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剪影:轻声呢喃】(姐姐篇②)

 
  结束了时长一小时的在线课程,凌霄解开神经接入头盔的链接端子,将面孔
重新暴露在新鲜的空气里。
  「这就是虚拟实境教学啊……」
  自从虚拟实境技术问世以来,除了游戏行业以外,首当其中地便是推动了教
育领域的革新。学生们通过神经接入头盔「潜入」网络虚拟校园,解决了传统在
线教学单调、乏味、互动性不足的问题。不仅私立辅导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
来,各大重点高中也都纷纷投资架设了自己的虚拟校园服务器。
  但即便如此,网络授课的价格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其中包括给老师的课时
费、运营费以及购买接入端(头盔)的花销。
  不得不说,这两个月以来,自己的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凌霄看着手中
崭新的头盔感慨道,头盔阳极氧化铝外壳在台灯下反射出清冷的光泽。以往连两
本电子教辅书都不愿意掏钱的母亲,居然同意支付昂贵的网络学习费,在自己眼
里是天价的接入头盔也被弟弟作为礼物轻描淡写地送了过来,甚至父亲还发话允
许她每天晚上有两个小时可以自由支配——这意味着她可以摆脱那些繁重的家务,
全身心地投入到复习或者爱好中去。
  是的,爱好,一个多么奢侈的名词啊。
  而这一切变化的起因,都归结于被全家人视若掌上明珠的弟弟。要说没有一
丝感激之情,那绝对是假的,但对于这个同母异父的弟弟,凌霄还抱持着更加复
杂的情愫。
  凌霄放下头盔,随手抓起桌上的手机,锁屏界面上提示有两条未阅读的信息,
她先点开了第一条——【恭喜您获得「罪之国度」公测资格!请于9月30日服
务器维护结束后登陆游戏,激活您的账号。激活码:XGLQ43************
】啊,似乎是最近非常火的虚拟实境游戏,因为弟弟非常乐在其中的样子,自己
也参与了公测资格的抽奖,放在网上应该能卖个不错的价钱吧。凌霄继续点开第
二条未读信息,忽然双颊绯红,飞快地在输入框里敲出「随便你吧」,拇指在发
送按钮上停留了好久,最后又逐字删掉,换成了一个「滚!」的动画表情。
  回完信息后,凌霄就像扔垃圾一样,把手机往床上一丢,重新带上头盔启动
了音乐播放插件。除了充当「潜入」网络必备的客户端,头盔也集成了耳机、显
示屏等离线功能,而且因为是直接模拟听觉、视觉神经信号,所以不会引起耳朵
或者眼睛的疲劳。
  就这么心神不宁的听了十多分钟的歌,凌霄终于忍不住再次拿过手机,盯着
没有任何新回应的聊天窗口犹豫了片刻,咬着嘴唇,鬼使神差地又补充道:「嗯,
好~ 」。
  按下发送键的瞬间,凌霄仿佛下定某种决心般长叹了一口气,脱下身上宽松
的棉质睡衣,开始在衣柜里翻找起来。她的衣服不多——反正大部分时间都必须
要穿着校服——所以可供选择的余地也并不大,最后她的视线锁定在一件黑色镂
空蕾丝吊带裙上,双颊上火烧云似的红晕更加浓重了。
  轻薄如蝉翼的布料柔柔地贴合着身体,黑色的织物与雪白的素肌形成强烈的
对比,胸口和裙摆都大面积使用了镂空蕾丝,挺翘的乳房和修长的大腿若隐若现,
恰到好处地令女性魅力最大限度彰显出来——本来应该是这样的,但对于身高将
近一米七的凌霄来说,均码的裙子只能刚好遮住屁股,平白增添了不必要的情色
要素;偏偏不穿内衣的话,贫乳的事实就会暴露得一览无余,又难免显得过于青
涩。
  「呜,平时明明要看起来更大一点的,果然是营养都用来长个子了吗……」
凌霄在穿衣镜前托了托自己的鸽乳,懊恼地喃喃自语道。
  「什么更大一点?噗——!」司毅围着浴巾、赤裸着上身,一边擦干头发,
一边推门而入,正好看见姐姐对着镜子揉搓胸部的劲爆画面。
  「姐姐!你在干什么啊姐姐!」
  「咿!你进我房间怎么都不打声招呼的,小变态唔唔……」
  凌霄的抱怨还没说完,就被司毅一把拦腰抱住,按在穿衣镜上夺走了双唇。
她的身体僵硬了一瞬——与亲生弟弟偷情这件事不论重复多少次都无法习以为常
——旋即软化下来,藕臂环上司毅的脖子,乖顺地张开贝齿,吐出丁香小舌任君
品尝。
  司毅娴熟地逗弄着少女的舌尖,让她渐渐迷失在这个吻里。他故意加快换气,
让喘息声听起来粗重刺耳,营造出一种干柴烈火、急不可耐的氛围,连带着少女
的呼吸也急促起来,双手也在少女的脊背的腰臀上轻轻抚摸着。凌霄只觉得那双
手宛如拥有魔力,被手掌抚摸过的肌肤就像野火燎过原野上的枯草一样燥热起来,
那熊熊火焰烧得她心头痒痒的。
  待四片唇瓣分开,少女的眸子已经蒙上了一层雾气,媚得仿佛能滴出水来。
司毅围在腰间的浴巾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滑落了,纷乱的毛发中一根青筋虬结的粗
大阳物昂然挺立。
  「先把门锁上……」少女用呻吟般的腻声说道。
  「怕什么,反正爸妈今天都不在家。」司毅笑道,但还是老老实实去关上了
房门,转过身就抱着姐姐扑倒在柔软的床垫上。凌霄轻声惊呼,如云的长发在奶
白色碎花床单上散开,像是一朵盛放的黑色花朵。
  司毅俯视着身下的少女,只见她仰卧在床上,胸口急促地起伏着,双腕被压
制在头顶上方的床垫上,青春少女那富有活力的肉体最大限度舒展开来,露出足
以令任何男人为之动容的诱惑线条。此时少女正用晶润的眼瞳含羞带怯地望向自
己,在两人目光碰撞的瞬间又像是受惊的小动物般逃开,司毅暗自觉得好笑,目
光一路向下,扫过堪堪一握的椒乳、紧致平坦的小腹,纤细笔直的双腿,最后落
在那双秀美的玉足上——如珠玉般小巧的脚趾正不住蜷缩又张开,忠实反映出主
人期待和不安交织的矛盾心态。
  「姐姐……」少年发出一声迷醉的呼唤,忍不住在少女唇上轻轻啄下一吻。
  闺房,床,以及弟弟,这个吻似乎拨动了凌霄内心深处某个禁忌的开关,乱
伦的背德感如同剧毒的蜜糖般流入心底,令她沉沦在香甜的欲望之海里,哪怕终
将万劫不复。
  欲望的闸门一旦打开就一发而不可收拾,少女娇躯如猫儿似的扭了几扭,就
从弟弟身下溜了出来,按住司毅的肩膀把他推倒在床上,自己翻身骑跨在他的腰
腹上,上身伏低,将下巴埋进男人的颈窝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更像是一只腻
在主人胸口撒娇的小猫咪了。
  「小变态,想要姐姐了吗?」把樱唇凑在司毅耳边,凌霄吐气如兰地说道。
  司毅任由她按在床上,非常诚实地连连点头,忽然感到耳垂上一阵温暖湿润
的触感传来,却是凌霄偏过头一口含住了他的耳朵,用舌尖沿着耳廓细细描绘着,
时而轻舔,时而吮吸,偶尔用牙齿轻啮一下,便会有触电般的微微刺痛夹杂在阵
阵快感中弥漫开来。
  放开耳垂,凌霄柔软的丁香小舌开始向下游移,缓缓划过下巴、颈部,留下
一道凉丝丝的湿痕,在锁骨上停留了片刻,紧接着一连串细碎的亲吻如雨点般落
在司毅赤裸的胸膛上。每当嘴唇贴上肌肤的同时,她都会用舌头轻舔一下,仿佛
搔弄在司毅心尖的痒处,让他意犹未尽却又无可奈何。
  于此同时,凌霄的小手也没有闲着,抓住弟弟胯下已经硬到发痛的肉棒,轻
轻上下套弄着。最终,随着臻首一路下行,穿过肚脐,停在小腹下方,她也从一
开始的骑乘姿势后退成跪坐在弟弟两腿之间。
  「姐……」司毅沙哑地叹了口气,急不可耐地按了按她的后脑。
  凌霄自然知道弟弟的意思,把脸凑到肉棒旁边,因为少女之前的挑逗,龟头
上已经涂满了晶亮的液体。她皱了皱鼻子,如怨似嗔地白了弟弟一眼,道:「腥
死了,你有没有好好洗啊?」
  说完,不等弟弟回答,便张开小口把龟头裹住,一边用舌头舔弄,一边徐徐
向口腔深处吞去。长发从她的脸颊边垂到司毅结实的小腹上,随她吞吐的动作摇
晃着,搔得司毅想要咯咯发笑。
  但少女毕竟经验不足,吞吐十多下就难免会碰到牙齿或者顶到上颚,敏感的
龟头擦到硬物,好不容易积累的快感瞬间便灰飞烟灭。司毅也没有出言提醒,只
是顺手拉过枕头垫在自己背后,好整以暇地看着姐姐埋头在自己胯下一起一伏的
忙碌着,一股成就感从心底里油然而生。
  姐姐……
  十八岁的姐姐……
  她的呻吟只有我听过……
  她的娇媚肉体只为我而绽放……
  司毅感到自己就像是一个画师,手持名为情欲的画笔,在一幅洁白的画布上
尽情地画下背德的色彩。
  「下巴酸死了,你怎么还没……还没好啊?」凌霄坐直了身子,幽幽地说道。
  司毅微微一笑,指导道:「你别向刚才那样吃进去,试试用舌头沿着它从下
向上舔。」
  少女露出将信将疑的眼神,但还是重新俯下身,用两瓣樱唇噙住棒身,以横
吹笛子的手法反复舔弄着,时不时按照司毅的指导吐出舌头,像吃雪糕一样从阴
茎根部一口气舔到马眼,然后用舌尖轻轻揉搓系带部位。
  比起肉体上的快感,姐姐这种为了取悦自己而努力的模样更令司毅热血沸腾,
等到少女第四次伸出舌头时,他已经按捺不住猛扑了上去。
  『「放开,让我先去漱口,我……哦……」凌霄刚抡起小粉拳捶了一下他的
肩膀,就感觉到一个火热的硬物贯穿了自己娇嫩的蜜穴,一直撞在尽头的花芯上。
酥、麻、酸、胀,顺着神经席卷了全身,她不由自主地发出苦闷的娇啼,尾音悠
悠,消失在喉间。
  「咝——」挺身插入的刹那,司毅也倒抽了一口冷气,可惜这并非由于舒爽
所致,而是因为少女的体腔内过于紧致。可能是果实还未完全成熟就被采摘的缘
故,尽管经过了少年的多次开垦,凌霄的蜜穴仍然保持着处子般的紧窄,腔壁层
层叠叠的褶皱挤压着肉棒,使得司毅每前进一分一毫都分外滞涩。
  这也是为什么凌霄宁愿含羞忍辱的在他胯下口交那么久的原因——没经过充
分润滑的肉棒直接插入实在是太痛了!凌霄的身体颇有奇趣,哪怕司毅把前戏时
间延长两倍也难以充分湿润,偏偏对侵入体内的肉棒如中毒般敏感。果然,司毅
先是凝住身子不动,待分身适应了姐姐穴内的紧窄温暖后便浅浅地前后抽插了几
下,凌霄的身体顿时瘫软热化,腰挺颈伸,檀口微张,随着司毅的挺动而发出一
连串令人脸红心跳的婉转娇吟。
  司毅早就料到如此,把少女一双玉腿架在肩头,腰身夸张地折叠起来,黑色
裙摆滑落到胸前,膝盖几乎触碰到乳尖,下身自然门户大开,任人予取予求。他
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腰部动作的幅度,以六浅一深的频率操弄起来,只感觉每一次
深入都比前一次更加湿滑顺畅,不多时便听到唧唧的水声从两人结合的部位传来。
  少女羞惭欲死,但下身传来麻胀酥痒的种种快感交织在一起,侵蚀着她的理
性,令她不由自主地摇动腰肢迎合着弟弟的抽插。她床笫间经验匮乏,连呻吟也
只知道凭借着本能用「啊~ 」来传达自己此刻的欢愉,但这一个「啊」字却时而
绵软悠长,宛若小桥流水,淙淙而淌;时而短促高亢,犹如珠落玉盘,清脆悦耳。
  这一切变化的根源,就是司毅插在她体内的阳具,插得急了,娇啼声也就随
之激昂,融入了化不开的春情,插得慢了,浪吟声也随之低沉如叹息,夹带着一
抹幽怨。这种彻底支配了身下女体——尤其是亲生姐姐——的黑色快乐,刺激得
他几欲喷射出来。
  少年把手按在姐姐的胸前,隔着布料肆意揉搓着那对娇小的乳峰,感受着掌
心传来惊人的弹性,脑海中却突兀地想到路楠胸前穿着的两个金属乳环——要是
在姐姐的胸口也挂上一对,那该是怎样一番媚态啊……
  凌霄自然不知道司毅脑海中的龌龊念头,就算知道了也无暇追究,她此刻已
经被四面八方涌来的快感之潮逼到了绝境,蜜穴深处已经溪流潺潺,每次司毅抽
出分身都能带出一股晶亮的淫液,顺着会阴流过臀沟,把小菊花镀上了一层水色。
腔壁的褶皱无规律的收紧,如同一只小手般紧攥着肉棒,间或一记猛突撞上花芯,
便会激起女体的一阵战栗和一声极力压抑的尖叫。
  在喘息的间隙里,凌霄眯着眼打量着在自己身上肆意施为的少年,看着他额
头的汗珠和微微扭曲的面庞,心里莫名涌起一阵爱怜,身为姐姐的尊严和少女的
矜持在这一瞬间都抛诸脑后,只想给予他至高的快乐。
  她当然知道什么最能打动自己的小情人……
  「啊……爸爸,操我……」平日里连想象都觉得耻辱的呼唤,在情欲的火焰
炙烤下,居然出奇流畅的脱口而出,凌霄瞬间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肉棒猛地一跳,
又涨大了些许。
  司毅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望向姐姐,但少女的樱唇紧紧抿成一线,打死都
不肯再发出半句淫语。但只凭一句也足以成为压垮司毅理性大坝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不再刻意控制力道,双手紧紧扣住少女浑圆的肩头,顺从着内心的暴虐欲望加
快了冲刺的频率。
  「呜,啊……吻我……吻我,爸爸……」少女的思维被骤然袭来的快感搅得
支离破碎,在即将迎来高潮的沉沦前夕,她拼命扬起脸,用带着哭腔的嗓音向支
配自己的男人索吻。司毅低下头,只见女高中生青涩的面容上浸透了迷乱的神色,
唯独盛满情欲的眼瞳里流露出恳求的目光,心里一动,深深吻住少女献上的唇瓣,
下身抵在少女的花芯尽头喷发起来。
  凌霄从被堵住的小嘴里发出一声闷哼,小穴配合着男人射精而收紧,仿佛情
意绵绵地吮吸着精液。
  对于宣泄出欲望的少年而言,方才一番盘肠大战中积累下的疲惫似乎突然成
倍地返回到了身上,一边感受着姐姐蜜穴的蠕动,一边喘着粗气趴在姐姐柔软的
身体上。
  「小毅……」
  「……嗯?」
  「我爱你……」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