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师师之进贼了】(46)

  「小穴好胀啊!又被射了这麼多,不会怀孕吧!」我小心的顺著阴影走著,
看著不断从小穴低落的精液,有些害怕的想到。
  「等到家一定要先吃避孕药!」心裡想著,看到转角骑过来一辆自行车,赶
紧躲在一旁的垃圾桶后面。
  「呼!好险!」看著自行车从我眼前骑过,我有些后怕的拍拍胸口。
  「下回得带备用的衣服才行,不然回家都好危险!」看著自行车骑远了,我
这才从垃圾桶后面出来,想著下次是不是多带一身衣服在身上。
  「汪~汪汪~」又拐过一个弯,突然一声狗叫吓了我一跳。
  我定睛一看才发现,马路中间,有一隻正趴在另一隻狗身上,粗大的狗肉棒
正顶著另一隻狗的屁股,正要交配,却被突然出现的我给打断了,这才朝著我叫。
  「这~这不会咬我吧!」看著两隻狗都看著我,吓得我不住往后退去。
  「汪~汪汪~」只见那公狗叫了两声,从母狗身上下来,抬著头动了动鼻子,
随后朝著我跑了过来。
  「啊!」狗突然跑过来,吓得我转身就跑。
  「汪汪汪~」那公狗最在我身后,不停的叫著,还离我越来越近。
  「啊!不要追我!」情急之下,我赶紧转个弯,拐进了一旁的衚衕裡.
  哪知道这竟然是一条死衚衕,待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狗已经堵在了衚衕口。
  「惨了惨了!」灯光下,看著那眼睛通红,缓缓逼近的狗,我害怕的后退著,
直到退无可退的靠再了墙上。
  只见那狗跑了过来,一下将我扑倒地上,对著我的身子一阵逛舔。
  「啊!我被狗非礼了!」狗狗滚烫的舌头在我身上舔著,不一会儿就舔到了
我的小穴,火热的鼻息吹在我的小穴上。
  「汪汪汪~汪汪~」我被舔的愣了一下之后,那狗一下扑到我身上,舌头舔
著我的脸,还用它那肉棒在我屁股上捅著。
  「啊!它想干我!」之前我还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直到狗狗的肉棒顶到了我
的屁股上,摸索著差点插进我的小穴,这我才知道,这狗竟然把我当成了母狗,
想要和我交配。
  吓傻了的我一动也不敢动,直到狗狗那滚烫的肉棒插进了我的小穴,这时我
才惊醒过来。
  「啊!」我大叫著抓过掉落在一旁的手提包,往狗身上砸去。
  可惜却晚了一步,狗狗那结构特殊的阴茎已经开始膨胀,卡在了我的小穴裡
.
  「这可怎麼办啊!难道真的要被狗给强姦了麼?」我一边打著狗,一边羞愤
的流下了眼泪.
  可惜事情并不由我的意志所转移,任我怎麼摔打它,它只是呜呜的叫著,怎
麼也拔不出去。
  「呜~」也不知是不是敲到什麼地方了,狗狗竟然被我打昏过去了,倒在地
上一动不动。
  「呼!呼!现在怎麼办!」我瘫坐在地上,看著插在我小穴裡的狗阴茎,喘
著粗气,无奈的想道。
  无奈中,足足等了有半个小时,那狗狗的阴茎才软下来,我赶紧把它拔出来,
站起身一路跑会了住处。
  「呼~呼~好危险!这麼晚了路上人还这麼多!」原来,我这一路跑来,碰
上了不少零零散散的路人,一个个用奇异的目光看著我,有的人还蠢蠢欲动想要
追过来。
  好不容易回到家,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房间找避孕药吃下,然后跑到浴室,
用给阴道消毒的药狠狠地洗了三遍小穴。
  「呼~终於可以休息了~」洗完澡的我,赤著身子,躺在柔软的床铺上,盖
了一层薄薄的真丝毯,便沉沉睡去。
  「叮咣!叮咣!咔!」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我,隐约间好像听到了一阵奇怪的
声音。
  …………………………………………………
  在我睡著的时候,有两个男子鬼鬼祟祟的从围墙翻了进来,这会儿正拿著铁
丝撬门.
  「誒!轻点!待会儿把人吵醒了!」贼甲拍了拍贼乙的肩膀,小声说道。
  「不用怕,我蹲过点了,这房子就一个女主人!成了!」贼乙一边拎著手裡
的铁丝,一边不以為意的说著。
  「咔!」只听一声脆响,大门被打开了,两贼轻手轻脚的走进了房子,并带
上了门.
  「分头搜,看有没有什麼值钱的!」贼甲用手比划了一下,并对贼乙说道。
  「好!我去楼上!」贼乙点点头,躡手躡脚的走上楼。
  过了一会儿,两贼搜遍了房间,什麼也没发现,只剩下我睡觉的这间没搜了。
  「什麼都没有啊!」客厅,搜完楼上的贼乙下来后,苦著脸对贼甲说道。
  「我也没搜到东西,就剩下那间了!」刚搜完除我卧室外,所有房间的贼甲,
指了指我的卧室说道。
  「去看看!总不能空手而归!」贼乙拉著贼甲走到房门前,轻轻的打开了我
的卧室门.
  「老,老大!你,你看!」一进门,贼乙就看到了令人兽血沸腾的一幕,激
动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看什麼?嘶!」贼甲疑惑的走进来一看,倒吸了一口冷气,下体马上就支
起来帐篷。
  原来,他们的是我赤裸的娇躯,原本盖在身上的真丝毯早已不翼而飞,此时
我正仰面躺著。
  左脚腿平伸著,右脚抬得高高的,雪白的小穴一览无遗,而左手则无意识的
抓著玉乳,右手食指塞在嘴裡吸吮著,嘴角的口水在月光下闪闪发光。
  「老,老大?怎,怎麼办?」贼乙用颤抖著的声音问道。
  「先,先搜东西!」贼甲的心情也不平静,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
  「好吧!」贼乙的语气有点失落,但还是转身去翻箱倒柜了。
  「真是穷啊!什麼都没有!」贼甲翻著我的床头柜,发现什麼也没有,嘴裡
不住嘟囔道。
  「老大!你看我发现了什麼!」这是,正在翻衣柜的贼乙拎著一个银色手提
箱放到床前的地上说道。
  「打开看看!」贼甲赶紧说道。
  「好!我去!」贼乙点点头,打开了箱子,看著箱子裡的东西,一阵血气上
涌。
  原来,箱子裡的东西是我上次在银座抽奖抽到的东西,还有一些我自己买的
玩具,都装在了一起。
  「老大,值钱的东西是没有了,你看!要不咱们!」贼乙转过打开的箱子,
指了指熟睡中的我说道。
  「操,白忙活一趟!」贼甲生气的挥了挥拳头骂道。
  「不行,既然都来了,哪有空手回去的道理!劫不了财,那就劫色!」贼甲
看了看箱子裡的东西,又看了看赤裸身子的我,红著眼说道。
  「我早就憋不住了!」贼乙狠狠地点点头拎著东西上了床,对我伸出了魔掌。
  贼乙先是拿出了那件绳衣,抬起我的头,套进去,然后绳头穿过胯间,从阴
脣两边拉过,拉紧并搬好,这样我的小穴就被箍的往外突出来。
  随后又将我的双手往上折,使前臂与后臂平行,用绳子绑在身体两侧,又把
我的双腿从两侧折上来,紧贴大腿绑好,这样我的身子就不能动了。
  又从盒子裡才出乳头与阴脣夹,分别夹在我的两个乳头,和阴脣上。
  「哼嗯~」突如其来的疼痛使睡梦中的我皱了皱眉。
  最后,贼甲拿出我的丝袜,塞了件连裤袜在我嘴裡,又连著套了三双在我的
头上,然后才打开了房间的灯。
  ………………………………………………
  「嗯哼!谁在摸我!」睡得迷迷糊糊中,我感觉好像有两双手在我身上摸来
摸去,我以為是在做梦。
  「怎麼动不了?」我想翻个身子,却感觉手脚好像被绑住了一样动不了。
  「呜呜呜~呜呜~(啊!你们是谁!想要干什麼!)」随著灯光亮起,这时
我才睁开眼睛清醒过来,发现我的面前有个陌生人,而我则被绳子绑著躺在床上,
头上还套著丝袜,看不清外面。
  「本来只是想偷点值钱的,谁知道你这什麼都没有,只好换目标咯!嘿嘿!」
贼甲不以為意的说著,并脱下了裤子。
  「呜呜呜!」我无力的扭动著身子,嘴裡只能发出呜呜声。
  「老大,弄好了!」这时贼乙从门外进来说道。
  「把她弄出去!」听完贼乙的话,贼甲叫过贼乙一起,将我抬出了卧室。
  他们将我抬到了客厅裡,我发现客厅的天花板上多了两条绳子,只见他们将
我抬到绳子下,把绳子和我肩膀上的绳子绑在一起,我被悬空掛在了客厅裡.
  「呜呜~呜呜呜~」我无助的扭动著身子,却只是左摇右晃。
  而乳头夹与阴脣夹在重力的作用下,往下拉扯著,随著我的摆动,上面的铃
鐺还发出一阵阵脆响。
  「老大!我等不及了!」贼乙看著我被捆绑的我,早就慾火难耐的脱了裤子,
抓著肉棒套弄著。
  「你前我后!」贼甲走到我背后,对贼乙说道。
  贼乙听到后,欣喜的来到我面前,拿起一瓶液体倒在手上,抹著我肿胀的阴
脣和菊花。
  随后,他们两人一前一后将我夹在中间,两根肉棒分别顶著我的小穴与菊花,
一个用力,两人同时插进了我的体内。
  「呜~呜呜呜~」第一次两个洞同时被侵犯,强烈的满足感瞬间淹没了我,
我仰起头呜呜叫著。
  不知為何,当身体被束缚住的时候,快感比平时要强烈太多,不一会儿我就
沦陷了进去。
  「呜呜~呜呜呜~啊!嗯嗯啊!哼嗯!」前后两个肉棒,交替抽插著,刺激
的我不住呻吟著,他们见我叫的这麼响,还取出了我嘴裡的丝袜.
  随著一波波的衝击,我很快就高潮了,淫水喷了一地,而他们两人也同时射
了出来,我的小穴与菊花裡都是精液。
  然后他们俩又换了个位置,又开始在我体内抽插起来。
  一次又一次,真不知道他们是怎麼做到的,每个人都射了三次在我体内,我
也高潮了四五次,越到后面越敏感,地板上满是淫水和精液。
  「呼!天都亮了!该走了!以后有的是机会!」贼甲喘著气看了看窗外,发
现天已经泛光,便对贼乙说道。
  「真是爽!给她放下来吧!别玩坏了!」贼乙又射了一发,一脸享受的说道。
  随后两人将我从天花板上放了下来,并解开了束缚著我的绳子,和乳头阴脣
夹,把我抬回了床上。
  「嗯!这样就好了!走吧!」将我抬回卧室后,贼乙从箱子裡拿出两个振动
棒,一个塞进我的小穴,一个塞进我的菊花,又用绳子做了个内裤固定好,这才
起身。
  「走!」贼甲点点头,转身走出去,贼乙也快步跟上。
  而我,正被振动棒弄得又一次高潮了,喷了一床的淫水,失去束缚的双手在
身上胡乱的摸索,双腿也到处乱蹬………………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