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援交妹
【你是我可爱的小猫】(gl)(2)

                (2)
  一栋极简而宽敞的独栋房屋,女孩跟着这个名义上的「饲主」进了门。
  窗户上小缝透过的风吹着窗帘,屋内显得很是空荡,只有少数几件精致的装
饰品错落有致的摆在窗格上。
  客厅正中央,几只插在玻璃瓶中的花儿盛开着,散发着阵阵香气。
  「小猫,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在「新家」面前女孩对那个原先的家还是有些不舍。
  所幸,忙碌了一天的露姐带着她吃的一顿丰盛的晚餐填饱了所有。女孩并未
显现出有任何留恋的样子。
  她还记得,自己近乎狼吞虎咽地吃下那些看上去就令人食指大动的晚餐时露
姐含笑说过意味深长的话。
  「不要吃的太饱哟~,不然你会后悔的。」
  露姐那副一手拖着下巴一手捏着叉子戳弄着盘子里一颗樱桃似笑非笑的样子
令她印象深刻。
  果然出去吃饭还是太浪费了吗?以后还是在家里做吧。女孩心想。
  是这个家。
  她闭上眼睛,默默地告诉自己。
  「我去换身衣服,你自己找地方坐吧。要好好歇一会儿。」
  说最后一句话时她特意回头笑了一下。
  女孩在沙发上找地方坐下,她身上穿的是一件白色的无袖连衣裙。
  裙子是从衣柜里挂着一排号码不齐的衣服里找到的,这大概是最适合她的那
件。
  至于露姐的反应?她看了一眼就带着她去吃晚餐了。
  想着这时露姐也换了一身宽松的衣服出来,宽吊带搭配一家舒适的外套,下
面穿着一条飘飘的七分裤,露出一段白玉似的脚腕。
  看着露姐随手将头发束在身后,女孩觉得这才是真正的露姐。
  「还很撑吗?先暂且放过你让你歇一会儿。」露姐说到。
  「不……内个,不了……」女孩想说自己还好,却又想到是会继续没做完的
事情。可她又不想显得是自己主动要求去做,最后口中只吐出了个不字。
  也不知道是不想歇息还是不想去做。
  「那就是可以咯?」露姐看穿了小猫的那点小心思。
  沙发上的小猫被盯得不敢抬头,只是微红着脸低低的答应了个「嗯」字。
  「走吧,我去带你洗洗干净。」露姐一把拉起了沙发上的小猫。
  只是希望她不会像猫的通病一样害怕洗澡。
  ???
  白天洗过了啊?女孩揣着疑惑被拉进了浴室。
  似乎是因为在家里的原因,这间浴室比休息室的要大上很多。应该是只有露
姐在用的原因,那个已经可以称之为浴池的浴缸只有一道帘子可以隔开,而看上
去还是不常用的样子。
  「把裙子脱了吧。」露姐命令道。
  女孩照做,小心翼翼地将裙子从上身取下,脱下来拿在手上时还保持着正面
在外的样子。
  露姐将女孩手中不知该放在哪的衣服取了过来,想了一想,叠好后放在一旁。
  「你还穿着那套内衣?」她的平调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内个……,没找着合适的。」女孩支支吾吾地答到。
  内衣当时在衣柜里单有个抽屉放着,虽然她没看有没有她的尺码,但那成熟
的风格她明显穿不来。
  「哦?」露姐默认了她的回答,「那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就可以不穿。」
  女孩听到这句话一愣,脸上迅速羞红起来。
  「把现在这套脱掉。」露姐挑起了她的下巴,那副羞红的小脸很令她满意,
「然后不许再穿了。」
  她又下达了一个命令。
  「是。」女孩被勾着下巴,唯有抵着手指微微颔首表示知道。
  她也不敢挪开,就那么被勾住下巴去摸身后的内衣扣。
  见她那副小心翼翼地模样,露姐满意地松开了手。
  「放在哪?」女孩拿着内衣缩着身子小心翼翼地问到。
  「要我会扔在地上。」露姐挑眉,随手往门后一指。
  「那边有个衣篓。」
  她才注意到门后有个竹篓,露姐白天穿的衣服乱蓬蓬地扔在里面。
  那下面似乎还压着露姐的内衣,但她不敢多瞧只是一把将手中的衣物扔下。
  女孩将内衣抱在胸口扔到了衣篓里,这时她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
东西遮挡了。
  旁边还有露姐,女孩抱起的双臂有些不知所措。
  她本应该对同性是没有防备的,可是露姐白天偏偏又对她做了那样的事情。
  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会不在意?
  在目光的注视下,女孩只是抱住了小腹,不敢抬头地含着胸走了过去。
  看着她怯怯懦懦的样子,露姐皱了皱眉。
  「记住,走路要挺直了。」露姐再一次挑起了她的下巴,这回抬得很高,甚
至迫使她踮了踮脚。
  那眼神盯的女孩闪躲着目光不敢直视「」
  终于露姐移开了目光,却没有收回,仔仔细细地将这只怯生生的小猫从上到
下大打量了个遍。女孩被目光扫过的部位隐隐有些发寒。
  良久,露姐将小猫放下,吸了吸鼻子。
  「你该好好洗洗了。」
  嗯?女孩疑惑。
  她之前有好好洗干净啊?
  ……
  顺长的头发被水流打湿,一下子就变得乱蓬蓬的,却又被露姐几下就抓过来
理顺,捧在手里打上了洗发露。
  女孩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头发在露姐手里被抓挠开来揉搓着,一缕浑浊着白沫
的水流就要顺着额头上滑下,可马上就被一只手抹去。
  不同与以往自己洗头发时一个人黑漆漆的体会,这样的感觉总是很温馨呢
……
  不知不觉愣神间,水流已经将头发上的泡沫冲下,小猫的眼睛全程愣住,呆
呆地看着露姐不断被溅打湿的衣角。
  她甚至没有注意到眼前人手上的动作,结果被一团泡沫打了个正着。
  浴花将泡沫满满的打在了脖子间,忽然被泡沫包裹的感觉将女孩吓了回来。
一双手涂抹着泡沫布满女孩的全身,在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将她的全身涂了个遍。
  浴花混着泡沫划过敏感部位的触感刹那间就挑动了女孩的身体,所幸她的身
体已经被层层泡沫包裹,看不出反应。
  只是胸前的两点,略略有些发硬。
  忽而,就着光滑的泡沫,露姐双手握住女孩胸前正在发育的一小对,手指顺
着那并不圆润的曲线捏过乳尖。
  临末了指尖还捏住那里轻轻拉了一下。
  哪怕有泡沫的缓冲,小猫敏感的身体还是禁不住一抖。
  羞耻的反应被抓了个正着,饶是谁也受不住这一下。
  可露姐并没有玩弄下去的意思,好像只是涂着泡泡按摩到了那里,双手又继
续往下,滑过了女孩的腋下,腰腹,腿根,直到大腿内侧……
  女孩不清楚自己身体上的敏感点已经被探了个清楚,只是面红耳赤着喘起了
粗气,觉得这浴室内的水汽愈来愈沉闷。
  忽然女孩心惊感觉有些异样,露姐的双手从腿根处将她紧贴的大腿分开,女
孩坐在沐浴用的小凳子上,双腿间粉嫩的花蕊清晰可见。
  女孩下意识想夹紧双腿,可露姐的双手已经侵犯上了她的阴阜,手掌在那里
肥嫩的软肉上轻轻揉捏。
  女孩只得捂住自己的脸,不想被人看见自己脸上的表情,而一双泛着水雾地
大眼睛透过指缝不忍地继续旁看着。
  依旧像是涂抹时的按摩,露姐的双手只是稍作停留就离开。
  在双手抚过女孩的臀部之后,露姐拉起了女孩的一条小腿。
  捂住脸却不遮住眼睛都小猫眼睛紧闭,身下暴露出来的花蕊清晰可见地一缩。
  可露姐好像并未将其放在眼里,只是将泡沫涂抹过了女孩光洁的小腿,揉搓
起了女孩的脚丫。
  一双手已经遮不住女孩脸上的红霞,羞红已经蔓延到了耳根。
  揉搓完了一只,又拉起了另一只,直到最后拉起花洒将身上的泡沫冲光。
  雪白的泡沫顺着水流滑下,露出女孩青涩白嫩的身体。
  再也没有泡沫的遮挡,女孩胸前两点殷红立起的乳尖被看了个正着,白天自
己被玩弄的情景不断地在脑海里放映。
  女孩明知道捂着小脸却叉开着双腿的姿势很是让人难为情,然而随着每分每
秒都在不断加剧的羞耻感已经压的她一点也不敢动。
  「嗯,这里也还处理干净了。」闻到声音,女孩才发现露姐的手上已经拿着
两样工具。
  直探到视线,她才隐约确定「这里」指的是哪里——她下身那一点点被水打
湿的稀疏毛发。
  瞬间女孩就捂紧了眼睛看也不想看,一双洁白的大腿也夹得死死的。
  「分开,放松哦。」
  一直手倒贴上了她的小腹,手指往下直探双腿间的隐秘缝隙。
  「紧张的话,很容易伤到你那里的。」
  露姐单手捏着东西一只手探弄着女孩身下的蒂儿说到。
  敏感的小豆豆被玩弄的羞耻感和怕被伤到的恐惧占了上风,女孩终于颤颤巍
巍地分开了大腿。
  「好可爱啊。」
  露姐蹲了下来只手撑开着观察她那稀疏毛发遮蔽下的花蕊。
  「等会处理干净就更可爱了。」
  女孩只有捂着脸叉开自己的双腿旁听别人对自己身体的评价。
  还有乖乖接受接下来要被做的事情。
  白色的药膏被揉涂在稀疏的毛发上,黑色的毛发弯弯曲曲的裹着泡沫,随后
冷硬的刮板从那里刮下。处理后白嫩光洁的下体羞得女孩埋起脑袋再也不敢抬头。
  「该站起来了,还没完哦~」
  还没完吗?下身凉嗖嗖的感觉让女孩很是不适,但她还是勉强的撑起自己战
栗的身体。
  直到扭头,她才发现露姐去自己背后取来的东西。
  那是一根粗长的有些吓人的针管。