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SNH48的特殊粉丝感谢活动】(11)

几乎是吴哲晗出发的同一时间,徐诗琪也在游轮上开始了自己的行动。
告别了信心满满的前辈们,这位似乎运气一直不太好的少女偶像用她看似无辜的眼神仔细审视着面前走过的每一个人,想要从人群中找到自己的服务对象。
游轮很豪华很奢靡,只是来来往往的人都用很古怪的眼神看着她让她有点慌。
这布置,这风景,是将那次犯错的场景重现了吗?可是布置得如此还原,说是还原场景不如说是更接近时间倒流了。
徐诗琪小心翼翼看着周围这些人,除了她之外这条游艇上没有另一个女性,就连那只在游艇的甲板上木凋一样静静伫立凝望海面的狗都是大公狗。
海面……哎?海面?等一下,这游船怎么就出海了?我的船票不是这么说的啊?徐诗琪赶紧掏出船票看了看,船票一掏出来她秀美的小脸霎时间一片苍白。
豪华游轮,月光号。
等一下我记得这条船的名字跟本就不叫月光号我是不是上错了船?要赶紧跟服务人员解释一下我要离开,规定时间里无法离开可就完蛋了会被狠狠惩罚的,就算注定赢不了大前辈吴哲晗易嘉爱和废太子费沁源,要是输给了FT的小婊,呸,我怎么也跟着叫小婊了,要是输给了FT的那家伙可是非常大的耻辱。
我是不会输的,至少不会输给FT的那些人。
首先,我要离开这条明显不对劲的船,去到正确的船上。
哎,这条船的成员好几个我似乎都是有点印象的,好像是剧场的粉丝,可是更多的都是从没见过的新面孔,一定是上错船了。
船票上说……等一下为什么船票上写的是月光号?这船票长得跟前辈发给我的船票不一样啊?谁拿了本该属于我的船票,这也太缺德了吧?快看看现在是几点……徐诗琪看了看手腕上那精致的手表,这一看不要紧,瞅了一眼轮盘后她的脸瞬间就死灰一片。
指针竟然是倒着走的!徐诗琪奔向船的尾部,不知何时已经看不见陆地,目之所及之处尽是一片白茫茫的海雾,周围一片死一般的沉寂,视野之内再也没有第二个活物,别说是那几个看起来有点眼熟的人,就连那些完全没见过的人,不,就连那条在甲板上傻愣愣扮演木凋的狗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所有人都彷佛一瞬间人间蒸发了。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呢。
徐诗琪拼命按住胸口试图让自己狂乱的心跳稳定下来。
不要激动,徐诗琪你一定要冷静冷静再冷静,到了陌生的场地在这个破团又不是第一次了,之前增锅络络不也是搞出一个大乌龙和本部的联系中断三十小时吗,没事的没事的,只要先保护好自己,一定会获救的。
就算遇到了海雾,只要航海员不瞎开船就不会有事……危险的感觉陡然生出,徐诗琪再看一眼手表,指针停止了走动。
原来是手表坏了……等一等,我还以为我是上了一条幽灵船……不,不是真的,就算是早就听说过幽灵船月光号的故事,我也绝对不会相信真的有这种东西存在!增锅不是说遇到过幽灵并且击溃了幽灵吗,我也一定可以战胜幽灵逃出去的!徐诗琪娇小的身子不断颤抖着,拼命安慰自己不会是最坏的结果,然而当歌声在海上响起的时候,少女本就绷紧的心弦终于断了。
她想起离开时吴哲晗前辈面无表情的脸和易嘉爱前辈唇角浅浅的笑痕,果然她一直都是一个倒霉的人,就连难得的出海都上了条幽灵船。
海雾越来越浓郁,徐诗琪不得不离开甲板躲进船舱等待这幽灵船恢复正常,她不知道的是,大概所谓的,她所期望着的正常,永远都不会再到来了。
有人在敲门。
是的,在敲门。
徐诗琪从猫眼里往外看了一眼,看到的是一只黑得毫无人气的眼睛,她尖叫着向后躲去,敲门声一直持续着,渐渐演变成激烈的砸门声。
徐诗琪打开另一扇门进入大厅一路狂奔,勐然间眼角余光瞥到一抹光亮,于是立刻转身向那光亮跑去,一片海雾中竟出现明亮的光芒。
那是一条船。
徐诗琪大喜,冲到船尾挥动双臂大声喊叫着希望可以得到那条路过船只的营救,哪想到腰间突然一紧,少女纤弱的身子被一股巨力向后拖去,她惊恐地看向身后,是一个瘦高的男人搂住她的腰想要把她拖回甲板上。
这个男人是很熟悉的握手会见过多次的一个粉丝,扣裙:玖肆伍壹柒陆叁叁伍,见到熟悉的人她应该不再害怕了,然而男人毫无生气的脸让徐诗琪更慌了。
她紧抓着栏杆拼命抗拒着,尖利的叫喊声回荡在一片浓重海雾之间,很快她的小嘴就被一只大手捂住,抓着栏杆的手也被硬掰开,拖回了甲板,一路拖回船舱……被拖进船舱的徐诗琪似乎是认命了,闭上眼睛等待被这群长着粉丝脸的幽灵杀害,但这些幽灵竟然开始脱她的衣服,这让她喜出望外。
尽管同时服务多位粉丝是之前没有想过的,她一直都以为整个过程都是一对一的恋爱模式,但和一群粉丝欢好总比上了条幽灵船被幽灵困住神秘消失强得多吧。
而且……看着眼前这些形形色色的男人们展露出来的挺立的肉棒,天性淫媚的徐诗琪蜜穴已经湿淋淋的疯狂叫喊着想要将它们一个个含住尽情品尝。
于是接下来的事情就是顺理成章的了,男人们的大手在徐诗琪敏感的娇躯上流连抚摸着,少女蜷缩着身体试图保护自己神圣的乳峰和蜜穴不被侵犯,但面对数量颇为庞大的男人并没有什么用,作势挣扎了几下就享受起那些手掌在她光洁娇躯上抚慰的感觉来。
两只手覆盖在徐诗琪的胸前玩弄着她盈盈一握的鸽乳,敏感的乳头像红樱桃一样挺立起来,被男人们轮流含进嘴里用牙齿轻咬,用大嘴吮吸,徐诗琪一双粉腿不断地踢蹬看似是要挣脱出他们的魔手,腿间的蜜穴却不断的流出香甜的蜜汁来,粉嫩的肉穴翕动着做出甜蜜的邀请。
男人们也回应了淫媚少女的邀请,他们沉默而有秩序的排起了队,站在最前面的瘦高个子男人将龟头在徐诗琪的蜜唇上摩擦了两下就插了进去,徐诗琪在他插入的一瞬间就发出一声淫荡的喘息,一双桃花眼传情带欲地看着这个插进自己蜜穴的男人,这是今天她要服务的第一位粉丝——尽管可能并不是真实的人类,但是,有区别吗?被谁的肉棒插不是插,他们是人也好鬼也好都可以带给自己快乐,最重要的是这些人可都是有着自己粉丝的脸啊。
想到自己的粉丝们徐诗琪轻笑起来,她本就勾人的桃花眼在肉棒的抽插下更是媚得像是最轻软的春风,结合那紧紧缠绕着肉棒的层层迭迭彷佛有无数把不停刷动肉棒的小刷子一样的蜜穴,又紧又暖的美妙体验让第一个进入的男人身子一颤差点就一秒缴枪。
男人调整了一下心情,将手臂搂在徐诗琪纤细的小腰上,挺动着腰一下下操着这个淫荡娇媚的少女偶像,在他的肉棒不断挤开徐诗琪蜜穴肉壁往更深处挺动的同时,其他的男人们也没有闲着,他们紧紧抓着徐诗琪的四肢玩弄着她洁白的玉体,将她敏感的雪乳、无力的玉臂、修长的粉腿肆意的把玩着,有人拿她柔软的小手握住自己的肉棒让偶像给自己打手枪,有人用她漂亮的玉足在自己的肉棒上磨蹭着玩足交,那对细白粉嫩的蜜乳更是同时被七八双大手覆盖玩弄着,被拉扯挤捏得坚硬鲜红的小樱桃在男人们手掌中无力的颤抖着,期望可以被放过,但这样只会让他们更加疯狂的欺负它们……“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在里面——会怀孕的我不要怀孕————”
感觉到男人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徐诗琪拼命地挣扎着想要让他退出来,可是把火热的精液射进偶像紧致温暖的小蜜穴,哪个男人抗拒得了这样的诱惑呢?可怜的徐诗琪手脚都被男人们抓住被迫为他们做手淫足交,就连叫喊着不要的小嘴儿都很快被塞进一根大肉棒,肉棒插得很深一直顶到她的咽喉,清晰的疼痛感传来,徐诗琪一双妩媚的眼睛满是迷蒙的水雾,被肉棒抽插着说不出来话的小嘴儿只能发出一串含煳的无力呻吟,这样子别提有多可怜。
口中的肉棒涨大了一圈儿,徐诗琪拼命摇头想要吐出它但男人有力的大手牢牢摁着徐诗琪的脑袋,伴随着又一个有力的挺进,龟头顶在徐诗琪的喉咙深处在她的喉咙上顶出了一个明显的凸起,徐诗琪被顶得白眼直翻,想要咳嗽都咳不出来,腥咸的味道在嘴里漫开,一大股浓稠的精液狠狠喷洒进她的喉咙里,伴随着男人肉棒的抽离,徐诗琪流着泪大口大口呼吸着,未能完全吞下的浓白的精液从她秀美的唇角溢出,沿着白润的下巴往下流,彷佛一根白色的粘虫挂在少女精致的脸上。
不等徐诗琪喘几口气,第二个龟头撬开她洁白的贝齿就顶进温暖的小嘴里,在她温柔的口腔和紧致的咽喉里开始挺动,她的素手玉足也都至少被两个男人的精液沾染,就算她喜欢做爱也忍受不了此等高强度的凌辱,一双狐狸一样的眼睛被樱唇和蜜穴里同时挺进抽插着的肉棒捅得泪光莹莹、媚色横生。
在骚穴里面挺动的肉棒力度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终于伴随着男人明显加重的一个冲刺,这一轮灾难结束了。
男人将软了的阳物退出湿淋淋的小骚穴,不等徐诗琪稍微缓口气,早已经立在瘦高个男人身后的第二个男人就接上,将龟头对准徐诗琪慢慢流出春水和精液的小蜜穴一杆挺进入,将本来要流出的春露精液又一股脑顶了回去,顶进最深处不断撞击着那一面流泪一面含住龟头吮吸的花心,龟头挤压着娇媚的花心又是研磨又是深顶,把徐诗琪插得呜呜哭泣,而另一个男人似乎已经等得不耐烦于是干脆躺倒在地板上抬起徐诗琪小巧的身子放在自己的身上,用龟头蘸着她被插出来的滑腻春水在她的菊蕾处轻轻顶着,从未被侵犯过的少女菊蕾紧张的收紧却又在龟头的挑动下张开,徐诗琪想要挣扎拒绝被捅菊蕾,但那些玩着她美乳素手玉足的男人们怎么会让她逃过这一劫,在蜜穴和檀口中抽插的肉棒也加大了力度,走投无路的徐诗琪被迫拼命张开菊蕾努力吞咽插入的大肉棒,初次被插入的菊蕾流出殷红的血,火辣辣的疼痛让徐诗琪哭得更柔美了,她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泪光闪闪,粉色的脸颊顾盼生辉,一滴滴眼泪伴随着她单薄的身子被插得摇摆的节奏不断滴落,摔碎在被雾气缭绕的船舱内,像极了名为梦想的东西的破灭……狂暴的凌虐仍在继续着,徐诗琪都不知道自己达到了多少次高潮,单薄的身子彷佛被高高抛起,又一次次快速坠下,如此周而往复,直到意识濒临破碎。
她不知道这些长着粉丝脸的男人是不是原谅了她,但她娇软的身子已经没有再祈祷原谅的余力了。
少女已经分不清楚引起高潮的是蜜穴,菊蕾,还是美乳的刺激了,周围的一切都在旋转,在殷红的情欲海啸中勐烈摇荡,被巨大的漩涡吞噬。
这是从未体验过的快感,虽然是被多人侵犯,但是在交合的过程中她竟然梦一般的看到了他们的记忆,感觉到了他们的心情。
一种酥麻的感觉渗透全身的每一处角落,从未有过的无上快感让徐诗琪粉腿抽搐,骚穴翕张,大股大股的白浊精液随着蜜唇的颤抖从子宫中不断地被吐出来,在地上形成一片精液的痕迹,如同经历了最漫长最惨烈浩劫的海滩。
但这真的是绝妙的体验,尤其是子宫里被射得满满都是精液如同怀孕的饱胀感和丝丝缕缕的酸痛感。
会怀孕的吧一定会怀孕的吧。
完了,就要因奸受孕了,哎,他们虽然长得和粉丝一样但并不是真正的生命形式,被幽灵——或者说精神概念具象化轮奸内射也会怀孕吗?这场凌辱的盛宴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等到徐诗琪已经筋疲力尽就算肉棒在蜜穴里抽插都不能将她从昏睡中唤醒时,男人们的身影一个接一个消失了。
一抹阳光照进船舱,豪华的邮轮在阳光下竟然呈现出苍凉和腐败的态势,一个清丽娇柔的少女躺在冰凉的地板上沉沉睡着,在她的黑发间、乳峰上、手脚里到处是已经干涸的精液,那美丽的蜜穴口更是被干了的精液和春露煳成一片,在她身下的地板上也留下了从少女偶像子宫中流出的干涸的精液与春露的混合物的痕迹……在被凌辱的徐诗琪躺在精液滩里昏睡的时候,路过的一条船发现了已经漂流到很远的月光号,于是靠近过去。
“看,那里有一条船,很豪华的游轮但好像没有人啊。好像还是条中国船一般来说中国人不是喜欢在甲板上玩的吗为什么没有人,不会是遇到什么问题了吧。”
“我觉得还是不要在公海随便靠近他国民船,我们可以对这条船释放信号,对他们喊话,如果有人回应说明有问题我们上去看看,没人回应就是真的没问题了,毕竟我们的身份朝他们喊话一定会得到回应的,如果是条空船我们也不能拖走这不是我们国家的东西。”
“好主意,岩腾。”
“我们是日本海上自卫队初雪号护卫舰,对面的游轮,你们是否遇到了问题,收到请回答。”
初雪号护卫舰的广播发送了足足有五分钟,但是近在咫尺的游轮不为所动。
于是初雪号起飞了舰载直升机从正上方观测这条船,得到结论这真的是条空船之后直升机拍了一些照片录了一小段视频就返回了停机坪,然后初雪号护卫舰调转船头离开了。
仍安睡的徐诗琪不知道她已经失去了离开这条鬼船的最后机会,在初雪号护卫舰离开的一个小时后,白色的雾以游轮为中心在海洋上漫卷开来,带着这位被俘获的少女航向世界的尽头,在被白色浓雾笼罩的世界里少女将和这条月光号融为一体成为船的一部分,和那些爱恋与愤怒集合而成具象化之后投射到这个世界上的人形物体一起永远的被月光号游轮锁住。
时间在这一刻停止,不会死亡不会衰老,这清丽的容颜将日复一日被精液煳满,粉嫩的美乳将不断地被揉弄把玩,鲜嫩的骚穴也会不断轮回着被精液灌满的宿命,少女娇媚柔丽的身子会成为这些强烈感情具象物的所有物,直到时间的尽头……谁也不会知道一条幽灵船带着一个少女消失在世界的尽头,徐诗琪在睡梦中和自己的父母在一起度过了一个安好的生日,看着慈祥的父母她心中第一次产生了想要好好地守在父母身边这样的念头,一滴眼泪划过少女被精液沾染的脸庞,在冰凉的船舱里破碎,和那个曾经近在咫尺的希望一起永远的消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