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回天无术】(13)

               第四章初
  13。情人初见人生若只如初见,何得参商两相厌。是啊,如果人生真的只
如初见一般,又哪来彼此的憎恨和厌烦呢?
  都说努力争取拼搏而来的美好,才是真正的美好,当然也不见得都是美好。
  当电视机的遥控器再次被按下的时候,我已经如电视机里的男人一样坐在床
沿上,我身下一具曼妙的女体正匍匐于我两腿之间,双手扶地,双眼注视这我,
伸出性感的舌头,如视频里的妻子伺候陌生男人一样的伺候着我的男根。
  当身下的女孩儿用她灵活的舌头,轻轻舔舐我龟头上的马眼的的时候,视频
中的妻子也恰巧采用同样的动作轻轻舔舐着陌生男人的阳具,同时抬起头注视着
镜头。在我看来就像妻子在注视着我,看着我,伺候我一样,可分明我知道,妻
子伺候的不是我,她卖力倾情伺候的是那个玩弄她与股掌之间的恶魔。
  「主人,他的鸡巴好硬,好烫。」身下的小方一边吐出舌头灵巧的在我拨开
剥皮露出的龟头上舔弄吮吸,一边抽空从嘴里咕噜着说出这样的话。
  「小方,你个贱货,伺候陌生男人就这么刺激吗?一点羞耻心都没有吗?你
真是个贱货。既然是贱货,就像个贱货的样子,好好伺候人家,要是打赌输了,
看我怎么收你。」程艳艳坐在床边的沙发上,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脸上微微
现出得以之色,她特意用妻子的名字称呼这个女孩,可能就是为了刺激我吧。
  这时,视频里又传出了男人的声音。「刘小方,告诉我你正在干什么?一边
舔一边说。」我的身子为之一振,这个恶魔居然要我妻子自己形容自己的正在做
什么,还要亲口说出来。其实很多时候,我觉得有些事情,即使做了,也说不出
来,更何况这样羞辱的事情,要我温文尔雅的妻子自己用语言形容,对她来说应
该会心理奔溃吧,是了,这个恶魔,就是要我的小方心里崩溃。
  「…我…」视频里的妻子望了望镜头,声音有些哽咽,哀怨的眼神让人生怜。
我身下传来阵阵的快感,穿过我整个身体,直达我的大脑。我不想让妻子说出那
样下贱的话语,却又有些许渴望听她亲口说出来。
  「啪…」一记清脆的耳光抽在了妻子小方的脸颊「快说,贱货,别给你脸不
要脸,不说,把你照片录像都给你老公发过去,给你老家的妈妈爸爸也快递上一
份怎么样?既然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呢?骚货,别装了,让你说
什么就说什么,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在…给你…口交…」终于妻子还是妥协了,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看到妻子赤身裸体趴在陌生男人双腿间,一边努力的用她性感的嘴伺候这
个恶魔,一边还要用羞辱的语言说出自己的状态。这对我的刺激太大了,令人难
堪的是,这个时候我的身下也有个叫「小方」的女孩在对着我的阳具做着同样的
事情,而我的生理反应却如此强烈,强烈到这个叫做「小方」的女孩每一次舌尖
的轻触都能感受到。
  我真的感觉体内有熊熊的火在燃烧,似乎就要将我融化掉。
  我瞪大了眼看视频里的小方被那根肉棍抽插的嘴越涨越大,不时捅得她咳嗽
出声,心像是被揪着般地痛,而男人的双腿也在慢慢的夹紧,放在了妻子的肩头,
只留下下方一张俊俏的脸在男人的胯下,嘴里含着那邪恶的肉棒。我的胯下已经
被身下的女孩弄的坚硬如铁,那种感觉就像是小方在亲子给我口交,而身下的这
个小方只是我妻子的替身。
  「够了。」视频里的男人终于发出了停止的命令。妻子吐出嘴里的肉棒,那
肉棒像安装了弹簧一样一下从妻子的嘴里弹出,带出一丝淫液连接在肉棒和妻子
的嘴角之间,妻子的眼神还是那样幽怨,又有些恐惧似的看着镜头。
  「可以了吗?今天就这样吧?」妻子的声音从电视机里传了出来。
  「刚我说什么了?今天你要把我伺候爽了我就不玩你了,对不对?嘴伺候完
了,就完了?不用我教你吧」男人的声音透着一股威严,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可是妻子听到后却全身又是一震,然后默默转过身,我看到妻子转过身时,那条
狗尾巴,黑色的狗尾巴插在妻子已经湿润一片阴户下面。「是后庭!妻子的后庭
也被玩过了!」我心里翻江倒海一样的剧痛。
  妻子慢慢站起身,可能是跪的时间长了,腿有些麻木,小方站起来的动作显
得很吃力,可她还是站了起来,然后又慢慢的弯下了腰。小方此刻已经从跪趴的
姿势变成了双脚着地,她的双手扶着自己的两个脚踝,身体对着镜头向后撅起,
整个身体像一直没有拉开的弓一样站在那里,这个姿势可以清楚地看到妻子的阴
部。
  此刻我身下的女孩的头快速起落,用力的套弄我的肉棒。
  「请用……我…」妻子的声音小的几若不闻。
  「大声点说清楚」男人的声音变得更加严厉,甚至有了些恐吓的意思说道。
「大声点说清楚了。」
  「请您…用我…」妻子提高了音量,略带哭腔。
  「请谁?用谁的什么地方?说清楚了」男人说道,我看到一只手伸到镜头前,
我看到一个黑色的遥控器,虽然我看不清上面的按钮都写得什么,但是我看到那
只手在按动中间的按钮。紧接着,妻子的后庭中传来震动的声音。「狗尾巴是震
动的!」我一下意识到。此刻的妻子应该是由于后庭中狗尾巴的震动,又保持这
样非常难受的姿势,身体不用自主的开始前后摇摆,她的屁股也随之前后扭动,
想要挣脱这样的刺激感受,而狗尾巴也跟着屁股的扭动摇晃了起来,想一直摇尾
乞怜的狗。
  「啊…请主人…使用…刘小方吧…」妻子几乎是用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高声
说出了这样羞耻的话。
  这时我发现,视频中画面的右下角出现了另外一个小画面,这个画面是对着
妻子的脸进行拍摄的。小方此刻的表情很奇怪,高高卷起的发髻在脑后垂了下来,
可整张脸确针对着镜头,妻子紧闭着双眼,表情痛苦,禁皱眉峰,看起来在忍受
极大的痛楚。
  主镜头里,男人已经站起身来,晃着肉棒站在小方的身后。
  「对着镜头说,说『老公,我正在被操,我是主人的母狗,我要给你戴绿帽
子』」男人一边说,一边用左手讲妻子身后的狗尾巴聊起,然后扶着他的肉棒在
妻子阴户上下来回摩擦,粘上妻子阴户上早已溢出的淫水,我看到拿黝亮的龟头
散发着淫靡的光泽在我妻子的阴户外面来回摩挲引诱。
  「你饶了我吧,我说不出口,呜呜…」右下角镜头中的妻子眼角流出泪水,
一滴一滴低落下来。
  我再也抑制不住胸中的怒火,一把推开身下的女孩。
  程艳艳似乎看出了我的愤恨。「* 强,这已经是发生过的事情了,你发火也
没有用,别忘了我们在打赌,输赢都在你」程艳艳的一句话让我稍微冷静了下。
  「是啊,这都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了,我现在要赢,赢了让她帮我救回我的妻
子。」我默默的又坐在了床边。
  程艳艳向被我推开的女孩使了一个眼色,那个女孩又爬到我的双腿之间,将
我胯下之物含入了口中。一种莫名的舒畅冲向我的大脑。
  「按照我让你说的说,不然你知道的,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你」视频中的男人
没有被我们的活动所干扰,依旧一边用肉棒摩擦妻子的阴户一边说道。「再不说,
我要电你的乳头了,你很还念那样的感觉吧。」
  妻子听到最后一句话,身子又是一震。我不知道男人说的电是什么意思?难
道用电来折磨我的妻子吗?这个畜生。应该不会,那样会出人命的,这畜生不会
是想搞出人命来吧。妻子小方显然曾经承受过所谓的「电」。听了男人说了要用
「电」全身都有些发抖。
  「刘小方,你乖乖的说,说『老公,我正在被操,我是主人的母狗,我要给
你戴绿帽子』,我不想在废话了,你说了我就用你。之后我爽了,今天不就过去
了吗」男人的语气时软时硬,用这样的方式引诱妻子。
  「老公…我正在…被操…,我是…主人的…母狗…,我要给你…戴…绿帽子
…」妻子终于还是说了。让妻子说这些的时候,视频中的画面有了切换,对着妻
子脸的镜头变成了主镜头,而男人慢慢挺近肉棒进入妻子夹着狗尾巴的下体的镜
头缩小在右下角。我看到妻子泪眼朦胧,表情却说不出来的有些扭曲,这画面太
震撼了。这样的场景,就仿佛妻子当着我的面说出这些话,然后让这个恶魔侵占
她圣洁的躯体一样。
  「说的对,你就是主人的母狗,主人正在用你,贱货,刘小方,还不快点谢
谢主人用你吗?」这时镜头已经切换了回来,我看到男人在妻子的身后抽插着青
筋爆露的肉棒,啪啪啪的声音从视频里传了出来。
  「啊…啊…」妻子的呻吟声从电视机里传了出来,身边的程艳艳拿起遥控器
将音量放到最大。我彻底疯了,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感觉欲火正在将我全身
点燃,我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爽吗?贱货,刘小方,是不是被主人用的很爽?」男人一只手把着妻子的
腰,以免妻子在这种高难度姿势下被操而失去平衡,一边猛力抽插肉棒。
  「* 强,你看你老婆被别人操,是不是很气愤,是不是很有感觉?」程艳艳
的话在我耳边响起,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站到我的身边,正俯下身在我耳边
轻轻说话。「别人,这么欺负你老婆,你不恨吗?不想报复吗?你身下就有个贱
女人,你可以对她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你可以拿她撒气,你不想吗?」我知道
程艳艳在诱惑我,虽然我已经慢慢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了,但是我知道,我不能
就这样认输,我需要坚持,为了赢回我最后的机会。我把目光移向了别处,我不
想再看妻子被人欺负的画面了,我有些受不了了。
  「你要是不看,这个打赌你就输了哦」程艳艳笑嘻嘻的在我耳边说道「应该
还有好戏呢。你不想看了吗?」
  「啊…啊…啊…,嗯…嗯…嗯…,不要啊…」视频里的声音想魔鬼的呻吟一
样,在整个房间里回荡。我无法控制自己眼睛,目光又转回到屏幕上。此刻的小
方,已经被身后的男人快速的抽插带动着晃动了起来,身体前后摆动着,从右下
角的视频画面里可以看出,此刻的妻子已经微微睁开眼睛,眼神有些空洞的望向
前方,头上的发髻也随着男人抽插的节奏前后摆动。
  「刘小方,你个贱货,这个姿势用你,你都可以感觉到舒服,手不许松开脚
踝,把住了。啊…啊…」男人的体力真的很好,这么高的频率这样一直抽插,绝
感觉不出来他有疲倦的感觉。
  「…啊…啊…,饶了我吧…,我快受不了了…,啊…啊…啊…」妻子不住摇
晃着头,颤抖着尖锐的声音说道。
  「告诉我,你爽不爽?快说!」
  「…啊…啊…啊…」妻子一直在呻吟,没有回答。
  「你不说,是不是?你明明很爽,明明很享受,还他妈给我装是不是?你就
是个贱货,都已经被操了,还装什么熟女?快说。」男人加大了抽插的力度,隔
着屏幕都可以感觉到,他每一下深深插入了妻子的身体深处。
  「…啊…啊…啊…,不要啦…」妻子开始用力的晃头,如果这种状态下晃头
也算是一种挣扎的话,那么她在挣扎。
  「爽不爽?你嘴上不说身体却非常诚实,这么多的水,小屄紧紧的吸着我的
鸡巴不放,还不爽吗?快说你爽不爽,再不说,我就用你的手机拨通你们同事的
电话,让她们听听你正在被操时发出的下贱的叫声,怎么样?」男人一边说,一
边拿过妻子的手机。
  「…啊…不要…,…不要…打电话…,…你…这个恶魔…」妻子还在坚持着
自己的底线,她不想把最真实的自己展现出来吧。
  「我就是恶魔,就是要把你内心的淫荡触发出来,你不敢正视自己的欲望,
但是你的身体已经出卖了你,既然你很享受,为什么不放开自己呢,呻吟吧,叫
床吧,那样才是真正的你。你再这样对自己不诚实,我真的打电话了!」软语劝
慰加威逼,这男人的手段真的可以,男人一边说一边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爽…」妻子终于还是屈服了,呻吟着说道。虽然夹杂在呻吟声
中,但是我还是听到了。
  「大声点」男人的力度没有减弱。
  「…爽…,…啊…好爽…,我被主人操的好爽…啊…」妻子最终没有能够坚
持住内心的防线。
  「还是很从前一样,要操熟了才会听话,贱货,爽就给我大声叫出来,不要
压抑心中的欲望,喜欢被操,就大点声叫出来。」男人抽插力度稍减,频率也降
了下来。
  「…啊…我…好爽…,…啊…,操我…啊…,用我…」妻子已经丢下了最后
一丝防备,听从欲望的指挥了。
  看着这淫荡的画面,听者妻子性起而发的呻吟。我是在再控制不住自己的身
体,翻身将身下的女孩推到,让她的屁股对着我,从后面进入了她的身体,忘记
了赌约,忘记了妻子在视频中承受的痛苦,忘记了自己的初衷是要挽回我深陷泥
潭的妻子,只有欲望充斥着我燃烧的身体,传递到下身聚焦的一点,感受那一点
传过来的丝丝火热和畅快淋漓。
  是的,我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做了妻子不愿意看到,程艳艳却欣然向往的事
情。我换着方式折磨着身下的女孩,好像我这样做可以减轻妻子的痛苦,好像我
这样做可以发泄心中的愤恨,好像我这样做没有后果。此刻的我,只想将这么多
天来,心中的压抑与愁苦都用这样的方式排解出来。可我耳中分明传来的是视频
里,妻子被无情占有时,或者说「使用时」发出的似是痛苦,却略带享受的呻吟
声。是的,也许我们都被欲望冲昏了头脑,都被情火燃烧的遍体鳞伤却又怡然自
得。
  视频里的呻吟和对话用最大音量传入我的耳中。
  「这就对了,刘小方,向你自己的欲望投降吧,这才是真的你,好好享受我
的鸡巴吧,哈哈,叫,继续大声叫吧」男人的声音对于此刻的我来说像是从很远
的地方传过来。
  「…啊…啊…,嗯…嗯…,好舒服…啊…,用我…」妻子的声音却像是在我
耳边响起,告诉我这事实的发生,告诉我她此刻很享受。
  「贱货,骂你老公,说『老公,你个大傻逼绿王八,你老婆我正在被主人用,
你老婆好喜欢被主人用』,快点,骂他。」男人居然要我的妻子,在这样的时候,
骂我,骂她真正的老公,这样的羞辱应该是洗脑式的吧。
  「啊…,…哦…,老公,你…是个傻逼…绿王八…,你老婆正在被…主人用
…,…啊…,你老婆…啊…好喜欢…被主人用…」小方已经完全沉浸在性爱的快
感里了,此刻她想的可能就是如何取悦她这个所谓的「主人」吧。
  「贱货,用你老公真名,重新骂!大点声,快点。」随着画面的切换,此刻
视频里的妻子美丽的脸庞已经成为主窗口,虽然前后晃动,但是我可以看到她正
望向镜头的动人脸庞。
  「…* 强…,…老公…,* 强…你个大傻逼…,…绿王八…,你老婆…正在
被主人用…,…啊…啊…,你老婆…啊…好喜欢…被主人…用啊…」妻子的脸完
整的出现在视频画面中,大声喊道。我看到妻子的脸庞上,一行泪水顺着她美丽
的脸颊流了下来。
  「继续骂,刘小方你个贱货,骂你老公,不许停,快点。」
  「…啊…啊…啊…,…* 强…你个没用的东西……啊……,戴绿帽子的…
…王八蛋……,保护不了我……,让主人……用我…,啊……,好舒服…,…*
强…你老婆被用的…啊……啊…好舒服…」妻子一边被男人的肉棒快速抽插,一
边无所顾忌的喊着,呻吟着,可能她知道怎么样才能取悦这个男人吧。
  「贱货,想要高潮吗?想不想?」男人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啊……啊…,…想……给我……,高潮………啊…」视频中的妻
子已经有些歇斯底里。
  「贱货,说你自己是主人的母狗,学狗叫,然后骂你老公,我就给你高潮」
男人疯了,这样的羞辱折磨,妻子又怎么能受得了。
  「…啊…刘…小方…是主人的…啊…母狗…,…汪…汪…啊…汪,* 强…啊
…你老婆是……啊…母狗,你是…王八…啊……啊啊啊啊」视频里的妻子浑身抽
搐,向地上瘫软了下去,躺在地上身体还不断地在痉挛,我见过妻子的高潮,但
是我没有见过妻子的高潮来的这样强烈和持久过。
  「啊………,啊………,我操………」随着妻子的辱骂,看着妻子躺在地下
抽搐的身体,我快速冲刺着,将我体内的所有愤恨,恼火,怨毒,不甘,屈辱,
仇恨,都深深射入了身下女孩的体内,仿佛射空了我的所有,射空了我的全部。
  「哈哈…哈哈…」我最后听到的似乎是程艳艳的笑声,之后我便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