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家庭计划(妈妈、姐姐、妹妹和女仆姐姐)】(第二章)

  
早上,太阳已经离开了地平线,唤醒了沉睡中的城市。
  宽阔的街道上,来往的车辆渐渐多了起来;身穿橙色工作服的环卫工人们已
经基本完成了清扫的工作,在街边欣赏着车水马龙的街道,或是来到街边的早餐
店里买一份豆浆油条,小笼包,享受起早点。哪怕已经有了非常整洁漂亮的店面,
许多传统的早餐店仍然喜欢固执的把座椅板凳放在店外,对他们来说让顾客享受
初生阳光和晨风已经是生意的一部分了。
  另一边的咖啡店里,年轻的白领们也在嚼烤面包片喝咖啡,为新的一天的工
作做准备;一些已经秃顶了的年轻程序员倒在办公楼的办公桌上旁边是已经见了
底的咖啡,他们的工作才刚刚结束。
  「哎呀!你慢点。」带着少女的惊呼声,一辆载着两个人的自行车滑过路面。
不论是喝豆浆的环卫工人还是赶路的白领,看到这幅场景都难免会会心一笑。
  一个少年正在卖力的蹬着自行车,而后座上一名看起来差不多大身穿校服的
少女正横坐着紧紧的搂着他的腰,对着少年大呼小叫。
  「你骑这么快干什么?又不会迟到!」墨云妍红着脸蛋,努力的做装作生气
的样子呵斥正在骑车的弟弟。
  「放心啦,我的骑术高超,绝对摔不到你!」少年解释着,回头却看到姐姐
深深地把头贴在自己背后,不敢看向路面。
  「哈哈哈,怎么了姐?你害怕了?」墨云轩看到姐姐这幅样子,不由得放声
大笑起来。
  「我可是在为你着想!你要是到时候摔倒了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你要死
啊!!!」听到了弟弟的调侃,少女也是连忙辩解,试图找回姐姐的尊严,结果
刚把脑袋从弟弟背后抬起,她就看到弟弟正伸展开双手来着一个十分危险的大撒
把,吓得她一声尖叫又缩回了弟弟背后。
  「墨云轩你个王八蛋我恨死你了!你要吓死我啊!!!」墨云妍脸贴着墨云
轩额后背,紧闭着眼睛恶狠狠的说道。
  「放心!你在车上我可不敢失误,」少年说道,语气中透着自信与得意。
「要是害怕你就抱的再紧点儿啊!」
  「回到家你死定了!!!」明明说着凶狠的话语,墨云妍却完全没有生气的
样子。老老实实的贴近了弟弟的背脊,嗅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淡淡的红晕浮上
少女的脸蛋。
  没过多久,两人就即将到达学校的门口。肉眼望去,已经可以看到许多身穿
浅褐色校服的学生们聚集在校门口准备入校,几个戴着袖章的纪律监察员正在校
门口检查学生们的穿戴。
  姐弟俩也停了下来准备走进学校,前面墨云轩推着自行车,后面墨云妍提着
包跟着。少女涨红了脸有些生气的训斥着比自己高半头的弟弟,而前面和姐姐面
容相差无几的弟弟则木着脸砸吧着嘴毫不在意的任由姐姐数落。
  这也引起了周围其他同学的频频侧目。
  「唉,你看到了么,2班的那对校花校草姐弟来了。」
  「当然了,我眼又没瞎。话说这次那个墨云妍看起来又漂亮了!」
  「她啥时候不漂亮啊?想必学校里也就只有他们那个小班长才能和她比了吧。
我昨天可是做春梦把她们俩干的爬不起来了嘿嘿……」
  ……
  「你看看,墨云妍穿的丝袜真漂亮,灰色的袜子和校服好搭啊。」
  「她那个腿型身材穿什么都好看,你可学不了她。我看啊,她就是个骚货又
发骚了而已。」
  ……
  男孩子龌蹉下流的言语,和女孩子嫉妒赞美的声音都传入了女孩儿的耳朵里,
女孩羞红了脸,也不再训斥弟弟,反而躲到了弟弟身后,低头红着脸蛋不敢看别
人。
  墨云轩倒是毫不在意,腾出手摸了摸姐姐的柔顺的头发,就像是兄长告诫妹
妹一样的神态说道,「别害羞啊,人家这么说反而证明你漂亮。他们羡慕嫉妒你
就让他们羡慕嫉妒去呗。」
  墨云妍依然不敢抬头,「射精」「足交」「打飞机」「性奴」之类的词语和
她的名字联系在一起回荡在人群中,有些带着强烈欲望的眼神也试图直接刺破她
的衣服,把主人的欲望发泄到她的肉体上。
  她声如蚊蝇道「可是那些男生说的话和眼神都好下流……」
  「那就让他们看呗,说呗。我可是不在意,他们越是这样我越高兴。这证明
我的小尾巴是真的宝贝啊,有宝贝不跟人炫耀不就亏了么。」墨云轩向周围扬了
扬下巴道「你看他们眼神下流,有一个敢干什么的么?」
  姐姐有些不满的撇撇嘴「人家长得漂亮又不是给别人看的。」
  突然远方传来一阵低沉的发动机咆哮声,混合着学生们的惊呼。一辆钴蓝色
的豪车向前逼迫着学生和路人为其开出一条道,一直到禁止停车的学校大门口才
停下。豪车稳当的底盘稳稳地压着地面,闪亮的标志向学生们透露这这家人的富
有。
  过了好一阵,豪车的车门才被打开。同样穿着本校校服,但是脚下却是蹬了
一双油光锃亮的定制皮鞋的少年走了出来。少年学着大人一样梳了一个三七分,
用油把头发抹的和镜子一样亮。腕间带着奢华典雅的手表,然而这些还是遮挡不
住他那有些流里流气的气质。
  见到有钱的少年下车,有几个散布在周围的学生立马簇拥过来,围在他的身
后或者是献媚的接过同样看起来高端的背包。
  「熜哥早上好啊。」「熜哥今天来这么早是遇见什么好事儿了?」
  而这个被唤作熜哥的少年却完全没有理会周围的人的问候,双手插着口袋径
直向着姐弟俩走去。
  墨云轩看着眼前慢慢靠近的「熜哥」,爆起的血管爬上了他的额头和手臂。
这个少年叫做赵熜,是一个非常有钱的老板的独子。因为父亲老来得子,母亲又
娇惯他,这个公子哥也变成了一个性格十分恶劣的纨绔子弟。时常仗着父亲的权
势为非作歹。而且这个纨绔子弟的父亲又还是学校的校董之一,学校里的老师根
本不敢管,只能任由这个混世魔王为非作歹。甚至有传言他强奸了上一届的高三
校花学姐,虽然当时学姐否认了,但是没多久校花学姐就转学了,据说还有人在
赵熜家别墅附近看到过她。这更是令学校里其他的同学对他害怕无比。
  很自然的,容貌可以说是惊为天人的墨云妍自然也在他的骚扰范围之内。
  只见赵熜走近了姐弟俩,不顾墨云轩在面前,就伸手要去摸墨云妍吹弹可破
的脸蛋,嘴里还轻佻的念念有词「想我了没?小甜心。」
  还没摸到少女,赵熜的魔爪就被墨云轩用手死死地钳住了。吃痛之下,赵熜
连忙用力抽回自己手,但还是疼的龇牙咧嘴一边甩着被捏红的手一边说道。「真
痛啊小舅子,咱俩一家人。我跟你姐亲热你别参活好不好。」
  「呸!」墨云轩狠狠吐了吐沫,把姐姐拉到身后好好护住,怒道:「谁他妈
你的小舅子,赵熜你别碰我姐!」
  赵熜倒是无所谓,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小舅子,你别着急。你让你姐跟了
我,到时候有的是你们俩的好日子。」说着他踢了踢墨云轩推着的自行车,「我
到时候叫家里专门给你们配个司机,做专车上下学。也不用再骑这个破玩意儿了。」
  谁知他话音刚落,就被墨云轩一把推开「也他妈别碰我的车!」
  在人群面前两次被削了面子的赵熜也开始有些恼怒了。「给脸不要脸啊小子,
我看上你姐干你屁事儿?没事儿滚远点,我有的是钱,我就不怕她不会不喜欢我。」
而正巧,赵熜周围的那几个狗腿子也连忙跟过来帮腔道「就是,人家熜哥有的是
钱,熜哥看上你姐让她享福,你个弟弟在这干啥呢。」
  看了他这这一副用钱摆平一切的态度,墨云轩不由感觉有些搞笑,讥讽道:
「除了有钱啥都不会干的傻逼,拿走你爹给你的钱你还有点其他的东西么?你嚣
张个鸡巴。」
  「好!」墨云轩的话显然是得到了部分围观师生的认同,围观额人群爆发出
一阵喝彩,虽然这很快就被赵熜威胁的眼神压制了下去了。
  这句话似乎也深深的刺痛了赵熜,富二代还算白净标志的五官在听了墨云轩
的讽刺之后立刻扭曲了起来,眼神恶毒阴郁的盯着墨云轩,从牙缝里面硬生生挤
出阴森的命令「给我打死了这个没爹的野种,别留情,打死打残我赔钱。」
  立刻,赵熜周围几个人高马大的男生围向墨云轩,准备执行命令。而墨云轩
也撸起了袖子,跃跃欲试的准备干一架。
  唯独他身后的姐姐墨云妍,这场冲突的女主角,急的快哭了出来。她拉不住
弟弟,只得向周围求助,而周围的人却都是围观或者是拿着手机拍摄。
  就在流血冲突不可避免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呵止了双方。「都给我住手!」
  一道倩影冲进墨云轩和赵熜的手下之间,伸出双手大声的呵止了双方。「都
干什么的?还有没有规矩了,在校门口打架。」
  留着长发的女孩同样穿着校服,只是袖子上别了一个「纪检」的袖章。如黑
色瀑布一样顺滑而下的及胸长发,长发下一只小巧的琼鼻和一对粉嫩的樱唇微微
露出,转过头这个少女居然也是惊人的美貌。粗直的剑眉下一双锐利的双眼冷峻
的如同刀锋一样的审视着两拨人。
  似乎赵熜的跟班们也很害怕这个女孩,明明他们大多都比这个女孩儿高壮不
少,却畏缩不前,不愿意和这个这个女孩有什么冲突。甚至就连刚刚还不可一世
的赵熜气焰都降下去了不少,只能恼怒的接受着少女的训斥。
  「嘿?那个小姑娘很厉害的么,连那个看起来很嚣张的富二代都能驾驭住。」
正巧看到这起冲突的校门口店铺大妈若有兴致的向身边的学生说道。
  学生撇撇嘴答道「那份女孩叫王竞羽,是我们学校的纪检部部长外加一个班
的班长,自称是我们学校的纪律守护者。她母亲和那个耍流氓的赵熜的父亲一样,
都是校董,而且据说她母亲比赵熜父亲还有钱。要不然赵熜也不会怕他。」旋即
学生又苦笑了一句「说白了还是都是人家出身牛逼,这都是些神仙打架,我们这
些普通学生根本插手不了。」
  而赵熜的行为似乎也在印证着学生的话语,富二代僵着脸脸色变了又变,最
后低下头愤愤的看了墨家姐弟和王竞羽。招呼了下手下的喽啰,临走时他还不忘
咬着牙撂下一句「都给我等着,迟早报复你们。」旋即转身离去。
  眼见赵熜等人离去,王竞羽又将目光投向了围观群众们,厉声道「都围观什
么呢?堵在路上不让别人上班上学么?赶紧都散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立刻,
原本还像是海中挤在一起的沙丁鱼一样的人群四散开来,除了王竞羽和墨家姐弟,
似乎根本没有事情发生一样。
  眼见大麻烦被王竞羽两下就给轻易地解决了,墨云妍自然是感激无比。她平
日里也和王竞羽关系十分要好,不像其他学校里的校花们,因为同为校花而各种
看不顺眼。她连忙牵起了王竞羽柔嫩的手感激的说道:「谢谢你竞羽同学,要不
是你出手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我们家里就轩轩一个男孩子,他要是受伤了我
可真不知道该怎么跟妈妈交代呢。」
  看着眼前这个容貌端丽可爱的女孩儿一脸感激甚至是略带崇拜的眼神,王竞
羽内心也是难以抑制的快乐,被人吐槽为抹了胶水的不苟言笑的脸居然也微微展
起一个得意的弧度,笑道「不客气云妍同学,帮助和同学是我应该做的。你没有
受伤就好。以后要是那个赵熜还找你麻烦你就直接跟我说,我还是有自信能震慑
住他的。」
  看着铁面女神突然对自己露出了笑容,墨云妍原本就有些崇拜和仰慕之情更
加浓烈。「一定的,竞羽同学,谢谢你!」说着,墨云妍突然脸色一转,回过头
用玉葱指一下下的点着又开始推自行车的弟弟的脑门。「看到没有,这才是成熟
有魅力的人处理问题的方法。以后学这点,别老想着打架。」
  原本就有些不忿的墨云轩在被姐姐教育之后,反而更不服气,撇撇嘴道「切,
就那点人算啥。要不是班长出来阻挠,他们早就被我揍趴下了,我什么体格你又
不是不知道。」
  而墨云轩的话似乎也提醒了王竞羽什么。不苟言笑的班长径直走到墨云轩面
前,绷着脸道:「墨云轩同学,我并不认同你的观点,恕我直言:这件事儿你也
有错。」
  「蛤?」看到班长突然将火力对准了自己,墨云轩愣了,不确定这是玩笑还
是真的。
  「首先,被勒索威胁,你第一个应该干的不是跟其搏斗对抗,而是要尽快告
诉老师或者我,而你刚刚的做法明显有想让矛盾升级的可能性。再者,你姐姐也
在周围,你这样跟人打架,她一个女孩子万一被伤到怎么办?很显然你完全没有
考虑到她的安全。」面对墨云轩的不解,小班长一板一眼的说道。
  「我不论如何都不会让这个丫头受伤!我对自己的本事很了解!」被数落了
后,墨云轩也是心有不甘,嘴硬解释到。
  可惜王竞羽并没有听从他的,发而对墨云轩予以了惩罚。「你这件事情做的
很不好,如果发生了意外结果会很恶劣。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一次。我要
求你针对这次冲突写一篇800字的反思信,这个周五放学前交给我,向我保证
这件事儿不再发生了……」
  她的话没说完,墨云轩就气冲冲的推车走开了,留给她的只有墨云轩愤怒的
背影和一边道歉一边追逐弟弟的墨云妍……
  经历了清晨的早读,现在学校已经上课,但是在高二2班,最后一排墨家姐
弟的位置还是空着——姐弟来没来上课。不过由于了两人成绩都很好,原本就不
太想管事儿的老师也就没说什么。
  跟姐弟俩坐的很近的王竞羽看着两个空荡荡的座位,突然感觉有些不安。
「是我批评墨云轩的问题么?」这个想法不停地萦绕在她的脑海里。虽然知道自
己做的对,但是还是忍不住略略感觉有些愧疚和后悔。趁着下课,她开始在校园
中寻找姐弟二人。最后说有的地方都给找遍了——除了学校的天台。
  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小班长走上了天台,然而她却要看见自己此生最难忘的
景象。
  而另一边,墨家的宅邸里,令人血脉喷张的激情画面正在上演着。
  倘若此时有男人能窥视到房间中的激情大戏,一定会因为这火热的场面而激
动的射精——两具不着寸缕的素白色的女体正紧紧地交叠在一起,不停的扭动着
发出蚀人心骨的呻吟。
  「嗯……啊……」吐着炽热的气息,墨语发出令人沉醉的呻吟。相对体型更
加较小的她被自己的女仆紧紧地搂在怀里,抵在了门板上。两对硕乳相互碰撞挤
压着着,滑腻的肌肤与两对艳红的乳头不断地摩擦散发着别样的美感。
  而下面,女仆也没有放过自己的女主人。仗着自己的身材更加的高挑,女仆
轻易地就把细长优美的手指刺进了女主人紧致的臀缝,靠着多年来的经验和微热
的手感,女仆很快就找到了藏在女主人两瓣臀肉之间的那一汪滚烫的泉眼。利索
的把手指插进了滚烫的花园,一边探索一边搅和。
  「啊!」感受到自己的下体被女仆的侵入,酸涩的快感让墨语像是全身通了
电一样打了一个哆嗦。她瘫软的失去力量,如同芭蕾舞演员一样优美的后仰,只
能由女仆拦在身后的手臂来支撑,回过意识后的她充满爱慕的捧起女仆的面庞呢
喃道「亲爱的。」
  而雨月也没有辜负女主人炽热的目光,低头吐出香舌。粘稠大量的香津挂着
长丝从女仆口中涌出,垂落而下。
  墨语也心有灵犀的张开小嘴,将女仆的唾液收进口中,过了好久才闭上,静
静地品味搅拌混合两人的唾沫。
  经过改造的雨月分泌的唾液和墨语的进行了充分的混合,带着花蜜香甜的唾
液变得像是烈酒一样火热。不知不觉中,墨语的喘息变得粗重,体温变得滚烫,
粉嫩的肌肤透出毛细血管舒张的红色。女仆感觉到,还在搅动的女主人的下体从
湿热的小道变成了糜烂的沼泽。原本只能湿润下手指的爱水此刻已经像是小便一
样,淅淅沥沥的流淌出来。
  感觉时机到了,女仆亲吻了女主人的嘴唇。墨语便离开了女仆的怀抱。从床
头拿起一瓶透明的容器,倾倒出一些透明的如同凡士林的粘稠液体。
  女主人绕到女仆身后,跪在了女仆的翘臀下。一边伸手将粘稠的液体涂抹在
女仆那根装在胯下的仿生阴茎上,一边将娇媚的脸蛋埋进女仆的臀缝,毫不在乎
自己美丽的面庞被充满弹性的臀部挤得变了形。
  女主人用鼻尖感受到了女仆肛门散发的热量。却没有闻到异味,而是一股淡
淡的果香。前面也没歇着,墨语灵巧的小手游走在阳具上,将粘液均匀的涂抹在
上面,另一种手则混弄着没有睾丸的精袋。「小姐你越来越熟练了啊。」感受着
女主人的服务,女仆微闭着美眸一脸享受的说道。女仆把空着的双手放上了自己
丰满的胸脯,用纤细的手指夹起饱满乳房上已经立起来的乳头,不住地揉捏着。
  而墨语也是顽皮,轻轻舔舐下女仆的肛门,然后就猛地用力把小巧的舌尖刺
了进去。
  相较于滚烫的发热的肛门,女主人的舌尖温度低了不少,所以在女仆的体感
下就像是一根冰凉的小锥透进了体内。经过了改造的女仆的直肠神经立刻将有别
于阴道的快感传导至脊椎,不经过大脑的反馈,她的括约肌就本能的收缩,紧紧
地箍住了主人的舌头,分泌出有别常人的肠液,甜腻的液体被入侵的小舌吸收。
  「唔!再深点!」终于,在这多重的刺激下,女仆再也绷不住那波澜不惊的
表情,翻着白眼,眼泪和口水不住地溢出,艳唇微张着。然而似乎她还觉得刺激
不够激烈,放弃了揉捏乳头,转而捻起插着假阳具的蜜穴上面的阴蒂。墨语也是
心有灵犀加速撸动了那根硕大的阴茎。她的手心也开始感觉到阴茎上的青筋正在
有生命一般的搏动。
  而就在箭在弦上一切蓄势待发的时候,女主人却松开了那跟玩意儿。
  「你在干什么?明明还差一点点我就能射出来了!」即将发泄的时候快感突
然被终止的女仆投来不解的目光。
  另一边的女主人墨语,却对这自己的爱人兼仆人露出了妩媚的笑容,她面对
自己的女仆仰倒在柔软的床上,像是一个饥渴的荡妇一样,用手指扒开了粉嫩红
润外表规整的小穴。没有一根阴毛环绕的完美女性下体被暴露出来。「前戏玩了
那么就,我等不及了。」
  「小骚货,就是没耐性啊。」吐槽着自己的主人,女仆轻车熟路的跪倒在墨
语的两腿间,将龟头对准了穴口。借着水润的爱液,「吱咕」一声,肉棒就捅进
去了一半。主仆二人也同时因为快感长舒了一口气。
  紧接着女仆猛挺美臀,将肉棒送进主人更深的花园,而假阳具的合成的快感,
也不断地刺激着她的大脑皮层。「夫人,这个假鸡巴实在是太厉害了。简直就跟
我长了一根真的一样,不对,一定比真的还让人舒服。」
  说着女仆开始有节奏的挺动腰肌,像是男人贯通女人一样抽送起来。
  「嗯,~ 哈。那……那是……当然了。姐姐,我可是天才……。」听到女仆
的赞美,墨语像是个小女孩一样,骄傲的吹捧起自己,没有丝毫的谦虚,虽然现
在她已经被干的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女仆也则在适当的调整着速度,控制着女主
人的快感。
  不知过了多久,主仆两人不知换了多少个体位,终于墨语的花径开始蠕动,
滚烫爱液一股一股的喷涌而出,让阳具浸泡在热汤中。
  「唔~ ,亲爱的再快点,姐姐就快到了!」像是八爪鱼一样搂着自家女仆的
墨语,结束了与女仆长久的热吻,脱离女仆的嘴唇,向她叮嘱道。
  却不成想,雨月又狠狠亲吻了她一下之后,「啵」的一声,居然将肉棒给拔
了出来,她让龟头顶着女主人已经泛滥的花穴,扭动着屁股,龟头绕着穴口边缘
滑动,却就是不进去。
  「你干什么啊?人家都快到了!别玩了!快点给我!」突然失去了快乐之源
的墨语恼怒的呵斥雨月,不住扭动的胴体已经说明此刻她有多么的难受。
  见女仆还没有反应,只是笑着看自己,墨语干脆不再发号施令,发挥自己的
主观能动性,伸手去抓那根宝贝,企图自己塞回去。却没成想雨月更是灵敏,猛
地向后一缩,让女主人摸了一个空。
  「叫声好听的就给你。」女仆俯视着女主人,此刻好像她头上的并不是谦卑
的女仆头冠,而是高傲的女王的王冠,她笑吟吟的,就如同女王看着掌心中的囚
徒。
  见墨语不说话,雨月便又将肉棒捅进了蜜穴,用力的猛捣,不一会儿就将墨
语将将消退的快感又给带了回来。她故技重施,又将肉棒拔出了蜜穴,任由墨语
自己煎熬。
  往复几次,终于,墨语认输了,她红着脸,喘着气轻语道:「放……放过我
吧……我……我认输。」雨月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用指头勾起女主人的下巴,似
调戏又似命令「就跟以前一样,叫声好听的。」
  女主人盯着女仆的眼睛,放弃抵抗一般气游若丝的说道「雨月主人,请…
…请让卑贱的性奴墨语高潮……」
  话音刚落,肉棒就狠狠地捣了进来。
  「呜……呜……呜……呜,你……别这么用力啊!哦哦哦哦哦哦!」
  「干死你……干死你……干死你」此刻的女王发狠似得猛捣狂插,不论是她
自己还是胯下的性奴两人都开始语无伦次。
  终于,心有灵犀一样。蜜穴与鸡巴同事来到了高潮,白浊的液体疯狂的喷涌
而出,而滚烫的爱液也再次喷洒。两股滚烫的热液在此交汇,汇流在一起,在墨
语的腔内交汇发出「咕噜咕噜」的淫糜响声,然后从穴口溢出。
  「嗞」两股黄绿的尿液从两个女人的尿道口冲出喷洒在彼此的身上,女王和
性奴此刻却无从顾及,只能后仰僵持着姿势,失去了意识……
  又不知过了多久,墨语和雨月两人如同情侣一般依偎在一起躺倒在床上。而
那根假阳具,此刻已经被摘下,放到了床头橱上,下边插入体内的部分带着无数
触手,居然还在不住地蠕动,向外释放着模拟电信号为主人营造男人才能体会的
快感。
  「真舒服啊。除了爸爸再也没有人能再给我这种被征服的快感了呢。」墨语
像是个小妻子一样,在雨月的胸口画着圆圈,对着女仆说着特别的情话。
  「那是自然,不然老爷也不会把我留下服侍你了,或者说我就是为了你和轩
轩才被制造出来的。」女仆温良的笑道,娇躯也向女主人靠的更近了——她知道
眼前的人是她存在的唯一意义,也是她现在为数不多拥有血缘关系的人,「我现
在越来越期待,到时候和轩轩真正结合的时候的感觉了。」墨语捧着女仆的脸,
一边笑着说着,一边端详着女仆,试图从她的脸上发现父亲的影子,「爸爸一生
致力于创造最完美的人类。而他又认为自己的基因是世界上最完美的,所以他和
自己最亲近的人结合生下了我。在对我改造之后又和我结合,生下了轩轩和妍妍。
他对我说这两个孩子会是他最完美的作品,然后交给我之后要对这两个孩子进行
的改造手术和他的企业,叮嘱我要在轩轩做完手术之后服侍轩轩……之后她就失
踪了。只留下了你。」
  墨语呢喃着说着已经说过了无数遍的故事,陷入了无限的回忆「我当时还记
得第一次见面时泡在培养槽里的你,从来没想过会爱上你。」
  「轩轩和妍妍的十六道改造手术已经进行了十五道,是不是等到第十六道完
成,就到我被你儿子带绿帽的时候了。」看见女主人陷入了沉思,女仆试图用俏
皮话来让气氛没有那么认真。
  「那你会怎么想呢?」女主人没有回答,反而反问于她。女仆深吸一口气,
想到少爷将自己心爱的女人摁在胯下蹂躏的场景居然有些兴奋,脸红但是真挚的
说道「那时候我们就一起臣服于他。」
  听到女仆的回复,墨语似乎更开心了,开玩笑道「轩轩越来越像爸爸,我越
来越心动了。我还害怕你会因为我移情别恋吃醋呢。」然而话音还没落,一个枕
头向她扑面而来……
  又是一阵打闹,终于结束了折腾。而现在,墨语正在套着肉色裤袜,穿上短
靴,收拾好行装和雨月一起出门逛街。换上一身素色的时尚装扮,再配上看上去
只有二十出头对的美丽容颜,这足以让她成为街头最耀眼的存在。
  而雨月也不遑多让,一身黑色的职场装扮让她褪去了女仆的典雅谦卑,显得
利落英气,更像是原本属于的她的气质。墨语稍稍瞥了一眼雨月的腰间,只见黑
色的西服裤子腰带下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黑色裤袜的松紧带边缘,在看看雨月脚上
那朦胧的黑色尼龙袜,她不由暗笑:轩轩对丝袜的癖好似乎已经深深地影响到这
个有些固执的女仆了。
  这次她们除了常规的东西之外,还准备额外购买大量的情趣服饰和丝袜(虽
然其实墨语旗下的公司本身就会生产这些东西,但是她们更希望去享受购物这件
事儿。),而这都是为了墨云轩准备的,为了做完第十六道手术之后的他而准备
的。墨语知道,这不会太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