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你是我可爱的小猫】(gl)(1)

 
                (1)
  怎么办?站在门口的女孩无助地低下了头。
  她一身学生的打扮,双手不安地叠在身前,未经改过的校服裙子可以遮过膝
盖,一双长袜还是露出一截洁白的小腿肚。
  女孩站在门口彷徨无措。
  家里的情形不容乐观,别说负担下自己的学费,就连勉强的生活都会是很大
的问题。
  更何况,还会有一群可怕的人来找父亲的麻烦……
  而能解决问题的办法,就在门里面……
  女孩看着实木房门下缝隙里的灯光,缠绕着手指纠结着是不是该向前。
  正当她犹豫着。
  扳手被扭动的声音,一个清丽的女声由远及近传来过来。
  她忽然想起来,自己是被要求在门口等着的。
  「既然人你已经送过来了,那我就看一眼,不行就……」
  房门打开,清丽的女声就此凝滞。
  「怎么给我找来了这么个小家伙。」
  ……
  「好好,我知道了。」听了两句,眼前的女人就不耐烦地挂了电话。
  称她是女人来说有些不合适。她踩着高跟鞋套着黑丝穿着一身正装,是女孩
想象中的成熟打扮。
  然而这样一身装扮的她却没有任何职场上干练的气息与风韵。
  只是扎着利落的马尾辫,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就像女孩邻家的大姐姐,那双
眼睛给她一种可以信任的感觉。
  「你知道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吗?」她仿佛一个邻家姐姐般对女孩附身道。
  「我……我是来……,可以帮我……我们家……」说起眼前的境况,女孩支
支吾吾的组织不清语言。
  「好了,你担心问题会有人解决。」女人随口打断了女孩的话,「有没有人
告诉你,是你到这里要做些什么?」
  「听话……,做任何您要求的事情……」女孩低着头恨不得将自己的脑袋埋
下。
  女孩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她直觉告诉她那双眼睛现在很可怕。
  虽不甚了解,但她当然清楚大概要做些什么事情。
  「好。那你准备好了吗?」女人道。
  「我可以。」女孩抬起头,紧张的小脸有些发红,「我家……」
  「先跟我进来吧。」女人转身推开了门,「你家的事情在问题解决后会给你
一次探望他们的机会。」
  「不过,只有一次。」
  女孩一时感觉自己的腿有些僵硬,但转头一想自己眼前的状况,还是咬牙跟
了上去。
  一进门女人就摘下了眼镜,解开了马尾,连一身正装也解开了两颗扣子,弄
得松松垮垮的。
  最后,她还踢掉了两只高跟鞋。
  两只亮亮的黑色高跟鞋被随意地丢在地上,难怪这间办公室所在的整个楼层
都铺着一层地毯。
  看她那副恣意而轻快的样子,她绝对没有到三十岁。
  女孩不知为何地就在心里下了这么个断定。
  「女……女士……」
  女孩盯着地上的高跟鞋看愣了,直到这位带她进办公室的女士踮着脚走到她
身后锁上了门她才反应过来。
  「叫姐姐。」被称作女士的人纠正到。「你可以称呼我为露姐。」
  她似乎些不适应高跟鞋的步伐,就那么揉着裹在黑丝里的玉足坐在了怯生生
的女孩旁边。
  她随意到直接坐在了地毯上,要不是这办公室里除了她们一个人也没有女孩
还会以为她一双脚是被高跟鞋折磨了多久。
  女孩有那么一瞬间想要后退,而让她称作姐姐的人的样子又让她打消了这个
念头。
  她好像,并不可怕。
  脚缓过来的露姐已经由跪坐改为了侧坐,然后一手掀开了她的校服裙子。
  「咦?是白色蝴蝶结印花的,真是可爱呢!」她忽然笑道。
  听着这位姐姐评判着自己的内裤,女孩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于事无补地
压下了裙摆。
  姐姐不可怕,姐姐怎么掀裙子……
  见状这位姐姐随手放开她了的校服裙子,站起来走到了办公桌前,煮了一壶
茶。
  「把你的衣服都脱了。」
  她头也不回地命令道,放开的茶香逐渐扩散到整个房间。
  女孩呆愣着,直到茶快好了,露姐才扭头道。
  「不是让你听话?难不成还要我动手了?」
  可……可怕,只是眼角的一个余光扫到她身上,就引得她浑身发颤。
  战栗着,女孩开始一颗一颗的解开上衣的扣子。手抖的女孩自己都不知道在
做些什么。只是在想着解扣子……脱衣服……
  扣子从上到下的一颗颗被解开,好好的两件衣服却被解的乱七八糟。
  先是解开了外套的大扣子,又去解里面的校服衬衣。解开了,又去解外套的
大扣子。
  最后里面校服衬衣解开的竟然比外套还低。
  双手挤在外套里面艰难作业的女孩强忍着不让自己哭泣,从她自己的角度看
起来好像里面的衬衣扣子要更靠上一点。
  「姐……姐姐……」女孩带着哭腔叫到。
  被称作姐姐的人让这幅样子逗乐了,一口茶水喝的险些失态。
  她放下茶杯踮步走到女孩身前,也不管扣子解一了多少一把将衬衣外套扒下。
扣子连接着将校服外翻着挂到她的腰上。
  女孩的双手被一只一只地从袖子里解了出来,却一解开就去抱小小的胸口,
挡住与内裤同款的棉质内衣。
  「自己解开。」露姐再次命令道。
  不,不要。明明你可以像刚才那样一下子扒开的。
  女孩含泪摇了摇头。
  「还想让我动手吗?你那样可爱的内衣可让我一点兴趣也没有呢。」她忽然
压下了眼神,给出了句威胁的话语。
  「不,不要。」女孩无法想象自己不听话的后果,她不能连自己仅有能做的
事情都做不到了。
  女孩咽下哭腔,僵硬地松开手臂,一点点地将手搭到背后的内衣扣上。
  手紧张的可怕,平时学校那么容易被男孩子隔着衣服就解开的扣子怎么那么
难解?
  这样应该是能解开的,可为什么它还是好端端地挂在那里?
  她感觉事情被自己弄的一团糟。
  「等……等等,马上就解开了。」话虽落,两粒大颗的泪珠却拦不住地砸下。
  「我看看。」只见露姐将手环在她的背后,俯在她的头上去解她的扣子。
  「勾住线了。」
  嗅着眼前人身上的茶香,额头抵在她的颈间,在听到她这声音的一刹那女孩
的泪水就决堤了。抑制不住地靠在她的肩上就哭泣起来。
  她要真是她的姐姐,该有多好?
  女孩不知道,女孩只知道她抱着哭泣自己的额头拉开了距离,内衣也任由摆
布地被摘下。
  「这么爱哭,以后就叫你小猫了。」
  她还站在那里哭泣着,露姐却用双手穿过女孩的腋窝,环过她的肩膀,跪俯
下来,将女孩小小的胸部凑在眼前。
  认真嗅了嗅,混合着茶香,还有一股少女的乳香。除此之外,是令她觉得刺
鼻的大众洗发水的味道。
  而女孩身上的乳香,浓浓的,暖暖的盖过了一切。配合着那空气中嫩白牛乳
上的凸立的淡淡粉红,极力挑起了她的欲望。
  她又将鼻子凑上去嗅了嗅,那鼻尖险些要顶上女孩的乳尖,她再也按捺不住,
用唇瓣轻轻一吻。
  喝过的热茶在空气中挥发,冰凉带着水汽的唇瓣刺激的女孩一个颤抖。若不
是被缠住了肩膀,这只小猫险些就这么摔在地上。
  可爱的反应惹人怜爱,女孩这样的反应只会让人想要做的更多。
  轻轻吻过乳尖的唇瓣轻启,将女孩粉嫩凸起的乳头连带小小的乳晕都含了进
去。
  冰凉唇瓣间的舌头灵活地拨弄,口中吐出的滚滚热气冲击着女孩敏感的神经。
  在舌尖灵活的拨弄下,女孩的原本只是立起的乳头迅速充血发硬,只觉的那
里鼓胀着的小粒被来回地拨动。
  奇异的感觉电击般酥麻着蔓延到全身,女孩已经抑制不住的挺起了小小的胸
口,双手靠把紧环住她的手臂而不至于摔倒。
  那姿势,就像一只在被挠脖颈的小猫。
  正当此时小猫一样的女孩以为这样的感觉会一直持续下去的时候,俯在她胸
口的人忽然停了下来。
  她咂了咂嘴唇,用灵活的舌头一卷,将唾液均匀地在女孩的乳尖上抹了一圈。
就松开了环住女孩的双手,站了起来。
  女孩失去支撑险些站立不稳,两手空空地虚抓了一把,当然什么也没有抓到。
  结……结束了?
  胸口薄薄的一层唾液很快靠着她身体的热度蒸发,充血发硬的乳尖上传来丝
丝凉意。
  看着女孩一副失去了依靠的样子,这位恶魔般的大姐姐一笑,伸手扎起了马
尾。
  「你以为我现在就会把该做的事情做完吗?」
  刚才的样子不是吗?
  「只是先验验货而已。不过我很满意。」
  验货?她只是个货物吗?
  现在的样子……是了吧……
  女孩的头低了下去。
  「我会好好要了你的,不过在这之前,得把你处理干净。」
  扎好了马尾的露姐伸手勾起了女孩的下巴,欣赏着这只新送上门的宠物小猫。
  果然,那刺鼻洗发水的味道还是有些令她在意啊!
  「现在,自己去那边的休息室。从衣柜里自己找换洗的衣服,浴室随你使用,
我要开始处理那些烦人事情了。」
  说完,她就带上了眼镜踩着丝袜做到办公桌前,翻看着早就已经摆放在那里
的文件。
  女孩呆愣楞地站在原地,两手虚张着赤裸着上半身,眼睛还保持着仰望的姿
势。
  姐姐不戴眼镜时的眼睛,好美……
  想到这里,女孩含羞着低下了头。
  「怎么?门就在那里,还要我带你去吗?」
  只是戴上眼镜的露姐就有些不近人情了。
  女孩慌忙地捂着胸口轻脚跑了过去,还不忘捡起被丢在地上的内衣。
  ……
  哗啦!
  女孩的头从浴池的水面上冒起,闭气了许久的她大口的呼吸着。
  身体疲软的靠在浴缸靠背上,湿漉漉的头发披散在旁边,只有这样她才能获
得不同于常的平静。
  放松着,女孩任由身体再次滑了下来,没到嘴边的池水压抑着呼吸。保持着
轻缓的频率,女孩不知过了多久。
  忽然,水面上冒出了串从女孩口中吐出来的气泡。
  水面下,女孩的手指在被玩弄过的乳头上轻轻摩挲着,仿佛在回忆着刚才的
感觉。
  「露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