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假面】(5-6)

五 称臣
  吊悬着的情欲轻松越过理智的审讯,像个听话的忠臣一样在帝王般的表弟面
前屈服。
  我将双腿收上沙发的同时用粉臂支撑身体,螓首下移贴近表弟股间。此时的
翘臀向后抛出性感绝伦的诱人弧线,而酥胸则倒垂在了胸前。
  表弟看着眼前被驯服、如母狗般趴跪的我,心中也讶于情欲的威力。
  螓首慢慢向肉棒贴近,棒身的热度迎面朝我而来,空气中弥漫的浓烈精腥是
绝佳的催情剂,黄白相融的粘稠污秽覆满龟头不但没让我反胃,倒更是引起口舌
之中一阵干渴,不由心中也暗骂自己的淫骚。
  比起薯条的黝黑粗大,表弟的肉棒低龄的可爱。阴毛略显稀松,棒体是嫩笋
般玉样的颜色,小小的肉袋包裹着尚在发育的睾丸,竟引起了我一阵阵的疼惜欲。
  我轻咬下唇满面羞怯红晕,纤手徐徐前伸直到握住棒身,人生中首次体会着
肉棒的触感。没有了衣物阻隔被柔若无骨的掌肉直接接触,表弟舒爽的嘶嘶吸气。
  我轻轻撸动起来,荑手紧握肉茎,茎身上的精液沾满手掌又被推上龟头,冠
状下沿渐渐堆起一圈白色的泡沫。我的技巧略显生疏,文爱中夸夸其谈的各式手
法在紧绷神经下被遗忘的一干二净,然而玉手的绵软与热度依然让表弟受用无比。
  伴着对异性生殖器的爱抚,自身的情欲也到达新高度。温湿的感觉在股间蔓
延,春水在热裤内四处洋溢,下身也不安分的摩擦起来。
  被动抑或是主动,我朱唇微启吐气如兰,手上动作不停,檀口抑制不住的一
点点向龟头贴近,鼻腔中斥满催情的腥骚精液味道。表弟骄傲于对我的控制,一
手在上抚摸无瑕玉背,一手探入身下把玩吊垂嫩乳。满足的期待着我接下来的表
演。
  「还等什么,这可是姐姐你朝思暮想,最爱品尝的肉棒哦」表弟催促着肉棒
近在咫尺,棒身的热度透过空气直扑向口舌。我香舌微探,双唇已然蜻蜓点水似
的触到了裹在龟头外层的精污。
  「咚咚咚」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同时吓了我与表弟一跳。表弟眼中胜利者的精光蒙上一层
极度的恼怒。
  「一鸣,你锁门干嘛!」
  门外传来小舅不满的声音。
  小舅素来是我最亲近的长辈,心事烦扰总会向他倾诉,但他此刻的出现却让
我紧张不已。
  表弟首先从惊慌中恢复过来,对我使了个向右的眼神。我心领神会,拿起被
脱掉的上衣快步逃进了他的房间。
  表弟起身快速的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物然后走去开锁。开门的声音传来,小
舅迈着沉重杂乱的脚步踏进了客厅。
  「你小子和你妈说回来学习,是不是又在让你姐陪你打游戏呢,以为锁着门
就可以不被撞破了?看我呆会儿怎么收拾你!」
  表弟垂头不语,对他而言默认这一推测反而比说出惊人的真相更加划算。
  「好久没见我家蓉蓉了,过来让小舅瞧瞧」丢下沉默的表弟不管,小舅转身
朝我走来我放下手中拿着装模做样的教科书,不安的向小舅走去。被迫中断的情
欲因惊吓暂时压抑,此刻又在体内不停乱窜,潮红面颊仍热度不减。
  忐忑的走到小舅近前,忽而嗅到浊重的酒气,我察觉出小舅的混沌立即换上
少女的俏皮「哼!小舅宁愿跑去和外人喝酒,也不去陪我爸喝」
  「小舅中午有要事需应酬,要不然怎么会不去看我的好蓉蓉呢」
  表弟站在小舅身侧饶有兴致的观察着我,回想这张俏脸刚刚媚态丛生的一面,
征服感愈加强烈。
  「跟小舅说说,最近在学校怎么样,功课进度如何,那个男生有没有放弃?」
  表弟听到「男生」露出警惕的表情,我生怕再起祸端不敢久留,应付两句便
藉口与同学有约匆忙逃离。表弟被小舅的威严笼罩再没说一句话,虽然极不甘心
到手的羔羊就此逃脱,却也无可奈何。
  两腿间粘腻的感觉难受无比,我垂头急走生怕被人瞅见了胯间的渍迹。初时
获救的庆幸感此刻生出了另一番味道,一股隐隐的失落袭上心头。异性肉体的真
实感和晶莹肉棒的诱惑盘旋而挥之不去,我轻抿双唇,回想着沾染到的零星精液。
  一想到无数的精子曾侵占自己的口腔与肠胃,下体又是一阵悸动。
  一阵清爽的微风拂过,我忽而惊觉自己就这样默然接受了表弟的胁迫和淫行,
竟还沉迷其中难以自拔,肉体面对异性玩弄如此的不堪一击。自己真的是下贱淫
骚到了不可救药吗?
  表弟手中究竟握有多少把柄?今后怎么应对他的逼迫?思绪在脑中翻滚,不
觉间就到了家的附近。
  「李妍蓉?」
  身后不远传来一声呼唤。
  不好!危险的来临让我迟迟不愿转过身去。
  「周末竟也碰到你」声音步步接近,直到停在了脑后。
  我只好无奈转过身去,将窈窕清丽的曲线展示给了面前的这个人「好巧啊,
袁宏鹏」
  被一通训斥之后,赵一鸣回屋学习。小舅酒劲上涌,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
随即带着疑惑的表情看向了自己的右手边,沙发上有一小片潮湿痕迹,小舅把湿
液蘸到指尖,黏滑的感觉让他困惑不解,他将手指举到鼻前嗅闻几下,一丝恍然
退去了大半的醉意。
  ……
  六,巧合?
  袁宏鹏依旧穿着一身校服只是没戴眼镜,他嘴巴半张,忘了接着该说些什么,
一对眼球要从蹬大的金鱼眼里掉出来一样。
  面前的少女此刻放下了校园中的马尾,瀑般黑发垂散肩背,粉黛未施却无比
娇媚,衬衫下的白色吊带衫薄似蝉翼,透出细腻匀滑的肌肤,两点凸起在衬衫下
倔强的挺翘,内里显然是真空一片。深邃的乳沟若隐若现,胸口圆润饱满的形状
引人遐想,热裤下修长健美的双腿并排而立,笔直间难见缝隙紧紧并贴在一起,
而裆间竟有一片水泽痕迹。
  毕竟从未见过校服之外的我,此刻的袁宏鹏毫不顾忌形象,眼神肆意在我身
上游走,想把这诱人的画面分毫不差的刻入脑海。
  我忍受着他的视奸俏脸娇红,心想如果他就是薯条,那此刻也许就猜中我的
身份。
  「你也是来便利店买东西?」
  我藕臂上曲指向他的身后,想把这双能够透视般的眼睛从身上移走。
  「哦……哦,不是我不是……对,我要过去买东西,你也是吗?」袁宏鹏回
过神来,语无伦次的说到,似乎期待能够与我同去,眼神依旧不停瞟向我的胸口。
  「不不,我已经买完了。你去吧我先走了,周一见咯」我不待他回应急急转
身,想尽快逃离这次危险的偶遇。
  袁宏鹏神情复杂地站在原地,视线转而锁住蜂腰与娇臀,直到少女的身影彻
底消失在视线里才转身离去。
  晚餐后我将自己锁在屋内。情欲手机的微信号上多了一个人,那是赵一鸣下
午时把自己添加进来的。我不愿再和他拉扯,依然找到了熟悉的头像。
  「在嘛」
  「在」
  奇怪,今天的薯条一反常态的迅速回复过来。
  「今天这么及时呀,你吃过晚饭了?」
  「嗯。你呢?」
  「吃过了」
  「嗯,来姨妈了要注意休息不要乱跑哦」
  不要乱跑!?我惊惧万分,身份已经被识破了吗?
  「为什么觉得我会乱跑?」
             对面长时间的思考
  「没什么,就是表达下关心,没事不聊咯」
  如果薯条就是袁宏鹏的话,那么他现在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此刻敌暗我明,
下一步他会像表弟一样邪恶的利用这些照片和文字吗?我该如何自保……
  「昨晚骗你的,其实没来大姨妈,所以现在……」
  脑海中无比杂乱,今天经历了太多的波折刺激,此时的我不想再深究下去,
只想把一切抛诸脑后,来一次痛快淋漓的高潮。
  片刻后,薯条默契的发来了照片。或许是我的错觉,或许是因为他受到新鲜
的视觉刺激,肉棒看上去比平日更加粗大。
  「老公的鸡巴又肥了」
  「不肥怎么满足你这骚货」
  回想起表弟精液的味道,我饥渴的伸出香舌再次舔了舔嘴唇,用不久前沾满
精子的手掌覆上腿间的绯红,翘起中指寻觅那颗让我癫颤失魂的肉蒂……
  周一我早早就在站台等待袁宏鹏的到来,如果他有话要对我说,在这里挑明
总好于校内。
  不多时,袁宏鹏步态轻松的走来,远远看到我便举起粗短的胳膊挥手,我对
他报以微微颔首,御满荆刺等待他的发难。然而袁宏鹏好似忘记了那场艳遇般只
字未提,一如既往的谈论起校园里的趣闻。
  我内心越发抓狂起来,是,或者不是?薯条想掩盖些什么?袁宏鹏是否对我
有所企图?薯条和袁宏鹏之间究竟是不是等号?
  此时此刻,气温在稀薄晨光下渐渐升高,疲惫虚弱的心境却越来越凉,就像
被撕开了一道缺口,急需填堵。
  李向前这个名字听起来又俗套又好笑,但李向前这个人却不俗套。
  李向前在5班,高一开学报到,他莫名其妙的坐错了教室,又缘分使然般坐
到了我的身边。报道当天我正坐在桌后打量着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寻找可能的友谊
时,李向前走了过来。高大的身躯把阴影投向我,我在阴影下抬头,目光跌进一
对深邃的井中,怀春少女此前从未被异性惊扰的心湖似有几分波动。
  「这边还没被人占吧?」他指着我左边的座位,好看的笑容自信又亲近。
  「没有呢,随便坐就好」少见的,我打量起眼前的少年「我叫李向前,初中
在2中,你呢」
  「李妍蓉,30中的」
  「好巧,第一个对话的同学就是同姓哎」
  「李姓人多咯,大概率事件嘛」
  「不对不对,这叫缘分!」
  ……
  大部分男生在初次见面时就把内心的贪婪想法通过眼神暴露无遗,而他却不
一样。并非不对我觊觎,短短时间就好几次被我抓到他热切打探的眼神,然而那
眼神并不慌乱跳离,而是露出尴尬抱歉的笑,试图化解我的埋怨。
  当李三光点名结束,李向前把线条硬朗的手臂高高举起「老师,我没有被点
名啊」
  「你叫什么?」
  「李向前」
  教室里响起几处轻轻的笑,几个女生交头密语
        李三光又在点名册上从头到尾扫视了两遍
  「同学你是几班?」
  「当然5班啊」
  「那请你去隔壁」李三光指了指后墙哄堂大笑,少年起身对我吐舌一笑尴尬
逃走。
  李向前是个经常会引起女生注目的男生,但他对其女生的投怀却不以为意。
  他一直目标明确:我。从高一开始一直到现在,李向前保持的状态始终是追
求中,并且在面对男生们的挖苦调侃时引以为傲「对啊,我是在追李妍蓉!」
  李向前并不死缠烂打而是进退有据,给足空间与我保持距离,守护中静待我
的心意。这种精致又专情的追求攻势引来了女生们长久的嫉妒。我对他明确拒绝,
并非是自己不懂珍惜,丝丝好感被他逐渐凝聚。然而妈爸旨意高中须专注学业,
步入大学才可筛选爱情,明白父母用心良苦,恭顺如我只得按捺住春心。可李向
前却不气馁,就像他在运动场上的态度一样,不到结束绝不放弃。
  坚守未必都会换来对等的回报,但在九月末和煦的阳光里,少年迎来了自己
培育出的果实。
  「李向前!」
  午休时我去到操场,向着篮球架下的矫健身影喊道他听到是我,撇下身后一
阵阵起哄声快步跑来。
  如初见般,李向前留着一头清爽短发,有着棱角分明的面孔和阳光朝气的性
子,黑亮的双眼深邃如井,肤色是健康的浅棕,身躯因运动而格外矫健。他咧嘴
露出一口好看的洁白牙齿,低头疑惑的看着我。
  「很少见你午休会来操场啊」
  「最近没看到你,有点想你了」
  眼前充满好感的少年呆立如丈二和尚,一时没搞懂情况,再一回味,便欣喜
若狂「放学来找我咯,我在班里等你」勇气用尽让我突然羞涩起来「好,一定」
  「去吧,他们要等急了」
  李向前转身回到篮球架下语速飞快说了些什么,打球的其他男生纷纷向我望
来,随后不约而同爆发出响亮的呼嚎。
  我嫣然回首,抬手将几缕眼前的青丝绕至耳后。青涩的心魂在重压下做出了
冲动决定,李向前,愿你是那缺口的形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