嗯……嗯……停一下
……唔……] 她邹紧眉头,但眼神却极度满足,嘴巴不停的哼哼哈哈,声音越来
越大。我活像一只发情的公狗,把肉棒紧紧顶着穴心全力挺腰冲刺蹂躏,每次肉
棒都一戳到底,每次抽出都带着两片阴唇向外翻动,也顺便带出她的分泌物,燕
子一颤一颤如触电般感觉直袭大脑。
  [ 插吧!干我!用力干吧!让我忘掉死肥猪!] 抽插将近十分钟,燕子已经
被干的半死不活的呢喃着。她香汗淋漓长发凌乱双手环紧我脖子,双脚伸出紧紧
盘在我腰间,在全身一阵颤抖过后,屁股一拱一拱,释放出象征快感的大股白浆,
糊满了肉棒。原本全身紧绷的神经发软,四肢摊平在床上,屋内除了她的喘气声
外,一切变得好安静,这是她今天同时也是她人生迎来的第三次高潮。
  这场近半小时激烈又分不清真假的强奸,让燕子在心理生理上获得双重满足。
回复生气后她妩媚的飘了个媚眼:[ 爽完了?你等死吧!施警官……哈哈……除
非……] [ 除非什么?] 我很生气地看着她。
  [ 除非你以后服从我听我指挥当我性奴……啊……]
  我照着她乳房就是一巴掌,说:[ 你作梦,是你爽完我还没爽到,你没感觉
鸡巴还硬硬的插在你烂屄里?等我干完爽完,就把你转卖给私娼寮,等死吧!贱
婊子……哈哈……除非……] [ 除非什么?] 她兴奋的眨眼。
  [ 除非你以后服从我指挥,当我的性奴。] 我照着她的话,重复了一次。
  [ 神经病,你休想,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啊……痛……] 她奶子又被我猛
拍一巴掌。
  她瞪我一眼:[ 我要打电话报案,看谁先死……啊……] 燕子作势要起身下
床时被我重重压下:[ 等我爽完再去报案!] 说罢,在她耳垂重啮一口,再往下
一口咬在她乳头' 啊' 强烈的痛楚刺激令她挥动着手臂挣扎,屁股上下抖动着。
燕子欲拒还迎的手法真高明
  我的肉棒还在她湿呼呼滑腻腻的密穴里,就直接猛力抽送,这次没有前奏动
作只有原始兽欲的发泄,一进一出凶猛有力的打桩般抽送,彷佛要刺穿她肉穴似
的。
  [ 求求你……嗯……放了我……这是犯罪……嗯……啊……轻一点……死鬼
……你的老二太粗……啊……插死人了……放开我……噢……] 语无伦次的话说
出口才发觉不对,明明要恐吓猴子,却像撒娇般的打情骂俏,她闭着眼脸颊红红
的偏向一边。
  [ 对嘛!爽就叫出来,这不丢人,再叫几声来听听……不叫是吧……嘿嘿
……我会让你叫到喉咙发哑……] 燕子猛摇头紧咬牙关不出声,接着她感觉色猴
子动作变得凶猛狂暴,在蜜穴里的肉棒变得热热的像铁棍,不停的进出撞击着肉
壁,一下快过一下,一下狠过一下,不到二分钟燕子又被干的浑身酥软而低吟:
[ 要被你插死了!] 纤细的手紧抓着床单,屁股向上挺的老高老高,往下掉时,
几乎让老二滑出腔道。
  很快她敏感的身体开始颤抖无法招架,在这紧要关头,我竖然停止插抽忍住
精关,在她耳边轻声问道:[ 我有没有种?是不是男人?] 燕子即将高潮,在我
紧急刹车后一下空虚而乱了方寸答道:[ 你真带种,是个男人。赶快……啊…
…我快不行了……嗯……用力插进来……嗯……] 她眨眼闪动着水光凝睇着我。
  [ 赶快什么?大声点……] 我缓缓地把龟头稍稍推进一点,旋即退出。
  [ 赶快插进来……干我……用肉棒狠狠打我……用大鸡巴教训我……呜…
…快插……哦……嗯……] 听她夹杂着呻吟的呢喃,几乎要发动冲锋,幸好及时
忍住。
  [ 说你是我的性奴,叫声主人来听听。] [ 呜……啊……] 仍然吱吱唔唔不
回答。
  ' 啵' 在她即将崩溃的前夕,我退出了肉棒,燕子顿时两腿直蹬:[ 叫我主
人……大声喊……不然就不插,嗯?] [ 色猴子,你别故意整我……啊……] [
那有被害人要强奸犯配合抽送?谁强奸谁?还要告我吗?] 燕子脸一红,马上左
右摇晃着脑袋手舞足蹈的挣扎,一边用力捶打来遮掩被拆穿的糗态。
  燕子顽强的性格完全呈现出来,如果硬碰硬直接用粗暴手段要彻底征服这顽
强的淫娃颇困难的,也许往相反方向先挑动她的欲火比较快速有效。打定主意,
肉棒开始缓慢的在她淫穴周围游荡磨擦却过门不入,同时控制住她身体,让她避
不开磨擦也接不到肉棒插送,把她阴部逗湿的一塌糊涂,她恨恨的瞪着我,娇躯
不断的蠕动。
  我双手也没闲着,轻抚她后背,顺着光滑皮肤一路向上转到前胸,抓住两颗
乳球尽情揉捏,在攥紧四根手指头死死捏住两粒粉红乳头往下拉,燕子乳房阴部
同时受到多重刺激,兴奋的感觉让她的小穴渗出越来越多的水。[ 啊……痛…
…你好狠……嗯……痛快……再用力捏……使劲……加把劲……嗯……对……这
才像个男人……凶一点……] 这些低吟,证实了她骨子里隐藏着非常大的奴性和
受虐性格,疼痛可能是她性交重要的助燃剂。现在确定对付这妖精,完全无需怜
香惜玉。想通之后,我再次攥紧四根指头夹着乳头往上猛拽,燕子痛的仰头挺高
胸脯睁大眼瞪瞅着,接着我将她双腿极度分开,让她穴口张到最大,然后一鼓作
气将坚硬如铁的肉棒直直捅入蜜穴。
  ' 啊' 尖叫声随同一个大冷颤,美妙快感传遍全身,燕子露出了亢奋的表情:
[ 啊……爽啊……飞上天了……嗯……用力干……噢……] 她低声嘶吼逐渐变成
大声嚎嚷,这是她即将崩溃的前兆。她甫一叫完,我马上抽出老二,她原本已充
实的蜜穴,一下子又浮满空虚感,燕子气急败坏闷哼着:[ 你个色猴子……满肚
子坏水……我输了……服了你……说吧……到底要怎样……都……都随你……快
……给我……给我……] 她崩溃了。
  [ 叫主人!] [ 主人!] 燕子一幅饥渴表情[ 真的愿意当我性奴?] [ 愿意
……我什么都听主人吩咐……快……插进来……快来……] 看着燕子急切的恳求,
我放弃放弃了原本想要多折磨她的念头,将她翻过身,双腿跪着像一只小狗,摆
成最让男人兴奋的姿势。她那撅着高高浑圆有弹性的屁股,双手忍不住大力的打
了一巴掌,' 啪' 一声,一个淡红色掌印出现在燕子雪白屁股上,' 啊' 她差点
被打趴下。[ 我来了!小骚包!] 说完,屁股像前一挺,一声' 噗滋' 巨大的肉
棒全跟没入。
  燕子仰头满足的[ 啊……啊……啊……] 叫不停,苦等许久的大肉棒终于填
满了蜜穴。我把肉棒顶在燕子花心深处,她撅着大屁股扭摆,迫不急待主动磨蹭
着肉棒,舒爽的浑身哆嗦,满脸红晕表情甚是风骚淫贱,朱唇微微喘气:[ 啊
……天哪……太粗了……到底了……受不了……快一点……嗯……]
  我开始急抽猛插,燕子只觉得一根热呼呼的铁棒在自己淫穴内凶猛有力的抽
送,一阵阵酸痒的感觉不停的传出来。她闭着眼,嘴巴不停的[ 嗯……好胀…
…舒服……嗯……好粗……好长……] 房间内除了' 噗滋噗滋' 淫水交响声外,
只剩她的淫浪呻吟声。
  [ 不要啊……太大太粗了……饶了我吧……嗯……嗯……] 在我狂暴如发泄
兽欲般的机械打桩式蹂躏近15分钟,燕子屄腔内涌出了象征快感的蜜汁,这是
她今天的第四次高潮。热热的淫汁涌出烫着我的大肉棒,紧窄肉壁紧紧夹着老二,
好像燕子小嘴含住般的温暖。' 哦呜……' 我仰头彷佛发出了死亡前的咆啸,一
股浓精狂射全都进了燕子的小穴。因为抽插而灼热的腔壁紧紧包住还在喷洒中的
肉棒。当所有工作结束,两人都累坏了,燕子更不顾身下床单全被蜜汁混杂着精
液打湿,四肢瘫痪闭着眼喘着气躺在上面,猴子精疲力尽全身重量都压在燕子身
上,一动也不想动。
  [ 还要不要告我强奸啊?] 休息过后我拍拍她屁股问道。
  [ 当然要,除非你干死我。] 一阵' 啪!啪' 拍击屁股及' 噢……奥' 淫浪
呻吟混杂着' 噗滋!噗滋' 声冲斥着房间,最后二人相拥而眠。墙上挂钟指向1
2时,这场肉搏持续了一个半钟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