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情欲公寓】6——你是不是和房东上床了?


  接下来我还想探一下口风,然后就应该可以套出周妍有没有大舅、身体如何
之类的情报了,可没想到周妍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周妍原本不太情愿去接听,听完之后那小脸更是写满了不愿意,但还是对我
说道:「扬哥哥,我有点急事要走了,等晚点或明天有空了再来找你。」
  说完竟匆匆穿上衣服跑了,我一时间找不到什么借口挽留,只能眼睁睁看着
周妍走了,对此我还是很好奇的,今晚周妍摆明想找我操逼的,以周妍的性格,
如果不是重要的事或者重要的人call她,她哪里肯走?
  「刚刚打电话给周妍的人是谁呢?听声音是个女的……」我疑惑地想道,那
人绝壁不是苏敏,要是周妍肯这么听她母亲的话,那她也不是周妍了。
  唉,算了,这又不关我的事,不想了,等下次再探周妍口风吧,其实刚才已
经算是打听到有用的信息了,那就是周妍有兄弟姐妹,可惜进一步的消息没打听
到,无法确定是不是表兄弟姐妹,如果是,苏敏就有可能有大哥,那……
  妈的,想着想着鸡儿又勃起了,还是洗洗睡吧,这个周末老二已经够忙活的
了,让老二歇息歇息吧。
  于是我洗完澡就上床睡觉了,正所谓早睡早起,第二天起床的时候那是神清
气爽,精力充沛,看来老二又可以战斗了。
  不过今天是星期一,得上班去了,不知道这周索菲会不会来找我,如果真的
要对我下手,以索菲的行事风格,应该会行动了。
  对此我还是有点忐忑的,但也不像上周那么惶惶不安,坦然地驾车到了公司,
并像往常一样跟几个风骚女同事打情骂俏,然后认真地投入工作之中。
  然而我最不想见到的人出现在了我办公室的门口,当我看到徐颖的时候,心
里就知道要完蛋了,要知道,徐颖没有正事,是不会在工作时间来找我的,而徐
颖……是人事部的经理。
  「谢经理,很遗憾地告诉你,你被解雇了。」徐颖一脸公事公办的表情,简
单的一句话就宣判了我的结果。
  「……」我一时间有点目瞪口呆,虽然上班前就做好一定的心理准备,但事
情真的发生时,我还是有点难以接受,难以想象,我真的因为和女同事打情骂俏
被解雇了?
  从徐颖还能以人事部经理的身份出现在我面前,我就确定我和徐颖的不正当
关系没有曝光,那我被解雇的理由就只能是所谓的「调戏女同事」了,但这根本
就是捕风捉影的事,没有实质证据正面我和那几个女同事之间有不纯洁的友谊。
  因此,我被解雇的真正原因,很可能就是在某些方面得罪了「权贵」!
  「我要见索菲!」当我反应过来时,不由愤怒地提出抗议,我到底是什么时
候因什么事情得罪了索菲,我得去问清楚,死我也要死得明白。
  可徐颖摇摇头道:「索菲小姐家里有点事,这几天都不会来公司,所以…
…」
  我听闻后如同泄了气的气球,这索菲实在是太可恶和绝情了,等今天我收拾
包袱离开了公司,就再也没有机会询问理由了。
  「到时候我连公司门口都进不来了吧?」看着我办公桌上的纸、笔、电脑,
回想起我为了独享这间办公室而努力奋斗的点点滴滴,我心中无比愤怒却无助,
也许我私生活不堪入目,但在工作上绝对问心无愧。
  可在今天,我的努力和付出全部都付诸东流,成为了泡影。
  见我如丧考妣,徐颖的目光充满了怜悯,也有乞求,我知道徐颖是希望我不
要拉她下水,这一点我还是能做到的,我被解雇,跟徐颖没有关联。
  「放心吧,我会一个人走的。」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对徐颖说道,徐颖一听,竟感动地差点落泪,对我点点
头,就先行离开了,而我则开始收拾东西,然后在同事们诧异和不解的视线中离
开了公司。
  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到晴雨公寓的,前面已经说过,失去现在这份工作是很
严重的事情,很有可能,我连这里的租金都付不起了。
  玩女人?别想了,没钱还玩什么女人??
  「真是操蛋,没想到我谢扬会落得这样的下场。」我苦中作乐,自嘲了一句,
这时候我突然很想做爱,但却没有对象,现在才上午10点多,炮友们该上班的
上班,上学的上学,哪有空理我?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我一怔,难道是苏敏?
  于是我赶紧去开门,但门外站着的不是苏敏,而是就住在我对面501的房
客许若兰,是一位很恬静温柔的美妇人。
  「兰姨,怎么是你?」我先是愣了愣,然后连忙请许若兰进来。
  许若兰却没有移步,先是礼貌地问道:「我没打扰你吧,小扬?」,一对眼
眸往我屋里看去,似乎是怕我家里有客人。
  「没有没有,屋里就我一个。」
  闻言,许若兰才放心地走进屋里,然后把手上的袋子放到沙发前的茶几上,
我这才发现许若兰捎了东西过来。
  「兰姨,怎么还带东西过来,你太客气了。」我给许若兰倒了杯水,故作埋
怨地说道。
  「只是我老家那边的一些土特产,像是腊肠之类的,小扬你也别嫌弃。」许
若兰微笑着说道,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轻柔文静。
  「我怎么会嫌弃呢?两年前我刚搬到这里的时候,花钱总是大手大脚,有时
会揭不开锅,要不是兰姨你这些特产,说不定都活不下去了。」我摆摆道。
  许若兰是个心地善良的女人,两年前我刚搬入晴雨公寓的时候,收入还没现
在这么高,毕竟要同时背负租金和车贷,所以有时候得去买泡面吃,许若兰发现
之后,就隔三岔五地拿些特产给我,让我度过了那段困难的时期。
  所以我对许若兰十分感激,一直对许若兰尊敬有加,不敢有猎艳之心,这对
如同人形自走炮一般的我来说,实属难得了,要知道许若兰也是个不可多得的美
女。
  但我即使再渣渣,下限还是有的,说起来许若兰也是个苦命的女人,早年丧
偶,丈夫出车祸离世的时候,女儿才两岁,之后十几年为了抚养女儿长大成人,
苦心经营一家美容店,终于有了起色,为了让女儿过上更好的生活,比我早一年
搬进这栋晴雨公寓。
  这样一个悲苦却坚强的女人,又对我照顾有加,我怎么会心生邪念?
  好吧,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在和成熟美妇接触过程中难免会有生
理反应,但我确实没有想过和许若兰发生点什么,甚至后来我还有意避开许若兰,
减少接触,避免尴尬,原因嘛,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许若兰今年才刚满十五岁
的女儿陈雨居然喜欢我。
  是的,是对异性而不是大哥哥的那种喜欢,这就让我压力山大了,我实在不
想玷污那么可爱精灵的小萝莉,对自己有多么风流浪荡容易教坏小朋友,我还是
有自知之明。
  听了我的话,许若兰微微沉默,忽然低声说了句:「最近小扬你都不来我家
玩了。」
  「呃……工作忙嘛。」我哪里敢说我是不想污染你们母女才疏远的,连忙找
个借口解释道,实际情况大家知道,我是鸡巴忙,工作也忙。
  许若兰若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才面露疑惑地问道:「说起工作,小扬你今
天不用上班吗?」
  「这个……」说起这个,我心情立马低落下来:「我被解雇了。」
  「啊……」许若兰掩着小嘴,一脸惊讶地说道:「难怪我刚才下楼扔垃圾的
时候,见你垂头丧气抱着一箱办公的东西回来,我喊你你都没反应。」
  原来许若兰是因为这个才来找我的,果然,许若兰马上又温柔地安慰道:
「没关系的,小扬,被解雇了就再去找工作,你还这么年轻,还怕找不到好的工
作吗?」
  「嗯,谢谢兰姨的关心,我会努力的。」我感动地点点头道,这时候能有个
人陪伴安慰,心里会好受许多。
  接着许若兰又贴心地开解我,我心里感动,便说出自己原本就计划好的打算:
「我可能会选择回老家X市工作。」
  许若兰一听,表情立马一僵,随后竟有点激动:「你……你是要离开H市吗?
可是你好不容易才在这座城市立足,为什么……」
  我却没有注意到许若兰的异样,只是自顾自地说道:「没办法啊,我得罪了
公司的高层,她在行业里有点号召力,我很难在H市混下去了。」
  「这……」许若兰这时似乎也察觉到自己有点激动,不由抚了抚饱满的胸口,
让自己平静下来,想了想之后才柔声说道:「小扬,来大城市打工不容易,别轻
易放弃,先作尝试之后再做决定。」
  「我知道,但我考虑过自己的情况了,回老家工作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虽
然昨天我挚爱的人让我别回X市工作,但现在情况不一样,我已经被炒了鱿鱼,
回去她应该会同意的。
  但遗憾还是那个遗憾,回老家之后,怕是得舍弃斩断和苏敏的联系了。
  「等中午休息的时候,就去见一见苏敏吧,不知道苏敏会不会不舍得我,哈
……」我心里苦笑。
  然而许若兰见我似乎去意已决,竟然做出一个让我措手不及的举动:坐到我
身边,把我搂入怀中。
  「小扬,我知道你刚被解雇很失落,容易做出冲动的事,但你别急,还有兰
姨在呢,如果你真的找不到工作,兰姨可以帮助你,让你在我的美容店工作,就
当我的助手,这个你应该能够胜任的。」
  听了许若兰的话……其实我压根没听,因为我的注意力全都在和我的脸全面
接触的柔软之物上。
  好大!好软!好舒服!
  今天许若兰的衣着跟平常一样,穿着一条很家居的浅色连衣裙,及膝那种,
并不暴露,但就是很薄,我能够清晰地体会那对大白兔的温暖和弹性。
  「这不是引诱我犯罪吗?」我感觉到我的鸡儿在起立,但对方是许若兰,相
比在其他女人面前,我的意志力强得有点离奇。
  「那个,兰姨,你先放开我,这样……不好。」
  这句话居然是从我嘴里说出来,我都觉得自己是不是转性了,而听了我的话,
许若兰就真的放开我了,让我怅然若失。
  「小扬,我……」许若兰好像现在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不妥,脸红红的,很
美丽。
  也许是我的炮友中没有这种柔情似水端庄秀丽的女人,我看着此刻娇羞的许
如兰,竟有点心动的感觉。
  「没事的,兰姨,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讪讪地说道,身体有意识地前倾,
屁股往后,以遮掩我已经鼓起的裆部。
  见我姿势怪异,许若兰很快就注意到原因了,秀美的脸蛋变得更加艳红,更
加美丽得不可方物了。
  说实在,许若兰的颜值并不比得上苏敏,但此时对我的吸引力完全可以和苏
敏发骚的时候媲美,我已经有点忍不住了。
  而这时,许若兰忽然移开视线不敢看我,然后小声说了句:「小扬,你是不
是和房东上床了?」
  「喂?」我霎时间愣住了,没想到许若兰竟发现了我和苏敏的秘密。
  「上个星期,我看见房东穿得很……来找你。」许若兰补充了一句,让我明
白为什么会被发现,唉,都怪苏敏那天太风骚了。
  既然被发现,我也没什么好掩饰的了,许若兰是信得过的人,只要拜托她帮
忙保守秘密就好,然而我还没开口,许若兰又细若蚊声地说道:「小扬,我觉得
……觉得……我不比房东差的。」
  我一听,足足十多秒后才反应过来,不敢相信地看着许若兰:「兰姨,你
……」
  许若兰已经羞得有点无处容身的感觉,但还是鼓足勇气说出那藏在心底的话
语:「小扬,兰姨……喜欢你。」
  说完,许若兰竟抓住我的手摁向自己的胸脯,闭上眼睛,一副任人采撷的诱
人模样。
  对方都这样表明心迹了,我要是还无动于衷,那「情场浪子」的名头我就可
以舍弃了,但我却没有像上周面对苏敏时那样陷入狂暴,尽管我下面快硬爆了,
我只是很温柔地将许若兰搂住,轻轻地吻住这位娇羞美妇的红唇。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和苏敏等人不一样,我从许若兰身上感觉到了爱意,当
别人以爱对我,我定然也会深情报之,这才是风流的终极之道。
  或许是从我的吻感觉到了我内心所想,当唇瓣分离时,许若兰情动地说道:
「小扬,只要你不走,我什么都答应你,苏敏她能给你的,我也能给!」
  我听后完全是条件反射地说道:「她女儿也上了我的床。」,这话一说
完我就想抽自己一嘴巴,果然,有些坏毛病我终究还是改不了的。
  但意外的是,许若兰想都没想地回答道:「小雨她也喜欢你,啊……」
  许若兰可比我正常多了,她知道这话说出来到底蕴含了哪些含义,我听后
是既激动又感动,许若兰这是愿意玩母女双飞啊,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认识许若兰不过两年多,这个美丽端庄的女人为什么会喜欢上我?又喜欢
我些什么呢?
  这个问题不着急问,等回报许若兰之后,有的是时间,你问如何回报?
  人家兰姨早就给出答案,我的裤子不知不觉被脱掉,粗壮如婴儿手臂的鸡
儿已经落入一对温柔的玉手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