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小西的美母教师】(改编第36章)


               第36章
  一个星期,五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我觉得这是我这一生都难
忘的几天。每天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学习、生活,我甚至还大胆的畅想起了我和小
静的未来,当然也只是在心里想想,毕竟对于现在的我来说,那只能还算是个美
丽的梦想,而梦想是要用来实现的嘛。
  每次专注的看着小静可爱俏皮的模样,我都忍不住有想要一亲芳泽的冲动,
但想想在学校里毕竟做的不能那么露骨,只好压抑着内心的冲动。
  由于这周结束就是国庆长假,周末的两天都被串休,学校除了正常上课之外,
还要在最后两天组织一次月考。
  「这不开玩笑呢么?我现在心里只想着放假去哪玩了,哪还有心思考试?」
很多同学的心早已飞出了校园,不满的抱怨着。月末考还是如期的进行了,可我
心里却希望时间过得越慢越好。
  放假的前一天,吃过晚饭后,我拉着小静来到后花园深处的小凉亭,曾经我
还在这里为了小静和李欣那个渣滓大打出手,现在我能够如愿以偿的抱着怀中的
爱人,满足与幸福感充斥着内心。我多希望时间就这么停止,让我这样抱着小静,
一刻也不分开直到永远。
  我轻轻吻上小静的嘴唇,舌尖撬开入口的柔软,与回应我的小香舌勾在一起。
一边吻着,我的两手第一次伸进了小静的衣服里面,触碰到了令我垂涎已久的真
实肌肤,那细腻光滑的感觉,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呸呸!把我自己说的这么猥琐,
跟流氓似的。
  事实上我只是把手按在小静的腰肢上,就感到小静身体在微微的打颤,虽然
没有拒绝我,但我却一动都不敢动了,我总觉得无论我的手向上还是向下都会影
响到我在小静心目中的形象,小静也不会允许的。手掌在小静的皮肤上抚摸,内
心的骚动令我用力含住小静的樱唇吮吸,直到鼻息渐渐浓重,我的两手不由自主
的顺着小静光滑的脊背向上游走时,被小静强行拒绝着推开。
  「小静……我……」我有些不好意思,后悔自己的莽撞行为,红着脸沉默了
好一会,张嘴想要解释,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小西……嗯……你好坏……」同样红着脸的小静,娇羞的埋怨。
  「嘿嘿……我又不是柳下惠……情不自禁嘛……」有些尴尬的解释着,我的
两手不知所措的交叠在一起。
  「小西……」
  「嗯?」
  「你会永远都这么对我么?」小静柔声的问道。
  「会啊,当然会,我这辈子都会……」我有些激动的表露着忠心。
  「如果……如果我……」
  「没有如果,小静,相信我!」
  「可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好,又或者你家里人……不同意我们……唔
……」小静细微的声音在我听来如此的柔弱,瞬间唤起了我的保护欲,我一把将
小静揽入怀中,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有些霸道的再次吻上小静的樱唇,「我一
定会用行动证明,并且也会说服我的父母,让他们同意我和小静在一起的,让此
刻还远在另一个城市的妈妈祝福我们……」
  一连几天的培训时间,妈妈都按照秦树的要求观看着色情电影,秦树储存在
MP4里的影片,保证着妈妈每天上午、下午和晚上三个不同时间段的供应量。
虽然从没收学生的那里也见过类似的色情书刊和视频,但秦树提供的AV电影比
之更加细致、淫秽不堪。
  性欲和好奇心的驱使,以及秦树变相的要求,令曾经对这些东西嗤之以鼻的
妈妈从刚开始的排斥到后来一点点的接受,还会在秦树引诱性的挑逗下把自己幻
想成影片中的女主角,甚至在看到后面几部秦树故意安排的影片:女主角被浣肠
肛交、连续被十多个男人肏弄到高潮,浑身不停的痉挛抽搐的画面惊得妈妈目瞪
口呆。
  这样的结果就是妈妈光秃秃的蜜穴每天都被分泌的淫液弄得湿漉漉,妈妈也
不得不每天要把内裤换洗两三次。
  「秦树,后面被……真的……会有快感么?」在一次看到影片里女主角被两
个男人夹在中间,阴道和屁眼里同时被两只肉棒一进一出,嘴里还要应付另外一
个男人肉棒的画面后,性欲高涨的妈妈忍不住细声发问。
  「那当然,纪姨几天前还尝试过,这么快就忘了?」
  「才不……那个……和这个不同……哎呀……不一样的……」想起中秋节假
期时被秦树在屁眼里塞入跳蛋,那种高潮到抽搐几乎昏厥、欲仙欲死的感受令妈
妈刻骨铭心,又羞红脸辩解着。
  「那好,等纪姨回来,我就让你体验一下屁眼被大肉棒插入的刺激感觉,嘿
嘿!」
  「啊……不……不要,求你……」秦树故意强调的语气顿时吓得妈妈花容失
色。可屏幕里女主角被肏弄着的销魂的表情,引诱着妈妈莫名生出一丝异样的思
绪,撩拨得妈妈下面的两个肉洞一阵阵收缩蠕动,心里也开始痒痒的……
  此时,妈妈的胸罩和内裤散落在床上,全身美肉不着片缕。梳妆台的镜子倒
映出赤裸的胴体,妈妈的屁股搭坐在椅子边沿,分开一双美腿,左手抓捏着臀肉
让后庭菊花最大限度的暴露在空气中,按照桌面上电话里秦树的指示,右手握着
一根细小的黄瓜,试探着插入娇嫩的屁眼。而妈妈的蜜穴里此时正吞吐着一根剥
了皮的香蕉,微微弯曲的弧度,恰好能刺激到妈妈的G点,表面已是晶亮的一层。
  香蕉是宾馆每个房间送水果的时候给的,黄瓜则是妈妈和服务员说想要美容
敷面特意要来的。没想到那个服务员居然看穿了妈妈的内心似的,拿来了的这根
只比手指头略粗一点,成了满足妈妈性欲的淫具。
  记不清自己已经泄身了六次还是七次,被前面的香蕉刺激得一直徘徊在高潮
边缘的妈妈,只把黄瓜塞入屁眼一点点,就哆嗦着达到了高潮,两根临时的「性
器」和妈妈的一双美腿之间已是泥泞不堪,美臀下面的椅垫同样湿哒哒的,稍微
抬起都会连着丝丝络络的水线。潮吹时涌出的淫液顺着臀沟滴滴答答的落下,地
板上已是好大一片水洼。
  「纪姨插进去了没?前面的香蕉可不要掉了,要同时进去才好!」扬声器里
传来秦树的问询。
  「不……嗯……不要插后面……啊……好不好……求你……我……」嘴里哀
求着拒绝,妈妈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止。
  「那怎么能行呢?纪姨真是没用,这么久了都插不进去?我猜你一定发骚想
要接受我的惩罚了吧?」秦树不容拒绝的声音再次传来。
  「不要……嗯……不是的……人家……才没有……啊……」被下体两根淫具
弄得全身孱弱无力的妈妈极力辩解,插入蜜穴里的香蕉好像故意和妈妈作对似的,
随着穴肉的蠕动一点一点从阴道内溜出,妈妈也不得不接二连三的用手把香蕉插
回去,这种既被动也主动的自慰方式令妈妈羞愤不已却深陷入淫欲之中乐此不疲。
  就在妈妈下决心拿着黄瓜想要在塞入屁眼中更深一点的时候,忽的出现了意
外。一双美腿早已无力支撑,妈妈在椅子上受力不均,臀肉与椅垫之间因为滑腻
腻的淫液向前搓了一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妈妈本能的略微调整了下姿势,下
体两根足有十几厘米长的「性器」由于淫液的润滑,不偏不倚的整根捅进了前后
两个肉洞之中,洞口外露出的一小截更显妈妈的淫媚。
  「嗯……呵啊……」直肠深处被插入带来的前所未有的刺激,瞬间将妈妈推
向了性欲巅峰,浑身僵直的妈妈两眼翻白,呻吟声卡在喉咙里变成了喘息,瘫软
在地上剧烈的痉挛,肥美的臀肉大幅度的抽搐了几下之后,失禁的尿液扑簌簌的
从美腿之间流了出来,嘴角挂着口涎的妈妈再次陷入痴淫的状态。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让还在高潮余韵中迷离状态的妈妈恢复了一点理
智。本以为是自己听错,但门口紧接又传来的声音让妈妈马上意识到确实是在敲
自己的房门。
  「嗯……」想到现在这个样子如果被人知道,自己一定会被当成个无比淫贱
的女人,更别想再教书育人了。妈妈努力想要撑起身体,可是全身美肉酸软无力,
下体两个肉洞的满涨感如电流一般时时侵袭着妈妈肉体的每一处神经。
  「咚咚咚……」敲门声越发急促起来,看到了门把手在一点点的旋转,妈妈
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被性欲搅得混乱的思维完全忘记了自己一丝不挂、蜜
穴和屁眼还塞着两根「性器」的淫荡模样。艰难的用手撑起身体扭动着肥白的美
臀向门口的方向爬了几步,只是单纯的想要阻止门外的人进来。
  「如果自己现在的样子被门外的人看见,万一曝光出去,自己岂不和电影里
淫浪的女主角一样,还有什么脸面站在自己的学生和同事面前?还怎么面对自己
的丈夫和孩子?」恐惧、羞臊、耻辱……种种感觉交叠在妈妈心里。
  「啊……嗯……不要……不要进来……求你……啊……」越是着急,妈妈美
腿之间的感觉反而越发强烈,媚肉再次被送至高潮。靠着墙边,妈妈的一双美腿
不停哆嗦,潮吹的淫液沿着美腿内侧扑簌簌的流下。距离房门余下的几米,每向
前挪动一下都让妈妈觉得无比吃力。
  「嗯……是……是谁……不要……啊……不要进来……啊……」眼看着房门
就要被打开,自己与门口还有一点距离,妈妈手脚并用,向母狗一样用力向前爬
了几步,不料下体仍在高潮中快速蠕动的穴肉和括约肌敏感剧烈的同时缩紧,竟
然将吐在肉洞口外面的一小段香蕉和黄瓜生生夹断了。
  「不要……别……别进来……」已顾不得两个肉洞里含着东西,被反复高潮
折磨得精神有些恍惚的妈妈一点点瘫倒在门口,蜜穴里大量的阴精连同半截香蕉
一起涌出,屁眼里的黄瓜也被妈妈一点点的拉了出来。房门慢慢打开,赤裸着一
身媚肉的妈妈彻底昏厥在了门口……
  和小静简单的缠绵,害的我半节晚课都在想入非非。回味着手掌触碰到小静
皮肤时的柔滑,我都不舍得洗手了。第二次吻上小静的时候,我只感觉小静靠在
我怀里的身体软软的。现在想来,若当时再把手伸进去向上或者向下,估计小静
也绝不会拒绝的,那样就可以感受一下柔软的……呸!
  我晃了晃脑袋,忽然觉得自己的想法甚是猥琐。打算总结一下这次月考,可
不知怎的,一个裸体女人闪现在我的眼前,骚媚的神态与丰腴的身段尽显女性的
性感和柔情。我感觉既熟悉又陌生,猛然发现是网站上那个作者的姨妈,女人修
长的身材在我的脑海中越来越清晰,丰满硕大的乳房上点缀着两颗红樱桃,紧致
白嫩的肌肤连接着肥美的肉臀,仅是回想这张静态的画面就已让我的小弟弟敬礼
了。
  「妹妹的,怎么突然之间想起她来了?」我想再次集中精神,却禁不住那个
姨妈的裸照如过电影般在我眼前一张张出现,慢慢的,我感觉自己有点口干舌燥,
感觉到小心脏也砰砰跳个不停,「难道真的被刘安说中了,像作者姨妈那样的女
人的吸引力如此之大?连我这种有女朋友的人都为之心动了?」
  我回头偷偷看了一眼刘安,发现这厮正在和以往被他叫做母老虎的同桌黄晓
婷窃窃私语得不亦乐乎。
  「大爷的,前几天跟我爆料说他同桌是个同性恋,比曾哥还女汉子呢,这会
聊得这么热乎!」我在心里对着刘安悄悄输了个中指,回过头静了静心,专心做
题。
  晚自习下课后,我又抓紧时间和小静温存了一会,看着小静的身影走进女生
寝室的门口,我才恋恋不舍的走回自己的宿舍。
  「对,就是这样才爽,你真是天生的贱货……」经过三楼时,从卫生间里飘
出的一个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我们学校高中的男生宿舍共六层,为了方便管理,
三个年级分别从高到低的顺序排列各占两个楼层,三四楼自然是高二了。
  由于明天就是假期,只有半天课程,所以有不少的男生在晚自习结束后有的
打算明天翘课直接回家了,有的则去网吧玩个通宵,剩下的则因为刚经过考试,
早早就洗漱休息了。所以平日热闹的宿舍楼里显得空空荡荡的。三楼的卫生间空
无一人,那句淫言秽语也让我听得特别清晰。
  我循着声音蹑手蹑脚的走进卫生间逐一查看,其他的阁子都没有人,声音是
从最里边的阁子发出来的。
  「骚货,高潮了吧,就说了要肉穴和屁眼一起插才最爽……」声音再次传出,
我越来越觉得这个声音是如此熟悉,走到阁子前面,透过门板的缝隙向里偷看,
看到的画面让我即惊愕又恶心。是秦树,他一手拿着电话,对着电话那边说出一
个又一个淫贱至极的要求,另一只手正在握着勃起的肉棒上下套弄着。
  「他也不怕被别人听见?」我厌恶的真想一脚把门踹开,让别的同学都来看
看秦树这幅龌龊肮脏的嘴脸,然后告诉妈妈把他彻底赶出家门。但转念一想,这
个纯粹的屌丝也就剩下拿着电话撸管的乐趣了,虽说我不算高富帅,但至少还有
个女朋友可以挂念,讨厌他做什么?明显玷污了我的思想嘛!
  我转身想走,又觉得有些不甘心,便对着秦树的那个阁子使劲的敲了两下,
「哎哎哎,干嘛呢?磨磨蹭蹭的,便秘呢?完事了就快出来,我都憋不住了!」
阁子里顿时没了动静。
  我怕笑出声,捂着嘴跑出卫生间,想到刚才看秦树手淫时,貌似他下身的本
钱还不小,一只手掌也就握住一半,「嘿嘿,这么吓你一次,最好不阳痿也废了!」
  我跑回到寝室,发现还是刘安一个人,已经早早的洗漱完趴在床上盯着电脑
屏幕,见我回来看了一眼,又低头鼓捣他的东西去了。我麻利的洗漱完毕,走到
他电脑前面仔细一看,发现这小子居然还在浏览那个网站里面和姨妈乱伦的博客,
不时还把骚姨妈的裸照翻出来看一眼。
  「胖子,你他妈还能不能有点出息了?就这么几张破照片反过来调过去从昨
天看到今天了,还没看够?」我有些鄙夷的爬到上铺。
  「没看够,我感觉看了这几张照片之后,看别的女人都没兴趣了,也不知道
作者啥时候更新下一篇。」隔了好一会,估计是刘安合上了电脑,幽幽的声音传
来。
  「德行……哎,无药可救了!」我悲哀的说道。
  「要是能见到本人该有多好……如果可能再……嘿嘿!」
  「我们是知识青年,是祖国的未来,还要有大好的前途呢,怎么能沉迷于这
些淫靡的事情当中?」我不屑的说。
  「少扯了,我就不信你看了那几张照片不动心,不回想!」
  「我……」刘安一句话戳中了我的软肋,想到晚自习时的确回味了一边那些
照片,我无言以对。
  「被我说中了吧?嘿嘿,黄晓婷说就和传说中的狐狸精似的,但是这个姨妈
在诱人的狐骚气质上又多了一层肉味,所以不光吸引男人,甚至有的女人都为之
着迷。」刘安继续说道。
  「你他妈还和你同桌分享了心得?」我吃惊的探出脑袋问。
  「嘿嘿,也不算分享,只是……我也说过,她是同性恋嘛,其实她也知道这
个网站,也对这个作者的姨妈感兴趣,就交流了一下……」刘安有些不好意思。
  「我无语了,她变态,你更变态,我要换寝室!」我懊恼的说。
  「别啊,大才子,我对男人没兴趣……」刘安贱贱的说道。
  「滚……」
  又过了好一会,我的思维渐渐平静,忽然想起了在三楼卫生间偷窥到秦树手
淫的事情,呸呸呸,真他妈晦气。
  不过就像我以前怀疑过的,秦树的电话是从哪里来的?和秦树通电话那边的
人是谁呢?单凭秦树的讲话内容和所做的事情以及我隐约听到话筒里传来的呻吟
声,电话那边肯定是个女人,而且还在按照秦树的要求做着极其淫荡下贱的事情,
可是哪个女人会这么听从秦树的遥控呢?
  「刘安,问你个事!」我再次探出头。
  「嗯?」
  「你知不知道有没有那种电话,就是我在这边提各种要求,然后对面的女人
按照我的要求自慰呻吟什么的?」我有些羞于出口,说得模棱两可。
  「你说的是情色电话?你要打啊?那东西可贵着呢,一分钟一块多钱,我话
费不够了,等明天我去多存点在借给你打。」
  「滚蛋,我才不打呢,就是问问!」我回身躺好。
  「其实那东西没什么意思,还不如看网站呢!」刘安补充了一句。
  「放心,我可不变态,就是问问,睡觉了!」
  听了刘安的回答,秦树一定是拨打的情色电话了,可是他哪有那么多钱来充
话费?难不成妈妈额外给了他零花钱?我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也不再愿意多想,
「明天开始就有7天的假期了,妈妈明天也回来了!」想起妈妈的音容笑貌,不
知道她这几天在外面怎么样呢?有没有什么新鲜的趣事发生?
  妈妈悠悠的醒来时,已是第二天的清晨。浑身无力的妈妈试着动弹,下体两
个肉洞被塞入异物的充实感觉瞬间如电流一般刺激着美肉的每一处神经。仅仅动
了一下,敏感的身体立刻给出了反应,硕乳的微微胀痛更让妈妈全身哆嗦个不停。
一连试了几次想要坐起来都没有成功,妈妈缓了一会使劲坐了起来,却又蜷缩着
美肉歪倒在一边,美腿和臀肉抽搐得更加剧烈,一股股乳白色的粘液随着妈妈湿
润蜜穴的蠕动扑簌簌的涌出。感觉到阴道内的半截香蕉也一点点溜出,妈妈努力
的收缩括约肌,让屁眼内的黄瓜也慢慢的滑出体外。简单的动作由于妈妈下体的
两个肉洞不断的受到高潮刺激而越发艰难。
  休息了好一会,恢复了些许体力后,门外传来的一阵说笑声提醒着妈妈正身
处宾馆而非自己家里。
  「在房间里都能听到门外的声音,说明房间的隔音很不好,虽然不是很清楚,
但自己这几天的淫言浪语,隔壁岂不是听了个遍?」默然生出的想法令妈妈的心
头一惊。
  「应该去隔壁两个房间探听一下才是。」心里生出的念头让妈妈透过门缝观
察了一阵,确定门外没有人后,竟然就这么光着屁股来到了走廊里面。蹑手蹑脚
的分别趴在左右两个房间的门口听了听,妈妈发现根本听不到东西,也没办法把
精力完全放在耳朵上。
  这时,安静的走廊里传来「叮」的一声电梯门响,妈妈这才惊觉自己是赤身
裸体的站在外面,逃也似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脸红心跳的靠在门上,妈妈不禁
责怪自己刚才的做法实在太过放荡,万一被人看到了,妈妈实在不敢想象后果,
可刚刚那种快要被人发现的紧张感觉却让妈妈觉得无比刺激,妈妈分明感觉到随
着心跳的加速,刚刚经历过高潮的蜜穴蠕动的频率也开始加剧,娇嫩的屁眼也一
下下的收缩,一小股黏稠的淫液顺着妈妈的美腿内侧缓缓流下。
  感觉到淫水划过皮肤时的搔痒,妈妈娇羞的并紧双腿。此时,妈妈才觉得有
些异样,身体的几处敏感部位似乎被一种干涸的液体附着在皮肤表面,箍得肌肤
紧紧的很不舒服,「嗯……该去洗个澡精神一下了!」
  今天是最后一天,上午考试后,这期培训就结束了,想到下午就能回家,妈
妈走进了卫生间,好好洗个热水澡……
  「终于放假了,作为学生,能在繁忙的学业之中得到几天假期的休息是多么
的不容易啊!」我心中无尽的感慨着,「或许上了大学就好了吧!」
  想着姐姐天天悠哉悠哉的生活,我真是羡慕嫉妒恨。送小静回家的公交车里,
我拉着心上人的小手,心猿意马起来。
  「呼……能有次长假真不容易。」小静长叹一口气说道。
  「可不,这次校领导还真是大发慈悲了。」我附和着赞同小静的说法。
  「你这几天有什么打算么?」小静问我。
  「暂时还木有,主要是作业有点……嘿嘿!」我摸了摸后脑勺。
  「你还怕这个?」小静笑着问。
  「拜托,我也是个学生好么?有学生不怕作业的么?」我伸手刮了下小静的
鼻尖。
  「哼!」小静故意回应我似的耸了耸鼻子。
  接连路过几个人多的站点,车上的乘客拥挤了起来,我两手撑着车窗,圈出
一小块安全的区域把小静围在中间,小静也像只小猫一样乖巧的伏在我的胸口,
感受着佳人的呼吸,再遥远的路途都令我觉得无比温馨惬意。
  把小静送到她家楼下之后,我便赶忙坐上反方向的公交车直奔学校了,当然
也少不了和小静逗笑几句。刚才在车上提到作业时,我隐约觉得英语和物理两本
习题集落在了学校,回来的路上一翻书包,果不其然。
  「死胖子,就因为你,害的我还得往返一趟!」我愤愤的自言自语道。原来
是借给刘安抄答案,还给我的时候被我顺手扔在了桌格里面,「希望值日生或者
有别的什么同学晚点离开!」
  我随着身边簇拥在一起的乘客前后咣当,「这司机不要命了么?这么多人了
还让往里挤一挤,再挤就成沙丁鱼罐头了!」我心里不满的抱怨。
  还好只过了两站,我面前一个坐着的大叔起身下车,我迅速看了周围一圈,
发现没有老年人后顺势坐在了那个位子上。
  还有一段路程,我百无聊赖的开始幸灾乐祸起站着的乘客,「真是不拉车不
知拉车的苦,不坐车不知坐车的甜啊!」嘿嘿嘿……
  这时,我忽然在人群中发现了一张面孔,似曾相识却又怎么也回想不起在哪
里见过,那个人也注意到我在盯着他看,起初只是不自然的躲闪,而后似乎想起
了什么,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分明感受到了他眼神中的恶意,脑海中不断搜寻
着有关于这个人的记忆。
  想得我头都大了,还是没有结果,当我抬起头想再次寻找那张面孔时,那个
人居然不见了,「可能是我冥思苦想的这个过程中下车了吧,会是谁呢?」
  不一会,终于到了学校的站点,逃出人海的我觉得公交车外面的空气都是新
鲜的,一边向校门口的方向走去,一边还在回想刚才车上遇到的那个男人,「咦?
是他!」
  我回过头看了眼远去的公交车,猛然想起了那次去邮局取小静邮寄给我的东
西,经过那个胡同时,路星告诉我那几个被黑道追债逼着跪在地上的人里面,其
中一个和我有过一次短暂的眼神交流,当时我还被他那种凶神恶煞般的眼神吓了
一跳。
  「他不是被打折腿了么?怎么还能做公交车?」我悻悻的想,不过人家腿断
没断貌似也不关我的事,希望他别认出我来,找我的麻烦就好,不过为了保险起
见,还是有机会找路星问一下吧。
  我快速的跑回教室,遗憾的是人都走光了。
  「妹妹的,怎么一个个的走这么快?」虽然心里抱怨,我也只能折返到门卫
大爷那里拿来钥匙,取走我的习题集,慢悠悠的走下楼把要是送还给大爷就可以
回家了。
  当我走到下一层,一个熟悉的肥胖背影出现在我的眼里,正趴在走廊的拐角
处偷看着什么,不是刘安还能有谁?
  「可是那里拐进去就是办公区了,妈妈的办公室都在那个方向,那个死胖子
在这里看什么呢?」我没想出答案,但是看到刘安边看边若有所思的样子,也没
叫他,坏笑着一声不响的走过去,对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
  刘安吓得一激灵,猛一回头看是我,奇怪的是并没有出声,反而对我做了一
个噤声的手势,拉着我退回到楼梯口。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刘安压低声音说道。
  「还好意思说,你把练习册还我时,被我顺手放在书桌里了,害得我还得回
来取一趟。你小子偷偷摸摸的在那看什么呢?」我白了刘安一眼回答道。
  「嘿嘿,可真是时候,我还寻思怎么能把你找回来呢,别出声,跟我来!」
刘安故作什么的说道。
  「一看就没好事,我才不……」话说到一半,我忽然想起妈妈和苏老师还有
其他几位老师是在同一间办公室的,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这时,刘安已经回到了刚才的位置,对我招了招手,我蹑手蹑脚的跟过去,
顺着刘安努嘴的方向一看,一个男生一动不动的站在妈妈和苏老师办公室的门口
向里看着什么。
  「那是……张小艺?」我有些吃惊他这个时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我明显
感觉得出张小艺现在的心情很激动,两手紧紧的攥着拳头,仿佛身体也一下下的
颤抖。和刘安对视的一眼,我俩悄声走回到楼梯口。
  「他在这干什么?」刘安有些不解的问,声音比刚才还小,生怕被张小艺听
到。
  「我也不知道,可我肯定,那个教室里正发生着一件足令张小艺刻骨铭心的
事情!」我试着分析。
  「什么事会让那小子这么伤心呢?你没来的时候我看到他蹲在那哭得悲痛欲
绝的!」
  「他还哭了?」听到刘安的陈述,我再次有点吃惊。
  「可不,和死了亲人差不多!是什么事呢?」刘安撇了撇嘴,有些鄙夷。
  「你真是笨得要死,你想想那间办公室是谁的?」我提醒着问。
  「那是……苏老师?难道那个……办公室里……」刘安恍然大悟一般,有些
结巴的看着我,我肯定的点点头。
  「哎……可惜这么好的画面……那小子在还不能惊着他!」刘安有些懊恼的
说着。
  「那可不一定,说你笨,你还真笨,你忘了那间办公室有个侧窗的?」我趁
机挖苦着刘安。
  「对啊,哎呀……我这智商,跟你是没法比了……快走!」说完,我们两人
快速的下楼来到另一边的楼梯,虽然一溜小跑,但我们始终注意把发出的声音压
到最低,避免引起张小艺的警觉。
  由于妈妈的办公室也是在拐角的位置,所以除了门窗那面墙外,呈直角的另
外一面墙上还有一扇窗。只不过比较高,和通风口类似,除非是姚明,若不然几
乎没有人能从这里看到办公室内的情况。虽然和刘安讲的时候我心里也有些不确
定,但现在办公室内正在发生的事所带来的吸引力让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死马当
活马医了。
  「大才子,你玩我呢吧?」当我俩气喘吁吁的来到办公室侧面的窗户时,看
着高高的窗台,刘安试着蹦了两下,小声抱怨道。
  「你这智商,可愁死我了!不会用工具么?」我伸手示意,顺着我手指的方
向,刘安才注意到侧窗对面的教室外面居然摆了几张还没来得及搬进教室的课桌,
估计是临放学前的大扫除结束后这个班级的同学偷懒没有搬回去的。我也是抱着
撞大运的心态尝试,不想运气这么好。
  课桌的高度刚刚好,透过玻璃,办公室里面正在发生的事令我张大了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