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家庭计划】(妈妈、姐姐、妹妹和女仆姐姐)


清晨,阳光明媚,微风徐徐。这是美好的一天。
  一栋豪华的别墅里,一位年轻的少妇正在做着早餐。她微微卷曲的深棕色长
发垂至腰间,做饭的铲子随着微微哼起的歌声来回翻飞。碎花围裙被她高耸的乳
房高高顶起,隆起高耸的山峰。滑过纤细的腰际的是被黑色包臀裙包裹住的丰臀,
高高翘起的臀部在裙子上映衬出自己滚圆饱满的形状。
  再往下,则是纤合度完美的透明灰色裤袜,服帖着肌肤顺滑而下,在隐隐约
约的肉色中映衬着美女肌肤的美好,笔直的灰丝美腿下的脚丫被套进可爱居家的
凉拖里,无缝丝袜包裹中只能从袜尖看出轮廓的小巧脚趾。
  少妇从面庞到身材完美的诠释了生么是完美的造物,而她,正惦着步子哼歌
做饭,摆动着丰乳翘臀,无意识的诱惑着时间的一切。
  她叫墨语,是这栋别墅的女主人。这位三十出头的小富婆掌握着一份十分可
观的资产,不过由于她为人低调,倒是没有多少人知道她的身份。墨语没有结婚,
她的孩子的父亲也在很早以前就离开了她和孩子们,只留给了她一大笔钱。
  也是因此,墨语小心的经营着家庭,努力的保护孩子们,不让他们受到哪怕
一丁点儿伤害。在墨语的精心呵护下,孩子们也如她所愿,一天天健康快乐的长
大了,其中,她唯一的一个儿子是她最为宝贝的心头肉。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所以墨语才没有让家里的女仆做早餐,而是亲自动手。
  「雨月,时间不早了,去叫孩子们起床来吃饭吧。」看了看表,觉得时间已
经差不多了,墨语便吩咐女仆去叫醒孩子们。站在她旁边,同样年轻貌美的女仆
雨月微微俯身,遍转身离去。女仆身穿着服帖完美的女仆装,黑白相间颜色分明
服帖着身体,勾勒出不输女主人的优美体态。谦卑恭顺的女仆道德让她步履快速
而稳健,只有在不经意间,才会微微露出一小节被黑丝包裹的玉足和铮亮的圆头
皮鞋。
  女仆踱着步子先是走进了家中小女儿的房间,穿着睡衣的小女儿墨云瑶正缩
在被窝里,紧紧地搂着怀中的抱枕酣睡着。看着小小姐儿可人的脸庞,雨月也是
忍不住笑了起来。忍不住俯身去逗弄她。女仆俯下身子,伸出洁白的手指轻轻骚
动了下少女粉嫩的鼻头。墨云瑶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伸出手拨撩开了对方的手指,
但是显然她并没有醒来的意思。
  而女仆眼见一计不成便转施他法,轻轻捏住了小女孩儿的鼻子。直到这时,
墨云瑶才缓缓地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床上爬起来。「早上好啊,雨月姐姐。」
  「小小姐,时间不早了。」女仆对着小主人笑道。墨云瑶也是乖巧的点点头,
没要女仆帮助,自己下床穿好了衣服。打着哈欠便拖拉着可爱的毛绒拖鞋向洗手
间走去。女仆看着墨云瑶的背影,感觉内心有些微微的发痒,不知何时,原本年
幼的小小姐也开始发育了。宽松的睡裤被顶起一个颇具圆滑线条的形状,青涩的
胸脯也已经初具规模,含苞待放,散发出介于女童和少女之间独有的魅力。
  哪怕是她这个女人都有些想入非非。
  目送墨云瑶离开,女仆又转身进入了另一个房间。刚进入这个房间,女仆便
闻到了一股怪味,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个房间中被扔满了粘有白色液体的纸巾。
而房间的最中央,一个英俊少年正躺在床上。
  这个少年便是女主人墨语最宝贝蛋的儿子——墨云轩。
  虽然房间里被浓重的男性气息给填满了,但是雨月实际上并不讨厌这些气息,
反而十分享受和喜欢。不知为何,墨云轩阳精的味道对于她来说好像有魔力一般,
让人无法自拔。所以她也没有急于叫醒少爷,自顾自的一边轻轻感受着房间中男
性的味道,一边拾起被扔的到处都是的纸巾丢进纸篓。收拾中她还发现了不少自
己和女主人的内衣丝袜等贴身的衣物,被射上了白色的精液之后随意丢弃。
  夫人对这家里的唯一一个男丁是十分的疼爱也十分的纵容,也是因此,精力
旺盛的墨云轩总是能搞到家里女人们的各种贴身衣物来发泄。女仆一边抱怨着少
爷不知节制搞得衣服很难整理。一边又在查看自己的衣服和夫人的衣服,为上面
的阳精兴奋不已。她和女主人墨语其实经常暗中较劲,看墨云轩拿谁的衣服去发
泄比较多,这也是她和女主人这对主仆兼好姐妹之间的乐趣之一。也是看到少爷
经常拿夫人的丝袜去撸管打飞机只有,原本并不喜欢丝袜的雨月渐渐地开始养成
了穿各种丝袜的习惯,并爱上了这种顺滑的感觉。也是从那开始,墨语和雨月开
始尝试各种款式的丝袜,甚至是妓女用来讨好嫖客的情趣丝袜内衣,只为这场比
赛中能多受少爷的眷顾。
  默默地想着,她又挑起了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肉色开档裤袜放进了篮子。
  终于收拾完毕,雨月才依依不舍的打开了窗户,让房间中的味道散去,清新
的空气和阳光进来。而少爷还没醒,雨月便想起那些电影里的桥段。
  性感诱人的女仆爬上了少爷的床,谦卑又带着大姐姐特有的玩味,俏脸靠近
了散发着让她疯狂味道的源头。女仆的脸靠近了高高翘起的裤裆,里面散发的雄
性味道几乎让她窒息。她伸手点在了顶峰上面。洁白的指肚居然在内裤上拉出了
一条淫糜粘稠的水线,这个少年居然在睡梦中还在不停地分泌先走汁,濡湿了自
己的内裤。
  深呼吸了一下,女仆便拉下少年的短裤,俯下身子撅起翘臀,伸出舌头舔舐
了阴茎,开始了早安咬服务。
  女仆滚圆丰润的臀部在空中被薄纱女仆裙勾勒出来,在经历了高耸之后滑落
而下,从臀到背画出一道流畅的s曲线。女仆过大的胸脯挤在少爷的大腿上,随
着女仆的上下翻动,两颗大奶球被肆意的蹂躏不断地变形。灵巧的舌头在少年鸡
蛋大的粉色龟头上来回翻飞,翻飞间一点点剥离龟头上不断渗出的前列腺液。而
随着前列腺液不断地被卷进腹中,难以抑制的冲动和快感也是一波波的席卷这女
仆的身体。
  噬魂销骨的喘息开始在空气中此起彼伏。女仆裙子的下面也不知何时换换浮
现出水渍,散发着阵阵女性荷尔蒙的味道。没过多久,少年的粗长阴茎开始颤抖,
雨月心知少爷要射出来了,张开嘴巴将肉茎纳入口腔,吞咽着让鸡巴可以尽可能
的刺入深的地方,终于,少男的浓精在女仆的喉咙中爆发了,一部分顺着食道灌
入女仆的胃袋中,而另一部分则迅速汹涌着占领了女仆的口腔,等到嘴巴装满了,
粘稠滚烫的精液又不分出口的从嘴角和鼻孔溢出。好一阵,少年似乎无穷无尽的
射精才停止。
  终于,还在梦乡中射精的墨云轩因为舒爽打了一个冷颤,睁开眼才发现,女
仆雨月姐姐还在尽力的吞咽着自己的精液。女仆也发现了少爷已经醒来,但现在
实在是没法说话,只得眨眨眼作为问候。
  正巧,墨云轩另一边的被窝突然隆起,一个纤细修长且已经有一定的规模的
素白色少女女体从中钻了出来。少女留着齐耳短发,面庞与英俊的墨云轩居然有
足足九成相似,只是线条更为柔和,一看便知是漂亮动人的女孩子。而她,就是
家中的另一个孩子——墨云轩的龙凤胎孪生姐姐墨云妍。
  显然她是被两人的动静吵醒的,身上只棉质吊带睡衣和有些还孩子气的纯棉
内裤与白色短袜的女孩揉着如同鸡窝的头发,看着女仆和孪生弟弟两个人淫糜的
场景,想了很久才若有所悟似的伸手到床头去了几张纸巾给被射了满脸浆糊的女
仆姐姐清理脸蛋和床上液体。
  正巧这时女仆雨月也完成了吞咽,吐出了少爷的肉棒。射完之后依然挺直的
肉棒直接弹出女仆的小嘴,保持这难以置信的硬度。
  「早上好,少爷小姐。」跪在床上的女仆问候道。
  「爽」舒服的仰在床上的墨云轩只说出了这一个字。然后他的门就结结实实
的挨了姐姐一拳。「你还没和雨月姐姐问好呢。」
  「我错了。」弟弟无奈回答道。
  而见惯了这对姐弟拌嘴的雨月也是会心一笑,又擦拭了下嘴角道:「少爷小
姐,夫人做好早餐了,要你们去吃,吃完她还有些事情想交代一下。赶快洗漱过
去吧。」
  姐弟俩也是听话,赶忙翻身下床,要往洗漱间走。
  「哎呀,别挤。我是弟弟,姐姐不应该让着弟弟么?」
  「切,你就比我小十分钟,算是哪门子弟弟?」
  「……」目送争吵着的姐弟远去,跪坐在床上的女仆笑了笑,同时她有下意
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微微鼓起的小腹,里面依然滚烫,仿佛能感受到滚烫精液在内
脏中流淌……
  终于,又浪费了不少时间。墨云轩墨云妍这对姐弟才晃晃悠悠的来到了餐桌
前。而这时,墨语和小女儿墨云瑶已经等候多时了,小姑娘趴在饭桌上玩弄着头
发,洁白修长的脚丫一下下的点着地面,显然是等的不耐烦了。
  「快点上桌吧,汤都要凉了。」墨语微微垂着眼睛,虽然有些不满。但是没
有对两个孩子做太多的批评。
  墨语的早餐做的十分的精致,各色的小点心被放在托盘里,煎的恰到好处的
培根和鸡蛋也散发着诱人的光泽,任谁都想不到,这简单但是精致的早餐会是出
自这一个看起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人。而显然这些早餐不仅是卖相十分好看,
味道也是十分出色。
  墨云妍和墨云瑶这对小姐妹眼前的托盘都在以飞快的速度被扫荡一空,甚至
是估计不上淑女的形象,小嘴被塞得微微鼓起,生怕姐妹会把自己的那份给吃掉。
  墨语开心的看着女儿们享受自己的早餐,心里带着些许淡淡的成就感,接着,
她喝了口咖啡,将目光投入到了自己最疼爱的儿子身上。
  和姐姐妹妹不同,墨云轩几乎没怎么品尝妈妈做的美食,而是有些目不转睛
的盯着母亲。母亲今天穿的居家宽领毛衣领口开的很低,两个饱满的的乳球挤在
中间,形成一道圆润柔和的深沟。而墨语有些纤细的臂膀和白皙手腕,更是显得
起乳房是如此之大。而包臀裙下的美臀积压在椅子上,变化了形状,这弹性十足
的样子更是让人能联想到之前它是有多么的大和挺翘。
  不知不觉得,少年刚刚发射完的阳具又硬了起来。而这,身为母亲的墨语都
看在眼里,感受到儿子炽热的目光,身为母亲的她却并不以为意。优雅的歪歪头,
冲儿子笑道:「妈妈随时都可以看,但是早餐再不吃的话,轩轩可就吃不到了哦。」
  这时儿子墨云轩才如梦初醒一般的回过神来,慢慢的抓起一块蛋糕啃了起来,
眼神仍然有些忍不住的往母亲的身上飘忽。
  这一切都被旁边的姐姐墨云妍看在眼里,女孩放不满的嘟起了嘴,但是还是
把自己提前从妹妹手中抢出来的糕点推到了弟弟的面前,有些不满的问道:「老
盯着妈妈看什么呢?又不是没看过。」
  弟弟摇摇头,「你不觉得妈妈今天显得格外的漂亮么?」
  「你哪天看妈妈不是格外漂亮。」姐姐嘟嘟嘴,没有再多说话。少女低下头,
一双白色短袜小脚在桌子下面搓来搓去。
  弟弟每次都把目光放在妈妈身上,很少看自己,是自己不够漂亮么?不对啊,
班里的女同学都说羡慕自己长得漂亮,妈妈的好姐妹和其他朋友来到家里也都夸
可爱的不行,学校的男生和男老师们也经常用色色的眼神看自己……——总之她
墨云妍绝对对得起美丽这两个字。
  那难道是妈妈太漂亮了么?少女把目光偏向对面正在品着咖啡的妈妈,这也
是少女自步入青春期以来第一次以审美的眼光来看自己的母亲。
  嗯,妈妈精致典雅的面容就有多美丽就不说了,这个是所有人的共识,但是
少女还是自信自己的脸蛋和妈妈还是有一战的能力的,毕竟她是妈妈的女儿,面
容不说青出于蓝,至少也不会退化。
  但是再往下比,少女就有些泄气了。不论是挤在衣领里的一对双峰,还是圆
润的臀部。身体尚显青涩的她的是暂且绝对无法与成熟妩媚的母亲相提并论的。
再加上那一对笔直又不失肉感的灰丝美腿和玲珑的脚丫,连她这个女儿都要迷上
母亲了,也怪不得弟弟喜欢这种变态的贴身衣服。
  而且这种细腻顺滑的料子穿在身上一定会很舒服吧?不然妈妈和雨月姐姐也
不会天天穿着。这么完美的美腿再搭配上这神奇的布料,那妈妈的大腿和小脚丫
摸起来一定很舒服……
  想着想着,少女居然也盯着母亲出了神,脸上微微带着红晕。
  早餐吃完,因为社团有活动急着早到学校的墨云瑶先告别去学校,姐弟俩先
进了房间跟母亲说了一会儿话,便也离开了。等到几个孩子都离开了,在墨云轩
屋子里收拾的女仆才慢悠悠的走了出来,踱着不急不缓的步伐进入了女主人的房
间。
  进了主人的房间,女仆却失去了刚刚谦卑无可挑剔的礼节,像是逛闺蜜的房
间一样,懒散的坐在了女主人的手边用丰腴酥软磨蹭着女主人的手臂。「你都跟
他们叮嘱了是么?」
  墨语隔着柔软的女仆装布料感受着女仆酥胸的柔软和体温微微点头,捻起床
上果盘里的一枚提子放到雨月唇边。「这一天终于到了……,我心里还有些紧张
呢。」
  女仆没有理会女主人递过来的提子,楼主女主人的腰肢依畏过去,与女主人
双腮相贴。「怕啥呢,这不是挺好么。到时候轩轩就可以成为最完美的男人,完
成他父亲的遗愿了。到时候咱们这帮女人只需要躺在床上等待被他征服就好了。」
  「但愿如此吧。」听到好姐妹鼓励的话语,墨语微微一笑。晨风吹开白色窗
帘,更多通透的晨光透进来,洒在她的胴体和洁白的双腿上。
  女主人与女仆的越靠越近,终于,两片嘴唇粘到了一起。两个女子忘情的深
吻了起来。两人的动作极为娴熟老练,毫无保留的交换着香津,吮吸着对方的舌
尖,一方进攻另一方被蹂躏,等过一会儿再攻防转换。
  两个女人倒在床上,双手在彼此诱人的胴体上游走。衣服一件件的被剥离下
来,最后,等两位美人拉着水线分开,除了雨月身上仅剩的女仆裙和黑色开档丝
袜,主仆两人身上再无片缕。
  「小语,你的丝袜呢?」雨月对着女主人的素体,问出了自己的疑惑。虽然
她并不在意这个,但是女主人大早上就换丝袜也是奇怪。
  「送给一只小妖精了~ 」看到好姐妹问了,墨语也是悄悄地打了一个哑谜,
调皮的眨眨眼。她把手伸进女仆仅剩的裙底下,掀起黑色的女仆裙。
  只见完美柔和的女体线条和挺翘的臀部之下,居然有一根布满青筋的粉嫩阳
具。
  这阳具就插在雨月的下体性器之中,仿佛是就是女仆身体的一部分一样,感
受到女仆的情动和女主人的爱抚,迅速挺立了起来,带着比墨云轩的宝贝还大不
少的体量怒目圆睁的对着女主人,还得意似得微微挺动几下。
  墨语伸手抚摸着鸡巴之下高高鼓起的阴囊,忍不住将脸蛋靠在了阴茎和阴囊
上,感受里面炙热的温度和精子惊人的活力。为了做这一根能让女人也感受到男
人快感的假阴茎,她可是费了大力气。
  女人忍不住,伸出手指蘸了一点马眼中渗出的白色浓浆含进嘴里。紧接着打
了一个寒颤,没多久一滴滴淫水拉着水丝滴在了床单上。
  「我将少爷这几天的精液都给存进来了,明明没怎么特殊处理但是却依然保
持着刚射出来时的粘稠度温度和惊人的精子活力,真不愧是那个人的杰作。」雨
月说道。
  「这孩子的精液简直就跟毒品一样……爸爸他……真是太厉害了。轩轩也不
愧是他最伟大的杰作……等到过段时间最后一道改造完成,这孩子的潜力被激发,
他会变成什么样的人呢?」母亲不由得开始畅想儿子的未来。
  女人感叹着,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她添了一口站在自己床上的女仆的黑
丝脚趾,往上一直舔到硕大的龟头,一只手揉捏着女仆没有睾丸只有大量儿子精
液的子孙袋,另一只手用修建整齐的的指甲拨撩着女仆娇嫩的屁眼。
  「正好今天我没工作,孩子们也不在家,好好陪我玩玩呗。」墨语媚声到
「把我干爽了今天你就是女主人,我来当奴隶……」话音还没落,女主人就被女
仆一个饿虎扑食扑到在了相拥无数遍的闺床上……
  而另一边,一对长相几乎一样的孩子。正在赶往学校的路上,男孩子悠闲地
蹬着自行车。
  自行车后座则坐着一名和他长相几乎一样的短发少女,少女身穿漂亮的学校
制服,横坐在后车座上,紧紧地搂着前面男孩的腰。
  她把自己的目光放到了自己校服短裙下的美腿上。擦得油亮的小皮鞋里裹着
一双灰丝小脚,顺滑诱人的丝袜裹着女孩的脚丫和美腿直至裙底。
  女孩磨蹭着自己的丝袜小腿,感受了下惊人的顺滑和舒适,又红着脸看了看
骑着车的弟弟的侧脸,红着脸不知为什么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