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重生之淫行天下】第二章

          【重生之淫行天下】第二章:赌约
  撒完尿的秦寒并没有马上把自己的整条巨根从谢怡的嘴里抽出,只是将棒身
拔出来,留了一个硕大龟头在谢怡嘴里。谢怡的樱桃小口被这颗宛如自己拳头般
大的龟头撑得严丝合缝,连一丝空气都飘不进去,嘴角腮帮十分酸胀。
  迫不得已小嘴被堵的谢怡只能用自己的鼻子轻轻的呼吸。由于谢怡的一边鼻
孔也受到了秦寒精液炮弹的侵袭,被完全堵上了。为了不把鼻腔内的精液吸入自
己的呼吸道,谢怡每次呼吸都极慢,鼻孔也一张一合的,非常滑稽。
  看到谢怡囧样的秦寒嬉笑几声,就开始用自己的龟头在谢怡嘴里跟谢怡的丁
香软舌玩起了剑盾攻防战。不断地将自己的龟头在谢怡的舌头上滑动、戳动。偶
尔也会顶向谢怡的两边腮帮,将谢怡的俏脸顶出一个又一个的巨大凸起。尿道内
未排完的尿液也会时不时地从马眼中流出,涂在谢怡小嘴内的各种角落,留下一
道道剑痕。
  被玩弄了数十分钟小嘴的谢怡此刻只觉得自己的小嘴、腮帮等位置酸胀不已,
轻轻捏了捏秦寒的大腿,向他投去一个求饶的眼神。接收到信号的秦寒,微微一
笑扶起跪在地上的谢怡。
  「累了吧,谢阿姨。我们洗一洗去床上换我帮你服务服务!」秦寒嬉皮笑脸
地对着谢怡说道。
  「你个坏东西,玩了这么久才知道你阿姨我累了!得了,你等下也不用帮我
服务了,我已经没精力享受了。」谢怡白了秦寒一眼,哀怨地说道。谢怡的嘴里
虽然说着不需要秦寒的服务,但是心里的渴望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看着淫水不停地从谢怡的密洞流出,顺着大腿内侧流到地上。不用想秦寒也
知道谢怡的口是心非。于是打开了淋浴的水洒,同时再次开启了自己的攻势。
  淋浴室在一瞬间又回归了香艳,两条肉蛇在里面不停地缠绵
  。白花花的肉球也时不时地印在淋浴间的玻璃上挤压,形成一个个白色世界,
场面淫靡万分。
  在谢怡又弃兵缴械投降了5次,临近昏倒时,秦寒才抱着谢怡走出淋浴室。
  用毛巾为自己和谢怡擦干了身子,直接抱着光溜溜的谢怡走出了浴室。
  「谢阿姨,您好好躺着,让小子我帮你服务服务!」秦寒将谢怡轻轻放着床
上后就笑嘻嘻地对着谢怡打趣道。说完就埋头钻进了谢怡的双腿之间展现自己精
湛的口舌之术。
  秦寒为她人口交的次数并不多,但是凭着过人的天赋和经常观看他的性奴们
在无法得到他宠幸时互相为对方服务的场面,他也练成了一嘴不俗的口技。
  其实谢怡早已洪水泛滥成灾,不用任何多余的挑逗就已经进入了最佳的插入
时机。但是重生一次的秦寒,在经历了上辈子被收下背叛反捅一刀的秦寒深知想
要利用好身边的人必须得得到他们的人心。恩威并施的同时还得展现出自己的个
人魅力来吸引这些人为自己卖血卖命。
  而对于谢怡,秦寒虽然想把她收为性奴,但也不只是供自己玩乐泄欲的肉奴
隶。他想全方面的利用好这个高高在上的正荣财团副总裁,用她的身子帮自己泄
欲,用她的头脑与地位为自己报仇、走上人生巅峰的计划出一份力。
  此刻的谢怡虽然密洞瘙痒难耐、蜜水横流,一波又一波的花蜜被吸入了秦寒
口中再送往外阴处、腿根等等蜜水本覆盖不到的地方。但是却舍不得这个难得的
好机会,一个身家地位以及成就都不亚于自己的男人跪趴在自己的下身卖力地为
自己舔穴。这可不是那些白马会所的男公关可比的,那种内心的满足、刺激与征
服感可是强得能为自己带来绝顶高潮的。
  秦寒将自己厚实、湿热的舌头贴在谢怡的阴户,包裹住小阴唇,时不时用舌
尖左右横扫过洞口并微微刺入。
  「啊~ 好痒啊~ 再深点,你个死小子!别抽出来!再进去点!嗯啊~ 」
  谢怡只觉得自己下体瘙痒不堪,蜜洞里的淫肉一张一合的。谢怡不断配合着
秦寒的舌头,当其刺入自己蜜洞时拱起自己的肥臀让舌尖更深入自己的美穴。
  秦寒高挺的鼻梁也在谢怡小阴唇完全张开后不断地刮过充血勃起的阴蒂。舌
尖也不再只是扫过蜜洞口,开始突入蜜穴在其中寻找那带来无上快感的区域。
  「嗯~ 好爽!我要来了!嗯~ 嗯啊~ 」
  不一会儿,被找到快感点的谢怡娇躯一阵剧烈的抖动,嘴里娇喘淫语不断。
  一道蜜水箭从蜜穴深处激射而出,喷射在秦寒的舌头、嘴里。阴精有股美穴
特有的骚味,有点咸腥味,其中也带点淡淡的甘味。
  不知为何,平时尝过不少女性阴精的秦寒很喜欢这股味道。在谢怡已经泄过
一次身,小腹和穴内淫肉不停痉挛的同时依然没停下自己嘴里的活,依旧用舌尖
去突击自己刚刚找到的谢怡的快感地。
  「啊!不行了!你个死小子不要再舔了~ 嗯~ 嗯啊~ 啊!我……我又要……
  又要来了!」
  高潮再次袭来的谢怡身体又是一阵颤抖,蜜穴内的淫肉快速吸紧涨开,一道
阴精水箭更快速地喷进秦寒嘴里。
  再次尝到美味的秦寒仿佛渴了十几天终于喝到水的漂流者,内心只有一个念
头,渴望更多。被内心欲望驱使的秦寒此刻双眼充血涨红,鼻息粗重,额角布满
一条条可怖的青筋血管。
  想要满足内心渴望的秦寒在谢怡连续泄身两次依然没有停下自己的口活,同
时伸出双手去揉捏谢怡的两颗大奶球。
  「不行啦!嗯~ 嗯啊~ 死小~ 哥~ 好老嗯啊~ 公~ 我嗯~ 我不~ 不不行了!
  爽嗯~ 啊!爽死啊!嗯~ 死啦!」
  连续泄身两次的谢怡此时身体异常敏感,哪里受得住秦寒多重攻势。脑袋中
的思考已经开始出现短路,嘴里吐出来的淫语也语无伦次了。
  面临第三次泄身危机的谢怡此刻弓起身子,双手紧抓着秦寒头上的发丝,拉
着他的头更加贴近自己的蜜穴,屁股往上一拱一拱地让舌头插入抽出插入抽出。
  「啊!来了!来了!嗯啊!」
 第三次泄身的谢怡被下体传送过来的强烈快感脑电波震得人直直的往后倒了
  下去。原本抓着秦寒发丝的双手也松开了,整个人狠狠地砸在宽大柔软的大
床上。
  秦寒此刻也抬起了头脱离了谢怡的温柔乡。原来刚刚谢怡将她的下体严丝合
缝的贴在了秦寒的口鼻上,空气也无法挤入其中成功为秦寒供给。短暂失去氧气
供给的秦寒也终于从自己的欲望漩涡中清醒过来。自己想想都有些后怕,自己好
不容易重生一世,本有着伟大的报复计划,差一点还没实施就被美女的下体闷死
了。
  清醒过来的秦寒冷眼看着眼前这位已经被快感击溃的美少妇,差点将自己误
杀的美少妇,秦寒并没有打算那么轻易的放过她。已经从肉欲中清醒的秦寒已经
没有了任何的肉欲,剩下的只有占有欲、征服欲。他要征服这个美妇,让其在床
上成为自己专用的泄欲肉壶,在床下成为自己的台前代言人、自己的傀儡。
  上辈子的秦寒,所有的底牌都暴露在聂言的眼皮底下。现实中自己强大的身
家背景,南美的巨头财团莫内财团,自己的才能,过人的搏击术和身体素质。游
戏内自己花重金打造的数十个强力公会组成的联盟,自己独特的转职职业和能让
自己争霸格林兰帝国的资本亡灵法师。这些统统都暴露在聂言的眼前。而自己对
聂言所知的却不多,他的身世背景真的就小小的天下集团那么简单吗?直到死的
那刻才知道天下集团背后可是有着无数财团的支持,更甚者还有军方的支持。而
聂言身边也有着恐怖雇佣兵刺刀的保护。
  一系列的信息不对等让秦寒在和聂言的交锋中不断落入下风,一开始对聂言
这个对手的轻视也使得自己一步错、步步错。
  重生一世的秦寒才明白自己本就已经站在世界之巅,早已不需要咄咄逼人来
宣示自己的地位、野心,过早地让他人对自己有所提防。低调、隐忍、伪装,就
算是万兽之王老虎也会在狩猎时躲在草丛里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娇小猎物。这一世
自己除了聂言和刘天时这两个命中注定的对手,可能还潜伏着不少敌人呢。身居
幕后,自己只需要在幕后控制着自己的势力达到世界的顶端就够了,没必要把自
己活生生的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下。
  将谢怡的两条大长腿推到胸前,屁股离开床面向上拱起,蜜洞赤裸裸地暴露
在秦寒眼前,美穴一张一合蜜水顺着股沟从洞口流往紧闭的粉褐色小菊处。
  秦寒把胯下巨根顶在谢怡的美穴口。「谢阿姨,我要进来了!」说罢就直直
一顶,直至龟头狠狠地撞上了一团软肉无法寸进。
  「啊!嗯啊!」
  巨根突如其来的挤入和花芯突然受到的重击让谢怡嘴里发出一声高昂的呻吟,
穴内的嫩肉也瞬间收紧,紧紧地吸住秦寒插入的棒身。
  秦寒感觉自己插入的三分之二的巨根仿佛被无数张小嘴吸住一样,那种酸麻
紧致感是无言以道的。
  待阴道内的淫肉微微放松后,秦寒缓缓抽出自己的巨根,再一次重重的击了
上去。谢怡已是三十二三的少妇了,平时虽然性生活不多,对私密处也多有保养。
  但是始终不如十八、二十出头的少女紧致。但是出水之多使阴道滑腻和当自
己插入时收紧的淫肉技巧可不是那些少经人事的女孩们可比的。
  「啊啊~ 嗯~ 死小子~ 好大啊!好深,干得我~ 我好爽!嗯啊~ 再快点!干!
  干死我!」
  谢怡被干得眉头紧锁,眯着一双媚眼,淫荡的骚话淫语不断从性感的小嘴中
吐出。
  听到谢怡骚话的秦寒加快抽插的速度,每一下都狠狠得撞在谢怡的花芯上。
  花芯不断遭受突击的谢怡,蜜水不停地分泌,随着秦寒巨根的插入抽出溅出
蜜洞,把股沟、屁股和身下的床单都打湿了。
  「啪嗤啪嗤」一股股淫靡的水声不断从两人的交合处传出。一层细细的白沫
已经沾满了两人的性器,那是爱液通过摩擦形成的,白浆黏在谢怡的淫穴上使之
变得更为淫荡迷人。
  「谢阿姨,怎么样?小子的服务你还满意不?」秦寒将两只原本推到胸前的
美腿拉到面前,使之双腿紧闭拉直。用一只巨掌握在谢怡的美脚踝处,解放出来
的另一只手则从侧面拍了拍谢怡的肥臀,嘴里调戏道。
  「啊啊~ 啊嗯~ 满……满意!你小子~ 要干死我了!你插得……插得我好深
~ 好爽啊!啊啊~ 我……我要被……被你插死了!」无数的淫语骚话从谢怡嘴中
传出,不断地刺激着秦寒的神经。
  两条并拢的美腿修长白皙,美腿的纤细笔直更是衬托得身下的肥臀更加丰满
肥美。只可惜,原本雪白的臀肉此刻已被撞得微微涨红,沾上了数不清的骚水淫
水等性爱痕迹,油光发亮、淫秽不堪。
  双腿的紧闭伸直更是把蜜洞里的淫肉收得更紧,严丝合缝地贴在秦寒插入的
巨根上,如同无数张小嘴不断地从四面八方吮吸着秦寒的肉棒。配合上谢怡高超
的淫肉技巧,秦寒只感觉到下体快感连连,本就没有特意控制自己射精欲望的秦
寒此刻也清楚自己快到达极限了。
  快要射精的秦寒并没有减缓自己的攻势,试图延缓自己的射精时间。反而是
更加激烈地抽插,干得身下的美妇人双眼微微翻白,嘴里娇喘不已。
  又抽插了近一百来下,秦寒猛然将已在射精边缘的肉棒抽出谢怡的淫穴,将
其插入美妇夹紧的腿根缝隙。巨根突如其来的插入直接从缝隙处插了个对穿,巨
大的龟头在小腹处耀武扬威,马眼一张一合猛地喷射出一股又一股的乳白色炮弹。
  秦寒此次射精持续了近整整一分钟,射出来的精液多达23股,布满了谢怡
的小腹、奶子、俏脸与头发上。最远的更是射在了离谢怡六七十公分处的床单上。
  再看谢怡,此刻身上无处不是沾满了秦寒的精液。小腹处最为凄惨,一大滩
的精液覆盖在皮肤上,脐眼更是已被精液淹没。两颗巨乳上面布满了星星点点的
精液,左边巨乳的乳头更是被整个被精液包裹住,从原本的深红色变成了淡粉色。
  巨乳上的精液也摆脱不了地心引力,不断顺着巨乳的伏线向下流动。谢怡的
俏脸也是沾上了不少精液,原本粉红色的香唇此刻布满了乳白色的斑点。脸颊、
鼻子、额头和下巴也无法幸免,就连发丝也沾上了不少精液被粘成一撮一撮的。
  唯独一双美眸这次幸免于难,不知是之前已经被精液洗礼了,这次侥幸逃过
一劫还是刚刚秦寒射精时谢怡做好准备闭上了眼睛或者用手遮挡了呢。
  射完精的秦寒抱着谢怡的一双纤纤美腿不断地喘着粗气。而谢怡也整个人瘫
在床上,要不是两颗巨乳处还在起起伏伏,秦寒都要以为这位美妇人被自己干死
了呢。
  「怎么样?谢阿姨,你还好吧?舒服吗?」秦寒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去扣弄射
在谢怡小腹处的精液,将它们尽可能的附在手指上。谢怡听到秦寒的问话并没有
回答,不知是累的还是根本不想回答这种废话。见谢怡没有回答,秦寒也并不打
算继续追问这个没有营养的话题。只见秦寒把沾满精液的手指伸到谢怡的面前,
将薄唇上的精液也扫在指腹向着双唇之间的樱桃小嘴而去。
  「很补的,吃下去吧,谢阿姨。」秦寒嬉笑着对着谢怡说道。谢怡抬眸风情
万种地白了秦寒一眼,听话地张开了自己的小嘴,将秦寒手指上的精液全部吸进
嘴里。之后秦寒更是把谢怡脸上、大奶子上的精液全部刮起来送进谢怡的小嘴里,
谢怡也一滴不剩的全部吞下。「真是一个淫荡的少妇、嗜精的母狗。」秦寒在心
底冷笑道。
  休息了近十分钟的秦寒再次将自己半软不硬的巨根贴在谢怡的股沟腿根摩擦,
手上的活儿也不停地搓揉捏按着谢怡的一对巨乳。身体数地受袭的谢怡鼻子里也
不断传出低吟呢喃,腰身毫不自在地扭来扭去,连带着整个肥臀也起伏摇摆不定,
更加卖力地摩擦着秦寒的巨根。
  谢怡的挑逗并不是毫无作用的,这不,秦寒身下的这根巨根可是在以肉眼可
见的速度充血勃起。原本垂头丧气的肉虫不一会儿就变成抬头挺胸、凶相毕露的
穿心利剑。马眼一张一合地吐露着淫液,一股又一股的前列腺液滴落在了谢怡的
臀肉上、淫穴洞口,就好像野兽在捕食到猎物后从齿间滴落的涎液一样。此刻秦
寒身下的这团美肉就是他的猎物,他心里内定的肉奴,永世的淫肉奴隶。
  重整雄风的秦寒心里清楚就算今晚不能虏获谢怡的心,无法让她心甘情愿地
沦陷成自己的性奴,自己也要拿出真功夫来让这个美妇知道在这张床上,自己就
是她的神,主宰着她的一切。
  整装待发的秦寒收回握住谢怡巨乳的左手,轻轻拍了拍谢怡丰满的臀肉,引
来了阵阵肉浪。早就期待这一刻的谢怡内心知道秦寒想要什么,换了一个自己喜
欢的姿势便扭着自己的肥臀静待着秦寒的进攻。
  「呵,贱母狗,看我不干死你!」秦寒看了眼前美妇的姿势心里暗想道。原
来此刻谢怡选择的姿势是后入式,或者通俗一点被称为狗趴式。这个姿势极为考
验女人的羞耻心,有羞耻心的女人可不会自愿选择这种像狗一样趴在地上,撅着
屁股勾引男人插入的姿势。唯有哪些不知廉耻,渴望被羞辱内心极度追求刺激的
女人才会像母狗一样摇摆着自己的肥臀讨好着自己的主人。
  「谢阿姨,原来你也喜欢狗趴式啊!这个姿势可是跟你的身份不太配啊。」
  秦寒拍了拍眼前晃动的肥臀,嘲笑道。
  「嗯啊~ 这你就不懂了,好哥哥。这姿势插得深一点,像秦哥哥这么棒的身
材和巨根能把我的心肝都给撞出来!」谢怡娇喘着回道,说完更是变本加厉地把
自己的肥臀摇得更快幅度更大,掀起一阵阵淫肉波浪。
  看到身下的美妇并不在意自己的嘲讽,秦寒深知自己并无法在口头上从这位
美妇身上讨到任何好。就不再开口,直接握着自己的巨根挤开了不断滴着淫水的
两片蚌肉,向着淫穴深处捅去。
  「嗯~ 插进来了!好深啊!」谢怡嘴里淫语不断,前后摇摆的肥臀更加卖力,
引导这洞内的这根巨大肉棒怼向自己的G点与花芯。
  新的一轮翻云覆雨再次打响,床上的形势又一次回归严峻。此次的战争持续
了很久,又或者说战争的主导者并不希望战争如此轻易的结束。这场战争的主导
者秦寒在每次射精后都拍拍谢怡的肥臀换个姿势继续插入,根本不让自己的巨根
软下去,也不让谢怡得到任何一丝休息喘息的机会。在秦寒三次分别射精在谢怡
的肥臀上、白皙的双脚上和腋下,谢怡也高潮了十二三次,接连的攻势终于将谢
怡击溃。在谢怡又一次高潮后,她终于承受不住强烈的快感浪潮,昏睡了过去。
  而秦寒也在谢怡昏睡过去之后,没有再将自己的巨根拔出,直接在淫穴里快
速抽插直到射满了谢怡的淫穴。之后便将自己的巨根插在谢怡的蜜洞里睡了过去,
淫穴里的精液也随着肉棒变软,顺着棒身流出滴在两人身下的床单上。此刻的床
单淫秽不堪,被一块块湿痕布满,早已分不清是谢怡的淫水还是秦寒的精液。
  「啵」一丝细微仿佛木塞子拔出红酒瓶的声音传出,本就警觉机警的秦寒瞬
间从睡梦中转醒。轻轻抬眼睁开一条细丝缝隙,只见自己怀中的谢怡已经醒来,
正在用柔荑将自己变软但依旧插在蜜穴里的肉虫拔出。随着堵在洞口的肉棒被谢
怡拔出,淫穴内还来不及流出的精液瞬间找到了出口流了出来,滴了不少在谢怡
柔若无骨的柔荑上。
  「这小鬼,竟然敢射在我里面!」谢怡低头看了看手上的精液,蹙起了秀眉
暗骂了一句,两朵红晕也即刻升上了脸颊。抬眸看了眼前的男人,只见他依然沉
睡,谢怡缓缓地将小手伸到自己的面前,低头闻了闻味道后竟伸出红舌将手上的
精液舔进嘴里。做完这一切后又像做错事的小女孩偷偷看了秦寒一眼,见他还在
睡梦中才轻出了一口气,深怕自己这淫荡的一幕被秦寒看到。殊不知秦寒早已醒
来,眯着一双眼,把她的淫态尽收眼底。谢怡又用手扣了扣自己淫穴里的精液,
然后送到嘴边吸食,直到穴内的精液全部送入嘴里才轻轻地离开了柔软的大床。
  看到谢怡已经进去卫浴间开始洗漱,秦寒才睁开双眼,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他知道谢怡已经注定成为他的私人性宠了,无非就是时间的问题,但他希望
谢怡能晚点屈服,让他尽情享受这种征服的感觉。已经清楚鱼儿上钩的秦寒此刻
也放下了内心的担忧,闭上了双眼细细思考接下来的计划。
  过了好一会儿,谢怡穿着一套浴袍踏出了卫浴室,见到床上的男人依然没醒,
便自顾自地走到电话旁吩咐酒店的人员送来一套崭新的衣物和高跟鞋,后就坐在
沙发上陷入了沉思。
  不一会儿房间内的门铃就响了起来,谢怡立即起身走向房门。打开房门,门
口站着一位24、5岁的年轻女酒店服务员,看到门打开,女服务员低着头递上
手里的东西说道。
  「谢总,这是您要的东西。贴身衣物您没报尺寸我就自己估计了一下买了一
套,如果不合身请您再告诉我,我立马去给您再买一套。」
  「谢谢你,不用麻烦了,我相信你的眼光。」谢怡微笑着回道,接过女服务
员手上的东西便摆了摆手关上了房门。
  拿着手上的衣物与高跟鞋踏入房内,谢怡又看了一眼大床的方向,看到秦寒
依然沉睡便直接选择在房内换起了衣服。谢怡缓缓褪去浴袍,露出了白皙靓丽的
身躯。丰满高挺的乳房,纤细的腰肢,肥美挺翘的美臀和笔直的美腿,根本找不
出一丝瑕疵。轻轻地将浴袍放在身旁的柜子上,拿起了一件薄若蝉翼的黑色蕾丝
镂空内裤,脸上露出一丝羞红,弯腰抬脚穿起了这件性感小内裤。内裤略微有点
太小了,那位女服务员并没想到这位冷艳女总裁的肥臀竟然这么丰满,谢怡可是
花了不少力气才将这件小内裤从大腿提到腰上,内裤边缘有不少臀肉被挤了出去,
穿上裙子依然能清晰地看见内裤的痕迹。之后便是胸罩,跟内裤是同一个款式,
黑色蕾丝的半杯型乳罩,同样比较小,谢怡穿上后不少的乳肉被挤到中间和腋下,
双乳中间的那条乳沟被挤得深不见底。然后是白色衬衫和黑色OL包臀裙还有一
件黑色女士西装,高跟鞋是一双黑色7公分高的亮皮尖嘴高跟鞋。既然是职业O
L套装那肯定是少不了丝袜的!女服务员为谢怡准备的是一双黑色薄丝吊带袜
(依然记得自己小时候第一次在网上看到女人穿吊带袜的照片,当时瞬间就沦陷
了,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薄薄的黑丝吊带袜为整身职业干练的装扮添上
了一股暧昧的性感,简直就是这套装扮的点睛之笔!
 穿戴完毕重新变回高高在上的冷艳女总裁的谢怡走到床前轻轻拍了拍秦寒的
  脸颊,拍了好几下,装睡的秦寒才悠悠转醒,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睡眼。秦寒
抬眼看了看眼前一身职业干练装扮的谢怡,眼睛一亮,这还是自己第一次看到穿
正装的谢怡,以前都是在宴会遇到,看到的都是穿礼服的谢怡,忍不住开口调戏
道。
  「谢阿姨,你都穿好衣服准备去上班了吗?我本来还想跟你再来一炮早晨炮
呢,让您先享受享受才去上班。」
  「得了吧,秦公子,你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奸淫妇女可是有损你的名声啊!」
  谢怡瞥了秦寒一眼开口低沉地威胁道。
  「诶,谢阿姨,您在商场上也算得上一个巨头,怎么穿上衣服就要翻脸不认
人了。还是您坐上这个位置靠的都是自己家里的势力?怎么堂堂正荣财团的副总
裁做人不讲诚信,道理的呢?」听了谢怡的话,秦寒皱了皱眉头开口讥讽道。
  「哼,好,昨晚的荒唐事我自认倒霉!但我希望这次一夜情是仅有我们两人
才知道的事,要是有第三个人知道,我一定让你付出代价!」深知自己找不出证
据,自己也不愿完全撕破脸地跟这个男人斗下去,谢怡此刻也服了软,只能警告
眼前这个男人让他不得把昨晚的风流性事往外传。
  「呵呵,这你放心谢阿姨,我可不会闲着到处跟别人说我上过你的!」听到
谢怡口气放软,秦寒立刻得寸进尺的调戏道。
  「说吧,你为什么要搞上我这种三十好几的老女人,你有什么目的?」谢怡
对秦寒的调戏听而不理,直接开口问出自己内心的疑问。
  「不对啊,谢阿姨,昨晚在宴会上可是您自己对我投怀送抱的,在场可是有
不少人看到呢。」秦寒听到谢怡的发问,想也不想就直接回道。
  听了秦寒的话,谢怡也开始低头沉思,难道真的是她太过淫荡了,看到秦寒
过人的巨根就安耐不住空虚寂寞往他身上凑了过去?
  「咳咳,好吧,谢阿姨,不怕告诉你,昨晚就算你没有自己投怀送抱我也会
想方设法地把你搞上床的!」看到谢怡一言不发地皱着眉思考,秦寒觉得也是时
候跟眼前这位美妇摊牌了。
  「为……为什么?」听了秦寒的话,谢怡更为不解,抬头眉头紧皱地看着秦
寒。
  「我要把你收做我的性奴!」秦寒看着谢怡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出了这句狂
傲不羁的话。
  「哈哈哈哈哈!」听了秦寒的话,谢怡内心的不解疑惑瞬间消除一空,剩下
的只有恼怒。她在笑,但是笑声中只有不屑与怒气。
  「就凭你?你也知道我现在可是堂堂正荣财团的副总裁,我的野心也不止于
此。而你,虽然是莫内财团的公子,未来莫内财团的掌事者。你们莫内财团虽然
在南美说一不二,但是论实力也仅仅是比我们正荣财团强了那么一点,更别说这
里可是华夏,强龙不压地头蛇,我们正荣财团可是不会怕你们莫内财团的。你有
什么资格说要我谢怡当你的性奴?」谢怡低沉地说道,语气里充满了怒火与讽刺。
  「哈哈哈,我就知道谢阿姨你肯定不甘心与现在的地位!既然你不满与现在
副总裁的职位,有野心想要再往上爬,那我们做一个交易如何?」秦寒听了谢怡
怒气满满的嘲讽不止不恼,反而笑着对谢怡提出了一个交易。
  「什么交易?」谢怡皱着眉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说道,自己真是越来越看不
懂他了。当他说出狂傲不羁的话时自己只是把他当做不知天高地厚的太子爷。但
是当他冷静地提出交易时,自己竟有些害怕,怕他是有备而来,不是空穴来风,
怕自己真的沦为他胯下的一条母狗性奴。想到这里自己竟又害怕又兴奋地流出了
几股淫液打湿了自己刚刚换上的崭新内裤。
  「这个交易很简单,让你当上正荣财团的董事长,手里掌握至少51% 的正
荣财团股份。而作为交易的条件,你要自愿成为我的性奴隶。」见谢怡已经上钩,
秦寒微笑着对谢怡说出交易的内容。
  「不够,交易的筹码不够,正荣财团的董事长我有信心我以后能当上,既然
如此那我又何必委屈自己做你的性奴隶呢?」听完秦寒的交易内容,谢怡想都不
想的就开口回绝了秦寒的交易。
  听到谢怡如此果断的回绝,秦寒皱了皱眉看着谢怡,他没想到眼前这位美妇
人竟然如此自信,他自认为自己开出的条件已经够诱人了,哪知道谢怡连考虑都
没有就回绝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有点小瞧了眼前这个美妇,也因为此,他更渴
望征服眼前这位美妇了!
  「那如果说正荣财团能超脱现在的规模从华夏十大财团跻身于华夏第一财团,
超过现在的世纪财团。谢阿姨,你认为这个筹码够不够?」暗暗思考了一会儿,
秦寒开口吐出了惊人的话语。
  「不可能,先不说你能让我当上正荣财团的董事长,你有什么底气说你能让
正荣财团超过世纪财团成为华夏第一大财团?你怕是不知道世纪财团的真正实力,
那可是远超正荣财团,甚至能媲美两个正荣财团加起来!」听了秦寒的话,谢怡
惊讶地死死盯着秦寒说道。
  谢怡之所以惊讶当然是因为此事太过匪夷所思,然而换个角度来看却合情合
理。要说正荣财团能超过世纪财团当上华夏第一财团,谢怡内心可是一点底的都
没,世纪财团可是名副其实的庞然大物,旗下所覆盖的行业数不胜数。正荣财团
虽然已经够厉害了,但是比起世纪财团那可是还差得远呢。要知道在正荣财团跟
龙跃财团结为亲家,两个巨头隐隐有合二为一的样子,但是当两个财团的董事长
话事人遇到世纪财团的董事长曹旭,那可还是得低着头夹着尾巴说话。超越世纪
财团,那简直就像是痴人说梦,也不是说完全不可能,但是实行起来简直比登天
还难。(要知道原作里的聂言也是筹备了两三年,结合上正荣、龙跃、天下和欧
运这4大超级财团才扳倒世纪财团的。)同样匪夷所思的是秦寒要把自己收为性
奴,自己这个当事人听到这个笑话其他念头没有,就是想笑,怒极而笑。但是当
这两件匪夷所思的事结合在一起再换一个角度来看,那不可就合情合理了吗。要
是秦寒真能让正荣财团登上华夏第一财团的宝座,并让自己成为董事长掌控财团
51% 的股份。那自己何尝不能成为他的性奴的,或者换句话说自己还能心甘情
愿地成为他的性奴母狗呢。这也不怪谢怡太不知廉耻,没有底线。而是内心的欲
望太大,野心太大。她清楚自己渴望的是什么,是权利,至高无上的权利!古代
时,那么多身份尊贵的皇帝皇子都能为了权利自相残杀,做出天理不容的事来。
  谢怡当然也能为了权利,自己渴望的权利沦落为他人的母狗。
  「竟然谢阿姨不相信,那我们要不要打一个赌?谢阿姨你拿出30亿华夏币,
我也会私人出资30亿。如果我能在两个月内把这60亿华夏币变成200亿华
夏币,你就做我的性奴隶咋样?当然,若是我做不到,我不止把你出这30亿还
给你,我还能再倒贴30亿华夏币给你!怎么样?你敢跟我打这个赌吗?」秦寒
扯掉盖在身上的被子,赤身裸体地从床上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得逼近谢怡。胯下
的巨根也因为晨勃,傲然翘起凶相毕露得指着谢怡。
  「竟然秦公子那么有自信,那本总裁也不扫秦公子的兴,这个赌约我接下了!」
  谢怡上下打量了一下秦寒,眼中精光毕露地答应了。谢怡依然不信秦寒能在
短短的两个月内把60亿翻至少三番变成200亿,要是他做不到那自己得了他
那30亿对自己未来掌控正荣财团也是一大资本。要是万一秦寒真做到了,那谢
怡更不用怀疑秦寒所说的将正荣财团推上华夏第一财团的宝座。要知道现在的世
纪财团也才市值2000亿,如果秦寒真那么有能力,那以现在正荣财团市值近
800亿的资本,超过世纪财团也是指日可待的。那自己又有何不可做他的性奴
母狗呢?所以这笔交易对谢怡而言基本是稳赚不赔的!
  「既然谢阿姨答应了,那我们现在要不要打炮起誓呢?」听到谢怡给出了自
己想要的回答,秦寒嘻嘻笑着对谢怡说道,同时伸出魔爪抓向谢怡衬衫高高隆起
的高峰处!
  就这样,新的一轮翻云覆雨再去发起,这次谢怡衣衫半解地就被秦寒插入了。
  小西装外套被脱掉,衬衫胸前的纽扣被扯开,胸罩被推上,包臀裙被卷到腰
上,露出了腰上的吊袜带,内裤被拨到一旁,一根巨根在淫穴里进进出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