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地狱还是天堂】 11

             第十一章再次扬威
  杨晴在外面忙碌,也不知怎的,突然想起抽屉里的那个东西还没藏回去,万
一给女儿发现了,那老脸可就没地方放了,于是又急急忙忙的往回赶,气喘吁吁
的推开门,发现女儿果然坐在她的凳子上,正用一种极为暧昧的眼神看着自己。
  「你……你是不是翻我抽屉了!」看着女儿对着她点了点头,杨晴心底里忍
不住轻叹了一声,又有些害羞的说道「妈……妈……妈是!」
  「妈你不用解释了……我明白的。」文婉走去母亲身边,拉着她的手说「每
个人都有自己的欲望,发泄一下又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您别这么扭捏了,你
女儿我还不是整天插着那个东西,你只是偶尔用一下,有什么可害羞的。」
  「爸爸那边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文婉接着问道。
  「嗯……」杨晴一张脸羞的通红,跟女儿讨论这个问题实在是太尴尬了。
「你爸爸他确实出了一点问题,不过刚才陈医生来过电话,说是跟你爸爸谈过了,
只要我能好好配合,你爸爸还是能治愈的。」
  「哦,那不就好了么!老妈,你那天穿的可真……真……那个啊!」文婉正
事说完,又开始打笑母亲。
  「什么啊,还不都是你爸爸买的!」杨晴自然是把锅都甩去给老公背,反正
现在只有她和女儿两个人,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必女儿也不会为了这个问题的
答案去问她爸爸。
  「哈哈哈哈哈,老妈,告诉你哦,其实我也穿过,比你那套还夸张的!」文
婉感觉虽然以前母亲因为工作忙碌,忽略了跟自己的沟通,不过最近发生的事,
好像把两个人的关系拉近了不少。
  「你……你穿给男朋友看的啊!你们年轻人还真开放,你老妈我可学不来,
还有……还有你那个东西……一整天插着,会习惯么!你那以前下面红肿,怕也
是跟男朋友搞出来的吧!害的我还带你到处去看!」
  「呵呵,妈……那个时候你就应该知道了啊!不得不说你反应确实有点迟钝
啊,哈哈,至于习惯不习惯,刚开始肯定不习惯啊,走路都觉得有问题,后来么,
就适应了。我要是不这么练习,我男朋友根本就射不出来啊,现在么,手口并用,
我还勉强能让他出来!」
  「你这个死丫头,说点话没遮没拦的,谁家闺女会跟妈妈讨论这个话题啊,
还把你的男人夸成那个样子!知道你的男人厉害了!行了吧!」
  「哈哈,老妈哦,我又没夸张,人家男朋友真的是那样的啊,老爸也不差啊,
我看他……嘻嘻……昨晚还是蛮猛的啊!而且,老爸的……好像也挺粗的!」
  杨晴都快傻了,这个女儿也太开放了吧,还是说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样,连
父母的那种事也都不避忌,她哪里知道女儿在她男友的熏陶下,连乱伦都不在意
了,更何况是讨论这种事。于是支支吾吾的问道「你……你……你看见了?」
  看着母亲那吃惊的表情,文婉决定还是瞒着老妈一些,万一说出来自己都睡
在老爸的那东西上几十分钟,还有那贴在脸上的动作和浓浓的味道,恐怕老妈真
的要吓晕过去。
  「没看多少啦,就昨天看了一眼,对了老妈,老爸昨晚挺正常的啊!看起来
一点毛病也没有!」
  「这个……这个……你爸也不知道昨天怎么了……可能……可能是医生下午
跟他的谈话有效果了吧!然后,晚上他非要,我……我扭不过他……就……就!」
  「好了好了……老妈你又来了!多大点事啊,还老是解释!嘻嘻,老妈,是
不是真的东西还是比假的爽多了!」
  杨晴无语的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你……你真是因为适应不了,才……才用
那个的吗?」
  「妈!我骗你干嘛!人家男朋友的那个真的很大啦!昨晚不是就跟你比划过
了!就这么粗,这么长啊!」
  再次感受到女儿比划的长度,杨晴感觉小腹那又热乎乎的了,好在今天来了
月事,垫了护垫,不然内裤非得被打湿一片不可!
  「好女儿,妈妈不是担心你么,怪不得上次你那里又红又肿的,害的妈妈带
你去看医生,他那个……那个……那么大……你受的了么!你现在那里还会不舒
服吗?」
  「妈,你别提了,第一次的时候真的是疼死我了,还好他蛮体贴我的,先用
手指弄了半天才进来,不过就那样我也疼的像把命丢了一样,后面几次也都一样,
反正过了半年才好些。」
  听了女儿的讲述,杨晴又有些心疼了,心里的那丝欲望,变成了对女儿男友
的痛恨,恨他让女儿受这么些罪,于是埋怨道「傻丫头,受不了不会换个男朋友
啊,非得要受这个罪!」
  「嗨,刚开始受点罪么,等有人分担就好多了,这不是我爱他么,我才舍不
得跟他分开呢!」
  「什么什么!分担!丫头你说什么!」文婉一不小心说漏了嘴,把曹丽萍的
事给说出来了,连忙改口道「妈,我的意思是,早知道你独自在这忍的那么辛苦,
就让你帮我分担一下了!正好两不耽误!」
  「死丫头!拿你妈开心是不!」杨晴无语的在女儿屁股上拍了一把,却因为
女儿牵扯到了自己身上,注意点转移了,连女儿说话之间的漏洞都没发现。
  「哈哈哈哈,老妈,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他孝顺孝顺你也是应该的啊!还
有你敢说你没想过,你没想过为什么昨天你的裤头都湿乎乎的!今天恐怕也湿了
吧,我摸摸看!」文婉说着说着就往杨晴的裤子底下摸去。
  杨晴吓的一蹦三尺高,连自己垫着护垫女儿什么都摸不出来都忘了,一边躲
一边骂道「死丫头,你敢这样作弄你妈,小心我揍你!」
  两母女打打闹闹的,文婉开玩笑一样的话,听在杨晴耳中,究竟产生了什么
效果,绝对现在的两个人想不到的。
  文如海坐了一会,决定还是先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网站,打开浏览器,输入
网址,映入眼帘的东西果然跟自己的猜测相差不远。
  这赫然是一个夫妻交友网站,点击上面浏览,一页一页的翻过,全都是夫妻,
全国各地的都有,只是想要进一步浏览还需要注册,仔细看了看纸条的下方,果
然有一个邀请码,文如海不禁有些佩服陈医生的思虑周全。
  按照步骤注册成功,才算开始了正式的浏览,这一下才知道注册和不注册的
区别,没注册之前里面只能看见文字,注册了之后,网友们发的自己老婆照片才
一张一张的显示了出来,环肥燕瘦,让文如海大开眼界,这种真人的图片,真实
的故事,看起来确实比日本的AV有意思多了,也让他的阴茎,变得继续翘挺挺
的!
  时光飞逝,转眼间这学期就结束了,林峰跟女友告了个别坐着大巴回家准备
过年,年后的半个学期基本上也不上课,都是在外面实习,只是目前林峰的实习
单位还没着落,他倒是也不急,反正专业就这么烂,到时候随便找个公司肯定要
从头开始。
  回到了久违的家,林峰感觉还是很亲切的,林文远和张丽看到儿子回家,也
是高兴的很,晚上的饭菜更是丰盛,基本上林峰爱吃的都在桌上了。
  高高兴兴的吃完饭,张丽起身收拾桌子,林峰非要帮忙,其实他就是想在母
亲身边蹭蹭,这半年来光是做梦都梦到母亲无数回了,如今见到真人,自然是要
献献殷勤的。
  张丽看着帮忙的儿子,只以为儿子是懂事了,根本没想到儿子心里在想的却
是那些龌龊事。
  半年不见,林峰只感觉母亲的臀围好像又大了一圈,反正跟自己梦里的记忆
有些不大一样,装作从母亲身后走过,不经意的拿前面蹭了母亲一下,发现果然
是又大又软!
  张丽忙着收拾桌子,并没有注意到儿子干了什么,只是听着儿子讲着在学校
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情觉得有趣极了。
  林文远坐在客厅,听着娘俩在里面说话,也就没掺和,看着新闻联播,关注
下国家大事。
  「对了妈,我谈女朋友了!人是X市的,我们学生会的!」一听说儿子谈恋
爱了,林文远在客厅的耳朵就转移了目标。
  「哦哦,好啊,啥时候带回家来给我们见见?」张丽也高兴的说道。
  「现在啊,不着急吧,我们还在上学呢,等工作了再说!」林峰心思根本就
没在这上面,两眼只盯着母亲的肥臀猛瞧。
  「儿子!有照片没,拿来给老爸看看!」林文远在客厅里吼道。
  「去去,别在这捣乱了,找你爸去!」张丽对着儿子说道,看着儿子一步三
回头的不舍,张丽感觉有些好笑,这家伙,什么时候起这么迷恋自己了,以前都
是跟他老爸混的,她却不知林峰的目光看的根本就是她那个翘挺的肥臀。
  林峰恋恋不舍的走去客厅,拿出手机里的照片给林文远看,林文远看着儿子
的女友,不由的大为赞赏,儿子眼光还是不错,找的女娃挺漂亮,看着胸也不小,
以后生了娃娃奶水应该挺足,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屁股小了点,不知道能不能生
儿子。
  林文远是直性子,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我说儿啊,你这女朋友哪都好,就
是屁股小了点,不知道能不能生儿子啊!你看你妈,找女人就得找屁股大的!保
准生儿子!」
  「死老头子,你在外头说什么呢!」张丽听丈夫说她屁股大,在厨房里吼了
起来。
  「哈哈哈,我这是夸你呢!」林文远同样回吼。
  「爸,你那都老封建了,生儿子生女儿是男人决定的,不是女人!」林峰自
然不同于父亲的老封建。
  「是么,你说你的,反正我就认为找女人得找你妈这样的,你不懂,等你以
后结了婚自然就懂了!」林文远生意人一个,嘴里离不开黄腔,也因此才把个林
峰带的少年老成,什么都懂。
  林峰明白老爸的意思,他无非就是说女人屁股大,肉多,操弄起来爽,不膈
的慌,林峰自然也喜欢大屁股,只是婉儿实在是善解人意,而且他觉得凭他的努
力,一定会把文婉那个北大荒恳成良田,当然这个北大荒指的是文婉的屁股,她
的胸早就已经是好的不能再好的良田了。
  爷俩就这么对着未来儿媳妇品头论足,然后又对国家大形势扯了半天,不得
不说林峰的那些歪主意都是跟他爸学的,林文远经常就哀叹自己也就是做生意,
如果混官场,那少说也是个副国级,也因此没少让妻子和儿子笑话。
  不过老头吹牛归吹牛,官场上的东西看的还是挺准的,至于那一肚子阴险狡
诈,自然也都教给了儿子,林峰也聪明,学了个十足十,于是在老王的身上发挥
的淋漓尽致。
  大年三十的晚上,林峰接到了曹丽萍的电话,局里的任命下来了,她正式接
任教育局的局长,声音听起来很是高兴。
  而且那边听起来颇为热闹,一问才知道,曹丽萍的儿子带了女友回家,而且
两个人商量着要出国留学,小王同学也确实蛮有本事,拐的个女友是个高官子弟。
  女方家里原本并不同意两个人来往,一是耐不住女儿的一哭二闹三上吊,二
是听说男方母亲已经升任正局,才算罢休。只是一定要让两个孩子一起出国,曹
丽萍碍于女方的要求,和为了儿子的幸福,也就只能同意了。
  林峰拐弯抹角的暗示了曹丽萍几句,曹丽萍在那边电话听的也是直脸红,不
过这个心愿她倒是也有,就算林峰不说她自己也会去做。
  如此顺顺利利的过完大年,曹丽萍的电话又响了,林峰以为她是来汇报跟儿
子的事情的,哪知道却是陈文淑那里出事了,电话里陈文淑哭哭啼啼的,像是没
了主心骨,林峰跟父母告了个假,说是学生会找,急急忙忙的赶回了X市。
  到了X市,林峰坐着车直奔曹丽萍家,才算弄清楚事情原委,事也巧了,就
在任命曹丽萍上任的第三天,老头子就突发脑溢血走了,这一下可热闹了,原本
陈文淑就指望着老头子给她撑腰,如今老头子一走,他家里的牛鬼蛇神就都出来
了,先是老头的原配,再是老头的子女,一个一个的赶上门,最终陈文淑双拳难
敌四手,被赶出了房子。
  林峰仔仔细细的问了个清楚,不得不感叹陈文淑的神经大条,这个傻女人跟
了老头那么些年,住的房子房产证上竟然写的不是自己名字!这一下林峰也彻底
傻了眼,这无论到任何地方都是争不了的,也没办法争,如今国家对于小三上位
原本就管的很厉害,从各种新闻媒体上都不能见到正面报道,唯一的办法就是把
事情闹大,可是这绝对不符合曹丽萍的利益,因此一顿安抚,才算将陈文淑安顿
好。
  走到曹丽萍房间,两个人也没了干柴烈火的兴致,最终决定还是先把陈文淑
的事情搞定。这个事曹丽萍不适合出面,所以也就只能林峰出头去跟那家人谈了。
  大过年的,林峰决定还是给那家人一些缓冲的时间,毕竟老头子刚刚才走,
现在他们的心里也是最火的时候。
  晚上搂着陈文淑,林峰不住的安慰道「姨,其实没多大点事,不就是老头子
走了么,我干妈现在好歹也上位了,这份情,我和干妈都不会忘的,就算是那家
人真的很难搞定,你还有我们,我挣钱养活你!」
  挺着怀里的男人那柔情蜜意的话,陈文淑一颗心也就落到了实处,她也就是
没了个房子,可工作还在,而且闺蜜现在也上位了,自己以后的生活只会越来越
好,再怎么沉沦,也沦落不到要靠男人来养自己的地步,想通了这一步,也就算
彻底释怀了,反正老头子临走前已经帮了自己一个大忙,房子不房子的,也就真
的无所谓了,不过就是那家人的嘴脸太可恶,因此愤愤不平的道「我知道了,我
这就是心里不平衡,我听曹姐说你的鬼主意蛮多的,不然你帮我出这口气?」
  林峰听着陈文淑的口气,倒像是认真的,因此想了一下说道「想出口气很简
单,就看你想做到什么地步了!」
  「哎,他们无情,不代表我也一样,反正你帮我想个办法,稍微惩戒惩戒他
们就可以了。」陈文淑很懂事的说道。
  这一番话倒真让林峰对她刮目相看了,先不说这个女人对老头子无欲无求的,
就只说,出了事之后她的心胸,就不能不让林峰对她刮目相看,因此心底里也生
出些对她的好感来。
  「姨,有件事我有些想不明白,不知道方不方便问你!」林峰问道。
  「你说!」
  「你一不图财,二不图利,你跟着那个老头干嘛?」
  「哈哈,想不明白?姨告诉你吧,女人的要求其实很简单,有时候我们只是
不想一个人空虚寂寞了,想找个人疼疼,仅此而已。」
  「就这么简单?」
  「是啊,你以为有多复杂?你是天天有女朋友跟着,还有你这个干妈,你不
会懂的,像我这样年龄的女人,特别又是没有生育能力的女人,想找个人疼有多
么不容易。」
  「你也不会了解,回到家里的时候,家里空荡荡没有一个人的时候那种寂寞,
家里那种寂静,甚至你会觉得连楼上楼下传来的噪音听起来都那么幸福,如果光
光是寂寞,那还可以承受,最不能承受的,就是冷!」
  「没有男人的房子,你会感觉那屋子冰凉凉的,冷风都能吹到你的骨子里,
吹到你的骨髓里,不管你空调开的多高,不管你被子盖得多厚,你的身子骨永远
都是凉的!」
  「所以,我就找男人,不停的找男人,后来就碰到了他呗,虽然他年龄比我
大,可他关心我啊,像爸爸在哄小孩子,我每天跟她在一起,都很开心,不用操
心费力的想事情,有事情就都交给他处理,我只负责疼他!」
  林峰明白了,别看陈文淑虽然艳名远播,她骨子里还是个好女人,而且是那
种为了男人愿意付出一切的女人,说她命运多舛也好,说她红颜薄命也行,其实
她就是个可怜人。
  陈文淑打开了话匣子,就说个没完了,只听她继续说道「找到了他之后,又
总觉得生活中缺少了点东西,但是缺的是什么就是不明白,直到有一天曹姐突然
变了,变得整个人都不一样了,于是我那一颗不甘寂寞的心又活了过来,我知道
我要寻找的东西就是曹姐已经找到了的。」
  「于是我厚着脸皮,想要见你,想要让我的生活中也有这么一束亮光,能够
照耀着我像曹姐一样,一样那么光彩绚丽!」
  林峰感受着陈文淑话里行间传来的温情,激动的搂着她吻了上去,接下来郎
情妾意,一个温柔服侍,一个力大无穷,曹丽萍知情识趣的没有来凑热闹,她想
让林峰好好的安慰安慰闺蜜。
  在等到开学前几天,林峰觉得是时候了,约着老头子的家里人,林峰独自赴
约,在咖啡馆里等了几分钟,对方就来了,林林总总一大家子人,竟然都到了。
  看到在约定的包间里只坐了一个陌生男人,这一家子人竟有些失落,想必他
们原本肯定是打算羞辱陈文淑一番,林峰在感觉好笑的同时,倒也深感独自赴宴
的明智。
  「你是谁?」老太太先发制人。
  「我是陈文淑的代理律师,这是我的名片!」林峰掏出伪造的名片说道。
  「永航律师事务所?你是律师?看起来挺年轻的啊?」应该是老头子的儿子
接过名片说道。
  「年轻不代表没实力,几位是坐下来谈呢?还是打算就这么站着?」林峰镇
定的气度,让这些人不敢轻下判断,最终老太太和儿子女儿三个人坐在了林峰对
面,其他人自然是出去等候了。
  等这三个人一坐下来,林峰就拿出一份文件袋说道「这是陈女士委托我们律
所保管的文件,里面有些东西,你们先看看!」
  老太太接过文件袋一看,不禁大吃一惊,里面赫然是老头子这几年行贿受贿
的证据,全都是通过陈文淑收取和送出的,稍微加了一下,数目竟然不下五百万。
  现在是什么时期,正是中央抓贪腐的高压时段,如果把这东西往纪委一交,
那这一家也就算彻底完蛋了,老太太不禁被吓出了一把冷汗。
  「哼,谁知道这东西是真是假,也许是你伪造的呢!」听着对面老头儿子的
废话,林峰心底里暗自说了一句,你小子还真猜对了,只是脸上却装作若无其事
的表情说道「没事,陈女士让我来的时候,就没打算让你们相信,这个东西,只
要有人信就可以了。」
  「陈女士留着这些东西,原本就没打算把他们交出来,只是人么,害人之心
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她留着这东西原本也就是给自己留一个保障,这次如
果不是你们在有些事上做的有些过分,我想陈女士恐怕会把这东西烂在保险柜里
吧!」
  一番话,不卑不亢,让对面三个人彻底傻眼了,这事吧,看着面前人的模样,
可信度太高,而且情妇反腐这东西,一旦被新闻报道出来,那肯定是热点,如今
当官的,怕什么,就怕查啊!只要查,那是一查一个准,个个有问题!
  林峰这一计,正好卡在了对方的腰眼上,于是对面的三个人,既不说话,也
不敢动弹分毫,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林峰发挥。
  看着对面三个人彻底蔫了,林峰才见好就收的说道「其实陈女士要求的东西
并不多,原本她住的那间房子,还是让她住,产权还是你们的,另外就是老太太
得上门给她道歉,为你们前面的所作所为!」
  老太太一听要让她道歉,立马就火了,拍着桌子就要发火,却被儿子给拦下
了,他连拖带拽的将母亲拉出了房间,足足商量了有半个小时才回来。
  老太太回来的时候脸涨的像是个猴屁股,一句话也不吭,就坐在那生气,反
而那个中年人陪着笑脸说「陈……那什么……她随时都能搬回去,你看我妈是去
跟她道歉,还是你带着她上我们家来?」
  「就明天吧,在陈姐住的房子那,我就充当个见证!」
  「好好好,我们明天一定,一定来!」三个人没敢动桌子上的文件袋,因为
他们知道面前的年轻律师既然敢把文件给他们看,肯定就有备份,就算抢走了也
没有任何意义,灰溜溜的走了。
  林峰鄙夷的看着三个人的背影,心里也松了口气。陈文淑的事情肯定是搞定
了,接下来就没自己什么事了,有这么个东西压在这里,想必这家人以后也不会
再找她麻烦。
  陈文淑得知事情圆满解决,很是高兴,兴奋的要请林峰和曹丽萍吃东西,林
峰想着都来了X市这么多天,都忙的没去找找女朋友,内疚的打了个电话,约着
她也一起!
  文婉这才知道男友已经到了X市了,于是兴高采烈的赴约,赶到饭店的时候,
发现桌子前坐了一个陌生的女人,看着她和干妈熟悉的样子,猜到应该就是男友
说的那个女人。
  文婉也不吃醋,大大方方的落座,倒令陈文淑有些尴尬,曹丽萍看了出来,
于是打着圆场道「丫头,这是我闺蜜,你叫声姨吧!」
  文婉于是甜甜的喊了一声姨,令曹丽萍和林峰都在心里暗暗夸她懂事。
  一顿饭吃的很是和谐,最后曹丽萍挽着陈文淑回家去了,林峰却留在了女友
身边!
  「好啊!这女人长的不赖么!臭老公!你又占便宜了!」文婉假装吃醋的开
着玩笑说道。
  「呵呵,小样!再美的女人都没有我的婉儿美!」林峰就是长了一张巧嘴,
碰到任何事都能哄得文婉开开心心的,小丫头本来就不介意,于是乐得拉着男友
陪着自己到处逛街购物,再从林峰那听说陈文淑的为人和品性,也就更加释然了,
最后还骂了老头子的家人几句给陈文淑抱不平,林峰觉得女友简直就是个善解人
意的小天使,也不知怎么就碰到自己这个大恶魔了呢!一边感慨着命运的神奇,
一边无比开心的搂着心爱的女友,林峰觉得自己已经无欲无求了!
  文如海最近是越来越沉迷在那个网站中了,每天打开电脑第一件事就是看看
有没有人发了些新的图片,再看看有没有附近的人发出些聚会申请。
  无奈中国太大了,照片是看了无数,聚会的邀请却没有一个是在X市的,身
处国家的西南边陲,这不得不说是一件憾事。
  不过网站上五花八门的照片,还是让文如海看花了眼,杨晴知道老公在看什
么,陈医生也给她打了电话,她虽然心里现在稍稍有些反感,可医生既然说这是
治愈老公的唯一方式,她也就放任自流了,毕竟老公的病才是最重要的。
  好在最近文如海通过浏览这些网站,也确实恢复了不少,从以前的完全硬不
起来,到现在的一个月能做那么两三次,杨晴已经很满足了。
  只是杨晴觉得老公最近也是越来越过分,竟然让她也看那个网站,还经常让
她说一些害臊的话,虽然两个人做的时候,杨晴抵不住要求也都说给他听,可是
事后杨晴是绝对不会再回忆起的。
  至于老公给的这个网站,她存在手机里很久了,一直都没拿出来看过,今天
坐在办公室里,突然感觉到百无聊赖,才想起来拿出手机看看。
  这一看,可把杨晴臊的不轻,怎么会有人在网站上暴露自己的老婆,而且还
有这么多人!还有这个换妻聚会又是个什么鬼?把自己的老婆换给别人操?杨晴
顿时觉得恶心极了,立马关掉了手机上的网站,可这时候女儿说的话却从脑海中
翻了出来。
  于是一根巨大的鸡巴,就在杨晴的眼前晃来晃去,任她再怎么转移注意力,
也是挥之不去。她的印象中,原本只有女儿描述的大小和粗细,可随着杨晴想象
的不断完整,一条狰狞的巨龙,逐渐的在她脑海中圆满,巨大阴茎的细节,也在
她的脑海中慢慢的补全。
  杨晴有些忍不住了,摸出保险柜里的假鸡巴,对准自己湿润的骚穴就捅了进
去,一边捅着自己,一边幻想着那个巨大的东西正停在自己嘴边,于是眼神迷离
的杨晴张开了大嘴,舔弄着一无所有的空气。
  再幻想着那根巨大的阴茎正插在自己的骚穴里,一个强壮无比的男人正压在
自己身上,自己双手环抱他那强壮的身躯,胸口也紧紧贴着男人的胸肌,被他用
力的操弄着。
  感受着屄里传来的阵阵快感,杨晴在不住的幻想中,高潮了!她甚至高声叫
了出来,也不管外面的下属有没有听见,可她忍不住,她就是想要叫!
  好在局长办公室的隔音效果确实不错,秘书也没有这个时候来捣乱,因此让
杨晴彻彻底底的释放了一回欲望,不然恐怕秘书一推门进来就会发现两腿光光翘
在桌子上的局长,裙子已经撸上了腰际,正光着屁股坐在办公椅上,骚屄里插着
一根巨大的假鸡巴,双眼迷离的迎来了高潮的样子。
  足足失神了五六分钟,杨晴才缓过来劲,看着地上那一滩湿漉漉的痕迹,暗
自骂了几句自己的荒唐,可那高潮的感觉却是真实的,于是理智与欲望在她心里
交织,犹如将她置入地狱与天堂的十字路口,让她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陈文淑看着这个已经空荡荡的家,那个陪着她的人不在了,再住在这里已经
没有了任何意义,之所以要回这套房子,也只是为了出口气而已,她不打算在这
继续住下去了,她昨天跟曹丽萍就商量好了,搬过去跟她一起住。
  反正曹姐的儿子马上就要出国,她平时一个人在家,多个人说说话也不错,
而且林峰也时不时的会过来,两个人住一起还方便些。
  曹丽萍看出了闺蜜心里的惆怅,安慰的拉着她的手,陈文淑看着闺蜜那副安
慰的神情,慢慢的将一颗心也就放下了。
  林峰领着女友先到了,几个人先打了个招呼,就等着老头子一家人的上门,
在等到快要不耐烦的时候,对方儿子才领着老太太姗姗来迟。
  那个中年男人倒是客客气气的对陈文淑鞠了个躬,说先前都是他们没想清楚,
因此还请她大人大量,原谅则个,老太太依旧板着个脸,一动不动,无奈磨不过
儿子在旁边的劝说,最后也说了声道歉了事。
  陈文淑也没真的打算跟他们计较,如此也就算完事了,目送着那两人远去,
在房间里的四个人开始收拾东西起来,却又意外发现衣柜里曹丽萍的一堆衣服中,
老头子留给陈文淑的一封信。
  「等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肯定已经走了,你陪了我十几年,老头子虽说
年龄大了,人却还没糊涂,我知道你背着我在外面找小男人的事,不过我并不介
意,你比我年轻太多,还愿意跟着我,伺候我,总算是对我不错,我要求的也不
多,只要你有一点点心意放在我这里就足够了。」
  「年前去医院检查的时候,医生就说我的脑部血管堵了,随时都有可能出问
题,而且手术风险很大,所以我就不做手术了,指望我那几个不孝子给我养老送
终,我是想都没想过。」
  「所以我想走了,唯一不放心的就剩下你一个,你啊,太单纯,跟着我这么
些年,竟然从来不要点东西给自己傍身,这一点我真的很喜欢,所以虽然你不要,
但是我都给你留着了,这套房子名义上还是我儿子的东西,这个你就不要动了,
我留了二百万给你存在了信用社里,用的是你的名字,存折和卡都没放在这里,
办完就让我扔了,你拿着身份证去补办就好。」
  「曹丽萍这个人简单,没什么心机,让她上来呆在这个位置,其实也都是为
了你,你们两交情不错,有她照顾着你,我也就能放心的走了,另外老张那个人
你让曹丽萍要多小心,那家伙不是个省油的灯,只怕会背后里搞一些事出来。」
  「啰里啰嗦说的太多了,呵呵,平时你就嫌我管的你严,像个小丫头一样还
整天噘着嘴,看着倒不像是我的情人,反倒是我的女儿了,如今我走了,希望你
一切安好!」
  陈文淑看着老头子的遗书,泪流满面,旁边的人看着也颇为感动,文婉更是
陪着陈文淑哭的稀里哗啦的。林峰也没想到,陈文淑拼的老头子竟然是如此多情
多义的一个人,于是心底里也有些佩服他了。
  几个人将房间里陈文淑的东西,都打了个包,叫了搬家公司的车子,一股脑
的都搬去了曹丽萍家里,忙忙碌碌的收拾了一下午,才算折腾完,不过她这一搬
进来,房子倒真的显得有些小了。
  几个人商量了一下,老头子的钱放着也是放着,干脆直接换套大房子得了,
这些事倒是不用麻烦林峰到处跑了,他跟文婉马上开学,要实习了,曹丽萍很想
帮林峰介绍个好的单位,但是年轻人的牛劲上来了,非要自己闯一下,因此懂事
的两个女人也就没有再说。
  晚上的时候,在曹丽萍不大的床上,四个人自然又滚到了一起,林峰感觉自
己像生活在了天堂一般,奶头,鸡巴和下面的蛋蛋都有女人在服侍,文婉在陈文
淑也加入了之后,确实也感受到了一丝危机,看着陈文淑那些服侍男人的方式,
更是偷偷的在跟着学习。
  只是陈文淑自己却不那么想,她反而感到自己是地位最低,文婉是大妇,这
个地位连曹丽萍都比不了,曹丽萍呢,不光占了个干妈的名头,还可以光明正大
的跟林峰玩乱伦游戏,剩下自己是要名分没名分,要地位没地位,因此只有更加
卖力的讨好林峰了。
  这两个人一倍加努力,压力顿时就落在了曹丽萍身上,好在林峰真的很喜欢
操她这个老屄,因此曹丽萍压力大归大,但觉得自己的地位还不至于动摇,不过
恐怕以后要更加百般讨好眼前的男人了。
  三个女人都如此想,那躺在床上的林峰自然就成了最幸福的人,双手枕在脑
后,林峰看着自己的阴茎不断的在三个女人的嘴里进进出出,幸福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