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我最爱的姐姐被我亲手推向了深渊】(第1章)[图文]
一个老旧的小区门口,走来了四个穿着有些社会气息的人,但看他们有些稚
嫩的脸型就能知道,这几个人还都很年轻。
  自从古惑仔火了之后,跟风最多就是这些年轻的学生,出去混,出去打架,
讲哥们义气。
  四人中,一个体型略胖的人站在了小区门口,开口说道:
  「那强哥,我先回家了!」
  「嗯,过两天咱们再出去嗨。」
  「好嘞!对了竹竿,你到家了记得给我传那个……咳咳。」
  「嘿嘿,没问题,保证让你看到爽。」
  「胖子,你小心点被撸的精尽人亡了。」
  「不可能,我存货足着呢。」
  「你就吹NB吧,我们走了。」
  几人挥了挥手后,离开了小区,走路的姿势显得吊儿郎当的,不过他们自己
觉得这样走很酷,外人的眼神他们是不在乎的。
  被称为胖子的人看几人离开后,转身走向小区,因为现在是暑假的关系,虽
然还是下午但小区内也比较热闹,因为是老小区,里面的人都是老相识。
  「小然回来了!」
  「啊,二大爷又去遛弯呀。」
  「是啊,出去转转。」
  胖子本名林然,也在这小区住了十多年,周围的邻居都认识,虽然林然在外
面瞎混,但回到小区里还是下意识的会收起身上的地痞气息。
  小区里第一栋楼就是林然的家,跟路过的邻居打了个招呼后,林然迈步走向
自己的家。
  他家是二楼,来到门口正掏钥匙的时候,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林然看着
突然打开的门愣住了。
  林然愣住是因为他家里应该是没人的,这关系到他一个比较悲惨的过去,那
事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但对他的影响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抹消。
  林然一家四口,他还有个姐姐叫林欣怡,比他大三岁,因为他是家里的小儿
子,所以父母对他格外的宠爱。
  他姐姐偶尔也会因为这吃醋,但姐弟俩关系依然很好,平时大部分时间也都
是他姐姐照顾他,林然有什么好东西也会找姐姐分享,一家人可以说其乐融融,
但几年前的一场事故改变了一切。
  「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嘿嘿,就今天下午回来的,怎么样,想姐姐了没?」
  「呃……。」
  给林然打开门的正是他的姐姐林欣怡,林欣怡穿着上非常朴素,但身上有一
种小家碧玉的气质,再加上一副姣好的面容不错的身材,看上去十分耐看。

  不过一副知心姐姐样子的林欣怡看到他弟弟没有理她,马上摆出了一副受伤
的表情说道:
  「呜……小然然啊,这么久没见到姐姐都不想我吗?」
  「姐你能不能别叫我小名,你看我现在这体形跟这小名也不搭配啊。」
  「你还好意思说,怎么比我上次回来还胖!让你多运动你也不听,你瘦的时
候多帅啊!」
  「我才懒得减肥,现在这样挺好。」
  林然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屋里,本来乱糟糟的屋子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
仿佛换了个模样。
  「啧,每次你一回来我就有种搬了新家的感觉。」
  「那种狗窝你是怎么住的下去的。」
  「咳咳,我感觉挺好的。」
  「你就是懒的!对了,小然然,刚刚门口那几个是你朋友吗?」
  「都说别叫我小名了,而且你怎么看到他们的。」
  「人家一直在窗口看着外面等你回来呀。」
  「……姐你好好说话。」
  「我真的在等你回家嘛,小然,我看那几人,感觉他们有点……嗯……就是
……。」
  「像街头混混吗?」
  「嗯……你知道呀,那你怎么……怎么还跟他们……。」
  「没办法,班上除了他们就没人敢跟我做朋友了。」
  「啊?对不起……小然我只是……。」
  「哎呀没事的,你也是为了我好,而且其实他们几个挺好的,挺讲义气的。」
  林然摆了摆手,向自己的卧室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
  「姐,那我先回屋里歇会儿了!」
  「嗯……。」
  看着林然走进屋里关上门后,林欣怡幽幽的叹了口气,看向他弟弟门口的眼
神里显得十分复杂,担心中又有一丝愧疚。

  这份愧疚也源自于几年前那场变故,虽然姐弟俩看上去都挺好,但其实两人
心中都藏着一件悲伤往事。
  那场事故毁了太多的美好,那是一个暑假,他们一家人决定去旅游,开着家
里的车,一家人快乐的踏上了旅途。
  但刚到郊外就遇到了一个闯红灯的大货车,一声巨响后,他们乘坐的小轿车
直接被撞的面目全非,他父母在那场车祸中离开人世了。
  坐在后排的林欣怡只受了些轻伤,但她弟弟林然却被撞成了重伤,在整整修
养了两年才回复正常。
  这也是林欣怡愧疚的来源,本来承受这份痛苦的人应该她的,车祸来临的一
瞬间,坐在前排的父母直接毙命了,但坐在后排的她们只是受到了些冲击造成的
轻伤。
  但货车倾倒后,货车上的大块钢筋砸落了下来,林欣怡被突然的变故吓得呆
住了,而这时她弟弟林然将她护在了身下,本应该被她保护的弟弟保护了她。
  钢筋砸落,她眼前都是殷红的血液,那时她也只是个小女孩,遇到这种状况
让她一瞬间大脑空白了,她只是大声的哭着,不知如何是好。
  当时她以为,她的家人都离她而去了,这世界上只有她自己孤身一人了。
  旁边路过的人打了急救电话,林然被抢救了回来,虽然受了重伤要修养很久,
但当时的林欣怡就在心底发着誓,她的命是她弟弟救得,她要照顾弟弟一辈子。
  林然在医院和家里修养了近两年才康复,但事故还是在他身上留下了痕迹,
林欣怡生得漂亮,作为弟弟的林然自然也是一个小帅哥。
  但那场事故在他脸上留下了一大块疤痕,让他的面目变得有些可怕起来,而
且两年来长期卧床无法运动,让林然的体重直线上升,成为了一个小胖子。
  以前也有小女生喜欢过他,刚出事时还经常有人来看望他,但看到他变成这
副样子,来往的同学越来越少,最后一个也没有了。
  出院后,林然回到学校,可同龄人已经毕业上了高中,同班的人都比他小了
两岁,相互之间都没什么共同语言,长期在家的他一时也不太适应这种生活,于
是变得有些孤僻起来。
  以前林然也是个非常懂事非常乖巧的人,但这场事故后他变了,除了孤僻之
外,也有了很多其他的不良习惯。
  这些事林欣怡都知道,但对此也没什么办法,只是让她心中那份愧疚感更深
了,她曾尝试着去充当父母的角色,但她没能做好。
  而且,她自己也要上学,她学的很努力,就是为了将来找一份高薪的工作来
照顾她弟弟,她们之前的家庭只能说条件还凑合。
  事故后两人也获得了一笔赔偿款,虽然对两个孩子来说是那一笔巨款,不过
当时已经在上高中的林欣怡已经有了一些危机意识,将这笔钱存了下来,依然每
月省吃俭用。
  毕竟这些钱是死的,就只有这么多,如果花完了,还没有赚钱能力的姐弟俩
是无法在这个社会生存下去的。
  不过,她坚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她现在大二了,外语专业,毕业后打算做
翻译工作,一是因为她觉得翻译的工作工资很高,一是她自己也比较喜欢外语。
  这次放假回家,看到她弟弟不在将乱糟糟的屋子彻底扫除了一次,随后就有
些无聊的看着窗口发呆,于是就看到了门口的林然和他的朋友。
  看到那几个人的样子就知道是小混混,对他弟弟跟这种人在一块,林欣怡有
些不太开心,她弟弟在她眼里永远都是那个乖巧懂事的小然然,跟这种人时间久
了学坏了怎么办。
  不过,刚刚她弟弟那句「班上除了他们就没人敢跟我做朋友了」这句话,让
林欣怡心中一窒,之前准备的措辞全都说不出口了。
  初中这个年纪的学生,心思还都非常单纯,也是个非常看脸的年龄,林然没
破相之前,身边一群小姑娘围着转。
  但现在,别说小姑娘了,连男生都不太敢搭理面色「阴冷」的林然,而且林
然本身就比他们大两岁,那在整个班级里就是异类中的异类,林欣怡能想象得到
她弟弟在班里大概是个什么境地。
  不过她也不能放任弟弟就这么自甘堕落下去,林欣怡思考了一阵,向她弟弟
林然的房间走了过去。
  卧室里,林然表情如常的回到书桌前,这些年经历了太多人情冷暖,也经历
了很多绝望难熬的时刻,但他们姐弟俩都挺过来了。
  所以她姐姐提到这些事他的内心是不会引起什么波澜的,再说,他知道姐姐
也是为他好,经历了那些事的林然远比同龄人考虑的更多。
  不过,林然也确实在自甘堕落,或者说是有意的放纵自己,做个没心没肺的
恶棍,也许心里就不会一直想着那些令人伤心的过去了。
  罗强那几人虽然都是小混混,但是对自己人确实是真的够义气,兄弟之间虽
然口头上天天互损,但遇到事还是愿意为朋友挡一刀的,林然觉得,有这就足够
了。
  而且,不得不说,做一个每天无所事事的咸鱼混混,日子确实过的很舒心,
不用考虑太多的压力,怎么开心怎么过就行了。
  林然打开桌上的电脑,开机后打开聊天软件,上面已经有了一个名为竹竿的
好友留言消息。
  [ 竹竿:这里面是前两天我发给瘦猴的,也转发给你一份。] [ 竹竿:要是
不够看,我到家之后再给你找。]
  林然点击鼠标往上翻了翻,一大堆的文件列表出现在他眼前,光看文件名字
就让他两腿之间的小兄弟抬起了头。
  林然咽了口吐沫,找了个看着就很刺激的名字,按下了播放按钮。
  画面很快出现,林然快进着看了看前面的剧情,很快进入了正戏,看着画面
里交缠的肉体,女优那欲拒还迎的表情,还有那动人的呻吟声,林然的小兄弟已
经膨胀的快爆炸了。
  林然目光瞄向书桌,结果发现上面的纸抽已经用光了,无奈的他只能忍着兴
奋准备起身去柜子里再拿个新的纸抽。
  「哇………这女的胸好大啊…。。」
  林然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发现一个精致的面孔就在自己旁
边,一双眼睛发光的看着屏幕里的画面,正是他的姐姐。

  「卧槽,姐你怎么在,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林然说着话,突然想到自己电脑正播放的内容,回头「啪」的一声将笔记本
扣上了。
  「你…你这人怎么进屋不敲门的!」
  「啧啧啧…。原来小然喜欢大胸的女人啊…。怪不得都不爱理姐姐了…。。」
  「姐!!」
  「不过也不要一直看这种视频呀,出去找个女朋友拐回家里来还不是想干什
么就干什么!」
  「我这模样哪有女的看上我。」
  「哎呀,所以你开始减肥嘛!瘦的时候多好看,今晚就开始减肥,晚上别吃
饭了!」
  「我脸上还有疤痕呢。」
  「你脸上的疤痕现在也不怎么明显啦,而且现在小姑娘很喜欢这种凶狠风的,
到时候你在续个胡子,啧啧啧,有故事的男人,想想就有魅力。」
  「得了吧,对了,你赶紧出去!」
  「干嘛让我出去?你是不是还想看?小孩子少看这种影片,很伤身体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而且我不是小孩子了,你赶紧出去!」
  「哎呀,你别推我!」
  林欣怡被他弟弟推出了门外,林欣怡还想再进去,结果门「砰」的一声就被
关上了,随后又传出了了反锁的声音,断绝了她待会偷偷溜进去的念头。
  门口的林欣怡脸色有些红润,内心也不是表面上那么平静,刚刚进屋本来想
跟他弟弟道个歉的,可没想到弟弟竟然躲在屋子里看色情影片。
  林欣怡已经上了大学,对这种事自然不是什么都不懂,也在宿舍一群女流氓
的怂恿下一起看过色情影片。
  只是她们看的是香港早期拍的那些三级影片,就算是激情戏的时候,也不会
那么暴露,关键的部位都不会拍,甚至经常故意用一些场景里的道具给遮挡住。
  不过她弟弟看的也太露骨了,画面里的男女赤裸裸的纠缠在一起,甚至会给
隐私部位拍摄特写,从来没看过这种东西的林欣怡也愣住了。
  怕在弟弟面前丢人,只能强做镇定的装出一副自己是过来人什么都懂的样子,
其实林欣怡内心也是慌乱的不行。
  不过此时被弟弟赶出来,林欣怡有些不甘心,敲了敲门喊道:
  「小然啊,找女朋友才是正路啊,现在班上有没有你看上的,姐帮你出谋划
策啊!」
  林欣怡喊了好几句,可惜屋里没有丝毫的回应,但这点小挫折怎么可能难倒
她,林欣怡眼珠一转,嘴角露出一丝奸笑得跑向自己的卧室。
  另一个卧室里的林然听到门外的姐姐放弃后微微松了一口气,打开笔记本,
屏幕上又出现令人血脉偾张的画面。
  林然下意识的又回头看了一眼,随后想到自己已经反锁了门,姐姐已经进不
来了,林然摇了摇头,正准备按下播放键时,窗外突然传来了声音。
  他们姐弟俩的卧室是挨着的,卧室都有一个小阳台,虽然不是直接互通,但
间距很近是可以从隔壁跳过来的。
  此时她姐姐就站在阳台边缘,准备向这边跳过来,林然看到这吓了一跳,连
忙大声喊道:
  「姐你疯了,赶紧下去!」
  「哈哈哈,天真的弟弟,锁门是拦不住我的!」
  「你神经病啊!快下去,我不锁门了!」
  「嘿嘿,你早说呀,害我折腾…啊,呀啊……。」
  林欣怡见她弟弟服软,心中得意的很,正想从阳台上下来时却有些没站住,
一不留神身子一歪摔了下去,屋子里的林然吓了一跳,连忙冲向了阳台。
  几分钟后,衣服上沾满了杂草和灰尘的林欣怡低着头坐在客厅的椅子上,两
只手捏着手指,一副做了错事的小姑娘样子。

  林欣怡家里是二楼,而且老小区楼层都比较矮,所以林欣怡摔下去只是闹了
个灰头土脸,倒是没受什么伤。
  「你都是大学生了,怎么还这么毛毛躁躁的,一点都不稳重!」
  「对不起…。」
  「以后还敢不敢爬阳台了?」
  「不敢了…。。」
  「摔下去多危险,幸亏咱们是2楼,要是再高点你摔下去怎么办!」
  「我…。我就是…。」
  「还敢顶嘴,我说你是为你好!」
  「噢…我知道了…咦?不对啊,怎么轮到你训我了!」
  林欣怡突然反应过来不太对劲,自己竟然被弟弟训斥了,这自己作为姐姐的
威严何在,林欣怡刚想奋起反驳时一条毛巾扔到了脸上。
  「把你脸上的土擦擦,挺好看的脸都变成花猫了。」
  「啊,林然,我跟你拼了!」
  林欣怡抬手将毛巾拽下来,仿佛炸毛的小猫一样,准备跟林然拼命,可一抬
头,却看到了她弟弟那有些担忧后怕的眼神。
  林欣怡举起来的手缓缓的放了下来,语气温柔的说道:
  「对不起啊…让你担心了。」
  「没事,你没摔伤吧?」
  「没有没有,就是身上都是土和草叶。」
  「那我去把热水器打开,水热了之后你去洗洗澡吧。」
  「嗯。」
  林欣怡手里握着毛巾,看着林然走向卧室的背影,心里暖暖的。
--------------
  天色渐渐的黑下来,屋内传来了饭菜的香味,虽然说着要让弟弟减肥,但林
欣怡还是不太舍得让弟弟挨饿,于是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可口的饭菜。
  「哇,四菜一汤,这么丰盛?」
  「当然了,几个月没尝到姐姐的手艺,是不是十分想念。」
  「还好吧…。呃,非常想念,没有姐姐做的菜我都饿瘦了。」
  「哼,你这语气也太假了。」
  「好好好,姐姐手艺最棒了,5星级大厨也不过如此了。」
  「这还差不多,吃饭吧!」
  「就等你这句话了,我快饿死了。」
  「就知道吃,明天开始要锻炼减肥,知道吗!」
  「知道了知道了。」
  「还有啊,找女朋友这件事也抓点紧啊!」
  「姐,我还上初中呢…。早恋影响学习。」
  「你学习个P,我还不知道你,而且你现在不是马上要去高中了吗?」
  「这不是还没上呢吗,我就还是初中生。」
  一顿饭很快就吃完了,林然破天荒的主动去收拾碗筷,林欣怡坐在座位上,
一手托着腮看着他弟弟林然。

  「小然呀…。」
  「怎么了?」
  「不追女朋友也行,你以前那些男性朋友也可以联系联系的。」
  「咳咳,啥?你啥意思。」
  「什么啥意思,就是让你………呸,你想哪去了!」
  「是你那句话有问题好吧。」
  「好好好,是我的错。」
  「本来就是你的错。」
  「我想说的,今天跟你回来那几个朋友虽然看上去有些痞,但你觉得他们好
就继续相处着吧,你现在也成熟了,有分辨是非的能力了,多几个朋友也挺好的。」
  「嗯…。」
  「然后,以前你不是也有几个人跟你关系挺好的嘛,为什么现在…。。」
  「就因为那些事很久没联系了,现在他们马上都上高三了,我…。。」
  「唉,这算什么时,约出去一起开黑打两场游戏什么感情都回来了。」
  「你还知道开黑玩游戏。」
  「当然,你姐现在玩游戏厉害着呢。」
  「切…。」
  「你还不信,他都夸我天赋好呢。」
  「他………人字旁的他?」
  「呃………没有没有…。」
  「姐你这是…有情况啊?」
  「那个,天挺晚了,洗洗睡吧。」
  林欣怡突然有点心虚,眼神飘忽着敷衍了两句后,起身跑向自己的卧室。
  「你给我站住!」
  「我困了,要睡了,啊,你敢抓我头发!松手!」
  林欣怡在门口被她弟弟一把拽住了头发,不由得站在了原地。
  「怎么回事?跟我说说,交个男朋友而已,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呃…也不算是男朋友吧,就是大学里有个人在追我……。」
  「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哪有什么程度…就…就…。。」
  「就什么?」
  「就牵了手…。。」
  「嗯…然后呢?没了?」
  「没了啊…。」
  「就这啊,切…。。」
  「哎?你这语气怎么回事…。。」
  「我还以为终于能有人降服我姐这个女神经了。」
  「切,是我降服他,他哪敢降服我这个…靠,我哪里……咳咳,人家哪里女
神经啦?」
  「噫…你快算了吧,这风格不适合你。」
  「你…。!哼,话说,小然你不吃醋吗?」
  「吃醋?为什么吃醋?」
  「我这么美丽温柔可爱活泼的姐姐就要被人拐跑了,你就没有点…嗯?特别
的感觉?」
  「特别的感觉…。也有…。。」
  「是什么感觉?」
  「就是…。太TM高兴了,哈哈哈哈哈!」
  「靠,林然你死定了!别跑!」
  林然大笑着跑回自己的卧室关上了门,林欣怡气急败坏的在门口踢了几脚。
  门内的林然,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凝固了,靠在门后,眼神有些落寞的盯着天
花板,不知在想些什么。
  门外的林欣怡冷哼了两声后说道:
  「看在你今天乖乖洗碗的份上,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了,明天我要去面试两
份家教的兼职,吃饭的事你自己解决啦!」
  夜色渐深,姐弟两人都躺在床上发呆,几个月没见两人的感情没有变的生疏,
但两人之间也都有了各自的秘密,也有了一些想法上的分歧。
  随着年龄的成长,两人终究会有分别的那一天,也许这一天,没有他们想象
的那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