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剪影:轻声呢喃】(姐姐篇①)


  司毅:高中一年级,出生于中产阶级家庭,母亲为企业文员,父亲辞职创业,
目前工作较忙,家里主要靠母亲管理。同情凌霄的处境,经常为她争取些待遇。
  童路遥:司毅和凌霄的母亲,年轻时在家乡未婚生下凌霄后,被重男轻女的
夫家抛弃,背井离乡来到SK市,成功追求到了时任自己上司的老公。对前夫极为
怨恨,因此非常讨厌凌霄,动辄呵斥辱骂。
  凌霄:高考失利复读中。原本另有一姓,母亲离婚后给她改名去掉了姓氏。
十三岁前寄养在农村的外婆家,此后因外婆身体不好,被接到母亲所在的城市,
承担了家里的各种家务和母亲的冷眼。因压力过大而导致高考失利。
  曲轻歌:26岁,司毅所在班级的英语老师,正在实习期。被司毅发现她与教
导主任有奸情。
  司毅随手点击了删除邮件,正准备启动游戏玩个痛快,又随手点开邮箱回收
站想把删除后的痕迹也一并抹去,却蓦然发现回收站里已经躺着两封自己没见过
的邮件。
  转账通知……居然是从自己的账户里转出去的?
  根据邮件日期来看,两次转账分别是在一周和三天前,因为自己账户的密码
和绑定邮箱密码都保存在台式机上,只要删除通知邮件就不会留下任何记录。至
于犯人,毫无疑问,只有使用台式机的姐姐。
  一片好心把电脑借给她,她居然拿来偷自己的钱!
  想到这里,司毅不由得火冒三丈。父母给的零花钱不少,自己又会隔三差五
地给游戏充值,根本不会留意到少个两三百块的余额,要不是她没想到要清空回
收站,险些就被她骗过去了。
  他热血上涌,也顾不得游戏了,把手机往床上一丢,推开房门就向三楼走去。
  家里的台式机本来放在司毅的卧室里供他一人专用,自从他买了笔记本以后
台式机便被冷落了,索性向爸妈提出来把它搬到了三楼的杂物间里,这样凌霄在
做完家务以后也可以到杂物间用上一会儿电脑。
  凌霄正戴着耳机专心致志地看网络课程,忽然一只手伸过来,扯下她的耳机
摔在电脑桌上。她慌乱地抬起头,看到弟弟满面怒容地站在一边,不由得做贼心
虚,但又抱着一丝侥幸,小心翼翼地唤了声:「小毅,怎么了?」
  「哼,凌霄,我好心好意把电脑给你用,你就利用我对你的信任偷我的钱?!」
司毅正在气头上,哪里还把凌霄当成是自己的姐姐,咬牙切齿地责问道。
  最糟糕的噩梦变成了现实,凌霄顿时手足无措、双眼泛红,小声嗫嚅道:「
对不起,小毅,姐急需一笔补课费,就想先借你……」
  「哼,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姐姐,我这就告诉爸妈,看他们不把你赶回到老家
去!」
  司毅没等她解释完,便冷冷地打断了她,转身向杂物室门口走去。却不曾料
到他随口说的一句气话,对凌霄来说却不亚于晴天霹雳。
  母亲的厌恶,父亲的冷漠,令她不敢对父母有一丝幻想。如果连唯一帮她说
话的弟弟都讨厌她、憎恶她,那她一定会被赶出这个家。
  这些哪里是从小娇生惯养长大的司毅所能想到的?
  万念俱灰之下,凌霄的眼泪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曾经梦想的一切,考上大
学,改变命运,都将因为一时贪念而化为泡影,自己也会一辈子被困在那个小山
村里——不行!绝对不行!
  「等一下!小毅,姐求你了,就原谅我这一次吧。等我高考以后一定打工还
给你,好不好?」
  拼命拽住司毅的手肘,凌霄用尽可能卑微的语气,像是一只即将无家可归的
小狗,乞求着弟弟的怜悯。
  司毅本来只是一时火起,说上几句狠话,却不忍心真的甩开姐姐夺门而出,
只得停下了脚步。凌霄见自己的哀求有了效果,心里重新升起一丝希望,就像溺
水之人抓住了一块浮木,只要能让弟弟息怒,哪里还顾得上其他,用力把司毅的
手臂揽得更紧,一连串话语不经大脑便从唇间涌出。
  「小毅,我真的只是一时糊涂。我知道这个家里你最心疼我了,求求你给我
一次机会吧,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
  司毅听到那句【我什么都听你的】顿时心里一动,不由自主地把目光落在姐
姐的脸上。凌霄上楼前刚刚洗了澡,换上了一套纯棉的米白色睡裙,一边看视频
一边等头发晾干。此时湿漉漉的长发披散在肩头,浑身散发出一股沐浴露的柠檬
味道,小脸上泪痕纵横,一副梨花带雨的娇俏模样。加上她坐在椅子上、上身前
倾,司毅居高临下刚好能看到她胸前两团雪白的柔软,刹那间勾起了他脑海中曲
轻歌和许主任在办公室中宣淫的画面,白天压抑下来的欲火顿时按捺不住。set
限制解除等到他的理性重新接管身体之时,才发现自己被凌霄抱住的那只手已经
穿过睡裙领口,抚上了姐姐挺翘的酥胸,滑腻的乳肉仿佛有磁力一般贴合着掌心,
如缎子般自他五指间滑过。
  「你……
  「姐……
  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只能听到他粗重的喘息声。凌霄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弟
弟,半是错愕半是惊恐,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泪珠,看起来既滑稽又惹人怜爱。
  事已至此,司毅索性把心一横,转过身来微微用力,便轻而易举地把吓呆了
的姐姐按在宽大的电脑椅里。这把椅子还是司毅去年从自己房间搬过来的,早知
如此就该买把更柔软些的才好。
  「小毅你这是干嘛!你疯了吗!」
  回过神来的凌霄开始疯狂挣扎起来,如同一尾被钓上岸的鱼。
  「闭上嘴,你想把爸妈吵醒么?」
  司毅努力装出一副恶狠狠地语气说道,效果立竿见影,凌霄的眼泪立刻大颗
大颗地滚落下来,挣扎也变得绵软无力。司毅双手齐用,把凌霄的睡裙掀到胸口,
露出大片大片雪白得炫目的肌肤。他一边把脸埋在姐姐的肩窝里,贪婪地嗅着女
孩出浴后的清香,一边压低声音道:「是你说什么都听我的,只要你能做到,以
后你还是我的好姐姐。」
  鱼尾轻轻甩动两下,最终还是不再动弹了,只有空洞的眼睛茫然注视着天空。
  司毅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伸出舌头去舔舐姐姐滑到腮边的泪珠,双手则
把玩着少女青涩的椒乳。
  不知道是不是营养没有跟上的原因,凌霄的乳房仅堪一握,不过胜在肤质细
腻、弹性极佳,随着少年的揉捏,顶端的两点蓓蕾渐渐挺立起来。
  司毅还是第一次发现女体的这种奇妙反应,好奇地伸出拇指和食指,捏着轻
轻揉搓起来,身下的凌霄顿时传来一阵微微的战栗,抽泣着哀求道:「小毅,你
放过我吧,我是你的亲姐姐啊……」
  看到姐姐泪眼婆娑的样子,司毅几乎要抽身放弃,但体内沸腾的欲火却炙烤
着他的理性,令他狠心说出更加残忍的话语。
  「只有我承认,你才是我姐姐,否则……哼,你就只是家里的一个佣人。」
  说完,他半跪在地上,把脸埋在姐姐的胸前,含住其中一侧的蓓蕾,一边吮
吸一边用舌头轻轻贴着绕着乳珠打转,一手揽着少女的腰肢,另一只手沿着小腹
一路向下,穿过那片萋萋芳草,探入少女最为隐秘的所在。
  只是此刻司毅的双手都占用着,少女扭动几下,睡裙便滑落下来,覆在他的
头脸上,三番五次如此,很是恼人。司毅干脆把睡裙撩到少女的下颌,命令道:
「咬住。」
  凌霄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似乎是第一次认清自己的弟弟,司毅心里又是难
过又有一丝残忍的征服感,紧接着,凌霄缓缓低下头,木然地张开嘴,用贝齿咬
住了睡裙下摆,方便弟弟进一步玩弄自己的身体。
  司毅见凌霄已经屈服,便伸手一抄,把她的两条结实的大腿各自搭在电脑椅
的扶手上,呈M 形向两边大大分开,露出娇嫩的女子秘处。少女含糊地呜咽一声,
羞耻得将脸扭到一边,小嘴里仍然咬着裙摆不敢松开。
  司毅平时跟着姬一鸣他们几个败类阅片无数,白天又刚刚目睹了曲老师现场
教学,有样学样地探出一只手指,先是在少女的穴口沾了些花露,然后顶在耻骨
下方被重重花萼保护的要害位置,轻一下重一下地揉搓起来。
  「唔!唔嗯、嗯嗯、唔嗯嗯嗯——」
  凌霄浑身紧张得发红,害怕得发抖,可偏偏又害怕又紧张的条件下感官也最
为敏感,随着司毅的挑逗,快感像是一把钢刀,在少女体内不断游走,将尊严和
理性搅得支离破碎。
  反正也没有人在乎,不如就把身子给了在乎它的人吧。
  反正从小就被骂「婊子」,不如就真当一次婊子吧。
  反正是为了自己,就拿贞洁交换一个未来吧。
  当司毅把手指探入凌霄体内时,尖锐的指甲轻轻划到了少女娇嫩的肉壁,刺
激得她打了个激灵,却自暴自弃地顺从着本能,把大腿分得更开,将自己的一切
都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弟弟面前。
  她感到体内那根不断深入的手指最终顶在了某个地方,一股风雨欲来的预感
从她心头掠过;同时,司毅的拇指挤开花萼,直接压在她的花蕊上,预感更加强
烈了。对此,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咬紧嘴里的衣裙——然后,手指开始在体内
暴动,阴蒂也以同样的频率受到了冲击。
  「呀啊!唔嗯嗯嗯……」
  尽管已经做好了最大限度的心理准备,但当快感如电光般沿神经袭来、从大
脑中流过的时候,凌霄还是忍不住发出柔媚的娇吟,像是诉说着自己的快美,又
像是祈求施暴者的怜惜。
  司毅睁大眼睛观察着姐姐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看着那张清秀的面孔随
着自己手上的节奏时而柳眉微蹙,时而星眸紧闭,鼻音也高高低低,宛如山间流
淌的泉水。手指抽动片刻,渐渐能听到少女双腿间传来「唧唧」的水声,司毅知
道姐姐已经动情。他自忖不是加藤鹰,想要靠手上功夫把姐姐玩弄得失魂落魄、
淫性大发不太现实,何况胯下的肉棒已经硬到发痛,便脱下睡裤,压上了姐姐柔
软的身体。
  一直含羞忍辱、不发一言的少女感到双腿间被不同于手指的坚挺顶住,身体
被暖暖地揽在怀中,浑浑噩噩的脑海中顿时一片清明,双手抵住司毅的肩膀,眼
中露出希冀的光,恳求道:「到此为止吧,小毅。姐姐不会说出去的,你就啊—
—!!」
  身体深处被劈开的疼痛瞬间夺去了少女语言的能力,她本能地抬手捂住嘴巴,
把惨叫压抑了在喉咙里。司毅也被姐姐这声尖叫吓得魂飞魄散,方才他低估了女
孩子破身的疼痛,连忙停住动作,凝神听了片刻,门外没有传来脚步或者问话声,
这才继续俯身到姐姐耳边,一字一顿地说道:「姐姐你现在是我的了。」
  然后,他心满意足地看到姐姐眼里的光消失了。
  在往后的日子里,无数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凌霄都会试着回忆自己此时此刻
到底在想些什么。实际上,她什么都没想,大脑停止了工作,除了「不要吵到爸
妈」这个念头以外,再也没有别的心思,任由弟弟在她的身体上驰骋。
  司毅虽然不是处男,但论经验也没能脱离菜鸟的行列,加上姐弟乱伦的背德
感,他在少女温暖的肉穴内抽送了百十下,就已经感觉到脊背一阵阵发麻,似乎
全身的血液都在向着下身汇聚。他猛然扯开了姐姐捂住嘴巴的小手,对着那双樱
唇吻了上去,腰间发力开始了最后的冲刺。凌霄除了一开始有瞬间的失神,很快
便乖顺地把丁香小舌吐出来让他品玩,鼻腔中的媚音越发急促,原本死鱼般予取
予求的身体也开始随着快感而难以自持地紧绷起来。
  「嗯——————」
  在姐姐的娇哼中,司毅一泄如注,凌霄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抗拒,驯服地承受
了弟弟的精液注入。之后,司毅紧紧抱着姐姐,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姐,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我会把你当做最重要的家人来照顾的。」如同
梦呓一般,司毅在凌霄耳边轻声呢喃着。
  那一瞬间,凌霄突然想哭,自己好几年的辛勤付出、如履薄冰,始终如同一
个佣人般被呼来喝去,却在被弟弟强暴以后变成了家人。
  这世界上还他妈的有更操蛋的事吗?
  如果是在电视剧里,女主角应该狠狠抽对方一个耳光,然后扬长而去。但凌
霄只能疲惫地挤出一个「嗯」字。
  「姐,我还想再来一次。」
  司毅说话算话,真的像是个撒娇的弟弟一般亲昵地蹭着凌霄的脸颊说道,如
果不是亲眼所见,凌霄怎么也无法把现在这个在自己怀里卖萌的男孩与半小时前
那个冷语威胁、强占了自己身子的男人画上等号。同时,她确实感觉到体内的肉
棒又一次膨胀起来。
  「不、不行,我受不了了,下面疼得厉害……」
  凌霄一边拒绝,一边扭动着身子想从司毅身下逃出来,没想到司毅居然真的
乖乖挪开了身子。只是她刚站起来,就被司毅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吹气似的在她
耳边撒娇道:「姐,我硬的好难受啊,你就帮帮我嘛~ 」
  一连两声「姐」叫得凌霄骨头都软了,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融入这个家庭,即
便知道弟弟只是想骗得自己的身子泄欲,也鼓不起勇气把主动示好的弟弟拒之千
里。
  「那、那你想怎么样……」
  话一出口,站在她身后的司毅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一屁股大马金刀地坐进
椅子里,一条肉棒笔直朝天,宛如一根旗杆。凌霄暗自叹了一口气,只得咬着嘴
唇、提起睡裙,对准肉棒缓缓坐了下去。好在有了之前射在穴内的精液润滑,反
而不如初次那么痛苦,只觉得酸酸胀胀的,让人心痒。
  啪,一声,巴掌落在了少女紧致的臀瓣上。
  少女倒抽了一口冷气,含嗔似怨地回头望了背后的骑手一眼,便认命地闭上
了眼睛,款款摆动纤腰,如同一匹拉车的小母马一般,扶着电脑桌抛动起腰肢来,
顿时快感连绵不绝地从秘穴深处传来,让她食髓知味地加快了腰胯扭动的速度,
在这深夜的狭小阁楼中奏响了禁忌的灵与肉之乐章。
  「嗯嗯,嗯,嗯嗯,呣嗯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