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挡不住的熟女诱惑】(一)

            挡不住的熟女诱惑(一)
  邱鸣筠今年19岁,身高1米86,长得高大帅气、俊朗阳光,是北方某省
会城市一所重点大学历史系的大一学生。他是很聪明的那种人,不怎么用功就能
让学业很拔尖,业余爱好喜欢踢球,球技精湛他是系队和校队的绝对主力。
  邱鸣筠除了长的帅、学习好、球技佳,还是个官二代,爸爸邱江凌是**市检
察院常务副检察长,妈妈徐佳萌是**市司法局档案室主任,这样出众的男生很容
易获得女孩子的芳心,奇怪的是,他对谈恋爱似乎并不感冒,已经拒绝了好多女
生,同学们都对此表示不解。其实邱鸣筠只是对小女生没兴趣,他喜欢的是熟女,
他心中的女神是徐佳萌,也就是自己的妈妈。徐佳萌今年37岁,被誉为司法局
第一美女,长得甜美可人,1米68的个子,身材丰腴高挑,38E的乳房不禁
让人想入非非,修长的美腿总是穿着各种款式的黑色丝袜,透明的、提花的、网
格的等各种款式都有,极尽诱惑。
  有这样一个漂亮妈妈,邱鸣筠能不心动吗?特别是进入青春期后,身体和心
理的发育让邱鸣筠萌动的内心越来越不安分,徐佳萌丰满的乳房、挺翘的肥臀和
诱人的黑丝总是如影随形在他眼前晃动,尤其是看到妈妈穿着黑丝的美脚、美脚,
大鸡巴就不由自主硬起来,为了发泄他对妈妈愈来愈炽热的欲火,起初他尝试着
偷看妈妈洗澡、换衣服,后来拿着妈妈的黑丝打手枪,再后来就是偷窥爸爸妈妈
做爱。这些行为一度让邱鸣筠的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不过自从他通过网络接
触到绿母类型的文章后,心理就发生了不可思议的转变,他渐渐陶醉沉迷于绿母
的故事情节中难以自拔,最后居然发展到变态地幻想着妈妈和爸爸以外的男人做
爱,而他在一旁尽情偷窥欣赏。不过邱鸣筠虽然迷恋徐佳萌和绿母,却始终没有
乱伦的想法,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和妈妈发生关系。
  高一时的一次意外,让邱鸣筠的幻想成了现实。那是一个周六的下午,他准
备去踢球,因为司法局就在学校对面,每次踢完球,他都会把球放在徐佳萌的办
公室,等下次踢再去取。他是两点半到的司法局,上午徐佳萌和他说局里开表彰
会,中午有聚餐,留了点钱让他自己吃午饭。到了司法局,他在楼道里边走边想,
已经这个点儿了,聚餐应该结束了,妈妈肯定在休息,最好不要打扰到她。走到
办公室门口,他拿出钥匙悄悄地开了门,蹑手蹑脚地进入办公室,看到里屋卧室
的门虚掩着,不用说妈妈肯定在里面休息,他刚准备到窗台下面的角落里取足球,
里屋传来徐佳萌的声音。
  「魏局,哦…用力,哦…佳萌…好舒服!哦……」里屋传来了徐佳萌诱人地
呻吟声。怎么回事儿,妈妈在干嘛?魏局,难道是司法局副局长魏明涛?妈妈难
道在和这个男人……,满腹狐疑的邱鸣筠不敢再往下想了。
  「佳萌,我的美人,哦……你真是个骚货,肏你真鸡巴爽。」听到这个猥琐
的声音,邱鸣筠确定说话的人就是魏明涛,他不敢相信,妈妈真的出轨了,他满
是失落,为了和这个男人偷情,妈妈居然骗他局里开表彰会,奇怪的是,他并不
愤怒,甚至还有些兴奋,虽然妈妈的出轨让他多少有些接受不了,但没想到他幻
想的事情居然会成真,妈妈真的在和别的男人通奸。
  带着复杂的心情,邱鸣筠地走到里屋门口,轻轻推开一点门,从门缝里的一
切让他目瞪口呆的一幕,尽管他对此有足够的思想准备。魏明涛赤身裸体盘着腿
坐在床上,徐佳萌坐在他腿上,大鸡巴完全插进了她的骚穴,两只大手一手扶着
她的后背,一手揉捏着丰满的乳房,她的双手环抱着他的脖颈,两条穿着黑色提
花丝袜的美腿盘在他的腰间,她的身体在他腰腹用力地冲击下上下起落着,俏丽
的脸上露着痛苦而享受的表情。
  「哦…魏局,用力…哦…,佳萌,啊…佳萌,要高潮了…用力…啊!」徐佳
萌淫荡的催促着。
  「你个骚货,老子…这就给你!肏烂你的,你的骚屄!」魏明涛后腰用足力
气向上一顶,龟头紧紧顶住了徐佳萌的花心,一汩汩浓浓的精液从马眼喷射而出,
花心持续被精液冲击刺激的徐佳萌直翻白眼,当最后一汩精液射完后,「啊…
  …」,她一声低吼,身体不可避免的高潮……
  看着徐佳萌不断抽搐的雪白胴体,邱鸣筠的裤裆早就支起了帐篷,嘴里喃喃
地感慨道:「天哪!妈妈居然这么骚!」,他早已没有踢球的欲望,唯一的想法
就是想看看妈妈和魏明涛究竟要进行到什么时候。
  大概是累了,魏明涛抱着徐佳萌躺到床上,大鸡巴依然插在骚穴里,一道道
奶白色的精液从阴道口流了出来,浸到床单上。徐佳萌迷离地看着魏明涛,轻喘
着说道:「魏局…,你真厉害,中午…中午到现在,都欺负了人家三次了…,人
家,高潮了……好几次了,都快,快虚脱了,你可…真坏。」说着攥起小粉拳轻
轻地打着魏明涛的胳膊。
  「还不是你太骚了,谁让你个骚货这么勾人,我他妈的一见你,大鸡巴就硬
邦邦的,就他妈想肏你的骚屄。」魏明辉一脸淫笑地说。
  「讨厌啦,居然…这么说人家。人家自从和你在一起,只要你想要,人家哪
次…哪次没让你满意?」徐佳萌继续轻打着魏明涛的胳膊。
  「所以啊,佳萌,我才这么卖力地肏你。你不是也爽的不要不要的吗?哈哈
哈」魏明涛放声大笑。
  「讨厌,不理你了。」徐佳萌假装生气道。
  「佳萌,你真不理我了。」
  「你这么说人家,就是不理你,才不是和你开玩笑。」徐佳萌撅起嘴露出生
气的表情。
  「好吧,佳萌,本来我带给你一个好消息,既然你不理我,那我就不说了。」
  「你爱说不说,人家才懒得听。」徐佳萌似乎真有些生气。
  「哎呦,我的大美人,真生气了?好啦好啦,我不逗你了,我告诉你,我二
哥昨天给我打电话,说他的任命下来了,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
  「真的?那下一步你提局长的事儿也十拿九稳了吧?」徐佳萌兴奋的问道,
眼睛里似乎放着亮光。
  「应该没问题吧,还有3个月市里大换届,有我二哥的关系,还能轮着别人?」
  魏明涛自信地说。
  「魏局,你的事儿十拿九稳了,佳萌提前恭喜你了;我老公的事儿,人家可
全拜托你了,你一定得费费心。」徐佳萌深情地看着魏明涛。
  「放心吧,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提拔副检察长,对我二哥来说,不算个什么难
事儿。」
  「魏局,佳萌谢谢你了。」徐佳萌的脸上满是妩媚,一只手伸向裆部,抓着
魏明涛的春袋,轻轻揉捏着睾丸。
  魏明涛的大鸡巴渐渐硬了起来,「佳萌,你个骚货,我干死你。」
  「魏局,有本事你就来啊……」徐佳萌挑衅道。
  「来就来,干死你个大骚货,肏!」魏明涛翻起身,把徐佳萌的美脚架在肩
头,完全硬起来的大鸡巴在骚穴里横冲直撞,她诱人地淫声浪语再次响满里屋卧
室……
  邱鸣筠似乎有些明白了,妈妈和魏明涛在一起,是为了爸爸的提拔,为了这
个家,妈妈的牺牲也是挺大的,但愿爸爸一直不要知道。
  那次意外的几个月后,魏明涛成了司法局局长,邱江凌晋升为检察院副检察
长,徐佳萌也被提拔为司法局档案室副主任。去年,魏明涛成了市检察院检察长,
不久就提拔邱江凌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魏明涛离开司法局前,把徐佳萌提拔为
档案室主任。
  邱江凌这几年连续获得晋升,人也志得意满,不禁有些飘飘然,邱鸣筠很清
楚,爸爸的顺风顺水都是妈妈给魏明涛做情妇换来的。几年来,邱鸣筠多次看到
妈妈和魏明涛做爱,从最初还有些不能接受到最后的坦然面对,他已经完全变成
了一个绿母控,每次看到妈妈被魏明辉肏得淫叫连连,他都充满了莫名的兴奋…
  …
  暑假第二天,邱江凌早早地出了门,那一声尖利的关门声吵醒了邱鸣筠,闷
热的天气让他怎么也睡不着,赖了一会儿床,起来洗了一把脸,刚出卫生间,无
意中朝父母的卧室瞟了一眼,看到徐佳萌正在梳妆打扮,他赶紧藏到卧室门旁边,
探出一点头偷偷看着妈妈。徐佳萌坐在梳妆台前,刚刚打过腮红的脸庞俏丽妩媚,
栗红色的秀发盘成一个高下适中的发髻,两绺细发垂过脸颊,让她美丽的容颜端
庄又透着活泼,她抬起双手从脸颊顺着洁白的脖颈轻抚着,一直走到乳房边缘,
张开纤细的手指轻轻按摩着丰满的乳房,脸上露着惬意的表情,约莫5分钟,才
不情愿地用黑色蕾丝胸罩束缚住两只可爱大白兔,她伸手从床边拿过一件白色修
身衬衫,穿上后胸部撑得胀鼓鼓的,她又从床边取了两条黑色中筒暗纹丝袜,一
条放在梳妆台上,拿起一条抓着袜尖和袜口稍稍拉了几下,拇指撑住袜口把丝袜
褪到袜尖,抬起一条腿脚后跟垫在座椅上,把袜口套进脚趾,绷直脚面半屈起雪
白修长的腿,用力一拉袜口,丝袜就提到了膝盖下边,双手在小腿上摩挲了几下,
然后拿起另一条丝袜,重复着刚才的动作。最后,从衣橱里选了一条黑色紧身七
分裤,穿上后,裤口露出的是黑色暗纹丝袜包裹的一截小腿和美脚。这一身打扮
让徐佳萌既显干练,又不失风情。
  门口的邱鸣筠看得嗓子干涩直咽口水,大鸡巴早就可耻地地硬了。自打上了
大学,他只有假期才能看到徐佳萌换衣服,这么香艳的场景让他憋了一个学期的
荷尔蒙加倍分泌,他急切的盼着妈妈早点上班,刚刚在卫生间他看到洗衣机里有
一条妈妈昨天换下来没来得及洗的黑色小网格连裤袜,他迫不及待地想用那条丝
袜打手枪。
  吃过早饭,徐佳萌刚准备出门,电话响了,有一个紧急文件需要马上回复,
家里的电脑在邱鸣筠卧室,她进了儿子的房间,坐在电脑桌前处理文件。好容易
盼到妈妈上班,没想到出现意外,只好继续等待,他极力控制着自己,努力平复
已然亢奋的情绪,但又经不住妈妈魅惑的黑丝美脚,就躺在床上假装看手机,眼
睛不时瞟向电脑桌下。她盯着视频构思着回复内容的同时,黑丝美脚也没闲着,
时而踮起脚趾踩着拖鞋,时而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脚尖勾着拖鞋晃悠着,时
而一只脚轻踩着另一只脚,稍长一点时间,想要穿回拖鞋,找不准拖鞋的位置,
整只脚在地上乱踩。妈妈的黑丝美脚让他浮想联翩,本已经荷尔蒙爆棚的他更加
难受,他想赶紧拿着妈妈的丝袜发泄欲火,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不停地祈祷着妈
妈赶紧弄完文件。
  半小时后,徐佳萌终于弄好了文件,立即用电脑微信发给了同事,关闭微信
的时候鼠标打滑没有点到关闭键,微信随即跳到电脑上方,她还有个会要参加,
着急的走,根本没注意,还以为完成关闭,随后就急匆匆出了门。
  早已被欲火折磨的快要崩溃的邱鸣筠跳下床,飞一般的跑到卫生间,从洗衣
机里找出妈妈的黑色小网格连裤袜,坐到电脑桌前,点开一张他偷偷拍下来的妈
妈的照片,把一条丝袜的袜尖盖到鼻子上深吸了口气,一股皮革混合着淡淡汗酸
的味道直入丹田,他再也受不了了,急忙扯下内裤,把另一条丝袜裹在大鸡巴上,
看着电脑上妈妈的照片,打起了手枪。
  片刻功夫,邱鸣筠就射了,一汩汩奶白色的液体射在了徐佳萌的丝袜上,他
微闭着眼睛,重重地喘着粗气,脸上露着舒服地表情,脑海里浮现着A片的场景,
只不过被暴肏的女主角不是AV女优,而是自己的妈妈……
  邱鸣筠觉得不过瘾,拿起另一条丝袜裹在大鸡巴上又射了一次。丝袜上已经
沾满了邱鸣筠的精液,他在卫生间把自己的万千子孙清洗干净,反复检查了好几
遍,确定妈妈不会发现异常才把丝袜放回洗衣机。
  接连发射两次让邱鸣筠有些疲倦,他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就在电脑上玩起
了实况足球。玩了一个小时,大概是运气不太好,他控制的球队怎么也赢不了,
气得他关掉了游戏,准备上网看看最新的足坛转会消息,看到显示器右下角微信
信息在闪烁,心中窃喜,原来刚才妈妈没有关掉微信,正好可以看看妈妈的聊天
内容,说不定能发现点妈妈的隐私。
  邱鸣筠点开信息,一下子弹出好几个对话框,他一个一个的点进去,几乎都
说些没用的废话,点到倒数第二个,对话框上写着翊菲,是妈妈的闺蜜沈翊菲阿
姨,也是一个让邱鸣筠一直都着迷的女人。沈翊菲和徐佳萌同龄,也是37岁,
目前在市里**区司法局工作,两人从小到大都是同学、闺蜜,也都是公认的美女,
不同于徐佳萌的甜美可人,沈翊菲长得诱惑妩媚,1米70的个子却更加丰腴浑
圆,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别样的风骚,让人一看见就有犯罪的冲动。可以说沈
翊菲是除了徐佳萌之外,在邱鸣筠心中排到第二位的女神。
  不过,点击对话框之前,邱鸣筠也觉得闺蜜之间能有什么好聊的,无非就是
用什么化妆品、买什么衣服之类的,可没想到,点开之后对话框里一下子弹出来
的内容让他大吃一惊。
  「佳萌,在哪儿?」
  「开会呢。」
  「几点散会?中午之前能完吗?」
  「10点40,还有半个小时。」
  「那个事儿你考虑好了吧?」
  「什么事儿?考虑什么?」
  「装什么装?你个骚货,没见你在我家里看的眼睛都直了。」
  「关我什么事儿,是你们两口子没羞没躁的,大中午的干坏事儿还不关门,
你杀猪一样的乱嚎乱叫,还怕人听不到?」
  「我就喜欢那样,谁叫立坤器大活好让我舒服呢?再说了,那是我家,我们
想怎样就怎样,怕什么?你要是性福和谐,会没羞没臊的看我们?我们又没请你?」
  「不知道家里有客人?不知道要尊重客人吗?」
  「尊重?你客人偷看主人就是尊重了?从一开始看到最后,还不是自己想看?
  要不是眼馋力坤的大家伙,你能看那么长时间?你个骚货,也配说尊重?」
  「呸呸呸,你个死女人,不理你了。」
  「好了,佳萌,别斗嘴了,我和立坤中午过去。」
  「快别来,才不要你们呢。」
  「怎么了?不愿意享受立坤的大家伙?我看是不好意思吧,我们不去也可以,
那一会儿去接你,去我家。」
  「不去不去,就不去。」
  「那我们就去你家。」
  「去什么啊?鸣筠放暑假了。」
  「那你来我家吧。」
  「我才不去呢,你们欺负我,我还上赶子往虎口送自己个儿啊?」
  「那我们就上门欺负你,反正你是难逃虎口。」
  「讨厌,鸣筠还在家呢,有本事你们就来。」
  「鸣筠在怕什么?给他喝点安眠药,睡着了不就得了。」
  「亏你想得出,你怎么不给你女儿若薇喝?」
  「你要来我家,我就给我女儿喝,你敢来吗?」
  「少来,我才不去呢。」
  「要不咱们出去开房?」
  「要死啊你?万一出现意外,不全完了?」
  「佳萌,我家不去,开房不行,那只有去你家了?」
  「去我家?不是和你说了,鸣筠在呢。」
  「刚才不说了嘛,喝安眠药啊,鸣筠爱喝健力宝,我们去的时候给他买上一
桶两升的那种,把安眠药放在里面,不信他不喝。」
  「你们可少来啊,安眠药能随便乱喝妈?万一喝出问题呢?」
  「佳萌,你就放心吧,普通的安定,放上一片,一般半个小时就睡着了,可
维持5、6小时左右,绝对不会出问题,我们问过大夫了。」
  「那也不行,这个没商量。」
  「那你说,究竟要怎么着?」
  「我得好好想想,待会儿散了会联系你。」
  「好吧。」
  邱鸣筠看了下时间:10点35,对话是从10点10分到10点半,通过
对话内容他基本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儿,妈妈欲求不满,沈阿姨给妈妈拉皮条,
对象竟然是沈阿姨的老公赵立坤!妈妈应该是对赵立坤满意的,可不想去外面,
而自己又在家里,妈妈不想让沈阿姨给自己喝安眠药,目前正在想办法。邱鸣筠
庆幸徐佳萌没有关掉微信,否则他不仅不会知道妈妈的秘密,还会错过一场好戏。
  徐佳萌和其他男人做爱,邱鸣筠不仅不在乎,还会感到无比兴奋,他很疑惑
沈翊菲怎么会给徐佳萌介绍赵立坤。都说女人是醋坛子,老公绝容不得别的女人
觊觎,沈翊菲却如此大方,这中间绝对有事儿,但邱鸣筠没时间想这些了,他很
想看到妈妈和赵立坤做爱,他必须得把妈妈留在家里。
  思考片刻,邱鸣筠有了主意,他拿起电话拨通了徐佳萌的号码,电话被挂断
了。
  「鸣筠,妈妈正在开会,接不了电话。是么事儿啊?」邱鸣筠收到了徐佳萌
的微信。
  「妈妈,同学叫我中午出去吃饭,吃完饭要去**湖风景区,准备租条船玩一
下午。」
  「好的,鸣筠,回来多和同学聚聚,都是大小伙子了,别总宅在家里。」
  「嗯,知道了,妈妈。我怕钱不够,给我转点钱吧」
  「好的,500够吗?」
  「够了,300就行。」
  「500吧,万一不够呢。」
  「谢谢妈妈。」邱鸣筠点了接收。
  「你几点出门?」
  「11点20。」
  「好好玩。」
  「嗯。」
  邱鸣筠露出狡黠地微笑,眼睛盯着电脑上的对话框。
  「翊菲,在吗?」妈妈马上给沈阿姨发了信息。
  「佳萌,我在,你想好了?」
  「刚才鸣筠和我说他中午和同学出去吃饭,下午要去**湖风景区。」
  「这么说可以去你家了。」
  「哦。」
  「你个骚货,怎么话也不敢说了?是不是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才不是呢,谁激动了,你再这样说,我不理你了。」
  「别啊,我的佳萌,我不说了。一会儿我们去接你吧。」
  「不用,散了会我还得去下单位。鸣筠和我说11点20出门,我11点半
回去,看看鸣筠在不在,然后通知你。」
  「佳萌,你也太谨慎了吧。」
  「不谨慎行吗?好了,不说了,11点半等我信息。」
  「好的。」
  邱鸣筠略施小计就让徐佳萌上当了,他早就想好了藏身之处,他选中了父母
卧室的衣橱。衣橱贴在卧室门口右侧的墙边,由四个推拉门组成四个大隔断,推
拉门正对着双人床,为了保持通风和美观,门上有很多雕花小孔,从隔断里面的
孔眼可以清楚地看到外面,而外面很难发现里面有没有人。
  约摸着徐佳萌快要回来了,邱鸣筠钻进衣橱,该做的事情都已做好,他心情
激动地等待着即将上演的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