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魔王宫——蛇喰梦子篇】

  第一章:蛇喰梦子的败北「呀!」一声轻叫传来,一道身影突然出现。
  黑色的长发垂到腰间,一双璀璨的如同红宝石般双眼绽放出迷人的神采,小
巧的鼻子下鲜红的嘴唇好像花瓣一般微微抿着,红色的制服包裹着挺拔巨乳,短
裙下一对令人欲罢不能的黑丝美腿最为吸睛。正是狂赌之渊的主角蛇喰梦子。
  蛇喰梦子刚刚还在操场上散步怎么突然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环顾四周发
觉自己正处于一个幽暗空旷的大厅之中,雕刻着形象怪异之物的立柱在周围排列,
忽明忽暗的烛火拉出她长长的影子。
  「你醒了,梦子小姐」
  蛇喰梦子顺着声音望去,一尊高耸王座置于身前,座位上一位面色苍白的男
子正平静的注视着她。
  「请问你是谁,这里是哪里」梦子略带颤抖的嗓音依旧悦耳动听。在经历了
最初的混乱她已经渐渐冷静了下来。
  「这里是流离在时空之外的魔王宫,我是这里的主人阿萨谢尔。你可以称呼
我为魔王大人。」王座上的男子说到。
  「您好,魔王大人,请问您让我来这的目的是?」梦子微笑着望着魔王,依
然保持着大和抚子的优雅。
  「你忘了吗,是你同意参加我的赌局所以才会来这」魔王缓缓说到「虽然把
你从世界中拉出来花费了点时间。」
  蛇喰梦子忽然记起在上月她收到了一份邮件,「想要参加世上最不可思议赌
局吗?想与最伟大的存在同场竞技吗?快来参加魔王的赌局,获胜者将被满足一
个愿望。」
  蛇喰梦子刚收到的时候还挺感兴趣,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直没有任何消息,
以为是谁发的恶作剧。
  「获胜可以满足一个愿望,什么都行吗!」
  「对,包括让你的姐姐恢复健康」
  梦子的美目透出一缕热烈的光「那赌注呢,财富吗」」钱?当然不是,我要
这种东西完全无用「魔王呵呵笑了起来」赌注是你!「「我?」」对,如果你赢
了,我可以满足你的任何愿望。但如果你输了,那么抱歉你将我的东西。怎么样
有兴趣吗?」
  「怎么赌」」「很简单,猜硬币一次定胜负」「好!我答应了。」王座上的
魔王走下台阶,一张齐腰的桌子从蛇喰梦子面前升起。
  魔王来到桌前一挥手一枚硬币出现在桌上。「为了公平起见就由梦子你先猜
和抛硬币吧。」」可以,那我选花「说着梦子拿起了桌上的硬币」那我就字,开
始吧,决定你未来人生的选择就在你的手上「梦子抓着硬币,感觉手中的硬币越
发沉重。猛地将硬币抛起,看着空中不断翻滚的硬币」我的以后人生居然就在这
一枚小晓得硬币之上,真是太有意思了「随着落下的硬币,她夹紧双腿感到自己
的下体居然湿了。看着硬币掉落在桌上不停转动梦子的表情也越发狂气,瞳孔也
变成了白色。
  「字!!」硬币停止了转动,一个大大的字呈现在梦子的面前。「我居然输
了。」梦子看着硬币大脑一片空白。但是下体传来一阵莫名的快感,涌出的淫水
打湿了她的内裤。「我输了……」蛇喰梦子回过神来向魔王发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作为赌注,从现在开始我就是您的女人了。」
  「我的女人?人类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魔王略带嘲讽的看着梦子「我可
不希望有个人类女人,不过我可以把你做成一个美丽的抱枕。」「抱枕?」
  梦子惊恐的看着魔王这和她的想象完全不同。
  「对,我要截去你的四肢把你做成一个可爱的人肉抱枕那一定很有趣。」
  居然要被截去四肢做成抱枕,这真是太恐怖了!梦子心里想像着那个画面但
是心脏却越跳越快,一抹嫣红浮上她的面颊。
  「但是我输了,愿赌服输。」「我知道了,我愿意成为魔王大人的人肉抱枕。」
  魔王察觉到了梦子的不同嘴角微微一笑「那和我走吧,要开始抱枕的制作了。」
 说着拿出一个项圈套在梦子的脖子上然后转身向后面走去梦子低着头跟着魔
  王的脚步走向了黑暗之中。
  第二章:蛇喰梦子的四肢切除「欢迎来到我的制作间」魔王将梦子带到了一
个昏暗的房间。四周布满了各种可怕的工具。
  「让我来介绍一下这里的工具吧。都是些可爱的孩子们陪伴了我无数的岁月。」
魔王情绪高涨牵着梦子来到一个三角铁块架子面前,「这是吊刑,肛门或阴道放
在此金字塔形吊架的尖端上,之后慢慢放松绳索,尖端就会慢慢插入受害者的身
体。在行刑时,有时还在其腿上增加重量来加大疼痛力度和死亡速度。这种酷刑
可持续几小时到数天才能致死我曾经使用这个杀掉了几千的土著女神。」
  说完又拿起一个圆柱体,「这是开花梨,由四个花瓣组成,摇动顶上的转子,
就能让此梨开花,导致阴道或肛门毁坏。还有这个是……」
 梦子听着耳边魔王的声音看着一个个挑战她想象的怪异工具身躯不由得颤抖
  起来。但是她发现随着一个个刑具的介绍竟然让她的下体湿了起来。
  「什么情况,我感觉我的身体蠢蠢欲动」。脑海里不停想象着这些刑具在自
己身上尝试让她感到自己的下贱「啊,原来我是这种女人,遇到刺激会感到心身
愉悦。看来不只是赌博会给我带来快感而是喜欢这种未来不在自己手里的感觉。」
  「看来你已经准备好了,那我们就开始吧。」
  魔王将梦子牵到了一个断头台前,道:「首先让我们先将你的四肢斩断。因
为你现在是我的所有物所以我决定让你自己完成。」
  「什么!你这个魔鬼居然让我自己切断四肢!」
  「不不不,我不是魔鬼,我是恶魔之王,你输掉了赌局,按照我们的契约你
就是我的东西。我想如何对待自己的东西有什么错吗?」
  「好吧。如你所愿魔王大人。」梦子慢慢走向断头台。
  断头台上充满的血迹仿佛在说着它所经历的一切。「我该怎么做?魔王大人。」
  「衣服全脱掉只留下连裤袜然后将双脚放在闸刀下,我要用你的美脚制作一
个足交飞机杯。相信我它一定是最棒的,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好好享用一番了。」
  魔王眼中绽放出血红色的光芒面带淫笑的说道。
  梦子流着眼泪将衣服褪去,雪白的皮肤细腻柔滑,梨子般的诱人巨乳上两点
嫣红微微挺起,纤细的腰肢下是被黑丝连裤袜包裹着的浑圆双臀修长笔直性感诱
人的黑丝美腿!。
  蛇喰梦子双脚从皮鞋中抽出,薄薄的黑色丝袜下玉足的脚趾错落有致堪称完
美。梦子将美脚放入了闸刀口中抓住了斩首台的拉绳。双手一松刀子唰的一下就
劈了下去。两只黑丝嫩脚飞了出去然后鲜血喷溅。
  「啊!!」梦子抱着双腿扭曲着身躯「好痛啊!好痛啊!」
  「律令—止。」随着魔王一句话一道红光闪过,梦子的脚踝停止了鲜血。
  「放心有我在你死不了。」说着拿起刚刚掉落的黑丝玉足「果然极品。」魔
王将衣服一撩,一根长约20CM粗约婴儿手腕的硕大肉棒出现在梦子眼前。魔
王拿着美脚摆成69式,又用魔法让两脚融合只留下黑丝美脚足弓处的一处小缝
将自己的肉棒插了进去来回耸动,「真是享受!」
  丝袜的柔滑瞬间将魔王的大肉棒带上了天堂,低头朝下看去,蛇喰梦子的黑
丝玉足轻柔的相互揉搓着,那坚硬如铁的肉棒在梦子的黑丝玉足间左右旋转着!
  还将脚趾间的缝隙卡住肉棒上突出的尿道,一路朝上攀沿着,直到脚趾接触
到那最为敏感的冠状沟部分。
  「你还楞这干嘛接下来快把你的黑丝腿剁下来,我要做个桌子还差几个腿。」
  蛇喰梦子看到自己辛苦保养十几年的美脚就这样离开了自己心里默默流泪,
但是看到魔王如此喜爱自己的小脚却又有一股自豪之气。「知道了魔王大人。」
  梦子将自己修长黑丝美腿放入了闸刀口再一次拉起了拉绳「再见了我的腿。」
双手一放,闸刀毫不费力的切断了梦子两条黑丝美腿。
  「啊!!!」比切断双脚时还要高昂的尖叫声传出「为什么这么痛!!!」
 梦子以为自己适应了失去双足的痛苦可以在切割双腿时保持蛇喰一族的最后
  尊严,但是这股疼痛超过了她的想象。
  「忘了说了,我在魔法里加了一点料。在止血的同时痛觉会放大十倍。」魔
王右边玩弄着梦子的黑丝美脚一边说道。梦子惨白的脸上布满了冷汗紧紧咬着牙
                 关
  魔王拿起梦子的左腿摩擦在自己的脸上「这个爽滑感真是棒极了。」一边舔
着梦子的右腿「做桌腿感觉有点浪费还是烤着吃吧。」
  「你还要吃我的腿?!」
  「怎么了,人类可以随便吃肉类我为什么不能吃肉类。继续吧。」魔王道。
  蛇喰梦子移过眼神「算了,我已经是他的所有物了,怎么使用是他的事。」
  梦子看了看自己纤细白嫩的手臂将左臂放入了闸刀口中。咔喳一声刀光落下。
一截藕臂落在地上。梦子不由得一声闷哼,她感到竟然适应了这种疼痛。不得不
说人类真是适应力超强的生物。
  「魔王大人,我只剩一只手臂了无法完成切割了。」
  「我来帮你,足交飞机杯也玩腻了来换点口味。」
  梦子看着魔王的大鸡吧一跳一跳的朝自己走来,脸上布满嫣红「难道说他要
对我做那种事,我可还是第一次啊。」梦子脑子里胡思乱想身体微微颤抖但是心
底却有一丝渴望。
  魔王来到她的身后撕开了残留的连裤袜,扶着水蜜桃般的屁股短短的两节大
腿根部轻轻的摆动着。蛇喰梦子感到一根火热的肉棒摩擦着她的股间。
  「魔王大人,请温柔一点,梦子还是处女。」梦子传出害羞的声音。
  「把手放进去,我要开始了。」
  梦子将手放入闸刀口,魔王把拉绳拉下塞入了梦子的口中「咬着它,看看你
能在我身下坚持多久。让我见识一下大和抚子的骨气。」
  梦子咬住拉绳,魔王摩擦片刻突然腰身一挺火热的肉棒插入了梦子那还未开
垦过得处女小穴。
  梦子只感到一股撕裂的疼痛像是又粗又硬的烧红铁棒刺进她的身体之中。
  「呃!!」
  一声闷哼梦子差点张口放下闸刀「好大好粗!原来这就是做爱。」
  魔王不停抽插梦子感到一阵快感从交合处往脑海袭来让她忘记了断肢之痛。
  阴道逐渐适应了魔王的尺寸分泌出大量淫液,纤细的腰肢不由自主随着魔王
的动作扭动。
  「好爽!原来做爱是这么刺激的事情」梦子满面潮红紧紧咬着拉绳,黑色的
秀发随着动作不断飞舞。
  魔王的肉棒缓缓插着梦子,梦子还是处女,小穴紧紧抓着肉棒,阴唇像小嘴
不断吸吮。
  魔王加快了速度,梦子的乳房随着他的运动颤抖,乳头变得挺翘起来。
  突然,梦子的阴道变得很紧,像要把魔王吸进去,一股暖流冲击着魔王的肉
棒,原来梦子高潮了。
  魔王立即掐住了梦子的脖子,加大了抽插。
  梦子的表情变得痛苦,身体的反应却十分享受。
  魔王也快到顶点了在一次深深的插入中,肉棒全根没入了梦子的阴道,似乎
进入了梦子的子宫。梦子再也忍不住发出一声高昂的尖叫。魔王也射了出来,在
精液冲入子宫的一瞬间闸刀也高高落下,一节玉臂落在地上。雪白的身体不住颤
抖梦子的胯部和臀部上下乱颤,子宫和阴道不断收缩魔王的肉棒感到高频套弄,
像是要把精液榨干。
  梦子双眼上翻,舌头伸出,曾经端庄秀丽的脸上布满了口水、鼻水和眼泪不
复以往大和抚子的优雅高贵,口中发出莫名的哼声,就像一只下贱的母猪。
  「哎呀,千万不要玩坏了。看来魔族的体液对人类的效果还是这么强。」魔
王站起身,胯下的肉棒居然将蛇喰梦子高高挑起。梦子那失去四肢的躯体娇小美
丽随着肉棒巨乳不停晃动。魔王拿起切下的四肢挑着梦子走向深处。
  「接下来就该开饭了。」
  第三章:抱枕改造蛇喰梦子恢复了意识,发现自己被放置在一张桌子上,刚
想坐起却发现自己感知不到双手的存在。低头看去,曾经修长的四肢只剩下短短
的一节摆动着,「对了,我输掉了赌局,把自己输给了魔王原来是真的。」
  「你醒了。」
  蛇喰梦子顺着声音望去,魔王正站在台前给一个东西不断刷着什么。定睛一
看那竟是自己引以为傲的美腿。梦子环顾四周发觉正处于一个厨房之中,一个烤
架放在桌旁,对面透明的蒸箱中一双手臂放在其中。
  魔王将梦子的双腿刷上油脂撒上些调味料。又变出一双黑丝袜套在双腿「这
是可食用丝袜,它会包裹住你的双腿让其更加入味。」
  魔王拿起一只丝袜美腿放在了烤架上,又用锡纸包裹住另一只美腿直接放在
火堆之下,「这次来个美腿两吃。」
  过了一会蒸箱里的玉臂率先完成。魔王将盘子放在餐桌上,两条玉臂蒸后更
显晶莹透亮。
  魔王拿出刀叉切下蛇喰梦子娇嫩可爱的小手,手指纤细修长,皮肤细腻白嫩。
将手指塞如口中轻轻一吸,一截指头就从手掌脱落,再一抿,整根手指肉都被舔
下来。魔王口中充满柔嫩鲜美「美味!」抱起手臂啃了起来不一会便吃掉了两个
手臂这时美腿也烤好了。
  美腿被烤出金黄色,流出晶莹的流质,滴在下面的碳火上,发出阵阵肉香,
蛇喰梦子自己都能闻到那诱人的香味。
  架子上的美腿被放在魔王的面前,魔王用叉子插入。热油就从黑丝上涌出,
外焦里嫩。魔王将美腿从中间切开黄色的脂肪,粉红的嫩肉,看上去就很有食欲。
  魔王切下一块大腿内侧带黑丝的肉放入嘴中,这里比手掌更加柔嫩,充满少
女的体香,咸中蕴含着一股淡淡的清甜。
  蛇喰梦子的碳烤美腿非常结实,每一处都很有嚼劲,也不是十分油腻。
  碳烤美腿吃完后魔王把烧黑的锡纸取出来。撕开锡纸,油脂流出来,一股更
加浓郁的肉香传出。魔王迫不及待的撕下小腿,美肉的纹理十分精致,肥瘦相间
透出十足的美味。
  「来尝一尝自己的美腿。」魔王插出一块腿肉放在蛇喰梦子口边。
  梦子不想吃,但是却不由自主的张开嘴吞入口中,很香,她从未吃过如此美
味的肉。肥肉入口即化,皮肤娇嫩爽口,瘦肉鲜美多汁。
  一会魔王便将蛇喰梦子的四肢吃的干干净净「好了饭吃过了,开始制作抱枕
吧。」
  说完擦擦嘴提起梦子来到了工作间。
  梦子满脸畏惧的看着魔王不知道接下来等着自己的会是什么。
  「接下来很简单,作为一个人肉抱枕是要失去自我全身心为主人服务,所以
我要将你的五官全部封闭让你更好的为主人服务。」魔王说着拿起一个钳子,
「张开小嘴,我要把你的舌头拔出来。」
  蛇喰梦子没有反抗,居然主动张开红唇,伸出粉嫩的小舌头。
  钳子夹着她的小舌头迅速一拽舌头被拉的老长。啪叽一声,梦子的小舌头被
拔了出来。
  魔王把梦子的舌头直接塞入口中,在口中不停搅拌像是恋人一样两个舌头缠
绵,然后把它放在牙床之上,用力咬下女高中生的小舌在魔王嘴中炸开,像是一
颗鲜嫩多汁的葡萄,美少女新鲜的血液充斥在嘴里。
 魔王品尝过蛇喰梦子柔滑的小舌后盯上了她红宝石般的眼珠「该轮到眼睛了。」
  梦子一双绯红的大眼睛就像夏夜晴空中的星星那样晶莹。魔王变出一个勺子
弯下腰一口亲在了梦子的左眼上。梦子甚至听到了舌头摩擦眼珠所发出的沙沙声,
右手一挑用勺子抠出她的右眼。
  魔王剜下梦子的双眼放入一个玻璃罐中「真是美丽的眼睛,又多了一个绝妙
的收藏品。」
  蛇喰梦子长发散乱小嘴无声的闭合,黑洞洞的眼眶诉说着刚刚悲惨的遭遇。
  而且很快她也要听不见了,一根细长的钢针扎进了她的右耳,她惨叫着,却
叫不出来,只能发出呃呃的声音。然后左耳也贯穿了。
  蛇喰梦子感觉自己来到虚无之地,没有光,没有声音,没有时间,什么都没
有。
  蛇喰梦子感到一阵冰冷触及她的脑袋,原来魔王将她的及腰长发剃光留下一
个粉嫩的光头。又拿出一根针将梦子的小嘴缝了起来,两根软管插入梦子小巧的
鼻子,最后一个全黑的头罩牢牢锁住蛇喰梦子头。
  「完成了,我可爱的人肉抱枕。」魔王欣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抱住抱枕走
向黑暗。
  而梦子则永远沉沦在无尽的地狱之中。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