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舅妈的不伦亲情第二部】(12)

                12
  我和朱明把身上带的手机手表这些都放下,走出去在走廊尽头过了一道安检,进入了一个不大的会议室,大概是容纳三四十人的样子。会议室里已经有大概十多个人了,大部分都穿军装很少几位没有,大家正襟危坐,只有坐在中间位置的一位年长的军官,跟朱明和我点了下头,我们在最后一排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出乎我的意料,会上并没有对参会人做介绍,也没有人扭头看我这个陌生人似的。只是由一位比较年轻的军官用PPT做了15分钟的情况简报,我第一感觉是这PPT的审美简直一塌糊涂啊。
  情况简报听起来跟我也没什么特别关系,意思是有境外间谍团伙,在国内发展情报线人,甚至鼓动境内青年加入其组织,通过腐化、诱骗、恐吓等手段,然后为其刺探我方政治、军事和经济情报。接下来举了几个被渗透的单位,但没有说全名,军事和非军事单位都有。要求与会部门加强警惕,做好安全防范和异常上报等等,结束后又播放了大约10分钟的剪辑过的视频,列举了几个案例,被抓获人,单位,事由等等。
  我一脑门子雾水地听完这篇没什么营养的流水账,跟着散会的人一起离开会场,与会者显然有互相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但大家都没有吭声,只是微笑地点头、握手等,就各自离去了。
  回到房间后没多久,房间电话响了,朱明让我去他房间(就在隔壁),我赶紧过去了,看到主持会议的那个年长军官坐在他房间的沙发上。我看到他的军衔,赶紧敬了个礼。
  那个军官微笑着和我握手,说我姓梅,叫我老梅就好。他直入主题地说,今天的情况简报会,是不是觉得很无聊,我直率地点点头,其实心里也在想,要为这么个会,完全没必要半夜神神秘秘跑到这里来。
  梅点了一支烟,说其实今天的会是开给某几个人的,但为了障眼,就多叫了几个人。不过今天的主要任务是向你交代的,组织上的计划并不像会上所谈的那样只是防卫性的,而是进攻性的,我们经过研究,打算由你来担负打入敌人这个组织内部的重任。
  我有点惶恐地站起来说,我担心我阅历,能力不足,会影响计划成功。梅示意我坐下,说选择你是有道理的,首先你身上兵味儿很少,这是好事,容易取得敌人的信任;其次你的历次考核和考察都是在严格范围内进行的,结果让人满意;第三你的个人经历和当前生活状况,十分符合相关人设需要。你也无需要做多么复杂的工作,只需要打入敌人内部,慢慢接近并掌握该组织的决策核心,摸清对方的情况。为了不使你暴露,除非极个别情况,我们不会激活你,你只需要潜伏并掌握相关信息,在适当时候,我们会收麻袋口的。
  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说可是我怎么开这个头呢。梅把烟掐灭,很严肃地说,我们有很可靠的情报,对方组织正在接近和考察你,并设置给你的陷阱和机会,所以你后面的生活会有一个变化,你自己多留心,在适当时机,我们会有合适的联络办法给你相关提示。
  朱明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先告诉你敌人的第一步棋吧,那个李家老大,会接近你,你顺水推舟和他合作就好。
  我大惊失色,说难道他这样的人是间谍,脸上都写了自己是坏蛋的那种?朱明面无表情地说,这个你自己去考量,但他会是这件事的起点。
  梅首长交代好任务就先走了,我在朱明房间里又坐了一会儿,朱明说,明早会有车过来接我送到地铁站,让我自己北京逗留一天后,自己坐地铁去机场或者车站回S市。
  他重重拍了下我的肩膀说,从明天走进地铁站的那一刻起,组织上就不会再主动联系你,但我们会通过情报渠道密切监视你的动态,在适当的时候给你帮助。后面全靠你胆大心细了。
  我心里有很多问号,实在忍不住了说,朱叔叔,我可以问几个问题吗?朱明说好,但我能够回答到让你满意的一定不多。
  我说除了今天的情况简报,还有更多的情报信息吗?朱明说当然有,但很多信息无法判别真伪,就不拿出来了,还有一些确定性的情报信息,会在合适的时间传达给你。你开始走进这个局的时候,知道得越少越安全。
  我点了点头,问为什么这件事和部队有关系,还给我发了这身衣服。而你们两大强力单位的联合计划里,我却是要在自己的国家潜伏。朱明沉吟了一下说,这个也可以不瞒你,我们现在比较确信我们内部是被敌人渗透了,因为我们在侦破这个组织的过程中遭遇了非常多的意外和挫折。所以从一开始对你的培训和招募等都是在暗地中进行的,今天军装参会也是为了不引人注意,为了你的绝对安全,后续的情报联络工作也是由部队上来和你进行。
  虽然这事听得我有点心惊肉跳,但我还是觉得我的第三个问题不必再问了。妈妈是在情报单位呆过的,她看到我的状况,肯定明白了我会被派去执行的任务种类,但这恐怕早已是组织上的决定了,妈妈跟朱明的求情恐怕也无济于事了。
  朱明很复杂地看了我一眼说,小一你也别有太多顾虑,也别把自己想成潜伏特工什么的,一切你都正常生活工作,事情自己会向前发展,我们不会要求你做有暴露自己或者冒险的事,因为在破获这个组织核心之前,所有的损失都是在可控范围内的,你无需对此担心。你完全可以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为完成任务,毫不犹豫地做任何事情。
  朱叔叔起身给我拿了几板看上去很普通的薄荷润喉糖,说这个你带在身边。我看了下好像没什么特别。朱明说这个是特制的薄荷糖,看上去是没什么特殊之处,也检测不出什么。唯一的作用是对主流的毒品都有一定的免疫作用,当然敌人要发展你加入,肯定不会让你染毒瘾。但可能在涉毒行动中,你有一定的接触风险,你含服这个药的时候,如果敌人给你的烟,饮料或者其他介质里放了毒品,你会尝到一种很特殊的苦味,这让你自己会有所警觉。
  我有点沉重地拿好药,离开了朱明的房间。
  两天后,我坐高铁回到了S市,中间妈妈和小姨问我哪儿去了,我说北京有个同学这里有点急事,已经办完了马上回S市,但我到达S市的当天,妈妈还在,小姨已经回去销假上班了,这让我和妈妈的心情都多少有点复杂。
  在我去北京的几天里,妈妈去找了吴书记,哦不,现在已经是校长助理了,吴老师给她的答复让我们都很意外又在情理之中,因为之前的院系筹建和合作是由于伯伯企业支持和援助的,于伯伯生病后项目被重新评估了,虽然也还要继续,但规模和内容做了一定的调整。原定4月的出国培训改到下半年了,而且时间也缩短到了两个月。所以现在也不着急劝说我参与了,反而发愁的是怎么安排这暑假前的几个月,因为我去意已决,如果不在学校里正常出勤工作,那时候资格问题真的是大问题了。
  所以吴老师的办法是由一个市内教育口的清水衙门出面将我临时借调,让我离开学校暂避风头,至于这个衙门也没什么事,我可以自由做我的事。
  妈妈很感慨地说,那个吴老师,是真的一心在为了你的前途着想和努力啊,你可千万不能辜负老师的一片苦心哈。我也很感动,但在事业单位干活真的是拿钱少,再加上工作没劲透顶,这一段我已经想明白了,到马哥公司去上一段时间的班再说。
  妈妈和小姨帮我看好了一套房子,虽然她们也准备不了少钱,但在S市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也是杯水车薪,房子在远郊区,我陪妈妈过去看过,签了合同,交了首付,又去办理了银行贷款。整个过程我是麻木的,对我这样一个工作和未来都很不确定的人来说,我实在是无心也无力去研究一个正常房奴要研究的各种套路,但好歹有个写了自己名字的容身之处,感觉还是不同的。
  我送妈妈走的那天,妈妈感觉到我一直以来的情绪低落和游离麻木,想和我聊聊,但又知道不可能谈得太深,叹口气欲言又止。我心里只是想的万一我有个三长两短,爸爸妈妈谁来养老送终呢。
  我答复了马哥的邀约,但跟马哥说我想先休整几天,马哥说你小子真是在事业单位懒散惯了,我看你自从回国就没上过正经班,还休息个大头鬼,我只好无奈地编了个生病的理由搪塞过去。
  我去舅妈家里小住了几天,舅妈已经全好了,除了不能剧烈运动,走路跑跳和正常人没什么差别,但开始要回单位上班报到。于妈妈的肚子更大了,人也更累了,需要经常休息。家里李妈一个人确实忙不过来,好在白天有个固定的护士能帮把手。
  其实对舅妈一家人,我心里有点矛盾的。来自小姨和妈妈或明或暗的阻力让我为难倒也还是小事,更重要的是我的工作和身份的特殊性,任务一旦启动,如朱明所说,这些和我亲近的人都会是我的潜在被敌人利用的弱点。
  就在妈妈走的那天,于伯伯的病突然有了转机,他渐渐从几个月的昏迷中开始缓慢地苏醒,神志和神经功能以每天可见的进步在逐步恢复,这让一直以来心情压抑的于妈妈喜极而泣,我在于伯伯家里的时候,也一直尽量陪在于伯伯身边,从简单陪他说话到读报念新闻这些,于伯伯除了肢体活动上面进步不大,精神和神志在慢慢变得清明起来,这让大家的精神都为之一振。至少从前的各种提心吊胆的劲儿,缓和了许多。
  周六和舅妈家一起吃过饭后,我向她们道别,说要住到自己的房子去,而且从周一开始起,就要到马哥单位上班了,可能会比较忙,周末会尽量过来。于妈妈和舅妈愣住了,因为房子和工作的事之前没跟她们交过底。舅妈沉默不语,但于妈妈马上反应过来,说你的新房子装修味道肯定重的很,起码得晾2—3个月,而且住的那么远,每天上下班路上单程就得一个半小时以上,不如就先在这里暂住一段再说。
  于妈妈说的还是有道理的,虽然买的是全装修房,但那个味儿的确还厉害着,所以我推脱了下,也就答应了。心想如果任务开始了,再离开不迟。
  礼拜天舅妈带我上街给我买衣服,以前我都穿惯休闲和运动的衣服了,舅妈坚持要给我准备几套商务正装,我才发现名牌的衣服价格也真是吓死人,西装成套的没有几万下不来,这让我咂舌不已。
  马哥的公司确实搞得风生水起,马哥忙得焦头烂额不说,齐馨儿带的那一拨市场部的美女也是天天忙得团团转,这让我刮目相看,以前我还以为这一帮国色天香、身材热辣的美女们是用来当花瓶使的,现在看起来真不是,忙起来也是做牛做马累死累活,无暇他顾。这让我之前心里绷紧着的一根弦多少松了点。
  我又回到了久违的技术岗位,技术和产品是马哥一手抓的,看得出这让他本人非常疲惫,他很耐心地带着我参加所有的项目会议,技术讨论,产品设计和分析的工作,目的是把我给拔苗助长,尽快上路。我也加倍地花时间和心血地学习项目管理和公司核心技术体系的内容,争取能为他分忧,毕竟他给的报酬和信任是无比优厚的。
  可能是我天生的随和性格使然,技术团队成员们之前对我的戒心和警觉慢慢都放下了,很快和我称兄道弟地热乎起来,这让马哥更加满意。
  公司在以飞快的速度扩张,分公司同时在若干城市迅速开设,总部这边也越来越庞大,除了技术和产品部门分离,运营客服部门也迅速壮大起来,形成了几大体系。
  我非常崇拜马哥,我觉得他的战略眼光和产品能力真不是盖的,能看到理解到常人不能理解的角度,以前觉得他讲话浮夸,没事就画饼,现在感觉到这还真不是画饼,而且公司发展的速度,比他吹的似乎还要更快,更好。我只有潜心地认真学习,才能跟得上公司的脚步。
  每天我准时在6点醒来,然后简单早餐后推于伯伯的轮椅出去散会儿步,8点左右出发去单位,三刻钟左右到单位,然后开始一天打仗般的生活,直到晚上快10点才回到家。李妈一般都为我准备好了夜宵。吃完后万分疲惫的我就在洗澡后睡觉了。
  这样的日子,很快一个多月就过去了。这期间于妈妈和舅妈并没有任何逾越亲密界限的表示和来往,好像之前和她们之间的交集就只是一场梦而已,又好像她们生怕在这个方面予求予取会让我从她们的视野中瞬间消失一般,大家的关系开始变得微妙。唯一让人高兴的,是于伯伯的身体恢复得越来越好了。
  我觉得我似乎完全进入了新的生活和工作空间,虽然忙碌辛劳但稳定而有规律。
  直到一天晚上,公司的同事在一家饭店聚餐,我中间出来去洗手间,竟然意外地在洗手间旁遇到了手里拿着一支烟,看上心事重重的周妤。
  周妤并没有看到我,她一直在望向窗外,看来她不是来找我的,大概也在这里吃饭罢了。我跟她眼神交汇了,但她的眼神中只有一丝惊奇,又恢复了之前的黯淡。我对她如此冷漠的态度不禁产生了很大的好奇,但毕竟是厕所相遇,不知道怎么问候她,有点愣住了。
  周妤撩了撩头发说,你愣着干什么,你先去上厕所,别跟我聊天聊得尿裤子了。
  我出来后周妤已经把烟掐掉了,抱着双臂靠在旁边的栏杆上,很冷漠地说,我已经和李二分开了,我现在找的工作上班,就在这家饭店的管理公司。
  这时我才注意到她的着装,算是某种制服吧,样式和剪裁还可以,但跟她之前浑身高档名牌各种精致大气是完全不能比了,至少下来了三个档次。她的脸色也很沧桑和疲惫,看得出是被生活所折磨。
  我点点头,心想既然你是这家饭店管理公司的,恐怕不适合和顾客聊天吧,就客气了下说,你要是忙,改天我请你喝茶聊聊。
  周妤嘴角轻蔑地笑了一下,好像又是那种无奈和迷惘的感觉。她轻声地说,不必了,你要是想泡我,就来找我,这种喝茶谈心的事,就免了吧。
  我正中下怀,礼貌地给了个微笑,然后就打算道别撤退了,周妤突然说了一句,你知道李家老二现在的女朋友是谁吗?我下意识地摇摇头,但心里却突然有了一点预感。果然周妤说的就是我想猜的,陆颖。周妤摇摇头,像是想摆脱某一段不愿追忆的往事,又重复了一下说,你想要我了,就微信找我,你随意。
  我实在没想到周妤用这个态度跟我说话,好像是对待一个还过得去的炮友一般,我只好客气地说,你自己多保重啊,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吱声就好。
  周妤没有理我,管自己走开了。
  李家这个敏感词一下让从前的事又回到心头,让我心里多少有点沉甸甸的。如果如情报所说,他们要来接近我,陆颖肯定是一块合适的敲门砖,但为什么李二要找了陆颖做女友,踢掉周妤呢。想不太清楚。
  不知不觉间,可能是有心事的原因,我被灌了不少酒,被齐馨儿揪着她部门那个身材火辣的小少妇和我合唱《因为爱情》,虽然是大庭广众之下,但美女在怀酒精作怪,我都差点要兴奋起来,市场部的女孩们都要摸我的腹肌,吓得我缩成一团,生怕被大家发现。
  一个酒精过敏全程滴酒未沾的女同事,恰好住在舅妈家区块,她开我的车送我回家。这是一个比较含蓄的妹子,所以一路上也没什么话。车开到车库后,她问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我说啊没有,她微笑说,别人喝酒都喝嗨了,你是越喝越郁闷的样子,酒后话也不多。
  我努力想自己走回去,但确实脚步比较飘,妹子就把我一路扶到了舅妈家门口。因为薪酬高,齐馨儿挑人的眼光很高,这个姑娘身材长相气质都很出色,更让我惊奇的是竟然力气也不小,几乎是整个地把我这个人架着在走却一点都不费劲,我半靠在她身上,闻着她身上那种女孩的幽香,感受她细嫩光滑的肌肤,觉得心底里的欲望在萌动,但还是极力在控制着。
  我把钥匙给丢在车里了,所以妹子帮我按响了门铃,开门的是敷着面膜的舅妈,因为她的脚不能用力,妹子直接把我扶进了客厅扔在沙发上,礼貌地道别而去了。
  舅妈给我热了一碗李妈煮的汤,用热毛巾给我擦了把脸,在我耳边问说,你怎么上楼啊,我可扶不动你。我说我缓缓就好,自己上去。舅妈说要么我让那个女孩把你扶上楼吧,我迷迷糊糊说也行吧。舅妈揪着我的耳朵说,你动什么歪脑筋呢,人家早走了。
  舅妈坐在我身边,用身体多少支撑着点我不至于歪倒。我的酒意上来了,脑子里像蒙太奇一样,现在回忆起来的周妤的OL着装,纤腰丰臀和长腿,当时谈话时候一点没在意,现在却过电影一般浮现,那个身材火辣少妇被大家起哄和我半拥抱着唱歌的情形时从上往下看到她丰满白皙的一对大奶子和那深深的乳沟,送我回家女同事紧紧搂着我的腰支撑我的情形,还有陆颖和我的两度春风,她痴痴地看着我的样子,随着回忆都涌上心头。
  这时舅妈的声音又在耳旁响起,她轻拍了下我的裤裆部位,说哎呀,你也太不像话了,就提到你的女同事,你就这样了。不用说,我自己都知道我久疏战阵的下身,已经坚硬如铁,把西裤都顶起了一个帐篷。
  舅妈这时却站起身来拉我的手让我起来,说你赶紧的吧,马上李妈洗完澡出来,你就要露馅了,你还是赶紧到我房间去吧,我可把你弄不上二楼。
  我脚步飘浮地被舅妈带进了她一楼的房间扔到了她的床上,她的脚手术后为了方便行动就住在一楼的一间客房里,在李妈的房间隔壁。
  我趴在床上,听到房门外李妈和舅妈说话,舅妈说小一喝多了,让他先睡这里吧,弄不上楼了,李妈说那你赶紧上楼吧,小一我来照顾,舅妈说不用不用,你先休息,我来吧,我弄好他自己上楼去。李妈说哦,那你上楼慢一点,就走开了。
  舅妈闪身走进房间,说我看你也别洗澡了,直接脱衣服睡觉吧。我说好,不过我自己来吧,躺一会儿我就好了。
  舅妈没理我,上来把我摊平,把我的衬衫西裤都扒光了,只剩一条内裤。其实自从我住回来之后,我和舅妈,于妈妈相处很有点相敬如宾的感觉,如此近乎赤裸相见还是头一次。舅妈用热毛巾给我身体简单擦洗了下,然后停下来说,你下面还那么挺着,要不要帮你擦?
  我含糊着说没事我自己来吧。舅妈却叹了口气说,真是长大了,还知道害羞了,把我的内裤脱了下去,我的阴茎弹性十足似地跳出去,高高地昂起头站立在那里。
  我感觉到热毛巾轻轻地敷上了我的肉棒,舅妈的脸应该贴得很近,因为我似乎感觉到她呼吸的热气,我听到她小声地说,嗯,还算乖,这里没有乱七八糟不该有的味道。
  我辩解说,我很注意卫生的,洗澡换内衣很勤的。舅妈却掐了我一下大腿说,我说的不是那个。
  我心头一热,手伸出去,正好摸到了舅妈的柳腰,舅妈身体抖了一下,说别乱摸啊,又不老实了。我没理她,顺势搂住了她的腰,舅妈也紧紧地抱住了我,还用大腿夹紧了我的腰。
  我追着舅妈的红唇就亲下去,舅妈用湿润的嘴唇对付了我一下,躲开说,酒气太难闻了,不喜欢。一只小手却伸到我腿间,轻轻地撸着我的肉棒,说我喜欢这里,没有酒味。
  我发狂地亲吻着舅妈的脸颊,脖子和头发,一边把手伸进她的睡衣抚摸她的饱满的乳房。舅妈小声呻吟着,说只许亲亲摸摸,不许再乱来了。我一边用手伸向她的臀部,感受那久违了的滑腻柔嫩丰满的手感,一边问道,为什么?
  舅妈附在我耳边说,隔壁就是李妈的房间,这里隔音差,老人家睡得浅,被你咣当咣当要弄失眠了。
  我没有说话,只是揉捏着舅妈的肥嫩柔软的屁股,感受她两股间也在逐渐升腾的热气。
  舅妈抓着我摸她屁股的手不让我继续行动,说你一定要吗?我说嗯。舅妈说那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你爬也得爬上楼回自己房间去,你行不行?
  我说我肯定行,舅妈说你别逞能,我的脚不能吃力,可不能像今天的美女那么搀扶你。我说你放心吧。
  舅妈拿了一件她的女士睡衣给我裹了一下,扶着我慢慢地上了楼梯,向我的房间走去。这时书房的门开了一下,于妈妈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了个正着。我都觉得舅妈的呼吸一下子急促了,结结巴巴地说,小一喝醉了,本来让他睡一楼的,他非要上楼。
  于妈妈表情非常自然地点点头,叮嘱了一句,莉莉你费点心照顾好,然后走进了她的卧室。
  我回到自己房间,瘫在床上,舅妈关上门仰头大笑,说你穿着女士睡衣的丑态可是被人看了个到位,比光着还丢人。
  我一把拉着舅妈倒在我怀里,一边亲吻一边爱抚着她的身体。舅妈一边脱掉自己的睡衣,一边拉起被子把我和她盖起来,捏着我的耳朵说,你这是酒壮怂人胆,你要是不喝这点酒,就根本不敢上手是不是啊。
  我掀开她的衣襟,大力地吸吮她粉嫩的乳房,奶头已经在刺激下昂然勃起,随着呼吸不停地翕动。舅妈的手早伸到我的胯下,快速地撸着我好久没有真正满足过的肉棒。
  不过因为舅妈的脚没有完全好的原因,加上我有点酒多了,最终两人也不能用太疯狂的姿势,只好是她背向我侧躺着,我从她的背后,用小腹顶着她的柔嫩雪臀,将硬挺的下身戳进她泥泞湿滑的花瓣中。
  这种姿势的优点是省力,缺点是使不上力。但舅妈显然期待许久了,她不停在身体下扭动着,自己用力向后挺着臀部追逐我的肉棒,也许是我的感觉,觉得她里面的吸力和握持力都比以前更强了。
  我把手伸到前面,用手指沾了点她的爱液,然后轻轻地捻着她的阴蒂,舅妈闭上眼,呻吟得更用力了,阴蒂的按摩让舅妈迅速地到达了高潮,在浑身不自觉地颤抖中,她的下身反复夹紧放松,最终在一声长长的满足的呻吟中,停止了扭动。
  但这样的力度和节奏没法让我射出来,舅妈喘息了下说,要么我用嘴吧。我轻轻地拔出我的肉棒说不用了,射不射也没太大关系。舅妈扭过身钻在我的怀里,一边轻抚着我的肉棒一边说,太久没那个了,刚才感觉特别好。你那个进来的时候,我就觉得我想要尿出来了。
  我亲吻着舅妈的脸,问舅妈怎么脸色有点憔悴。舅妈说嗯主要是前一段养伤在家,很闷,心情也不太好。我说那其次呢,舅妈亲了下我的脖子,有点害羞地说,女人总是需要滋润的啊。说到这里,舅妈用她的两条玉腿,狠狠地夹了一下我的大腿。
  我抚摸着她的柔柔弹弹的屁股,说但你又一副经不住的样子。舅妈脸红了,说你讨厌啊,我是怕伤到脚,再说了,你那个也老不射老不射的,我也愁啊。
  我挠挠头说大概喝了酒,有点不敏感吧。舅妈捏了下我的肉棒说,我的脚不敢乱动,我躺着你爬上来我帮你吃出来吧。我说好,就换了69的姿势,轻轻趴在她身上。舅妈张开双腿,下面湿淋淋的红嫩花瓣诱人地半张开着,我上前把舌头贴到她热烘烘的阴户上,享受着她滑嫩丰满的大腿和小腹夹击下的诱人花瓣味道。
  与此同时,舅妈含住了我的鸡巴,然后抱着我的屁股,用力吞吐着我的肉棒。舅妈灵巧的舌头和温热的小嘴里传来的快感真的不亚于阴道的感觉。她一边用嘴裹着我的鸡巴套弄着,一边用舌头灵活地舔着我的龟头。我也低下头,用舌头和嘴唇亲吻吮吸着她的美丽花瓣。
  我下意识地像操逼一样地捅着舅妈的樱桃小口,舅妈毫不避让,加大了吮吸和舔弄的力度,嘴巴到底比阴道灵巧得多了,在她奋力地吮吸下,我很快就忍不住了,感觉浑身都紧绷了,把一大股精液狠狠地射进了她的口腔和喉咙。舅妈用力地含住我的肉棒,把精液吃得一干二净,一滴都没有漏到外面。
  舅妈紧紧地搂着我,说你抱我睡觉吧。我心想这不太好吧,却没说出口。舅妈像是知道了我在想什么,她嫣然一笑说,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然后脸红了一下说,只要你不嫌弃,我就一直跟着你。
  我感觉舅妈好像有话要对我说的样子,但射精后的我非常疲倦加上酒意袭来,就搂着她很快睡去了。
  然而我却做了一晚的噩梦,我一直梦到我在跟人生死搏斗,但恍惚间看到舅妈和于妈妈被挟持做人质,被人用刀比划着,舅妈却在喊着别管我自己快跑之类的话,脑子里嗡地一声不知如何是好,那边妈妈过来助力打跑了坏蛋,但拉着我逃跑,离舅妈和于妈妈越来越远,她们的脸都变得模糊了。
  醒过来的时候天正蒙蒙亮,舅妈还在熟睡中,一头长发批洒在枕头上,手搭在我的腰上,两条玉腿紧贴着我的身体。我轻轻把她的手脚挪开,爬起来洗了个澡,换好衣服出门,正好遇上李妈端了早餐要给于伯伯送去,我就接过了送了过去。
  于妈妈并没有和于伯伯睡在一个房间,她已经穿戴整齐坐在于伯伯边上为他用毛巾擦脸,我陪他们吃好早饭,推于伯伯出去转了一圈。于伯伯的心情很好,表情也很安详,他开始不需要我给他读报读新闻,而是可以自己听电台的新闻节目了。
  中午午休的时候,齐馨儿神秘地跟我说,下午要来一个大客户,非常有钱,听说还是美女,你要不要跟着我们见一下。我说啊,不必了吧,我是个技术宅,跟你们做业务的不一样,人家一眼就看出是冒充的了。齐馨儿眉毛挑了一下说,别这么不自信,你这硬件条件摆着呢,你要是愿意做客户关系,指不定比我们强多了呢。再说了,女客户肯定是看了帅哥才有感觉啊。我连忙推辞,说可别扯了,我要是那种脑子活络的,马哥还不剁我了。齐馨儿用手戳了下额头,说你笨得要死,你若是那种人,你马哥要高兴得笑死,这个公司里他最信的就是你,我们这些,都不在他眼里呢。
  下午在和技术同事开项目会的时候,齐馨儿嘭的一声推开门进来了,她脸上的表情有点古怪说,周一帅哥,跟我去见客户去。我皱了下眉头,刚想说中午不是说断了嘛。齐馨儿换了一副笑脸说,好我的周大少爷,这可不是我要拉你来站台,人家美女认识你,指名道姓要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