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紫川同人】家族秘史 古雷列传(十一)

              ······
  确定自己已经从林冰的营帐里出来后,古雷这才松了口气,还从来没有哪个
上司像这位副统领一样,给他带来过这么大的压迫感。
  难怪那些原本做这些事的家伙在一个多月前忽然和新来的他套起了近乎,然
后笑嘻嘻地说会给他安排一个能与副统领搭上话的好差事,最后所有和林冰有关
的活就全部交给他了。
  古雷一开始还不以为意,他只想着暂时有个地方可以让他待着,其它的事情
就等以后大人为他平反冤屈之后再做打算吧。可没想到,做着做着,古雷就感到
事情并不这么简单了。
  本来按理说,虽然林冰是众人的顶头上司,也许有那么点不易相处,但毕竟
也是一个一等一的大美人,相貌出众,身材火辣,在这个其他全是男人的军营里,
绝对是十分养眼的一道风景线。
  可是,那些后勤部队的家伙,一个个会远远的色眯眯的偷看,也会在晚上把
林冰当做意淫对象打打手冲,可是一提起这每天服侍她日常生活的工作,一个个
就都摆着手连连摇头,互相推脱,最后顺理成章地落在了新人古雷的身上。
  当古雷有些疑惑地答应下来时,这些家伙别提有多高兴了,一个个手舞足蹈,
就好像中了头彩一样。
  难道那林冰副统领还会吃人不成?
  带着满肚子的疑问,新来的古雷一步登天,当天就成为了后勤部队的大队长,
更是直接被调进了林冰的近卫队,成为了与副统领日常生活最为密切之人。
  开始的时候,古雷还感到挺开心的,毕竟服侍一个大美女和服侍一个大老爷
们在观感上还是有挺大差距的,不过他很快也明白了为什么这样子看起来很不错
的活后勤部队的人却没人想干了。
  对上级行礼的姿势,报告的态度语气,服饰的穿着清洁,显露的精神状态,
甚至是走路的方式,站立的姿态,在林冰的眼中似乎有独一档的评判标准,只要
稍微做的不妥当一点,立刻就会被她指出,然后不留情面地训斥,不管你是个普
通军士也好还是红衣旗本也好,没有一个能够例外,就连与她同级的罗波副统领,
也没少被她唠叨。
  更不用说一些犯了军纪军规的家伙,一旦被她发现,不管多轻的过错,首先
就是当众抽打二十鞭,一顿刑法下来,就乖乖去床上呻吟个十天半月吧。
  等养的差不多了立刻就得起来,回到自己的岗位,该干什么干什么,如果被
发现伤好的差不多了还装病赖在床上,那就等着被送到军法处住上一段时间吧。
  用林冰的话来讲,这就是所谓的「事实胜于雄辩」,随你叫的再响,也管你
是不是真心悔过,挨过二十鞭子之后,任谁都会把这一次的教训记得清清楚楚。
  这样一来二去,不少血淋淋的实例让林冰的部下成为了整个远东军最为遵守
军纪,严格要求自身的模范部队。
  可是,却基本没有人因此而感到高兴的,军营的生活本来就够苦了,而在林
冰那有些神经质的高要求下,她属下的每一个人更是整天都战战兢兢的,生怕自
己犯了什么错误,传到林冰的耳朵里。
  身体上的折磨也许挺一挺就过去了,但这种好像始终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你,
时刻让你不敢放松的精神折磨却像一个永恒的恶梦一样。
  所以除了必要的时候,每个人都尽量避免自己在林冰的眼皮子底下出现,平
日里一见到她的身影似乎要朝这个方向走过来,立刻惊恐地连看美女的心情都没
了,一股脑地作鸟兽散。
  当真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而古雷现在所做的工作更是林冰的部队里最最没人愿意做的工作,负责林冰
的平日生活,每天都要与她打好几次照面,一个不小心弄洒了汤汁,又或是洗澡
的水没有调节好温度,还不被骂死打死。
  好几个以前负责这种事情的可怜家伙就因为各种微小到根本想不到的原因,
比如今天的米饭比昨天的冷了一点,又比如换洗的制服上有个地方洗的时候搓的
用力了一点,稍微掉了点颜色,又比如木桶里用来洗澡的水位没有到达最令人舒
适的高度,就被林冰骂了个狗血淋头。
  在林冰眼中,犯下如此「严重」的错误根本就是这些家伙没有认真对待自己
的工作,也许每个人并不是都是万能的,但至少在自己负责的这一块工作上,一
定要力争做到尽善尽美。
  这是林冰对自己的要求,也是对属下的要求,可惜很少有人与她的想法一致,
军营里的大佬爷们,大手大脚的,流血杀敌不在话下,又不是哪个豪门里的千金
大小姐,平白有那么多要求限制,生活的乐趣都快没有了。
  如果不是远东军各师团的编制都满了,恐怕申请调换师团的信件都能把参谋
部淹没了。
  与此报复似的对应着的,许多关于林冰感情问题的小道消息也偷偷地在各个
师团里传播着。
  据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爆料,林冰副统领前前后后曾有过不少于三段
的感情经历,可惜最后都以分手告终,而原因无一例外的都是性格不合,而最近
的一任更是因为在交往期间脚踏两只船,被林冰找上门去打折了三条腿。
  所有人都在心中暗自感慨,就算长得再怎么漂亮,身份再怎么高贵,能力再
怎么出众,女人毕竟还是女人,按照林冰副统领这种强硬的性格加上仿佛精神洁
癖一样的各种要求,恐怕这世上几乎没有哪个男人能够受得了。
  因此都已经年近三十了,林冰却依旧孑然一身,「老处女」的称号也不胫而
走,成了远东军里除了林冰以外所有人都知道的笑料。
  总之,在林冰那苛刻的要求之下,几乎所有人都在避免与她有过多接触,生
怕哪一天就倒了霉,被调到林冰近卫队里的基本都是新来不久,对很多事还不太
了解的新人,比如古雷。
  在他接受任命的那一刻,后勤部队就已经有赌注开盘了,赌的就是古雷这家
伙在几天后会第一次被林冰训斥,又在几天后会第一次吃到鞭子。
  后勤部队几乎一半的人都押上了第一天,因为这是根据以前的经验得出的概
率最高的时间,吃鞭子的时间则往后延了两周,因为根据经验,这个时候在林冰
每天不断的训斥下基本上都会变得意识恍惚,极容易犯些大错,吃鞭子的时间大
概也就在这个时候了。
  然后,押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的都有,但到最后都没有超过第十天的,没人
相信世上会有一个男人可以在林冰苛刻的要求下十天都没有犯一点错误。
  然而,一天天过去了,后勤部队的一众赌友从一开始的幸灾乐祸到略有敬佩,
接着几天又感到衷心赞叹,最后渐渐地,开始变得隐隐不安,等到第十天时,所
有人都露出了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古雷安然无恙地从林冰那里回来,仿佛看
着什么珍兽一样,一个个盯着他看个不停。
  诡异的情形让古雷还以为有人认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直到狂喜的庄家把一
大把钞票塞进他怀里时,他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切都是如此的顺利,就连古雷自己在一开始都没有意识到,卡丹公主对他
的影响究竟有多大。
  那在帝都时,在无数次无理的要求下所锻炼出来的超越常人的能力,无论是
清洁还是跑腿,也不管是缝衣亦或是做饭,还有面对会刁难你的女人时根据不同
情况应该做出的合适的表情和姿势,在古雷这种达人的手中,林冰那些所谓的
「苛刻」要求又算得了什么。
  说起来,要不是后勤部队的家伙七嘴八舌地说起林冰以前的一些作为,他都
几乎没怎么意识到这次自己的上司在别人眼中竟然是如此难以伺候的存在。
  仔细想想,他也的确感觉到了林冰的与众不同,比起白川的认真,她更加多
了一份偏执。
  就如同一朵圣洁的冰莲,容不得半点污秽,美丽,却也冻人。
  幸好古雷练就了一身真本领,虽然这两月每天面对着林冰过分的高标准还有
因为无法报仇而与日俱增的怒火,他还是完美地做好了自己的工作,好到林冰竟
然都自动忽略了他,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动完成的一样。
  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古雷哭笑不得,不知道自己究竟算不算得上幸运,他又
回想起了近两月前从黄石山到瓦伦要塞发生的一切。
  忘记了疲劳,忘记了伤痛,凭着一股信念,终于回到了瓦伦要塞,成功地从
叛军的手里保护了哥应星大人,那也是他第一次近距离的见到林冰。
  这个一直冷着脸,做事雷厉风行的女人,第一次在所有人面前,露出了小女
孩一样惊恐害怕的神情,她的肩膀不受控制地颤抖着,紧紧握住哥应星统领的手,
无助地抽泣着。
  但哥应星统领却很平静,他将一个刻有金槿花图案的黑色小匣子交给了她,
用尽最后的力气在她耳边轻声嘱咐了几句话,随后就慢慢闭上眼睛。
  他走的很平静,但却并非没有遗憾,有太多的人,他还不舍,有太多的壮志,
他还未尽,但上天却仿佛觉得他已经做的太多了,是时候该好好休息了。
  家族的未来就交给下一代的年轻人吧,他们已经茁壮成长起来,一定会成为
家族的支柱,开创一个崭新的时代。
  那个夜晚,紫川家族的一代重臣名将哥应星带着遗憾逝世了,而刺杀他的元
凶竟然是那个他一手提拔重用的雷洪。
  古雷曾与雷洪打过交道,知道他是个心术不正之人,却没想到他竟然丧尽天
良,为谋求权势荣华,对于他有大恩的哥应星统领下了毒手,动摇了整个远东的
中流砥柱。
  每每念及此处,古雷就恨不得在那天就把他活活打死,挫骨扬灰,可惜,一
切都太晚了。
  但是,哥应星统领依旧活在许多人的心中,紫川秀,林冰,还有许许多多的
人,他的遗志被无数的人所继承,一代一代,会被永远传承下去。
  古雷坚信着这一点。
  本来,按照紫川秀的计划,回到瓦伦要塞后,哥应星会将他分配到罗波的手
下,可是那天的一切实在太过突然,护卫队里知道他身份的人都牺牲了。
  所幸的是,哥应星曾为他做了个叫做古川的假身份,记录在护卫队的军籍名
册之中。
  护卫队的成员经此一役,几近全灭,加上哥应星逝世,已经没有重组的必要,
因此他就被远东军参谋部重新安排分配,最后归到了林冰的后勤部队之中,随着
远东军的平叛大军一路来到了格洛克行省讨伐雷洪,至此从三月底到五月中旬已
经快过去两个月了。
  这两个月来,古雷无时不刻地希望林冰和罗波两位副统领能够为哥应星统领
报仇,只是战况胶着,平叛大军始终难以再进一步。
  唉,要是大人在这里就好了,他足智多谋,一定能想出打败雷洪的计谋。
  一到这种苦闷的时刻,古雷就不禁想起紫川秀,无论是什么样的敌人,他总
会有致胜的方法。
  只可惜,紫川秀并不在这里,他也没有紫川秀那样的智慧,他能做的就是明
天继续给林冰送餐烧水,把属于自己的工作做好。
  古雷叹了口气,躺在草地上看着乌云密布,黑沉沉的像是要压下来的天空,
有些失落地伸了个懒腰。
  平凡的人就做好一些平凡的事吧。
              ······
  「哈哈哈,古川,你倒是挺有本事的嘛,竟然能把林副统领伺候的舒舒服服
的,有一套啊。」
  「你以前不会是哪个大家族的管家吧?」
  「说起来,我倒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什么事啊,说来听听。」
  「你们应该都听说过吧,林副统领她好几任男友都因为受不了她的脾气和她
分了手,到现在还是单身呢。」
  「那可不是,她那脾气,谁受得了啊。」
  「不过你们现在看看古川,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可以啊?」
  「啊,没错没错,我也觉得古川好像挺合适的嘛,这么些时日来,他都没被
副统领骂过,简直就是天作地和的一对嘛,都是缘分啊。」
  「哈哈,古川老弟,你觉得怎么样,要不试试看,搞不好就成了,等你做了
副统领她的亲亲夫君,当个红衣旗本什么的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到时候可要好好
关照弟兄们呐。」
  「你看林副统领她这里那么大,那里这么翘,可不要错过好机会哦,古川。」
  「嘿嘿,你这么壮硕,以后弄得她舒舒服服的,也让弟兄们少受点苦。」
  「得得得得,少给老子扯淡,走开走开,还干不干活了?」
  古雷没好气地叫道,不想去理会边上那些意淫起哄的家伙。
  现在他可算得上是一个名人了,从来没有人能够逃脱林冰的魔爪,而古雷偏
偏就是这个例外,这让所有人都对他刮目相看,甚至还猜测起了他是不是和林冰
有着什么不为人所知的关系。
  可是古雷每天的作息都明明白白的,与林冰单独相处的时间也并不长,这也
让不少想看到一些劲爆新闻的好事者大失所望,但还是每天都会开他的玩笑。
  这么受人追捧的感觉好像还是第一次,古雷脸上虽然表现地很淡然,可是心
里还是挺得意的。
  哈哈,知道本大爷的厉害了吧,你们好好学着点吧。
  古雷昂着头,仿佛斗胜的公鸡一样挺着胸,拎着木质的两层餐盒,朝林冰的
营帐走去,迈着矫健的步伐,一路上投来了无数崇敬的目光,让他愈发得意。
  谁不喜欢被人崇拜呢?
  「大人,是用餐的时间了。」
  一路快步赶到林冰的营帐,古雷立刻换上了工作专用表情,恭敬地向林冰请
示后,熟练地铺上餐巾,然后把餐盒里的东西一件件拿出来摆好。
  「古川,你等一下,我有话对你说。」
  做好了一切,古雷正想退下,林冰却忽然叫住了他,她的表情有些阴郁,心
情似乎不是很好。
  「大人有什么吩咐需要属下去做吗?」
  感受到了一丝异样,古雷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对哥应星大人是怎么看的?」
  沉默了一下,林冰这才叹了一口气说道。
  「这个……」
  「不必有所顾忌,你心中是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吧,说什么我都不会怪罪你。」
  见古雷似乎有些不明所以,林冰补充道,语气前所未有的柔和。
  「哥应星大人胸怀天下,为国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属下对他只有尊重
和敬佩,现在所想的,也只是希望能够为哥大人报仇。」
  古雷深吸了口气,缓缓道,偷眼向林冰看去,忽然发现她的眼睛有些微红。
  「你这么想真的很好。古川,你是什么时候跟着哥应星大人的?」
  「这个,应该差不多两年前吧。」
  古雷蓦地一惊,有些心虚地低下了头。
  「两年啊,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你觉得哥应星大人待你如何?」
  林冰若有所思,冰蓝色的美眸流转,又问道。
  「哥应星大人对我,对众兄弟们自然是很好,他……他很温和,很有魅力,
大家都非常崇拜他,都说啊,真正的士兵就应该为像哥应星大人这样的英雄冲锋
陷阵。」
  手心直冒冷汗,古雷慢慢道,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不时偷偷查看林冰
的脸色。
  「这话说的倒是不错,我很喜欢。」
  意外的,林冰笑了起来,这是古雷第一次见到她笑,光彩夺目,彷如亭亭玉
立的鲜花骤然盛开,竟他感到是如此的甜美动人,一时之间有些恍神。
  「古川,那我问你,如果现在我想要为哥应星大人报仇,为此,可能需要你
牺牲性命,你愿意吗?」
  清柔的嗓音在他耳边拂过,刹那间,一股热血涌向了大脑。
  真的愿意吗?
  为了一个逝者牺牲自己。
  放弃自己所有的未来,只为了贯彻那所谓的忠义。
  古雷迷茫了。
  在黄石山的时候,自己真的是因为什么奉献的伟大情怀而做出那系列举动的
吗,在内心最深处,是不是因为觉得逃生的希望渺茫,只是单纯地想要死的好看
一些,不想在死后被人所诟病呢?
  而现在,自己已经安全了。
  真的还做得到吗?
  真的应该这么做吗?
  但是,林冰的表情却是如此的认真。
  她,应该早已做好了决定。
  「我……」
  捏紧了拳头,古雷努力想从嗓子里挤出些什么,但却什么都想不出来,胸口
无比的痛苦,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折断了插进他的胸腔里。
  「这的确有些强人所难,我不会怪你,你退下吧,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吧。」
  林冰平静道,眉间闪过一丝淡淡的寂寥,如同往常那样挥手示意他退下。
  「是……」
  古雷艰难地回应道,耷拉着脑袋,慢慢走了出去。
  也许这才是真相吧,一直逃避着,故意忽视,麻痹着自己,直到不得不面对
的那一天。
  黯然销魂。
              ······
  「大人,紫川军撤退啦!」
  「你说什么?!」
  眼见自己的一名亲信兴奋地冲了进来大声叫道,雷洪一把推开了身边两个正
伺候他喝酒的美女,大步跑了出去。
  来到城墙上,果然见不远处紫川军的大营防线收缩,一个个师团排成了长长
的队伍,正有序地撤离。
  「大人,一定是远东又出了什么大事,紫川军才会在这个时候撤退,现在他
们背门大露,阵势不稳,真是难逢的好机会啊,我们快出兵吧,别让他们这么轻
易就跑了。」
  「等一下!」
  雷洪没有理睬身边摩拳擦掌的亲信,整个人都贴在墙垛上,仔细观察着紫川
军大营的情况。
  「有什么问题吗,大人?」
  「哼,罗波这胖子狡猾的很,林冰那娘们也不是易与之辈,这种破绽,你以
为他们会想不到吗?竟然做出如此反常之举,一定有诈。」
  雷洪冷哼道,同僚多年,虽然向来不和,但他毫不怀疑罗波和林冰的军事才
能。
  「大人,我看他们就是受到了急令,才不得不撤军,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
  那亲信急道,其他雷洪身边的近臣也纷纷附和道,被紫川军压着打了两个月,
他们早已感到憋屈的很,这种可以报仇的机会他们怎能放过。
  「哼,一群蠢货,你们好好看看,如果真的撤军,他们难道连这么多宝贵的
军械辎重都不要了吗?连做饭的锅都不带了吗?你看那边几个家伙还在打盹,难
道想留下来送死吗?」
  「这……」
  被雷洪一顿训斥,他手下的亲信们面面相觑,感觉好像是有些道理。
  「照我看来,这一定是罗波那死胖子的诡计,就是为了引诱我等出城去追,
他肯定早已设下埋伏,到时截断我等退路,前后夹击,我军必败。他这一套,老
子早就清楚了。不用管他们,让他们自个折腾去吧。」
  雷洪不屑道,又回去喝酒去了。
  直到下午时分,雷洪才终于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等他带着兵马出城去
追,距离紫川军最后一批人离开都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
  在亲信们异样的目光中,知道中计的雷洪恼羞成怒,拼命催促着手下的人马
全力追赶,不多时就看到前方的岔路口倒着数面紫川军的旗帜。
  「大人你看,虽然两边都有不少马蹄印,但这条路上有紫川军的旗帜,结论
很明显了。」
  一名亲信指着地上的旗帜说道。
  「你想说什么?」
  雷洪语气不善,咬牙切齿地问道。
  「这一定是紫川军的障眼法,丢下几面旗帜,就想让我们以为他们走了这条
路,实际上他们走的是另一条路,大人,我们快朝没有旗帜的这边追赶吧。」
  「我看不尽然。」
  雷洪仔细看了看旗帜的分布,摇了摇头说道。
  「怎么会不是呢,大人?」
  那亲信又急道。
  「我看罗波和林冰就是想让我以为他们用了这种障眼法,但你们仔细看看,
这旗帜之间相距的距离分布的如此均匀,明显就是一边行军一边丢弃的,如果想
要故意误导我们去往错误的路上,而他们自己要走上另一条路,那这旗帜必然会
被一起丢在同一个地方,所以这有旗帜的方向才是他们撤退的真正方向。」
  「原来如此,真不愧是大人,洞若观火,明察秋毫,属下汗颜啊。」
  听着雷洪一顿分析,那亲信钦佩道。
  「哈哈,我可不会让罗波和林冰这么轻易地回去,我们追!」
  这马屁拍得恰到好处,雷洪哈哈大笑,先前的不快一扫而空,一摆手,带着
手下的大军追了过去。
  过了不久,果然看到前面一路人马拐过了一个山口,雷洪信心大增,挥舞着
马鞭,直直冲了过去。
  但拐过了山口,雷洪这才发现前方这一路人马竟然不过只有数百人,连一个
大队都不满,孤零零的慢慢走着,顿时,一阵不祥的预感笼罩了他。
  果不其然,等雷洪的人马追上这支队伍,将他们包围后,这才发现前方根本
就没有大队人马走过的痕迹。
  又一次被耍了,到了此时,雷洪终于明白这里的几百人不过是被放弃的诱饵
而已,紫川军的主力部队早就跑远了,现在立刻折回去,也不可能追得上了。
  「他妈的,天杀的罗波,竟敢玩弄老子,下次老子一定要你好看。」
  雷洪怒吼叫道,一天之内被耍了两次,当着众部下的面,智商被彻底碾压的
感觉让他又羞又怒,几欲发狂。
  「大人,来日方长,我们还没输,这些人该怎么处置?」
  那亲信指着那几百被围住的紫川军问道。
  「哼,让老子先问问他们知道些什么。」
  雷洪怒气难平,恶狠狠地说道。
              ······
  长长的队伍快速行进着,丢下了所有妨碍行军速度的东西,只留下了几天的
口粮和一些必需品。
  就在前一天,古雷和他所在的后勤师团就接到了撤退的命令,并没有解释原
因,只是简单的撤退两字。
  每个人的心头都感到疑惑不解,明明已经开始占据上风,为什么偏偏在这个
时候却要撤退了,还选择在白天,但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无论命令看起来多么
令人费解,都只能执行。
  「什么?你说什么?!」
  就在这时,古雷忽然就听到前方传来了吵闹的声音,循声望去,竟然是向来
和善好脾气的罗波副统领,与他正说话的是林冰副统领的副手阿特兰红衣旗本。
  「大人她说让我们先走。」
  「她叫你们先走你们就走了?」
  「这个……毕竟是林副统领的命令。」
  「这女人想干什么?快带人把林冰副统领找回来,找不回来,你也别回来了!」
  罗波痛骂着一脸惶恐的阿特兰红衣旗本,古雷还是你一次见他发这么大的火。
  不过究竟怎么回事,林冰副统领她发生了什么事吗?
  忽然想起了前一天她对自己说过的话,古雷感到有些不妙。
              ······
  「你们接到的命令是什么?罗波和林冰现在在哪里?叫你们在哪里汇合?」
  雷洪的心情差到了极点,他用马鞭指着被团团包围的数百紫川军,恶声恶气
地问道,心想着或许还能问出一些有用的情报继续去截击林冰和罗波的主力部队。
  没有人说话,充满了戒备。
  「谁能告诉我林冰和罗波在哪里,我就绕了他的性命,不说的话,你们全都
得死?」
  没有耐心耗下去,雷洪怒喝道,无数明晃晃的长枪对准了那几百被包围的紫
川军。
  「我们说,是不是说了就会放过我们?」
  就在雷洪耐心耗尽想要痛下杀手之际,忽然一个声音传来。
  「没错,不仅可以不杀你们,还有奖励,我雷洪从不亏待有诚意的朋友。」
  心中一喜,雷洪立刻说道,就见几个穿着铁甲骑兵装束的紫川军士从人群里
走了出来。
  「好,我们说,罗波和林冰就在……」
  「什么?」
  没有听清最关键的地方,雷洪一愣,本能地驱马往前走了两步。
  就在这时,在不知不觉中一直往前走没有停下过脚步那几名紫川军士忽然露
出了杀机,毫不迟疑地将手里紧攥着的几个白乎乎的东西闪电般扔了出去。
  猛然间,一大片浓烟飘散,在刹那间遮蔽了视线,雷洪咯噔了一下,顿知不
妙,心慌意乱之下正想后退,就听一声清叱,一个欣长的身影冲破了浓烟,散发
着死亡寒气的蓝色光芒直取他的咽喉。
  「咕……唔唔……」
  似乎到死都对在这瞬间发生的一切感到难以置信,雷洪捂着自己的咽喉,在
那里鲜血咕嘟咕嘟地涌出,然后他就从马背上摔了下去,扑腾了几下就没了气息。
  「大人,我为你报仇了!」
  把遮面的铁头盔脱下扔在了地上,长长的秀发散落下来,迎着微风飘舞,手
里的寒冰刺上鲜血缓缓滴落,林冰看着脚边雷洪的尸体,悲喜交加。
  终于,手刃了这个忘恩负义的逆贼,终于,报仇了。
  林冰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你……你竟敢……」
  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惊,好几秒后才反应过来的雷洪的亲信手指颤抖地指着林
冰,结巴地说不出话来。
  周围所有的叛军也没想到竟然会上演这么一幕,一切都发生的太过突然,甚
至雷洪如何倒地的都没人看清,一个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仿佛不知道该如何
是好。
  「我想你们都认得我是谁,毕竟你们曾经都是远东军的一份子,现在罪魁祸
首雷洪已然伏诛,而我也知道诸位是受到雷洪胁迫才行此反叛之举,当日对哥应
星统领的刺杀,诸位在一开始想必毫不知情,监察厅已经调查清楚了一切,诸位
现在若是放下武器,诚意悔过,我林冰以人格和仕途担保,一切既往不咎。」
  林冰一脚踩在了雷洪的脑袋上,面对着将她团团包围的数万叛军,毫无惧色
地大声说道,就好似她才是占据绝对优势的那一方。
  「真的是林冰副统领,怎么办?」
  「真的不会追究我们的罪责吗?」
  「别听她胡说,我们只要一投降,肯定会被抓起来问责。」
  「可是……我想回家啊。」
  「把她抓起来做人质吧。」
  「我本来就不想反叛的。」
  见到林冰威风凛凛英姿飒爽的模样,这些叛军立刻就没了底气,他们中的大
部分本来就是受到雷洪诱骗威胁才跟着他举起反旗,那天当知道在黄石山所袭击
的「伪军」竟然真的是哥应星统领的护卫队,不少人都万分痛苦后悔,只可惜大
错已经铸成,加上雷洪的威胁,这里的大多数人才不得不跟着他反叛,如果能够
不被问责,重回紫川家族,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原本是窃窃的私语,很快就变成了争吵和思想斗争,有的人期盼这是真的,
有的人完全不相信,有的人左右摇摆,拿不定主意。
  林冰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轻易地说动这些叛军,她只不过是趁着雷洪之死给
他们造成最大冲击的一刻来动摇他们,胁迫误杀的说法不过是她的猜想,监察厅
的调查结果也是她信口胡诌的,但只要可以尽可能地拉拢过来叛军里那些并不是
真心叛变的士兵就足够了。
  正想着以她远东军副统领的身份再说些什么,但下一个瞬间,林冰的表情就
凝固了。
  「哼哼哼,了不起啊,林冰,可真有你的,竟然想出了这种办法来对付我,
我该夸奖你的勇气,还是嘲笑你的失策呢,嘿嘿,果然小心才能驶得万年船啊。」
  眼前的叛军人马让出了一条道路,一个完好无损的雷洪得意地嘿嘿笑着,出
现在了林冰眼前。
  「雷洪!这难道是?!」
  彷如雷击,林冰瞪大了眼睛,又惊又怒。
  「你以为我会这么大意吗,我就知道你们大白天的这么匆忙撤退肯定有鬼。
总算没有白费我的功夫训练出一个优秀的替身,怎么样,林冰,就连聪明如你也
没看出破绽来吧,哈哈哈哈。」
  雷洪沾沾自喜地说道,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雷洪你这狗贼,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
  形势瞬间被逆转了,只要雷洪不死,就没有策反叛军的可能,林冰清楚这一
点,但最为痛恨的仇人就在眼前,无论面对着多少叛军,她都并不打算退缩,她
狠狠瞪着雷洪,手里的寒冰双刺一振,显露出了必死的决心。
  「哈哈哈,别杀了她,受了这么久的鸟气,老子今晚可要好好爽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