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恋足的绿帽奴】 第一章

              恋足的绿帽奴
                第一章
  2018年夏,武汉。晚上10点。燥热的湿气早已将整个江城包裹得一丝
不透,纵有长江大湖,也无法阻挡这座城市在热浪中起伏,火炉之称谓真是名副
其实。而晚上偏偏是江城最热的时候,吸收了一天的热量在太阳落山后才真正散
发出来,给这座火炉中的人们洗一次免费的桑拿。可这并不能阻挡人们享受夜生
活的精彩,小龙虾、啤酒、田螺、烧烤各种大排档是武汉夏季永远的主题,食物
的香味和人们的兴奋叫喊充斥着每一个角落,成为武汉独有的生活文化。
  但这一切与象牙塔的人无关。依旧通亮的学院楼里是各种忙碌的身影。
  「师兄,明天还要杀白鼠吗?」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伴随着轻快的高跟鞋
声音。
  「恩,明天早点来」我头也不抬地回答道。
  这是个大课题组隶属下的小课题组,组里算上我只有六个人。辈分最大的是
一个延期毕业的师姐,叫赵玥,河南人。因为文章问题,不能按时答辩,所以拖
了一年,如今文章已经出来,只剩下小的修改问题,所以平常很少在实验室露面,
即便来也是带着她男友给她新买的包包或者衣服来炫耀,惹得师妹们一阵心痒。
  然后她整个人便在这艳羡的目光中得意离去,下一次出现又不知道什么时候
了。
  赵师姐脸蛋还算不错,男友据说是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平常少不了接触一些
风月场合,偶尔会听到赵玥会因为这个在电话里吵架,但最后都是得到一件名牌
包包或者衣服的许诺而结束。有时候我甚至怀疑她搭上这个男友就是为了这些奢
侈品的。
  刚才说话的是读研二的师妹,平时很用功,每天九点多到实验室,一呆就一
整天。师妹叫许菲菲,重庆人。重庆虽然美女多,但个头都偏矮,许师妹却不一
样。既有着重庆美女的独有的水灵白皙,还是172的大美女,身材玲珑,是名
副其实我们组里的组花,最重要的还是单身,据其本人说谈过一次恋爱,后来觉
得太无趣,就一直享受着单身的乐趣。单身的美女总能吸引异性的目光,其他几
个隔壁组的男同胞经常以借东西的名义逗留我们组,甚至不自量力的去搭话,最
后都吃了一鼻子灰。有一次几个组男生一起约喝酒的时候一个哥们甚至说胡话,
说此生一定要娶到许师妹,我很不厚道的把这句话转告给了师妹,她问我要了这
个哥们的照片,眼睛眨了眨,说体形还不错。让我这个本想着看笑话然后羞辱我
那个哥们的八卦男一时语塞。
  不仅别的组男生垂涎,跟许师妹一级的本组文师弟也是大献殷勤。文师弟本
命文玉亭,人如其名,是实验室里标准的小帅哥,湖北本地人。据说谈过好几个
女朋友,每次都坚持不到半年就分了,后来我们聊天才知道他喜欢跟各种女生撩
骚,好几任女友都受不了就离他而去了,他自己却反驳说女人真是小气。后来进
了实验室,遇到许师妹,说是遇到了真正的仙女,之前的都是胭脂俗粉,然后仗
着自己脸蛋不错,开始疯狂追求师妹。但师妹总是若即若离,让他总是觉得要追
上了偏偏又差了什么。他甚至删光自己的微信所有异性向师妹证明自己决心,可
师妹除了笑笑,再没别的反应。从研一追到研二,也算是有点毅力了。其实许师
妹曾私下对我说,这个师弟还没我那个哥们有趣。
  还有一个读研一的师妹,叫刘雨,也是武汉人。平时最喜欢跟许师妹聊逛街
电影什么的,因为刚读研一,压力不大,这个暑假一放假就跑没影了,后来看她
朋友圈才知道跑去日本游玩了。此外还有一个读博一的师妹,叫林然,山西人。
  林师妹应该是整个实验室最沉默的人了,梳着短发,也从不化妆,虽然素面
朝天,但五官很好。每天一早八点就趴着桌子上,看书做实验做记录,晚上十点
半回去。
  很少看她浏览网站,穿的衣服也那么几件。
  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张震,读博二,跟台湾著名影星张震同名,可惜
我却没有他那么好的颜值和身材,长着一张大众脸。我也曾经为自己这么普通自
卑过,但自己很自豪的一件事是大学追到了我暗恋很久的女神,大学一毕业就领
证结婚。老婆名叫舒子熙,我们是高中同学,后来又考上同一所大学,曾经在高
中就偷偷写过情书,大学追了三年才追到,所以比起文师弟,自己才算是真的有
毅力吧。老婆在高中就是校花,大学时候参加校花比赛拿得第一名,几乎是整个
学校的明星,如果在我们学校,你可以不认识那些知名的老教授,但要是不认识
舒子茜,基本就会惹众怒,算是大学白读了。老婆一身修长黑发,鹅蛋脸,眉黛
含情,目若秋水,皮肤吹弹可破,声音婉转动听,因为从小学跳舞,身材特别好,
曲线完美,手指细长如葱,脚盈盈可握,是真真正正名副其实的女神,比起现在
很多所谓的影视明星都毫不逊色。
  记得有一次我落在家里东西,老婆帮我送到实验室的时候,师姐师妹师弟都
看呆了,连进门的导师都扶了下眼镜,我甚至听到他吞咽口水的声音。我那一次
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感,拥有一个女神级的老婆在很多人看来就是实力的象
征,以至于后来组里很多人看我的态度都变了,一向很少跟我说话的师妹都开始
殷勤的找话聊,师姐在我面前也不那么趾高气扬,平时以帅自居的师弟在我面前
也是小心翼翼地喊我师兄。我深知这是老婆的功劳,所以攒了几个月的工资,买
了一双2900的白色运动鞋送给老婆当礼物。老婆跟其他女孩不同,特别喜欢
运动鞋,已经收集了一个鞋柜,每双都价值不菲。那双白色运动鞋也是老婆喜欢
了很久一直没舍得买的,老婆那次很满意,还同意让我帮她穿上。我现在依稀记
得自己当时几乎跪在地上,老婆的美脚轻轻翘着几乎靠近我的嘴唇,我的手拿着
鞋子几乎在发抖,因为我太兴奋了:老婆第一次同意让我帮她穿鞋子!当穿完后
她的鞋尖在我的额头轻轻一碰,然后娇媚地笑了一下,我差点没能忍住。
  实验室常驻人员介绍完毕。许师妹是我带着做实验的,她有个习惯是每晚十
点必走,雷打不动,即便是正在处理的细胞也可以丢下,脱下实验服走人,丢下
我一个人手忙脚乱的给她擦屁股。刚开始我因为这事以师兄的身份教育了下,但
自小含羞的我即便在普通女生面前都不敢太放肆说话,何况是许美女,很快在许
师妹无辜的眼神下缴械投降,更不用说文师弟这个护花使者在旁连连帮腔。许师
妹喜欢高跟鞋,但实验室高跟鞋诸多不便,所以都是出门才换上。当我像惯例一
样回答她第二天早些来的时候,她已经登着高跟鞋消失在走廊里了,响亮的高跟
鞋声音此刻一定撩动着很多仰慕她的男同胞吧。
  我没心情想这么多,许师妹也许算是美女,但在自己老婆面前真是差了太多。
  除去巫山不是云,见识到老婆美貌的人就很难再认同其他美女了。我快速地
写着今天的实验记录,对数据进行最后的处理,同时把明天的安排写在便签上贴
在我的电脑上,方便第二天许师妹来了知道下面的步骤。做完这一切,看了下左
下角的时间:10:25分。林然师妹刚刚已经收拾东西走了,我习惯性地说句
明天见,她似乎是嗯了一声就消失在门口了。「真是沉默的人啊」我心里暗暗感
慨道,收拾好自己东西,检查最后一遍仪器,关上灯,我也要回家了。
  对,是回家。虽然博士生也可以分配宿舍,但像我这种结婚的男人肯定要回
去陪老婆的,虽然从学校到家需要20分钟的车程,但跟回去看自己女神相比真
的不算什么。实验室其他人除了许师妹都住宿舍的,许师妹自己在校外租了房子,
说是一个人住着舒服,我们却总怀疑她是不是偷偷恋爱。不过文师弟不这么认为,
「女生本来就很多隐私,越漂亮的女人越希望有自己的空间」。真为他的盲目喜
欢头疼。
  家是我和老婆两家掏钱付了首付,130平,虽然不是很大却是不错的寄身
之所了。回去的路上会路过喧闹的夜市,夜宵的香味和酒精的刺激对工作了一天
的我总是有诱惑力,我却不为所动,一心赶到家里。当我伸手打开推开门准备喊
老婆的时候,发现屋里一片漆黑,才猛然想起来,老婆今天去参加高中聚会了。
  有些怅然的我把背包放在门口,脱下鞋子,没有开灯,呆立了五分钟。然后
轻轻的地舒了一口气,继续脱自己的衣服,把自己的衣服脱得精光,然后跪了下
来。凭着对家的熟悉记忆,在黑暗中我一步步爬到了我们的卧室。用头顶开了卧
室的门后,我继续爬行着来到了衣柜面前。老婆衣服很多,很多都是限量版,自
然不是我这个一个月只有1500生活补助的人可以买得起的,老婆家境不错,
现在在一家上市公司上班,出国的机会很多,基本都是自给自足,我觉得很愧对
老婆,曾经多次表态以后会好好赚钱让她过上富足的生活。不过表态太多老婆似
乎也听得有些倦了,但依然会鼓励我一下。这让我更加愧疚,娶了这么好的老婆
却不能好好疼惜。衣柜分两列,一列是她的衣服,另一列是老婆的所有鞋子。我
爬到鞋柜这一侧,对着鞋柜默默磕了三个头,然后嘴唇贴着地板上的换鞋垫认真
舔了起来,脑子里也慢慢陷入回忆。
  看到这里很多人觉得我很怪异,但不用怀疑,我是一个严重的足控。我喜欢
在老婆面前表现自己卑微的姿态,然后希望成为她脚下的奴隶。老婆后来也知道
我这样的癖好(如何知道的下面会讲),不过我们之间有约定,我既然喜欢表现
卑微的心态,就不可以碰她的鞋子以及她的所有物品。像今天这样哪怕只是亲吻
鞋垫都是违规的,但我真的无法忍受自己内心的欲望,只有在她不在家的时候偷
偷这样做,满足自己内心饥渴的欲望。我不知道自己这种足控究竟来自什么时候,
如果非要追溯本源,可能是小学三年级的一次经历吧。
  那时候我虽然读书还算用功,但也无可避免自己犯错误。有一次自己把老师
经常讲的一道题数学考试做错了,我是全班唯一一个做错这道题的人。数学老师
是一个30左右的妇女,高挑美丽却又极其严厉。她很难想象我这个平时成绩不
错的人也会做错,丢了这么多分数。但老师曾经说过,谁再做错这样的题型就受
严重的处罚,而现在这个接受处罚的人就是我。班上很多学习不好的人都幸灾乐
祸地看着我,甚至吹起了口哨,看老师如何收拾我。或许被大家架着下不了台,
或许是真的愤怒,她从讲台上狠狠地喊了我的名字,我应了一声赶紧站了起来,
她踏着高跟皮靴快速走到我面前,看了我几眼之后就快速地踢了我几脚。得益于
平常没少挨爸妈的打,我忍了下来没出声,但皮靴陷在肉里的痛苦让我直咬牙。
  也许我这种忍耐反而刺激了老师,老师又快速地补了几脚,最后一脚竟然踢
在了我的下体上。少时的我是没有性的观念的,对于下体的认识也仅仅是尿尿的
地方。
  有力的皮靴降临在我的下体时候,我整个人都麻地瘫软了下来,趴在课桌上,
身体弓着,一颤一颤的抽动着。老师这才满意的走回了讲台。你们可能觉得我是
痛的站不起来,其实不然,我体会到了一种独有的快感。尽管很痛,但有一股暖
流袭遍全身,脑子直接麻木失去意识,尽情地享受着这种暖流。这也许就是我人
生第一次性高潮吧,在被踢打中完成了。这种感觉让我一直念念不忘,以至于高
中学会自慰的时候,依然在不停回想这种情节,然后得到最畅快的一次释放。
  从此之后我便觉得女生鞋子尤其是皮靴高跟鞋有一种独有的魔力,让我臣服
让我甘愿被踩在脚下的魔力。进而引申到脚和整个女性身体都是高贵神圣的。我
觉得自己这种思想极其龌龊变态却让我无法自拔,曾经上网搜索,发现自己原来
是奴,也就是M。当我意识到这后,马上关闭了网页,内心狂跳不已,不敢相信
却又不得不承认,我的确有M的基因。而且每当用下贱之类的词汇来描述M时候,
我都会不自觉地勃起。我搜索了更多的网页,看到了更多的同好,所幸自己只是
轻度的。虽然自己偷偷地隐藏着自己的喜好,但还是被老婆发现了,而这就是我
接下来要讲的事情。
  那为什么不直接舔老婆的鞋子呢?我的确这么想过,也这么试过。有一次老
婆酒局回家,直接躺在床上睡着了。我回来后听到她轻微的呼吸声,看着她脚上
的白色运动鞋,许久,像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然后跪了下对着她鞋底轻吻了上
去!但我没注意老婆只是浅睡,注意到我的异动后,直接猛地踢了一脚,我整个
脸被鞋底抽飞了出去。我捂着脸,躺在地上不知所措,老婆突然大叫道:老公你
刚才在做什么?我支支吾吾地不说话,她看了一会说「你是不是刚刚碰了我的身
子?」我默然地点了点头。「「老公,你忘了我们的约定吗?」她坐在床上,居
高临下地看着我,就像看着一个可怜的小动物。
  是啊,还有那个约定。
  也许你们早就怀疑我这么一个长相普通,家境一般的男生是如何追到全校女
神的,真的是被我的恒心打动了吗?当然不是。我已经忘了自己到底给老婆递了
多少封情书,送了多少鲜花礼物,但第二天我总能在她宿舍附近的垃圾桶里找到
原封不动的鲜花和礼物包装盒。我一开始十分悲痛,自己狂热的内心被完全否定
的感觉让我一度绝望,可我很快想了过来,女神周围无数英才围绕,自己这么一
个普通的人倘若是能被正看一眼都是不可能的,即便我们是高中同班同学。打定
主意后,让我更加殷勤,甚至变成了习惯。每天想她,思考送她什么比较好。这
样一直到大三,我也忘记自己是不是还抱着希望,然而偏偏幸运就在我毫无防备
的时候降临了。像往常一样送完礼物的第二天,我收到了她给我的一条短信:礼
物收到了,很喜欢,可以聊聊吗?巨大的惊喜将我淹没,脑子被惊喜充斥地几近
麻木,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手哆嗦着拿着手机竟然不知道写什么好「那个
……好好…我…请你去吃牛排…你可能不喜欢……别的怎么样……你喜欢什么
……」语无伦次地发完短信,我竟然懊恼不已,担心女神会看了生气,结果很快
收到了回复「呵呵,你还跟以前一样傻里傻气的,就去吃你说的牛排吧不过要环
境安静点的」
  就这样我稀里糊涂地完成了第一次约会。约会的内容早已不记得,我只知道
她那天穿了黑色的连衣服,配上白皙的皮肤,十分秀美,简直是整个餐厅的焦点,
而我整个场面都尴尬的坐着,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虽然极力找话题聊,但自己
似乎真的不擅长聊天。舒子茜没有介意,一直微笑着看着我,一直到最后问了句
「你真想做我男朋友?」我用力地点头。「做我男朋友可是有条件的,你愿意接
受吗?」「什么条件我都答应」没等她说完我就赶紧抢答到。她咯咯笑了好久,
姿态美的让人心醉。过了一会她止住了笑,说「今天就到这吧你好好考虑下我的
条件可没那么好答应的」然后就离去了。我呆立当场,十几分钟才缓过来,既沉
醉于舒子茜绝美的笑容,又好奇究竟什么苛刻的条件。一个人独自回到寝室,翻
来覆去地睡不着,迫不及待地想等天亮发短信告诉她,自己真的什么都愿意,真
的,对于我这个普通的人来说,如果可以和全校的女神做男女朋友,什么条件都
是值得的!
  第二天清晨我如约地给她发了短信,告诉她自己想清楚了,什么条件都真心
接受。她回了句好,然后给我列了如下要求:
  1不得对外公开宣称我们的关系。
  2不得触碰她的私人物品。
  3不得干预她的私人交际和生活,但我必须对她保持忠诚,不可参加异性聚
会。
  4因为我是她的初恋,在性方面是绝对不可以有任何幻想的,更不可以有实
际行为。
  简单的四条列出来后,虽然跟我想象的男女朋友关系不同,但想到接受这些
条件就可以成为女神的初恋男友,这种强烈的欲望让我失去了思考能力,直接答
应了下来。可后来证明要完全接受这四个条件真的很难。偶尔的一次我不小心牵
手让她生气了好几天,我又是哄又是买礼物,甚至在没人的路边跪下保证不会再
犯,舒子茜才算接受了我的道歉。子茜是校花,自然有很多学校活动,经常跟人
出去吃饭娱乐是常事,有一次我看到一个帅哥扶她回寝室,生闷气了好久,说为
什么其他男生可以碰你,我不行?等待我的只有冷冰冰的一句「如果你觉得自己
遵守不了约定,可以分手」,我最后不得不服软,毕竟不是每个男生都有机会约
女神去吃饭聊天的,而我就可以。更何况一想到别的男生只能对着女神网上的照
片打飞机,而我可以看到女神各种造型,讨论各种话题,这种独有的优越感使我
坚持了下来。子茜还有一个习惯,每个月总有一两个周末晚上就消失,第二天中
午才出现,电话QQ通通找不到人,因为这也是约定的一部分,自己一开始只是
疑惑,并不能询问,后来也觉得无所谓了。
  这样我竟然坚持了两年,直至我们毕业。毕业即分手的情侣模式并没有在我
们身上出现,甚至子茜主动跟我说要不要结婚,直接把我吓了一跳。一直以为自
己可能会被抛弃的我,第一次郑重其事地问她「我有这么好吗?结婚可是一辈子
的事情」。她眨了眨眼睛说道「这么严苛的条件你都能坚持两年,说明你真的爱
我。结婚最重要的是找一个靠谱的人,而且你被保送本校直博生,以后工资也不
会差,跟你在一起会有安全感」我第一次听到她这么评价我,内心真是开心到了
极点。
  就这样我们两家见了面,双方父母也觉得不错,就办证和结婚了。不过在子
茜的一在要求下,酒席十分简朴,只有双方家长和几个亲戚到场,我们大学同学
和高中同学都不知道此事。子茜对父母解释道是响应国家政策不要搞铺张排面。
  但我和她内心都清楚,这也是约定第一条的内容,不过她许诺我说以后我工
作稳定了就宣布婚讯。我能理解子茜,一个校花级的女神如果被发现嫁给我这样
一个普通的人肯定会有很大落差吧,让她在她的闺蜜和同学面前自尊心很受打击,
我也向子茜保证会努力工作,不会让她失望。然后她喊了我第一声老公,我们真
的成了夫妻。
  子茜是个很善解人意的人,她知道我毕竟是个男人,有生理需求。所以结婚
后她把第四条修改成,如果我想打飞机,可以看着她身体打,但她不会帮我,更
不会让我碰她,而且规定每周二和周日是释放的日子。想到子茜是处女,一开始
接受不了性交的事实,我也很自然的接受了,因为自己相信以后这种情况会慢慢
改观。然后就这样走过了五年。
  时间回到我被她踢在地板上的时候。
  「老公,你忘了我们的约定吗?」
  「没忘」我低着头答道。
  「那你为什么刚刚碰我的身子,你想那个可以自己打飞机,我是同意的」
  「老婆,我没碰你的身体,我想……我想……」
  「你想做什么?」子茜很严厉的问道。
  「我想亲你的鞋底,我太喜欢你的鞋子了」我一咬牙都说了出来。
  「老公你也喜欢我的鞋子吗?我鞋子真的好看吗?」
  「好看,老公非常喜欢,想亲吻你的鞋底,真的想,老公是个足控」既然说
了出来,我再也不害羞,倒豆子般继续说道。
  「足控?」
  「恩」然后我花了很长时间跟她解释这个词,还搜索网上的解释,甚至跟她
讲我小学的经历。她很有耐心的听着,似乎极其有兴趣,然后看着我手机的搜索
条目看了许久。她让我先坐起来,然后我们两个人沉默了许久,最后她首先开口
道「老公今天周几」
  「周六」
  「那释放的日子提前一天吧,你今天可以打飞机」
  我兴奋地以为听错了,确认老婆不是开玩笑后,就脱下了裤子开始了套弄。
  她之前不喜欢看我这样,但今天却十分有兴趣盯着我下体看,而我也更加卖
力。
  「老公你既然是个足控,应该觉得我鞋子比你都高贵了,对吗」
  「对」我一边紧张的套弄,一边回答道。
  「那你真的只配舔我的鞋底呢。」
  这时候的听到这句话,瞬间泄了出来,大量的白色液体粘在地板上,前所未
有的兴奋顺便袭遍全身。
  「看来老公真是个足控呢,真有意思!不过老公你既然觉得自己不如我鞋子
高贵,就不配舔我鞋子,更不允许碰它们」
  我沉浸在射精之后的快感中,一边享受,一边惊叹于自己老婆真的有S的潜
质,不过自己并没有发展老婆当S的欲望,我不知道老婆可以接受多少,至少她
已经接受了我的足控,这对我来说已经很满意了。而我也仅仅有足控而已,我自
我安慰道。
  「是」我十分驯服地回答道。
  她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继续问了我一些问题,然后就各自睡去了。
  床是2。5宽的大床,我们各睡一边。虽然我们没有合体过,但在别人的眼
里,我们的确是恩爱的夫妻了。
  此后我的生活也多了两个项目,在确认我真的是足控后,老婆同意我跪着清
洗她的鞋子;而且每次释放的时候,她会有意地说一些话,比如踢我踩我,让我
对着鞋子跪拜之类的,而这些话让我可以瞬间发射,她每次都看得津津有味。
  子茜自己也开始有意无意地搜索足控脚控甚至SM的信息,这是我在不经意
间在她的电脑上瞥到的。甚至有一次释放完的时候,她问我如果她和别的男人做
爱,我会什么感受。传统观念的我自然是接受不了这种观念的,不过一想到自己
都没碰过的女神在别的男人胯下,下体竟然不自觉又硬了起来。这种奇怪的感觉
让我又羞愤又惊讶。她似乎早就预料到一样,十分开心。然后对我说:「其实自
己一直没把身体交给你,一直觉得挺对不起老公的。上次看到老公对足控感兴趣,
甚至讨论足控的话题都能让你有快感,所以在想其他的语言刺激能不能让老公兴
奋,看来的确是呢。不过老公你别担心,我们只是幻想,目的是让老公获得最大
的快感,我也不希望自己跟别的男人怎么样,说起这个来,最吃亏的还是我」我
十分感动,对一个还是处女的女孩来说,说出这样的话真是太为难她了,而她这
样做就是为了我这个丈夫,当时都差点忍不住抱她。在以后的释放中,我们便有
意无意的说一些这样羞耻的话题,因为只是幻想,没有太多心理负担,况且这样
的对话确实让我体会到不曾有的快感,也慢慢喜欢起来、所有的故事都介绍完毕,
讲到这里,也许你们会明白前面我说的。当我跪着给老婆穿上我给她买的鞋子时
候,她会用鞋尖轻轻点我的头,而我却欣喜异常的心情了。即便如此,老婆也是
不让我私自碰她的东西。像今晚这样我跪着亲吻她的换鞋垫要是被发现是很严重
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