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仙绿】 第二章 绝世仙子

              第2章绝世仙子
  与此同时,离魔界首都魔天城万万里之遥的玄天大陆首都九华城附近,一座
高耸如云山脉上三名女修在葱郁的草地上席地而坐。
  这三名女修自然就是整个大陆的偶像仙子,只见三女之首的雪虹月正慵懒的
靠在树下,柳眉稍扬,星眸微启,贝齿轻咬着樱唇,一袭胜雪的衣服与洁白无瑕
的肌肤相映成趣,坚挺傲立的酥胸,就算是隔着衣服也能看到其曼妙的身姿。
  「虹月姐,天门山脉一战后就这么结束了么?总感觉这事还没完。」
  说话的是三女中排行第二的夏玄月,只见雪虹月将玉手抬起,轻轻一拨额间
的青丝,看着远方翻滚的流云轻声道:「玄月,没错,此事看上去是结束了,不
过因此产生的其他连锁反应就不是我们所能够窥测的了,不变应万变吧。」
  云筱月和夏玄月点点头,星眸中微闪,对于雪虹月她们非常信服,无论是从
雪虹月的智慧还是修为,从修仙大陆到玄天大陆没有人能够胜过雪虹月一筹。
  突然,云筱月感觉到上层的空间一阵波动,与此同时,夏玄月和雪虹月也感
觉到了,还没等三女细看,一个人就从天空中掉落,直接砸在雪虹月身上。
  迷迷糊糊间,我只记得自己从远古仙殿中的传送阵离开,从空中跌落,不过
此刻我并没有感觉到多少疼痛。而且鼻中嗅到一股淡雅的清香,我不禁及其沉醉,
不过我还没有吸几口,突然间一股巨力将我弹开,我顿时清醒了不少,睁开眼睛,
顿时我看到了让我不可思议的一幕。
  只见眼前三名美到令人窒息的仙子,仿佛一切世间的美丽都被集中起来,她
们身上空谷幽兰和淡雅出尘的气质让我顿时沉迷,我瞬间痴了。
  不过看着她们微皱的秀眉,我顿时清醒了不少,瞬间将四周打量了一下,再
参考我在远古仙殿中得到的消息,我顿时知道我现在的处境了,心中苦笑一声,
没想到我真遇到只有小说中才有的巧合。
  赶紧整理了一下思绪,我准备开口打消这个误会,以我在远古仙殿中修炼得
到的金仙初期实力自然轻松看穿三个仙子的修为,不过我还没有开口雪虹月已经
对我出手了,此刻我也只好停住要说的话,运起灵力抵抗住雪虹月的出手。
  虽然雪虹月天资超绝,不过面对跨越一个大境界的差距还是不能将我怎样,
看到另外两个仙子也打算出手,我也顾不得详细解释,赶紧喊道:「停停停,我
认识独萧风。」
  话说完三女果然停手了,不过脸色对我这个不速之客仍然没有好转,我知道
如果我接下来解释有问题我可能还要遭到围攻,虽然我不惧,不过打起来我可是
良心过不去。
  「你们知道远古仙殿吧,我就是从那儿来的。」
 我话还没说完雪虹月将我话打断「远古仙殿早在一万年前就彻底被上几任仙
  帝联合彻底封死,呵呵,章口就莱?」
  雪虹月说完又要出手,我此刻也不禁有点无语了,话不投机半句多,我也没
有废话,将一身的金仙的气息展现出来随后道:「我现在的修为有骗你们的必要
么?」
  感受到我真切的金仙实力,三女也没有说话了,我松一口气随后道:「我真
的是从远古仙殿出来的,不过我并不是仙界的人。」
  我话说到这,三女以诧异的眼神打量这我,这让我突然有点不好意思,毕竟
被三个美的不像话的仙子盯着换谁都得有反应,定定神,我继续说道:「我是从
另一个位面来到这儿的,不过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过来,我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好
好的,当时我在下雨的天空中行走着,天气突然阴沉起来,然后下起雨,随之而
来的则是巨大的雷电,而且一反常态是紫色的雷电,我想跑,不过最后只记得我
被一个异常粗大的雷霆击中,然后不省人事。」
  我陷入了回忆模式,继续道:「当我醒来以后,发现自己已经在一处大殿里
面,一个头发灰白的中年人教我各种仙术,还嘱托我一些事情,不过没有多久他
就消失了,然后我一人一直在里面修炼,直到到了现在的修为方能够打开传送阵,
离开远古仙殿,然后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现在的咯。」
  说完我看着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三女,我的眼睛不禁邪恶起来,要知道,
眼下的三个仙子可是我从没有见过的超级美女啊,此刻有福利不享受还等什么?
  而且那中年人离开的时候他和我说他的三个女儿可以说是整个修仙界最美的,
我当时还不屑一顾,现在看来所言非虚啊。
  偷偷看了一会我随后收回了眼神,过犹不及,盘算着以后怎么接近三女,如
果能够捕获一人的芳心我就赚大了,不过我的野心远远不止如此,如果能够三女
同收的话……
  我正美滋滋的想着,随后云筱月打断我的意淫我道:「那个中年人对你嘱咐
了什么?现在能不能说哦?」
  我微微一笑道:「当然能啊,不过现在的话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说话,得先
找一个地方安顿一下,在远古仙殿快憋死我了。」
  等着三女带路,毕竟人生地不熟,不过半晌沉寂无言,我不由得疑惑这这三
女究竟在打什么算盘,最终一身雪白宫装的雪虹月终于说话了,只见雪虹月淡淡
对另外两仙子道:「走吧,其他的事情,我们先回去再谈。」
  雪虹月说完后两女点点头,随后雪虹月和云筱月首先化作一道流光滑向天际,
夏玄月则是稍稍停留嘴角微微带笑的看了我一眼才走,这让我内心一阵躁动。
  该不会喜欢上我了吧?这么快?我有点不相信,不管了,现在胡乱揣测也没
什么用,接下来见机行事就是,而且我自己也算是一个帅哥吧,我自恋的想着。
  运起灵气,向着天边追去,在远古仙殿苦逼的日子我已经受够了,苦尽甘来,
对于接下来的日子,我很期待,追随三女没多久,最后我穿过云海翻腾的封锁,
停在一处风景如画的地方,而我也察觉到云海中布有迷幻阵法,没有正确进入的
方法一般的金仙修士都无法逾越。
  而此刻我看着四周的风景,不由得赞叹,四周绿草如茵,静谧祥和,不远处
有一个小型瀑布,河流从瀑布离开又汇集为一个小湖泊,湖泊中心有一个凉亭,
而先到的三女正在凉亭里面,环顾了一下四周,还有几间不大不小的屋子。
  收回视线,我不紧不慢的走入凉亭,刚好还有一个石凳,我直接坐下说道:
「就不说其他废话了,我就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夏谅,从另一个位面叫做华
夏国的地方来的,教我修仙的,也就是你们的父亲,他和我提起过你们。」
  我的视线转向雪虹月,看着眼中一袭白衣胜雪的女子我微微一笑道:「想必
仙子就是雪虹月了,另外两仙子是虹月仙子介绍给我还是你们自我介绍?」
  视线再转回到另外两个女,我的笑容没变,不过两女没说话,随即雪虹月用
天籁般的声音轻道:「我左边这是夏玄月,排行第二,右边的是云筱月,排行第
三,你已经知道我了,就不再说了。」
  我点点头,雪虹月作为大姐,清雅傲人的气质和绝美的容颜能够一眼分辨出,
另外两女也各有千秋,不过在没见过的情况下分辨就比较困难了,在雪虹月说完
话后两女也朝我微笑了一下,我不禁很是受用。
  「好了,都介绍完了就入正题吧,三仙子你们有什么要问的就问吧,要让我
把在仙殿里面的事情全部说清楚也挺费神的,你们问我你们想知道的事情就好。」
  雪虹月点点头,随后轻声道:「你知道我父亲最后去哪儿了吗?」
  我听完,并没有意外,这个问题我已经想到是第一个问的了,我整理一下思
绪,缓缓道:「我苏醒在仙殿道时候你们的父亲,我也就称呼他为师傅了,虽然
他只是说仅仅让我做一件事情,没有承认过,不过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个名分,
我赖定了。」
  我思绪万千,而我没有注意到,我开头都没有说完三女看待我的眼光有一丝
改变,这种改变中带着一丝对我的敬佩。可惜我并没有看到,不然我得乐死。
  「当时的情况很是糟糕,我第一次醒来师傅都浑身是血,明显受伤很严重,
不过师傅没有说什么,只是扔给我几本书让我弄明白,我当时也没有其他干的,
于是一直按照师傅的指导,后来才知道这是修仙,而师傅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和我说了一些话,托付了一些东西给我后就离开了,我在仙殿里面再没有找到他,
不过我能够感受到,师傅离开后他的的气息短暂的出现在仙殿中,不过很快又消
失了。」
  我说完没有再说了,给三女时间消化,我微微抬头,雪虹月轻叹了一口气,
自从将远古仙殿封印后他们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了,不过现在我说出来三女还是
不太好受。
  沉默了小会,最后云筱月打破了平静,轻声道:「父亲,有没有留下什么东
西给我们?」
  我苦笑一下,摇摇头道:「没有,他仅仅只和我说过你们,没有留下任何东
西。」
  看着三女的失望表情,我轻叹了口气道:「你们不用这么失望,师傅虽然没
有给你们留下东西,但是我明白他的良苦用心,虽然在我看来这样其实并不合适。」
  瞬间三女的眼神刷一下朝我集中过来,不过此刻我仿佛进入了贤者模式,不
为所动,我淡淡一笑,「虽然我修仙的时间并不长,更多的是在仙殿使用诸多的
天材地宝将修为堆积起来,不过我对修仙的感悟,不说其他人,比在做的诸位都
强。」
  话刚说完,雪虹月就柳眉轻蹙,我不置可否,而是继续道:「你们,包括你
们的父母,甚至整个玄天大陆,修仙的目标是什么?虽然我刚来这儿,不过我很
清楚,你们没有目标,或者目标很微弱,更多的仅仅是为了修仙而修仙,因为自
己修为更强就沾沾自喜,邪恶的人因此以强凌弱,正道之士则与之相抗,仅此而
已。」
  我顿了顿,继续道:「修仙,虽然看上去很玄,不过也仅仅是对力量的一种
掌控方式,为了达到更高的境界,你们的想法是摒除杂念,一心向道,通过无欲
无求的方式取得修为的进步,这并没有错,不过你们把这条路当做唯一方式就大
错特错了。」
  「井底之蛙想必你们知道这个典故,一个青蛙呆在井里,他所看见的不过是
无边无际天空的一角,天玄大陆,说难听点,不过是大一点的井口罢了,这点你
们也知道,可以说你们的修仙方式早已经被垄断,难以创新,你们不过是固定一
个模式一直在闭门造车,然后无数人不断尝试自己适不适合这个模式而已。」
  我说到这,三女已经低下头思考我的问题了,旁观者清,在远古仙殿里面看
了不少书让我这个逼装的更加大获成功,我心中不禁洋洋得意。
  没有让三女思考太久,我继续开始我的高谈阔论,「在我华夏国,有一句话,
大道万千,殊途同归,修仙,不仅仅有独自清修一条路,另外,我可以叫几位师
姐?」
  没有理会三女同不同意,我继续道:「虹月师姐,你在我前面修行了也有百
余年了,虽然我在仙殿里面不愁修炼资源,不过你们的资源肯定不会比我少,而
我为什么这么快到金仙?」
  「我的资质并不优秀,只有虹月师姐你一半的一半水平,我为什么能够取得
如此高的修为,靠的就是心境,你们追求的无欲无求,也不过是修炼心境的一个
偏门罢了,我并不认为这个方式不好,不过整个大陆的人都用这个方式就有问题
了。」
  我的话,如同一枚重磅炸弹,我没有犹豫,而是趁热打铁继续道:「这种修
炼方法是一个正确的,但不是最适合的,这也是我说师傅这样做并不好。」
  「师傅知道,他不能够留下任何让你们有牵挂的东西,那会将你们牵制你们
的心,留下了,你们的心被束缚了,心乱了,就算是我也修炼不了,这也是师傅
伟大的一面,他深深爱着你们,但是却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我轻轻的说着话,我自己都忍不住被自己感动了,看着完全低下头的三女,
我思绪万千,师傅这一做法的确很难理解,不过只要理解了就会明白其良苦用心。
  看着身体微微抖动的雪虹月,夏玄月和云筱月也是一样,师傅和师姐的父女
之情如此深厚,我突然想到师傅貌似提到过师傅的爱人在三女出生后不久就去世
了,师傅一手带大了三女,现在知道父亲的良苦用心,情绪控制不住也是正常。
  没有再出声,我悄悄离开凉亭,思索着如何趁人之危将三女拿下,这倒不是
我思想太过于龌鹾,面对如此人间仙子,我能够做到现在的状态已经很难了。
  突然之间,我想到一个办法,不过这样做终究不太厚道,但我自欺欺人的想
着这些东西师傅也是想说的,我不过是帮忙传达了出来了,看着三个仙子而无动
于衷我都快疯了,胯下的鸡儿不知不觉已经梆硬,所幸我衣服宽大,鸡儿也并不
是很粗长所以不容易看出来。
  深吸几口气,我渐渐冷静下来了,趁着三女还没有走出思念,我赶紧开工,
凭借着我金仙的实力,仅仅一刻钟我就制作完成,没有迟疑,我再次回到凉亭,
开始我的无耻做法。
  看着仍然低着头的三女,我轻轻道:「各位师姐别伤心了,虽然师傅没有留
下什么东西,不过师傅在离开时候躲在一个地方自言自语,我知道是关于你们的,
我也知道师傅的情况不可能再见你们一面,而师傅的性格也不能留下什么东西给
你们,然后我就偷偷把师傅的自言自语录下来了,我现在放给你们听听吧。」
  我话说完,三个仙子马上抬起头看着我,看着三女绝美的俏脸,虽无泪痕,
但是眼睛之中已经隐约布满晶莹的水珠,只需要一个契机就能让眼泪肆无忌惮的
流出,而我,就是准备提供这一个契机的人。
  将储物袋中的玉石拿出,这玉石并不是一般的玉石,能够记录声音,作为仙
界的藏宝地之一,仙殿里面东西应有尽有,一个记录玉石自然不在话下,而我在
里面自然不可能蒙着头修炼,研究玉石,并且人为在里面注入声音就是我的研究
成果。
  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凭借这个手段,就是制造出一段模仿师傅的声音并且
将其录入,而声音自然不可能完美还原,不过骗骗现在心境并不平静的三女还是
不成问题的。
  「究竟要不要留给你们什么,我不是一个好父亲,没有给过你们过多的关爱,
不能随时陪伴你们过年少的时光,如今我快支撑不了了,本打算收一个弟子继承
我的衣钵,不过为了不让他有所牵绊,我没有接受,我的女儿,你们也一样,我
不希望因为我导致你们修为难以寸进,希望你们……」
  声音渐渐消失,我将玉石粉末收回,这种录制声音的玉石都是一次性使用的,
声音没了也就化作飞灰,而这也让我罪恶的行径消失于世间。
  「各位师姐,想哭就哭吧,你们憋着对自己也不好,师弟我就先离开了,师
傅托付给我的任务日后再说,等你们平静了再喊我,我就在附近不远处休息去了。」
  说完,将一个传讯玉简放在桌上,我准备纵身离开,我此刻不禁对三女的评
价再上一个层次,内心的坚强果然被我低估了,我原本想如果三女在我的设计下
哭的梨花带雨,我就可以提供温暖的肩膀,让她们依靠,这样将会无限的拉进我
和她们的距离。
  不过很显然我的计划落空,此刻我也就随机应变,既然不成,就给他们留下
一个好的印像吧。
  而且这个玉简被我做过手脚,可以传输十米内的声音,我准备借用这个看看
三女私下对我的态度,我再根据这个调整更加容易的针对三个仙子,让我的宏伟
想法更进一步。
  不过我才刚迈出一直脚,雪虹月就说话了,我随即驻足,只听到雪虹月略带
落寞的声音道:「师弟,等一下。」
  我顿时一愣,转过身,雪虹月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对我道:「师弟,谢谢你。」
  我轻轻点点头,还没从雪虹月感谢我的惊讶中缓过来,雪虹月继续道:「师
弟你不用去其他地方了,既然你是师傅的弟子,我们怎能怠慢,我的房间是左边
第一间,师弟不嫌弃就去我房间休息。」
  我听到这,彻底惊了,没想到雪虹月愿意让出自己的闺房让我暂住下,看来
至少雪虹月已经认可我了,这让我如何不欣喜。
  将兴奋的情感压下,我轻道:「既然师姐不嫌弃,那师弟我就却之不恭了。」
  说完话,我赶紧离开了,留下三女把多年的感情倾泻,美滋滋的朝着雪虹月
的房间走去,我幻想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旖旎的事情。
  踏入雪虹月房间,一股淡淡淡清香顿时扑面而来,雪虹月自然是不可能用香
水之类的,唯一的可能就是雪虹月身上的香味,闻着这种淡淡的清香,我无名欲
火难以压制,肉棒早就一柱擎天。
  苦笑了一下,难道是仙子的神秘加成?怎么闻着这股香味欲望难以压制,就
像是催情剂一样。摇摇头,环视一下四周,发现装饰很是简单,一个普通的桌子,
三椅子,里面还有一个隔间,毫无疑问就是雪虹月的卧室了,不过我自然不可能
现在去打开,然后就其他的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
  收回思绪,将欲火强行压下,至少现在不是时候,坐在椅子上,思索着接下
来该如何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