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暴力之王】 (第30章)


  话音刚落,一旁正在细嚼粗硬面包的妮卡希是浑身一震,手里的半片面包也
掉落下来,索菲见状,忙扶住她的肩膀道:「哦,可怜的人儿,你怎么了?」
  妮卡希抬起头,微微颤抖道:「你……你真的可……可以带,带我回美……
美国……」
  「当然!」索菲毫不犹豫道,「要不我为什么要求阳把你从土王身边弄过来?」
  妮卡希转首又看着阳明,满脸期待的颤声道:「真……真的可以……」
  阳明耸了耸肩道:「我没意见。」
  妮卡希怔怔的呆了半晌,忽然双手捂脸抽泣起来,只见她双肩一耸一耸,渐
趋激烈,大量泪水从她的指缝间滑落,一滴一滴的落在膝盖上,不一会便将那里
打湿一片。
  见此情形,阳明与索菲是面面相觑,其实他们知道这是妮卡希过于激动而导
致的,而这也是在情理之中,毕竟她被绑架到异国他乡这么多年了,饱受各种非
人的折磨,在她心里恐怕早已断绝了脱离苦海的念头,回到自己的国家更是想也
不敢想了,然而现在这一切都有可能变成现实,这怎能叫她不感到激动若狂?
  「谢……谢谢……」呜咽抽泣了好一会,妮卡希才抬起头道谢。
  「不用客气!」索菲上前搂住她的肩膀笑道,「不过现在暂时还不能回去,
我还想在这里四处走走,了解非洲这片土地的风土人情,你介意吗?」
  「哦,当,当然不介意!」妮卡希连声道。
  「太好了!」索菲得意的冲阳明眨了眨眼道,「根据民主投票的原则,现在
是二比一,你应该服从我这个提议。」
  阳明一愣,随即摇了摇头,索菲顿时急了,一收脸上的俏皮笑容,几乎是带
着一丝质问的语气嚷道:「为什么?就为了那该死的可能存在的危险?哦,天啊,
你太让我失望了,你们中国男人都是这么贪图安稳,没有冒险精神的吗?」
  「你……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阳明一时也有些恼火了。
  「哦,你在说什么?」索菲张大着眼睛显得疑惑不解。
  阳明心里苦笑了一下,暗道:「真是被这个妮子气糊涂了,居然跟她说起了
我们中国的谚语,这不是对牛弹琴嘛。」想罢,他平静了一下情绪,冷静的理了
一下混乱的思绪,忽然发现索菲说的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
  这些年来,阳明发觉自己所思所想的都是怎么为父母报仇,为了这一目标他
变得有些瞻前顾后,怕冒险,怕牺牲,就像他有时看不惯坎莫桑镇那些仗势欺人
的军阀,黑帮,可为了尽量保证自己的安全,他还是选择了隐忍,任由他们欺负
当地百姓;还有,他为了不和老板起冲突,同时也为了多赚一点钱,有时他也不
得不违心的帮他们做一些事情,就如现在帮他们押送军火。总而言之,这些年来
阳明一直生活的是小心翼翼,力求安稳,于是也就在不知不觉中丧失了年轻人该
有的那种冲动与激情,从而也多了一份成熟和稳重。
  既然发现了其中存在的问题后,阳明自然不会视之不理,并且索菲那脱口而
出的质问也如一记猛棍打破了他原有的思想桎梏,让他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觉得为父母报仇固然重要,但是也绝不能让报仇成为自己生活的重心,那样只会
让自己束手束脚,乃至变得因噎废食。见阳明一直沉默不语,索菲以为自己刚才
的话伤害了他,心里顿时感觉有些歉意,于是面色缓和下来,轻声道:「哦,对
不起,也许我刚才的话伤了你,对此我感到抱歉,但是……」
  阳明抬手摇了摇,打断她的话道:「其实你说的也没错,我确实缺乏了激情,
其实我也很想到处看看,领略一下美好的大自然风光,但现在实在是不行,我得
尽快赶回去,这也是我答应你提前离开并且同意走这条路的原因。」
  「为什么?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索菲连忙道。
  「回到坎莫桑镇后我想把米卡尽快安置好,然后去南非的约翰内斯堡,我要
去那里找一个人。」
  妮卡希顿时想起什么,脱口道:「主……啊,阳,你是去找那个和你同样使
飞刀的女人吗?」
  「啊!什么使飞刀?」索菲一脸疑惑。
  阳明点点头,凝视着远方轻声道:「一个我以为已经不在人世的人,可以说
是我的亲人,我不敢断定妮卡希见到的那个人就是她,但我不能放弃这个线索,
我必须去那里实地探究一下。」
  「哦,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听的有点糊涂。」索菲还是显得有点不解道。
  阳明没有说话,依旧是凝视着远方,一脸沉思,索菲只好转头看向妮卡希,
向其投去询问的眼神,妮卡希将自己所知道的一股脑的告诉了她,她这才大致明
白了。
  「哦,阳,我明白了,也完全理解了你的心情,那我们现在还坐在这里干什
么?赶紧上路吧。」索菲拍了拍阳明的肩膀道。
  「好,出发!」阳明笑着起身拍了拍屁股下的杂草灰尘。
  简单收拾了一下,三人重新上了悍马车,考虑到阳明已经开了整整一夜了,
索菲提议接下来由她来开车,阳明自然答应,他也确实有点累了,于是也不管什
么了,直接坐上后排,裹上一张毛毯就呼呼大睡起来。
  尽管车子有些颠簸,但适应力极强的阳明还是马上就进入睡眠状态,然而也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迷迷糊糊中他感觉胸口有点压迫,脖颈脸颊等处痒痒的,
鼻端还隐隐传来阵阵幽香,让他觉得既舒服又有那么一点难受。
  不过由于实在是太困了,阳明虽感觉不是太对劲,但也没睁开眼睛,就这么
在半难受半舒服中继续睡觉,直到车子忽然猛烈颠簸了一下,胸口的压迫感顿时
消失,但随即而来的是大腿上一沉,像是有什么东西搁在了上面。
  阳明本能的伸手推了一下,然而触手的感觉一下让他明白了什么,顿时清醒
了一些,微微睁开眼一看,只见妮卡希斜斜的倒在自己身上,头枕着自己的大腿
上,原本盖在自己胸口上的毛毯不知什么时候滑落下来,现在盖在她的身上,并
且将她整个头部都覆盖住了,整个人就像一只温顺的猫咪趴在自己腿上。
  这样的姿势着实透着几分暧昧,令阳明的睡意顿时消失大半,他瞥眼看了看
前排正在驾驶的索菲,只见她正聚精会神的注视着前方,似乎并没注意到自己这
边的情况,不由略感放松了一点。
  阳明也不好断定此时的妮卡希是不是在装睡?也不好就这么直接将她扶起来,
想了想后便又闭上眼睛继续睡起来,然而也许是快接近林区山路了,车子开始变
得越来越颠簸,他只觉得妮卡希那伏在自己大腿上的头不时的颠来晃去,不仅让
他无法安睡,更令他感到尴尬的是妮卡希的头在颠晃的过程中总是有意无意的磨
蹭着他的裆部,以至于阴茎开始一点点的苏醒了。
  「她这是在干嘛?引诱也要看场合好吧。」
  阳明心里暗暗叫苦,他现在已经百分之百确定妮卡希没有睡着了,在这种颠
簸的状态下她还能睡着那她也真是神人了,更何况阳明能明显感觉到她的头是在
有意识的随着车子的颠簸在磨蹭着自己腿间的部位。
  肉棒不可遏制的膨胀,勃起,以至于他感觉到因为内裤的束缚而隐隐作痛,
正想着要不要将妮卡希扶起来时却忽然感到裆部一松,与此同时,覆盖在妮卡希
头上的毛毯被微微向上顶起,从而露出了一条缝隙,通过这,阳明看到原来自己
裤子的拉链竟然被她用嘴给拉开了,被内裤束缚的一大坨一下凸出裤子拉链外。
  紧接着,阳明感觉肉棒一热,定睛一看,是妮卡希隔着内裤将其含住了,那
灵巧的小舌迅速在上面舔扫起来,尽管还隔着内裤这一层布料,但温热麻痒的裹
吸感还是带给了他相当强烈的快感,令他不由自主的挺了挺小腹,想要得到更大
的快感,之前打算把妮卡希扶起的想法已然忘了一干二净。
  事实上,一开始阳明之所以感到尴尬是他以为妮卡希是真睡着了,要是因为
自己的生理反应而把她弄醒继而被她发觉那肯定是面子上不好看,不过现在不一
样了,他看出了妮卡希这是在刻意讨好,于是也就不再感到不自然了,毕竟早就
和她有过亲密行为,只是有些担心会被前面的索菲发现。
  不得不承认,妮卡希的口上功夫是阳明所经历过的女人当中最好的,其灵活
度让他感到惊叹,竟然可以悄无声息将他的裤子拉链拉开,然后一番舔舐后又把
他的内裤轻咬着扒下,在肉棒弹出之际迅速将其纳入口中,在这过程中不但没有
发出一丝异响,就连动作幅度都很微小,若不仔细看几乎都发觉不出来。
  很明显,不光阳明担心会被索菲发现,妮卡希同样也是,所以她的动作极为
的轻微,别说上下摆动头了,就是裹吸稍稍用力都不能够,因为会发出啧啧的吸
啜之声,至于手上动作,那就更不用说了。
  如此就很考验妮卡希的嘴上功夫了,她只能依靠自己的舌头以及车子的颠簸
来刺激嘴里的这根又硬又热的肉棒,阳明也深知这一点,心下是既担心又有点期
待,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会有怎样一种表现?
  想到这,阳明倒放松起来,他微微向后仰靠着,眼睛闭着,看似是睡着了,
但实际上却是在悉心的感受着妮卡希的口交,她的舌头不但有着一般女人的滑腻
和柔软,而且极为的灵活,仿佛就像是一个有生命的小精灵,一会在马眼上调皮
的轻钻,一会又在龟棱沟壑处上下游走,爽的他差点忍不住要哼出声来。
  感受到嘴里的肉棒愈发的坚挺和膨胀,妮卡希心里既得意又开心,其实她知
道自己眼下这么做有点不太合适,可就是忍不住想要取悦身前这个男人,因为她
知道自己现在唯一的优势就是这让男人愉悦舒爽了,也只能通过这让男人记住乃
至离不开自己。
  对于妮卡希来说,尽管她现在终于离开了坦桑肯,摆脱了土王的控制,而且
不久后就可以回到美国了,然而她的内心还存在着极大的不安全感,她需要一个
依靠,一个可以让她放心的依靠,而阳明无疑就是这个依靠。
  其实若论对妮卡希的上心程度索菲比阳明更积极,更关切,事实上也是索菲
亲口答应会送她回美国,对此,她也是感激不已,然而内心深处她指望的还是阳
明,真正的安全感还是全部来自于他。
  也正因为如此,妮卡希虔诚而又卑微的讨好取悦着阳明,其实她知道自己无
论是容貌还是身材都是非常出众的,对男人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可面对阳明她却
没有这个自信,这个男人和其他男人不一样,他淡定而稳重,在他眼里妮卡希没
有看到一般男人那种急色而猥亵的目光,更重要的是,他身边还有一个索菲。
  从一开始妮卡希就看出了索菲是阳明的女人,刚才两人之间的情形她也全部
看在眼里,听在耳里,尽管她不曾奢望过什么,可看到索菲这个身材和相貌都不
亚于自己的女人对阳明的情意她心底还是感到了一丝醋意和嫉妒,更让她生出了
一种莫名的不安,也正是这种感觉令她在这个不合适的环境中为身前这个男人口
交,努力的取悦着他。
  妮卡希虽然被不少男人侵犯过,但近两年时间就只有土王这一个男人,她已
然习惯了土王那半软不硬,堪堪一手之长的肉棒,所以面对阳明这根火热坚挺,
充满了男人雄性气息的粗长阴茎还真有点不适应,尽管她已经不是第一次为阳明
口交了。
  「好大……好硬……天啊,会不会把我的嘴巴插爆……」
  妮卡希只觉自己的嘴巴被塞的满满当当,让她有一种几乎透不过来气的感觉,
舌头被一点点的挤压到口腔一角,仿佛一点动弹的余地都没有。
  因为不敢乱动,妮卡希只能极力克服和适应,难受劲不是一丁点,然而心理
上却是臣服而愉悦,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感遍布她的全身,只觉自己完全拥有了
眼前这个男人,她的舌尖敏感的捕捉到了肉棒表面每一块凸起,甚至那蜿蜒的青
筋脉络都能辨别的出来,那里传来的温度直让她感觉自己快要被融化了。
  妮卡希陶醉了,迷离了,这肉棒是那么的雄壮,那么的火热,那么的坚挺,
或粗或细的青筋如网般的遍布肉棒表面,撩拨着她的性欲神经,还有那时不时的
跳动,是那么的有力,让她的心跳都为之剧烈起伏。
  由于不敢做幅度太大的动作,妮卡希只能一个劲的将肉棒纳入口中,很快前
端的龟头就直抵她的喉咙,如果换成一般女人,那必定会呛的忍不住退开吐出肉
棒,有的甚至呼吸都不能够,不过对她来说这根本不算难事,只见她不断的调整
呼吸,然后放松喉头的肌肉,没一会,阳明感觉一直显得艰涩前进的肉棒像是突
破了什么关卡似的一下前行了一大步,龟头像是陷入了一个极富弹性的肉箍里。
  阳明激动的差点整个上身都弓曲起来,用了好大的意志力才克制住了,不过
此时索菲若是要仔细看着他那还是能够发现端倪的,然而此时她的注意力还是完
全放在前方越来越复杂的路况上,完全没注意后座的情况。
  阳明知道自己的龟头已经穿过妮卡希的喉咙,此时此刻他既担心妮卡希忍不
住这种难受劲而发出干呕声又舍不得放弃这极为爽利的感觉,那喉头的肌肉韧劲
十足却又极为的紧窄狭小,就如同一道道肉箍紧紧裹住他的肉棒,令他浑身血液
奔涌,肌肉绷紧,快感随着血液在他体内肆虐,小腹下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随
时可能爆发。
  感受到身前这个男人那大腿根部传来的坚硬的肌肉感,妮卡希知道他的快感
在聚集,心里快乐极了,这种感觉让她觉得此时的难受劲根本就不值一提。
  此时妮卡希几乎已经将男人那根近半尺长的阴茎完全吞没,以至于男人小腹
下的阴毛触及她的面门,男人的阴毛卷曲而粗长,扎的她不但眼睛都睁不开,而
且让脸上又痒又麻,有几根钻进她的鼻孔里,差点让她打出喷嚏来。
  阳明的肉棒坚硬到极点,那轻轻颤抖的身体也充分表明了他此时的激动,然
而离最后的爆发总还是差那么一点,对此,经验丰富的妮卡希也深知,可此时肉
棒已经被她吞到底了,迫于眼下的处境她又不能上下摆动头以制造给对方更大的
快感,换句话说,她要想靠嘴让阳明泄出来似乎已经是不可能了。
  妮卡希当然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她稍稍停顿了一会,似乎是让喉咙尽量适应
异物的侵入,又好像是修整调息,过了约半分钟,她先是轻轻上下滑动了一下,
然后喉咙收缩,做起了吞咽的动作。
  阳明顿时浑身一激灵,魂都快差点飞出来了,他还是第一次在口交中体会到
如此强烈的快感,他只觉龟头下端的一截肉棒被咽喉死死卡住,其力度之大,就
如同一根弹力极强的皮筋给箍住,以至于都感到有点疼痛,然而不可否认的是,
这种带着一丝疼痛的快感更加爽利,简直都要令他叫出声来。
  妮卡希此时拼命的压住呕吐感,喉咙里接连不断的做出吞咽动作,就在她两
眼翻白,快要昏过去之时她蓦然感觉到男人的小腹一阵急颤,经验丰富的她当然
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当下用力憋住一口气,开始做最后的冲刺……
       ﹡﹡﹡﹡﹡﹡﹡﹡﹡﹡﹡﹡﹡﹡﹡﹡﹡﹡﹡﹡
  傍晚时分,阳明一行行驶到了一片山谷之中,根据地图显示,他们已经进入
了M 国有名的自然保护区——瓦齐原始自然保护区,这里已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
织纳入了世界人与生物圈保护区网络的自然保护区,每年享受着联合国的专项拨
款,而这对M 国政府来说无疑是极有面子又有实惠的双好事,所以他们对瓦齐自
然保护区还是相当上心的,基本上没有破坏这里的原始风貌,但是从另一个角度
讲,这里的每一个原始部落都是一个小王国,外人一旦进入而又不小心触犯了某
些禁忌,那就非常危险,基本算是生死由命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阳明之前才显得那么犹疑,不过现在既然决定了要走
这条路那么他自然也就不再多想这些不确定的因素了,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小心
谨慎,力图不出差错。
  看着隐没下去半边的太阳,阳明道:「好了,今晚看来我们只能在这里露营
了。」
  「哦,这里吗?」索菲怀疑的看了一下四周,只见周围草深林密,实在不是
一处休憩的最佳地点。
  阳明冲索菲「嘘」了一声道:「你听。」
  「好,好像是水流声。」妮西卡凝神小声道。
  索菲随之也点头道:「不错,是流水声,看来不远处有河。」
  阳明笑道:「听声音应该是条小溪,走,今晚我们就去那里宿营。」
  「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索菲挥着手臂,显得颇为兴奋。
  已经换做阳明驾驶的悍马小心的在丛林中穿行,车子所发出的低沉排气声在
寂静的丛林中显得雄浑有力,亦扰乱了这里的平静,栖息在树枝上的不知名鸟儿
纷纷振翅飞走,草丛里的各种小型动物也四处逃散,引得索菲和妮西卡这两个从
来没来过原始丛林的妮子是大呼小叫,兴奋不已。
  约五分钟之后,一座瀑布出现在一众人的眼前,瀑布不大,一股约两米宽的
水流从不足十米高的山涧飞流而下,打落在嶙峋的山石上溅起一团团水雾,接着
落入山涧下的一个水潭,然后分散出好几支小溪,顺着山势蜿蜒而下。
  见此,索菲迫不及待的就跳下车,拍着手欣喜道:「太棒了,这里还有一个
水潭,这就是天然的泳池啊。跑了一天了,等会我得好好洗洗,嘻嘻!」
  这里有水源,还有一块较为平坦的草地,是一处理想的野外憩息地,阳明心
下满意,但仍不敢大意,他连忙制止了索菲四下乱跑,提醒道:「这里草比较深,
小心毒蛇。」
  索菲有过之前那次险些被绿曼巴蛇咬的经历,顿时吓一跳,慌不择的跑了回
来,跳上车还四下张望,十足的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的模样。
  阳明嘱咐两女先在车上别下来,他跳下车,用匕首砍下一根长长的树枝,然
后在草丛里一阵拍扫,确定里面没有危险后才招呼两女下车,将车子后备箱里面
的帐篷等物搬下来。
  悍马车上除了武器之外,各种野外生存的装备也基本齐全,像什么帐篷,指
南针,强光电筒,急救箱等物品一应俱全,比他们来时车上的物品都丰富,而这
些自然都是阳明知道这条路线比较危险而准备的。
  阳明选择了一处离水潭约五米处的浅草地上搭建帐篷,不过他翻遍了车子的
后备箱也就找出了两顶小帐篷,索菲见状,不由吃吃笑了起来,趴在他的肩头小
声道:「这两顶帐篷我和妮西卡一人一顶,你嘛,就将面临一个选择题了,今晚
是去她那还是来我这?嘻嘻,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个选择。」
  「这个……」阳明正想说点什么,却发现索菲已经走开,笑嘻嘻的拉着妮西
卡开始搭建帐篷了,他只好咽回要说的话,苦笑的摇了摇头。
  帐篷很快就搭建好了,随后索菲便想去水潭洗澡,要是搁在之前,她肯定是
二话不说,直接脱衣入潭了,但现在她知道了这里表面虽然平静,可暗地里不知
隐藏多少危险,不能马虎大意,于是她征询道:「嗨,阳,我想下水洗澡,可以
吗?要不要先扔几个手雷?」
  阳明又好气又好笑道:「嗨,你当手雷不要钱吗?这东西是很贵的好不好,
而且你看这里潭水清澈见底,不像之前那条大河,这里是不可能有鳄鱼之类的攻
击性动物的。」
  索菲嘻嘻一笑,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道:「其实我也知道这里应该没什么
危险,只不过是向你再次求证一遍嘛。」
  「呵呵,警惕性提高不少啊,有进步!」阳明笑着表扬。
  「哼,那当然!」
  「好了,快去洗吧,我去准备晚餐,晚上我可不想再啃那干瘪无味的粗面包
了。」
  「太好了,一想到那粗硬的干面包我就毫无食欲。」
  阳明看了看四周道:「那我去周围看看,看能不能打到一些野味。」
  「哦,阳,那你可千万别走远了。」
  「放心,我不走远,不会有事的,哦,对了,我给你的那把枪还在吧,有危
险你就开枪。」
  一番叮嘱之后,阳明就向丛林深处而去,而他身后则传来两女的泼水嬉戏的
声音。为了以防万一,他不敢走远,保持着始终能得见两女声音的距离。
  这样一来,阳明所行的范围就极为有限,只能在离水潭二三十米的地方搜寻。
本来,这里丛林茂密,野生动物是极多,他想猎取几只小型动物应该是不难的,
但由于刚才悍马车所发出的排气声的惊扰,此刻他是寻觅了半天也见不到半只动
物,就连树上的鸟儿也是踪影全无。
  没办法,阳明只好打算空手而返,准备今晚继续以面包,罐头等干粮下肚,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发现这里有一样东西还是蛮多的,那就是蛇,每隔几步
他就会发现有一条蛇盘绕在树枝上,有点甚至直接横在地上的草丛里,以至于他
想走过去还不得不用树枝将蛇慢慢挑开。
  「何不做个蛇羹?」阳明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随即觉得这个念头非常好,
因为旁边就有水源,水质清澈,做出来的蛇羹味道必定鲜美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