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五等分的恶堕】(一)

  「铛铛铛」。
  放学的铃声响起。
  「我还有一个试镜,你们先回家吧。」一个短发少女笑着对四个少女挥着手,
让人惊奇的是五个少女长得一模一样。
  「那一花你注意安全,我们先回家了。」四个少女也对一花挥挥手转身离去。
  原来这里是五等分的花嫁世界,而这五位气质各异却模样相同的美少女便是
世界的主角,中野家的五姐妹。是一群罕见的五胞胎美女,中野一花则是其中的
老大。
  一花看着四人渐渐走远神情也阴沉了下来。
  中野一花来到一间宾馆的房间前敲敲门走了进去。
  「欢迎你,中野小姐。」
  「偷拍狂就是你吗,变态!你这可是犯罪!我要告诉警察!」
  中野一花看向桌边坐着一位黄毛青年气愤的说道。
  「嘛嘛,不要激动,中野小姐。你要是报了警照片明天就会出现在你的学校,
那可不怎么有趣了。」
  这个男子叫做阿伟,原本是地球上的一位死肥宅,天天和动漫游戏作伴,三
十岁了连女孩的手都没牵过。后来一次意外触电让他穿越到了这里变成了一个骚
尼集团的继承人,过上了夜夜笙歌的梦想生活。一次偶然,在电影中看见了中野
一花,经过调查,发现自己来到的原来是五等分的花嫁世界。对美女欲罢不能的
他瞄上了五姐妹,借助职务之便偷拍了中野一花更衣室的照片发给一花,借此威
胁她单独来到了宾馆房间。
  「照片呢,我已经按照要求过来了,快把照片交给我!」一花愤怒的看着阿
伟。
  阿伟掏出一个储存卡说「我这人最讲信用,说给你就就给你。这是照片的源
文件,放心没有拷贝过。我只是想认识一下中野小姐。」
  中野一花一把抢过储存卡狠狠扳断「想要认识我就说出来,为什么用这种下
三滥的手段!我已经不想再见到你,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我以后也不会在和
你的公司有任何合作。就这样我走了!」
  中野一花来到门前却发现大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反锁起来。
  「走?我费这么大功夫可不是邀请你过来说几句话的。」
  「你想干嘛?快把门打开,我要叫人了!」中野一花惊恐的看着阿伟铮笑着
向她走来。
  「放心这是我特制的房间,在这你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打扰我们。」
  「来人啊!救命啊!快来人啊!」
  阿伟一把抓住一花的手臂拉向自己的怀里上下其手。
  「身材真棒,这个奶子真让人爱不释手,还有这个腿,真TM滑。美少女的
味道真让人着迷。」
  中野一花尽力挣扎着却完全敌不过阿伟。阿伟将头埋入她的胸上深深吸一口
气,反手将她抱起扔在了床上。一花抬起修长的美腿向阿伟蹬去却被阿伟双手牢
牢抓住。
  阿伟从床脚拉出两根皮带将一花的美腿牢牢绑住,不断挣扎的双手也如法炮
制。一花在床上被拉成了一个大字,高耸的乳房随着急促的呼吸不停抖动,巧丽
的脸庞因为用力而变得绯红,眼泪不断从眼眶滑落,一双美目充满恨意的盯着阿
伟。
  「你想对我做什么,我爸爸是不会放过你的!」
  「孤男寡女你说还能干嘛。」一边说着一边剥去了一花的衣服「哇哦!居然
是蕾丝,果然很有大人风范,一花穿这么性感是要诱惑谁?」
  「我怎么穿和你无关!快放开我啊!混蛋!你这个死变态!」中野一花又羞
又气。
  「美少女骂人都这么可爱,让我们抓紧时间继续吧。」
  阿伟掏出一根充满紫色液体的注射器。「感受下科技的力量吧,这是吸取大
量媚药配方独家改良出的终极媚药,来尝试一下吧。」
  「你要干什么!不要过来啊!把它拿走!」一花绝望的挣扎着却只能眼睁睁
看着阿伟将紫色液体注入了她的乳房。
  「放心这是温和型的媚药不会有任何伤害的。」阿伟将液体全部推入了一花
的身体之中。
  随着媚药的注入,一花感到身体逐渐炽热起来。
  阿伟低下头仔细看向一花的阴部,赞到「啧啧啧,果然还是处女,你看着小
穴粉嫩粉嫩的,真可爱。」
  「求你,不要看。」一花心里是无比羞耻。自己的私处暴露在男人的目光下,
实在太羞耻了。可是一种莫名的刺激感,却是让她无比兴奋。
  「不要,不要摸那里!」一花焦急的喊到。阿伟用手触碰着一花的阴蒂,然
后快速的的搓揉起来。阴蒂迅速充血涨大,一阵阵快感不断从下体扩散开来,弥
漫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一花闪烁着泪水的脸上泛起一抹淡淡的潮红,一丝粘稠
的液体从大腿之间慢慢滑下。
  「呵,药效起作用了,这么快就湿了」阿伟的话语让一花满脸羞红,她拼命
想合拢美腿但被皮带绑的紧紧的根本办不到。
  「我要上了。」阿伟一脱裤子硕大的肉棒让一花吓呆了。「怎么样专门改造
过得,30厘米长3厘米宽,没见过吧。」阿伟示威的挺了挺腰。
  原来阿伟上一世的鸡巴硬起来只有6厘米,所以重生后专门改造成一把凶器
来满足自己。
  中野一花看着阿伟的肉棒,那令人联想到隆起的肌肉般的强壮阴茎,越往前
端越是黝黑发亮,不断分泌的前列腺液让人很容易能想像到身经百战的绝伦状态。
  完全剥离包皮的乌龟头,体积相当大而且很重像擦过的一样黑油油地闪闪发
亮。
  根部还附有睾丸,看上去像是一敲就会发出坚固的金属声的紧绷的球体。
  尺寸也远远超过常识的范畴,足有网球的大小,那里面已经装满了为了孕育
女性而生出饥饿的凶猛种子。
  「哈……」
  仅凭想象就感受到了生命的危机,一花情不自禁地发出了悲鸣。
  「不可能,那么荒谬的尺寸是不可能的插进去得。风太郎快来救救我。」一
花无力的挣扎着。
  一花臀部被抬起,胯下被阿伟的巨根所压迫的秘所,像被平底锅咬过的黄油
一样融化,一边发出「咕嘟」的淫荡的水声,一边腐蚀一花的思考。
  「啊!」一声惨叫,硕大的龟头粗暴的塞入她窄小的阴道,深深的插入宫颈
底端,随即开始了猛烈的抽插。
  中野一花浑身颤抖,阿伟的每次深入都重重的撞击在宫颈狭窄的口部,紧凑
的内壁被撑的鼓胀起来,紧紧的包裹住粗大的肉棒不留下一点空间。
  「啊!被插入了!我准备留给风太郎的第一次就这样没有了!」一花媚眼圆
睁,落下的眼泪混在鼻涕和唾液中,把她的脸弄的乱七八糟。
  阿伟的淫手在一花身上四处乱摸,尤其她那一对白花花的奶子,不断地被粗
鲁地挤压成各种形状,还更是捏着她的乳头,将之扯的老长。
  强烈的快感如放电电般扩散全身,像巨大的海浪不断冲击着脑海,一花的眼
神逐渐变得迷离,嘴唇微张着,胸口急促的起伏不停,连带着挺翘的双乳也跟着
一上一下颤动不已。抽插越来越快,一花轻轻扭动着腰臀,不自觉的配合起来。
  「……好强烈……嗯啊啊啊!」一花吐着舌头,高声浪叫着。在媚药的配合
下被人强暴的刺激感,远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强数倍。
  阿伟越插越猛刹那间,那戳进一花肚子里的肉棒激烈地上下抽插,蜜穴的棒
子每一次都狠狠地捅进脆弱的子宫中,在子宫里面疯狂地进出。
  「呜哦哦哦哦哦……这是什么!那东西……钻起来了……痛死我了……肚子
要被捅……穿了!穿?呜呜哦哦哦哦哦!受不了……不行……要……坏掉!呜哦
哦哦哦哦!」一花的肚子被这粗大的棒子顶出了一个巨大的轮廓,绝顶的快感让
她如离开了海水的鱼无力的挣扎着。
  这强烈的刺激让阿伟再也坚持不住,只听一声低吼,阿伟浑身一阵酸软,射
了出来,滚烫的精液奔涌着冲进子宫转眼又倾泻出来,激得一花全身颤抖,忍不
住呻吟出来。
  阿伟站在一花面前的捏开她的嘴,肮脏不堪的阳具捅了进去,随即猛烈的抽
插起来。
  「好恶心的味道,可是,并不排斥耶,感觉好刺激。呜呜,嘴巴被塞满了,
呜呜呜,捅进喉咙里了。」阳具在上下轮番进出,持续的奸淫着一花的身体,淫
糜的气氛在房间里蔓延。
  一花火热的身躯被顶得浑身乱颤,脸上浮现出兴奋的潮红,鼻息呼出畅快的
空气,柔美的呻吟着,下体内残余的精液混合着淫水,随着阳具的抽动不断翻涌
出来,泛出白色的泡沫,发出噗呲的声响。
  狂乱的交合从下午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天亮,阿伟宛如一台不会疲倦的机器,
一直干到一花失去了意识也不停歇。
  一花全身都是白浊的精液,蜜穴夸张地张开着,里面不住地流出着精液,身
体依然还在微微痉挛着,潮红的脸上满是愉悦的神色。
  第二天中午,一花从睡梦中醒来床上一片狼藉,雪白的身体布满精斑指痕和
齿印。红肿的小穴还在提醒着昨天发生的噩梦,回忆起昨晚的癫狂,到了后期竟
然自己采取了主动更是让一花充满羞耻和背德感。
  桌子放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已经帮你请了一天假,浴缸里放好了热水,
食物在冰箱里。好好休息,我以后不会再找你了安心过你的生活吧——阿伟。」
  「阿伟……」一花看着手中的纸条脑海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陷入了沉思。
  叮铃铃,一个电话打断了一花的思绪。
  「一花没事吧,昨天怎么不接电话,发生了什么?」原来是五月打来的电话,
因为一花一晚没有消息,第二天又听老师说一花请假让她们四个感到担心。
  「昨天……没什么事,就是试镜人有点多很晚才睡,有些累了所以请假休息
一下,我马上就赶回去。」一花刚想将昨天的遭遇述说出来却鬼使神差的编出一
个谎言蒙混了过去。
  「我只是怕她们担心,绝对不是故意隐瞒。对!一定是!」一花在心中默默
鼓励着自己。
  「那你一定要注意身体,好好休息,不要太累,要上课了我先挂了。」
  一花挂掉电话起身向浴室走去,抚摸着身上的精斑,手却情不自禁的抹起一
块精液放在鼻下深深嗅了一口气。一股浓烈的腥臭伴随着男性荷尔蒙直达脑中一
花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动作。一花羞红脸蛋用力甩开手上的精液,狠狠搓洗自己的
娇躯。
  一花没有发现的是自己身体正逐渐发生改变。
  在那天事件过去之后,一花又恢复了往常的生活,像是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
只是有时身体的空虚感在提醒着一花,她已经变了。
  深夜。
  「啊!好爽!还差一点,用力阿伟!高潮了!」一花躺在床上,一只手抚摸
着自己的巨乳,另一只手拿着一个电动玩具在下体不断抽动。
  一花感到恐惧和羞耻,自己居然会忍不住自慰,还在高潮的时候喊出了阿伟
的名字。
  自己明明喜欢的是上衫君,可是阿伟却在脑海里徘徊。
  一个月过去了。
  在这一个月一花的脑海总是浮现出阿伟的样子,就连在与风太郎辅导的时候
也会将风太郎看成阿伟。
  每个晚上一花都会按耐不住使用电动玩具带给自己慰藉。但无论哪种型号都
无法给一花带来满足。
  一花越是使用电动玩具,就越是思念起阿伟那黝黑、粗壮、炽热的肉棒。
  终于一天,一花再也忍受不住掏出了手机,拨出了通往罪恶的电话。
  宾馆。
  「哎呀呀,这不是中野小姐吗?这么急约我见面干什么,我可是遵守约定从
未骚扰过一花小姐。」
  一花推开房间门,轻浮的声音便传来。一个黄毛面带恶心的微笑望着她,正
是阿伟,那个夺取了她第一次的男人。
  「你何必明知故问!」一花在看到阿伟第一眼,感到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从
脑海浮起。
  「你不说我哪知道。」阿伟看着满面潮红,双腿不断扭捏的一花想到「卧槽!
  不愧是价值500万美元的尖端科技,这药效也太强了吧!卢本伟牛逼!」
  原来阿伟之前给一花注射的紫色媚药乃是大科学家卢本伟所发明的最新科技。
  其中蕴含了阿伟的男性激素,使用过的女人会对阿伟的一切上瘾,而且随着
时间的推移效果越来越强。
  「我想和你作爱。」
  「你说什么,听不见。」
  「我想和你作爱!」
  「大点声,听不见!」
  「我想和你作爱,用你的大肉棒插进我的小穴!!」一花崩溃的叫了出来。
  「噢?是吗,可是我一般不随便和人作爱。」
  阿伟看着崩溃的一花邪恶的笑到「除非……」
  阿伟的声音在一花耳中显得冷酷无情,而下一句又显得那么动听。
  「除非什么?我什么都答应你,求求你快……」一花摊坐在地上是多么无助。
  「除非你愿意成为我的母狗。」阿伟说出了他一直以来的目标。
  「母狗?」一花的声音带着一丝迟疑,最后的尊严在支撑着她。
  阿伟脱下裤子,漏出了他硕大黝黑的肉棒「对,成为我的母狗。放弃一切人
权,在我面前像狗一样随我支配!」
  一花看着近在咫尺的黝黑肉棒,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渴望「我愿意!我愿意!
  快操我!」
  「那好,说出母狗宣言你就可以品尝到你要的一切。」阿伟拿出一个摄像机
对准了一花。
  「我叫中野一花,是一名女高中生。现在我将成为阿伟主人的下贱母狗,一
花在主人面前完全舍弃人类的身份变为只为主人肉棒而生的存在。从此以后亲人、
朋友、学校、未来这些事跟眼前的肉棒相比都是毫无价值的东西了。侍奉主人,
服从主人将是最令我感到幸福的是所以除此之外的全都无所谓。最后我宣誓将一
花的一切都奉献给主人,余下的生命都将作为最最卑贱的下流痴女变态母狗被主
人使用至完全坏掉!」
 阿伟看着摄像机中一花那跪在地上的下贱模样终于忍耐不住「爬过来让主人
  教教你母狗的职责。」
  一花汪的一声,四肢并用向阿伟飞快爬去。用自己俏丽的脸蛋不断磨蹭着阿
伟黝黑的肉棒,前列腺液在一花的脸上画出道道反射的光芒。
  鼻子狠狠的抽动,嗅着阿伟肉棒那酸臭的味道胯下一阵火热,尽然瞬间到达
了高潮。
  阿伟一把抓住一花的头将粗壮的肉棒插入她的小嘴。
  一花只觉得一根炽热的铁棒撬开牙冠,直接塞到了喉咙里,将口腔塞的严严
实实连呼吸困难。
  一花缩着双颊,嘴唇箍的紧紧的,仔细的舔着龟头下的一圈肉棱,又用柔软
的舌背在顶端轻敲几下,把舌尖抵在张开的马眼上旋转着,还一下下的往下顶,
好像要插进马眼似的。
  阿伟在一花口中猛烈的抽插,有时更是让其插入喉咙里面,用娇嫩的咽喉摩
擦龟头。
  一花被插得满面狼藉,口水、眼泪、鼻涕淌了一脸却依旧死死的吸住阿伟的
肉棒像是尝到了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一样不愿松口。
  阿伟抽插片刻突然大喊一声「阿伟死了!」用力把肉棒拔出,竟然将马眼塞
在了一花的鼻孔。一股激流的精液喷涌而出灌入了一花小巧的鼻子之中。
  一花只感到一股浓郁的腥臭伴随着粘稠的精液从鼻孔中袭来,小穴剧烈抽搐
淫水打湿了内裤再次来到一个高潮。一花努力的吸着,精液仿佛将大脑都浸泡着,
整个人变成了阿伟的味道。
  精液从鼻子流淌到嘴里,一花不停用舌头充分搅拌,用自己的舌头感受着精
液每一丝的味道,浓稠的精液像糊在了嗓子里混着口水才能艰难的咽下去。
  阿伟抓起一花一个翻身,将一花摆成后入式,将肉棒狠狠的插了进去。
  一花的小穴感到久违的充实,高潮一波连着一波不断攻击她的大脑,让她只
想把这种感觉永远牢记在脑海中。
  阿伟感觉一花的小穴层层叠叠像无数张少女的小嘴不停吸附着,子宫在肉棒
来到前便乖乖张开,那是一种雌性臣服于强者的本能反应。
  不知抽插了多久,第一道精液喷出,那是一花渴望已久的炽热感,整个子宫
兴奋到痉挛了起来。
  那喷涌而出的精液射到子宫的每一处地方,在子宫的各处重新留下阿伟的痕
迹,证明一花的子宫已经完全成为阿伟的东西。
  一花感到子宫被阿伟的精液灌满,这种剧烈的幸福感,剧烈的满足感,被主
人完全征服的快感。每一个神经都在传递着快乐的信号,每一个细胞都像被快乐
包围。整个人都沐浴在绝顶、幸福、至高的快乐之中。
  「你们先走吧,我要去参加一个摄影,晚上不回来了。」
  「一花最近好忙啊,每天都有工作。」四姐妹看着一花离去的身影「我们也
要更努力才行。」几人互相打着气「一花你居然欺骗妹妹们去摄影,却背地跑到
我这犯贱。难道姐妹们不重要了吗?」
  一花不着寸缕正跪趴在一个黄毛脚下用自己娇嫩的小舌头舔着男人的臭脚。
  像一个得到冰棒的小孩,晃着屁股发出滋滋的声音。
  「当然是主人重要!姐妹哪能比的上主人的肉棒!求求主人快给母狗肉棒,
母狗的下贱小穴忍不住了。」如果四人在这根本不会将这淫贱的母狗和一花联想
起来。
  「贱狗,坐上了自己动。」
  「谢谢主人!」一花得到允许,迫不及待的给阿伟磕了一个头,爬上了阿伟
的腰间用小穴包裹住阿伟的大肉棒。
  「啊!进来了!主人的肉棒好大,塞的母狗满满的!好爽!高潮了。」一花
刚刚塞如肉棒就迎来一次高潮。
  一花忘情的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在阿伟身上不知起伏了多久。
  一阵铃声传来。
  「母狗,上衫同学的电话,快接。」
  一花接起电话「嗯……上衫……同学,什么……嗯……事。」
  「一花,声音很奇怪,没事吧。」
  「嗯……没事……我在健身房……锻炼。」
  「那要注意安全,因为你好几天没来参加辅导所以我有点担心。」
  「嗯……抱歉,最近太……忙了,嗯……我很快就……会回……去学习,不
会让……上衫君……失望的。」
  「那你自己小心,我先挂了,不妨碍你健身了。」
  电话里嘟嘟的声音还没消失,而拿着手机的一花完全没有挂掉电话的打算,
而是全身心投入到小穴的抽动之中。
  两人的鏖战又持续到了后半夜,一花几次被阿伟的大肉棒插到失去意识,又
被活生生草醒。一晚上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嗓子都喊到沙哑。
  在阿伟满足之后,终于放过了一花。
  阿伟躺在床上掏出一张照片,看着一花美丽的小脸沾满了他的战果,双眼上
翻樱唇微张,粉嫩的舌头长长伸出,鼻孔也堵满了精液,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淫秽
下贱的气味。
  「哈哈!终于征服了一个那么接下来该轮到谁了呢?」
  照片上中野家的五姐妹正灿烂的笑着。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