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从女装开始的堕落】(1 足控、伪娘、恋物)


    叶文谨今天得作为学校cosplay 社团的一员去参加一次商业漫展,也算是某
知名页游的赞助,虽然不知道给了肥宅社长多少好处,他又吃了多少回扣,总之
大家都得去,而且除了叶文谨,其他人其实还是非常期待每次cos 的机会。
  他本来并不想参加动漫社团,自己对动漫兴趣不大,无奈刚进入大学,其中
几个刚混熟的室友挺喜欢动漫,而叶文谨本身是一个随大流的性格,在怂恿之下
就都加入了动漫社,动漫社的一项重要活动也就是cosplay. Cos也是需要自身条
件的,除非一些特殊角色,比如阿笠博士之类的可能需要肥宅,绷带怪人什么的
对长相毫无要求,其他动漫或者游戏里的俊男美女,现实中cos 当然不能找长相
太对不起观众的。
  众所周知,帅哥美女在人类中的比例相当稀有,动漫社虽然人数不少,但是
适合cos 且有意愿的着实不多,今天是社长好不容易拉到的外联,别人还是看在
t 大学是名校才给的机会,虽然学校本身还不错,但动漫社相比同城的其他几所
戏剧或传媒大学就差远了。
  不巧的是cos 组的美女学姐跟着导师做项目,表示实在抽不出空参与,有一
个早已安排好的角色便没人能演。
  角色是一个女剑客,虽然这个页游大家是只在视频开头60s 广告中常见从来
没玩过,但是从劣质的cg上也能看出来很美,一身白衣汉服,飘然出尘。
  胖子社长急了,汗珠顺着脑门直滚,定金都收了,结果主要角色没人cos
,这算是违约,而且也不可能随便从同学里拉个人过来,先不说小姑娘愿不愿意,
就说这硬性要求达到就不容易。
  赞助方事先跟胖子达成的口头协议,希望尽可能把这个几个角色,尤
其美女角色尽可能达到高的还原度,从而在展会上达到吸引死宅的目的。女剑客的
服装也是事先早就准备好了,为了还原度,汉服衣长是按照
至少170 的女生做的,拿这个尺码去找合适的女同学就更加不容易了。胖子眼珠
滴溜溜的转着,突然余光注意到在一边发呆的叶文谨。
  这小子平时不惹人注意,只觉得是个白净清秀的男生,但胖子细细打量之下,
一张极为白皙的瓜子脸,柳叶眉,杏仁眼,整体五官线条柔和,身量纤长,
  最主要还是身高太合适了,约莫173 的身高,在男生中不能算高,但若是以
女生的标准来看那真是高挑过人了,胖子以多年意淫的功力迅速脑补了一下叶文
谨cos 女剑客的形象。
  左手在右手手心上那么一敲,「成了,就决定是你了」,胖子喜滋滋道。
「啥,社长,有主意了?」小伙伴们几脸蒙蔽,叶文谨更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胖子说出了他的计划,叶文谨头摇得像拨浪鼓,「绝对不行,虽然平时在b
站上女装大佬也见得不少,但是我可没那种爱好!」
胖子急了「哎呀,跟别人公司合约都签了,咱们派不出人,是要赔一大笔违约金的,
而且社团可能在业界的名声可就黄了,以后哪个动漫展还邀请咱们t 大动漫社,哪个
还会给咱们赞助?社团可就亡于你手了啊文谨!你不是想看到这样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我……」叶文谨本来就是心软耳根子软的人,「我从来没有cos 过,更没有穿过
女装,搞砸了不是更加完蛋?」
「先穿上试试,看看效果嘛」黑皮也就是文谨的室友搓了搓手有点兴奋,怂恿道。
  「我脑中建模的结果,理论上来说,你cos 的效果完成度应该在90% 以
上」,眼镜也就是文谨的另一个室友,虚空扶了一下眼镜,貌似严肃道。
  「可是……」文谨还是有点犹豫。
  「别可是了,男子汉婆婆妈妈像成什么样,刚开学多久忘了咱的校训了,
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现在就是身体力行的时刻了」胖子拿着衣服直接把文谨推到
更衣室里。
  叶文谨心中纳闷气恼,这都挨着吗,女装跟自强不息有一毛钱的关系吗?虽
然话是这么说,但他拗不过众人,还是开始换起了衣服。
  他没穿过汉服,更没穿过女式汉服,不过没见过猪跑总吃过猪肉,费了羊劲
总算穿上了,还有一双靴子,期初他还有点担心靴子会不会不合脚,后来发现他
39码的脚还是刚好可以穿上,松了口气,对着镜子整了整衣服。
  镜中那个人儿,秀眉微蹙,杏眼迷离,身形纤长,活脱脱一个古代佳人,唯
一不太和谐的就是头发了,文谨头发虽然不短,但也不算长,此刻他只是把头发
撸到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万幸发际线不高,计算机专业还没来得及发挥它
脱发的功效。
  布靴底很薄,穿惯了运动鞋的他觉得有点硌得慌,不过也就坚持一天,便觉
得能忍下来,毕竟他也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人。
  推开试衣间门,室友和社长凑了过来,几个人不约而「同」,瞪圆了氪金狗
眼,「这这这……,大变活人?」胖子惊掉了下巴指着文谨说道。
  「你真是文谨?」黑皮有点不敢相信的自己的眼睛。
「从发型和身高来说确实是他没错?」眼镜挠了挠下巴,目光有些躲闪不自然的道。
  胖子咽了咽口水,「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文谨,以后你可就是咱t 大
动漫社的头牌了!」文谨脸有些微红,他很不习惯被人用这种眼神打量,娇嗔
地轻打了一下胖子。
黑皮愣了,问眼镜道,「难道换上女装,性格也会跟着娘化吗?」
文谨羞怯难当,赶紧扯开话题,「我说你们不会让我就这样去漫展吧,这发型……」
胖子这才恍然大悟,道「嗨,光顾着看美女,忘了这茬,头发小意思,咱动漫社别的没有,就是假发多!」
闲话略过,文谨戴上假发,虽然看起来廉价又劣质,但是家伙事还挺齐全,发髻发带,一应
俱全。
  文谨最后在镜子前看了一下,美则美矣,他自己倒是没什么感觉,毕竟看着
这幅脸也十几年了,现在换了身衣服虽然惊艳,但说到底还是女装大佬,他也不敢
深入细想。
  倒是站在他身后的黑皮和眼睛,黑皮眼睛看的发直,道:「文谨你没化妆吧?
还是我眼睛自带PS功能」眼镜捧哏道:「怎么说?」胖子接着道:「我胖爷这几
年大学在京城也是下过会所,逛过北电,走过王府井,去过后海边,也算见过不
少网红野模什么的,文谨这个级别的姑娘,真没几个,还都是浓妆遮瑕之后的模
样」叶文谨被他夸得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忽然想到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哥们特么是一男的!」
  动漫社的成员在会场的一角汇合,文谨也关照过胖子三人不要暴露他的身份,
女装这种事,虽说现在并不稀奇,但是他并不想声张,众人震惊脸暂且不表,胖
子表示这位美女是眼镜儿临时从隔壁P 大找来的高中同学顶上的,第一次玩cos ,
希望大家带带她。
  叶文谨正要开口,忽然想到声音是个问题,他的声音虽然并不粗犷,但是显
然也不是女声,此刻再学伪声显然是不现实,危难之中方显英雄本色,眼镜临危
不惧,淡定对大家说,她嗓子发炎了,咽炎,不能说话,大家理解一下。
  黑皮忽然想到咽炎,阉炎,莫不是阉完发炎了?当然他不敢当着这么多人说
出来,在心里暗暗偷笑,忽然看胖子也是一脸心领神会的表情,拍了拍胖子的肩
膀。
  页游的展台在中心的位置,不知道这个页游厂商是为了洗钱还是别的什么原
因,广告打得满天飞,在这方面也是惊人地舍得下血本,像是二流婚庆公司布置
的红色舞台,coser 们在上面尽情搔首弄姿,极力吸引宅男和色狼摄影大叔,就
算达到了厂商宣传的目的。
  文谨浑浑噩噩地走上台,他十八年平淡的人生中,除了高考,第一次这么紧
张,他很不习惯站在台上被那么多目光注视,大量的长枪短炮的镜头让他头皮发
麻,脑中一片茫然,根本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回过神来发现,旁边cos 法师的男同学挥舞着手中的棒槌对他挤眉弄眼,文
谨傻愣愣地看着他,忽然发现大家手中都有道具,正在摆着游戏中的各种pose.
「文谨,接剑!」身后传来眼镜的吼声。
  匆忙回头,长发随之飘散,发带舞动,回眸之间却见一把道具长剑已扔到眼
前,「糟糕!」文谨心中暗叫不好,他从小动作反应迟钝,幼儿园跳绳排球一律
不合格的那种运动白痴,别人扔个钥匙,一瓶水什么的他更是从来没接住过,眼
看着剑飞过来,正欲小宇宙爆发伸手去接。
  台下的几个油腻大树手中的长焦单反却敏锐捕捉到了美人回眸的一幕,闪光
灯爆闪!
  「我去」文谨只来得及用手挡住脸,免得被剑砸到,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
稳稳地抓住了剑鞘,台下的一个男子不知何时翻身上台,来了个英雄救美。
  文谨认识这个人,正是宿舍四人中的最后一个,昭阳。
  「他怎么会来漫展,这家伙开学这么久,没见过几次」文谨心中暗凛。
  昭阳却似乎没认出文谨,「抓稳了,美女」,嘴角歪笑,英俊却有点邪魅。
  文谨脸涨红,压低了声音,「嗯」接过他手中的剑,谁知昭阳却没放手,微
一用力,顺着剑鞘扯了过来!
  文谨没预料到这一出,脚下拌蒜,一个踉跄,栽倒昭阳怀里。
  台下一片惊呼,宅男暗自心碎,屌丝默默流泪,猥琐大叔镜头恨不得杵在文
谨的长裙底下一顿狂拍。
  黑皮也在众人之中,嘴张成了O 型,心中暗道,「昭阳,是他?难道他认出
了文谨才故意调戏,不可能吧」又腚眼一看,文谨成小鸟依人状扑倒在昭阳胸前,
又有点酸意:「这家伙不就是高了点,壮了点,彼可取而代之!」
文谨脑中一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这都哪跟哪啊?」正欲起身脱离昭阳的魔爪,那个男子却
附身在他耳边轻声低语道,「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男子口鼻呼出的热气萦绕
在文谨耳间,他感觉一股电流从耳朵传遍全身,双腿发软几乎站立不住,左耳发
烫,文谨承受不住这种暧昧的气氛,紧张地深呼吸一口,闭上了眼睛,「只要我闭
上眼睛,你就不存在吧?这一切都是我的幻想!我才不是在掩耳盗铃~ 」
修长白皙的脖颈上细小的喉结随着吞咽口水迅速滑动了一下,他猜这会儿自己一定脸红
的像个煮熟的龙虾。
  等了一小会,文谨猛然想到自己还在舞台上,偷偷睁开了一只眼睛,却看见
昭阳对他笑了笑,目光如电,仿佛看穿了他的一切伪装,文谨怔在原地,那男子却
已跳下舞台,走入人群,步伐坚定,四周人群受其气势所慑,不自觉让开了一条
路,只留下一个背影。
  「就、就这么走了?!」文谨心想,疑惑羞愤之余有些莫名的失落。
  美女剑客的形象很快被来看展的宅男们一传十十传百,他们这个页游展台周
围很快站满了人,眼镜儿从前排被挤到了最后,看着台上那个从一开始很不熟练,
到现在自如潇洒地摆出各种造型的文谨,忽然有种辗转反侧,寤寐求之的感觉。
  白衣少女仗剑而立,披肩长发如瀑布坠地,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
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
  可越是这种气质,眼镜心中就越是瘙痒难耐,忽然耳边传来吟诵——「若非
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胖子也被挤到后排,站在凸起的一块台阶上念
道。
  「谁能想到文谨这小子女装竟然这么倾城绝艳,翩翩美娇娘却是生错了性别
啊!」胖子摇头晃脑感慨道。
  眼镜这才反应过来,那个万人中央的少女竟然是男生,而且正是自己的室友,
不禁为刚才的内心悸动一阵后怕,「诶!胖子?你突然站那么高干嘛?赶紧下来
让我看看!」两个家伙嬉笑打闹作一团。
  中午时分,厂商大发慈悲,叫了外卖,众coser 总算有了些许歇时,文谨几
乎是弓着腰,扶着墙走下台,军训也没这么大运动量,不过几个小时,他腰酸腿
疼,尤其小腿和脚掌,这个薄底步靴实在是让他难以适应,再加上这个舞台着实
凹凸不平,红毯下不知是什么非常硌脚,柔嫩的脚底板简直像是受到了酷刑。
  他靠墙坐下,正欲掏出手机来几把农药,却发现手机和随身衣物都放在了更
衣室,心中一凛,两千多块的粗粮手机可是今年刚考上大学舅舅才奖励的,丢了
的话……他不敢再迟疑。
  效仿古人拱手行礼道「眼镜兄,可否帮我去更衣室拿一下手机?」「自己动
手,丰衣足食」眼镜想到刚刚那个众星捧月的少女剑客,又瞥见此刻毫无形象盘
腿坐在地上的文谨,存心想逗逗他。
  文谨心中微恼,正欲起身,酸痛的小腿却使不上力,一屁股又瘫在了地上,
「眼镜哥哥,帮帮忙嘛!」文谨转变了语气,双手摇晃着眼镜的左臂,捏着嗓子
模仿少女音道。
  在眼镜听来很有些撒娇的意味,他看着文谨屈腿坐在地上,精疲力竭,香汗
淋漓的样子,心中很受用,嘴上却道:「哎好恶心,放手啦,我去,我去就是了」
文谨放开眼镜袖口,像一只得偿所愿的狐狸,「快去快回!」心满意足地闭目养
神。
  「之前文谨的更衣室,是在这里没错吧……」眼镜走入推开门,看到凳子上
团着一件连帽卫衣,地上还有一双白色板鞋。
  今天好像文谨好像是穿这个来的,从衣兜里掏出手机正想开门回去,脑中却
闪过那个白衣少女在台上仗剑而立,飘然出尘的模样。
  想到这里他鬼使神差一屁股坐了下来,翻着手机里今天拍的文谨的照片,少
女美目顾盼,脖颈修长白皙,垂下的几缕头发在静态的照片中仿佛挠动着他内心
的痒处。
  「他真的是男生吗?」,答案毫无疑问。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看着照片中的那个人儿,
他莫名其妙想到曹子建的几句诗,「罗袜啊罗袜」,眼角一垂,瞥见文谨的一双
板鞋安静的躺在那里。
  他忽很想知道那个那个白衣少女的一切,她的过去,她的故事,甚至于她的
味道。
  颤抖的手仿佛不受控制拿起一只鞋,这是三叶草stansmith板鞋,鞋还
挺新,白绿配色,鞋型很秀气。他打开鞋舌,39码,以男生的脚来说,算很小的了,
一只手伸到鞋中感受了一下温度,已经没有他的体温了,鞋垫并不潮湿,看来文谨
没怎么出汗,眼镜心想。
  另一只手却已经急不可耐地把那只鞋凑到了鼻尖,他轻轻嗅探着什么,像是
一只非洲草原上的鬣狗,贴地搜寻猎物的气息。
  味道很淡,除了鞋子本身布料的味道,只有一丝几不可查的汗味,却一点也
不难闻,像是薄荷草,又像是单纯的草木气息。
  顺着鼻腔流入肺中,他感到莫名的刺激,一股暖流不知从何而来,却瞬间穿
过大脑皮层,在身体循环了一个周天,眼镜原地打了一个机灵,像是一次颅内高
潮,胯下之物迅速昂扬起来,反馈给大脑必须贪婪的汲取更多这种气味。
  他几乎把口鼻埋在了鞋口,另一边却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里那个双手握剑,
倔强的抿着嘴唇的少女,「你真的好美……」他闭上了眼睛,在脑海中具现化文
谨的身姿,另一只手却也不停,抓起另一只鞋,褪下牛仔裤,把那根火热的物件
插进了鞋口。
  想象着荒淫的一幕,他抓着白衣少女的左脚,把她的玉足视若珍宝,嗅舔把
玩,而她的另一只脚却被他肆意妄为地蹂躏,足底嫩肉摩擦着自己的分身,他甚
至可以在口舌间感受到她脚掌的细嫩纹理,令人发狂的又沉醉的气息。当然还有
少女挣扎却摆脱不掉的无力呻吟。
  就这么想着,他靠着试衣间的墙壁,飞快的撸动着跨下的鞋子,忽然眼前白
光一闪。只听到一阵快门咔嚓声。
  「嚯,这不是眼镜吗?啧啧啧,你说大家要是看到你这幅样子,会怎么样呢」
眼镜猛然睁眼,却发现不知何时昭阳打开了更衣室的门,站在门口拿着手机对着
自己一通乱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