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舅妈的不伦亲情第二部】(15)

               (15)
  第二天我仍然很准时地天亮起床,发现齐馨儿也起来了,穿了一身运动服在
花园里做动作,拉伸。我知道平时齐馨儿每天上班很早,而且要在公司旁边的健
身房做了早锻炼来上班的,但没想到昨天喝醉今天还能起得来,可贵。
  可能经过了昨晚的事,齐馨儿见了我很亲热,她非常自然地迎上来挽着我的
胳膊,说吃饭去。我说你不锻炼会儿了吗?齐馨儿说这里的餐厅离咱们这屋子远
着呢,走过去就当散步早锻炼了。
  居然还是一段坡道加山路,这里熟悉的植被和山路让我回忆起了半年前在这
里集训时候的情景,仿佛就是在昨天,我还狼狈地跟着那一队热血男儿跑操的样
子。
  餐厅是半露天的,外面是一个天然的湖泊,环境非常雅致。齐馨儿吃得很素,
她一边吃一边神秘地问,那个陆颖是不是李总的那个啊。我摇头说不清楚,诶你
们不是严令禁止谈论客户的隐私吗?齐馨儿偷笑了下,说谁让她昨天故意整蛊我
的,我偏要谈论她。我说我跟陆颖的确很早认识了,当初还想介绍给我的一个同
学,后来也没成。
  齐馨儿像只兔子一样地啃着菜叶,一边好奇地问,你为什么自己不拿下她呢,
她长得真的很好看,是那种古典美人。我呵呵了一声,说我那时候有女朋友。齐
馨儿若有所思地说,我听说陆颖以前也很穷苦,后来去了李总的公司,半年多时
间就飞黄腾达了,我想两人关系总是有点不一般吧。
  我没接茬,关于陆颖我不想和齐馨儿谈太多,虽然我知道李总对女人不感兴
趣,但我也犯不着和她说这些。
  齐馨儿却不依不饶,说你的表情告诉你对我隐瞒了很多实情。我说有些实情,
该隐瞒就得隐瞒,比如昨天晚上你斗地主输惨了的事情,你说对吧。
  齐馨儿脸红了,她用叉子做要叉我的手状,说你讨厌。
  吃完饭我们散步回了屋子,陆颖才过来,说你们太敬业了,这么早就爬起来,
没法做朋友了。
  本来说好今天在腾冲泡一天温泉的,结果李总说时间有变化,今天就要去缅
甸,中午我们就乘车走了很久,在一个不大的哨卡办了手续出了境。
  缅甸那边给人感觉完全是无政府主义的,又穷又乱,什么都乱七八糟的,但
来接李总的人好像很有面子的样子,当地人见了他都面露惧色。
  当地街上全是卖玉,赌石的,但我们都没有去任何店铺,直接去了一个小院
子跟里面的人谈,说实在的,进了这个人专门放成品玉的房间,真是眼花缭乱,
原来这人也算半个艺术家,做的东西还是很漂亮的。齐馨儿是个小行家,据说家
里就是琉璃厂开店的,她悄悄跟我说,这里的价格,同等品相,也就是北京上海
的不到四分之一,果然这个空间很大。
  晚上住在当地的一个还算不错的饭店里,陆颖仍然是只开了两间房,她和李
总一间,仍然让我和齐馨儿住一间,我主动说能不能让我和齐馨儿分开住两间好
了,陆颖故做严肃地说不能,你自己去酒店前台问去,有房你就另开。
  前台当然客气地说早就订满了,事实上我觉得接待我们的缅甸人肯定有办法,
但为了这事去叨扰人家合不合适我也没把握,齐馨儿拉着我的衣服小声说算了算
了,我知道你是正人君子。
  房间小了点,但设施还不错,麻烦的是只有一张床,还不怎么大。齐馨儿懊
恼地说,这里的人都瘦瘦小小,连床都小。
  我没好意思脱衣服,就和衣睡了。齐馨儿却心大得很,脱光了睡在床上,说
习惯了裸睡,让我自觉点。我嗯了一声,背冲她睡了。刚睡着齐馨儿摇我,说要
不要买点酒来喝,她有点认床。我说我不喝,就是要睡觉。她说那说说话也行,
催眠。我说你找陆颖聊聊八卦去呗。齐馨儿叹气说找了,她和李总出去陪人吃夜
宵去了。我说啊,吃饭咋不叫我们。齐馨儿说听陆颖说他们又要去乌七八糟的地
方,我可不敢去,就回绝了。我说我不怕啊。齐馨儿扭了下我的耳朵,说我怕呀,
你得留下来陪我。
  早上醒来发现齐馨儿把毯子都蹬了,光着身子睡在那里,一条白嫩的大腿都
压在我身上了。我正好尿急,也晨勃着,下身把裤子顶得很难受,在挪开她腿的
时候,顺便摸了下她的小屁股,触手倒是很柔软有弹性,就是算不上怎么大吧,
是个小巧丰润型的。齐馨儿腿间的小森林打理得很漂亮整齐,很有要让人摸一下
的冲动,但我还是忍住了,自己悄悄地爬起来去洗漱了。
  我回到房间的时候,齐馨儿已经醒了,用毯子把自己盖严实了,眼睛水汪汪
地看着我说,你是不是偷偷摸过我了。我大惊失色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不是
睡得很熟的吗?
  齐馨儿哈哈笑了,伸了个懒腰说,我是睡得很熟,只不过是诈你一下,你这
个虚伪的色狼就现形了。我说我靠,你这套路太深了。齐馨儿满不在乎地坐起来
穿T- shirt,说其实吧,我鉴定过了,你还挺不错的,所以你就是真摸了,
我也就看在你年幼无知的面儿上,不和你计较。
  白天又跟着李总和陆颖去看了一堆稀奇古怪的东西,我总感觉这些东西陆颖
更感兴趣,和小古玩专家齐馨儿讨论得津津有味,但李总却多少有点心不在焉的
样子。我也心里多少有点奇怪,以李总的实力和能力,需要我和齐馨儿亲自来这
里看货吗?他弄回中国再让我们看甚至让马哥来看不是一样效果吗?
  今天是说好了回程的,吃过中饭后,李总跟我们说,齐馨儿你和那个什么育
的从来的边检站那里回吧,小一和我,陆颖走另外一条路。齐馨儿奇怪地说为什
么?陆颖接茬说,我们有的货是从边检站入关回的,有的货走另外的渠道。齐馨
儿大吃一惊,说你们要私越国境,走私吗?
  李总不紧不慢地点点头,说也不瞒你什么,有很多货走私了才有暴利,否则
你看起来这里什么都比国内便宜多了,但走正规渠道回去层层剥皮,没什么赚头。
我们自己走其他通道带回去的,才是能赚钱的。
  齐馨儿说那不是很危险啊,万一被抓了还得坐牢。李总说所谓富贵险中求,
就是说的这个意思。这边国境线长得很,又都是深山老林,哪儿那么容易抓。
  齐馨儿说不行,我有点怕,我想让周一陪我一起走。李总皱眉说,周一我还
要用他呢,这条路弯弯绕走好久,一不小心就把人走丢了,他得帮我照料着点。
  齐馨儿又说,虽然周一是个小孩,但你也不能拉他下水,万一摊上点事,他
的前途不都完了?
  我已经心知肚明了,出来打圆场说齐姐你放心回吧,我没事,我身体结实着
呢,只要保证不跟丢就行了,就算有什么不对劲,我跑就行了,我跑得可快了,
你尽管放心。
  李总说让你放心就放心,你回国后,会有人接你,带你回住的地方,最多明
天早上,我们就到了。
  齐馨儿像是下了决心似的,说不行,如果一定要这样,我就和你们一起走。
我得盯着小一,别把他给弄丢了。
  李总不解地看着齐馨儿,又和陆颖交换了下眼神,陆颖笑着说你把小一真当
成孩子了吗?没事的,有我和李总在,不会让他少一根毫毛的。
  齐馨儿说这不关毫毛的事,我一个人自己也害怕,还是想跟着周一一起。陆
颖格格笑了,说你不是看上周一了吧,这难舍难分的劲儿。齐馨儿哼了一声,没
有回答。
  晚上我们到边境附近的村寨里吃了顿饭,虽然简单粗糙,但味道还是不错的。
李总站在屋外,指着在落后的余晖下变得有点黝黑的树木茂盛的山坡说,翻过那
道坡,走一段山谷再爬个比这稍微高点的坡,过去就是中国了。
  饭后我们都小睡了一下,因为据说路上要走三个小时,晚上12点半出发。
  我其实心里有很多疑团,就算走私个东西,也没有东家亲自押运的必要,更
别提还带着两个妹子,而且这种隐秘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特别是路线,时间
这些,肯定都是绝密的,怎么带了这么多无关人等,看上去太不合理。我明白今
天这出戏是演给我看的,但想起陆颖已经不是从前的陆颖了,也无法捉摸得透了,
心里多少有点伤感。
  12点半,我们和一支神秘的骡马队会合了一起出发,晚上这里黑的是伸手
不见五指,只有领头走的人拿着一支聚光的手电筒,其他人都只是下意识地跟着
前面的人或牲口前进。
  其实我本来好奇玉石那么重的东西怎么扛啊,但看骡马身上驮的行李,不像
是有很重的石头的样子,里面装的什么,也是不是很清楚了。
  这个坡比看上去的难走多了,感觉一直往上爬没有终点似的。足足一个小时
才翻过山坡,进入了中间的一段山谷地带,深夜的山谷里真是万籁俱寂,今天没
有月亮,地面也很黑,在快有一人高的灌木丛里,我们缓慢地向前行进着。
  路的一侧是一条还算不太小的溪流,有潺潺的水声,这个声音也正正好掩盖
过我们的队伍行进的声音,掩护得很不错。
  李总在最前方陪着向导,陆颖在队伍的当中,我和齐馨儿走在队伍的最后。
齐馨儿一直紧紧地抓着我的手,我能感受到她的紧张和恐惧。
  我悄声开玩笑说,你看又累又怕的,你何必跟着我们呢。齐馨儿声音有点颤
抖地说,害怕是有点,但这样走走也很有感觉的。队伍里的一个家伙扭头,用不
太标准的中文说,你们两个不要乱发声音。
  这个所谓的山谷其实海拔也不低,走起来还是有点冷的。齐馨儿没有带厚衣
服,我就主动把运动外套脱下来给她披上。
  走到山谷快尽头的时候,我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变得很强烈。因为这样的路
线我太熟悉了,当初军训和实战的时候,对于易攻难守的地形和地点的分析是我
们的基本功课。如果这里有人埋伏,后果不堪设想。
  临近这里,大家都放慢了脚步,李总一直在前面探着路,整个队伍静悄悄地
在黑暗中行进。
  在悄无声息轻轻的脚步声中,突然一声很轻微的「咔哒」声传入了我的耳朵,
这一声让我如闻巨雷。这声音我太熟悉了,如果我没有记错,这是56杠冲锋枪
枪栓的声音!
  电光火石之间,我迅速脱下了我的白色的背心团成一团塞到草丛里,然后拉
着齐馨儿的手轻轻地卧倒在另一边的一棵大树后的草丛里。齐馨儿对我的举动大
惑不解,我立刻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这时我的心里很难过,鬼知道在这种地方会遇到这样的事,万一伏击的是我
军的特种兵,今天大概率要命丧异国了。但一个声音在我心里说,不会的,56
杠冲锋枪我军早已弃用多年,现在都是加强95。不知道巡逻的边防军是不是还
在用这款武器,但边防军肯定不会打伏击的,打伏击肯定要用到特种兵。但要说
遭遇战又不像,明显是有预谋的伏击。
  几秒之后,枪声就像炒豆一样地响起来了了。队伍被拦腰伏击,乱成一团。
齐馨儿更不敢出声了,只是趴在那里死死地攥着我的手,手心都出汗了。
  我伏在地上,悄悄观察着前方的情况,伏击者还没有现身,只有中程火力的
覆盖。使用的枪械不是现在列装的制式装备也就算了,这火力组织也是乱七八糟。
我多少宽了宽心,因为无论如何,我都没法接受有一天可能和战友拔刀相见,你
死我活的虐心场景。
  利用战场的混乱和噪声掩护,我带着齐馨儿不动声色地向密林深处钻。
  赶骡马的几个脚夫一哄而上都四下逃窜了,最前方李总和陆颖的情况怎么样
不知道,这时伏击的人看到已经没有反抗就出来了,我听到前面传来李总的呻吟
和陆颖的尖叫,我估计他们已经被抓获了。这时搜查的人开始脚步很重地向我们
的方向走来,陆颖屏息一声不敢出,死死地掐着我的胳膊。我的右手放在仅有的
一把短匕首上,那是出发前那个缅甸哥们给我的,让我路上防身用的。这种久违
的感觉让我想起半年前的那个炎热的晚上,我们伏击贩毒者的场景,我就是用一
把匕首割破了那个瘦猴一样的敌人的颈动脉。
  大概对方人手比较少,只草草地搜索了一下就撤了,这里天黑林子又深,我
估计他们是不会搜到我这里了。这帮人大概也就十来个,把货物什么的弄齐,开
始审讯李总,因为夜深,声音听得很清楚,问李总带了几个人,在哪里。李总很
硬气,不管怎么挨打,说只有他和陆颖两个,都在这儿了。和李总一起的那个缅
甸人扛不住打,说还有一男一女,不过应该是跑散了。
  那个领头的沉默了一下,说不管了,山头这么大上哪儿找去,赶紧带着人和
货走人。下属问这两个人怎么办,领头的说两个中国人带走,让他们赎人。然后
一声枪响,传来那个缅甸人的一声惨叫。这时李总说话了,说你劫了我们的货也
就算了,我们认栽了,你再绑我们的人,这事以后你还在圈子里怎么混,往后你
全靠抢,生意不做了?那个领头的哈哈笑了,说你知道我是谁么?不认识就少废
话,谁他妈会知道谁劫你的货,你去中国报警让公安来破案呀。你们俩我就当肉
票卖了,别人敲多少竹杠不关我的事,我能赚就赚一点。
  李总又说,你劫的这批货已经是大价钱了,跟我们做肉票的钱不能比,何况
我俩也是小生意人,不如你就放了我们,这事也就算了,刚你打死的哥们也不是
普通人,闹起来大家不好看。你放了我,我就息事宁人不追究,怎么样。
  那领头的说你他妈嘴硬个屁,这小子我怎么不认识,他有个屁本事,就仗着
他叔叔罢了。他叔叔再有权势,七八个侄子死一个算个蛋。你们俩值几个钱我也
是心里有数的,又想吓唬又想糊弄我,是真当我傻么?
  说完李总也不作声了,众人大概把他俩绑了塞了麻袋,只听到陆颖的挣扎声
和啜泣声,用剩下的骡马驮了离开了。
  等这些人走远了,齐馨儿推了推我的胳膊,我说这下应该安全了,不过还是
稍等等,敌人偶尔还会回马枪一下。
  话音刚落,远处手电又向这边扫过来,然后是一阵冲锋枪扇面横扫,子弹嗖
嗖的从我们头上掠过。齐馨儿吓得紧紧抱紧了我,我轻声安慰她说没事,这是吓
唬人加试探的,真要发现我们就不会浪费子弹,直接冲我们过来了。
  彻底安全了,齐馨儿开始小声地啜泣起来。我把已经半瘫软的她拉起来,说
我们得赶紧离开这儿,刚才这一通交火,搞不好中缅两边的边境巡逻都会注意,
马上就会有人来了。齐馨儿说来了正好,我们不就安全了。我说你傻逼啊,这还
在缅甸境内,要来也是缅方的人来,二话不说抓了你再说都是轻的,万一先给你
一梭子你就长眠异国了啊。再说了真要给抓住了你也是各种说不清,不如赶紧跑。
  我走到交战的地方,用手机的微光在地上看了下,捡了几个弹壳,有7。6
2的有5。8的,看起来这帮人杂牌得厉害,苏械美械都有。我用手表里的指南
针对了一下,顺便做了下定位。他们离去的方向和我们来的方向正好是直角。做
好这些我拉着齐馨儿沿着来路,花一个多小时走回到了来的村寨,回程的路齐馨
儿走得飞快也一点没抱怨,像是有鬼子在屁股后面撵一样。下山的时候因为走太
急给崴了脚,我提议休息会儿再走,她却急不可待。没办法我只好背着她走完最
后一段山路。齐馨儿紧紧搂着我的脖子说,我的亲小一,今天要不是你,我就埋
骨异乡了,我现在很后悔,一直都在调笑你,没有认真对你好过,以后我要好好
地待你。
  我说我可没力气陪你说话了,你也够沉的。齐馨儿撒娇地扭动了一下身体又
紧紧趴在我的身上。
  到了村寨我没敢停留,抄近路继续向中缅边境的主路走去,齐馨儿虽然脚还
不舒服,但走平路总还马马虎虎了,终于到天亮的时候到了大路旁的一个小村子
旁边,这个我们来的时候路过的,回程绕过了。
  大路上车和人都很多,终于感觉有点安全了。我带着齐馨儿在摊上随便吃了
碗粉,对她说,你现在往北走,搭车也好,自己走也好,不多远就是我们的国门,
回去就安全了。齐馨儿声音颤抖地说,那你怎么办,我还有好多问题要问你呢。
  我说嗯,你有什么抓紧说,我想去看看李总和陆颖怎么样了。
  齐馨儿答非所问,抓着我的手说你疯了啊,李总和陆颖毕竟是生意场上的人,
就倒霉几个钱总要出来的,对方想要他们的命早要了。你跑过去算怎么回事,就
算陆颖是你的前女友,你冒这个风险不是傻到家了吗?
  我沉默着没作声,只是看着马路。齐馨儿冷静下来,问我说周一你到底是什
么人?你和李总之间到底有什么特殊关系?我摇头说我和李总是很早认识,也有
过一些纠葛,但特殊关系没有,我就是关心一下他们情况,你放心,我只要打听
到消息我马上就回去。
  齐馨儿撩了下头发,把矿泉水一饮而尽,说你跟我说实话吧,李总到底是做
什么生意的,为了这点破玉石和古玩,还犯得着走私,还招来这么一群持枪的土
匪。我点点头说,你说的不错,我也怀疑他们是打着做生意的旗号走私毒品的。
  齐馨儿脸都白了,说那你还趟这趟浑水,早知道我们俩看完就赶紧走人。我
说那时已经走不掉了,李总肯定会不放心,怕你我独自回国万一举报他,肯定会
带着我们一起行动,一起拖下水。
  齐馨儿惊恐地捂住了自己的嘴说,那我们俩不成了贩毒的从犯了。我说你他
妈小点声,这里导出是各种毒贩和便衣,卧底,再叫又给人绑了去问话。
  齐馨儿摇着我的胳膊说,我们赶紧回国吧,这里我一分钟也不想呆了。你也
别去管什么李总和陆颖了,他们吉人自有天相,我们自己都是泥菩萨了。
  我说嗯,你肯定我是要确保你安全回国的,我再多呆个半天的,四处打听下
消息。齐馨儿说你烦不烦啊,都这份儿上了还要犯浑?我说你别管我啊,我很安
全的,转两圈就回来,我保证。
  齐馨儿想了一下说,不行,我要跟着你,我担心你年少无知,一时冲动又不
知道干出什么事来。我说别闹了,两个人一起行动目标大,危险系数高,还是分
开走吧。明天下午我保证在国内和你安全会合。
  好容易拦了辆车,车上是一家三口,看着也放心,我把齐馨儿托付给他们,
齐馨儿心事重重地上车,勉强挤个笑容出来说,你可千万明天回来啊,明天天亮
我就等在边检那里,不见不散。
  送走了陆颖,我找个地方打了个电话,打到杨队上次给我留的一个紧急联络
号码,接电话的是杨队,我向她简单汇报了下今天的情况,请求下一步的指示。
杨队沉吟了一下,说这个情况不在我们掌握的对方计划里,应该是个意外。对方
劫了货还不灭口,多半也不是什么正规势力的,既然是绑票,肯定是想尽快拿钱
脱手,他们估计马上就会联系你。大概率他们会派你去交钱领人,中缅边境附近
有很多我们的人,我会安排人以你的保镖身份保护你,把今天你们出事的地点和
他们撤离方向给我一下,我安排技术手段侦察下。你先回国等待下一步情况。
  我觉得不能在原先那个交易的那个寨子待了,那个村霸的侄子死在山上,逃
回去的民夫肯定会告诉他,万一和我打了照面,多半是给扣下问个究竟了。从绑
匪的口气上看,他们也不打算惹这人。那这一路搞不好就未必是安全的了,我先
回国再说。
  我估计比齐馨儿晚了一小时多回到国内。在边境附近找了个小旅店休息了下,
待在自己国内的感觉真好,安全,舒适。
  迷迷糊糊不知睡了多久,突然李二的电话来了,他哭丧着声音说了一遍情况,
说对方开口要三千万,明天傍晚之前送到。后来讨价还价到2000万,他已经
让云南的李总朋友凑钱了,到时候还得麻烦我去交接一趟。我装作为难的样子,
李二再三恳请,我才答应了。
  第二天上午李总在腾冲的朋友带钱过来了,一半美金一半人民币,但对陪我
过去交接人都面露难色,我心想这都是一帮酒肉朋友,朋友有难都这副操行,那
算了,还是我自己上吧。
  他的朋友额外给了几十万现金和一张银行卡,让我在那边找几个保镖陪着,
我自己有打算,答应了。他们慌慌张张地撤了,好像生怕再不走绑匪要过来绑他
们一样。
  中午过后,李总打通了我的电话,说了晚上交接的时间地点,估计那边被人
枪指着头,他一点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说不让带人,就我自己去。我马上说那我
办不到,我一个人去你们把我也一枪毙了人财两空搞毛啊。我听到电话那头有人
对李总不客气地叱骂了几声,李总像傀儡似的说实在不行。我说那算了,我自己
命还值钱呢。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又让李总跟我说,可以是可以,不过不许带枪。
  我看了下地点,还在怒江上游,关键还不好去。带这么多钱肯定是没法从口
岸出境了,我找了个黄牛,带我偷越了边境进入缅甸境内。我联系了杨队,杨队
告诉我说给我安排了两个缅甸人,有一个是自己人。然后告诉了我他们的侦察情
况,劫货的人把肉票卖给了一个中间人,现在跟我们交接的是中间人。中间人一
般是生意人不会大打出手,比较安全。交易过程不要刺激到对方即可。
  我们一行三人按地图指示在天黑前赶到了交易地点,对方挑了个好地方,我
们这面是开阔地,他们背靠一片树林,如果有冲突他们转身就能跑,我们却连个
隐蔽处都找不到。
  被反绑着手带着头套封箱带贴着嘴的李总和陆颖被推出来了,看起来也没受
多大罪,至少衣服虽然脏了,还基本是完整的。
  中间人是个小老头,看上去干瘦干瘦的,明里站着的有五个人,两个紧跟着
他眼神盯着我们,另两个站开的拿着枪,四处瞭望。
  小老头说我们也是生意人,受人委托来办事的,大家都别惹事,一手钱一手
货,还能交个朋友。我点点头,过去掀开李总和陆颖的头套,撕了嘴上封条,确
认无误,把装钱的箱子扔到那小老头的脚下。
  小老头的助手点过了前,用验钞的验好,冲小老头点了点头。小老头一挥手
说好了,两清了,大家各自原路回吧。我说我怕背后挨黑枪,你们先走吧。小老
头干笑了一声,说我这是自卫用的,靠两条烧火棍去抢钱,这不是找死吗?
  两个缅甸小伙上去解开李总和陆颖的绑,这时那个内线突然脸色一变,他一
把把我推开,说快找掩护,一把把李总和陆颖按倒在地。我也下意识地就近往旁
边的灌木丛里滚。
  只见树林方向一片枪声,小老头的一个助手和一个持枪的家伙中弹栽倒,小
老头和剩下的两个人慌忙往树后躲。从开枪角度看,这多半不是友军,如果我们
不闪躲,我们也会被打到。
  小老头以几棵大树做掩护,三个人和对方僵持起来,两边不停地喊话。那个
内线肩部中了枪,他捂着伤口冲我喊说,来的人是李总那个朋友的叔叔,那人在
责问这个小老头。我本来想问李总来人是敌是友的,李总和陆颖两个人表现得很
麻木,内线说他们被注射了镇静剂了。
  我隐藏的灌木丛和他们几个的隔着三五米远,那个内线拿出一把手枪,但他
那边的角度不太好,被遮挡的很厉害,我示意他把枪扔过来。捡起手枪我瞄了一
下,连开三枪,把那个持冲锋枪的家伙给打倒了。
  这边少了冲锋枪火力,对方一下占了上风,小老头这里只好扔掉武器举手投
降。
  树林里出来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李总那个朋友的叔叔,那个村霸。村霸带
着七八个拿枪的人大摇大摆地走出来,小老头赶紧让他的助手把枪扔了。两个人
用缅甸语嘀咕了半天,村霸还怒气冲冲地扇了小老头一个耳光。然后示意我们过
去。
  那个村霸装模作样地安抚了下李总,看李总还是眼神游离的样子,就让人把
我们带走回到寨子里。
  村霸见李总一副不清醒的样子,问是不是休息个一半天的再说。我看是非之
地不能久留,坚持尽快回国。村霸想了下说你能做主吗?我侄子为你们李总的生
意把命都送了,我今天又帮你们抢回了人和钱,这个事怎么个说法呢。我痛快地
说这2000万我本来也没想拿回去,现在人合适了,钱给谁一样给,不如昂叔
你拿着吧,当是点赔罪和心意了。村霸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不错李总有你这样的
兄弟,生意永远有的做。放心,劫你们的人我已经问出来了,我会像捏死小鸡一
样地捏死他们,如果货还能有着落,我会想办法再给你们办,不要钱的。咱们生
意还照做,只是下次就当心点,别把命赔上了。
  那个内线的哥们一直把我送到口岸,我也不知道怎么谢他,把身上还剩的十
万块钱要给他,他坚辞不要,说没事我自己会处理,都是做革命工作的,挂点彩
也难免,钱我不能收。
  我听到他说革命工作,眼睛有点湿润,跟他说那你会不会暴露。他笑着摇摇
头说,你不暴露我就不会暴露,我在这里一直给人做保镖的,好多人认识我,我
的身份很安全,你别担心。
  我点点头,和他道别,带着李总和陆颖进了口岸。进口岸有点小插曲,边检
的同志发现两人有点异样,拖去做了个尿检,还好检出来毒品是阴性的。
  齐馨儿跟着李总朋友的车一起来口岸接我们,因为昨晚开始我就失联了,可
把她给吓坏了,见了面只是抱紧我大哭。大家都不厚道地笑了,搞得我很不好意
思。
  我们被安顿回腾冲的那家酒店,齐馨儿寸步不离地跟着我,好像生怕我再走
丢了似的。李总和陆颖去医院吊盐水了,我抽空给杨队打了个电话。杨队说这回
对方的计划出了问题,他们本来打算李总带毒品入境后,这边的接应人让人假冒
缉毒的军警抓我们一下,坐实我一个胁从贩毒的事当以后要挟我的把柄。没想到
一帮小土匪半路杀出,搞出这么一场事来,还让我全身而退了。我踌躇了一下,
问杨队李总本人是不是参与了此事,杨队说情报还不明不能确认,但接应人肯定
是被搞定了的,李总有一定可能本人也是被蒙在鼓里的。
  齐馨儿归心似箭,已经一天也不想在云南待下去了,我看李总和陆颖身体差
不多恢复了,就和齐馨儿返回S市了。
  马哥听完齐馨儿的叙述也是张口结舌惊呆不已,又听到说李总可能涉嫌贩毒,
更是一脸焦虑,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件事后齐馨儿对我的感情一下子升温了,除了中饭一定要跟我一起吃,连
下班后都缠着我陪她,虽然我尽量婉拒,但单位里大家都开始有点侧目了,觉得
我们俩是不是在谈恋爱了,我有点不自在,觉得还是跟她说清楚比较好。
  有天下班后我主动约她,她本来是被安排了陪马哥见个投资人一起晚饭的,
但看到我主动约她,不惜给马哥撒了谎说身体不舒服要回家。然后她让我去她家
找她。我说那多不合适,还是外面找个地方吧。她说也好,她先回家换下衣服,
让我去她家楼下的一家店碰头。
  齐馨儿精心地化了妆,换上了一身漂亮的看上去也挺名贵的长裙,还喷了香
水,兴奋万分地来和我见面。我一看就知道她会错意了,心下不禁暗暗叹息。
  其实我心里对齐馨儿和马哥的关系是非常存疑的,但又不好当面问。但她如
此火辣主动,我觉得万一马哥和她有点什么,这关系就整得狗血了。虽然我和齐
馨儿也算是一同患过难,但我实实在在没有和她发展任何关系的想法。那天酒醉
脱衣打牌的事,如果发生什么就发生了,没发生就没发生了,我本以为齐馨儿是
个拿得起放得下的爽快妞儿,但显然不是,她是有些期待的。
  我心里有点犹豫,又怕齐馨儿太暧昧,又担心摊牌早了影响得饭都吃不下。
权衡利弊,我还是决定先表态为上。但这层窗户纸并未捅破,人家女孩也是要脸
的,我怎么说透又不说破好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