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倚天屠龙克苏鲁】序(3)贾家村的狼妖和矮怪


  「婆娘,看你刚才还三贞九烈的?佛爷伸伸舌头就让你变母狗了?佛爷的小
和尚还没进来呢」狮心得意狂笑道,他的舌头能分泌出一种强烈催情的液体,任
功力再高的女子被它灌入下阴也是难以抵受。
  「给我给我——给我——我要——」此时小龙女双眼赤红双手双脚乱蹬乱抓,
身上的欲火像烧起来一样让她几近疯狂,那雪白长裤的裤裆已经湿成一片正在不
断淌下晶莹的蜜汁。
  「好,那我就一次性喂饱你这条母狗——」狮心把舌头一收带出大量的蜜汗
收入口中,他舔了舔舌尖又一吐,长舌这次直贯入小龙女的小口中,直侵入她的
喉间,而硕大的龟头则抵住她的裤裆钻动起来。
  龟头上的利齿飞迅旋转着将小龙女裤裆处和里面的亵裤的布料尽数切除,其
手法高明居然做到了只破布不断肉,显然狮心还不急着进去,龟头利齿居然围着
她的粉色蟠桃周围茂密的黑森林转了起来,将阴毛尽数剃除吞噬,只转了一圈小
龙女的胯间就成了正宗的白虎。
  「行了,这下彻底干净了,你这该死的荡妇,你那独手老公又要多顶绿帽子
了」狮心淫笑着龟头开始向小龙女的蟠头缝里钻入,而小龙女此时不但没有半点
抗拒还双腿死缠着粗壮的肉鞭往胯间撞,只盼着这可怕的淫物能彻底满足她胯间
空虚难耐之所。
  突然之间数道灰影闪电般从几个方向猛攻狮心,狮心在瞬间身上数处都被重
击爆出巨响,强如他也被震得肉鞭一松,小龙女被肉鞭的余劲甩出数丈远重重撞
在一棵树上又翻滚出数丈当场晕了过去。
  「哼,你们这些鲛人的死剩种也敢来惹我?你们信奉的那只海妖被困在海中
不知多少年恐怕早就不可能醒来了,可笑你们居然还在想着复活它?知道我现在
为哪位真神效力吗?」狮心收回长舌一脸怒气看着偷袭他的几个被他称为鲛人的
鱼怪。
  只见他们一个个全身被灰色的鳞片包裹散发着诡异的光芒,双手双脚都长着
蹼和利爪,双眼怒突大张的嘴里满是尖牙,这半人半鱼的长相实在吓人。
  「呸,你这无耻变形魔,你不配亵渎海神之名,而你们这些怪物从不知忠诚
为何物,无论效忠谁最终都会选择背叛,这女子是我们献祭给海神的祭品,我们
要带走她,识相的马上快滚」为首的王姓鲛人出言威胁道,显然对狮心的力量也
颇为忌惮并不想死拼。
  「哈哈哈哈,你们这群整天只会躲在海里的臭鱼也敢跟我抢女人?我吃了她
也不会给你们,佛爷现在就大发善心送你们去陪你们海妖主子吧」狮心说罢浑身
狂震,全身瞬间变成一片漆黑,一股熏人的恶臭四散溢出,更可怕的是他全身都
开始睁开一只只数寸大绿色的眼睛。
  左剑清只是一看到那些眼睛就感觉全身像是麻弊了一样剧颤,他感到自己的
舌头都不能动了,口水正从嘴角流下,那恐惧正在吞噬他的心灵,他勉力低下头
不敢再看。
  「杀——」狮心狂吼一声,一拳直向一头鲛人砸去,光是破空之声就宛若巨
炮轰响,那鲛人不敢硬碰忙飞身躲闪,但狮心一伸手手竟一瞬间暴涨了三倍,轻
而易举抓住了鲛人的脖子。
  「阿四,小心——」王姓鲛人大惊道,鲛力虽然力气也远超凡人但是在狮心
手只仍旧跟只兔子没区别,他手臂收缩将仍旧拼命挣扎的鲛人抓到面前提起巨拳
一拳砸在鲛人的脑袋上。
  「嘭——」的一声爆响,鲛人的脑袋就像被打爆的西瓜一样被打个粉碎,鲜
血和脑浆喷溅而出,狮心狂性大发张开大口竟从鲛人尸体上啃下一大块肉来吃得
津津有味。
  「可恶,该死的变形魔,让你知道我们鲛人的厉害」王姓鲛人情知双方实力
相差颇远,硬拼毫无胜算,当下数人聚在一起以他为中心猛的聚力。
  淮河的水流宛若受到牵引一般直卷上岸,水流汇聚成一股巨浪直朝狮心拍下,
狮心想要躲闪却已经来不及了,被巨浪一下把他卷入淮河之中。
  此淮河中水浪一阵阵翻滚从下面竟涌出上百只鲛人,众鲛人合力不断施展本
族的法术沟通海神之力,一股接一股的大浪从淮河中牵起砸向狮心,他们如此合
力召唤施法等于是在献祭自己的生命,但却个个视死如归,能为海神而死全是他
们的光荣。
  「呼呼呼——」淮河上面上的风越刮越大,转眼间竟形成一股巨大的水龙卷
直朝狮心冲来,狮羽饶是力大但在水中也难以摆脱这强大的吸力被水龙卷直吸入
其中,不断转来他的惨叫声,那神兵难伤的肉体竟在水龙卷之下被一片片撕裂开
来!
  但鲛人知道他没这么容易死,众鲛人合力不断施展本族的法术沟通海神借力,
天空中聚起乌云一道巨大的闪电自天空中劈下正中水龙卷中的狮心。
  「可恶,你们这些臭鱼彻底惹怒我了,既然如此我就把你们全都生吞了——」
在水龙卷之中狮心再次现身,此时他的躯体已经不成人体,表皮上遍布焦黑,但
诡异的是焦黑的表皮不断裂开,里面黑色的新的肌肉在继续快速再生增长,他的
身体如液体般分解蔓延开来,那不可名状的形态上睁着一双双绿色巨大的眼睛让
人望之生畏,而人体似乎只是他的一种伪装,当他完全解放出自己的本来形态后
力量也更是成倍成倍的增长。
  「杀——」狮心吼声一起,不可名状的胶液般身体蜷成一个黑色的巨球,球
面上竖起无数黑色的触手如坚硬铁刺般直冲向鲛人们,那力量之强竟把水龙卷的
巨浪都穿破了,这力量甚至可达上百万斤!
  狮心那可怕诡异的躯体直撞开巨浪,无数黑色触手把他所滚过的鲛人们刺个
千窍百孔,速度之快竟还要快过鲛人,鲛人们一时间死伤惨重,连召唤法术都难
以再施展下去了。
  「哈哈哈,一群臭鱼也敢跟老子斗,等我把你们一个个都吞下肚子再跟那婆
娘爽个――――」狮心话音未落突感怪异,这乌云密布的怎么水面上倒映出了太
阳?
  就在狮心抬头看天之际,头上一个巨大的火球笔直落下正中狮心所站的位置,
轰的一声巨大的爆炸狮心瞬间被可怕的烈焰包围发出惨叫声,那恐怖的高温将淮
河河面大片河水都蒸成了水汽,鲛人们烫得惨叫死去或拼命向岸上游。
  此时岸几个波斯人双手不断射出炙热的火球砸向燃烧着的狮心,但狮心亦是
生命力强得惊人,浑身冒火燃烧之下仍旧挥动着触手朝那几个波斯人扑去,触手
更是离体像弩箭般向波斯人射去——。
  一场可怕的大战之后河滩边已经是一片狼籍,不少鲛人的尸体被冲上河滩,
但不久就诡异般溶解化为一滩脓水,狮心和那帮波斯人也不知去向似是同归于尽
了?左剑清仍旧趴在河滩上昏迷不醒,毕竟刚才强烈的精神冲击对他一个武功平
平的少年来说实在杀伤太大了。
  而躺在树下的小龙女长裙遮着已经裸着的胯间,高高鼓起的蟠桃缝隔着薄薄
的长裙看得一清二楚仍旧冒着一股股的琼汁,裙裆处已经一片湿潮。她双目紧闭
玉面桃红,口角含春呓语不止。一双裹着白色长裤的美腿仍旧一抽一抽似仍未从
刚才的舌奸高潮中解脱出来,一只脚上仍穿着小牛皮靴子,另一只脚上靴子被褪
至脚踝处露出晶莹的足踝和白袜。
  而一条笔杆粗短小黑色的触手缓慢的在河滩上爬行着,触手上满是烫伤的泡
泡显然伤得极重,但它生命力惊人,本体在受到致命打击的攻击下将无数触手射
出,满个触手都是本体分裂出的分身。这条触手躲过毁灭性的战斗如今丧失记忆
和一身超凡力量的它只剩下求生的本能。
  要找个能躲避且安全的地方,触手在河滩上缓慢爬行着,前面有水而且很温
暖!触手爬着爬着爬进一处温暖高鼓的内缝之内,这里面正不断渗出很好喝的汁
水,触手喜欢这味道于是它就钻了进去。这个洞又温暖又充满弹性而且还不断包
裹着它,这让它感到安心于是把自己身体缩成一个球状体深入到洞中最深处进入
了体眠状态。
===================================
  「贤侄啊,我们在这里安营可是先要把地形看好了,让机灵点的兄弟轮流在
周围放哨,还有小心海蛟帮那些人,咱们上岸的有三百多人好在粮食都还够,只
要在村里找能埋锅造饭的地方就行了」樵将军背着大斧带着郭破虏在村中巡视同
时传授自己多年来行走江湖的经验。
  「樵叔,这回多亏你和鱼伯来来帮我,我从小就有襄阳长大都没出过几次远
门,碰上这情况都不知该怎么办了」郭破虏一脸羞愧道。
  「嘿,年青人嘛,谁能上出江湖就能是老江湖的?记住,男女要分开,恒山
派华山派还有湘西排教那些女侠让她们和那些大老爷们分开睡,这些江湖汉子整
天在江湖上刀来枪去有今天没明天的,妓院是少不了去的地方,这里哪来妓院给
他们泄火?要是他们泄火泄到那些女侠身上那可就————-」
  「师弟,你胡说什么呀?」点苍渔隐一脸不满开口道:「贤侄,别听这家伙
胡说八道,这些都是要去襄阳杀鞑子的英雄好汉,哪会干这种不要脸的勾当,这
传到江湖上他们还怎么混啊?」
  「是是,渔叔说的是」郭破虏一脸尴尬道,他可是真不愿相信这些奔赴国难
的英雄好汉会是贪花好色之辈。
  「姓曹的你狂什么?不就仗着有几个臭钱?看不起我们穷人啊?我就是身上
有味了怎么着了?刚才那个小孩子怎么得罪你们了要这么追他骂他?」
  「姓金的你才狂呢,刚才冲着我们味唾沫嘴里不干不净的当我没听见啊?我
家有钱不假可冬舍棉夏舍粮可从没亏待过穷苦人。」
  「啊呀,怎么搞的,金兄弟怎么和曹女侠他们吵起来了?」郭破虏急忙快步
奔去,却见曹瑛俏脸涨得通红手握剑柄,身后的一众华山男女弟子都怒目而视,
对面则是丐帮的七袋弟子金冠英,此人甩是已故丐帮帮主鲁有脚的亲传大弟子,
与郭破虏素来交好,此时他正手持打狗棍和一众丐帮弟子与华山弟子对峙。
  「住手,你们疯了,还没到襄阳就要自己人先打起来吗?有话好好说——」
樵将军嗓门最大一时间压下双方的争执。
  「破虏,你来评评理,这帮财主家小姐太欺负人了,平时不能正眼看我们也
罢,到了人家村里骂人家是泥腿子不说,居然追骂一个村里的小孩子,我实在看
不下去才拦住他们,否则那孩子还不被他们打死了?」金冠英一脸怒容指着曹瑛
道。
  「你才不讲理呢,平时总是在背后对我们指指点点骂我们如何为富不仁,刚
才我师妹夏真真在解手————那————那小无赖居然在外面偷看还——-还
摸她————她把她吓得大哭,那小无赖转身就跑,我们也就是找他爹妈管教他,
又不会伤他,你就像条疯狗般跳出来又叫又骂」曹瑛也大声道,她身后一个也甚
是美貌的华山女弟子眼皮红肿似是哭过。
  「好了,一场误会罢了,乡间小童不懂事冒犯了女侠,还请多多包涵。冠英,
你也是的,什么都没弄明白瞎吵吵什么呀,都是自己人你们到襄阳后可打个够杀
个够,在这里闹算什么意思?这鞑子百万大军兵伐襄阳,你们倒先打起来想帮鞑
子的忙让鞑子看话话吗?都各退一步回去吧,回去吧」点苍渔隐是老江湖三言两
语就用大义压住这帮后辈。
  曹瑛虽然脾气爆但也不是不讲理之人见此也板着脸朝金冠英一拱手道:「金
兄,刚才多有冒犯了还请见谅。」
  金冠英也知道此时自己若再闹下去就必然会视为破坏抗元义军内部的团结,
也唯有心不甘情不愿的拱手道:「曹女侠,一场误会,金某给你陪罪了」说罢回
身带着人便走。
  「曹女侠,对不住,金兄弟就是个粗人,得罪了你,我我————-」郭破
虏一张嘴又结巴起来。
  「行了,一场误会解释清楚就行了,不过那小——-小孩子真是挺可恶的,
不穿衣裤长得还丑得要命把青云吓坏了,脸上光秃秃连头怪眉毛都没有,我看了
都吓一跳」曹瑛仍有些愤愤不平道。
  「曹女侠你大人有大量,这乡下地方的小孩子可能连衣服都没有,平时光着
身子在村里跑惯了,他们村里人都不当回事啊」樵将军笑着打圆场。
  「唉,他们家要真这么穷那我走前大不了节济些银两给他们,送他们些衣裤
也省得整天光着身子在村里跑了,刚才我也真是气坏了也不知把这孩子吓哪去了」
曹瑛叹道。
  「瑛姐,那那小怪物我觉得不像小孩子——他简直————恶心死了——」
夏真真仍带着哭腔道,刚才她要解手就只能在村子中一处草丛里蹲下,这村子哪
来的茅厕,基本都是找个人少的地方就地解决。她解开腰带拉下裤子正「努力」
之余,一条粪便刚刚落下时,竟有一只小手伸到她的后庭处抹她菊肛将出未出的
那截粪便。
  「妈呀——」夏真真和曹瑛一样都是家族颇为富庶的华山下的豪门富户,否
则哪里能入得了华山派的山门,平时虽然也在江湖上走动过杀过人但却从未被人
这般猥亵,还是在她解手方便之时,她跳起来回头一看竟是个只有三尺高的「小
孩子」,可是诡异的是这孩子全身赤裸且从头到脚看不到一根毛发,那张脸五官
扭曲长着张大嘴,嘴一张一口的黑漆漆的烂牙,更可怕的是他竟把手中刮下的自
己的粪便放入口中咀嚼好像味道甚好似的。
  可以想像夏真真看到这恶心景象会吓成什么样子,菊肛一缩又一坨粪便直接
拉在她的脚踝靴跟上,极度惊恐的她拉起自己的裤子狼狈尖叫而逃,因为听到她
的叫声曹瑛等人也赶来,眼看着那诡异赤裸的小孩子向村外跑去,一怒之下就带
着人追上去,只是被路过的金冠英等丐帮弟子拦下爆发了争吵。
  「好了好了,夏家妹子别哭了,你再哭曹师姐可只能为你去跟那些村民找场
子了,好歹咱们是武林高手跟一帮泥腿子村民较劲传出去多不好听啊」此时排教
的教主卫鸣凤也上前来劝。她也颇有几分姿色,二十五六岁的模样一脸和气,一
身黑衣劲装黑裤,胸鼓腿长脚踩一双长筒马靴,靴尖靴面靴底和靴跟竟全是由鞋
形的精钢鞋包裹的。排教历代的教主一律都是女子担任,且脚上功夫极是了得,
这卫鸣凤外表和气一双鸳鸯连环腿可极是狠辣,加上靴上包着精钢就算是横练功
夫高手被她踢中要害也是非死即伤。出道以来死在这女子脚下的武林高手也有四
五十人,甚至曾在山间一脚踢死过一头猛虎威震江湖。
  「卫姐姐,我知道了,这事就算了吧」夏真真也知道为了她曹师姐跟丐帮的
人差点打起来,要是再闹下去真火拼了自己的罪可就大了。
  「是啊是啊,大家都各退一步算了,都是自己人」卫鸣凤身旁一个二十七八
岁的美貌黄衣女子也一起劝道,却是排教副教主沈三娘,也是江湖上成名的女高
手了。
  曹瑛看夏真真如何也只能一再安抚她,又感谢卫鸣凤前来开导她,同时邀排
教的人与华山派同住,她也长了个心眼,万一这金冠英发起疯了晚上来偷袭怎么
办?多找些人总能多点保险,卫鸣凤武功颇高有她做见证闹到郭破虏那边去也不
怕。
  离村子数里外的树林中,一个光着身子全身一根毛发全无的「小孩子」飞快
奔入,然后朝着林中不断喊着不知什么地方的言语,过了片刻一大群和他一样的
「小孩子」手执着各种锋利兵刃从林中走出,一个个满脸狰狞发出低沉的嘶吼声,
一个个还摸着下身没毛的肉棍脸上带着诡异的淫笑。
  「吼吼吼——」林中另一端出现一双双红色的眼睛,一股恶臭四溢,一个个
高大的黑暗出现在了「小孩子」们的身边,它们也一个个低吼着伸出一尺长的爪
子拨弄着胯间那第三条腿,「小孩子」左右分开当中走出个个头和普通人差不多
的「大孩子」,只是他手中拿着根兽骨权杖似是他们的首领。而红着眼睛的黑影
中也走出一个特别高大的来,双方用不明所以的语言交流着,似乎语气颇为激烈
像是争吵起来,以致于手下们都一度箭拔弩张,但最后双方首领似乎还是谈妥了
条件后双方各自散去————-。
  郭破虏三人处置了华山派与丐帮的小矛盾后又在村中巡视了一圈,但郭破虏
却总觉得这村子处处透着诡异,村民就只剩三四十人个个面黄饥瘦破衣烂衫眼中
和那村长一样尽是茫然之色全无生气,田地里不见他们种什么庄稼稻谷,却种着
大量黄乎乎的蘑菇,莫非他们平时就靠吃这些黄蘑菇充饥?可他这辈子从没见过
如此怪异的蘑菇,拿起来一看蘑菇上居然还长着张鬼脸一般散发着丝丝鬼气令人
心悸。
  「渔伯,这蘑菇不会有毒吧?」郭破虏把黄蘑菇交到渔隐手中,渔隐拿起来
看看又闻了闻皱眉道:「我随师父走南闯北多年从没见过这么怪的蘑菇,不过闻
上去不像有毒」,樵将军接过看了看也摇头道:「应该没毒吧,我看这蘑菇上被
虫蚁啃咬过,如果真有毒的蘑菇虫蚁是绝不会叮咬的。」
  「嗯,没毒就好」郭破虏一抬眼却见淮河河面上起了一层白雾将河边的几艘
大船都变得朦朦胧胧的,河边会起雾也是常事他也就没怎么在意,而这雾气蔓延
开来逐渐将整个村子笼罩在其中。
  「前面有座土地庙,进去看看吧」樵将军一指村头立的一座破旧不堪的土地
庙道,三人一起进庙一看却发现里面倒是颇为干净显然平时经常打扫,可供桌后
土地神像的脸却像是被人恶意涂抹过跟本看不清楚,那土地神的眼神竟是如此凶
狠诡异,哪怕一灯二徒也是打过多年仗的人也感到背心发凉。供桌前摆的不是供
果竟是几只田鼠,还被开膛破肚鲜血淋漓。拉出的内脏竟组成一个从所未见的的
鲜血画符,一股子强烈的血腥之气扑面而来。
  「见鬼了,这供的是什么土地啊?居然还用田鼠来血祭?这是什么鬼地方,
快走吧,明天一早我们就离开这里」樵将军似乎心情很差拉着二人转身就走,那
供桌上田鼠尸体的爪子竟似诡异般的抖动了一下,土地神神像的双眼竟流下两行
血泪!
  郭破虏坐在一间已经废弃无人的药馆之中,这是这村子破败前唯一的一家药
馆,主人已经不知去向,他就睡在这里好歹有张桌子有张床。无意中他在床铺下
手到一本书卷,竟是药馆主人平时闲来记事的小札,名为《纪庐小札》。
  郭破虏睡不着便从包裹里取了根蜡炷用火折子点上翻开书看了起来,前面记
的都是这位纪姓药馆的主人在村中行医救人,言语中多有感叹能救一个容易但却
难救这世道,元军多年来在两淮杀戮甚重,淮西百姓被迫抛弃家园向南方逃难,
大量庄稼废弃成了荒地,哪怕这贾家村曾算相对较富的村子也变得萧条破败,很
多人染病来求诊但他手头上缺药就算知道怎么治也没药方可抓眼看着村民一个个
患病死去,他也感到颇为伤感。
  唉,世道何其艰难,也不知天下有多少如这贾家村村民这般?郭破虏感叹之
余继续向下看,却见小札提起从淮河对岸过来一位僧人用符水救治村民,很多患
病村民喝下符水后竟无药而愈,这令他们视僧人为活神仙,连他也感到无比震惊,
显然这僧人绝非游方骗子,但以这主人多年行药的本事也看不懂对方用的是什么
手段。
  郭破虏心中不禁一动,把书又向灯火下靠近些细看,「这僧人称世人受苦太
多只因未信奉真正的真神,唯有信奉真神才能摆脱苦痛百病不生甚至可获生长,
余以为此人满嘴歪理胡言乱语,无奈村中愚民甚众皆信其妖言,将土地庙大修涂
改神像还有畜类血祭,还画血符于庙中,堂堂土地庙竟成这等淫祠实在可恨矣!」
  涂改神像,血祭,血符?就是今天在庙中所见的?郭破虏心道这僧人本来行
医救世乃是善举,但蛊惑这些村民去信奉个不知所谓的神灵还搞血祭就未免太过
了,也难过纪姓主人在小札上对他如此不满,他又继续看下去。
  「余苦劝村中愚民数次,奈何尔等皆不肯听奈之若何?周围邻村愚民竟也全
聚于村中膜拜邪神喝那妖僧的符水,长年患病体弱多病者竟皆痊愈,一个个对邪
神顶首膜拜,黑压压一片着实令余胆战。妖僧还让愚民不必再种庄稼,改种他栽
种于此的奇异蘑菇,称符水主原料皆源于这蘑菇,愚民信之就此不种庄稼皆种蘑
菇。而服下符水者一月后竟变得情绪暴燥力气极大,坟地中的尸体更不断被人盗
挖,实在令余惊恐难当,着村民去县里报官,县太老爷竟也信了邪神反将报官村
民活活打死!呜呼,贾家村如今连王法亦难救矣!」
  什么?县太爷居然也信了邪神?这僧人当真神通广大连官府都能控制,也不
知如今————-,郭破虏想到这里心中发寒继续看下去。
  「大事不妙矣,诸多村民都觉得头疼心悸,有想离村者竟被村长下令活埋!
尔等皆疯矣,数日来村周围多次发生村民欲逃却被猛兽吞噬,死状奇惨无比!这
村子附近林子不大平时连野兔野狐都难见,何来的猛兽?有活命逃回者称那野兽
乃人身狼头红眼爪长牙利,刀矢不入迅捷无比,必是这妖僧做妖法害人,呜呼,
昨晚余亲眼看见有巨大狼妖出没于村中刨走坟地尸体还连伤人性命,还有十余半
人高无毛无衣的矮怪与狼妖合伙掳劫女子,当真可恨也,有村民想坐船渡河而逃,
却屡屡返回哭称村子被怪雾笼罩只可进不可出,祸事矣,贾家村完矣。」
  郭破虏直看得浑身发抖,观这主人写到后来的笔划都显得凌乱无比显然是心
中绝望恐怖到了极点,这一幕幕诡奇之事他竟像是亲身经历般让人战栗。
  「呼呼呼——」郭破虏合上小札时才察觉自己已经吓出一身的冷汗湿透了前
心后背,他只感颈后像是被什么在吹凉气,他猛一回头却只见是墙上破洞在漏风,
方才长出一口气。
  自己真是被吓坏了,从小到大自己还从没被吓成这个样子,他突然觉得自己
好笑,居然只凭一本手札就相信这世上有妖魔鬼怪,要是回去说出此事铁定要让
父母姐姐笑死,他自嘲的笑了笑将这本小札往桌上一抛。料想这必是这主人自己
精神失常瞎写的东西,却把自己吓个不轻,有道是子不语怪力乱神。终究只是自
寻烦恼,他想明白后便往床上一躺,暗想自己该多考虑一下如何顺利把这支抗元
义军带去襄阳,白天金兄弟和曹女侠起了冲突已经有损两家情义了。自己也真是
不争气,一见曹女侠就脸红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因为她长得像襄姐?自己从小在
襄姐面前也总是这样,襄姐总是穿那从红色长靴,她————她的脚好白可惜长
大后就没再让自已看过摸过了————-,迷迷糊糊之间郭破虏闭上了双眼。
  然而就在他闭目那一刻,墙上破洞闪过一只红色的眼睛狠狠盯着他片刻又复
消失————-。
  =================================
===================================
===================
  此时有义军高手五男一女正点着火把在林中巡视,为首一人骂道:「这深更
半夜的咱们几个非要在这破林子里瞎转悠个啥呀?郭少侠也真是多事。」
  「闭嘴,你胡说个啥呀,要让樵将军知道了有你苦头吃的」居中一个老者斥
道。
  「我只是实话实说,我敬佩的是郭靖郭大侠,郭少侠嘛?嘿嘿,他除了是郭
大侠的公子除此之外我就真没听说他有干过啥大事了,他不靠着他爹的关系咱能
跟他走?还不是冲着郭大侠的威名吗?瞧他平时连句话都说不利索,见了娘们就
脸红低头看人家脚上的靴子,就这德行我看他将来是难当大侠之名啊。」
  「够了,这种话私底下说说就是了,你要是敢在大家面前说那我也保不了你
小子」老者道,其实心里倒也有几分赞同对方的话,郭破虏名字是叫得好听但看
上去确是没多大才干,真要让他领他们上阵杀敌换成他也觉得够悬的。
  「啊呀,我扭着脚了」最尾一个黄衣美艳女子沈三娘突然蹲下捂着脚叫道,
「三娘,怎么了怎么了」走在她前面的那汉子忙低身道。
  「不行,我暂时走不了,宋爷,你们要么先走吧,让我这坐坐休息休息」沈
三娘捂着脚道。
  「是啊,那我就在这照顾她,你们先走吧」那汉子附和道。
  其余四人似笑非笑看着二人,老者宋爷沉着脸道:「年青人,还是平时检点
些别尽把力气耗在这上面。行了,那我们走,你们自己小心,有事就发烟花示警,
我们走——。」
  「阿七,春宵一刻值千金啊,你们二位保重啊。」
  「村子里人多眼杂,你们真是好心机居然混入我们这巡逻队好乘机————,
等会你们可叫轻点别让我们听着了,否则都要当女鬼摸吓死人了,嘿嘿嘿。」
  四人自然明白二人的心思嘴里调侃着便向林子里面走去,那阿七眼看他们走
远猛的一把抱住三娘道:「好三娘,你可憋死我了,咱们都多就没做过了——。」
  「小声着点,卫教主管得我们挺严,不准我们在路途中干这事,可是规矩是
死的人是活的,我真要跟你阿七————嘿嘿,总有法子的——」三娘笑着把阿
七的手放到胸口,同时呼吸急促起来一手开始握住阿七裆间的宝贝。
  「怪怪,已经这么硬了,想着要进老娘身子里去了?」三娘只感手中隔着裤
裆的肉棒已经硬得宛若铁棒一般。
  「那当然啦,我阿七在神拳门中拳头不是最硬的,可是我的棒子可是门中最
硬的,不过这天下也只有三娘你最清楚了」阿七坏笑着解开自己的腰带挺起他胯
间引以为豪的肉棒,他这杆肉棒在床上可是能把三娘这排教中的左护法干上一个
多时辰都不软,论武功他远不及三娘可在床上功夫上三娘可是次次都被他杀到溃
不成军。
  「你个死鬼,非要选这种荒山野岭的地方和老娘————想吓死人啊?」三
娘挥掌拍了他一记口中斥责但语气上却是欢喜居多。
  「咱们在床上什么姿势都玩过了,这回在玩一次野合岂不是更刺激,这也不
是什么荒山野岭,周围都是咱们的人,蒙古人离咱们还远着呢,只要等会你别叫
那么响就行了」阿七已经开始解三娘的腰带和她劲装的前襟。
  「死鬼,那就快点,要是等回宋爷他们看到咱们这样那可羞死我了,这事让
卫教主知道我就算是副教主也要受罚的」三娘道。
  「急什么呀,他们都是识数的人,我早暗中和他们交代过了,他们不会再回
这边了,整整一晚上这里就我们俩,让我的铁棒享受一下女侠您的双脚夹棒啊」
阿七一边说一边捏住三娘右脚脚踝抬起。
  三娘知道他要来这招了便双手向后靠着块大石,双脚抬起对着陈七的肉棒,
她双脚上穿着鹿皮软靴,靴尖靴跟靴底包着整块精钢鞋之中,阿七的肉棒再硬也
不敢用两只精钢鞋来夹着,他将七娘靴上的精钢鞋脱下,放在一边捏住她一脚夹
住自己的肉棒,柔软的鹿皮靴面在他的肉棒表面摩擦靴交令他益加兴奋了。
  「哦,三娘,你这双脚真是要勾掉我的魂啊,你这骚靴朝我一翘简直是要我
的命」阿七的喘息越来越重,肉棒在靴脚的摩擦下越来越红,龟头膨胀起来猛的
一挺,马眼中一股白浊的精浆喷在靴面上。
  「切,脏死了,你还是省着点,别等会全用完了」三娘一边笑一边从怀里取
出手帕擦抹靴面上阿七的「精华」。
  「用不完,尤其是在三娘身上阿七真是壮得像头牛,侍候你一夜都不会累—
—」阿七在这方面的自信绝对是经得起考验的,他稍一回气猛的抓住三娘靴筒上
端一把直拉至脚踝出露出雪白足踝,然后将重新坚挺起来的肉棒直塞进足踝与靴
子底的夹缝之间。
  「死鬼,想被老娘的玉足把你宝贝踩烂吗?那我可不客气了」三娘笑罢一脚
微微用力,只感足底宛若一条热哄哄的热虫在翻腾,一时间又羞又喜,她的双脚
踢死踢伤过不少人但如今却享受着情郎的足交,还是把肉棒插在她的靴子里,这
种刺激可是平日里享受不到的。
  「三娘,三娘,你这骚靴骚脚真是要我阿七的命啊,我真是射一晚上都有劲」
阿七脸上满是兴奋,一手紧抓三娘靴尖一手托着靴底用她的靴脚玉足狠命挤压着,
三娘柔软热潮的脚掌肌肤与他炙热坚挺的肉棒激烈摩擦之下给二人都带来莫大的
刺激和享受。
  「嚓嚓嚓嚓」肉棒飞快的在靴中进出着,三娘亦感到胯间开始泛潮,那每一
下碰撞都像是在撞击着她的心脏,终于阿七一声低吼把大股精浆射进三娘的靴子
里,三娘只感靴中一热靴中已经被精浆灌满。
  「死鬼,又要害我明天洗脚洗靴子了,你不嫌脏我还嫌脏呢,快给我——」
三娘一脚踢掉靴子把沾满阿三精浆的玉足架在他肩上把自己的裤子亵裤褪至小腿,
胯间被黑草丛包围的蟠桃早已经是赤红一片桃汁满溢了。阿七进林前就早服下金
枪不倒丸,这点前戏消耗跟本不算什么,三娘跟他欢好时最喜欢这个姿势,不过
等杀上几个回合后她就只有任自己鱼肉了,他肉棒又复一挺再恢复雄风猛的直贯
入蟠桃之中。
  「哦哦——嗯嗯嗯——」三娘努力用贝齿紧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大声淫叫,毕
竟她还是要脸的不想让村里的义军听到他们在这里胡天胡地野合,只是这低沉的
叫床声比什么春药都厉害,在阿七耳中简直就痒到他心里去了,虽然在床第间他
睡过无数女人但三娘却是真正让他念念不忘的女人,她的第一次落红第一次叫床
都是他给予的,从那次之后他就没再跟她之外的女人上床,他其实是很想这次跟
她野合完躺在一起时向她求婚,然后二人商量好一起远走高飞管他什么家国天下,
这大宋朝的天下都烂了少了他们两个又能如何?
  「啪啪啪啪」阿七的肉棒在三娘蟠桃肉穴中以肉眼都难以看清的速度快速抽
插着,他们的胯间肚子上已经满是秽液,三娘一只赤脚架在阿七肩上,另一只穿
着靴子的纤足则踮在地上,双手在阿七的头上背上疯狂抓挠着渲泻着体内的欲火,
阿七双手则用嘴含着她高耸雪白的双峰,牙齿和舌头在她那硬挺的乳尖上游走。
二人忘情合欢却完全没注意到周围竟有一双双红色的眼睛一直注视着他们合欢的
全过程,一股股强烈的臭气正聚拢在周围,可惜处于合欢高潮的二人完全没有一
点危机感。
  「来了——」阿七猛的一挺,肉棒在三娘体内一阵连射,精浆像火山般在她
体内喷出直达花蕊深处,把她美的忍不住仰天淫叫双目情泪横流。小腹一阵挺动
玉体猛的僵直,双腿绷紧足尖五趾紧拼在一起,随即整具玉体如软泥股瘫在大石
上,高耸的玉峰随着喘息起伏着。
  三娘美目紧闭嘴角含春享受着刚才泄身的高潮快感,但阿七显然回气更快,
猛的把她转过身压在大石上,一双玉峰都让石头压扁了,那坚挺的肉棒又一次从
后面贯入她的蟠桃中再接再励。
  「啊啊啊——你个死色,让————让我休息会,我————我都没力气了
——求你——-求你————」三娘此时哪里还有平日里的英气,已经是被干得
气喘吁吁满口讨饶了。
  「嘿嘿,你再凶啊,平时那么凶,这回可凶不起来了吧,吃我一棒啊」阿七
此时感到无比自豪,三娘此时全无反抗之力只能任他鱼肉,连双手都被他反剪到
了身后,哪里还有排教副教主的威风?他的肉棒比平日更勇猛的力道进出着她的
肉穴。
  白色的精浆淫水不断在他们二人脚下汇聚,汗水更是浸湿了二人,但一个高
大黑影显然不耐烦了,它一步步走到阿七的背后一把捏住了他的脖子,阿七悴然
受袭却是叫不出声来,之后五根如尖刀般的爪尖从他胸前透了,鲜血自伤口奔涌
而出。
  「嗯嗯嗯——」阿七张大嘴想要警告三娘小心,可惜嘴张大却一个字也喝不
出来,只有大口的血自口角边淌下,他感到自己的生命力正在飞快流逝,可他却
连是谁暗算自己都不知道,和三娘一起归隐的美梦————-,好不甘啊。
  「扑扑扑——」五根爪尖又连续自阿七背后捅入前出,而他身下的肉棒亦像
是回光返照般又连挺数下给予三娘最后的快乐——,随即最后几股精浆射入她的
花蕊中令她浑身抽搐如软泥般瘫软趴在大石上。
  黑影将阿七的尸体向后一扯,他那仍旧坚持倒的肉棒带着一条白色丝线从三
娘体内冒出然后被扔到地上,几条黑影上前张开大口开始啃咬他的尸体,而杀死
阿七的凶手则挺起胯间完全有别于人类的硕大一尺长肉棒直捅入三娘炙热的蟠桃
之中。
  「啊啊啊——你个死鬼——真————真要弄我啊——求求————求你—
———停下————停下————-」三娘感到这次阿七的肉棒竟比会何一次都
要凶猛都要坚挺硕大,她的肉穴竟差点被挤爆,这疼痛撕裂感让她想起身抗议对
方的粗暴,但是一只大手将她牢牢按在石上,那粗长的可怕肉棒继续在她体内狠
插着,更可怕的是周围几条黑影也竖起肉棒围上来。
  三娘绷起的一只赤脚玉足被一只大手抓住,然后巨大的肉棒在她的玉足足底
开始大力摩擦着,全不在乎她足底仍沾满了阿七的精华,力道之大几乎要将她足
底的嫩肉刮破。
  「嗯?不对啊——怎么回事——啊啊——你们是谁?你们是谁?阿七在哪?
你们放开我——啊——救命啊救命啊——」三娘终于察觉不对了,她想回身但被
大手压得连回头的力气都没有,胯间被巨棒进出更是在榨干她剩余不多的体力,
她只能拼命尖叫求救。
  她另一只脚拼命蹬踢向身后奸辱者的后腰,可惜靴子上踩的精钢鞋之前已经
被脱掉了,加上长时间纵欲不停脚上的力气甚至还不及普通女子。踢中几下对黑
影来说就像是被蚊子叮,但它还是不耐烦般伸手捏住她的脚踝用力扯掉鹿皮靴子
放在鼻中吸了几口后发出怪异的嘶吼声。
  三娘努力回过头一看不由吓得魂飞魄散,身后正在奸淫她的竟不是人!身后
正吸着她靴子中气味的竟是一只长着狗头全身肌肉暗红色的怪物,它的双臂极长
五爪宛若锋利的匕首,双眼泛红张着血盆大口看着自己,而它腹下那可怕的肉棒
正不停在自己体内进出着!几头怪物则蹲着身子在啃食着什么,想想都能猜出阿
七是什么下场了。
  「不不不,你们这群怪物,阿七——,不——来人啊——救命——」三娘感
觉自己像是在做一场恶梦,她只盼梦快点结束,她用尽残力用赤脚踢着怪物的头
脸,只感觉自己像是在踢一块充满韧力弹性的厚牛皮。
  她的反抗只是令怪物更加兴奋,它抓住她细腻的玉足放在狗一样的长鼻下狠
命吸嗅着,伸出长舌舔动着她白嫩的足心,又有几只怪物挺起身下的巨大肉棒朝
她围过来。
  完了,自己完了,三娘张大口想要咬舌自尽但一根粗大至极的恶臭肉棒直捅
进她的口中,顶进她的喉间令她丧失了最后自尽的机会。她拼命咬着想让奸辱者
也尝到苦头,可惜牙齿连对方肉棒的表皮都咬不破,身下肉棒的插抽也迅速让她
丧失了最后的体力,她的下身好像已经丧失了知觉两条腿再也无法踢出精妙的脚
法,无数恶臭的精浆臭液向她的玉体喷来,她只能期盼死亡能尽快到来,可惜死
亡注定要成为她下半生的一种漫长的奢望。
  远处巡逻队一人隐隐听到三娘的叫声不禁笑道:「沈三娘个骚娘们真是不要
脸了,晚上和男人野合还叫这么响,怕我们听不见吗?还叫救命?哈哈,阿七真
是好猛啊,把排教副教主干到要喊救命了——。」
  宋爷却是一皱眉道:「她这叫声不大对劲,马上回去,可能真出事了。」
  夏真真又一次被恶梦吓醒了她竟感到裤裆间热乎乎的,屁股后一沱!她刚才
梦见一群「小怪物」包围她然后逼她拉屎,之后围住她吃她的屎还用屎抹在她身
上,她竟被吓到屎尿齐流了!
  该死,全怪这「小怪物」,自己白天丢了大脸晚上还要继续害自己做恶梦?
要是让师姐她们知道自己晚上做梦被吓尿拉屎还怎么做人?夏真真屏住呼吸悄悄
从床上下来,看睡在一旁的曹瑛几人都睡都甚熟便轻手轻脚从自己包袱里取了条
长裤和亵裤穿上靴子出了房间直奔河边而去。
  把裤子都扔了洗干净身子换上新裤子,夏真真觉得有些奇怪,之前村中巡逻
的义军怎么没看见?不过这样也好省得碰上尴尬了。
  眼前河岸被一大片迷雾包围着,她真进迷雾中不断走着,但奇怪的是按理说
顶多七八丈就能走到河岸边了,可是走了半天她还是在迷雾中不断行进着!
  怎么回事?怎么还没看到河岸?夏真真急了,施展轻功奔行,奔出迷雾后定
睛一看,她竟又走回村口了!真见鬼了,这是什么鬼雾?莫非碰上鬼打墙了?夏
真真心中不由一寒正想回村再想办法,突然腿弯间一疼双腿一软顿时跪倒在地,
她刚欲张嘴大叫一条绳子已经紧紧勒住了她的喉间令她一句话也喊不出来。
  几个半人高孩子的身影出现在她周围,手中都拿着长矛短匕等武器,一个个
眼中都透着淫邪的光芒,而他们全都裸着身子全身一根毛发都没有!是了,他们
跟本不是孩子而是矮怪!其中一人弯下腰去脱她的靴子,夏真真双手抓住勒住脖
子的绳子用力外拉,她没带剑出来但仍毕竟不是平常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飞起
一脚把个矮怪踢出一丈多远。
  「嗷——」那矮怪似乎被踢得甚疼朝她发出愤怒的叫声,其余几只矮怪也似
是恼怒猎物的不配合一起朝她扑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