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剪影:轻声呢喃】(老师篇②)

             ——前情提要——
  发生在老师篇①的半年以后,此时姬一鸣和司毅都已经升入本校的高中部,
成为同班基友。姬一鸣为了拉拢司毅,和他分享了关于某个老师的秘密(见老师
篇①)。
  「叮铃铃——」
  下课铃声响起,原本落针可闻的教室里立刻变得嘈杂起来,对于被困在讲台
后面的曲轻歌来说也不亚于一种解脱。
  她一边活动着僵硬的颈椎,一边随着学生们走出了教室。
  门外的走廊上,放学的学生们正从各个班级里一拥而出,汇聚成浩浩荡荡的
人流向楼梯间涌去。他们需要抓紧下午放学后的40分钟时间吃完晚饭,再返回
教室继续自习。
  虽然按照政策规定,不允许高中强制学生们参加课外辅导,但大多数学生都
选择了「自愿」报名晚自习。自从转正后被调入高中部以来,曲轻歌也不得不被
排入晚自习值班的教师名单当中。
  「同学们不要拥挤,注意安全!」
  曲轻歌例行公事的提醒了两句后,便寻了个贴着墙根的地方,耐心地等待人
流散去。最多也就等了五、六分钟,走廊里已经只剩三三两两的学生身影了,她
这才转身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教师们比起学生来稍微幸福一点的地方在于,学
校专门设有职工食堂,大概花五块钱就能吃上一顿荤素搭配的饭菜,否则那区区
十五块钱的晚自习补贴连吃顿饭的花费都不够。
  经过初中部的教学楼时,她稍稍放缓了脚步,就在三个月前,她正是在这里
结束了自己的试用期。
  「哎,这不是小曲吗,吃饭去啊?」
  几名初中部的老师刚巧下班,纷纷热情地和曲轻歌寒暄道。曲轻歌不由得有
些怀念起在这里执教的日子,初中部不仅没有晚自习,下午放学的时间也比高中
部略早——学校有意错开了初、高中的放学时间,防止学校门口过于拥堵。
  这时,一个熟悉而陌生的身影沿着走廊快步走来,正好与曲轻歌打了个照面,
双方都同时愣住了。自从春节后那次令人心酸的约会以来,曲轻歌再也没有和路
楠单独聊过天。她能隐隐感觉到,不论是自己还是路楠,都在刻意回避着与彼此
的接触。
  或许她已经摆脱了那个噩梦,过上了平静的生活——曲轻歌曾经无数次的欺
骗自己——尽管她偶尔会听到些许关于自己这位闺蜜的流言蜚语,包括路楠越来
越孤僻的性格,以及越来越惹火的打扮。
  但这一刻,幻想也好、欺骗也罢,都被赤裸裸的现实所覆盖。
  路楠的精神状态比起暑假前最后一次见面时好转了不少,眼底不似往日那般
蒙着一层阴霾,又重新恢复了如水的澄澈。她脸上画着淡妆,上身穿着一件带有
荷叶边的白色衬衫,搭配长度刚到膝盖的格子百褶裙,穿过披散的秀发能看到两
枚手镯大小的金属耳环在闪闪发亮,与这套清纯少女的打扮格格不入,却又恰到
好处地增加了少许妖媚之色——以教师这个职业角度来说无疑缺少了为人师表的
庄重,俨然一副要去赴心上人之约的、春心萌动的女高中生模样,也无怪乎有些
上了年纪的女同事们暗中用「风骚」、「轻浮」一类词语对她加以讽刺了。
  「……」
  这一对曾经无话不谈的闺蜜如今却相顾无言,路楠黯然低下头,加快脚步从
曲轻歌身旁擦肩而过,水晶凉鞋踩踏地板发出的哒哒声迅速远去了。
  曲轻歌打从心里里厌恶自己的软弱,对路楠又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但事实
摆在眼前,像她们这样没有背景、没有财力的小女生,一旦遭人觊觎便被吃得死
死的,哪怕对方是自己的学生也不例外,自己何来的资格去同情路楠呢……
  路楠却没有想到一次偶然的相遇会在曲轻歌心中引发如此涟漪,她一门心思
地算计着时间,今天放学以后被年级组长许主任拉着聊了半天,要是迟到的话指
不定会有怎样的惩罚在等待着自己——想到这里她的双腿就一阵发软,腿心却不
可思议的湿润起来。
  说起许主任,路楠的唇边忍不住泛起一丝冷笑,仗着自己的皮囊和手中的一
点小权力四处勾搭新进的女老师们,也不知道有多少同事曾为了争取到一个转正
名额而躺在他胯下婉转承欢。
  初中部教学楼此时已经基本空无一人,路楠尽可能地放轻脚步,即便如此,
高跟凉鞋叩击地板的声音还是在寂静的走廊里格外刺耳。在幽暗走廊的尽头,墙
壁上「英语组办公室」的铭牌已经近在眼前了——一个见证她屈辱、痛苦和堕落
的地方。在那不堪回首的半年多时间里,她曾无数次地在这间屋子中,用尽各种
姿势迎接男人进入她娇嫩的身体,而且有时还不止一个。
  路楠伸手推开办公室虚掩的门扉,昏暗的办公室里坐着两名身穿高中校服的
男生,其中一个头发凌乱、满脸雀斑的男生仰靠在椅子上摆弄手机,他叫姬一鸣,
以前是路楠班上的学生,也是最初参与调教路楠的人,路楠曾经被他折磨得整整
两天下不了床;另一个男生名叫司毅,是姬一鸣玩腻她以后才加入进来的,看起
来稍显瘦弱,抱着一台平板电脑趴在桌上浏览网页,看得出来他们已经百无聊赖
地等很久了。
  看到司毅的那一刻,路楠悬着的心稍稍放松了一些,他相比姬一鸣来说更加
温柔,还会劝阻姬一鸣采取一些过于残虐的玩法。
  至少他会把我当成一个人,而不是一件玩具,路楠心想。
  屋里的两人显然发现了门口的动静,但他们只是抬头草草扫了一眼,谁都没
有出声。路楠钻进办公室,把门从里面反锁,便开始自觉地脱衣服,先是衬衫、
胸罩,然后是短裙。她的短裙下空无一物,原本就稀疏的毛发被剃得一干二净,
露出光洁如玉的阴阜,一抹金属光泽从阴户顶端的包皮中崭露头角,那是主人们
给她套上的阴蒂环,也是她无法穿着内裤的罪魁祸首。在女孩的乳尖上,还有配
套的两枚乳环熠熠生辉,共同构成了她屈辱身份的标志。
  脱到只剩下玉足上的一双水晶高跟凉鞋时,路楠便从手包里拿出一条黑皮革
制成的项圈,套在自己白皙的脖颈上,上面原本有一枚小铃铛,可以在她口交和
挨操时发出悦耳的铃声,但为了不引人注意而暂时取了下来,只剩下一个不锈钢
铭牌,写着「母狗路楠」,以及「主人联系电话:151********」。
  路楠戴好项圈和配套的狗链,又轻轻拉扯了两下,确定项圈不会轻易脱落,
这才乖巧地跪了下来,用贝齿咬住狗链的皮质拉环,光着屁股、手脚并用地爬向
姬一鸣脚下。
  出人意料地,姬一鸣没有责问她迟到的事,全副身心都集中在手机屏幕上,
只是像抚摸小狗般拍了拍她的头顶。路楠立刻心领神会,伸直了脖子咬住姬一鸣
的校服裤腰,姬一鸣也配合地抬起屁股,让路楠摇头晃脑地把他的长裤扯到膝盖,
接着路楠用故技重施地咬住他的内裤向下拉,一根昂然挺立的肉棒立刻挣脱布料
的束缚、弹了出来。
  「请让小母狗用口穴服侍一鸣主人。」路楠跪坐在姬一鸣两腿之间,仰起脸
媚笑道。这是司毅给她立下的规矩,每次服侍之前都必须征得主人的同意,姬一
鸣对此大加赞同。
  姬一鸣点过头以后,路楠木然地张开小嘴把肉棒含进去,舌头熟练地绕着龟
头打转。就这么舔弄了几分钟,她抬眼可怜兮兮地看了看姬一鸣,见姬一鸣仍旧
全神贯注地摆弄着手机,便吐出湿淋淋的肉棒,用丁香小舌沿着阴茎从根部到末
端地轻轻舔舐着,不时用舌尖挑逗一下敏感的马眼。
  很快,她就感觉到肉棒的硬度又增加了两分,马眼处开始渗出丝丝带有猩咸
味道的液体,便放缓了动作,等待姬一鸣的进一步指示。但姬一鸣只是伸手过来
按住她的后脑,示意她继续口交。一股轻松和苦涩交织的情绪在路楠心里弥漫开
来,自己的身体也算是青春靓丽,没想到才刚过了半年姬一鸣就已经对它失去了
兴趣。
  不论她心里怎么想,嘴上的动作却一点都不敢放松。她把身体换成趴跪的姿
势,方便舒展开柔颈,脸颊微微凹陷,樱唇将勃起的肉棒一寸寸吸纳进去。大约
还剩下四分之一长度露在外面时,姬一鸣已经感到龟头顶在了一圈环装软肉上,
接着路楠放松喉头,龟头又开始继续深入,那圈软肉便柔柔地箍在伞沟上,像是
心跳般一下下收紧,令他舒服得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路楠刚开始的时候也曾经吐得昏天黑地,险些连苦胆都呕出来,但经过残酷
的训练后,现在她已经能够熟练地掌握深喉的技巧,甚至还能通过喉头软骨的蠕
动来按摩入侵食道的巨物。姬一鸣本来就是强弩之末,被她突然来一招深喉,没
支撑多久就抱住路楠的小脑袋泄了出来。路楠感觉到嘴里的肉棒猛然跳动,立刻
深吸了一口气,果然姬一鸣按住她的后脑向前一挺腰,在她食管里开始了喷射,
她把小脸埋在散发出腥臊味的阴毛里一动也不敢动,努力地吞咽着射入咽喉的精
液。
  「咳咳咳、咳咳、咳呕嗯嗯、咳咳……」
  待肉棒软化拔出,路楠立刻双手捂住嘴巴,小声咳嗽起来,精液比唾液要粘
稠很多,射在喉咙里咽不下去又咳不出来,非常难受。等她的呼吸稍微平复一些,
擦了擦呛出的眼泪,颤声道:「谢谢一鸣主人喂小母狗精液。」又俯身过去仔细
舔干净肉棒上的残精,这才把姬一鸣的阳具塞回到内裤里,再次爬向司毅的身边。
  司毅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放下了平板电脑,饶有趣味地观察着路楠的一举一
动,路楠蜷缩在他脚边,视线正好迎上他那双映出幽幽光芒的眸子,忽然没来由
地一阵紧张,不知道他又在盘算什么玩弄自己的新花样。
  「路老师你先坐一会儿,不着急,我给你倒杯水去。」
  就在她分神的功夫,司毅已经蹲下身扶住了她的小臂,先让路楠在椅子上坐
下,转身从饮水机里接了一杯温水,小心地端到她面前。
  「谢谢……主人……」路楠小声嗫嚅道,险些叫错了称呼,接过一次性纸杯
小口地啜饮着。
  司毅本意是让路楠漱漱口,他素来有些洁癖,不愿意与姬一鸣成为在同一个
杯子里涮屌的穴兄弟,见路楠不知所措地拿来就喝,不禁微微一笑,道:「不用
谢,学生尊敬老师是理所应当的。」
  这看似不经意间的一句话,却点明了两人之间亦师亦奴的倒错关系,令路楠
早已麻木的羞耻心又久违的鼓动起来,一张小脸瞬间涨得通红。直到司毅弯腰拾
起连接她颈间项圈的狗链,轻轻扯动了一下,她才忙不迭起身把纸杯放在办公桌
上,让司毅落座后才柔柔地坐在自己学生的大腿上。她一坐直身子,锁链在重力
的作用下自然垂下,冰冷的金属链接触到她滚烫的肌肤,让她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司毅手脚麻利地脱掉上衣,把并不发达的胸肌紧紧贴在女孩光洁的脊背上,
晃动身体反复摩挲,少女肌肤特有的如缎子般柔顺的触感令他如痴如醉。而他的
双手也没闲着,轻车熟路地抚上了路楠胸前的两点蓓蕾,时而用食指和拇指捏住
乳环把玩,时而指尖绕着乳峰轻轻画圈。路楠的身体久经开发,稍一撩拨便似云
似雨、难以自持,此刻被学生揽在怀里,暖暖的呼吸自耳边吹来,身子已经酥了
一半,哪还经得住这般玩弄。只见她双颊酡红,星眸半闭,两条大腿不断交替摩
擦着,一副任君采撷的发情痴女模样,难以想象她直到半年多以前还是一个纯洁
如白纸的处子。
  「母狗老师这就已经忍不住了?那就求我啊,求我操你~ 」恍惚间,耳边传
来如同魔咒般的蛊惑声,她本能地想要开口向主人求欢,但在羞耻心作祟下却执
拗地咽了回去。
  这小小的无声抗拒有些出乎司毅的意料,但对他而言反而乐于见到这样的路
楠,至少比一个毫无生气的娃娃要好得多。回忆起两个月前初次见到路楠赤身裸
体时,她眼神里的空洞和灰暗,司毅仍会感觉胸口有些隐隐发闷。
  「把腿分开!」故意装出严厉的声音,司毅一巴掌拍在女孩夹紧的大腿内侧,
发出清脆的响声。路楠嘴里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半是畏惧、半是期待地挺直脊
背,臻首无力地斜靠在司毅肩头,顺从的将大腿向两边张大到极限,露出汁水淋
漓的女子秘处。因为过度的操弄和不间断的调教,路楠的阴唇已经由肉粉变成了
深褐色,如同雨后清露般挂着两滴晶莹剔透的淫水,销魂肉洞因动情而微微张开,
翕动间又从深处吐出两股清亮的液体。
  司毅把手探进女孩的两腿之间,他对怀中女体的了解恐怕比路楠自己还深入
——先捻住被穿环的小阴蒂抚弄了片刻,便并拢两指插入那泥泞不堪的花径中,
果然还没抽插几下就湿了满手。
  「不行,不行了……呀啊,不要继续了……」
  快感在体内积累,路楠全身都泛起妖艳的桃粉色,小穴也开始有节奏的收缩,
这是她即将攀上巅峰的前兆。她一边吐气如兰,一边无意识地扭动着身体,少女
的矜持令她想要夹紧大腿阻止侵入体内的魔手进一步动作,但每次都会在胯下蜜
穴深处传来的快感驱使下再次分开。
  看到比自己年长足足半轮的女孩在玩弄下丢盔弃甲、沉沦欲海的模样,司毅
的心里不禁涌起一股成就感,手指的动作更加激烈,打定主意要让路楠先泄出来
一次。
  「来了,呜,我要来了……」
  「叫主人。」
  「是……主人,嗯嗯,母狗要,要呀咿咿咿——」
  路楠突然仰起头,向前一挺腰胯,足尖几乎和小腿绷成一条直线,玲珑的脚
趾紧紧蜷缩在凉鞋里,就这么大幅度哆嗦了几下以后,从肉缝里飚出一道银亮的
水箭,足足喷了两米多远。
  「呼啊、呼……」连着喷出三、四股爱液,水势这才低落下去。路楠靠在司
毅胸膛上急促地喘息着,她背后的男人却没打算就这么放过她,空着的一只手抄
起路楠的一条大腿膝弯处,抽出正在路楠胯下作祟的手指捏住她因高潮的勃起的
阴蒂。
  还未从高潮中平复过来的路楠在浑浑噩噩中感到一股轻柔的力道压上了她最
为敏感的要害位置,一股不祥的预感漫上心头,她本能地挣扎起来。但且不说她
此时身体酥软如棉帛,而且一条大腿还被司毅控制着,哪有躲闪的余地?
  「够了,已经够了,不要再来了哦呃呃——」高潮之后的阴蒂无比敏感,何
况她的小肉芽上还穿了金属环。女孩求饶的话还未说完,只感到一团白亮的火花
在脑海中炸裂,四肢百骸中的力气都消失无踪,身体犹如一叶小舟般在铺天盖地
而来的快感洪流中上下颠簸。而落在的司毅眼中又是另一番景象——女孩双眼反
白,唇边隐隐有唾液流下,雪白的肚皮不停起伏,胯下又是一道淫液喷射而出。
此时的路楠身体抖如筛糠,两条大腿拼命地蜷缩向小腹,像极了一只被翻过身来
的青蛙,却散发出一股濒临崩坏的残虐魅力。
  快感的余波才稍稍散去,身体还在微微痉挛,路楠已经带着哭腔呻吟道:
「要死了,呜……主人,放过母狗吧……」
  司毅在女孩脖子上轻轻一吻,把沾满淫液的手指举到少女唇边。不等主人吩
咐,路楠乖觉地张开樱唇,凑过去像小狗一样舔弄起来。
  「好啦,转过身,自己放进去动吧。」
  「就知道主人最心疼人家了~ 喔~ 」路楠如蒙大赦,立刻换成面对司毅的姿
势跨坐上来,露出甜甜的笑容,纤手扶着已经怒胀的肉棒抵住自己还在滴水的秘
处,一沉而下,那股充实感令她忍不住发出迷醉的低吟。
  感受着女孩体腔内的软肉一圈圈环箍住肉棒,随着她的上下套弄,犹如小嘴
轻轻吮吸着棒身,司毅放松地靠在椅背上,一边抚摸着少女光滑的裸背,一边观
察她咬着嘴唇摆动腰肢的娇俏模样。
  啊啊,这样的高中生活真是不错呢,一想到这里,司毅就对接下来的三年校
园生活期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