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假面】(9)

  九,天赋
我听出是表弟,不禁卸下几分挣扎的力气「赵一鸣你先放开我」
  胸前的双手最后用力一抓,恋恋不舍的退了下去。我转过身怒目瞪视表弟,
他一脸嘲讽对上我的目光「怎么样,吓了你一跳吧」孩童般的趣味配着邪恶双眸,
他指了指我背后「上床去」
  「不要……」我注意他的口吻相比上次更加冷酷无情,命令中不带有丝毫商
量余地「姐,你不相信我会把图片传给别人是吗?」
  我深以为然,脱离当日惊恐、不知所措的情绪包围,我相信他嘴上虽威胁恐
吓但毕竟是小小年纪,无论如何不会做出出格举措。
  「一鸣,姐姐上次已经让你舒服过了,你现在处理掉那些图片就还是姐姐的
好……」
  「拿出你那部手机」他暴躁的打断道「现在」
  我在他注视中翻出久违的情欲手机,他一把夺过去不耐烦的开机、点按,最
后将手机塞回我面前「自己看」。
  界面是一个微信群,表弟不知何时把我拉进了这个5人的群里,最后几条尽
是些表情包「往上翻」表弟再次下达命令
  「不够兄弟……」
  「每人发个大红包我就考虑考虑」
  「套图交出来」
  ……
  「还是个馒头屄」
  「这奶子我能给她舔肿了」
  ……
  「可惜没穿丝袜」
  「哇,真极品,哪弄的图」
  ……
  我的手随着一张图片的加载颤抖起来,那是一具胶原蛋白满溢的青春肉躯,
除了打有马赛克的容貌,其他各个部位于我再熟悉不过。
  「你……姐姐上次已经配合你了,为什么你还要……」我难以想象,表弟不
光把照片呈现给了外人,竟还打算牟利,酸涩感不可抑制的冲入眼眶,话语哽咽
难续。
  表弟冷血绝决,丝毫不将眼前楚楚可怜少女泛红的眼睛当一回事。
  「他们都是我的同学挚友,有好东西当然要一起分享,这是对你上次逃离后
没有主动联系我的惩罚」
  表弟从容坐上床尾「现在你明白了吧,我会用这些图片做出各种各样的事情。
只要你对我完全服从,这第一张也许会是最后一张,不然,搞不好哪次我就会忘
记打码」
  泪水涌出眼眶顺着绝美娇颜无声滑落,我失去浑身力气颓然跪坐,懊悔与绝
望痛彻心扉。
  「我反思后觉得上次失手是因为对你太客气了,这次你必须惟命是从。还有,
别再妄想今天会有人救你,我好不容易把姨妈姨父支去我家,就绝不让你逃出掌
心」表弟誓要磨灭我所有希望。
  「在这里比在我家更好」表弟环顾充满女生气息的房间,处女香氛使他呼吸
更加贪婪。闺房此刻变了一座温馨精致的牢笼,我被困于其中成了孽欲的囚徒,
表弟想到将在这里对我施展蹂躏,胯下的坚硬又膨胀几分。他开始将自己的衣服
一件件脱下,从帽衫外套到运动裤直至内裤,最后像只刚刚破壳而出的雏鸡一样
坐在床上,才又犀利的注视我「该你了」
  我仍然跪坐在地,及膝的白色连衣裙坠在周身形成一圈美丽花纹,乌亮的长
发散漫在牛仔外套。美人垂目哀婉,眼泪渐渐干涩在脸上。
  表弟从床尾滑下蹲到我身边,伸出稚嫩的舌头自下而上沿着一条泪痕舔舐,
泛起我一阵激灵。嘴巴停在泪痕顶端又移向耳边,语气绝决「听话」
  我自暴自弃心如死灰,浑身绵软无力,脑海中除了对李向前的思念外一片空
白。表弟将我拉起到床上,感受到我的软弱顺从便耐心下来,像对待一件任由其
玩弄的人偶,轻柔脱下牛仔外套,然后把手伸到背后缓缓拉下连衣裙的拉链。我
想起裙内黎珂挑选的红色性感内衣,不自觉将手压上胸口。
  表弟平静的将手缓缓移开,扶起素洁手臂一点点褪下了连衣裙。我全身只剩
内衣裤,光线透过纱帘温柔的抚摸身体每一寸肌肤,皮肤丝毫没有因刚刚经历炎
夏露出丁点破绽,白皙如刚刚舒展开的栀子花瓣。
  表弟欣赏着眼前魔鬼般诱人的胴体,目标逐渐凝固在胸前,轻浮的表情再次
出现。性感内衣将两团雪腻的乳球聚拢至中间,倒人字的狭长乳沟魅惑无比。网
纱蕾丝遮映下的娇粉乳头若隐若现,带来的刺激比之上次的直接裸露让他更加迷
恋。
  「人前一套清高,背后果然是暗骚到爆啊」
  我身心具疲倦于解释,也不愿看见表弟身体,将脸瞥向一旁木然的望向窗外。
表弟欺身而上将我推倒于床上繁杂内衣裤之间,我心中自嘲,没想到第一个全裸
压在身上的异性竟然会是表弟,对李向前的愧疚让委屈持续挥发,眼泪再次由眼
角滚落。表弟对此毫不在意,他小小的幼体像张牙舞爪的白斩鸡,洁净又庸囊,
努力舒展耸动全身与我玉体接触,享受绸滑柔弹的安慰,坚硬的下体不断在两条
大腿上摩擦,用分泌出的体液涂抹玷污皎白肌肤。火热的嘴巴在脖颈与胸前往复,
舌头在乳沟里抽插舔舐,两手覆上两边丰乳隔着内衣用力揉捏,身体各处受到的
侵犯忠实反馈给大脑,蕾丝材质刮擦乳头让其一点点硬翘。此时虽心如平湖,身
体却不自觉浮起涟漪,火红的内衣如野火烧燎,沿着乳头一路袭上中枢,使我呼
吸起伏渐渐浓重,玲珑脚趾因隐忍而弯曲勾起了床单。表弟暂时克制对乳肉的眷
恋,腾出右手盘磨没有寸缕赘肉的蜂腰,窈窕羸弱的曲线强烈刺激着表弟的占有
欲,继而顺流而下,手掌一路沿股沟插入腿缝,食指在秘缝上用力揉搓。内心虽
不情愿,周身敏感处皆被侵略下还是给出了诚实的反应,肉穴内春液泌出,洞口
处内裤的一小片圆形区域渐渐沁透,我紧抿娇唇,努力克制情欲,想用冰冷回应
驱散表弟热情,表弟显然并不介意,对他来说眼前的肉体太过美好,哪怕是具温
热的尸体也同样值得通体占据。
  表弟拾起我的手牵引上肉棒,情欲尚未攻占四肢,冰冷的触感给他带去别样
刺激让他长出一口气息。
  「动」表弟下达命令后又补充「自己想想不用心配合的后果」。
  两种方式摆在面前,要么恍若未闻继续挑战他的耐心,要么倾力配合尽早结
束蹂躏。反复权衡中,深刻基因的超常情欲悄悄在一侧压上砝码,天平瞬息倾斜。
脑中阴暗角落里传出期盼的磁音「何不趁此藉口放纵自己,细细体会文爱中从未
有过的真实」
  脑中表决一经通过立刻向全身发令,肌体不再紧绷,神经放松而敏锐,热力
马上传导至四肢,冰凉的手脚转而火热,肉棒处的芊芊荑手开始上下摩挲,葱指
紧攀茎身。变化让表弟欣喜,玉腿间侧插的手掌更加热烈扣搓,我不禁将紧密的
腿根向外打开,给足空间暗示他尽情施虐,表弟心领神会,食指换作中指挤开紧
闭的丰厚外阴,连同内裤一起整根覆上小阴唇,中指隔布料搅动着湿热春液,嵌
入阴唇的内裤粘腻难忍。
  「嗯~ 啊啊……」至密处首次被异性探取,让我抛去矜持顾忌不再压抑,青
春娇吟充斥房间,全身雪肉开始透出绯红,几缕青丝黏在汗湿的额头。
  命令得到充分回应使表弟面露喜色,将身体一歪仰在床侧道「给我好好伺候」
  娇羞只余三分,另七分全被情欲占据,躯体任由支配成为追讨快感的工具。
我贴近表弟胯间,眼含春波注视他尚未成熟的凶器,内心稍作挣扎后便抬起柔若
无骨的右手,将掌心覆上龟头研磨,柔美嫩肉沾上马眼处的体液使接触愈加舒爽,
引得表弟嘶嘶吸气。手掌在涂满粘液后转而下移,五指如弹钢琴般沿茎身轻跃探
至肉袋,先是整个团入手掌揉搓,然后用指甲刮撩皱褶,再用两指轻捻肉丸,不
同种类的复杂感受一一袭向表弟,花季少女的全意付出让他万分受用。
  「才第一次就这么会玩,姐姐很有天赋唷」表弟对掌控局面很是满意,半是
嘲弄半是鼓励。殊不知是黎珂在潜移默化中授予我大量技巧。
  玉指重又上移,食指指肚在马眼处轻抚,拇指与无名指则温柔打磨冠状棱边。
敏感龟头传来的刺激难以言喻,表弟正处旺盛年龄,充沛的前列腺液源源流出,
不待多久肉棒便挂满晶莹,于是我加强攻势,放弃局部转而握持整支肉茎温柔撸
动,体液被上下均匀涂抹,手掌湿滑火热,快感四溢让表弟一直轻抚我长发的右
臂也失去了频率。
  表弟毕竟还是处男,眼下绝色佳人正给自己手淫,以下犯上的乱伦刺激给他
带来双重快意,只二十几个来回便丢盔弃甲。「啊~ !啊……」伴着呻吟,肉棒
传来有力的搏动,浓白腥精激射而出,一束束逃向半空后又回落下来,表弟胯间
一片泥泞。
  我停下动作,胸口起伏不平看着他逃逸的亿万子孙,心中竟隐隐期待他的下
一道命令。
  「好了」表弟用双肘支起上身,淫邪的笑看着我「你该履行上次未完成的任
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