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权欲的征途】 (第12章)


  「啊!别……」
  对自己忽然被摆弄成这样的姿势方姨羞得面若火烧,浑身颤栗,她很清楚自
己的下体已经完全暴露在乐欢天的眼前,那可是一个女人最隐秘的部位啊。
  方姨极度羞耻的闭上了眼睛,头扭向一边,然而尽管如此她仿佛仍能感觉到
乐欢天射过来的目光,就像一道火光似的将她的那处秘地烘烤的炽热难耐,脸上
更是火辣辣的,感觉快要燃烧起来了。
  虽然不久之前才刚刚交合过,但此时方姨的花穴已经恢复了原样,饱满的阴
阜上一簇阴毛呈细细的倒三角形整齐顺服贴在雪白的肌肤上,外边的两瓣阴唇润
泽饱满,互相紧紧贴在一起,就像是刚蒸好的馒头在中间被切开了一刀,至于里
面的小阴唇根本就看不见,更别说那个令人销魂的入口了。
  乐欢天下面那个家伙早已经一柱冲天了,他沉腰挺腹,硕圆的龟头准确的顶
在了肉唇中间的那道缝隙上,随即缝隙向里面凹陷,继而被迫分开,顿时只见一
股清亮的液体缓缓溢出,显示着方姨早已情动。
  「嘿嘿,方姨,你下面小嘴都流水了。」乐欢天坏笑着戏谑。
  「呜呜……别,别说……」
  方姨双手捂住脸,羞耻的几乎快晕过去了,她当然知道自己下面早已经泥泞
不堪了,身体完全做好了接纳那根肉棒的准备,可是心理上却没有跟上,她原本
以为刚刚做过了一次,短时间内身体难以承受第二次,却没想到乐欢天一个眼神,
一个动作就让自己再次陷入了情欲之中,难道自己真的就是一个淫荡的女人?
  来不及多想,巨大的充实感如一记海浪将她一下推到高峰,令她头晕目眩,
脑子一片空白,而身子就像是过了电一般,从头到脚,每一块肌肉都在颤抖,快
感更是遍及了她每一个毛孔。
  乐欢天只觉得肉棒被小穴里的层层媚肉一圈一圈的包裹住,每一层媚肉都在
蠕动,就像有无数小嘴在吸啜他的肉棒,爽的他不断的倒吸凉气,也不敢有所动
作,怕快感太强烈而过早泄出。
  稍稍平缓了一下后快感略降低了一点,乐欢天开始缓缓的向往拔肉棒,一边
拔一边兴奋的喘声道:「方姨,你的小逼好紧啊……夹的我快活死了啊……」
  这种粗言秽语若是平时说出来方姨一定是反感到愤怒,然而此时此刻却犹如
汽油浇在火苗上,刺激的她欲火愈发高涨,但同时心底里的羞愧也随之更加强烈,
仅存的一点理智让她死死咬住嘴唇,她怕一开口就控制不住的叫出来,那样就会
使她显得更加的淫荡,也更加的让她无地自容。
  一直将龟头退到蜜穴洞口让那两片形如蝴蝶状的小阴唇堪堪含住乐欢天才停
止动作,然后俯下身双手按在方姨高耸的雪乳上,肆意淡淡搓揉按压,充分感受
着那里的绵软弹实。
  肉棒退出时一路刮过蜜穴里的媚肉让方姨心都快跳出来了,那种感觉实在是
难以言语,又痒又麻,就像无数蚂蚁爬过,空虚感一阵强似一阵,急需什么东西
来填充。
  乐欢天感觉到龟头那里越来越湿滑,低头一看,只见蜜液不断的从里面溢出,
已然把他龟头表面涂抹的油亮光滑,甚至还有一丝晶亮的粘液挂在阴唇上,拉出
一条银丝,摇摇欲坠,淫靡极了!
  显然,方姨已经情动的厉害,而这时乐欢天反而不着急了,先前那一场交合
由于旷的时间有点久,所以一进酒店房间两人都迫不及待互相索取,尤其是他,
几乎是扒掉自己衣服后就提枪上马,根本就没有细细欣赏和挑逗。
  于是,眼下的旖旎一幕乐欢天不想就这么轻易放过,他没有立刻再度插入,
而是将肉棒反复在穴口磨蹭着,这下可就把方姨害苦了,那种麻痒,空虚让她难
受不住的左右扭动,一会把脸扭到一边,几乎埋进被子里,一会又转过脸,呼吸
急促,鼻翼间不断哼出难受的1 呻吟。
  「方姨,想不想我插进来啊?」乐欢天坏笑着拱了拱身,半个龟头挤进了蜜
穴。
  「嗯……」方姨闭着眼睛轻轻点了点头,面若灿霞,声音几不可闻。
  乐欢天嘿嘿一笑道:「那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方姨身子微微一僵,随即只见她一下睁开眼睛,看着骑在她身上的乐欢天,
眼神中满是焦灼的情欲以及一丝气苦,然后转过脸去,做出一副随便你的架势。
  乐欢天心下暗笑,都这个样子了方姨还在强撑,他倒想看看她能撑到什么时
候?经过了这些日子的接触,他可不相信方姨能抵抗得了自己的挑逗。
  「这个小混蛋越来越不像话了,想让我帮他把那个女人搞到手也就罢了,但
你总得正大光明的使用正规手段啊,竟然想出这么一个旁门左道的办法,不但卑
鄙,更是违法了,我绝不能答应他。」
  方姨心里很坚定,然而身体却是背道而驰,身体背叛意志的后果就是每当乐
欢天那粗壮硕圆的龟头强力挤开肉唇时那种过电的感觉就从阴道传遍全身,刺激
的她全身的肌肉都在颤抖,尤其是阴道那里,里面每一块媚肉都在收缩,像是要
把穴口徘徊的肉棒吸进来。
  随着阴道里的媚肉不住收缩,一股接着一股的透明粘液从里面被挤出,不但
将下体浸染的一片湿滑,就连身下的床单都被弄湿了一大块。
  「天……天啊,怎么会这……这样……好想它能插……插进来……」
  方姨面红如血,两排贝齿死死咬住嘴唇,一方面不想让自己发出羞人的呻吟
声,而另一方面也希望能用痛感来转移身体内那越来越强的欲望。
  「嘻嘻,方姨,别硬撑啦,再挣扎都是徒劳无功的。」
  乐欢天俯下身,在方姨耳边轻声的说着,然后伸舌在她的后颈和耳垂舔舐着,
随即慢慢向下,同时一双手紧紧抓住那对高耸肥腻的乳瓜,不轻不重的揉捏着,
不时用手指撩拨已经勃起发硬,如一颗红枣般的乳头。当然了,胯下的肉棒依旧
顶在湿淋淋的肉缝上,做小幅度的来回抽插。
  方姨几乎快疯了,上身的那一对乳房胀的似乎要爆炸了,而下面的小穴又空
虚的像进入了无尽深渊,那种急速攀升的情欲却始终无法达到顶峰,上不去下不
来的感觉折磨的她精神都有些恍惚了「方菲,你就答应了吧,你撑不下去的,何
苦呢?更何况你多年的坚持都为他改变了,处女之身都给了他,又何必再做无谓
的坚持呢?」脑海深处传来一个飘忽的声音。
  「不,不能妥协,人总得有点底线。」
  还保有一丝理智的方姨狠狠咬了一下唇,痛感让她恍惚的精神为之一醒,心
中暗暗咬牙坚持。
  「方姨,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做为你的男人,你得
听我的,知不知道?」
  话音一落,乐欢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一直徘徊在穴口的肉棒狠狠捣入,
瞬间全根而入。
  「啊——」方姨眼睛蓦然睁开,发出一声高亢的叫声,身子僵直,特别是双
腿,伸的笔直,死死夹在乐欢天腰的两侧,头拼命的向后仰起,将修长的脖颈尽
情展现,宛如一只濒死的天鹅。
  仅仅就这么一记狠狠的撞击,方姨高潮了,瞬间的失神让她眼神迷离而空洞,
整个人宛如漂浮在云端,脑子更是一片空白,什么底线,什么坚持,统统被她抛
之脑后,更别说刚才苦苦支撑的意志,瞬间轰然倒塌。
  乐欢天没有给方姨丝毫喘息之机,尽管阴道深处喷出的一股热流浇在他的龟
头上他爽的差点缴械投降,但最后还是咬牙坚持住了,随即立刻大开大合起来。
  「哦……不,不要……停,停,等等……」
  方姨无助的摇着头,这刚刚经历了高潮,快感还遍布全身时又一波刺激如潮
水般袭来,这种强烈到爆炸的快感让她根本无法承受,只觉随时可能会死去。
  乐欢天不顾方姨无力的拒绝,抄起她的两条修长结实的玉腿,扛到自己肩头,
然后扶住柔软的纤腰,腰部愈发用力的冲撞起来,硕圆的龟头挤开层层媚肉的阻
挡,势如破竹般的直击花心。
  势大力沉的撞击直顶的方姨娇躯乱颤,眼睛翻白,娇喊声更是一浪高过一浪,
两只手死死抓住身下的被单,红晕密布的俏脸半是愉悦,半是痛苦。
  然而这仅仅只是开始,乐欢天憋着一股劲,腰部上下起落,就像是打桩机似
的飞快来回抽插,一下比一下凶狠有力,不停的撞击在方姨那结实平滑的小腹上,
发出「啪啪」的肉体撞击声。
  从后面看,方姨那绽放的鲜艳肉花被乐欢天粗壮有力的肉棒不断进出,每次
出来只剩龟头还留在小穴里面,进去时则全根而入,小腹狠狠的拍打在对方的肚
皮上,两人结合的地方不断的有白色粘稠物被带出,身下的床单早就湿的可以拧
出水来。
  「啊……不……不行了……饶了……了我吧……」
  方姨声嘶力竭的叫喊着,感觉自己魂魄都快飞了,她害怕再这样下去自己真
的会晕厥,甚至就这么死去。
  「叫你不听话,叫你不听话……」巨大的快感让乐欢天声音都变了调。
  「听……听话,我听……听话……我,我再……再也不敢了……」方姨泪流
满面,在一波接着一波的高潮面前她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弱小2 ,压在她身上的这
个大男孩就是一座山,一座不可逾越的山,除了臣服她别无选择。
  乐欢天兴奋的双目圆瞪,龇牙咧嘴,事实上此时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现在
加上征服的快感让他更加激动了,他下身挺动的频率快的几乎快看不清了,同时
两只手死死的捏着方姨的两只乳房,仿佛要将其捏爆了一般,嘴里嘶声道:「记
住……你,你是我的女人,我的女人……」
  「啊……是,是你的女人……我,我不行啦……啊!死……死啦……」
  「哦——」
  随着方姨一声陡然提升的高亢嘶鸣,她两眼一翻,昏死过去,而身体却还在
不停的抽搐,与此同时,乐欢天一声低吼,精液喷薄而出,悉数射入阴道深处…

  这一次的高潮经历对方姨的冲击实在是太强烈了,也让她深深明白了一件对
她来说极为不愿面对却又不得不承认的事实,那就是自己满足不了乐欢天。
  「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一头野兽!」靠坐在床头的方姨玉颊晕红,喃喃自语。
  此时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距离酒店房间内发生的那刻骨难忘的经历已然过
去八九个小时了,高潮余韵早已消退,但一想到那一幕,尤其是昏死过去的那一
刹那她就忍不住的悸动,心跳的厉害,甚至感到一丝后怕。
  回想中方姨眼光落在旁边的床头柜上,那里放着一个小小的包装盒,她伸手
缓缓的拿起来左右看了看,嘴里喃喃道:「或许是该找人分担一下了,况且小天
这么执拗,就满足他吧,也是为了我自己,至于那个女人,我也想看看小天的猜
测到底对不对?」
  放下包装盒,方姨的目光又落到搁在床脚下的一个精美纸袋上,脸色不由一
红,低声啐道:「这个小坏蛋,也不知道从哪学来的?尽搞这些羞人的花样。」
  说罢,方姨咬唇似是在犹豫着什么,过了一会,她忽然探身将床脚下的纸袋
拿了起来,伸手从里面拿出了一样东西,原来是一件衣服,一件国际知名品牌普
拉达的黑色长裙,上面的标签还没拆,显示为两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元。
  方姨手抚着这质感极好面料,嘴角不由现出一抹羞喜交加的笑容道:「这个
小坏蛋,花钱就是大手大脚,买这么贵的裙子,也不管人家喜不喜欢,真是霸道!
哼!」
  这是白天从酒店出来后乐欢天拉着方姨去商场买的,当然,在去商场之前他
们先去了数码电子城,买了准备干乐欢天所说的那件事所需要的装备。
  在商场里,乐欢天不光给方姨买了裙子,还有一套内衣以及丝袜和高跟鞋,
全是她从来没有买过,更别说穿过的了,并且都是国际大牌,每一样东西都价格
不菲,弄得她在羞涩不堪的同时亦暗暗担心,不时嗔责乐欢天花钱太狠了,尤其
是当好几万块钱的裙子眼都不眨的买下后她真的吃惊了,连忙严肃而又一脸担心
的问乐欢天哪来这么多钱?
  作为一个富家公子哥,乐欢天平时零用钱自是不缺的,这一点方姨当然清楚,
可是一下拿出好几万块还是让她吃惊了,不由担心这钱的来历,乐欢天明白她的
意思,不禁呵呵一笑道:「方姨,你忘了那天齐大海塞给我的一张卡了吗?后来
我查了,这卡里有二十万。」
  方姨想起来了,确实有这么一回事,不过这卡里竟然有二十万,这倒是让她
暗暗咋舌,这个齐大海还真够舍得下本钱的,仅仅就是因为为他介绍认识了市里
的几个官员吗?她敏锐的感觉到这里面有讨好拉拢乐碧羽的成分在里面,所图的
自然是她的关系网,这让方姨感觉有点不妥,觉得回去有必要和乐碧羽说一下,
和这个人保持点距离比较好。
  不过眼下方姨自然不好和乐欢天说起这事,而且这时更多的注意力还是被他
买的各种衣服所吸引过去了,全是她从没试过的风格,说白了,都是极为性感的
款式。
  「你干嘛?这……这个我怎么穿得了?」看着乐欢天手上拿的那件黑色长裙
方姨不禁面红过耳,在他身边小声娇嗔。
  「怎么穿不了?」乐欢天很是随意道。
  「太……t 太暴露了……」
  「有吗?没有啊,很正常的一件裙子嘛。」说着,乐欢天转眼打量了一下方
姨道,「方姨啊,你看你这一身,万年不变的西装西裤,太缺乏女人味了,说真
的,我还从来没看过你穿裙子的样子呢。」
  「西装西裤有什么不好?穿裙子……人家真……真的不习惯,还是别买了吧。」
方姨小声的央求道。
  乐欢天嘿嘿一笑,正要说话,旁边走过来一个服务员小姐,她面带微笑道:
「这位帅哥的眼光真不错,这是普拉达今年的最新款,非常适合这位小姐。」
  「怎么样?人家都说不错了。」乐欢天不无得意道。
  服务员小姐抿嘴一笑道:「小姐,您看这位帅哥对您多好,真羡慕您!」
  做为高档品牌女装店的服务小姐什么样的人没见过?眼光早就练出来了,她
从乐欢天和方姨一进店就看出了两人关系不一般,但两人年龄看上去又相差比较
大,主要是乐欢天脸上还留有一丝稚气,一看就是学生,所以服务员小姐也不好
贸然判断他们就是情侣关系,于是小心着把握分寸,称呼上显得大众化,但言语
间却明显透着一丝暧昧,力图让客人高兴满意又不会尴尬。
  果然,方姨听在耳里心里顿时感觉甜滋滋的,以至于现在回想起来她都不由
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她红着脸看着手里的这件黑色长裙,眼神羞涩又欣喜,脸上
渐渐浮上一抹跃跃欲试的渴望。
  准确说,这是一件透视长裙,它大面积的采用了半透明的薄纱面料以及吊带
式的设计,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性感?这让从来没有穿过裙子的方姨当时根本不
好意思试穿。
  现在夜深人静了,夜色给了方姨安全感,同时也让她内心深处一直忽略乃至
刻意压制的天性得到了一点点的释放,毕竟她终究是一个女人,也有女人爱美的
天性,只是后来的职业以及环境让她不得不收起了这份天性,时间一长,她自己
都遗忘了自己还曾有这么一份天性。
  除了这件黑色长裙之外还有一套内衣以及丝袜和高跟鞋,可以说乐欢天把女
人一身的行头都买齐了,方姨脸红红的看着一一摆在床上的性感衣物,咬唇犹豫
了一会,蓦然她掀开被子,赤脚下床走到穿衣镜前,面色晕红的看着镜子中的自
己。
  镜子中的方姨一身白色棉质睡袍,从脖颈一直到小腿,可以说基本将她身体
包裹的严严实实,她怔怔的看了一会镜子中的自己,然后慢慢解开睡袍的腰带,
衣襟向两边一分,睡袍顿时滑落在地,堆积在脚下,一丝不挂的身体随之呈现在
镜子中。
  说真的,这还是方姨第一次如此认真而又仔细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以前她最
恨的就是自己这一对乳房,特别是少女时期,发育极快的她很快就拥有一对比同
龄人大出许多的乳房,这给她很大的耻辱感,有一段时期甚至不敢挺胸走路,后
来长大一点后虽然不再为此背上心理负担,但生活中处处的不便还是令她相当苦
恼,为了最大限度的解决这一烦恼,她只能以最保守的衣服来束缚住它们。
  「再好的东西,如果没有人欣赏那么也就失去了它的价值。」
  抬手轻轻托住一只乳房,方姨的脑海里回忆起乐欢天那痴迷的眼神,嘴里鬼
使神差的冒出了这句话,不过话音一落,她就回过神来,顿时满面羞红,情不自
禁的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好半天方姨才慢慢把手分开,镜子中的自己是那么娇艳妩媚,眼眸波光流转,
面庞艳若桃李,尤为显眼的自然是胸前那一对沉甸甸的乳房,她回想起白天在商
场时乐欢天得知自己是34E 的尺码时脸上那惊叹的表情,她不禁笑了,她第一次
为自己能拥有这一对豪乳而感到了骄傲,于是情不自禁的挺了挺胸,像是炫耀似
的抖了抖胸,那一对大白兔顿时欢快的跳跃起来,抖出一阵令人目眩的乳波。
  方姨只觉脸上烧的厉害,但心里却是充满了喜悦,她回头看着摆在床上的那
件蕾丝乳罩,俯身将其拿在手里,这是维多利亚的秘密旗下的尚蒂伊蕾丝,前搭
扣半包式的设计令聚拢效果极佳,她穿上后把她那对34E 的丰乳显得愈发饱满,
乳沟深邃而清晰,薄薄的丝织面料下乳头清晰可辨,其视觉效果和她那原来的那
件普通的棉质乳罩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
  镜子中的形象令方姨自己都为之眼前一亮,镜中人是那么性感妩媚,雪白的
乳峰在黑色蕾丝乳罩的衬托下是那么耀眼夺目,简直不输于任何男性杂志上的封
面女郎。
  接下来是内裤,拿在手里方姨脸色更红了,这种与其说是内裤更不如说是一
种情趣装饰,高开叉的设计,两边和后边就只有一根细带子,前面裆部是一层薄
如蝉翼的丝质面料,近乎透明,可以清楚的看到呈倒三角形的乌黑阴毛以及阴户
的形状。
  转过半圈身子,只见后面的那根细带子已经深深勒进股沟里,若不是有连接
腰间的那根细带从股沟里延伸出来的话是根本看不出穿了内裤,从后面看,那两
瓣浑圆雪白的丰臀一览无余,基本上是呈赤裸状态。
  方姨呼吸都有些迟滞了,她没想到自己也有如此性感到魅惑的一面,这一刻
她无比感谢乐欢天,如果不是他,她想自己这辈子都没勇气穿上这样的衣服,更
不会知道自己也可以如此性感,如此妩媚!
  「小天,方姨爱你,是你把方姨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女人!也让方姨体会到了
做为一个女人的真正快乐!」方姨看着镜中的自己,眼神痴迷,嘴里喃喃自语。
  此刻,方姨脑海里不由浮现出白天在酒店里乐欢天那强壮有力的身姿,心头
顿时一片火热,脸上的红晕进一步扩散开来,连耳垂都变红了,而眼神也随之变
得迷离起来,两只手情不自禁的抚上自己的胸口,隔着蕾丝面料拨弄着发胀变硬
的乳头,与此同时,裆部那薄如蝉翼的面料渐渐出现了湿痕,使得其变得更加的
透明,在丝织面料的掩映下就如一只玉蛤在吐着露珠。
  这时,如果乐欢天站在这里他一定不会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他印象中一直端
庄保守的方姨此刻就像一个欲求不满的风骚妇人在诱惑自己的男人一般淫浪的扭
腰摆臀,红彤彤的脸庞春色荡漾,眼神中的媚意更是浓得快滴出水来,一头齐肩
秀发随着她的摇摆甩来甩去,不时完全遮住面庞,配合她那修长结实的身体,宛
如一只雌豹,野性十足!
  当方姨的一只手从胸口慢慢向下,掠过小腹游移到那一片薄薄的丝织面料覆
盖下的阴阜时她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人也再站不住了,腿一软,
身子向后仰去,重重的摔倒在柔软而又弹性十足的床上。
  秀发遮住了方姨的半边脸庞,她下意识的把搭在嘴角的一缕发丝咬在嘴里,
鼻子里重重的喷着粗气,嘴里发出时高时低的哼吟声,秀眉微蹙,星眸半合,迷
蒙的眼神透着不可言说的快乐,一张原本端庄秀丽的面庞此刻因为极度兴奋而红
若灿霞,仿佛涂了一层胭脂,美艳而又动人!
  仰躺在床上的方姨就像是一条被扔上岸的鱼不停的扭动着身躯,嘴里大口大
口的喘着粗气,两条结实有力的长腿似乎是无处摆放一般,互相纠缠挤弄着,在
这样的激烈动作之下,那原本呈三角状的内裤前裆已被卷成了一根不粗不细的绳
索,勒进了肿胀的阴唇间,进而完全被不断流出的淫水浸泡。
  「小……小天……方姨要……要你……来,来爱……爱我……」
  方姨眼神迷离,嘴里下意识的念着,一只手滑进两腿之间,食指的指端按在
露出头的肉芽上,另一只手有力的搓揉着自己的一只乳房。强烈的快感让她克制
不住的在床上扭来扭去,原本整齐的床铺已经一片凌乱。
  快感一浪接着一浪把方姨的情欲堆积的越来越高,也让她的意识一点点的抽
离,脑子越来越晕,她有些不记得自己身在何处,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只
知道随着身体的本能去追逐欲望的高潮,然而和乐欢天胯下那根粗长火热的肉棒
相比,她觉得自己不管怎么弄都差那么一点火候,迟迟攀不上那快乐的巅峰。
  「给……给方姨……鸡……鸡巴……小天,用你的鸡巴操……操……狠狠操
方姨……」
  方姨完全凭借着本能嘶喊出来,近乎发狂的浪叫着,与此同时,揉捏乳房的
那只手死死揪住直挺挺的如成人拇指般的嫣红乳头,插在两腿间的那只手狠狠捏
住肿胀的阴蒂,巨大的快感顿时如潮水般席卷了她整个身体。
  「啊……死……死……了……」
  方姨失神的大喊着,十根脚趾用力的卷曲,踩在床铺上,纤腰用力向上弓起,
向上挺动着阴部,小腹内一股热流喷然爆发,一股透明的液体直直的喷射出来,
在空中划过一道长长的弧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