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舅妈的不伦亲情第二部】(13)

             13
  来人不出意外是陆颖。
  上次和陆颖见面,也不过才三个月左右前。和上次见到的打扮入时的样子相比,今天的陆颖却多了一份高贵和精致。甚至我从同样时尚娇艳的齐馨儿眼里读到了瞬间闪过的羡慕和嫉妒感,虽然我是个时尚盲,但也能感受到陆颖浑身上下的名贵穿扮和奢侈妆饰散发出的那种扑面而来的新晋土豪感。
  但陆颖的举止并不生涩,她很有风度,老练地与握手致意,展现出一种虽然年轻,但也非常hold得住的气场和姿态,这让我刮目相看,心里暗想什么样的历炼把陆颖这样都练出来了。
  我简单地与陆颖寒暄了几句,齐馨儿就知趣地说你们叙叙旧,我出去给陆总泡壶茶,拿点资料回头过来先退出去了。
  齐馨儿走了我们反而没话了,因为也的确不用客套了。但不客套好像也不知道说什么,从何说起。陆颖站起身走到窗前,VIP室这里落地窗外能看到大半个S市的风景,陆颖只看了几眼,回头对我说,「我今天来不是专门找你的,是我有业务要办,正好你在,就打个招呼。」
  我深吸口气,想的却是,难道李家现在又打出了陆颖这张牌吗?嘴上说,我明白,你要真找我,微信、电话方便得很。
  陆颖嗯了一声说,你们公司的业务现在做得很好啊,我以前以为小一哥哥你是个搞专业研究的人才,现在看起来从商也不错呢。
  我说你弄错了,我还真的没有从商,我在公司是做技术的。陆颖回头嫣然一笑,说做技术还穿得这么帅,我本来想说这是我舅妈给我打扮的,话到嘴边咽下去了。
  我突然想起那天酒吧的事,说你现在是不是那家**酒吧的老板啊。陆颖点点头,说我不是什么老板,更不是什么富婆,我最多算个职业经理人,那家酒吧也是李家的产业,今天我来这里,也是代表他们来谈生意的。
  陆颖坐回座位,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也许是身体前倾的原因,我看到她低胸的上衣里一对丰满的乳房呼之欲出,诱人的乳沟若隐若现。陆颖很快就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她掠过一丝羞涩的神情,低声说,我跟你讲过的,我去做了胸部塑形的。
  我觉得现在显然不是想入非非去YY她的隆过的胸是多大,什么形状的时候,但确实感觉到胸部变得丰满后的陆颖韵味十足,既有花季少女的清纯,又多了一份成熟女人的魅惑,像正当时的蜜桃,魅力十足。
  陆颖微笑了一下,上次我遇到你以后,又发生了很多事,小一哥哥你要什么时候有时间,我约你出来喝茶,我再讲给你听吧。我嗯了一声,并没有正面回答。陆颖却歪着头说,我以后是你们公司的客户了,顾客是上帝啊,你不会拒绝的吧。
  我笑着说,那你就错了,我的服务对象不是直接客户,我们技术团队的服务对象是公司内部,服务客户的是齐总这样的,对你有求必应的是她们,不是我。
  陆颖吐了下舌头说,那也何难,我把这个要求提给你们齐总,她总会做你的工作吧。
  这时齐馨儿敲门进来了,还带着那天送我回家的姑娘,捧着一些材料和册子,说陆总您久等了,我和我同事小田跟您介绍下我们的产品和服务内容吧。陆颖恢复了正襟危坐的姿势,说好啊,麻烦你们了啊。
  我见状起身说你们聊吧,我得先忙去了就管自己出了门。
  我倒了杯咖啡到自己桌前坐下,齐馨儿风风火火过来了,口中忙不迭地说,哎呀我的周大帅哥,你这谱儿摆得太大了,把人撂下就走了啊。
  我微笑着跟她说,这个客人很nice的,她不会为难你或者给你脸色看的对吧。齐馨儿点了点头说那倒是,她挺配合的,不过越是这样我越不好意思啊,这么的吧,我们已经谈好了,她现在去洗手间了,你要不过来我们一起送送人家。
  我还没开口,就把齐馨儿揪着衣服给拽起来了,只好和她一起去电梯间,跟陆颖道了下别。陆颖满面春风地开玩笑说,你们公司把这么有魅力的帅哥弄去写程序,可真是浪费了呀。齐馨儿故作妩媚地瞧了我一眼,说我马上就去跟老板谈,把他调到我们市场部来服务客户。
  下班后齐馨儿跑过来神秘地对我说,你知道老板给我什么指示了吗?我开玩笑说给你什么指示关我什么事啊,你们走阳关道,我们走独木桥啊。齐馨儿说我这人执行力特强,送走陆颖就去汇报了,老板最高指示,说市场部可以在必要的场合下借用我一下,也让我跟你说一声,其实可以培养和挖掘一下做市场工作的潜力,能力多样化一点。
  我皱了皱眉头,说讲良心话,我现在岗位的工作我都胜任不了,哪有什么闲工夫去多样化。齐馨儿蹭地一声坐在我的办公桌,两条丝袜下的美腿来回荡着,说要么你索性胜任不了算了,来市场部工作吧。
  我的眼神避开她那双漂亮修长的大白腿,说别了,今天的事是偶然,恰好客户认识我而已,我可不擅长这种场面,我就当你是给我戴高帽子了,领情了,我还是研究我的技术。
  齐馨儿昂起头想了一下,说其实我回忆了一下吧,你除了有点被动,场面上的表现还是很好的,有种先天的比较温和和可靠的气质,也许你这下还打开了自己的另外一扇门,发现自己适合做这个工作呢。
  我笑着站起身,说我要去开夕会了,你别拿我寻开心。齐馨儿说等等,我还听说了你的八卦。
  我心里有点紧,思考她能从什么渠道打听到什么八卦。齐馨儿凑上来说,听说你之前挺受女孩子喜欢的,其实啊,能吸引女生的,也能勾兑客户,原理差不太多,你真的可以考虑试试。
  我没理她,客气地和她道别,开自己的会去了。齐馨儿嘟着嘴,念念有词地离开了。
  夕会开完后,有个哥们突然冒出来一句,周总,你不会真的去干市场吧。大家楞了一下,然后就是哄笑。我给弄点有点臊,说什么半毛钱关系都没的事,我只会干点小技术而已。那个发话的兄弟说,下午他们市场部都在说这事呢,说齐馨儿跟老板要人,好像老板点头了。
  我说赶紧散会吧,别扯犊子了,我自己能干啥我自己知道。另一个年长一点的笑着说,周总这人才品貌,当然干市场也绝对埋没不了你,不过呢,咱公司那帮搞市场的,都是卖笑吃饭的……
  齐馨儿微信来说陆颖晚上邀请我们俩去她的酒吧喝酒的时候,正好舅妈微信问我几点下班,要不要来接我。我回绝了齐馨儿,但她马上电话过来了,半是央求半是要挟地要我以工作为重,以公司为重。虽然我觉得其实拒绝掉也不会影响什么,但我还是勉强接受了。
  我们如约来到了上次给我免单的那家酒吧,陆颖给我们俩找了个位置,让我们随便想吃点喝点什么,然后就自己忙去了,说稍晚点过来陪我们。齐馨儿自然是满脸春风,说那我可不客气啦。我有点不快,看我自己的手机,没接茬。
  陆颖走了,齐馨儿推我的胳膊说,大少爷啊,你不带这么耍威风啊,好歹是金牌客户啊,就算你们熟,脸上总要过得去吧。我嗯了一声说,她这店要开到早上四点,要是让你等到那时候咋办。齐馨儿楞了一下,自言自语地说,她也不至于和我们有仇,耍我们吧。
  其实酒吧的档次和品位还是很不错的,里面像我们这样职业装束的青年男女占了多数,在酒精和音乐的催化下,大家开始在中间的舞池里随着节奏起舞了。齐馨儿几杯酒下肚,也有点跃跃欲试了,我看着她期待的眼神,平静地说,你自己去跳吧,我跳不来这个。
  我出去抽了根烟,天气还不那么暖和,风大了还真有点冷。我拿起手机,看到舅妈发来的,说她累先睡了,我回去后换洗衣服扔洗衣机就好。
  这时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门口,车上下来的赫然是李总。他看到我站在门口,立刻满面笑容地迎上来,说诶小周啊,好久不看见了。我跟他握了下手,心想大概陆颖约了我和齐馨儿来,实际是为了和李总见面罢了,这时我突然想起了朱明给我的警示。
  我和齐馨儿跟着李总到了二楼的一个不大的办公室,隔音非常好,门外还被楼下的音乐弄得震天响,一进房间就什么都听不到了。
  陆颖亲自端着几杯茶上来了,她微笑着跟齐馨儿介绍了李总说是她的老板,齐馨儿看到李总拍着我肩膀称兄道弟显然震撼不小,但很快脸色恢复了正常。
  陆颖在我们公司投钱的事情李总很爽快,几句话就搞定了。他甚至不关心利息,只是关心这钱能不能随时赎回提走,齐馨儿说当然可以,然后一副很惋惜的样子说如果随时能提走,损失的利息很厉害。李总挠挠头,一副好像有点纠结的样子,但我一样就看出来是假装的。
  李总痛快地拍了板,让陆颖具体经办,然后话题一转,开始聊起闲天来,然后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跟齐馨儿说,你是不是小周的领导,如果是的话,我可不可以找你借小周这个电脑专家一用啊。齐馨儿先摇头又点头说,我不是他的领导,不过我觉得你完全可以借他一用,反正他活人在这里,你们交情这么好,我替他在大老板面前说好话就是了。
  我皱了下眉,觉得李老板这个要求实在是唐突,他有什么要跟电脑有关系的事情,非要我办不可。不过突然想到李老板是gay,我不由出了点冷汗,心想他不是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吧。
  李老板却没有说下去,话锋一转,开始聊我们公司的业务啊,待遇之类的,齐馨儿自然是打肿脸充胖子一通吹嘘。李老板又问我,小周你买了房子没有啊,S市的房价马上要涨到天上去了,搞不好还要限购,现在小男生没有房子的话,是没有女生愿意嫁的哦。
  我坦白说我已经买过了,只是远了点,在远郊区。李总轻轻摇摇头说,买在远郊区跟没买一样的,还是应该在市区来一套。我坦然地说,我才毕业的大学生而已,能买到这个已经是家里使足劲了。李总说你不如帮我做做项目,挣一套市区房子的首付怎么样。
  我还没发话,齐馨儿先急眼了,她说李老板你不带这样当面挖人的啊,小一可是我们董事长的宝贝,是我们公司的红人呢。李总嘿嘿笑了,说那你们老板付他的薪水够他交市区房子的首付吗?
  气氛有点尴尬,我也搞不清一向表面很温和很注意分寸礼仪的李老板怎么如此直接和不客气地这样说话。这时陆颖出来解围说,小一哥哥是香饽饽,众人都喜欢呢,你们公司老板肯定也不是一般人,看得出小一哥哥很受器重,也做得很开心呢。齐馨儿明显有点不爽,低头喝了口茶,没有作声。
  齐馨儿前面喝了不少酒,出去上厕所了。李老板哈哈笑着说,小周怎么样,你们老板这下肯定要给你涨工资了吧。我说哎,李总你别捉弄我了,要是因为这么个事给我涨工资,我真是没脸见人了要。李老板说我又没说假话,我的确有事要找你帮帮忙,具体的,陆颖跟你联系吧。
  陆颖抿嘴笑了下,说你放心,不会让你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就是占用你点时间而已。李老板喝了口茶,若有所思地说当然如果你愿意来一起干就最好了,咱们也是不打不成交,对你我还是很欣赏和认可的。我硬着头皮说你们做的生意跟我的专业风马牛不相及啊,倒不是钱的问题了。
  齐馨儿回来小坐了一会儿就告辞了,李总也没挽留,陆颖送我们出来说要不要下边再坐会儿,喝点儿再走,齐馨儿强做礼貌状说不了,太晚了我明天还上班。陆颖询问的眼光看向我,我笑着说,我和齐老板一起走,我得护送她回到家才成。
  出酒吧叫了一辆车,齐馨儿气鼓鼓地说,有钱就了不起吗?一点礼貌和修养都没有。我说这人平时也不这样的啊。齐馨儿换了副口气说,哎呀,你竟然是这么大老板的哥们,我还真没看出来你这么有背景的啊。我说哪是什么兄弟,是的话还要当面找你借我用吗?
  过了几天,中午的时候,陆颖又叫我一起吃中饭,我跟她说你跟齐馨儿一起中饭谈生意不是挺好的吗,我还忙着写我的代码呢。陆颖说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趣,吃个饭也推三阻四,我只好答应了。
  饭桌上陆颖有点不快地说,小一哥哥你也不关心下我这半年都经历了些什么吗?你难道也是只是把我当一个要恭维的客户对待么?
  我想起周妤跟我说过的陆颖现在是李二的女朋友,不知道该不该拿出来做挡箭牌,想想还是算了,只好打起精神说,你说吧,我听着就是。
  陆颖有点不解地看着我,说小一哥哥我怎么觉得你比以前消沉了啊,上次见到我的时候,虽然你当时情绪有点不稳定,但整个人活力四射,现在感觉你搞技术搞成小老头了啊。
  我露出一副无所谓的神情,说还是说你的事儿吧。
  陆颖点点头,说其实你走后没多久,我在夜总会里认识了老谢,就是你上次撞车的那个,他一直死缠着我,每次来都找我,我都有点怕,有几次都躲着不敢上班。但我需要钱,躲着也不是办法,只好陪着他兜圈子。
  后来他直接跟我说,要我做他的情人,要包养我。我立马就拒绝了,还翻了脸,让他以后永远不要再见我。但他脾气特别好,也不生气,还是一直来看我,时间久了,我就有点心软了。
  他打听了我的情况,知道我缺钱,就给了我一笔钱,让我把债都还上。他没有逼我的意思,就是说我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跟他说,想不通钱就欠着,哪天有钱了哪天还。
  我看着她的眼睛,说后来你觉得过意不去,就认了是吗?陆颖点点头,眼睛里似乎有点泪花。我叹了口气,虽然说我也谈不上多么爱这个姑娘,但我也的确没有那个经济能力救她出苦海,别人不管怎么说,也没有用强没有伤害她,也算是诚心诚意,我又有什么好不满的呢。
  陆颖沉默了一下继续说,其实老谢也是个好人,我也没有什么可以报答的,我和你在一起那两天我就想过有一天我可能是这个结局,但也只能认命了。
  陆颖低着头用叉慢慢地一下下叉着盘里的生菜,一边说,后来我就跟了老谢,他找了套房子让我住进去,让我辞了之前的工作,给我钱,一礼拜来个两三天。后来他问我愿意不愿意到他的物流公司上班,我本来也闲得慌,就答应了。老谢的公司其实规模不大,除了几个司机,就是他自己什么都管了,我去了以后就做调度。
  我多少有点没太大心思听她絮叨这些家常了,毕竟是中午,回去还要上班。但我也找不到什么理由打断她,只是看了一眼手表。
  陆颖莞尔一笑,说你担心我说这些影响你时间了吗?我长话短说啦,干了大概两三个月,就出了和你的那次车祸,老谢住了院,他夫人从广东过来照顾她。但有人把我的事告诉了他夫人,有一次在病房里他太太动手打了我,其实我觉得我挨这个打也不冤。过了几天,李总突然找到我,我才知道他才是这个公司的幕后大股东,他跟我说老谢家里闹得很僵,他把老谢的股份都买断了,又给了一笔钱,让他老婆带他回广东去了。他让我做这个物流公司的老板,我自然是怕得要死,也觉得自己干不了,但架不住李总劝说,就勉强做了。其实这个公司的生意都是李总带来的,老谢的确也只要管管司机收收钱就好了,所以我还的确能做得了。后来他见我做得顺手,就又把自己的一些产业,你那天看到的酒吧,交给我管。他一直跟我说,他最缺人手帮忙。他也很看好和喜欢你,一直想让你来帮他做事。
  听到这里,我一直保持着平和和随意的表情,但内心深处却是大吃一惊,原来当初我的怀疑看来没有偏差,这物流公司不是小白兔,是李总背后操纵的一家跑腿公司,只不过我当初太鲁莽,没有看准就出手了,扑了一个空,很可能还让李总警惕起来,更加不露破绽了。
  我可能在想这些事有点出神,眼神有点定格,正巧落在了陆颖的胸前。陆颖看到了,不说话了,脸红了一下,下意识地拉了一下衣服。我如梦方醒,赶紧赔礼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在想工作上的事,走神了。
  但陆颖没有生气的意思,她反而害羞地笑着说,这个手术我是半年前做的啦,没有我想象的那么恐怖,也不痛的。我不知道怎么接茬,只是喃喃地说,挺好的,挺好的。
  陆颖继续说,当初老谢追我的时候一直夸我说我的容貌身材都能打满分,就是上围小了一些,连哄带劝地让我去做了丰胸手术,我也拗不过他。
  虽然陆颖现在的大胸的确让她身材的曲线韵味平添不少诱惑,但这时我还真没想这事,我在心里疑惑我针对李总做了那么多让他不爽甚至给他难堪的事,他不仅不计较,还要盯着我不放要我给他做事,这个逻辑听上去很荒唐啊。
  这下轮到陆颖看表了,她微笑着说,小一哥哥,我知道你急着上班,反正今天我把我的事也都告诉你了,李老板的话我也带到了,你要忙先去忙吧。我平时晚上都照看酒吧,没时间请你吃饭,你要是想找我,可以到酒吧来。
  我送走了陆颖,脑子里却在疑惑她并没有跟我提她和李二的男女朋友关系,不知是有意隐瞒还是什么。看着陆颖的婀娜的背影,我突然发现她今天穿得很清凉很诱惑,再配上她玲珑的身材和天然姣好的脸蛋,还真的是艳绝全场,很多客人都在偷眼看她。我不禁窃笑了一下,心想这难不成不会是李老板的美人计吧。
  周末在于妈妈家里,大家都在的时候,我提出来说我的房子晾的差不多了,下礼拜起就搬去那边住了。舅妈眼神复杂地瞪了我一眼没说什么。于妈妈自然是很关切我一个人在那里怎么生活,岂不是诸多不方便。我温和地回应了他们的关心,也表达了自己比较坚决的愿望。气氛有点尴尬,于妈妈叹了口气说,小一你现在工作和生活变化很大,连跟我们都见外了,口气客气得很。我赶紧表态说,于妈妈的家,和我自己家是一样的,只是爸爸妈妈给我买了房子,我不能空关着啊。
  我收拾自己东西的时候李妈过来帮忙,说小一啊,于家人把你当亲儿子看的,他们给你置办了很多东西,我来帮你整理下,哪些带去那边,哪些留着回来住的时候用啊。听李妈一边忙唠唠叨叨地对我说这些,我鼻子有点酸。但好在我私人物品也没多少,很快就整理好了。
  舅妈开车,李妈一定要跟着我来,带着被子床垫各种生活用品,到我的新家里好一通收拾和折腾。李妈说你这地方太远啦,李妈知道你男孩子讲尊严,可是这里离市区也远,你一个小男孩,工作忙,这家里怎么收拾啊,李妈给你找个钟点工吧。我说不必了啊,我一礼拜打扫一次也就差不多够了。
  连续忙碌了两天,下班的时候,齐馨儿又来约我晚上去泡吧。我猜到她可能要去和陆颖套近乎,其实我心里还是有点佩服她的,虽然感觉上她和马哥有点不清楚,但工作上她真的十分拼命,完全没有老板亲信的那种傲娇。而且在公司里马哥和她也是彬彬有礼,看不出什么。我假称要加班婉拒了,齐馨儿知道我也是不乐意,撇了撇嘴没有强求。
  齐馨儿走后,我待了一会儿就回家了,两天都睡在公司了,有点扛不住,家太远,走晚了就回不去了。
  路上颠了一个半小时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打开门发现家里有点变样了,原先只有家具电器的,现在各种装饰品和日用的家伙把家打扮得像那么回事了。沙发上赫然坐着穿围裙的舅妈,不过看样子已经睡着了,手机都掉在地上。
  我把外套轻轻地盖在舅妈身上,然后进厨房一看,好家伙,各式锅碗瓢盆已经全部就绪了。几个烧好的菜用碗盖着,煤气灶上有个砂锅正在小火炖着。
  这时门铃突然响起,舅妈一跃而起,差点和从厨房出来的我撞个满怀。舅妈开门收好快递,一边嗔怪我怎么回来也不吭一声,像做贼一样。
  我心想舅妈不会待了好几天了吧,你来了多久了。舅妈很疑惑地看着我说,我下午刚来啊,她马上明白了我的问话,笑着说,你小子是两天没回来吧。我来了看我走的时候啥样,今天还是啥样啊。
  舅妈一边端菜出来,一边说,我那天走了后连夜在网上给你把该买的东西都买了,大部分是今天送到,我估计你回不来,就自己过来收货了,幸亏我来了,不然你家门口要堆满了。
  看着舅妈那纤柔的腰肢,白嫩的脖颈,我半是感动半是冲动地搂上了她的腰,舅妈轻轻挣扎了下,小声说,别胡闹,赶紧吃饭先。
  我没有松手,靠在她耳边说,我胃里不饿,心里很饿。舅妈明显地身体震动了一下,却故意冷冷地说,我可是心里不饿,胃里很饿,你看怎么办,总要女士优先吧。
  我没有放开她,而是腾出一只手去抚摸她紧身裤下弹性十足的翘臀,另一只手向上抚摸到了她乳房的下缘。舅妈虽然一直喃喃着不要不要,先吃饭再说。但身体也在我的爱抚下变得无力起来。
  我抚摸着舅妈细嫩的肌肤,闻着她身上好闻的香水味,虽然每天近乎在脂粉堆里呆着,也常常被一些大胆的美女撩拨两下,但平时根本不敢往那里想,现在一具喷香柔软的女体在怀,久旷的欲望一下被挑起来了,下身飞快地翘起来,硬硬地挺在西裤里。
  我喘着气搂紧了舅妈,抚摸的动作变成了揉捏,两只手也分别伸进了她的乳罩和裤口,开始感受那柔腻的乳肉和丰满的臀部带来的无上的触感。
  舅妈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呻吟,但她还是咬着牙,挺着身体说,「小一,先吃好饭再说。」
  我已经把她的乳罩向上推,手指在轻轻划过她慢慢硬起来的乳头,右手手掌也想屁股下方的腿间摸过去,我问她,「吃完饭再说什么,我不饿,你就当我吃完了吧。」
  舅妈有点站立不稳,手撑住了桌子,说,「吃晚饭你想怎么样都行,听话,饭要凉了。」我没理她,下身紧紧地贴着她,只是继续手上的动作。
  舅妈渐渐变硬的乳头和起伏的胸脯出卖了她,她好像认命似的叹了口气,转过身抱着了我的脖子,热烈地吻上了我的嘴。
  舅妈的嘴里依然是让我如痴如醉的清新香甜的味道,我贪婪地吮吸着她的嘴唇,舌和口水,舅妈挣脱开说不来了,亲得我都软了。
  我搂着舅妈苗条的腰身,说我想现在就办了你。舅妈在我怀里摇摇头说,不行不行,亲亲摸摸可以,其他的晚上再说。
  我说为什么?舅妈扑哧笑了,有点小害羞地说,你这没完没了的,我哪有力气奉陪啊。
  我拉开椅子坐下,把舅妈面对面抱在我腿上,说不会的,我很久没有了,用不了多久就好。
  舅妈脸色绯红,把手伸到我的胯下摸了几把,说都激动成这样啦,一点都不矜持……
  我贴着舅妈的脸说,你喜欢不?想要吗?舅妈嗯了一声,又说,其实我想这天想了很久了。
  我抚摸着她的头发说,为什么是这天。舅妈伸手去解我的皮带,说,二人世界呀,就你和我,想怎样都行,不怕给人看到听到。
  我心里邪恶了一下,说什么文绉绉的,我听不明白,到底想到啥程度。
  舅妈已经把手伸进了我的裤子,握住了我的坚挺,捏了一下说,就想好好地……嗯……用你这根坏家伙。
  我把舅妈的薄羊毛衫掀起,里面被解松开的乳罩斜挎在一对美白柔嫩的奶子上,嫣红色的奶头在鼓胀饱满的乳房尖上颤栗着,我用力搂着她,把两只可爱的乳头叼在嘴里轮流吸了起来。
  在舅妈的一阵阵呻吟中,她的胸前开始泛红,喘息声变大了。我吐出奶头,亲了她嘴一下说,舅妈我喜欢你。舅妈捏着我的耳朵说,有多喜欢。我嗯了一声,说喜欢到就想吃你的奶,操你的逼。
  舅妈扭了下我的耳朵,半怒半羞地说,下流。我解开她的裤扣,手伸进去她的内裤抚摸着她的肉臀,说舅妈你有多喜欢我,不许打官腔。
  舅妈扬了下头说,那我就不会说了。我伸手越过她的毛茸茸的小丛林,用指尖弹拨她温热潮湿的私处,说不行,必须说,而且得说到位。
  我开始在手上用力,在她的阴蒂和阴唇口上画圈,一边又用力吸吮她已经涨得发烫的乳头,舅妈嗯嗯地呻吟着,身体颤抖着,大概实在受不了了,低声说,我说了你不许看不起我啊。我轻轻咬了她的乳头,说怎么会。舅妈又大声地呻吟了一声,颤抖着说,我喜欢小一,喜欢小一在我里面。顿了一下说,害羞地说,想一直夹住你,不让你出来。
  她的话音未落,我的手指已经已经插入了她泥泞不堪的阴道,舅妈啊的一声抱紧了我,阴道用力地夹住了我的手指,淋淋漓漓的淫水从下面一浪一浪地涌出。
  舅妈喘息了下,麻利地脱掉了自己的裤子,张开两条雪白的大腿,将自己红嫩湿润的小穴对准我已经昂首怒立的鸡巴,缓缓地坐了下来。
  我的鸡巴在柔软,湿滑,温暖的嫩肉包裹下,缓缓地通过舅妈的阴道,一直顶到她的尽头,贴上了她的子宫颈口,那种柔软而紧窄的握持感让我爽得倒吸一口凉气。舅妈低头看着我的粗硬的肉棒一分一分被她湿淋淋的嫩屄吞入,喃喃地说,好长,好粗啊。
  我迫不及待地一等舅妈坐稳,就端着她丰腴的屁股开始抽插,舅妈按着我的腰示意我别动,开始自己主动地上下摆动腰肢,套弄起我的鸡巴来。
  我抚摸着舅妈白嫩的大腿和屁股,享受着舅妈像个女骑士般在我的身上驰骋,还调皮地甩动着两个乳房轻打着我的脸,
  和往常不同,舅妈淫叫得非常大声,一直在啊啊地呻吟着。我故意一边捏她的屁股肉,舅妈也配合地惨叫和颤抖,阴道内的嫩肉一夹一放地,十分受用。
  舅妈用力骑了十几分钟,瘫在我身上说不行了,没力气了。我搂着她有点冰凉的屁股,说我们去床上吧,可别冻感冒了。舅妈调皮地抓住餐桌说,我不走,我饿。
  我正好面向餐桌,我就掀开一个盖碗,里面是还热气腾腾的腐乳烧肉,我用筷子夹了一块,舅妈亲了我一下,说你喂我吃。
  我咬在自己嘴里,口对口喂给舅妈,舅妈皱了下眉头说,这么肥的肉,吃了会胖。我摸了下她的腰说,这么瘦的杨柳腰,起码得吃半头猪才能胖,怕什么。
  舅妈笑着说,完了,我太好养活了,一块红烧肉就吃饱了。我端起舅妈,保持舅妈插在她的蜜穴里,走进了卧室。
  卧室里的床单被子都是新的,舅妈有点犹豫。我掀开被子把她放进去,舅妈说等等,要不要拿块单子垫一下。我说没关系,就是沾满了你的水,我也喜欢的。舅妈妩媚地看了我一眼,说你好恶心,不过话说回来,真弄脏了,也是我给你洗,你就卖便宜人情。
  舅妈爬起身让我坐好,然后跪在我面前,开始吃我的鸡巴。我一边抚摸她的秀发一边逗她说,前面怎么不吃呢,插了这么半天才要吃,你是想尝尝自己的浪水吧。舅妈不满地呜呜了两声,只是用手轻轻捏了下我的蛋蛋,我舒服地摸着她胸前的乳房,享受着鸡巴在舅妈的樱桃小口里进进出出的快感。
  舅妈吃了一会儿,吐出来喘了口气说,不行了,你什么时候射啊,我上下都被你弄得酸死了,没力气了。我报复地捏了她乳头一下,说明明都是你在弄,还说我把你弄得酸死了。好吧,你躺好,我来伺候你……
  舅妈仰躺好,把自己的腿打开一个M型,说,乖宝贝快来操我。我俯下身打算也帮舅妈舔一舔,一边说,舅妈你今天好淫荡,又能说又能叫的。舅妈娇滴滴地说,所以我喜欢这里呀,怎么叫都没关系。再说,我就是想让你快点出来,一直弄人家受不了。
  舅妈用手捂着自己的下身说不许看不许舔,只许那个进来。我亲了亲她的手说,你帮我吃了,我帮你吃一吃没关系的。舅妈颤抖着声音说,不行不行,你再敢吃一会儿,我就彻底完了。你自己就憋着吧。
  我想想也是,压上她的身,鸡巴像认路似的,自己挑开她的花瓣,钻进了她湿淋淋的蜜道深处。
  舅妈闭上眼长叹了一声,说死小一你快点出来啊,我要坚持不住了。我嗯了一声,开始搂着她的双腿开始温柔地抽插着。舅妈含情脉脉地看着我,脸上都是红晕,说小一你用点力啊,这么慢条斯理的什么时候弄完啊。
  我有点不快地说,你怎么老催我快点呢,我也好久没有了,今晚都随我们俩了,慢慢来不好吗?
  舅妈害羞地哎了一声,说你弄得我太舒服,我都来了两次,再弄下去我要虚脱了。我想你快点来,和我一起那个了,我心里才觉得美。
  我心领神会,抱紧舅妈开始如打桩般地用力冲击她的阴道,舅妈放肆地大声呻吟着,叫着床,嘴里不住地淫言乱语,胸前已经是一片泛红,在慢慢地攀向了高潮的巅峰。
  我把舅妈翻过来跪在床上,分开她雪白柔嫩的臀瓣,如长枪般的鸡巴一贯而入。后入式插入最深,抽动起来也最有感觉,每次戳到深处舅妈的浑身白花花的嫩肉都在颤抖。
  就在我加快速度冲刺,舅妈浪叫连声的时候,客厅里她的手机响了,我们俩都当没听见,继续大力地动作着,舅妈更是来回运动着她的肥臀,用阴道狠狠夹着我的鸡巴,叫床声变得急促高昂。
  舅妈的手机铃声停了一会儿后,我的手机又响了,我们俩楞了一下,虽然没说话,但心里都有点不好的感觉,这样打电话多半是于妈妈无疑了,而且看上去多半是有急事。
  舅妈躺下来脸朝上,我犹疑了下不知道她是不是要去接电话了。但她好像没受影响,两手攀着我的腰说,小一来,我要你,要你的全部,把你的鸡巴插进来。
  我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插,确实已经很有要射精的感觉了。舅妈把腿盘在我的腰间,抱着我的脸,使劲地亲吻我,说我要你射进来,射到我的里面。
  射精的感觉已经如山呼海啸一般聚集在我的下身,我从来没有感觉到有如此一种要破门而出的感觉。我喘息着说,你要什么,射什么,什么里面。
  舅妈因为快感和高潮来临而变得肌肉紧张,她几乎浑身力气地搂紧我,漂亮的大眼睛柔情万种地看着我,说,把你的精子,精液,种子,统统射到我的生殖器里,我的逼里,我的子宫里。
  我猛地吻上了她的嘴,积聚很久的精液如离弦的箭一般冲出我硬挺的阴茎,从龟头里直射舅妈柔嫩滑腻的阴道深处,直冲她微张的子宫颈口。被我的精液一烫,舅妈浑身直颤抖,阴道里的肌肉夹紧我的肉棒,像要挤出我全部的精液一般,一股一股的液体也从她的阴道深处涌出。
  强大的高潮刺激让舅妈浑身扭动,不自觉地把臀部都抬高了,喷涌的液体从交合部涌了出来,把被子和床单真的给打湿了。
  舅妈在一声长长的呜咽般的呻吟后,抖动着身体,搂紧我拼命地说,我爱你,爱你,爱你,你抱紧我。
  我紧紧搂着舅妈的赤裸的胴体,长久地接吻,喘息着平静下来。
  舅妈的脸上红晕还未退去,她抚摸着我的胸膛说,你每次都很不容易射,是故意忍着,还是因为我下面不够紧,还是奶子不够大不够刺激呀。
  我说这个真没有,每次做爱都感觉超级好,但要射要连续动很久才会有感觉。
  舅妈叹了口气说,可是我受不了你这力度和速度啊。我说正常女人不是应该喜欢力度大时间久的吗?
  舅妈忽闪着眼睛看着我说,大概以后会习惯吧。现在你每次这样弄,连续会有高潮,也会不舒服,就是太舒服了,眼冒金星觉得人都要不行了,但要不坚持下去,让你缓一缓,就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我把玩着舅妈坚挺的乳房和肥臀,心里却在想,其实真的能扛住我这个冲击力的,只有兰姐。兰姐毕竟是风月老手了,舅妈还是个小少妇……
  舅妈突然坐起,说对了,你帮我去拿下手机,我看看什么事。
  未接电话果然是于妈妈打来的,舅妈打过去的时候,于妈妈不安地说,莉莉你能不能赶紧去趟医院,晚上你爸摔了一跤,扶起来的时候看没什么,但刚才在沙发上好像一下昏过去了。120救护车刚刚接上他,李妈跟着车去医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