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吕茂的一生 】(1-2 )

  我叫吕茂,今天因为突发性心脏病,死了,回顾这一生,是我太蠢,到现在
才发现……这可怕的事实。

  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在年轻时,认识了我的妻子,戴媛娇。
  她的出现,让我原本毫无乐趣的世界,添上了一笔浓厚的色彩。相遇,相识,
仿佛都是那一场梦,她不曾嫌弃过我相貌平平,也没有对我的遭遇有过任何抱怨,
嫁给我之后,她一直的,在我背后,支持我,鼓励我,不曾放弃。她是那么的温
柔,体贴,贤惠。
  后来,终于在我努力奋斗下,我终于成功的在公司里得到了认可,稳定了工
作。而在家,她也为我,为这个家庭,添上了一名新成员,一名小天使。女儿从
出生,到长大,现在已经亭亭玉立,迎来了自己的高中生涯。
  我一直以为……一直以为……我是幸福的……

  但是,这一切,都是被掩盖起来的。从一开始也好,这20年的各种经过也
好,都是我的愚蠢,不,应该这么说,都是我的侥幸心,认为不可能发生,认为
这只是我内心的幻想,那不切实际的妄想,才让事情发生到这一步。如果,我一
直没有发现,一直没有被告知,那,这一切,被精心掩盖起来的——真相。又会
持续多久呢?

========================================================================
  1。奇怪的接新娘
  那是二十年前的事……
  我叫吕茂,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我的女朋友——戴媛娇,我们在一起已经
快三年了。今天,我终于能把,我梦寐以求的妻子,迎娶回家。
  [ 怎么办,好紧张啊,不知道我的发型有没有歪,衣服有没有穿正。]
  [ 走廊尽头就是美美老婆的房间了,听说今天她的几个妹妹都在,不知道是
不是跟老婆一样漂亮。]

  [ 啊……啊……是……姐夫……] 老婆的房门前,挂上了红色的窗帘,窗帘
中,是半透明的纱帘,一个女生,把半身穿过纱帘,看着我。
  (应该是老婆最小的妹妹,戴竺娇)[ 是啊,我叫吕茂,来接你姐姐的]
  [ 啊……啊……姐夫……先别过来……啊……先把眼镜摘掉]
  [ 摘眼镜?为什么?]
  [ 啊……这是……啊……第一个……考验]

  [ 考验?好吧]
  我摘掉了眼镜,可怜我这个800度近视的人,眼镜摘掉之后,根本看不清
东西,好模糊。慢慢走近房门,看到了小姨子模糊的身影,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
怎么,她的身体前后的晃动着,双手还藏在纱帘后,透过纱帘,可以看到,今天
小姨子穿着淡粉色礼服,下面是那纱帘也无法隐藏的黑色裤袜,就算是没带眼镜,
也能感觉到,那是一双油光的丝袜。
  (这礼服丝袜,好漂亮,姐妹都这么穿么?)
  [ 啊……姐夫……大声点……啊……大声]
  [ 大声?] (小姨子难道紧张了?说话结结巴巴的)
  [ 啊……大声……啊……告诉姐姐……你有多……啊……爱她]
  [ 好的,没问题!]

  [ 老婆,老婆,我爱你]
  [ 啊……啊……闭上眼……啊……叫大声点……啊]
  是啊,反正没戴眼镜也看不见,我闭上了眼,深吸了一口气,大喊:[ 老婆!
老婆!我爱你!]
  [ 啊……啊……对……啊……就是这样……大力点……啊……
  大声点……]
  [ 老婆!老婆!我爱你!]
  [ 啊……大力……啊……再……大力点……啊……啊]
  喊了挺久了,感觉也没力了,这时候,我听到了一阵啪啪声,从弱到强,肯
定是小姨子为了鼓励我,在帮我鼓掌,我怎么能放弃。
  [ 老婆!老婆!我爱你!]

  [ 啊……啊……就要……到了……啊……听到了……啊]
  掌声越来越大了,而且我还听到了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是一边在跳一边鼓
掌么?好高难度的动作,穿着高跟鞋还能一跳一跳的,我记得媛娇说过,穿着高
跟鞋想要跳是很难的事,我也要更加努力才行。
  [ 老婆!老婆!我爱你!我好爱你啊!]
  [ 啊!姐姐……啊……姐夫……啊……到了……啊……啊]

  就这样,我在门口,喊了半个小时,嗓子都快哑了,终于,我美丽的新娘,
让我呼唤出来了。是的,这是我的婚礼的开头,也是让我认识了戴媛娇的四个妹
妹,二妹戴茹娇,三妹戴蔻娇,四妹戴杏娇,幺妹戴竺娇。也是这五个人,让我
这剩下的二十年,蒙在鼓里,如果没有那突然出现的DVD光盘,我恐怕真的一
辈子都不知道,原来,我最爱的妻子,她为我添加的色彩,就是那头顶的绿。
========================================================================
  PS:本来只是过年前无所事事一时兴起的玩HS做出来的场景,脑子一发
热就直接上传上来了。
  把场景录制,压成GIF,再上传上来,文章还要排版,第一次觉得写东西
真的不容易,好看不好看,总之上传了,也算在这个站混了那么久的一种贡献了,
文笔不好请见谅,祝大家看的开心,也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2。现实的婚礼
  时间:吕茂死前三个月
  (啊,很久没享受过可以睡到自然醒的感觉了)
  直到外面的阳光透过纱窗照射进来,我才醒来。今天休息日,公司的事也轮
不到我来处理了,经过不懈努力,我终于是进入了公司的股东层,看着公司从一
开始的小公司,变成现已大大有名的跨国公司,而我,也从一个刚进公司的小员
工,一步一步走到现在,昨天正是同事上上下下一起帮我庆祝我的升职,果然人
老了么,不胜酒力,一觉就睡到了大天亮。好饿,还是起床吧。
  [ 哎呀,头好痛。]
  宿醉果然好难受,就算戴上眼睛还是好模糊。抬头看着床头,那是我跟我老
婆——戴媛娇一起拍的婚纱照,洁白的婚纱,那开心的笑容,脸上淡淡的红晕,
果然,我是那么的幸福。话说回来,老婆呢?女儿好像也不在家,两个人去哪里
了呢?走出客厅,依然看不到她们两人,大周末的,能去哪里呢?正在我满脑疑
惑的时候,眼光瞄到了饭桌上,那是一杯已经倒好的牛奶,看上去依然有细微的
热气冒气,应该是老婆热的,杯子底下还有一张纸条:『老公,今天要去学校备
课,女儿早上出去跟朋友逛街了,今晚我会接女儿来学校,吃完饭再回去,老公
今天好好照顾自己啦,记得把牛奶喝掉哦。(*^▽^*)——爱你的老婆留』
  难得一个周日,老婆已经出去上班了,学校真的好辛苦,当老师还要周日加
班去备课,啊,看一看这个家,老婆真的收拾的妥妥当当,一边喝着牛奶,一边
看着电视,(原来周末的电视节目是这么无聊。)我无聊的看着那播放着广告的
电视,叮咚,这时候门铃响起。
  [ 是谁?]
  [ 你好,快递,请问是吕茂先生么?]
  [ 是的,你放在邮箱吧,我等下会出来拿。]
  [ 不好意思啊,先生,这个快递指名要您本人签收。]
  [ 好吧,你稍等下,我马上出来。] 这什么快递,还一定要本人签收,好麻
烦。
  [ 好的,非常感谢先生您支持,如果有任何问题欢迎你致电:XXXX- X
XXX]
  是谁给我寄的快递呢?一点重量都没有?里面到底放了什么?一定要我签收?
打开看看吧,我把箱子打开,只见里面,只有一片光盘,是的,一片光盘。
  (光盘,是谁寄的?)我没有任何回忆,谁会给我寄光盘,里面到底有什么?
看看吧……

  这是?结婚当天新娘房的录像么?我记得确实老婆她出来的时候,房间确实
有几个拿着摄像机的,但是家里不是已经有我们结婚当天的录像了么,为什么跟
我看的不一样?而且,这是什么声音?除了我的声音,我还听到了,女性呻吟的
声音,是的,就是在做爱的时候,才会发出的声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开始有
画面了,这!这是!
  [ 啊……啊……姐姐……啊……听不到……啊……再……大声点]
  [ 老婆!老婆!我爱你!]
  这是怎么回事!我看到的画面,竟然是,我老婆的妹妹,我的小姨子正在被
一个男人,从背后插入,小姨子的半身在纱帘外面,而纱帘里面的镜头,就是小
姨子——戴竺娇,双手被那男人抓住,下身是那时候隔着纱帘都能看到的黑色油
光丝袜,从这个画面可以看出,丝袜是开档的,小姨子的小穴,正在被他身后的
男人,进进出出,丝袜美腿,被插的一蹬一蹬,高跟鞋碰撞着地板,为什么会这
样,难道那天,我听到的那些掌声,还有那些好像是小姨子一跳一跳的声音,是
这么产生的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姐妹……啊……姐妹们……快……收拾下……啊……啊……]
  [ 你的好姐妹现在都爽的很,你不也很爽么?]
  这时候,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这是录像的人么?是啊,肯定有个录像的人
在,他说什么?姐妹都……不可能,那我老婆是……不,不会的,这一定是什么
搞错了,这到底什么情况,我无法理清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最小的小姨
子,戴竺娇,当着她的姐妹面前,被一个男人从后面插入,而且还被录像,这是
什么情况?我的老婆,她在哪里?

  [ 三姐……啊……四姐……到你们……来……啊……考验……啊……姐夫
……] 小姨子断断续续的说着话,我一开始以为,这,只是害羞,说话不清楚,
但是这个画面告诉我,这不是害羞,而且就是被操的发抖,而发出来的声音。
  [ 好吧,让我们看看你三姐跟四姐,在干什么?]
  那个男人的声音又一次说话了,然后镜头一转,往小姨子的身后移动,也没
多远,我再次看到了一个更加让我震惊的画面。三姨子——戴蔻娇,以及四姨子
——戴杏娇,也是穿着跟戴竺娇一样的粉色礼服,裙子已经撩到腰部,露出了同
样的穿着开档黑丝的美腿,两个人睡在地上,一人一边躺着,大腿岔开成倒八字,
两个人用各自的小穴,一左一右的摩擦着在他们身下的男性的鸡巴。
  [ 啊……啊……就要……来了……啊……]
  [ 啊……小妹……啊……你……再……坚持……下……啊……]
  戴蔻娇,我的三姨子,每次见面都给我一种知性美,作为一个医生,你无法
从她那戴着黑框眼镜的眼睛里,看到半点不安的情绪,她给我的感觉,就是那么
的冷静,而此时,通过这个画面,我只能看到两个字,淫荡,与她不相上下的,
她的对面的人,戴杏娇,我的四姨子,跟三姨子同一个医院里工作,但是是护士
长的她,对任何人无比的热情的她,现在正在把她的热情,全部用在她的身下,
两个人很有默契的,一上一下的摩擦着被她们小穴包围着的鸡巴。

  [ 啊……大鸡巴……啊……马上……就……到了……啊……]
  [ 啊……啊……马上……就……高潮……啊……大鸡巴……啊……]
  两个人的声音,透过画面电视的音响传出,并且越来越大,好像在比谁更大
声一样,一浪接一浪,身下的两个小穴,真的就像两张嘴巴,不停的用下面流出
来的爱液作为滋润,舔弄着夹在中间的肉棒,两人的脸上红晕越来越明显,下身
活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夹的也越来越紧,看上去就是想把那喊了很久的肉棒吸
进去一样。
  [ 啊……要……啊……高潮……高潮!啊!]
  [ 大姐……二姐……啊……你们……差不多……可以啦……]
  四姨子的话,把我发热的脑子,就像浇了一盆水一样,瞬间让我从原本那火
热被性欲冲昏了的状态,一下子变得有点冷静,甚至,带有一丝恐惧……大姐?
二姐?我的老婆?还有大姨子……她们……仿佛知道了我的想法,那时不时出现
的男人的声音,又响起了。
  [ 好的,来看看今天的伴娘,美丽的警花伴娘在做什么呢?]
  镜头再次转换,难道我已经习惯了,还是说,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出来的画
面,没有意外,正是大姨子——戴茹娇,一样的粉色礼服,一样的开档黑丝,被
不一样的男人,用不一样的鸡巴,操出了跟她的三个妹妹一样的表情,那就是,
淫荡,右手被男人抓着,左边的丝袜美腿,被男人从后面抬起,大姨子用单脚,
踩着高跟鞋站立着,男人从身后抽插着她,那个平时脸上总带着严肃的大姨子,
已经不见了,转而代之的是这个,被操的一脸红晕,合不漏嘴的淫娃。

  [ 啊……啊……不要……问我……啊……问……大姐……啊……啊……]
  [ 不行,怎么也要问问伴娘,现在你想要什么?]
  [ 鸡巴……啊……给我……鸡巴!啊!啊!大力!啊!]
  镜头后面的男人再次说话了。大姨子语无伦次的回答着,好像已经被身后的
肉棒插的神志不清了,但是我也不在乎了,我在乎的,是大姨子口中的,大姐
……我的老婆,你,在哪,你会出现么?
  [ 好吧,一个被干的快傻了的警花,确实无法做出什么决定呢?那么,让我
们采访下,今天最幸福的,新娘,好吗?]
  控制镜头的男人声音再一次响起,镜头转换,感觉整个世界的时间都停止了,
还有心脏,也跟着停止了跳动,我的脑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没了思想,只有眼
睁睁的,看着电视里依然播放着的画面,说不出话来。洁白的婚纱,手套,白丝
袜,标准的新娘装束,但是另类的是,那婚纱的上方是那裸露出来的,两个摇晃
的奶子,婚纱的下方,是被撩起到腰部,露出了白色的,开档的丝袜,小穴从开
档丝袜里露出,吞吐着一个比之前还要看上去更大的肉棒,跨坐在这个男人身上
的,穿着这一身新娘装的人,毫无疑问,正是我的老婆,我的新娘,戴媛娇。

  画面不会随着我的绝望而静止,那一脸淫荡的笑容的新娘,也不会照顾着正
在看这个录像的人的感受。
  [ 让……啊……那个……啊……小鸡巴……啊……再喊喊……啊……]
  [ 我……啊……现在……啊……啊……要的……是……啊……]
  [ 大鸡巴!啊!大鸡巴!啊!啊!]
  画面中的新娘,再喊完话之后,腰部起伏的更快了,那真的是我的老婆,与
我朝夕相对的老婆么?为什么,会说出这些话……
  [ 请问淫荡而美丽的新娘,现在感觉如何?]
  [ 啊……啊……来……啊……来啦……啊……啊……]

  [ 大鸡巴!啊……我最爱的……啊……大鸡巴!啊!啊!啊!]
  [ 要……啊……高潮……啊!啊!要!尿啊!]
  [ 操!要!操尿我!啊!高潮!啊!啊!]
  [ 高潮!!了啊!!!!!!啊!!!!!]
  画面中的老婆,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身体突然抽搐,白丝双腿不
受控制的往上一蹬,巨大的肉棒也脱离了小穴,在外面喷射着白色的精液,而老
婆的声音,那被肉棒抽插到高潮而尖叫出来的声音,就像那一把尖刀,刺进了我
的心里。

  [ 老公,我终于要嫁给你了]
  [ 恭喜姐夫……]
  最后的画面,就是我当天第一眼看到的画面。我的妻子,弯着腰,对我说出
了,终于要嫁给我的话,她的四个妹妹,也一起对我们,说出了祝福的话语。但
是,最后的最后,画面定格在她们的后方,那是4个穿着开档黑丝的小穴,而在
正中央的,就是那穿着开档白丝的新娘,5个都在那慢慢的,漏出着精液,这是
刚被内射完的残余,我终于是承受不了了,眼前一黑,倒在了沙发上。

  [ 老公!老公!你怎么了!别吓我啊!]
  感觉有人在叫我,这声音,是那么的熟悉……我睁开了眼,天已经黑了,家
里面开着灯,在我眼前的,是我的妻子——戴媛娇。
  [ 老公!你终于醒了!你怎么睡在沙发上了!叫了半天没反应,我差点就报
警了!]
  老婆脸上充满了紧张的心情,不!今天的事!我想起来了!对……就是这个
脸,我的老婆!她背叛了我!光盘呢!
  [ 饭桌上的箱子呢?还有电视机里的光盘呢?在哪?你藏起来了么?] 我有
气无力的问着。
  [ 什么箱子?光盘?老公你在说什么?我一回到家,只看到你在沙发上躺着,
叫都叫不醒,我好担心你啊。] 怎么可能,一定是被她藏起来了,我明明是…
…对了,快递电话!今天送快递的电话,我还记得!
  [ ……我没事,只是睡的太舒服了,让我打个电话。]
  [ 你好,我要查询一个快递。]
  [ 好的,没问题,请问先生您的名字是什么?]
  [吕茂]
  [ 很抱歉,先生,这里显示,先生您这周内没有任何的快递,需要帮你查询
近一个月的快递么?]
  [ 额……不需要了,谢谢啊。]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今天都是一场梦么?这也太真实了。
  [ 老公?你真的没事么?]
  [ 没事没事,让你担心了,我真的只是太久没好好休息了,可能睡得比较熟。
]
  [ 嘻嘻,好的,以后不许这样吓媛媛了。] 老婆脸上又重新有了笑容,真是
的,女儿不在,就这么小孩子。
  [ 对了,老公,这是你的体检报告,我顺路经过医院的时候拿过来了,你看
看吧。]
  [ 好的,没问题,每年都检查,应该不可能突然间就有问题的啊,我还不算
太老,哈哈]
  老婆给我递过来了一份报告,我的体检报告,是啊,确实应该注意身体了,
肯定是最近没休息好,才有了今天这种不堪入目的梦,唉,果然我的思想也开始
不正经了么,真不应该啊……我接过了老婆递过来的体检报告,认真的看了起来,
而我的老婆——戴媛娇,走到了我的身后,搂住了我
  [ 嗯嗯,老公,一起看好不好?]
  [ 好,没问题。]
  没想到,也不会去想到,在我的妻子背后,另一只手捏着的,是一张纸,一
张从我的体检报告上精心撕下来的一页……开头是……心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