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地狱还是天堂】12

第十二章真正的母子
一旦开学,林峰就没那么自由了,为了以后能够出人头地,光想着玩是肯定
不行,尤其是看到女友已经找到了工作单位,自己却依旧一事无成,林峰的心里
更是着急。
拿着自己的文凭,每天就在X市的招聘会逛来逛去,却始终得不到回信,心
里不由得有些后悔当初选择这个专业。
国内各行各业都是抓经济为主,谁会招这么一个半吊子的专业大学生进来,
所以林峰在忙碌了二三个月之后,依旧没找到工作。
于是X市的中心地区,彻底的被林峰抛弃了,他辗转跑去开发区里寻找,也
不知道是不是运气使然,还是老天爷突然被他的勤奋感动了,竟有一个科技公司
肯要他,林峰高兴的挂断了对方打来的电话,决定明天一定收拾整齐了去工作。
老总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简单的谈了几句之后,就算是完成了应聘,
让林峰有些不可思议,面试完成后老总就带着他熟悉了公司的各个部门和人员,
一圈走下来,两分钟也就结束了,林峰看着眼前小如麻雀的公司,却感到干劲十
足。
公司的规模虽然不大,业务量却不少,每天从早上8点干到晚上8点,一天
工作十二个小时林峰也没有丝毫怨言,反倒是公司里的其他人看到他这么拼命,
颇有些为他不值。
今天照常又是到了下班时间,公司的人又像往常一样,一到六点半就走的一
个不剩,唯独剩下林峰在加班,倒是也巧了,正好老总这时候忘了个东西要回来
拿,看到昏暗的办公室里竟还坐着一个年轻人在工作,不由得上前看了看。
也怪林峰不会来事,平时在公司里不显山不露水的,只知道埋头干活,因此
老总的眼里根本就没他这么个人,只是突然感觉公司的办事效率提高了不少,以
前总是拖拖拉拉的业务,如今也总是能顺利完成。
这一回不算是突击检查的意外,总算让他知道了公司最近顺畅的秘密,心里
大为赞赏的同时,也觉得需要好好培养一下这个年轻人了。
悄悄的来,又悄悄的走,林峰并没有发现公司里多了一个人,又消失了,对
他来说,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养活文婉的基础,现在人生的唯一目标,就是好好奋
斗!
很快试用期结束,林峰自然是毫无疑问的被录用了,老总怕他是因为试用期
才那么拼命,因此特地又回来突击了几次,没想到他依旧如往,心里对他更是赞
赏。
不过赞赏归赞赏,加薪还是要等等的,如果动不动就给人涨工资,那他就不
是老板了,该轮到他给别人打工去了。
日日夜夜不停忙碌,林峰连文婉都只能在空闲的时候见见,曹丽萍和陈文淑
那边就更是很久不见了,如此过了有两三个月,今天一大早的时候接到了曹丽萍
的电话,说是新房子买好了,让林峰和文婉有空过来玩。
林峰想想也确实很久没见她们了,于是跟文婉打了个电话,约着这个星期天
过去一趟。
文婉也同意,她最近也是刚刚进单位,一切还都在适应,所以也没空出来玩,
正巧现在有个借口,想着出来放松放松也好,于是欣然赴约。
到了星期天,按照曹丽萍发来的地址,两个人打着车赶到了目的地,车子渐
行渐远,开到了一片别墅群门口,然后司机就把两个人送到了其中一栋,林峰看
着气派的独栋别墅,有些咂舌,再想想陈文淑的那二百万,也就明白肯定是那笔
钱的功劳。
还没等着按门铃,陈文淑就打开了门将他们两迎了进去,看着里面并不是很
华丽的装潢,林峰还是比较满意的。
「一百五十万首付,五十万装修,再贷了十年款,呵呵,怎么样,还看的过
去?」陈文淑不打自招的说道。
「姨,很好了!」林峰真心的赞道。
「好的不在这,好的在楼上,你们上来吧!」陈文淑领着两个人上了台阶,
走到二楼最大的主卧室,随着门慢慢推开,总算明白了她嘴里的不错是什么意思。
房间里的大床足足有三米宽,肯定是特别定做的,床头挂着四个人的淫照,
不光如此,整个卧室里都贴满了四个人淫乱的照片,床尾是一张投幕,里面放着
的是他们乱交的片段,床顶是一大面镜子,躺在床上就可以清楚的看到几个人淫
乱的现场,比看录像肯定要刺激的多。
林峰自然是很高兴,文婉也觉得不错,正说着话,曹丽萍上来了,一来就把
闺蜜的老底给揭了,原来这一切都是陈文淑的主意,她照着原先曹丽萍的房子,
又进一步升级了许多。
陈文淑有意讨好文婉,拉着她看给她单独准备的房间,反正别墅房间多,一
人一套还有的剩,剩下曹丽萍和林峰单独在的时候,林峰问起了她儿子的事,然
后坏笑的看着她说「我吩咐你的事,你还办啦?」
陈文淑一张老脸羞成了通红,悄悄的看着外面没人了才说「他们一个月前就
已经走了,走之前,我按照你说的做了,我儿子被我震傻了,呵呵呵,回头再跟
你讲细节吧!我知道你不想让她们知道!这是专属于我们俩的秘密!」
林峰原本想说给她们知道也没关系,但是转念一想,这样也不错,于是也就
没再说话,只是一颗心却有些好奇的很了,毕竟自己还没捞到的东西,倒让别人
占先了,不急是不可能的,不管怎么说,也得先问个清楚才好。
只是既然曹丽萍这么说了,此刻自己再心急也没用,只能等到两个人独自相
处的时候再说了。
「姨,你这的保安怎么样,别到时候有个小偷进来,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传到了外面去。」林峰吃饭的时候问道。
「放心吧,你们来的时候没看见么,门口光保安就站了五六个,晚上他们还
不定时的巡逻,周圈也都装了红外对射报警系统,如果不是为了这些,我房子肯
定不会买在这里的。」陈文淑肯定的回答道。
「好了好了,别扯这些,你们两工作怎么样了?」曹丽萍问道。
「我还行,我也还行!」林峰和文婉相继答道。
「都行就最好了,不过看你们忙的,肯定挺辛苦,你们平时住哪里啊?」
「哦,我们在开发区租了个小套房,离上班的地方近啊,呵呵!」
「好了好了,不谈这些扫兴的!等会咱们怎么玩啊!」陈文淑早就想说了,
好不容易找着插嘴的空档。
「哈哈哈哈哈,骚蹄子!」曹丽萍在一边打趣道。
「你说我骚!也不知道谁最近跟丢了魂似的,一整天没精打采!」陈文淑自
然不肯服输,将曹丽萍的老底揭了个干净。
嬉嬉闹闹了半天,总算是将饭吃完了,文婉和林峰先去洗澡,留下曹丽萍和
陈文淑在下面收拾碗筷,两个人又互相调戏了半天,最终上楼的时候,都闹了个
大红脸。
林峰和文婉已经开始了,文婉也很久没跟男友做了,被假鸡巴插习惯了的她,
最近欲望指数飙升,几天不搞,就欲火焚身的,饭桌上几个人的荤笑话,早就让
她流了一裤裆的水了。
将男友的阴茎含在嘴里舔弄着,文婉的口舌功夫早就不比从前了,熟练的吞
咽着男友的阴茎,现在轮到她将男友伺候的快感连连。
不多会儿,曹丽萍也洗干净出来了,看着床上的两个人,妩媚的笑着走到林
峰身后,将舌头伸进了林峰的菊花后面舔弄。
被前后夹攻的林峰爽翻了天,尤其是曹丽萍在他菊花洞口不住钻营的舌头,
带来的快感更加强烈。
「干妈,这才多久不见,你啥时候又学了新招数!」文婉看着曹丽萍问道。
「呵呵,这都是陈文淑的本事,也不知道她从哪找来个小姐,曾经在东莞做
过的头牌,我们最近跟着她学了很多,等会都给你老公试试!」
「哇,干妈你们也太拼了!」文婉一边说一边感叹,同时也有些小小的吃醋。
林峰听了出来,伸出手悄悄的在女友的小手上握了握,然后抓紧了她,顿时
让文婉还没兴起的醋意,全都消失不见,感受着男友传来的爱意,文婉觉得自己
才是他最爱的那个女人,于是将嘴里的阴茎舔弄的更加起劲了。
再等了一会,就见陈文淑也出来了,看着床上的三人,对文婉说道「好丫头,
你也累了,歇歇吧,让姨来!」
文婉也是真的累了,嘴巴含的都快麻木了,林峰也知道女友辛苦了,将她从
身边拖在自己的头顶,对着女友的骚屄也舔了过去,也该轮到让她享受享受了。
陈文淑走到床边,偷偷摸摸的从床头柜里拿了一包东西出来,含了口水之后
才将林峰的鸡巴吞在了嘴里,林峰顿时感觉到身下传来了一阵跳动,他知道那是
什么了,传说中的跳跳糖!
这种快感,实在是有些强烈的过分,自己又是很久没做了,感觉都有些忍不
住想射了,没想到才几个月没见,这两个女人就学了这么多花招!林峰享受刺激
的同时,又有些感动,她们学这些东西显然都是为了自己,最难消受美人恩,自
己要如何做,才能对所有人都好,这是需要好好考虑的问题。
文婉坐在男友的脸上,看着两个熟妇如此费尽心机的讨好自己的男人,也有
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原本男友就让自己倾心,再有人在旁边争来争去的,那可就
变成了香饽饽,不过好在那两个女人不管说话做事,还是以自己为主,文婉心里
总算才好了许多。
想明白了,也就专心的享受男友的服侍,毕竟现在自己才是第二享受的,轻
轻的拿阴毛蹭了蹭男友的鼻子,看着他吹胡子瞪眼的模样,文婉笑的很开心。
林峰被两个女人吹的有些抗不住了,而且文婉身下的涓涓小溪也已经变成长
江大河,于是支撑着身体爬了起来,让两个美熟妇在一边看着,自己握着鸡巴对
准文婉的小屄插了进去。
「哦哦哦!哥哥啊哥哥!好啊……好哥哥……好久没插了……骚屄里好舒服
啊……还是……还是那么大……那么粗……比……比爸爸的还粗……比爸爸的还
大……哦哦哦……太爽了……婉儿……婉儿要飞了!」
「看看这个小骚蹄子,最近都跟你差不多了!什么哥哥爸爸都喊出来了!」
陈文淑在旁边打趣道。
「我呸,你是因为没的喊嫉妒吧!等会大鸡巴干你的时候,我看你怎么叫!」
曹丽萍嘴上也不饶人!
林峰看他们两闹的好玩,悄悄的拉过曹丽萍说道「你跟她磨一磨,我还没见
识过两个女人是怎么玩的!」
曹丽萍一听林峰又想出了新点子,害羞是害羞,还是听命遵从,只见曹丽萍
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条长长的橡胶棒,陈文淑一见曹丽萍的动作,就知道她要干嘛,
看看林峰,只见他点了点头,于是大大方方的接过曹丽萍手上的东西,先塞进了
自己的骚屄里。
林峰真没想到她们两个竟然还有这种玩具,原本只是想让她们两个互相磨一
磨骚屄,如果这东西平时都放到抽屉里的话,那平时她们应该也没少干这种假凤
虚凰的事。
曹丽萍看到陈文淑已经塞了进去,自己也连忙爬上床,把双头龙的另外一头
也弄进自己的骚屄里,两个人拉着手,你来我回的,动作很是熟练。
文婉也顾不上叫了,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两个女人这么玩,看着镜子上的两个
人,觉得她们两实在是太淫靡了。
林峰操弄着女友的同时,注意力完全被这边吸引了,一时倒把射精的欲望给
憋了回去,看着粗大的橡胶棒轮流消失在两个人的骚屄中间,林峰悄悄的握住了
中间的部分,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哦哦哦……坏人……不给我大肉棒,让……让我们两个骚娘们用假的…
…你是个坏孩子,姨……姨不疼你了!哎哟……哎呦……你动那么快干嘛…
…我都快来了……我不要……我不要给假的插到高潮……我还想要真的……要真
的大鸡巴……哎呦哎呦……好爽……哎呦……不行了……来了……来了!」
「骚娘们……你喊个屁……什么真的假的……说的跟你没玩过一样……这两
个月你玩它玩的还少了……好儿子……妈……妈也快了……你……你再弄快点…
…好……好闺女……妈……妈先到了……你……你跟上!」
曹丽萍和陈文淑浪叫着一起到了高潮,看着瘫软的两个人,林峰和文婉看着
对方都笑了,然后注意力又转移了回来,如今文婉的屄也渐渐的能适应男友的抽
插了,两个人再做了十多分钟,互相拥抱着来了今天的高潮。
晚上四个人交颈而卧,反正大床足够大,林峰左拥右抱,享尽齐人之福。只
是他心里有心事,所以一直都没睡着,等到半夜的时候,看到怀里的两个人都睡
的香甜,林峰悄悄的起身,爬到床边上,推了推沉睡的曹丽萍。
曹丽萍睡的也不沉,她已经有预感林峰会找她,因此他那边一有动静,她也
就醒了,两个人有默契的推开房间门,一起走到隔壁小房间里。
「干妈,快……跟我说说你怎么跟他搞的?」林峰一进房间就迫不及待的问
道。
曹丽萍是真害羞,这虽说一切都可以说是林峰让她干的,可事情毕竟还是自
己做的,这种母子乱伦的丑事,也就眼前的年轻人会感到兴奋无比啊,不对,不
光是眼前的年轻人,好像自己的儿子也差不多,想想那日的情景,曹丽萍发泄过
了的身体,又感觉热乎乎的。
过了年没多久,小王同学的女朋友要回家了,曹丽萍没让儿子跟着走,说是
临出国前让他多去看看父亲,还有多跟自己呆几天,等到了十五再一起从省会出
发,小王一听母亲如此说,倒是也不便反对,只能让女友坐着飞机先走了。
曹丽萍头两天倒是也没失言,带着儿子每天都去找老王呆上一段时间,在那
的时候因为要忍着心里的厌恶,时间长了难免被儿子看了出来。
小王回到家就问母亲「妈,你怎么了?我看你好像并不想去看爸爸啊?」
曹丽萍自是装出一副无比悲伤的表情,长叹了一口气,欲言又止,弄的小王
不上不下的,不知道母亲到底怎么了。
于是接下来的两三天,曹丽萍都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小王几次发问,都
只得到母亲的唉声叹气。
临到小王出行的头个晚上,曹丽萍按照心中设计的,穿着一套真丝镂空的睡
衣,就走进了儿子房间,看着墙头上那副全家福,心里想着那天在这张照片下发
生的事情,不由得心潮澎湃了许多。
「妈妈有些睡不着,能来跟你说会话吗?」听到母亲如此说,小王也不好说
什么,让过了床边的位置说道「妈你坐吧!」
曹丽萍坐在了床边上,只能面向外面背向着儿子,皱了皱眉,说道「这也不
好说话啊,我坐进来吧!」不等儿子反应过来,曹丽萍就闪身钻进了被窝,只是
没有睡下去,而是靠在床头上,显得稍微正常些。
小王却尴尬极了,他裸睡惯了,身上根本就只有一个裤衩,而且自己的床本
就不大,母亲一进被窝,那光溜溜的小腿正好就碰在自己的胳膊上。尴尬的同时,
小王心里又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现在这个年龄的年轻人,哪个没有接触
过色情小说和AV啊,在他心里突然觉得,这不就正是那一切的开端吗?
哪知母亲并没有像一般小说一样,上来就扒他的裤子,或者是暧昧的把身体
露给他看,虽然母亲的丝质内衣是很薄没错啦,可她坐的那么高,自己啥都看不
见啊。
正幻想着的小王同学,感觉到自己的鸡巴已经开始硬了起来,却听见母亲在
旁边开始了她的诉说。
「你爸爸,他简直就不是个人,你看他道貌岸然的样子,你知不知道他背着
我在外面勾引人家女学生!而且不是一个两个,但凡是他教过的学生,都被他羞
辱过,这事最后捅到人家男朋友那里,你家爸先是被人家揍了一顿,后来他又想
出来一个馊主意!」
「你猜是什么馊主意,他……他竟然……竟然把我……把我给那个女孩的男
友,让他……让他操我来赔罪……而且他还迷昏了我……让我完全不知情……等
到我第二天醒来……浑身都被打的掐的一片红一片紫,还有那里都肿的走不成路,
我问你爸是怎么回事,你猜他怎么说!」
「他说我摔倒了!呵呵……你爸还真把人当傻子,摔倒了能把屄给摔肿,我
还真是第一次听说!」小王听母亲说她被人操的时候,已经完全勃起了,再听母
亲说出那个屄字,更是激动的不得了。
「然后我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等他再次给我下药的时候,我就把他下的药
去卫生间吐了出来,等到那个男人再次来操我的时候,我就突然醒了,我立马就
想报警,然后你爸他跪地求饶,说再也不敢了,那个男人也被我吓跑了,我不想
轻饶了你爸,于是还是找来了警察,没想到你爸却突然疯了,我一开始以为他是
装疯卖傻,谁知道过了几个月,他还是没好,然后我把他送去一检查,才知道他
是真疯了。」
「可是我已经不想照顾他了,跟他之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我烦了,于是我就
把你爸送去精神病院找他们好好的看着他,这是你回来了,我才带着你去看他,
毕竟他是你爸爸,可是现在我看到他,只感觉恶心!」
听完母亲真真假假的诉说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小王对父亲也产生了埋怨,
毕竟是自己的老婆啊,老爸怎么会这么干!而且老妈的身材看起来真的很好啊,
他怎么会想要出卖自己的老婆给别人呢!
想着想着,难免想到母亲在别人胯下被操干的样子,心里却更加痒痒了,正
激动的时候,却听见母亲在旁边哭了起来,随着母亲哭的越来越伤心,小王刚想
坐起来哄一哄,却发现母亲钻进了被窝,趴在了他身上。
于是那丰腴的胸口,直接就压在了自己赤裸的胸膛,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什
么,小王甚至能感觉母亲胸前的凸起,直接顶到了自己身上。
然后小王可耻的又硬了,可是感觉到胸前那片片被母亲泪水打湿的痕迹,又
有些愧疚,毕竟母亲遭的罪,已经够了,自己怎么还能幻想着母亲跟自己发生些
什么呢?可是这种事,岂能是说不想就不想的,男男女女这样抱在一起,光是互
相之间分泌的荷尔蒙,就够刺激到两个人发生些什么了,更何况两个人的目的,
原本就不单纯。
曹丽萍伤心也是真伤心,眼泪更是真眼泪,只是女人原本就是水做的,想要
掉个眼泪,实在是再容易没有的事,于是一边哭,曹丽萍一边慢慢的缩进了被窝
里面,从原来的趴在儿子胸口上,变成紧紧的搂着儿子,而那丰满的大腿,更是
搭在了儿子的腿上,于是她感觉到了儿子腿中间的那个东西,那东西翘挺挺的,
让她在哭的同时,又害羞的不能自己。
小王感觉到了母亲的触碰,连忙害羞的往旁边躲了躲,可是不知道母亲是怎
么了,他越是躲,母亲靠的他越紧,甚至他都躲的靠在墙边上了,母亲还是不住
的往自己身上靠,于是自己的阴茎,已经从母亲的大腿,靠在了一个多毛而且柔
软的地方。
小王心里于是又想歪了,现在的场景,已经越来越接近平时自己看的小说了!
可是母亲似乎是还没有察觉,还在不住的拿她柔软的下体,蹭着自己的坚挺。
曹丽萍快羞死了,如此淫荡的事情,怎么自己还不知羞耻的做了呢!可是看
着儿子的囧样,又觉得蛮好玩的,而且身下传来的那一阵一阵刺激,也让她挺动
的更加起劲了,林峰回家都回了半个月了,这积攒了半个月的欲望,在儿子的身
上,慢慢的觉醒着。
「妈,你别哭了,我知道了,都是爸爸的不对,他落到这步田地,也是咎由
自取,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妈,就算你没什么打算,接下来也该为自己想想
了,我和小爱马上就要出国,你一个人在家里,没人照顾肯定是不行的,我觉得
你还是重新找一个,这样我在外面也能放心!」
「哎,我跟你爸毕竟一辈子的夫妻,再说他现在这样了,我总不能跟他离婚
吧,找是肯定不会再找了,再给你找个后爸,说出去也不好听,只是……只是…
…妈还是想找个人一起过……不领证……你看行不行。」
「嗯,妈你找吧,一个人毕竟太孤单了,也不好那什么,你找个人一起说说
话也好。」
「呵呵,坏儿子,你是想说,妈想找个人发泄欲望是吧!」既然扯到了这个
话题,曹丽萍自然就慢慢的往这上面引,更是妩媚的笑着看着儿子!
「不是……不是……我没这么说……我是觉得有个人陪着您过蛮好的!」一
句话惹的小王满脸通红,尴尬的同时,又觉得母亲笑起来怎么那么好看!
「呵呵……你啊……敢说还不敢承认……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可是妈
妈从小带到大的……小时候都是老妈我帮你洗澡,你浑身上下几根毛,我都一清
二楚!」
「妈!」小王更不好意思了,只是这个话题却又那么的诱人,让他不想轻易
丢弃,于是接过老妈的话头说道「那我都被你看光了,我岂不是吃亏!不行!我
要看回来!」说完就装作要扒母亲衣服的样子,他还以为母亲会躲开,不成想母
亲根本就一动不动,只是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他。
于是这双目交接之间,似乎是迸出了一些火花,只是这扒着母亲领口的手,
却再也动弹不得。
曹丽萍轻轻的叹了一声,抓着儿子的手,让他环抱住自己,自己却紧紧的贴
近了儿子,就这么两个人环抱着,紧紧的抱着。
于是彼此的呼吸,相互交织在了一起,彼此的心跳,那咚咚的声音,也混杂
在了一起,这对抱在一起的男女,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母子关系,如此肉与肉的贴
合,灵魂与灵魂的交融,让母子之间,多了一丝爱欲!
顶起的阴茎,撑开了裤头的束缚,直插入母亲的腿间,而丝质睡裙那层薄薄
的内裤,根本就不能阻隔阴茎分毫,那滚烫的热度,直接顶在了曹丽萍的骚屄上,
也直接顶在了曹丽萍跳动的心里。
两个人紧紧的抱着,谁都没再说话,一个鼻子里闻着母亲身上成熟女人的体
味,一个感受着儿子长大成人的强壮身体,于是心脏跳动的越来越快,曹丽萍都
能感觉到儿子那喷涌的鼻息直接挥洒在自己的身体。
那夹着阴茎的地方,水分越来越多,已经透过那薄薄的内裤,渗透到了儿子
的勃起上,而儿子阴茎传来的一阵一阵跳动,也让她身下的水分,分泌的越来越
多。
男人与女人的乳头,都硬起了,互相顶在了一起,身上身下不停的摩擦,让
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唇舌渐渐交融在了一起。
「儿子,你是不是觉得妈妈很淫荡!」随着亲吻了良久的唇分,曹丽萍妩媚
的说出心里藏了很久的话。
「不,我觉得您既圣洁,又高贵!」小王不是在拍马屁,他是真这么觉得,
他从来没想到男女之前的事情,可以这么触动人的心灵,前面跟女友做的时候,
根本就没有这种感触,每次都是急着发泄就完事了。
今天跟母亲抱在一起,甚至都没有真正的做什么,只是这么抱着,上下这么
摩擦着,灵魂的悸动就已经超越了跟女友在一起的所有时光,小王彻底的沉迷了,
难道这就是乱伦带来的魅力?
随着母亲胯下的水分越来越多,小王感觉自己的龟头顶在了一个小小的洞口,
他知道那是哪里,那是母亲的阴道,那是母亲的骚屄,湿滑的水分,让小王的龟
头轻而易举的顶进了那个小窝,再随着母亲嘴里传来的一声轻哼,让小王心中的
野兽,彻底的觉醒了。
这一次两个人的嘴唇,不再是轻微的触碰,小王伸出舌头,顶进母亲的口腔,
饥渴的攫取着原本属于他父亲才能拥有的津液。
于是两条灵活的舌头,互相的交缠在了一起,你来我往,不分彼此。
曹丽萍感觉到了儿子的大手,慢慢的探入自己的上衣内,那双丰盈的乳房,
也一步一步的被儿子的大手掌握,乳头上传来那一阵一阵的揉搓,让曹丽萍知道
儿子已经不是个初哥。
睡衣,被儿子猛的一把脱去,那对白嫩,终于暴露在了空气中,她本来就没
有穿内衣,她本来就是要来勾引儿子的,那她又怎么会穿上那么累赘的东西?张
开的双臂,紧紧地搂着儿子的身体,按在他平平的头顶,让他的嘴唇,再次吃到
那个小时候吃的东西。
小王被母亲拥抱着,却根本来不及回抱母亲,他很忙碌,他的嘴巴吃着母亲
的乳房,他的双手也把玩着那里,小时候的记忆,在这一刻,回到了两个人的心
中,只是原本的乳汁,变成了他嘴里的口水,黏黏糊糊的,依旧分泌在了两个人
身体那相互交融的地方。
吃着母亲那没有乳汁的老奶,小王吃的无比香甜,好像那里是什么人间美味
一样,曹丽萍也任由儿子在身上施为,哪怕儿子吸的过分用力,导致她的奶头都
有些疼了,可是她知道儿子心里想的是什么,她也愿意给她,谁叫她是当妈的,
当妈的永远都是最疼儿子的,这一点任何儿媳妇都做不到。
捧着儿子的头,让他尽情的在自己的胸脯上驰骋,两条腿依旧紧紧的夹着儿
子的阴茎,小王毕竟不如林峰久经战阵,被母亲夹的竟然想射了,于是他连忙往
身后让了让,可是他让一步,母亲就紧跟一步,依旧紧紧的夹着他的鸡巴不肯放
松,只是一退一进,他就更忍不住了,大吼一声射在了自己的裤裆里。
曹丽萍搂紧了射精的儿子,搂的像是想把他再次揉进肚子里一样。
「妈,对不起!我没忍住!」射精后的小王,趴在母亲身上,沮丧的说道。
曹丽萍哪里会介意,揉着儿子的屁股蛋说道「傻孩子,妈怎么会在意,你是
妈妈的心肝宝贝,这个世界上谁都会埋怨你,唯独妈不会,妈疼你都来不及呢!
呵呵,射出来就好,射出来就舒服了!来,妈妈给你清下!」
曹丽萍说着就起身,让儿子平躺在床上,把他的裤头扒了下来,看着儿子下
面黏糊糊的阴茎,却一口含在了嘴里,将上面的精液,一口一口吃的干干净净,
这下小王就不止是激动了,女友连帮她口交都不肯,母亲竟然愿意吃他射出来的
精液!母爱的伟大,由此可见!
看着母亲那白嫩的大屁股,就在眼前晃动,小王拨开母亲的睡衣裙摆,于是
母亲那湿透的丝质小内裤,就露了出来,只见那个小内裤,下面半个都已经湿透
完了,连裹着阴毛的上半截,都因为来回的摩擦,湿透了半截,小王知道母亲这
时候一定很想要,很想要自己的鸡巴插进她的骚屄,于是他心里更加的沮丧。
曹丽萍知道儿子心里肯定有一些不如意,她知道要如何处理儿子的心情,于
是更加卖力的在儿子胯下舔弄,只要把儿子弄的再次硬起,只要让儿子插进自己
的骚屄,那儿子那一丝沮丧,自然就没有了。
光是靠自己的舔弄明显是不够的,曹丽萍晃着大屁股对着儿子说道「儿子,
妈妈的裤头湿乎乎的,黏在身上难受死了,你帮我脱了吧!」
小王早就想把母亲的裤头给脱了,只是他还不敢,毕竟……毕竟那可是属于
母亲的最后一丝遮拦!等到母亲大人命令下来,小王自然没有什么顾虑了,于是
他急不可耐的伸手去扒母亲的裤头,却因为母亲正跪坐在他身上,给他舔鸡巴,
而没有脱出来。
「儿子,撕了,撕烂了吧!妈妈在给你舔鸡巴,腿不好拿,你直接把妈妈的
裤头撕烂了吧!」曹丽萍在儿子身上,扭摆着自己的丰臀说道。
这下小王如何还忍的住,两只手搭在那薄薄的内裤边,轻轻一扯,母亲的裤
头便扯烂了,于是母亲那块湿透了的丰腴之地,总算暴露了出来,只见母亲原本
应该紧闭的屄缝,因为动情微微张开着,里面的红色嫩肉都看的一清二楚,其实
曹丽萍原本也不这样,被林峰的大家伙插习惯了,阴道口根本就合不拢了。
这小王是不可能知道的,他只以为是母亲动情,所以阴道口张的大大的,好
迎接自己的到来,饥渴的闻着母亲那里散发出来的骚味,小王抬起头伸出舌头,
也往母亲的屄缝里舔去。
一股浓浓腥臊的味道,传入自己的鼻腔,可是小王却觉得那味道简直就是天
降甘霖,不留一丝水渍的,将那股骚水舔舐的干干净净。
曹丽萍被林峰出色的技巧服侍惯了,儿子这种小打小闹还真带给不了她多少
快感,于是她干脆将自己的大屁股坐在儿子的头上,整个的磨了起来!
「好儿子,你……你忍着点……妈的里面痒……像是蚂蚁在爬……哦……痒
死了……你……你别怪妈妈淫荡……妈妈太久没被鸡巴搞了……实在是痒的厉害!」
小王被母亲的屁股压在脸上,鼻子已经没办法呼吸了,只能用嘴喘着大气,
正巧把母亲滴下来的淫液,吃的一干二净。
曹丽萍把个屄缝对准儿子的嘴,不成想菊花却正好对准儿子的鼻子,那被林
峰彻底开发过的菊花,已经松的不成样子了,一下子正好捅了进去,这前后夹击
的快感,让曹丽萍疯狂了,这是久违的滋味啊!
小王也感觉到了自己的鼻子进入了老妈的后花园,不过反正他也不用鼻子喘
气,也乐得这样伺候老妈,于是鼻子插菊花,舌头顶骚屄,小王玩的不亦乐乎。
而且鼻腔里,更是传来了母亲菊花的味道,这里原本的臭味,被一股淡淡的
薄荷味给盖住了。
可是母亲的菊花后面为什么会有薄荷味?难道母亲今天不光要给自己骚屄,
连菊花都要奉献给自己?所以做好准备了?小王想到这里更加兴奋了,动作幅度
也越发的大,弄的曹丽萍浪叫不断,淫水连连。
这倒是小王误会了,曹丽萍自从被林峰开发过后面,就时不时的往后面抹一
些薄荷油,拿假鸡巴捅几下,以防菊花自觉的收紧,林峰下次再插进来的时候撕
裂了,没想到这倒是造成了儿子的误解。
两个男女,一对母子,一个吃儿子鸡巴吃的起劲,一个舔母亲肥屄舔的开心,
完全不顾人间伦理大道,只管自己身心舒爽。
就这样互相舔吃了二十分钟,小王那个射过精的鸡巴,终于又重新焕发了雄
风,曹丽萍看到已经成功,连忙翻转过身体,对准儿子顶上天的鸡巴,坐了下去,
然后两个人都满足的发出了哼哼声。
「妈,你有感觉吗?」小王关心地问道,因为他感觉母亲的屄里虽然热度很
热,可实在是松了些,自己插进去感觉跟插女友的完全不一样,他唯恐母亲嫌弃
自己的鸡巴小,因此想用劲顶到头,于是跟个打桩机一样,顶个不停,一番下来,
倒是折腾的自己气喘吁吁的。
「有有,怎么会没感觉……儿子的鸡巴插在妈妈的骚屄里,妈妈舒服都舒服
死了!」曹丽萍嘴上说的跟身体感受到的完全是两回事,她的屄洞,早就被撑大
了,儿子的鸡巴插在她身体里,感觉是有的,可是舒爽程度,完全跟林峰插她的
时候不能比,如果说那个是大餐的话,这个只是餐前小点。
虽然肉体的感觉就是这种,可是心里的感觉却正好相反,当儿子的鸡巴插进
去的那一刻,这种乱伦带来的心里刺激已经让曹丽萍快要到高潮了,等到儿子那
个小却硬的鸡巴,在自己的屄里一动一动,顶到自己子宫的时候,儿子小时候从
肚子里生出来的那一刻,又再次浮现在自己眼前。
而且随着儿子的每一下抽插,儿子在自己的回忆里,也在逐渐的成长,慢慢
的,从一个哇哇学步的小娃娃,长成会叫妈妈的大男孩,再到他第一次逃课,第
一次谈恋爱,最后变成了男人,变成了躺在自己身下的男人,从那坚硬的鸡巴,
就知道这个男人已经长大成了人,如今做母亲的就要放儿子去远行,也不知道再
到哪一年哪一月才能再见到他,于是,坐在儿子身上挺动的母亲,止不住的流下
了两行热泪。
「妈,你怎么哭了!」小王心疼的说道。
「没……没……没什么……妈是想到你要出国了……离家那么远,妈没办法
再照顾你了……妈把你的后半生,都托付给了别人……希望……希望你和她能长
长久久的生活在一起,妈……妈在这就觉得放心了。」
「妈,怎么现在你突然想起这些了!」小王一时转不过弯,他想不明白,怎
么母亲跟自己正操着屄的时候,突然想起这么些乱七八糟的。
他不明白母亲虽然坐在他身上,坐在他的鸡巴上,可是母亲毕竟还是母亲,
这是天下所有的母亲对于儿行千里的担忧,这并不因为母亲跟他之间正做什么而
改变,这是母爱的天性,这是每一个母亲对儿子最深刻的爱!这种爱绝对是超过
了男女的情爱,也正因为他是个男人,所以他不会懂,虽然他不懂,可是他能看
出母亲对他的关心,也能看出母亲此刻的状态是多么的母性,因此,乱伦带来的
欲望,更加的强烈了,毕竟,她是他的亲生母亲!而他的鸡巴,也正插在亲生母
亲的屄里!还要,还要把他的子子孙孙,射进那个曾经孕育了他的地方。
这一夜,两个人做了一次,两次,三次……一直到窗边的天色蒙蒙亮,曹丽
萍才将儿子半软的阴茎从自己的骚屄里放了出来,她知道,儿子终将要离她而去,
小王起床刷洗,拎着自己的行李箱,腿软的一步三回头,看着妩媚含泪的母亲,
他知道他的心里,永远都会有她一个位置,这个位置,将永存!
曹丽萍捂着自己的肚子,那里面灌得满满的都是儿子的精液,也不知道此时
此刻有没有一个小生命在她身体里成长,她想从别的女人身边夺回自己的儿子,
可她又知道,为了儿子以后的幸福,她不能这样做,于是她在他临走前的一天,
把自己彻彻底底的献给了自己的儿子,她身上的三个洞,全都留下了儿子的痕迹,
至于儿子的精华,更是牢牢的锁进自己的子宫里。
直到儿子坐上了出租车,曹丽萍依旧目送着那辆车渐渐远去,看着车里依旧
在回头看着自己的儿子,她企盼着,儿子下一次的回家,回到这个家,和他出生
的那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