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绝配娇妻小秋(第三部)(55-58大结局)】


  小秋在以前,大事小事都喜欢跟我说,不管做什么决定,都喜欢跟我商量,
现在却自作聪明,弄了假结婚证,又先斩后奏,吃了打胎药。
  很明显,跟父亲玩了俩年游戏,小秋变得喜欢自作主张,喜欢自己操心考虑
事情了。毕竟跟父亲在一起,小秋什么事情都要自己操心决定,久而久之自然而
然也就变得独立了。
  而父亲,在事情发生后,也能立马认错,没有再吵吵闹闹,相反诚恳地道歉
并说要出去找工作,很明显,也是在知书达理细腻的小秋感染下,让父亲变得不
再大大咧咧,毛毛糙糙。
  其实,小秋跟父亲做了二年多,俩个人或多或少都互相影响了对方。这要是
在以前,我肯定早气炸了,毕竟在以往,只要看到小秋跟父亲说句话,我都要暗
暗郁闷半天。不过,这样疑神疑鬼的生活也太累了。
  所以说,这个游戏,让三个人都改变了很多吧。尤其,是我自己,变得豁达
了以后,变得不再斤斤计较之后,真的感觉生活轻松了很多。
  所以,即便小秋再一次「隐瞒一半」,再一次「先斩后奏」,但是,我依然
每天下班了,都去岳母家看望小秋一番。
  别说,岳母一看到我去看望小秋,简直开心坏了,感觉脸上每个细胞,都洋
溢着幸福。更是在那,不嫌累,不嫌麻烦地,每天烧了很多大鱼大肉,海鲜鸡汤
的。丰盛程度,完全不输过年。
  当然,岳母一是看我跟小秋相亲相爱,做父母的开心,同时,也是知道小秋
流产了,需要补身子。不然,也不会一天煮俩个汤,给小秋喝了。说实话,岳母
真的挺疼小秋的。
  而看到岳母那么疼爱小秋,我才隐隐感觉到,小秋嫁给我后,的确吃了不少
苦。同时,也真的庆幸自己「忙里偷闲」不嫌麻烦地下班就去了岳母家里。不然,
也不可能体会到岳母对小秋那无微不至的关爱。也体会不到,一家人真的互相关
心真的相亲相爱的温馨感觉。
  不过,即便我跟岳母这样关心小秋,小秋脸色依然不是很好。第三天的时候,
甚至脸色都有点惨白。晚上小秋更是没吃几口,仅仅喝了几口汤。
  吃完饭,我正好奇郁闷的时候,小秋竟然把小宝丢给了岳母,让我带她出去
逛街散心。小秋这一奇怪的举动,让我很郁闷,而一到了车上,小秋便悲伤地说
道:「老公,今天我吃了打胎药,胎囊打下来了,医生说流产成功了。」
  我想了下说道:「呵呵,那挺好,挺顺利的嘛,你看,你妈对你真好。你就
在家多休息几天,免得回去又受罪又受气。」
  小秋此时终于露出了点微笑道:「呵呵,真的谢谢你每天都来看我。」
  我看了看在那一脸感动的小秋,想了下平静地说道:「没什么啦,一辈子那
么长,以后我们都要耐心点,看到爸打你,我真的很郁闷,尤其想到了我竟然跟
爸一样爱冲动,我就觉得我以前的脾气也不怎么好。这个游戏,让我们都变得成
熟了。我相信未来的日子,我们会更加从容,更加开心,更加相爱。」
  小秋此时脸色豁然开朗,悲伤就像太阳下的薄冰慢慢融化,而笑容就像春暖
花开,喜不自禁道:「嗯,这俩年经历了很多,但是我感觉很值得。虽然我知道,
我也可能爱上别人,叫我跟别的男人生活,可能也真的行。但是更让我知道了,
你永远是我心底那个最无法取代的人。」
  小秋在那老王卖瓜般地洋洋自得地说着,甚至越说越起劲,在那又说道:
「老公,我终于明白了,性爱再舒服,也就那么一瞬间。很快就会忘掉。爱情才
会持之以恒,久久不会散去。」
  看着小秋越来越得瑟,惹得我忍不住打断道:「好啦,好啦,你想让我晚上
带你去哪玩呢?」
  小秋此时想了下,然后说道:「老公,你帮我做最后一件事情吧。胎盘,噢,
不对,应该说是孕囊,我保存了下来,因为我不想随手丢掉,我想亲手埋了他。」
  小秋说得话,让我有点吃惊,同时又没怎么听明白,但是一看小秋那认真样,
又觉得事情不简单。所以下意识说道:「啥?你想把啥埋了?」
  小秋此时有点尴尬难为情地说道:「药流了,不是有块孕囊掉下来嘛?就是
那乳白色块状物。我想把这个孕囊埋到山上去,这样也代表了跟爸的游戏真的结
束画上了个句号了。」
  虽然,我不知道小秋所说的孕囊是什么,但是,我还是陪着小秋买了个小铲
子,找了座小山,又找了块杂草不是很多的地方。
  接着,小秋便走了过去,用脚把杂草踢开了,然后拿出了铲子,在那挖了个
比较深的小坑。挖好后,又从黑色方便袋里,拿出了塑料盒,然后弯腰准备放进
坑里。
  不过,就在小秋打算埋掉塑料盒的时候,我忍不住好奇,在那不由自主说道:
「让我也看一下吧。」
  小秋有点排斥地说道:「不用了吧?这有啥好看的?很恶心的。」
  小秋越这样说,我越觉得好奇,所以便奸诈地说道:「游戏是我们一起开启
的,肯定得我们一起结束它呀。所以,我也得看看,然后帮你一起埋了他。」
  小秋虽然说歪理很厉害,可是我毕竟把她泡到手了,不可能一点斗不过她,
所以只见小秋皱了皱眉头,然后便说道:「那好吧,你想看,就看看吧。也对,
我的所有事情,你应该都有权知道的。」
  小秋说得义正言辞感天动地,但是打开盒子时,仍然有点勉为其难的样子。
而当我看到盒子里的那块孕囊时,我顿时也被震撼到了:只见偌大一块的透明扁
豆一样的透明黏糊糊的肉球,而且上面还有点褐色血丝以及三三俩俩的颗粒。
  看到这么一坨,这可怕恶心的一幕,仿佛就让我看到了父亲射在小秋体内的
精液,终于凝结升华了,变成了触目惊心的孕囊。而看到如此血淋淋的真实的孕
囊,也让我明白了,这个大胆的游戏,真实的存在过。不然小秋,现在也不会亲
手去埋葬它了。
  就这样,我在那被惊的愣了一小会,这俩年发生的故事在我脑海里翻江倒海
又闪现了一遍。而,小秋,在那依然脸色有点惨白的尴尬地看着我。眼里,甚至
泛滥着点点疲倦无奈地泪光。
  小秋的狼狈,让我觉得必须坚强。所以,想了下,我立马故作轻松地笑着说
道:「呵呵,你看,这就叫凤凰涅盘,浴火重生呗。以前,看到你跟爸说话,我
都要吃醋。现在你有了爸的孩子我也觉得不生气了。看到你怀了别人的孩子,挺
好玩的。只是,我们玩的太野,太淫荡。缺乏了美感。其实,如果,你怀的不是
爸的孩子,如果是一个洋娃娃那就完美了。」
  小秋一听,立马从沮丧中惊奇地看了看,然后夸张地问道:「哈哈,我想起
了,你说你喜欢洋娃娃,还说过,如果你有钱,肯定去国外领养一个洋娃娃。」
  一看小秋仍然记得我的喜好,我在那便说道:「呵呵,对呀。不过我现在改
变了想法,如果我有钱,我才不要领养洋娃娃,我们可以生一个洋娃娃,不对,
是让你生一个混血的洋娃娃。」
  我说完,故意坏坏地看了看小秋,而聪明地小秋立马就懂了,在那嗔怪道:
「滚蛋,你又要骗我给你生洋娃娃啊?我现在才不要被你忽悠,打胎难受死了。
以后除了跟你,我再也不要跟别人生孩子。」
  说着,说着,感觉小秋又在把责任往我身上推,所以我郁闷地说道:「什么
叫我忽悠你的?我可没让你乱怀孕啊。」
  小秋抿着嘴瞪了我一眼说道:「好啦,烦死了,怎么不怪你?让我跟爸做爱
就算了,让你跟我生孩子,你老是这的,那的借口,难道让我怀孕,不是你义不
容辞的责任吗?」
  小秋不依不饶在那侃侃而谈,这把我惊得是目瞪口呆,而小秋可能觉得自己
也有点强词夺理,竟然话锋一转道:「好啦,好啦,先把这个孕囊埋了吧。不管
如何,从今天开始,我想先过俩年安稳日子了。我这几天感觉,跟你聊天,要比
做爱温馨几百倍。好想回家,让你抱着我睡。」
  小秋可能真的受了伤,所以才会这么想「依靠我」,所以我只好说道:「好
啦,知道啦。你先安心休息十天半个月,让你妈咪好好照顾一下你的身体,到时
爸出去打工了,你再回家一边看超市,我们一边把二宝生下来。然后,过个俩年
的柴米油盐生活,听我唠叨俩年,到时你差不多也烦了,刚好把爸接回来。或者
把你送到国外镀镀金。然后带个洋娃娃回来。」
  我放荡不羁地说着,小秋虽然鄙视地瞪了我一眼,但是依然在那狼狈为奸,
龇牙咧嘴地笑着,因为我真的了解,小秋虽然有时候静若处子,但是动起来更像
脱兔。顶多安分个俩年,然后又会皮的不行。
  就这样,我跟小秋一边谈笑着。一边合伙把孕囊埋了,然后我背着小秋便下
了山,接着又在公园的小路压了一会马路,一直溜达等到夜色渐深时,我才把小
秋送回了岳母家里。
  以后的日子,相差无几,小秋在岳母家里调养身体,父亲则是有点煎熬地看
着超市。大约一个礼拜以后,父亲在那略带伤感又无奈地跟我说道:「志浩啊,
我找了工地的小工,已经谈好了,200块钱一天。可以住工地的。」
  父亲语气很慢,甚至有点感伤,而且说得很详细,不过我却听不进去,不耐
烦地说道:「哦,知道了,你找到了工作也挺好,不然小秋都不愿意回来了。」
  父亲一听我这样说,愁眉苦脸头一低,嘴巴蠕动了几下,想说点什么,却又
没说出口,然后索性便转身跑去看超市了。
  就这样,又过了四五天,小秋白天发信息跟我说:「老公,爸今天打电话跟
我说,他明天去上班了,你晚上接我回去吧。明天早上,超市,还要别人去看呢。」
  就这样,晚上,我便把小秋跟小宝接了回来,而且在车上,小秋还忍不住特
意轻声小心地对我说道:「爸也真搞笑,我都把他拉黑了,还用别人手机打给我。
其实直接告诉你也可以啊。」
  我看了看如此无情的小秋,忍不住说道:「好啦,得饶人处且饶人吧。发生
了这样的事情,爸心里也不好受啦。毕竟你们也缠绵过那么多回,没必要如此绝
情吧。」
  我在那平淡无奇地说着,却把小秋说得脸有点红了。而看到小秋这样子,我
又忍不住小声在小秋耳边问道:「你们女人果然是拔屌无情。如果以后,我也得
罪你,跟你离婚了,你会不会也这样对我无情啊?把我拉黑,再也不理我?」
  小秋瞪了我一眼,不过想了下却笑着说道:「换成以前,我可能也会的。可
是,玩了这个游戏,都私奔了一回。我想我不会了,你永远是我生命里,最特殊
的人。我答应你,以后就算再恨你,我都不会拉黑你。」
  说完,小秋又忍不住洋洋自得说:「老公,这个游戏,真的让我们成长了耶。
我感觉我们成熟理智了很多。」
  而一看小秋那搞笑样,我又忍不住问道:「不拉黑我,挺好的。可我好奇的
是,如果以后我真的得罪你了,你跟我离婚了,你会不会也会绝情地拔屌无情?
忘了以前的情义?」
  小秋鄙视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想了下微笑着说道:「不会的,因为这个游戏,
让我认识到了,你真的是我生命里最特殊的那个人。就算假如我们离婚了,假如
我嫁给了别人,我都会让你再碰我10次。这是我对你的承诺。不管以后发生什
么,我都要记住我的承诺,不对,以后就算我嫁给别人,让你碰我10次太少了,
我让你碰我100次。这是我对你的承诺,绝不食言。」
  看着小秋语无伦次却又傻乎乎的搞笑样,俩个人在那欢声笑语,不一会就到
家了。而小宝可能在车上憋了太久,见了父亲,就欢呼雀跃冲了过去,亲切地叫
着「爷爷,爷爷」。小宝的天真烂漫,居然惹得父亲有点老眼婆娑,在那尴尬地
偷偷地看了看小秋。小秋呢,见了父亲,没说话,一脸不屑无视地样子。
  小秋虽然把父亲当成了透明人。但是,当晚上,看到父亲收拾行李,把超市
营业所赚的钱,拿给小秋时,小秋还是有点感触的,尤其当父亲说什么:「志浩
啊,我这个长辈,当的的确不合格,我在家里,你跟小秋的确过不好日子,当年
你妈也这样骂我的。所以,我害跑了你妈,不能再害了你们俩个孩子。我现在出
去打工也挺好,干个俩年苦力,自己挣点钱,以后自己老了,也能应付一下。」
  小秋听了,在那有点尴尬不自然,眼神有点慌张,而父亲此时又说道:「小
夏啊,爸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怎么都不该出手打你。可是,几十年的脾气,
一下子真的改不掉。唉,我算是自作自受吧。反正,我对不起你们俩个孩子,你
跟志浩在家好好过,志浩比我出息多了。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还娶了你这么
一个通情达理的媳妇。」
  父亲说到这,终于有点结巴接不上,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然后叹了口气,话
锋一转道:「其它的话,我也不说了,这是这几天超市挣得钱。还有超市的钥匙。
明天早上,我就去亲戚家的工地上干活了。」
  可能,父子感情不好就这样吧,虽然不善言辞的父亲努力说了这么多,不过
我却在那冷漠平淡地只是「哦」了一句。至于小秋,当然更不会跟父亲说什么。
  热脸贴冷屁股,吃了闭门羹的父亲,随后灰溜溜地回到了卧室。而我,一看
父亲走了,就像啥事没发生,在那洗脸刷牙就准备睡觉了。
  不过,就在我都快忘了这件事时,小秋竟然在那说什么:「对了,你说爸年
纪也不小了,咋跑去工地上干活,能行吗?」
  小秋的话,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心想,不是惩罚父亲嘛?怎么又开
始关心了,所以纳闷不解地说道:「还行吧,60岁不到,干农活,干工地的很
多啊。咋了,你舍不得爸去干工地?」
  小秋一听,立马尴尬地解释道:「不是,不是,我是怕让爸去做工地,姐姐,
大伯会不会说我们太狠心啊?实在不行,明天早上,你去上班晚一点,送一下爸
吧。这样好看点,我反正不会送他,但是,我们俩个都不送,不好看。」
  小秋说得不无道理,但是,一看小秋替父亲考虑这么多,依然让我有点耿耿
于怀,难道这小秋依然对父亲余情未了?依然心疼父亲?
  但是,这样的疑惑,这样疑神疑鬼的猜测,却没有持续多少天。就在10来
天以后的一个礼拜天,父亲回来了一下,说什么:「志浩啊,我回来拿点东西,
放心好了,明天就走。」
  有点反常的是,父亲那天,特意抱着小宝,去大伯家里玩了很久,吃饭时,
也厚着脸皮,坐在桌子上,笑着说什么:「志浩啊,我回来拿点东西,以后就在
工地上安心干半年了。好久没陪你喝几杯了。」
  而我一看,父亲的确累得有点憔悴,态度也比以往好很多,所以也就没有推
辞,让小秋做了几个菜,跟父亲喝了几杯。
  随后,父亲并没有可以去跟小秋说话,只是第二天早上,我送父亲去工地的
临别时,父亲忍不住偷看了超市里的小秋几眼。
  而我,当时,根本没有留意这些细节,只是在几天后下午,小秋竟然诚惶诚
恐地给我打电话,忧心忡忡地跟我说什么:「老公,老公,你快回来一下吧。爸
竟然在我冬天的靴子里,留下了一封莫名其妙的信。」
  听着一惊一乍的小秋,我下意识困惑不解问道:「怎么啦?发生了什么?什
么信啊?」
  小秋依旧惊魂未定般说道:「哎呀,这信看得我有点吓人,感觉爸有点想不
开,你快回来吧,你快点。」
  小秋催的很急,这让我感觉事情有点严重,所以只好开着车准备回去一看究
竟。不过,却终究还是迟了,车子刚发动,就接到亲戚包工头的电话,说父亲从
工地上摔了下来,快不行了。
  绝配娇妻第三部第五十六章父亲想离开,却可能留在了小秋心里
  这年头,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一看到亲戚给我打电话,就让我很意外,又
听到亲戚说父亲从工地上摔了下来,更是让我惊上加惊。在那愣了下,才下意识
问道:「哦,摔得严重吗?你们在哪?我现在过来看看。」
  亲戚在那有点慌张恐惧地说道:「有点严重啊,我们叫了救护车,对了,是
市一医院的救护车,应该很快就到了,到时你直接来医院吧。」
  这位毕竟是包工头,虽然事发突然,但是依然能够临危不惧有条不紊地直接
交代清楚了情况。所以,随后,我便说道:「那好的,我现在就开车过来。」
  挂完电话,我懒得跟王董请假,一是事态紧急,其次,我觉得很郁闷,甚至
郁闷到,我都不想通知小秋。只想快速地直接去医院看看父亲到底又惹了啥事,
到底摔成了啥样。
  所以,我在那直接开车车子,直奔医院。不过,可能因为开的太快。当我到
了医院打电话问亲戚时,亲戚说救护车,还在路上,他也正开着车子跟在后面。
  随后,我在那坐卧不安,在医院的抢救处,焦虑地等待着。不过也没等多久,
一辆救护车,在那鸣着笛,大步流星,开进了医院。
  一看到救护车过来了,我也下意识跑到了救护车那里,这时,只见车子刚停
稳,抢救处门口就等了好几个穿白大褂的人,而救护车的门也很快打开了,护士
们抬出了一个身材样貌跟父亲很像的人。
  而我再走近一看,只见父亲脏乱的工地服上,凌乱的头发上,以及担架上全
部都是触目惊心的血迹。就在我看到头皮发麻时,一路跟在后面的亲戚,也匆匆
忙忙跑了过来,然后火急火燎问我:「小陈,这是你爸吧?」
  还没等的及我回答,亲戚又连忙跑上去问道:「医生啊,我这亲戚摔得严重
不?」
  医生们,没有回答父亲的话,直接推着父亲就去了抢救室,而剩下的一个护
士在那先扫了我们一眼,然后说道:「你们就是伤者家属吧?这伤的的确有点严
重,我建议你们,先交一点抢救费吧,这样才不会耽误医生们做手术。」
  因为,事发突然,也没遇到过如此焦头烂额的事情,所以随后,便在亲戚的
东问一句,问一下的情况下,先垫交了一万块的抢救费。也稍微弄清楚了一点:
父亲是多处骨折,最重要的是,有脑淤血,一时半会,可能醒不过来。
  一听事态严重,亲戚开始有点坐不住,略带抱怨地说道:「唉,知道你爸年
纪有点大,我都让他在下面拌拌水泥浆就行了,怎么跑到5层那么高的地方去了?」
  因为弄不清楚情况,面对亲戚的疑惑跟抱怨,我只能在那苦笑着尴尬不已地
陪着笑脸。不过,就在我我力不从心时,姐夫,姐姐,小秋,以及大伯,也都赶
了过来。
  一开始,一群人无非东问问,西问问,一边关心,一边了解情况。随后,又
离不开医药费「钱」这个话题,讨论了半天,就是每个人都会先支援一点,不能
让亲戚一个人掏腰包。
  所以,随后,东拼西凑的,又补交了3万的抢救费。而一看我们挺好说话,
愁眉不展的亲戚,总算缓了口气。不过,躺在抢救室的父亲,却是一时半会出不
来,甚至都醒不来。
  随后,忙碌了一天亲戚,姐夫,大伯们,出去吃了饭,然后跟我们道了个别,
也就走了。姐姐留下来,愁眉不展地商量着抢救费的事情,毕竟如今的医院,就
是吸血鬼,一天就花进去这么多钱,以后不见得要花多少钱呢。
  一听姐姐这样说,我头都开始大了,但是,这才第一天,只能硬着头皮走下
去,走一步算一步。
  随后,姐姐便让小秋也跟她一起先回去,但是小秋,却执意要留下来,说什
么等下自己打车回去。而,姐姐走后,我终于知道小秋为啥要留下来了,只见小
秋带我到了厕所,偷偷掏出一封信,花容失色道:「唉,你看,爸可能故意摔下
来的。」
  小秋在那轻声,恐慌地说着,甚至把信递给我时,手还有点颤抖。而看着小
秋如此恐慌,我也小心翼翼接过了那封信,只见上面用黑色的圆珠笔写道:「这
俩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我文化程度不高,不知道从何说起。但是,我也不笨,
知道我对你说得话,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所以写了这封信,藏在了你的靴子里。
  气走了志浩的妈,我一直很后悔自责。对你做出那种事,我也时常很内疚,
但是一看到你,一想到你,真的就鬼迷心窍了。你那身子,那么美妙,亲一口都
出水,你舒服时的样子,那么好看,叫床声,简直把我的心都勾出来了。
  所以,即便有经常有罪恶感,即便知道我不应该对你做出那种事情。可是,
依旧忍不住控住不住自己。
  但是,我也不是不知道好歹,努力想弥补你跟志浩,问老文叔借钱,就是想
趁着还能干的动,帮你跟志浩减轻点压力。也舍不得你们做家务。
  我的能力有限,就像志浩他妈老说我没用,其实我也知道我的确没用。所以。
在家,都听你跟志浩的,你们让我相亲找老伴,我就去了。
  第一个谈对象是我不对,因为脑海里老是有你的影子,没有好好用心对待。
可是,介绍的施阿姨,我是真的打算好好过,这样也能给你跟志浩减轻点负担。
可是,我跟施阿姨谈的正好时,你又逼着我跟你去深圳。
  后来后,我刚想老实点过日子,你竟然又说想玩游戏。而且越玩越疯,还要
领证结婚,生孩子。这些,对于我,都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有句话,我也听过,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这半年以来,像夫妻般的朝夕相
处,我真的以为你也对我动了真感情,就像一句粗话,就算我们是公公跟儿媳妇,
可是做了那么多回,或多或少也会日久生情啊。况且每次高潮时,你都那么激动,
说我才是让你最舒服的那个男人。
  所以,我真的信以为真。真的一度开心不已,真的努力在做出改变,改掉自
己的臭毛病,才能配得上你,才能不辜负你。
  可是,当我听说,这一切都是假的,我所有的努力,都被你当成了笑话。我
真的一下子接受不了,感觉被你骗了,感觉所有的一切竟然都是假的。所以,冲
动了打了你,也骂了你。
  可是,事后,志浩的话,让我真的懊悔不已。你是我儿媳妇,你已经牺牲很
多了,而我怎么能够得寸进尺?还不满足呢?你给了我世界上最美好的体验,像
我这么一大把年纪,还能有你这样年轻貌美的儿媳妇陪伴,哪怕一次,我也应该
知足了。可是,你陪了我三年,整整三年,我却依然不知足,依然得寸进尺。
  我想,这就叫咎由自取,这就是志浩妈为啥跑了。因为,我是一个自私的人。
老是给家里添麻烦。像我这个年纪,应该在家带着孙子,安享晚年了,而不是在
工地上,挤在臭烘烘的工棚里生不如死。
  但是,这不能怪任何人。只是怪我咎由自取。我也想开了,这俩年跟你生活,
真的知足了,每次跟你大汗淋漓,每次跟你合二为一,每次抱着你那娇嫩的身体,
每次当你说「老公,我真的受不了了嘛」,我都感觉我是全世界最快乐幸福的男
人。
  所以,该有的幸福,我也享受过了,别人没享受过得幸福我也享受过了,那
我还有啥好遗憾的呢?尤其工地这样生不如死的日子,我真的不想过了。而且,
继续活下去,也是丢人现眼,给你们添麻烦。所以,我想啊,我现在出了意外,
还能给你们减轻很多负担。
  这样,对你们,对我来说,都是一种解脱。而且志浩,是个好男人,有他照
顾你,我也可以放一万个心。
  保险单,因为太大,放在了我床底下,能要就要点,要不到别强求,发生了
这么多事,让我明白了,人要知足常乐。那个银行卡,也放在一起,密码你当然
知道的,就是你的生日密码。
  小夏,来世再见,希望来世,你真的能做我的小娇妻。我们日日夜夜厮守在
一起,每天晚上都能恩恩爱爱。
  看完父亲的信,看着父亲对小秋的深情告白,气得我在那深深叹了口气。不
过似乎也找不出啥借口反驳,就像父亲自己所说,别人没享受到的幸福,他在小
秋身上,全部体验了一遍。也许父亲这样离开了,真的是最不完美中的最完美结
局。可是,这样半死不活,真的让我头大了。
  而就在我思绪神游时,小秋在那悠悠说道:「唉,当时,爸说要去工地,我
就感觉不对,感觉他会做傻事。」
  一听小秋如此了解父亲,竟然让我气不打一处来,感觉小秋真的就像父亲的
妻子那般,感觉小秋真的跟父亲心连心,感觉小秋下辈子做父亲的妻子,不但称
职,而且还可能绰绰有余。
  虽然不可控制不由自主很生气,不过,我依然强忍住了,只是淡淡问道:
「唉,那你当时咋不说出来呢?」
  小秋低头想了下,皱着眉头说道:「那时,不是生气嘛。我怎么可能会去关
心爸?」
  我在那想着:「不是你不去关心爸,只是不想而已,如今小秋,真的挺了解
父亲了,不但知道父亲长短。还知道父亲内心。」
  而随后小秋一边随手要回去了那封信,一边随口说道:「那我先回去了,小
宝还在大妈家里呢。我再回去看看保险单,跟银行卡。看看能不能要一点吧,爸
的手术费,我们俩个真的吃不消,小宝又大了,要读幼儿园,我们还要二宝,这
样下去,钱真的不够用了。」
  小秋说得话,其实,完全在理。整个晚上,我都在想这样的事情,不过,却
也想到了,小秋把那封信还要回去干嘛?而且还放在了背包里?难道要留下来保
存起来?
  独自一个人在医院的我,就这样在那胡思乱想着。现在想来,男人爱吃醋的
天性,真的与生俱来。即便发生如此大的事情,我依然不喜欢看到小秋如此了解
关心父亲。
  但是,仔细一想。也有可能是自己太不了解父亲,毕竟第二天,老文叔,竟
然忙里抽空,过来看望父亲这个他的儿时老朋友。而且,还在悠悠愤愤不平地说
道:「老陈这家伙,自己心里没点数嘛?一大把年纪,跑到工地去搞什么?还跑
到5楼去干活。」
  面对老文叔的一边抱怨,一边责难,正在我难以招架时,小秋却站出来,巧
妙地化解了尴尬。
  绝配娇妻小秋第三部第五十七章灾难毁灭世界,情义拯救世界
  想着抢救室里的父亲,想着惨不忍睹的现状,这让我想起了新闻里曾经报道
过的公媳乱伦案:儿媳妇跟公公长期保持着奸情,甚至剩下了俩个孩子,奸情败
露后,俩个人甚至私奔出走。不堪羞辱的丈夫,羞愤自杀。
  我在那郁闷地想着,人为啥不能看开点?男女之间的感情纠葛,必须就像爱
情故事里所说的那样?必须来一个你死我活吗?也许,就像那句歌词所描述的一
样:「都是世人,把爱情的故事写的太过完美,天真的我们,才会如此狼狈。」
  我在那搞笑地想了想,如果我也看了那么多天花乱坠的爱情故事,也许现在
躺在抢救室里的就是我了吧?反之,父亲,如果,稍微面对一点这残酷的现实。
在工地上吃点苦,顺便真诚地向小秋认个错,这样等他再老一点,我又怎么可能
不接他回来,安享晚年呢?
  我在那叹了口气,想起了狂人李敖为啥说,很多古装剧,简直垃圾,因为很
多武侠爱情剧就像成人童话那般,写的太过「傻白甜」,写的太过理想化,写的
太想当然,才让我们无法面对现实生活。
  所以,我在那很快又想通了。大多数人的现实生活,本不就这样坎坎坷坷嘛?
小秋胡闹,私奔过一回,现在父亲又要走极端。如果,我也跟着瞎闹,说不定,
新闻里的公媳丑闻真实事件,也会在我身上上演一遍。
  所以,随后,有点倦意地我,便拉上了拉链的衣服,在抢救室门口的座椅上
眯了会。因为我相信,狂风暴雨之后,就算没有彩虹,也会变得很宁静舒适。
  就这样,疲倦中,我带着乐观的心态,在那迷迷糊糊睡着了。虽然,没有奇
迹出现,但是,第二天一大早,小秋跟着她父母,便就过来了。而,岳母一看到
我,就关心地问道:「哎呀,这孩子,晚上睡在椅子上冷吗?」
  一向沉稳的岳父,也忍不住问道:「志浩,你爸怎么样了?没事吧?」
  我揉了揉眼睛说道:「好像暂时没生命危险,不过还得观察几天,医生说伤
到脑子了,要看爸自己的身体素质,如果运气好,就能苏醒过来。」
  岳父听了后虽然有点苦恼,但是依然故作淡定地说道:「哦。人没事就好,
人没事就好。我等下拿一万块钱给小秋,你们先用着,以后我再给你们想想办法,
现在就慢慢等几天,急不来的。」
  男人管大事,女人管闲事,这一现象,在岳父岳母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只
见岳父「询问」完了之后,岳母又关心地说道:「志浩饿了吧,妈给你去买点早
餐,刷牙了没,要不要买个牙膏。」
  一向不怎么讲究的我,连忙说道:「妈,不用麻烦了,我现在不饿,吃不下。」
  随后,岳母出去买了一点早餐,一家人坐在抢救室门口七嘴八舌谈了会心,
彼此鼓励安慰了一番。等到,八九点时候,大伯堂哥堂嫂他们他们也过来了。
  而看着,这些至亲们,依次着忙里抽空过来了,让我想起了那句话:「血浓
于水,患难见真情。」可不是嘛,岳母岳父因为小秋的关系,大清早,第一个跑
了过来,还拿出了钱。我心想小秋是他们的女儿,只要小秋跟着我,我就永远算
他们的半个儿子。至于大伯,跟父亲本来就是一个妈生的。所以,不管俩个人感
情好不好,都必须过来,有钱出钱,没钱出力。
  望着这么一大群人,跑过来帮忙排忧解难,我好笑地在那胡思乱想着,觉得,
还真是人多力量大,人活于世,又怎么可能离得开别人的帮助呢?
  当然,这些至亲好友们,能跑过来,并不让我感到意外,随后,姐姐姐夫,
甚至姐夫的老爸老妈,都赶了过来。但是,最让我意外的是,快中午的时候,老
文叔竟然也过来了。
  而且来的时候就是慌里慌张地问道:「大浩子啊,你爸咋样了?咋搞的?」
  老文叔刚过来时,还让我有点意外,但是,一看那「来势汹汹」的火急火燎
样,又让我有点恐惧,所以颤颤巍巍说道:「在抢救室呢,医生说,没有生命危
险,不过伤到了大脑,一时半会醒不过来。」
  面对老文叔,让我有点亚历山大,毕竟他挺有钱有势的,又是我的债主,所
以我尽可能回答的很详细了,不过,未曾想到,这竟然还不能让老文叔满意,只
见老文叔,眉头一皱说道:「什么叫一时半会醒不来,难道是植物人?主治医生
呢?我去问问看。」
  老文叔,连珠炮似得发问,让我狼狈不堪结结巴巴不知道说什么,而这时,
一旁的人则说道:「老文啊,你先别急啊,我们都问过医生了,老是去问,医生
也烦嘛。」
  老文叔一听,气势降了几分,不过依然说道:「能不急嘛?我就这么一个发
小了,小时候我穷的时候,就老陈看得起我。今天早上听你们那位包工头老表,
一听说老陈工地上出事了,我立马就跑过来了。再过俩年退休了,我还要跟老陈
下棋钓鱼呢。」
  老文叔直话直说,让我们一群人又佩服又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在那尴尬地附
和着强颜欢笑着。而这时,小秋连忙说道:「老文叔,你跟爸的感情,我自然是
懂的,爸一出事,您就第一时间赶了过来,我们真的好感动。」
  随后,老文叔跟小秋寒暄了几句,可能小秋是女的,所以老文叔,态度还是
比较柔和的客气的。但是,不知道怎么搞的,聊着聊着,老文叔突然就对我问道:
「志浩啊,不是我多事啊,我就纳闷了,你爸年纪也不小了吧,干什么工作不行,
非得去工地上干活呀?」
  老文叔,突如其来的发问,让我尴尬地不知道说啥,甚至姐姐姐夫,都变得
面面相觑,而就在这狼狈的时候,小秋又笑嘻嘻说道:「老文叔,这都怪我,这
俩年,想要个二宝,可是老是怀不上,所以我就在家看超市了。爸一看我们经济
压力挺大的,也是好心,说趁着能干得动,出去干几年。做父母的不都这样为晚
辈着想嘛?那我们做晚辈的,也不可能不知好歹,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肯定
先给爸治病,就算植物人了,我就把爸接回去,我一边看超市一边照顾爸。」
  小秋这番表态,让面面相觑的人们,变得惊讶兴奋地望着小秋,好像挺佩服
小秋的样子,而果不其然,老文叔一听,也愣了下,但是立马说道:「小夏这丫
头,果然就像老陈说的,懂事贤惠啊,连我这把老骨头,都被感动到了,既然你
一个女人家都敢这样表态,那我今天就当着大家的面,对你承诺,老陈欠我的那
十几万,我也不要了。就当给老陈看病。」
  小秋跟老文叔,这一来一去,把大家惊得够呛,愣在那傻笑了好几下,大家
才开始感谢老文叔的慷慨大方,才开始佩服老文叔的重情重义。
  所以说,仇恨能毁灭一个世界,情义却能拯救一个世界。经过大家这么一关
心,我也感觉压力少了不少,压抑的气氛也轻松了不少,大家也变得随意在那聊
起了天。而寒暄了一会后,到了饭点的时间,姐夫便在那喜笑颜开道:「爸,也
算命中遇到了贵人,看到这么多人都过来帮忙我也放心了,志浩啊,你现在走不
开,在这里辛苦一下,姐夫也没啥用,就带大家去吃个饭吧,毕竟大家伙也够辛
苦的了。」
  而在吃饭的时候,后来听姐姐说,大伯在饭桌上也表态了,说他白天闲着也
没事,可以白天过来照顾父亲。而,小秋一看白天大伯可以照顾父亲,就舍不得
让我再继续请假了,自己每天晚上,跑到重症监护室,守在病床边,没事偷睡一
会,如果没睡够,就白天在超市里补会觉。
  就这样,我每天早上晚上负责接送大伯,小秋则是一边白天看超市,晚上看
父亲。俩个人过得有点疲惫不堪,坚持了三五天后,让我有点忍不住问小秋:
「你说爸,真的醒不来,变成植物人,你还真把他接回家?照顾一辈子?」
  小秋一脸无奈地说道:「那有啥办法?让爸去工地干活,我们本来就理亏了,
如果现在再不给爸看病,别人会看不起我们的。」
  小秋说得不无道理,可是真的让我亚历山大。而小秋一看我愁眉不展,又说
道:「我想过了,最起码,也要照顾爸一年吧,到时再醒不来,我们也仁至义尽
了,隔壁邻居,亲朋好友,也没话可说了。」
  我望着如此清醒的小秋,感觉稍微轻松了点,毕竟这么大一个担子,如果俩
个人不齐心合力,那就是吵架,俩个人都能吵得天昏地暗了。磨难中,也终于让
我明白了,小秋的确很贤惠明事理。
  可能,看我跟小秋如此辛苦,一个礼拜天的时候,王董竟然也亲自跑过来了,
还说什么:「小秋啊,你家志浩,有时候死要面子,我让他带薪休假,他肯定不
乐意了,所以我今天让志浩带我到你家里,就是让你劝劝志浩的,我跟你们也朋
友一场,稍微能帮点忙,我也应该帮一下的。」
  这是上次小秋在王董公司大闹之后,第一次跟王董见面,我还担心会有尴尬
地场面出现,但是没想到俩个人聊着聊着,小秋竟然眼睛就湿润了,甚至感动地
说道:「谢谢王姐啊,王姐,你说得很对,志浩有时候是有点倔,其实,我也不
想志浩请假,不知道怎么搞的,只要志浩在王姐公司上班,我就心里特别踏实。」
  让我更郁闷地是,小秋随后跟王董越来越亲密,越聊越热乎。这让我很纳闷,
不是说女人都是小气鬼嘛?为啥小秋对王董,就像亲姐妹那般?为啥我跟莫芬有
点暧昧都不行,跟王董上床了都没事?
  虽然很疑惑,但是,那段时间,我也没有心情去问小秋这些问题,因为即便
我跟小秋如此努力,父亲依然躺在重症监护室,就是醒不来,医生说,如果再这
样下去,很大概率,会成为植物人。
  而面对这样的窘境,也许真的就要真的辛苦小秋,让小秋在家里照顾父亲了。
不过,就在我以为以后的日子,将会暗无天日的时候,一天傍晚,我回家的时候,
小秋竟然像乐开了花,蹦着跳着说道:「老公,老公,你猜谁回来了?」
  小秋的话,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感觉小秋也太乐观了吧?都啥时候,
还这么皮,还这么开心。可是,小秋就像没看到我那疑惑地样子,依然在那开怀
大笑道:「哈哈,哈哈,给你十个脑袋,你也猜不出谁回来了。「一看小秋那高
兴样?心想难道老天开眼,老天被小秋感动到了,父亲好生生醒来了出院回来了?
  天啊,我心里一个咯噔,怪不得小秋如此高兴。
    绝配娇妻小秋第三部第五十八章姑且信小秋一回(大结局)
  看着欢呼雀跃的小秋,我问了一个让我最好奇问题:「难道是爸醒了?可以
回家调养了?」
  小秋听了后,略感不满,不过立马释然笑着说道:「没有,现在转到普通病
房了,不过怎么可能那么快醒过来嘛。就是醒来了,也不可能那么快就回来。你
真会猜,怎么可能是爸?再猜猜,再猜猜?」
  小秋的话,不无道理,这俩年以来,小秋跟父亲占据了我生活里的绝大部分。
我经常不是担忧小秋,就是气愤父亲。所以,总感觉发生什么事情,都跟他们俩
个有关系。
  所以,一听小秋说我乱猜,我也觉得自己有时候变得的确爱疑神疑鬼了,这
吓得我赶紧胡乱在那用了排除法,想着除了父亲,还有谁能让小秋如此欢呼雀跃
呢?难道是小秋嫂子的二舅?所以,我又赶紧「将功补过」般说道:「哦,难不
成是你二舅,看你太辛苦,也过来帮你了?」
  小秋这次藐视地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说道:「唉,这个的确很难猜。不难
为你了,是妈回来了。」
  小秋的话,让我无比费解,岳母过来了,至于激动成这样,所以我郁闷地说
道:「你妈来了就来了呗?你这么高兴干嘛?难道妈又给你带了钱,带了糖?」
  小秋抿嘴一笑道:「哈哈,是你妈回来了?」
  我妈?这让我我心里更加费解了?因为自从高中毕业,进入大学后,父亲跟
老妈,就吵得更加凶了,最后,就气得离家出走,一直一去不返了。
  所以,已经快10年,没人再在我面前说「你妈」俩个字了。而现在再一次
听到这熟悉的俩个字,立马让我心头一惊,纳闷不已道:「啥?我妈?怎么可能?
啥意思啊?」
  小秋又忍不住抿嘴偷笑,然后拉着我边走边说道:「我带你去房里看看就知
道了。」
  说完,小秋一边拉着我,一边把我往房里拽,就在我疑惑的时候,小秋把房
门打开了,只见里面一群人:姐姐,大妈,小宝,堂嫂,还有几位邻居,都在里
面。
  而当他们一看我,就纷纷像小秋那般合不拢嘴喜不自禁说道:「志浩啊,你
看谁回家了?」
  寻着欢声笑语望去,我竟然发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面孔,而就在我惊讶时,
这个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发出了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大浩子啊,妈回来了,这
几年可想你们了。」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得我心中七上八下的,感觉也太不可思议了,所
以在那甚至都忘了该如何反应,只是慌张难以置信地说道:「妈,你咋回来了?」
  隔壁邻居一看我这傻样,立马笑着说道:「这孩子,还跟小时候一样愣头愣
脑的,你妈想你们了,就回来了呗。你看你妈不在家,没人照顾,小秋这丫头流
产了,老陈也不让人省心,还出了这么大事故。你妈是心疼你们,才回来的啊。」
  邻居们七嘴八舌快速地说着,让我真的佩服他们的未卜先知反应速度。而这
时小秋又为我开脱道:「哎呀,志浩,他就这样,聪明的时候,还好,不过笨起
来,比谁都笨。」
  小秋话一出,邻居们,又七嘴八舌道:「是哦哦,如果不是小秋这丫头,志
浩就惨了。你看,家里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小秋这丫头不吵也不闹,任劳任怨,
每天笑嘻嘻的,我家儿媳妇要有这么孝顺就好了。」
  这时姐也立马说道:「妈,七婶说的很对,如果不是小秋妹妹呀,这个家我
也不想回了,爸跟志浩,太让我操心了。你现在回来了,得多管管志浩。」
  这时,我才发现女人们唠家常,怎么那么伶牙俐齿,弄得我一句话也说不上,
只能尴尬自己在那干笑着。就在我惊讶时,小秋竟然「自然熟」,拉着老妈的胳
膊亲切地说道:「妈。你回来了,我好开心哦,以后志浩欺负我,我就可以跟妈
诉苦了。」
  小秋这举动,惹得邻居们一片惊叹道:「你看看,你看看,刚回来,就黏着
婆婆,我家儿媳妇,要跟我也这么亲近,我做梦都要笑醒哦。」
  而此时老妈也合不拢嘴高兴地看着小秋说道:「早知道,我儿媳妇这么招人
喜欢,我早该回来了。」
  就这样,我在那又惊喜,又无奈。惊喜的是老妈竟然事过那么多年,现在回
家了,无奈地是,我竟然根本不知道说什么,所以我只能说道:「那你们聊呗,
我去买点菜,今晚就在我家吃饭好了。」
  小秋好笑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去吧,你这个笨蛋留在这,也没啥用,
多买一点菜,今晚我们吃好点。对了再买海鲜之类的。」
  小秋名义是骂我,其实是替我开脱,而我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之后,也
终于缓了口气,不过仍然感觉有点不可思议,难道小秋感动了老天,奇迹也在我
身上上演了?
  不过,后来,我才知道,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奇迹。小秋根本没有感动老
天,只是感动了老妈,这几年,老妈一直外出在上海打工,暗地里其实一直在留
意打听家里的情况,一听说父亲出了事故,小秋流产了,还要俩头跑,孙女有时
候都没人照顾,于心不忍,硬着头皮就回来了。
  老妈回来后,担子自然轻了很多,每天都能帮小秋分担家务,忙完了才去医
院照顾父亲,替父亲擦擦身子,用插管喂点流食。
  而我也从小秋口中慢慢了解到了更多老妈出走的情况。因为,小秋那性格,
老妈居然什么心事都跟小秋说。跟小秋说了,那么小秋自然也会跟我说,譬如一
天晚上,小秋就跟我说道:「你妈其实也不容易。说你爸,死要面子活受罪,赚
不到钱,自己就想着赌气,一个人出去打工,急一急你老爸。但是,你爸倒好,
竟然说你妈跟别人私奔了,败坏你妈的名声。气得你老妈想着将错就错,干脆不
回来算了。」
  我看了看小秋说道:「这没什么呀,老妈把我跟姐都已经把我们抚养成人了,
已经很尽职尽责了。回来不回来都是她的权利。」
  小秋看了看我,把腿搭在我的腿上,然后悠哉悠哉说道:「可是,对于女人
来说,却很重要。我跟你妈经历有点像,女人嘛,有时候气头上,是爱赌气,如
果当初,你也说跟我爸私奔了,打死我,我也没脸回来了。可能也将错就错,跟
爸把孩子都生下来了。哈哈…」
  小秋一提到父亲,依然还有点激动兴奋,所以我坏笑着问道:「哈哈,看来
是我坏了你跟爸的好事,不然你们就是流芳千古的亡命鸳鸯了。」
  小秋一听,龇牙咧嘴说道:「滚吧,你呀,说正事就不行,一说这些事,却
总能说得又淫荡又浪漫,你太会蛊惑人心了。」
  我坏笑地看了看小秋说道:「你跟爸私奔时的事情,你还没告诉我,你俩到
底怎么疯狂的呢?私奔好玩不?」
  未料想,我这么一问,小秋立马就脸红了,在那不好意思瞪了我一眼说道:
「老公,你还别说,有些错误,的确也很美哦。私奔虽然不对,可是当亡命鸳鸯
的感觉其实挺好的。记得那时候,在星辰之下,跟爸坐一辆火车,来到人生地不
熟的陌生地方,俩个人相濡以沫,同吃同住,相依相伴。有那么一瞬间,真的像
你说得,感觉挺浪漫,甚至有种凄楚的美。」
  我惊讶地看了看在那把私奔说得天花乱坠浪漫无比的小秋,然后郁闷地说道:
「晕哦,看来你很怀念你跟爸的生活呀?」
  小秋抿嘴一笑道:「哈哈,没有呢,这些美,只是昙花一现,根本不现实。
其实我不是想着,得把这些刺激的事情,都告诉你吗?你看现在妈回来了,我们
也轻松了很多,我一边跟你说我跟爸的往事,我们一边恩爱生个二宝啊。这样每
天晚上听听故事,做做爱多好呀。」
  我看了看小秋有点困惑地问道:「你刚做完药流可以要小孩吗?」
  小秋不以为然鄙视地看了我一眼说道:「哎呀,药流都过去一个多月了,而
且月经还没来呢。再说了又不可能一下子就怀孕,做着做着,怀孕可能也要二三
个月以后吧。这样不是刚刚好?」
  一看小秋这么急,让我有点郁闷,不过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如果不是我老是
想玩这个游戏,二宝可能都出生了。但是,我依然嘴贱忍不住问小秋:「那你跟
爸怎么那么容易怀孕?一次就中招?」
  小秋一听就有点气急败坏,不过嘴巴仍然不怂地说道:「晕,我跟爸做了俩
年多,才中招一次,这也叫容易怀孕?」
  我看了看死不承认,强行狡辩的小秋,在那不服说道:「行行行,你的防线
很牢固,守了快三年,才让爸攻破了你的子宫。」
  我故意把子宫俩个字说得有点重,小秋一看我在损她,气得瞪了我一眼说道:
「哼,早知道你老是损我,不是因为小宝,我都不回来了。你不知道,我跟爸在
深圳时,多么逍遥快活呢。」
  一看调皮地小秋故意在那虚张声势,我有点不以为然,在那鄙视了笑了笑没
说话,而小秋一看我没说话,却话锋一转道:「老公,我跟爸在深圳的疯狂事,
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不过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肯定得全部告诉你。今晚,我就跟
你坦白,我跟爸在深圳做了69口交。」
  一听小秋说得这么赤裸裸,吓得我一跳,下意识说道:「晕,你呀。真的没
啥事干不出来的。是不是还做了更夸张的事情?」
  小秋一听,脸一红,我心也跟着在那跳,因为鬼知道,小秋跟父亲在深圳都
做了什么呀?不过,就在我提心吊胆的时候,小秋但是突然下定决心似得说道:
「没有啊,这也是最疯狂的了。我从头跟你说起吧。那次你打了我,我不是在宾
馆住了三晚上吗?当我跟你发最后一条信息说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后,我手机一
开始一直没关机的。我在火车站,还希望出现奇迹,哪怕你关心我一下,我都回
去了。可是,你仍然没有回信息。所以,伤心欲绝,我跟爸就连夜坐火车去了最
遥远的深圳,那时我心力交瘁,在火车上,躺在爸怀里,感觉爸就是我的全世界,
你不要我,爸还要我。所以,那一刻,我把自己全部交给爸了。所以,跟爸租好
了房子,我就迫不及待想跟爸缠绵。他压在我身上,我也趴在他身上,俩个人恨
不得吃掉对方。」
  小秋说着说着就脸上就泛起了淡淡红晕,有点不好意思,而我也被惊到了,
但是一想事情已经发生了,又能怎么样,所以笑了笑说道:「呵呵,生活本来不
就完美,但是有时候,不完美的生活,用心对待,也能过得很完美。你看,虽然
我们误会一场,可是你也体会到了私奔的感觉。你看…」
  我还没说完,小秋就抢着说道:「对对对,私奔也是种体验,虽然也很美,
可却不真实。我觉得每个人的私奔背后,都有点被逼的,绝望之下,做出的无奈
之举,就像我,那时感觉绝望了,才误以为爸才是我的救命稻草。人在绝望之下,
做出的决定,都是不理智的。这个时候,最应该有人拉一把。而不是被推一把。
如果你不替我瞒着这个惊天秘密,你想啊,我哪有脸回家了?哪能过得这么幸福?」
我看着小秋也乐观地笑着说道:「呵呵,好啦,如果不是你这么一闹,妈也不会
回来呀。」
  小秋一听,眼珠子一转,毫不谦虚地说道:「哈哈,这还真是我的功劳。」
  此后的日子,就是如此平淡,甚至有点无聊。白天上班下班,礼拜天去医院
看望一下父亲,晚上听一听活泼的小秋添油加醋,说一说她跟父亲没羞没躁的往
事。
  而我觉得,生活本不就是如此平淡无奇嘛?几个月以后,父亲在小秋跟老妈
的悉心照料之下,竟然苏醒了过来。而且还是双喜临门,经过调养后,小秋再一
次怀孕了。而这次终于可以确定,小秋怀的百分百是我跟她的骨肉了。
  小秋怀孕后,最开心的是老妈。而老妈在家,才让我明白了,女人永远比男
人会照顾人。小秋跟老妈,每天嘻嘻哈哈,把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
  至于父亲,后来终于可以出院,回家休养了。因为有老妈在家,根本就用不
着我关心。此时此刻,我才明白,为啥女人可以顶半边天。有老妈在家,瞬间省
事省心太多了。
  就这样,日子渐渐轻松了起来。小秋在年底的时候,肚子也越来越大了,生
活就像诗人那句话:「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第二天春天,父亲终于可以自己下床走路,小秋也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宝宝。
这顿时,让家里变得喜气洋洋了起来。而且,在家做月子的小秋,开始教老妈打
扮,也越来越喜欢跟老妈嘻嘻哈哈的。而且,很快就把老妈带坏了,夏天还没到,
婆媳俩个人,就穿的花枝招展的,带着大宝小宝出去溜达散步。
  可能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也有可能小秋太活泼。总之,家里越来越热闹非凡,
不过,就在这欣欣向荣的背后,也藏着点暗瞧险滩,譬如有一天我跟老妈,出去
给超市进货回来的时候,在家带小宝的小秋竟然红着脸,跟着父亲从房里走了出
来。
  老妈是丝毫没有怀疑,她那贤惠地儿媳妇会跟父亲有什么,不过我却心里有
点疑惑。但是,在经历了这么多,而且老妈也回家了,我就没必要再去猜疑小秋
了,尤其经历了如此多的风风雨雨,我完全相信小秋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所以,
这件「小事」很快就让我也淡忘了。
  不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男人女人的地方,就避免不了恩怨纠葛。小
秋活泼可爱虽然是好事,可是有时候也让我操心,譬如有一天大清早,老妈穿的
神清气爽跟小秋出去散步锻炼身体时,小秋竟然笑嘻嘻在我耳边说什么:「你看,
现在爸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昨晚妈跟爸可能做爱了哦。」
  一听小秋这么说,我纳闷地小声问小秋:「晕,你乱猜什么?这个你怎么可
能知道?」
  「嘿嘿,不告诉你?」
  看着调皮的小秋,我也很无奈,不过事后想想,却觉得不对劲,所以质问小
秋:「爸跟妈晚上干了啥?你咋那么清楚?不会爸私底下告诉你的吧?老妈回来
了,你不要瞎来,那天我跟妈去进货了,你跟爸在房里做了什么?」
  小秋非但不怕我,相反笑着说道:「哈哈,你不要冤枉好人哟。放心吧,现
在的日子这么开心幸福,我心里有数得很啦,我只是关心爸跟妈的性福生活嘛。」
  作为儿子,我不可能关心老爸老妈的事情,但是,作为儿媳妇小秋,尤其她
那么调皮,她想狗拿耗子瞎操心,我也懒得去指责她。毕竟凡事有利有弊,我总
不能要求小秋又开朗,又什么事情都必须有分寸吧?同时,我自己也不想整天再
胡思乱想,胡乱猜测自己的妻子,本就该无条件信任她。
  所以,这场持续了俩年的游戏,让我学会了更多地站在小秋的角度去思考问
题。因为,我觉得漫长的婚姻生活,俩个人需要互相理解包容,同时我希望自己
可以无条件信任小秋,这样小秋则会投桃报李,也会对我无条件坦白。
  但是,随后发生的一件事情,却让我很无语,大约一个月后,天气越来越热
了,一个礼拜天中午我因为喝了点酒,不能开车,下午小秋开着面包车,跟父亲
一起去进货了,但是回来卸货的时候,小秋因为满头大汗,映出来黑色蕾丝胸罩
背扣竟然被没扣好,惹得老妈心疼地轻声说道:「傻丫头,来来来,妈帮你内衣
穿好。」
  嘻嘻哈哈的小秋当时,还有点懵逼,不知道怎么了,不过一旁的父亲却有点
尴尬甚至脸红。
  看到这一幕,晚上,我再也忍不住,开始询问小秋:「你老实说,今天下午
你的胸罩扣子,怎么没扣好?」
  小秋好笑地看了看我,然后居然坦然地笑着说道:「是爸把我胸罩解开的。
我跟爸又体验了一把隔着衣服脱胸罩,先穿衣服再穿胸罩的游戏。不过仅限于此
了,没有发生别的。」
  一听到父亲的魔掌,又可能攀上了小秋那圆鼓鼓的乳房,这让我顿时很震惊,
但是震撼至于也有一丁点的惊讶跟兴奋,不过更多的是生气,所以我懊恼不已地
问道:「晕,妈都回来了,你怎么还跟爸胡来?」
  小秋看了我,抿嘴一笑道:「真的没胡来呢。你爸从5楼摔下来,不是安全
网挡了下,肯定都活不下来了。不过有些事情,他肯定不会跟你说,经过这次事
故,虽然捡回来一条命,但是他下面不怎么行了。所以,爸想让我偶尔刺激他一
下。」
  一听到如此奇葩的事情,让我更加郁闷地说道:「晕,你瞎操什么心?老妈
不是回来了吗?我真是服了,这跟你有啥关系?」
  小秋一听有点脸红焦急地说道:「哎呀,我跟妈很聊得来,我不是希望爸可
以恢复得威武雄壮,这样才会跟妈感情好起来,我只是希望爸跟妈的感情很好嘛。」
  小秋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让我很郁闷,不知道说她是太热心肠,还是嘻嘻
哈哈习惯了。不过,就在我郁闷不已时,小秋又悠悠说道:「老公,难道发生了
这么多事情,你还不相信我吗?我跟爸以前已经发生过那么多事情,这次我只是
作为朋友,想让爸重振雄风,这样妈才会幸福,一家人才会更开心。而且,我心
里很有数,绝对不可能再跟爸做出格的事情,我只是力所能及地刺激他一下而已。」
  小秋说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深情到都快掉眼泪了,而我看了看如此狗拿耗
子热心肠却又「用心良苦」地小秋,实在于心不忍「苛责」怀疑她。所以想了下
说道:「好吧,看在你都能把老妈感动回来的份上,姑且信你一回吧。」
  后记:我对小秋的信任,能得到回报吗?小秋帮父亲重振雄风,能掌握好尺
寸吗?以后的日子又会发生什么呢?
  这就是生活,生活就是不断有疑惑,夫妻俩个人同心协力去涉险的过程。最
重要的,遇到困难时,一个人千万不要轻易抛弃另外一个人。
  生活需要姑且信一回。生活需要姑且尝试一下。生活需要姑且包容一下。当
你犹豫不决时,更需要姑且乐观一点…
  而我姑且相信可爱的小秋,会把以后的生活过得更加精彩纷呈。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