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假面】(1-2)

  一,空房
  周日在听过了一遍又一遍的「要认真复习功课」的叮嘱后,终于把爸妈迎出
了家门。快步回到自己的卧室关好了门窗,耳边瞬间安静了下来,墙上传来「嗒」
的一声轻响,老旧挂钟的时针移到了2上。
  检视正方形的房间,一张笨重厚实的实木床摆放在中间,占据了屋子的1/
3,午后浓烈的阳光透过纱质的窗帘洒满了淡黄色的床单,左手墙边倚靠着白色
的衣柜,床边另一侧摆放着一个两层的矮柜,两人位淡蓝色布艺沙发靠在避光的
角落里,颜色各异大小不一的泰迪熊静静的呆坐在上面。窗边的书桌上摆满了教
科书与试卷,右测摆放着月型的台灯,红色的学生证被随意丢在台灯下,用烫金
的字体印着「溪洲市第六中学 学生证」。
  一切如常。我走到衣柜前将门推开,衣柜的右下角叠放着几个精美的鞋盒,
我抽出最下面墨绿色的一个,迫不及待拿出里面一部型号老旧的手机,然后倒退
两步轻轻向后一跃,大字型仰躺在了床上,支撑力十足的床垫无声的发出抗议,
一对丰翘娇乳波浪般在胸前涌动起来,弹性十足。
  快速的开机打开微信,找到熟悉的头像。那是一根炸制的恰到好处、焦黄松
脆的薯条,也是我一直对他的称呼。
  「他们出门了」
  并没有出现对方正在输入的提示,我心不在焉的上翻查看以前的聊天,等待
着薯条的现身。
  周五 晚上10:07
  「在用功?」
  「嗯,你呢」
  「想你」
  我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但还是连点了几个呕吐的表情发过去「你不想我吗?
我了解你的需求有多旺盛」
  「哈哈哈,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别人呢?」
  「父母管你那么严」
  「自我安慰?忘了我是怎么找到你的嘛」
  他打了几个字,而后又都删掉重新输入,想要尽快切入正题。
  「我已经硬了,你父母睡了没」
  「嗯,但我今晚不想」
  「哦?你还有不想的时候?」
  「周日下午他们不在家」
  几个色咪咪的表情「想要我去给你破处?」
  「想得美」
  「那有什么区别,反正只是文爱罢了」
  「空房我就不用受难的压抑声音了」。。。。。。
  我的手指正要在屏幕上继续下滑,薯条来了「先来张现在的照片」
  我顺从的把宽松的黑色T恤上掀,露出半球型雪乳的饱满下缘与细嫩纤柔、
毫无赘肉的腰肢,两条白皙平滑的股沟若隐若现,羊脂般的肌肤在阳光下泛着诱
人的光芒。我知道,半遮半掩与欲拒还迎一样对男人有着无法抗拒的魔力。
  咔嗒,发送「还是这么美,赏给你」
  薯条的奖赏也是一张照片,他赤裸下身坐在床边,小腿上挂着一条蓝色的运
动短裤,被厚厚脂肪包裹着的大腿上长满浓密的腿毛。记得曾经从某处看到,说
胖子的丁丁普遍比较小,那薯条便属于例外。浓密黑亮的卷曲阴毛下,红彤彤的
粗大肉棒毒蛇吐信一样从肥硕的两腿间刺出,像支香蕉般弯曲上翘。棱角分明的
龟头如鸡蛋般大小,晶莹的粘液正从马眼处流出,黑红色的阴囊像个熟烂的苹果
般吊在肉棒下。
  就如第一次看到这根肉棒时一样,一股熟悉的、焦灼干燥的感觉从胃部烧到
了口腔,下腹部的骚动隐隐发作。
  薯条是我两个月前从【附近的人】里淘到的宝贝,超大的肉棒只是造成偏爱
的其中一点,毕竟只是纯粹的文爱没打算真刀真枪的肉体接触。
  真正让薯条脱颖而出的是他出色的洞察力。薯条心思缜密懂得女生的心思,
很快就把我的骚浪敏感点摸得一清二楚,而且又不会在过程中只贪图自己享受。
同时,他能完全控制住自己的欲望不越规则的雷池,在我声明绝不接受语音和视
频聊天这些容易被识别身份的请求后,他便从未提及过。所以有了薯条之后我就
把之前那些劣等品一一删除掉了。薯条成了这个不为人知的微信号里唯一的好友。
  男人的肉棒就像头像里的薯条一样,总会勾起我的口舌之欲。薯条自然是摸
清了我的癖好「看湿了吧」
  我不甘开局就如此示弱「天啊,你以为自己长了根可以隔着屏幕催情的魔棒
嘛?」
  「怎么,你见过比我大的?」
  「男人都觉得大就很厉害是不是」
  「不要嘴硬」
  我码了字正欲还击,薯条发来了视频。视频里薯条将宽厚的手掌覆在了肉棒
上,超出常人的长度使棒身仍有一半裸露在外,这还不算那扎眼的大龟头。薯条
开始撸动起来,激烈的摩擦使整支肉棒又胀大了几分,马眼处的体液顺着棒身滑
落,流到了他的食指上。薯条开始用手机环绕肉棒拍摄,顶部狰狞的龟头、侧旁
青筋凸显的棒身、皱褶卵袋处的仰角,薯条在全方位的向我展示着自己引以为傲
的资本。
  我把视频播反复播放了4遍,似乎隔着屏幕都闻到了肉棒腥臭的味道,这味
道窜进我的鼻腔和神经,小腹内持续的悸动起来。被黑色T恤反衬着白到发光的
躯体愈发的滚烫,渐渐浮现出欲望的红,左手葱指从T恤下面伸到了胸前,抓住
挺拔软腻的乳肉搓揉起来,丰乳从指间与掌旁溢出,手与胸同时传来难以言说的
美妙感觉,呼吸越来越粗重。
  「还顶嘴吗」
  「不了,要」
  「谁要什么,说出来」
  「骚货要把大肉棒吃到嘴里来!」
  谁也不会想到,表面上品学兼优温恭如糯的花季少女,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
不断从口中抛出让人瞠目结舌耳红心跳的淫词浪句。。。。。。。
  独自一人在家和薯条文爱,青春无所忌的欲望呼喊充斥了整栋房屋,自慰产
生的羞耻高潮一次次袭来,两小时内间或休整但肉体不曾冷却,直到最后精疲力
竭,而后果是第二天的晚起和腰后的隐隐作痛。匆忙洗漱喝了点白粥后就背上书
包去赶公交,对身后妈妈责备的目光只好视而不见。
  赶到学校的时候刚刚好。在校门口查岗的女生远远就看到了飞奔的我,等距
离缩近她看清我的容貌,严肃的表情更多了几分冷峻。就像妈妈常说的「天生丽
质在别人眼中也许是人生起跑线上的作弊,但带来的烦扰聒噪只有你自己去体会」
  尚在小学我就模糊意识到自己的独特,不觉间便成为了最让人瞩目几个孩子
之一。初中时代豆蔻渐开,容貌愈发明媚,我渐渐明白了自己不是之一而是唯一,
是后冠上最耀眼的明珠,是纷纷校园里最夺目的那一个。到了高中,美貌依然毫
不停歇的肆意生长,还随着身体曲线日渐凹凸有致,更添几分妩媚。
  有些人的自信是需要被动由他人授予的,男生贪婪的目光和女生阴冷的低语
让我更加清楚认识到自己的地位,望向镜中的目光也不再闪烁。镜中人拥有纯净
空灵的美,玉砌般的轮廓上饰着挺翘灵动的琼鼻,桃眼含情,月眉似画,红唇丰
润,刘海下的额头光洁平整。
  「姓名」那女生用冰冷的声音问道「高二4班,李妍蓉,我还没迟到吧?」
  我报以微笑试着缓和她充满敌意的情绪,这时一个瘦高男生穿过斜侧的月亮
门气喘吁吁的穿跑了过来,他先是对女生解释去了太久厕所是因为拉肚子,而后
转过脸望向了我,我也侧过脸抬起头来,恰好遇到了他的目光。男生就像不期然
间在沙海中遇到了一颗闪光的金粒,眼睛慢慢的瞪大,瞳孔中炯炯的火光愈发的
灼人。惊叹与倾慕,惧缩与贪婪,欲望与渴求,男生们每每用这种目光让我肯定
自己的出众。
  他愣了片刻,先是脱口而出「李妍。。。?!」,又觉出自己的唐突于是硬
生生咽下最后一个字闭上了嘴「我们认识吗?」男生们的各种表现早已司空见惯,
我微侧脑袋报以皱眉「没有没有,我就是听他们…。。。」男生渐渐憋红了脸不
知该说什么,我也不再看他转头对女生说「放我进去吧,这回真的是路上堵车,
一定不会下次了」
  「走吧走吧,下次再看到你绝对扣分!」她把男生的拙劣表现全都看在了眼
里,又是愤恨又是无奈,只好朝着教学楼的方向挥了挥手。
  「谢啦」没了阻拦,我马不停蹄的跑向了教室,身后传来女生恼怒的责备「
马晓楠,你能不能不要一脸智障像!!」
  二,新生
  气喘吁吁的推开门,班主任李三光正站在黑板前,身侧站着一个不曾见过的
男生。李三光见到我微微一愣「李妍蓉你也学会迟到了?」
  「对不起李老师,今早意外,不会有下次的」我露出万分愧疚的表情李三光
点点头扬了扬下巴示意我去坐下。我一侧身从男生身边走过,目光自然从他身上
扫过。
  这是个矮胖的男生,我猜测他穿着的是最大号的校服,但这身衣服依然紧绷
在身上,校服掩住了臃肿不堪的躯体却无法掩住脖子上层叠的肥肉,应该有20
0斤了吧,我心想。身高应该不超过1米7,与1米66的我相差无几,略显油
腻的头发从中间分向两边遮住了肥厚耳朵的一小半,黑框眼镜架在扁平的蒜头鼻
上,其后有一双金鱼眼,眼球极凸,看上去几欲爆眶而出,红润的面颊上撒布着
零星的雀斑。
  一字以蔽之——丑!
  观察完这一切,我与他的目光不期而遇。依然是男生们熟悉的眼神,却又多
了一丝难以捕捉的杂质。是什么呢?直到我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依然无法解释那
眼神的含义。
  「各位同学,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刚转来的新同学袁宏鹏。袁宏鹏
新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希望大家多多关照,给与他力所能及的帮助。」
  「好了袁宏鹏,你去左边靠窗那排做吧,坐到李妍蓉身后,她在我们年级稳
居前十,有不懂的可以多向她请教。纪航,你去那边坐吧」李三光指了指教室另
一侧的一个空位。
  「唉」身后的纪航发出一声低沉的叹息,满不情愿的收拾自己的书包然后起
身离去。
  我并不是什么总裁文偶像剧里恃貌傲物、据人千里之外的所谓冰山美人。长
期遭受同性排挤加之温顺性格让我产生乐于迎合他人的习惯,爸妈也教育过我切
勿以貌度人,所以当袁宏鹏走来时,我朝他嫣然一笑,他同样咧嘴回以一个爽朗
的笑容,露出一口出人意料的好看牙齿。
  「好了,正式上课」李三光的声音在讲台边想起
  对于聚精会神听课的好学生——譬如我,时间虽不敢说转瞬即逝,但也过的
飞快。转眼到了课间的空隙,纪航和几个好事的男生团团围了过来,查起了袁宏
鹏的户口,毕竟插班重点高中也非易事。
  我没有加入男生们的谈话,只是竖起了耳朵。袁宏鹏初到新环境,并没有太
多的怕生羞怯,表现的开朗大方。他说以前父母开了间牙科诊所,生意兴隆家庭
富足,上的自然是费用高昂的私立学校。然而三年前父亲车祸去世,母亲也在今
年改嫁外地,临走前出钱出力到处动用关系才将自己安排了进来,自己如今随爷
爷奶奶生活,两个月前搬到了现在居住的碧园小区。几个男生便纷纷表示惋惜抚
慰,然而袁宏鹏没有对自己的家庭状态表现出太多的自卑与哀怨,他引开话题,
向几个男生询问有没有人住在碧园的近旁,放学时也好结伴同行。
  对话越是进行,我心中越是忐忑难安起来。
  碧园小区,与我家不过一街之隔呀!两个月前、附近的人、体态臃肿,袁宏
鹏会不会是薯条?!
  我和薯条从未向对方展示过真容,我给他的照片脸上都是厚厚的几层马赛克,
他也不曾主动露出面容。也许在薯条心目中,我只是一个拥有骄人身材却又相貌
平庸的寻常女生,完美如女神般的少女在茫茫网络中哪会如此幸运砸到他的头上。
因为脑中不停变换虚构的年龄可以带来更多的情趣,我也从未问起过薯条的年龄,
但是薯条却清楚的知道我是个17岁的高二少女!
  不会的,我只好不停安慰自己,薯条不仅和我是同龄人还坐进了同一间教室
里,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哪怕袁宏鹏就是薯条,他没见过我的真容,宽松的
校服也遮住了诱人的身材,他一定不会认出来的!
  那进门时他看我的眼神是怎么回事,那道目光蕴藏着什么?
  既然相住不远都在同一站台坐车,与其躲躲藏藏不知何时被当场撞破,倒不
如主动出击寻找蛛丝马迹。
  我回过头去「好巧呀,我住在康乐路那边,离你们小区很近呢」
  袁宏鹏从男生那里收回目光看向了我,在我的眉目间流连忘返,犹豫不决的
问道「那放学我们一起回去?」
  「好啊,班里没有住在那附近的所以我一直都独自一人,这回终于有个伴儿
了」
  「嘿嘿,太好了」袁宏鹏依然炯炯的盯着我,那双凸出的金鱼眼里倒映着我
清澈的目光。
  围在他身边的一众男生刚刚还对袁宏鹏的身份充满好奇,如今都努力掩饰着
脸上羡慕嫉妒恨的表情,逐个意兴阑珊的离去。
  纪航留到了最后,对我眨眼道「你就不怕他知道以后吃醋啊」
  「再说一遍,我和他是朋友关系!而且放学回家与人找伴有什么问题嘛!?」
  「嘿嘿嘿,你看你,我这不是开玩笑嘛」
  ……
  不得不说,和袁宏鹏一起放学出乎意料的有趣,丑陋的外表下埋藏着聪敏幽
默的灵魂,在拥挤不堪的公交车上能听他绘声绘色的讲述那所私立「贵族学校」
里的奇人逸事与流言蜚语也算是莫大的安慰,对于他是否是薯条这件事我决定暂
时按兵不动,等待周五的来临。
  这一周其后的时间里我和袁宏鹏在放学时都会结伴同行,周二与周四的清晨
也不期然在上学时的站台上偶遇。
  「李三光?为什么叫他李三光?」
  「首先,寸草不生的秃头是一光,屡屡被赌球输光的工资是其二,加上无法
忍受他赌瘾而离婚跑掉的三个老婆,于是李建军就变成了李三光,哈哈哈哈」
  「哈哈哈,你们可真是够损啊。话说以前我们启明的高中部也有那么一个老
师,我们都叫她雪姨」
  ……
  马路上和校园里出现了一对有趣的组合:引人侧目的臃肿少年与更加引人侧
目的动人少女,少年两手插在口袋里侃侃而谈,一旁的少女轻甩着藕臂不时回应、
不时被逗的开怀大笑前仰后合,脑后乌黑长发扎成的马尾轻快的摇摆。
  每周五是我与薯条密会的日子。
  吃过晚饭后陪爸妈下楼散步,我藉口学习早早回家钻进了屋子,锁好门窗熟
练的翻出那部老旧手机。
  「在吗」熟悉的对话框,上一条聊天记录的时间显示为上周日的16时09
分,写着「你也早点休息,大鸡巴老公下周见【调皮】【爱心】」
  薯条没有在线的迹象,我坐到书桌前想逼迫自己看一会儿书,但是脑海浮现
的却总是水乳交融的画面。我重新让手机亮屏,翻看起张张诱人犯罪的自拍。
  弧线柔美的足弓脚跟,粉嫩脚掌上排列着玲珑可爱的脚趾,白皙皮肤下淡青
色的静脉从脚腕处开始,顺着笔直欣长的小腿向上攀爬,越过匀称健美的大腿,
渐渐隐匿在胯部股沟里,曲线夸张的娇臀弹软挺翘。馒头状的阴阜从迷人的三角
地带凸出,被精心修剪的稀疏阴毛遮盖着的一抹撩人心神的樱红,堪堪一握的光
滑蛇腰被小小椭圆形的肚脐点缀在中央,更加的惹人怜惜。再往上,雪腻丰挺的
浑圆乳房上落着两点娇粉,桃粉色的乳晕衬托起小巧的乳头似在引人品尝,欣长
剔透的脖颈和精致到极点的锁骨,两侧的肩头圆润光洁,藕臂丝滑,一身凝肌雪
骨,引人入痴。
  「榨精妖女吃我一棒」
  这是薯条在第一次看到这副画面时的回答。
  ……
  「来了」薯条终于出现「每次都这么不积极,我若是你就时时刻刻手机不离
手」我不无抱怨的说「没去找别人?」
  我哑然「这周过的怎样?」
  「???」薯条不明所以对我们双方来说,过多的关心和闲聊并不存在。超
常粗大的肉棒与极度迷人的胴体对对方产生致命的吸引力,直奔主题总显得名正
言顺。
  「我来姨妈了」我想以此来分散他的欲念「噢,那下周吧」
  「这周用来互相了解怎样?」
  「女生来姨妈时会分泌八卦素吗」
  「本仙女就是喜欢探秘隐私怎么着!」我感到气血开始上涌「等到私密都被
你知晓,对我没了性趣了怎么办。我看书上说陌生感可以使性爱更加痛快淋漓、
无所顾忌」
  「不会,私密虽尽,肉棒犹存」虽然很想吐槽他看的是哪门子淫书,但还是
克制下来「【强】」
  「所以说,你多大?」
  「长17.5,茎身周长接近14,龟头就更粗了。你也算阅片无数,应该清楚这
种尺寸的难的吧」
  「你明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发怒】」薯条每次谈及自己傲人的资本,都有
一股难以压抑的自豪冲出屏幕来,测量出如此精确的数值也就不足为奇了。
  「你最关心的难道不是这个?」
  「不聊了!」
  这个没正经的种狗!我随手把手机往角落里的沙发上一摔。打探计划失败,
只好又打开书本努力静下心来投入题海。
  沙发上被静音了的手机屏幕一闪,薯条又发来一条信息。
  「其实我对你更感兴趣,要不我们先聊聊你是何时何故变成了如今这样一个
痴迷淫浪的骚货?」
  屋门传来咚咚的敲击声,妈妈的声音响起「蓉蓉赶紧起床,你舅妈带着表弟
过来玩,马上就到」
  我躺在被窝里慵懒的伸了伸腰,窗外的光线透过窗帘照进来,蛋清色的光线
充盈着屋子,几张英语试卷胡乱的堆在枕边。抬头看了一眼挂钟,已经9点多。
  9月的溪洲温度再舒适不过,匆忙穿上一件白色雪纺材质的吊带衫,外面披
着被爸爸淘汰掉却依然松软舒适的格纹衬衫,又找出一件大约能盖住1/3大腿
的紧致热裤胡乱的登上。
  没过多久,舅妈便带着表弟按响了门铃。
  亲戚中小舅一家最常来往,小舅与舅母对我疼爱有加,表弟也一直是我亲密
的玩伴。
  一阵亲切的寒暄,我盯着表弟对舅妈说「舅妈,赵一鸣这小滑头越长越英气
了呢」
  舅妈喜上眉梢打趣道「可不是,倒退几年又小又瘦就像女生一样,我还担心
这么下去要变伪娘。现在总算是有点男子气了」
  正上初二的表弟到了长个儿的时候,离上次见他已过三个月,暑假出去游山
玩水倒也没耽误身高猛窜,现如今只比我矮了一头。白净的小脸上挂着无邪的笑
容,书生气的轮廓配上清澈的大眼睛,一个多么古典的小白脸呀,我心中想着不
由哧哧笑出了声,聪明伶俐的表弟在学校一定很受情窦初开的女孩子欢迎吧。
  多时不见,表弟也冲过来亲昵的搂着我,一头钻进我的胸间。
  「好久不见蓉蓉姐,你到白银了嘛?」
  我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我和弟弟在客厅里玩着游戏,爸爸在阳台充裕的光线下摆弄着他的镜头,妈
妈和舅妈则在厨房里忙着做菜。
  「蓉蓉,下楼去买瓶酒,让你爸中午喝点」
  这对夫妻每每秀恩爱,受到迫害的总是我…于是在叮嘱弟弟等我回来再开局
后便快步走出了家门。
  出了小区才想起来早晨匆忙起床,薄如蝉翼的吊带下竟是真空,两处凸点随
着衬衫的摆动不时显现,可又不想中途折回家中,只好裹紧衬衫硬着头皮继续前
进,边走边想如若在这种情况下被薯条遇见,会不会一眼被撞破。
  幸好一路通畅,总共花了15分钟就折返到家,妈妈和舅妈仍在厨房里忙碌
着,爸爸也还在阳台研究着相机,唯独不见了表弟。
  卫生间的门敞开着,里面一片漆黑,爸妈的屋里也空无一人。
  在我屋里?我轻唤着表弟的名字推开了屋门。
  表弟正坐在沙发上的泰迪熊间神情专注的看着手机,并不理睬我的到来。我
往沙发走去「小屁孩,不是说好等我回来嘛」。
  走到床边我才发现,他拿的不是自己的手机,而是那部存满欲望与痴醉、存
满我最不为人知一面的情欲手机!
  表弟缓缓抬起头来看着我,嘴角挂着诡谲的笑。这个刚满14岁的孩子目光
中没有了先前的童真,现如今充满惊奇、嘲讽以及浓烈的情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