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女装侦探续】9绝色伪娘强制高潮股间破坏,捏爆睾丸的残暴鸡奸!
叶语嫣驾驶着一辆不起眼的银色大众小型车,在山路上飞驰。这辆车是她查
案出现场时的专用车,它如此平凡,以至于看到它的人立刻就会忘记它曾经出现
过。这和它光彩照人的主人——绝色伪娘叶语嫣,形成巨大反差。
  叶语嫣将自动挡换挡杆,调到手动换挡模式,并让车始终保持在2、3挡这
样的低档位,小车的转速表暴跳着,发出不正常的嘶吼,动力十足地在山间穿梭。
  林薇丽和司徒南坐在车上,又害怕,又焦急。
  她们来到盘山路旁的一处小树林边停下。那里已经停了五六辆警车,一名身
着制服的警员站在两棵大树间,正在阻止5名记着和摄影师进入树林。
  叶语嫣在车里戴上口罩,然后才下了车。薇丽和司徒南则坐在车上等。
  一个大约五十岁的中年男人已经在那里等她,那男人身材矮小,形容猥琐,
一边的肩总是比另一边高,他已经谢了顶,一只或者两只眼睛是斜的,这你可看
不出来,他对你说话的时候,你不知道他是在看你,还是在看旁边。
  「陈警官」
  「叶语嫣,跟我来。」
  这个叶语嫣口中的陈警官,通常被人称为「陈老头」,十年前就是这个叫法
了。他十三岁加入黑帮组织「哥老会」,二十岁却当起了警察,从此以后他混迹
于各大帮派和警方之间,成为忠奸人,坏事做尽。最近几年,他和叶语嫣结成了
利益上的同盟关系,两人战战兢兢地合作着,又想利用对方,又要担心被对方吃
掉。
  陈老头:「呐,这是刚发现的时候的照片。」
  说着他递给叶语嫣一个文件夹。叶语嫣深呼吸一口,然后才打开。文件夹里
的第一页,就是一张彩色打印的照片,照片上是刘可儿的尸体。
  她的身体还是那么修长而凹凸有致,死亡还暂时没有将之掩盖。她还穿着叶
语嫣最后一次见她时的衣服:白色的修身OfficeLady套装,上身的女
式修身西服内,是黑色丝绸质感的抹胸上衣,下身则是白色的包臀套裙,从裙摆
内伸出两条穿着黑丝袜的纤细美腿。
  只是,和平时不同的是:她的脑袋被切下来了,然后塞进了自己的裤裆里。
或者准确地说,是塞进了修身的包臀套裙内,她的脸正对着自己的阴户,紧贴着
——好像在给自己口交。然后被穿上了黑色连裤袜,连裤袜的裆部将她的头牢牢
固定着。
  从外面看上去,她裙子的裆部鼓起了一个大大的球形。
  她被切断的脖子上,被插了一根拖把。
  是的,就是一根普通的,满是脏水的,拖地的拖把。拖把杆从刘可儿的喉管
处插进去,穿过胸腔,膈膜,再深深地刺入腹腔深处。拖把头,就正好在刘可儿
那漂亮的头颅本来该在的地方。沾满脏水的布条四散开来,像是人的头发一样,
还发出屎一样的恶臭——你都不知道它曾经用来拖过什么。
  这幅景象,除了让人感到恐怖以外,还竟然有一种诡异的滑稽感!——一种
让人突然想笑的荒谬感觉。
  只不过,盯着这些照片看的时候,这种滑稽感会在几秒内转变为一种极度恶
心想吐的冲动!特别是,当你想起这尸体的主人,她在生前是那么美丽、知性、
端庄,她曾经那么温柔地看着你,用她温婉的声音和你说话,眼睛里闪烁着智慧
······
  叶语嫣看过太多尸体,其中甚至包括那些被玩到不能再玩,切掉器官的性奴;
被著名的「四大淫兽」之一的「淫猴」高度破坏的所谓杀戮艺术;还有「卡车奸
杀魔李小三」用车轮破坏过的那些漂亮女体。她已经不会再因看到尸体而呕吐了,
只是这次,身体还是止不住微微地发抖。
  陈老头带着她看了现场,尸体已经被移走了。
  然后,他们进入了一个临时搭建的帐篷里。
  刘可儿的尸体暂时放在这里。放在一块塑料布上。衣服已经被全部脱下来了,
一丝不挂。她的头颅被单独放在一个塑料袋里。
  叶语嫣看了那些刘可儿头部的特写照片。天哪,那些变态甚至给她画了一个
漂亮的咬唇妆!她的头发被编成一个好看的半扎新娘公主头,她看上去那么美就
像个天使!那些变态都在想些什么啊?!
  陈老头:「这是『零』,鉴识科的。这是叶侦探。」
  叶语嫣抬头看了看,那个叫零的法医,像个郁郁寡欢的老处女,理着老土的
发型,脸上完全没有化妆,你能看到她脸上的色斑和眼袋。所以叶语嫣觉得她应
该靠得住,作为一个法医。
  「你好。」
  「你好,叶侦探,我知道你,我会尽量配合你的工作。」
  「谢谢。」
  「这就是她了。」零指着身后刘可儿的无头裸尸说道。
  叶语嫣也曾经不止一次幻想过刘可儿的身体,就像无数的其他男人一样。但
没想到有朝一日真的见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陈老头:「你能看出她是怎么死的吗?」他问叶语嫣。
  叶语嫣奇怪地反问:「难道脖子上的伤口不是死亡原因?」
  陈老头突然猥琐地笑起来:「告诉她,告诉她!」
  零:「我的初步看法是:死者在被注射催情药物后,高强度轮奸,导致性器
官长时间过度兴奋,肾上腺素分泌过多,体液大量流失,最终导致心脏骤停,脑
垂体受损,并且多器官衰竭。」
  陈老头:「听懂了吗?!」他满脸淫笑,样子非常下流「哈哈,她是被肏死
的啊!这么个大美女,直接给活活肏死啦!啊哈!····哎呀,真是太他妈有
创意啦!」陈老头差点笑得肚子痛。
  叶语嫣只觉得肛门一紧,心脏好像都收缩了,浑身发起冷来。
  但不知道为什么,想象着刘可儿被肏死的画面,叶语嫣的下体,微微地有了
反应·····,——她真想扇自己一巴掌。
  「零法医,还有什么发现吗?」
  「呃,死者的阴道、直肠、口腔内都有发现精液,应该来自同一个人,局里
在做RFLP——限制性片段长度多态性对比,还没出结果,但他们既然敢留下
DNA,数据库里应该就没有记录。虽然精液来自一个人,但我仍然认为是轮奸,
原因很简单,一个人的话,没有这么大的强度。」
  『那可不一定啊』叶语嫣想着。
  零继续说:「死者的头发上发现了花粉,送回局里化验了,刚才收到结果,
是荼蘼。」
  叶语嫣:「荼蘼在这里可不常见。」
  零:「但也不少见,如果以这个为线索,要调查的地方太多了。」
  叶语嫣:「嗯,『开到荼蘼花事了』,这也可能只是凶手想要向我们传达什
么。」
  叶语嫣戴上塑胶手套,拿起刘可儿的脚腕。
  「这是什么?」她发现刘可儿的脚上有绿色的粉末。
  零:「应该是油漆,时间久了粉末化了,我送了一份回局里化验,还没有结
果。」
  叶语嫣:「油性丁苯乳胶。」
  零:「什么?···要往这个方向查吗?」
  叶语嫣:「是的,重点查一下苯的含量。······陈警官,你们发现尸
体这么快,是凶手通知你们的吧?」
  陈老头:「嗯嗯,应该就是啦。他们打了个电话,已经叫人查电话啦。」陈
老头打开笔记本继续说道:「早上4点接到的电话。第一批警员4点26到达现
场,这里路不好走。他们看到尸体什么都没动,直到我们到这里。」
  零:「从尸体僵硬程度看,死亡时间就是今天凌晨之后。」
  陈老头:「我们来的时候,现场没有轮胎印,也没有明显脚印。但是有脚印
被擦掉的痕迹,可能是用的树枝。」
  叶语嫣:「恐怕嫌疑犯鞋码特殊,要嘛很大,要嘛很小。」
  零:「或者都有。」
  叶语嫣:「没有案底,鞋码特殊,早上4点,荼蘼····」
  这时候,零的电话响了,她接通电话简短说了几句。
  「查出来了,脚上的绿色粉末的确是油性丁苯乳胶。」
  叶语嫣:「这种油漆有毒,十几年前就全面禁用了,全市还有这种油漆的地
方,一定是市政维护不到的地方。」
  叶语嫣仰起头思考了仅仅两秒钟。说道:
  「我来之前去死者工作的学校查了监控——在昨晚7点55分死者还在学校
里,然后监控就没有了。也就是说,死者至少是在那之后被带离了学校,然后被
实施轮奸,杀害,破坏尸体,带到这里,弃尸,布置现场,离开,然后才打了那
个电话,在早上4点正。」
  「是的」
  「还要加上死亡时间是在今天凌晨之后。」
  「没错。」
  「所以我们可以推测,案发地点距离颜华高中和这里都不超过两个小时车程。
同时,我们在死者身上发现了已经被禁用十几年的油漆,和荼蘼花粉。能同时满
足这三个标准的地方可就不多了。·····陈警官。」
  「啊。」
  」请你派人重点搜查白江钢铁厂老厂区,和机械三厂的旧仓库。」
  陈老头:「啊,好。」
  叶语嫣:「零法医,我想请你给那些精液做DNA短片段纵列重复性检验。」
  零:「这是要用DNA给罪犯画像啊,有用吗?」
  叶语嫣:「会有用,而且,你们肯定会发现那家伙是个怪胎。」
  叶语嫣拿起证物袋里的一把钥匙。
  陈老头:「那把不是她住的公寓的钥匙,我们的人去过了,是另外那把黑色
的钥匙,但是那个公寓里面什么都没有,根本没法住人!这把钥匙我们不知道开
哪里。」
  叶语嫣:「这把我要带走。」
  陈老头:「可以,只是这把已经记录在案了,要走点流程。」
  叶语嫣:「那就不用了。」
  说着她打开了手机上的一个软件,然后用摄像头从各个角度拍摄钥匙,十秒
钟之类,软件就对钥匙进行了三维建模,然后她将钥匙的三维模型发送了出去。
  她打了一个电话。「艳颖,····对,我发的一把钥匙,请你马上用3D
打印机把它打出来,我很快就会来取。」
        ···················
  叶语嫣上了车,飞快地发动引擎,放下手刹,像逃跑一样离开了现场。
  一个便衣警员,从叶语嫣一来就在看她,看她离开后,那人拿出手机,发了
一条信息。
  车上的三个人沉默了好一会儿。
  最后林薇丽还是问了一句:「刘老师她····死了吗?」
  叶语嫣:「嗯。」
        ··················
  回到市区后,叶语嫣把两人放在了他们停车的停车场,就离开了。
  司徒南:「你还好吧,我送你回家吧。」
  薇丽:「我不回家,跟我来,我要弄死那个凶手!」
  叶语嫣开车到了刘可儿真正租住的公寓。她昨天晚上,在给刘可儿打了那个
电话后,一直在尝试侵入她的手机,虽然没能成功打开手机的GPS,但是至少
她看到了手机上的短信。那里面包括公寓物管发送的短信,叶语嫣据此推测出刘
可儿真正的住所。
  她知道这个「刘老师」根本不是什么老师,她两个月之前才被调到这个学校。
正好是少女失踪案才开始的时候。
  她很轻易地混进了公寓,没有人会怀疑她这样一个穿着高档职业装的时尚女
郎。她上身穿着stella mccartney丝绸质感的黑色修身女式西
服,里面是白色SaintLaurent圣罗兰V领衬衫,下身则是一条JB
rand紧身西装裤,长度刚好能露出她雪白的脚踝,她的玉脚,踩着一双经典
的ChristianLouboutin黑色尖头漆皮高跟鞋,有着经典的红
鞋底。
  这次她是真的没有画底妆(出来得太匆忙了),也就是没有擦粉底液,当然
也没有散粉,没有高光和修容。但如果你真的看到她脸上的皮肤的话,你根本就
不会相信这是没化妆——男人当然会信!你画个裸妆然后给男人说没化妆,他们
也会信,但女人不会相信这是没化底妆的效果!(无底妆当然会导致她卸妆不方
便,只是没时间考虑了)
  她高挺鼻梁下的双唇上,涂着迪奥#999色号滋润款,美艳的正红色「传
奇红唇」。眼妆用的深棕色眼线、很浅的棕色眼影,她大眼睛下明显的『卧蚕』
让人总有一种想恋爱的感觉——她刚才在车里给自己简单打理了一下,天生丽质
的她立刻光彩照人起来,真是个攻气十足的长发美艳乙女。
  叶语嫣到达了刘可儿的公寓门口,然后用那把3D打印制作的钥匙打开了门。
  这是一个一室一厅的开放式公寓,客厅和卧室之间并没有真正的墙阻隔,看
起来十分宽敞。房间干净而整洁,充满生活情趣。刘可儿就像她看上去那样——
秀外慧中,总是能将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她就是那种,到一个地方就能让那里
变得更美好,让那里的人们感到幸福的那种女人——她曾经是,现在她是一具无
头尸,几个小时前脖子上还插着一把拖把。
  叶语嫣戴上一双手套,来到刘可儿的电脑前。打开,有密码。她给电脑插上
一个优盘,重启电脑,从优盘启动,用优盘上的操作系统绕开了电脑本身的操作
系统密码,直接访问硬盘里的文件。
  「果然」叶语嫣在刘可儿的电脑里发现了大量的少女失踪案资料。她一边拷
贝这些资料,一边搜查刘可儿的房间。
  她很有经验地从最不起眼的地方开始搜。床垫下面,她很快在那里摸到了一
把Glock袖珍手枪,她只看了一眼就又塞了回去。
  她在房间内随便乱看。发现了一个装着换洗衣物的洗衣筐。
  打开来,里面装的是上周五刘可儿穿的那一身衣服,白色的长袖衬衣和黑色
的套裙,肉色的长筒丝袜和黑色的蕾丝内裤。从电脑里的资料来看,刘可儿整个
周末都没有回家,她去见了什么人,那两天应该都穿着这一身衣服,没有换过。
然后周一出门太匆忙,也来不及洗,只有全部放在了洗衣筐里。
  叶语嫣看着筐里的衣服,刘可儿的尸体和生前的音容相貌同时在脑海中辉映。
没有生命的尸体,没有生命的物品,叶语嫣不知道这是不是什么心理暗示,她也
不清楚恋物癖为什么会恋物,因为她自己不是,不能感同身受。
  但就好像被什么力量操纵了一样,她拿起刘可儿的内裤,放到脸上嗅闻起来!
  极乐教最可怕的地方在于他们能诱人堕落,叶语嫣也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
邪术还是什么,但她至少能承认,她对刘可儿身体的渴望毫不低于那些肏死她的
变态。
  她觉得内裤上散发出来的,带着催情效果的淫骚味道简直太好了,她好像根
本离不开那味道。
  然后她将内裤,那曾经紧贴着刘可儿私处的布料,拉开,把内裤的内侧翻出
来。她看着棉质的内侧白色裆部位置,还有着黄色的痕迹,这样的视觉刺激竟然
反而让她心跳加速。她的鼻孔对准了那黄色的部分,那是曾经包裹在刘可儿尿道
口和阴蒂附近的部位,尿迹的氨味早已挥发,其实氨的挥发速度之快,几分钟之
内就闻不到了,所以其实毫不刺鼻,留下的除了骚味,还带着尿道旁腺分泌的荷
尔蒙味道。
  叶语嫣一边嗅闻着一边向下移,在包裹阴唇的位置,那里是温馨的暖香,就
像少女的汗水一样,咸咸的温暖香味。再之下会阴的位置上,味道变得更淡也更
清新,就像海洋调香水似有似无的后调。总体来说叶语嫣想到了爱马仕的蓝色橘
采星光——又咸,又酸,又湿,还甜。
  这样想的时候叶语嫣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变态了,是不是该马上去洗个冷水
脸,但是她还是没有忍住继续向下闻去。终于到达了本该是包裹菊穴的地方,刘
可儿至少三天穿着这身衣服,至少出门的那两天没法换内裤,这两天肯定有大便
过。绝色伪娘将鼻孔对着那里,一股异香灌满鼻腔,疯了一样,叶语嫣的肉棒勃
起到了极限!在她紧身的黑色长裤上明显地支起了帐篷!
  从此以后叶语嫣患上了恋物癖,就像那些最猥琐低贱的死肥宅一般,患上了
恋物癖。
  她头脑有些发热,思维也不清晰了,她又抓起刘可儿的肉色丝袜放在脸上嗅
闻,淡淡的袜香扑鼻而来。这次她想起了阿蒂仙的冥府之路。
  『我都在想些什么呀!』这样的想法仍然不能阻止她用舌头享受丝袜脚的位
置那湿湿的味道。
  她的肉棒顶在自己的蕾丝内裤上,被紧身的长裤束缚着,稍稍一动,敏感的
龟头就会和内裤摩擦起来,这感觉甚至让她小声淫叫起来。
  她醉了。从昨天起就一直压压抑在心里的某种感情爆发了,在看到刘可儿被
高度破坏的尸体时,都能死死压住的感情,爆发了,在闻着她的体香的时候,自
己心里的怪异情感被释放出来。
  她拿起洗衣筐里的全部衣物,放到了刘可儿的床上。然后自己也跪到了床上。
一件一件地脱自己的衣服,最终,她全身上下唯一还穿着的只剩下一对宝格丽耳
环。
  她的身体像雪一样白,玉一样光洁,腰肢纤细,臀部挺翘,双腿修长匀称,
这可不是普通女孩能够拥有的美好身材。
  她胯间的肉棒已经勃起,那肉棒柔美而水嫩,棒身白皙的幼滑肌肤微微透出
粉红色,肉棒前端的可爱龟头,粉粉的,像是娇弱少女敏感的阴蒂,小巧的马眼
在性兴奋下已经开始分泌出晶莹的淫水。这果然是只有漂亮的女孩子才能长出来
的鸡巴!
  在肉棒之下,是她柔弱的精囊,同样的雪白光洁,精致得像罗丹精雕细琢而
来一般。那可爱的器官吊在她雪白的胯间,脆弱地微微颤抖,让人不禁想摸一摸。
  叶语嫣像中邪一样,把刘可儿的那些衣服往自己身上穿!先是她刚刚嗅闻过
的内裤,然后又将文胸穿到自己小巧的胸部上,接着是丝袜、套裙、长袖衬衫。
穿上衬衫之前,她还将衬衫的腋下部位放在鼻子上嗅闻。那里健康的微酸女香,
让她的肉棒又分泌了一些淫水。
  她穿着刘可儿的衣服,躺在刘可儿的床上,她对自己的变态刮目相看。
  她掀开了床上的被子,躺进去,鼻子闻着枕头上的发香,手不断抚摸床单。
  这时,她的手感到一些异样的触感,她凑过去仔细观察,很快就明白了那是
什么。——水渍。高潮后留下的淫水,在干了之后,留下的水渍。几乎看不出来,
触感上却稍有不同。这种水渍不多,显然,刘可儿平时并不是主要靠在床上揉阴
蒂这样的方法自慰的,只是在少数的深夜里,在睡梦中突然醒来,又饥渴难耐的
时候,忍不住在床上直接自慰了,高潮的淫水直接流在了床上。
  叶语嫣兴奋得呼吸加速晕乎乎的,她想着,那大美人刘可儿就是在这张床上
玩着自己美好的肉体,把自己性感的身体玩到潮吹。
  她咽了下口水,又在床上摸索,摸到了一张丝绸被单,这被单只有一层而已,
又被放在被子下面,你实在想不明白它是干什么用的。但叶语嫣看过太多这种事
——她明白——这被单是刘可儿自慰的时候夹在两腿间,摩擦私处用的。这才是
刘可儿惯用的自慰方式——夹东西,枕头或是被单,这个绝代佳人选择了被单。
这样每次她自慰的时候,淫水会流在被单上,而不是床上。
  叶语嫣觉得,自己用自己的那些本事来打探刘可儿的隐私,真是无耻,她觉
得自己很差劲,对自己突然很失望。
  然后她还是忍不住把被单拿到脸上闻。再急迫地把被单夹在两条美腿之间,
像刘可儿一样地自慰。她的身体蠕动着,样子极度性感而妖娆。
  美丽的容颜已经是一幅沉醉之相,包括敏感的大腿内侧在内的整个胯部,都
在那刘可儿曾经使用过的柔软被单上获取快感。
  「嗯~~~,啊~~,可儿姐姐~~,我~呃嗯~~」
  她的胯部不断耸动起来,体温升高,她的体香散发出来,和刘可儿的体香交
织在了一起。
  她抱住丝绸被单不断耸动胯部,娇弱的龟头不断和刘可儿内裤的内侧摩擦,
她整个人都忘情了,像在和人做爱一样。
  「啊~~~,可儿姐姐~,我要~~」
  她感到胯间快感堆积,她要射精了。已经到达了至高点的边缘,高潮随时都
会突然来临!
  「干死我~,干死我吧~~!」
  男人:「精彩!!精彩!!!哈哈哈哈!叶语嫣,没想到你也是个变态啊!」
  叶语嫣吓得差点把心脏吐出来!
  她翻身坐起,只见那个野兽般的男人,从衣柜里走了出来!
  那男人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内裤!他的的身体,强壮、丑陋、多毛,像个
畜生。
  他说道:「我已经在这里等你好久了喔,可爱的伪娘侦探叶语嫣~」
  叶语嫣那因为性兴奋而丧失了一半思考能力的大脑,飞快运转起来。『为什
么其她女孩子都是失踪,刘可儿却被展示了尸体?』『一到现场,就被一个便衣
警察一直观察着,那人是谁?』一系列的疑问,在她脑袋里串成了一条线——这
是一个陷阱,用刘可儿的尸体,把相关调查人员全部引出来的陷阱。在刘可儿真
正的住处埋伏她的陷阱!
  男人手上拿着一个喷雾剂一样的东西,拿起来晃了晃。
  男人:「『蚀骨销魂水』口味的空气清新剂还不错吧?我可是很有耐心地看
着你把前戏做完喔~」
  蚀骨销魂水做的喷雾?!叶语嫣想着,刚才是因为····?
  说着男人向她猛扑过来。叶语嫣一跃而起,肉丝美腿向男人的头部飞踢过去。
这一战可是你死我活,如果被抓住,叶语嫣的下场只怕比刘可儿更惨!
  但已经吸入大量蚀骨销魂水喷雾的绝色伪娘,已经使不出这招侧踢的十足威
力。野兽一样强壮的男人一把将她踢出的丝袜美腿抓住,叶语嫣腿被抓住无法收
回,两腿大大地张开着。男人握紧硕大的铁拳,对着那国色天香的娇美伪娘的胯
部,一拳猛击过去!
  巨力铁拳击打在美人脆弱的精囊上!
  「呃~!!!!!!!啊!~」一声惨烈的娇叫。
  剧痛中,叶语嫣媚眼圆瞪,差点直接晕厥过去,全身的力气像被抽干一样,
美艳伪娘跪坐在了床上,双腿直发麻。
  两人激斗的同时,公寓的门打开了,冲进来两个面相猥琐的男人,一个四五
十岁左右,高大强壮,头发已经秃顶了,满脸淫笑。另一个矮而肥胖,眼睛像一
条线一样细,头发油腻腻的,像个死肥宅。两人迅速关上门冲过来。
  「还有···更多同伙?!!···糟糕了!!」叶语嫣痛得站不起来,野
兽男扑过来将她按倒在床。
  男人抡起铁拳,从上往下,对着她黑色包臀裙的裆部就是一拳。这拳打在美
艳伪娘的肉棒上,叶语嫣痛得张大了嘴,眼泪都飚出来了。然后是第三拳,捶打
在叶语嫣的腹部。
  「啊!!!!!!!!!!!」仿佛五脏六腑都要溃散般的剧痛,一大股眼
泪从她性感的媚眼中流出,连胃里的酸水也被重拳狠狠冲压着,从艳红的双唇中
喷溅出来。
  野兽男猛吼一声,然后一手托着叶语嫣的后背,一手托着叶语嫣的屁股,将
她仰面举过头顶,然后向下一放,他强壮的膝盖向上一顶,叶语嫣纤细的腰肢背
面猛烈撞击在他的膝盖上!男人的膝盖正好打中她腰部的脊椎!她的柳腰哪里承
受得住这么恐怖的重击,原本柔韧性极佳的娇躯,现在极限反弓成了一个n型,
差一点直接折断。她柔嫩的鸡巴喷出黄色的尿液,叶语嫣失禁了。
  秃顶男:「别打死了呀!用完再杀!用完再杀!」
  说着他一把将叶语嫣夺过去,叶语嫣已经几乎散架,痛得叫不出来。
  秃顶男把手伸进叶语嫣的包臀裙内,一把扯下她胯间的那条刘可儿的内裤,
掀起裙子,把她娇嫩的肉棒拿了出来,胖子拿出一个注射器,将针头直接插进了
叶语嫣娇弱肉棒的马眼内!斜着刺入刚刚还在失禁的尿道里!
  秃顶男:「先给你打点药,免得你不举!」胖子给叶语嫣注射的也是「蚀骨
销魂水」!
  野兽男捏住叶语嫣的下巴,看着她快崩溃的绝色美颜几乎流出口水。
  「很诱人的美娇伪娘哦,睫毛好长,好大的眼睛,呵呵呵~,不好意思啊,
一看到你就激发了我的破坏欲!」
  胖子:「来,开始狠狠的蹂躏她把!我已经忍不住要用我的大棒子好好的爆
她娇嫩的菊花了哟~」胖子打完药,秃顶男拿着一个巨大的振动棒抵在叶语嫣雪
白的肉棒上。
  「不要~」叶语嫣说话已经有气无力,秃顶男打开了振动棒开关,将振动调
到了最大。
  「啊!!!~不要!~振动太强了!~~啊!!!~~~」叶语嫣被振动棒
刺激得仰起头娇叫起来,三个变态看了,下体的巨大肉棒都亢奋地跳着。娇媚伪
娘被注射超级性药的阴茎,在振动下,不顾主人的虚弱也勃起了。
  野兽男:「好性感的丝袜美腿哟,还有这诱人的翘臀···」
  说着,他卷起叶语嫣的裙子,露出美艳伪娘雪白高翘的屁股,然后将她整个
人抱起来,野兽男脱掉内裤,将他的怪物鸡巴对准叶语嫣的菊穴,狠狠地按了下
去!
  叶语嫣:「啊啊啊!!!!!啊!!!!!!!!!!好大?!!疼!!!!
住手!!!不!!!」
  她媚眼圆睁,高声浪叫着,娇柔的身子在野兽男的怀抱中剧烈地娇颤着。
  野兽男将脸埋在叶语嫣的头发中,她天生丽质的体香,和芦丹氏「柏林少女」
的浓郁酸甜香味,调配成了「蚀骨销魂水」一般的催情味道。男人享受着,他这
样的禽兽,和低等哺乳动物一样,是靠气味来唤醒性欲的。
  体香的刺激下,他急促地向上猛顶,同时大力将叶语嫣的臀部向他的怪物肉
棒上按。铁棒般的肉棒和娇嫩的菊穴摩擦,不断发出呼哧呼哧的摩擦声。
  秃顶男粗糙的右手握住叶语嫣雪白的肉棒,一下一下紧握着,左手拿着振动
棒,直接按在了美娇伪娘粉嫩的龟头上!甚至抵在了马眼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
  「哈哈!好喜欢看你受不了的表情啊,再来更多吧!」说着秃顶男把振动棒
使劲向叶语嫣粉嫩的龟头上按。
  「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不!!!!住手!!!!!
住手啊!!!!!我受不了了!!!!~~~~」叶语嫣几乎是带着哭腔喊出来。
  「就是要你受不了啊!叔叔来给你手淫吧!!!」秃顶男的右手飞快上下撸
起来,速度快得像台机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叶语嫣后庭被鸡奸,肉棒被疯狂刺激,根本受不了,她整个身体向后仰,头
向后靠在野兽男的肩上,一双丝袜美腿不停抽搐!
  胖子一直在舔着她的丝袜美脚,绝色佳人刘可儿的体香丝袜,穿在美艳伪娘
叶语嫣的脚上,两人的脚香交融在一起,美妙得不可思议。胖子一边享受这难得
一遇的味道,一边看着叶语嫣被凌辱时的媚态。
  终于他疯狂了,他的小细眼怒瞪起来,扑到美娇娘胯间,一把抓住叶语嫣那
雪白娇弱的精囊,猛地一捏!几乎是要把它捏碎一般!
  叶语嫣在快感和剧痛中高潮了!她在刘可儿的床上,被三个禽兽一样的变态
男,用下流的方法性侵到高潮了!
  秃顶男移开振动棒,任由伪娘的精液直喷而出。靠着胖子爆捏精囊产生的压
力,叶语嫣的精液直接碰到了天花板!秃顶男的右手丝毫没有停下,以不可思议
的力度猛烈套弄,呼哧呼哧,精液一股一股不断射向向天空,像不会停一般,然
后又飞散下来,落到她的肉色丝袜和头发上。
  野兽男从背后抱着绝色伪娘猛插,高潮中的叶语嫣夹紧了屁眼儿,野兽男也
射精了!
  他黄色的病态精液以不正常的剂量喷射出来,灌满叶语嫣的直肠。在被滚烫
精液中出的感觉中,美艳伪娘绝望地晕厥了过去。
             ·········
  叶语嫣在性快感和疼痛中醒来,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自己被他们轮奸过多
少次。抽插她菊穴的人已经换成了秃顶男。她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画面,就是自
己的一双美脚被架到秃顶男的肩上,他正在从正面干自己。而野兽男正在飞快撸
着她娇嫩的肉棒,那动作,像要磨掉她肉棒上的一层皮一样粗鲁!
  胖子:「怎么还没射啊!我还没插到呢!」
  秃顶:「操!你先插嘴!」
  说着,秃顶男将叶语嫣抱起来,把她的头放到床外面。胖子抱着叶语嫣的螓
首,强制向后仰,这样的姿势让她的檀口也被强制张开了,然后他迫不及待地把
鸡巴插进叶语嫣的嘴里。他的鸡巴和他的人一样肥,把叶语嫣的嘴撑成一个O形,
他向内猛捅,龟头直接插进了美娇娘的食道,那种舒爽感,让他像插穴一样抽插
起叶语嫣的食道来。
  忍了很久的胖子爽得不行,很快就射精了,他抱着叶语嫣的头,狠狠往里插,
龟头直接插在美艳伪娘的食道内中出,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吐出来。
  口腔被填满而产生的窒息感,让叶语嫣也达到了极限,鸡奸着她的秃顶男发
疯一般,抓住她的精囊,用尽全力爆捏!秃顶男平时就经常锻炼他的手部握力-
那本来是为女人的胸部准备的-所以力量极大!叶语嫣在剧痛中夹紧了肛门。
  秃顶男:「喔!爽!!!」他射精了。
  叶语嫣也同时射精了,大量淫水一般的伪娘精液喷射到胖子的身上,还有很
多射到了她自己的美艳脸蛋上。剧痛高潮中,她又失去了意识。
             ·········
  当她第二次醒来时,发现野兽男站着从背后抱着她的双腿,她的一双美腿M
形地大张开,男人的异形鸡巴插在自己的菊穴内,而自己已经香汗淋漓,几乎是
被吊在高大的野兽男身上,
  那胖子在旁边回味着什么。
  胖子:「她的骚穴好赞!好紧!真是难得的极品····」显然他刚才在叶
语嫣晕过去的时候,也肏过她的后庭了。
  而那个秃顶男,正站在叶语嫣正前方,好像在准备起跑一样的姿势?
  「喔,她醒了,正好,要来了喔!!」
  野兽男:「来吧!」
  叶语嫣意识到他们想干什么。「不!!!!会死!!!!!」
  秃顶男冲过来,飞身一脚踹在叶语嫣的睾丸上。她的屁眼再次缩紧。
  野兽男:「喔喔喔!!!这个猛啊!!只有玩伪娘才能有这种玩法!爽啊!!」
  叶语嫣直接被踢得精尿齐射。
  「啊~~~~~~————!」
  她仰头娇呼了半声后,脑袋向下一垂,再次晕厥。
        ··················
  这一次醒来好像过了很久,她的嘴里有精液,脸上有精液,鼻子闻到的全是
精液的腥臭。精液甚至被射进了她的眼睛里!她全身都在剧痛,下体像消失了一
样,没有了知觉。
  她看见野兽男和秃顶男在旁边拿着玻璃瓶和注射器,好像在调配什么。胖子
还在舔她的丝袜脚。
  秃顶男:「阿大,这次的『永恒高潮』由我来执行吧!」
  野兽男:「谁说要执行永恒高潮了啊。」
  秃顶男:「这回不用搞死吗?」
  野兽男:「这回上面没有明确命令,我们可以任意处置,我现在只是想试试
她的极限。这样的极品伪娘到那里去找,肯定不能一下玩死的。」
  秃顶男:「那就把她带回去调教成性奴!以后天天这样玩,让她玩」平衡木
「!最后把她的睾丸用铁锤砸成肉酱!」
  野兽男:「那只是最基本的!等老子玩厌了,就把她阉了,强制变性,当成
女人再玩,再玩厌了,就切断手脚做成飞机杯肉便器!最后让教里的低层喽啰用
她来练鸡巴,天天射她!用烂了再装到马桶下面,让她天天吃屎!」
  野兽男说着的时候,秃顶一脸向往。
  这时候胖子发现她醒了。
  胖子:「喔,醒了,我要再给你口爆一次!」说着他把下体放到叶语嫣的俏
脸前。
  叶语嫣知道这是她最后一次机会,这次如果失败,她要面对的就是万劫不复
的奸淫地狱·····
  胖子的鸡巴放到了她脸上,他太兴奋了,鸡巴没能直接插到嘴里,而是插到
了额头上。叶语嫣抬起头,一口咬住胖子的睾丸,她用尽了全部力气!
  「啊!!!!」胖子一声惨叫,赶快向后退。
  叶语嫣抓住机会向后一个后翻,翻到了床的下面,手伸进床垫下,一下便抓
住了刘可儿藏在那里的Glock袖珍手枪!她还清楚记得她塞回去的位置!
  野兽男:「妈的!现在就玩废你!」说着他大步走过来。
  叶语嫣拔出枪,对着野兽男就是两枪,这种枪的保险就在扳机上,适合快速
击发,而刘可儿总是在枪膛里多装着一发子弹,就这样保持着子弹上膛状态——
慌乱中,叶语嫣忘记了拉动枪机,如果不是刘可儿已经给枪上了膛,叶语嫣这次
就得死!
  两声枪响,秃顶男和胖子都愣了一下。
  叶语嫣赶紧趁此机会瞄准秃顶男的面门,「嘣!」,这一枪打中了秃顶男的
鼻子,把他整个鼻子打碎了,就像狮身人面像一样,然后子弹打进了他的脑子里。
  「呀啊!!!」胖子飞扑过来。
  叶语嫣对着他的面门连开两枪,胖子被射死了,然而他臃肿的身体还是压在
了叶语嫣身上。
  这时野兽男站了起来!两发子弹都射中了他的右肩,然而这个强壮的怪物还
能动。
  叶语嫣拼尽力气推开胖子,野兽男已经走到她的面前,她对着男人的腹部打
出一枪,然后赶紧停住!:这枪的弹夹里有6发子弹,加上枪膛里的一发,一共
7发,刚才已经打了6发,还有一发决一胜负!
  她把枪口对准野兽男的胸口,她不敢打头,头不好打,打不中就得她死。野
兽男也知道自己命悬一线,身体激发到了120%,一脚准确踢中叶语嫣手上的
手枪!直接踢飞了!
  他扑过去,用还能动的左手去抓叶语嫣的脖子,叶语嫣则伸出双腿,趁机绞
在了野兽男的脖子上。她两条雪白的大腿死死绞住男人粗壮的脖子,中了三枪的
男人,不断的在失血,而且他的右臂因为右肩中枪抬不起来,他用左手扣住叶语
嫣的大腿想掰开,但已经拼命的美娇娘的力气也不容小觑。
  尝试了几次始终掰不开的男人急躁起来,他现在根本无法呼吸,颈部动脉也
被死死压迫着。他拼命站起来,他的力量的确很大,直接把娇小的叶语嫣举了起
来,叶语嫣现在直接骑在他肩上!他把叶语嫣往桌子角上砸去!结果只砸了一次,
他脑袋一发晕,就倒到地上。叶语嫣忍住桌子角击打在背上的剧痛,没有松开腿。
  男人突然想到了什么,左手伸到叶语嫣胯下,一把抓住了她的精囊!她已经
被虐待了多次的精囊再次剧痛起来!野兽男的力气,可比其他两人大太多了!
  叶语嫣觉得自己的睾丸要被捏爆了,她的意识模糊起来,又要晕过去了。但
是这次晕过去的话,下次醒来的时候,自己恐怕已经被切断手脚做成肉便器了,
不能晕过去啊·····
  拼命搏斗的两人都到了极限,叶语嫣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未完待续

【女装侦探续】9绝色伪娘强制高潮股间破坏,捏爆睾丸的残暴鸡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